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眼睛



[隱藏]
第十三篇

小男登上豪華房車,坐在西服男子旁邊。

車窗外景色如故,不知為故小男覺得有與世隔絕的感覺。

“不問我車子會去什麼地方“

那西服男子開口。

小男會過意來,他正是政府的一個主要官員。

“已經去到如斯境地,我不認為害怕詢問可以得到什麼 “

那男子點頭。

“政府果然沒有挑選錯人材,特別是那邊政府。“

小男默然轉頭,眼睛瞪大,充滿憤怒。

她不斷吸氣,意圖忍住她心內的怒氣爆發。

“車子到了要去的地方了,別憤怒。“

原來車子已經到了半山區內一幢單幢住宅內。

小男下車。山上的空氣特別清新,那份寧靜亦與山下的世界大不同。

自古至今,富人的地方總是比較寧靜。

她隨西服男子由停車場副門入去。

踏進別墅大廳,已經有兩名年青男子在等候。

其中一位小男實在太熟悉了。

他是立品。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四篇

小男覺得腦海一片空白。

對著一個沒感情的人做壞事,你會覺得反感。

對著一個很熟悉的人做壞事,你會一片空白。

那份感覺只有過來人會明白的。

但願任何人永遠不用經歷。

“喂,係,係,又有無聊年青人在網上平台搞事。“

那西服男子先解開領帶結,再往客廳酒櫃倒下不杯烈酒。

“真蠢,以為上網用個網名便把責任脫個一乾二靜。“

他邊呷著烈酒邊以免提電話和另方對答。

立品畢敬地站在客廳側邊等候。

小男只有跟從立品站在旁邊,眼神充滿狐疑不安。

大概一段時間,那男子乾罷一口烈酒。

他施施然走近立品小男。

“要你們久候了,來,來到我的書房吧。“

他們隨那男子的腳步上樓梯,再走過一片走廊。

沿路有數間房間,都關上。

很明顯是次聚會已刻意安排過了。

他們進入書房。

小男和立品坐在書桌邊沙發。

“徐局長,我想小男已經很累,我們盡快開始會議吧。“

“哈哈,心痛你女朋友呀,好,開始吧。“

“小男,妳看那些青年多天真,以為上網用個網名便可以隱性埋名隨心所述,說什麼也可以,他們一發話,我們根本連他屋企地址,外貌,出入境紀錄什麼什麼也知道。“

徐局長把書桌上電腦畫面轉向小男方向。

那畫面一分為數個影像,大的影像是網上討論區一名青年的長篇大論,小的畫面分別是他的相片,學校入學紀錄,和家人朋友合照等等。“

“太可笑了,小男,不是嗎哈哈。“

小男木無表情。

“哈哈。“

立品來了個微笑打圓場。

“小男,在妳原屬的社會,有關技術應該更為進步吧。“

小男點頭。

“我們政府正研發瞳孔科技技術,希望於可見五至十年內,市民可以不帶電子提款卡的情況下,銀行櫃元機以智能鏡頭掃描市民眼睛便可析別市民身份。“

“然後,在市民接受了相關的技術後,我們會再進一步將有開技術推廣至各商務公司員工出勤,住宅大廈用戶進出,然後最後為取代市民身份證,護照以作政府紀錄。“

徐局長閑閑道來,就好像告訴同事今晨上班前吃了什麼早餐一樣。

“當然,小男妳咁聰明,妳總不會只會想科枝真先進,高明,這般吧。“

小男眼眶全是眼淚,雙唇抖動。

立品發言打破悶局。

“市民會因為覺得方便而慢慢開始接受相關技術,最後不知不覺將自己行蹤,身份被大財團,以至政府監管。“

“Exactly! Bingo! “

“果然係學將來世界警察,面對咁大打擊都不形於色。“

徐局長眼神狠絕。

“歷史係一個軌跡,係順流而上。小男妳試圖由將來世界希望阻止相關技術開發,亦屬徒然,我要統治政府,我要統治全世界。“

徐局長突然雙拳拍打書桌,語氣激昂。

小男終於不支,坐倒在地上痛哭。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五篇

小男覺得很悲哀。

她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卻原來一直被人看穿。

她總算站了起來。

“廢話少說,你精心安排是次會面不是要告訴我統治世界的大計吧。“

“聰明。“

立品雙目含淚,搖搖頭。

“我李小男的身份已經成為階下囚了,我不坐牢,可以為你做什麼,我偉大的徐局長,不,副總統先生,不,總統。“

小男還向徐局長行了一個軍禮。

“好簡單,妳殺未婚夫及女作家一案很明顯被人陷害,我們會加派警員查探足夠證據,洗脫妳的嫌疑。“

“同時,我們還會在事後控告周英文透露警方高度機密,坐牢的是他。“

小男點頭。

“很合理。“

“不過我還是良心不安。我心知我根本不是兇手。然而,我作為一個忠直的人,我還是應該接受既定的法律程序,我情願坐牢。“

“小男,別傻,快和局長道歉。“

立品輕聲說。

“我只是想問一個問題,理想是什麼?有人的夢想是遊歷世界,有人夢想是一段真心愛情,有人夢想成為一個作家…有人有人“

“是什麼時候夢想變得如此廉價,窮一生只為一個三百尺單位,像兩位飛黃勝達便是更高志向,人的夢想以貨幣為單位。“

立品,局長無言。

“小男,誰沒有年青過呢。我安排是次會面,自然有新任務交派給妳。“

徐局長語氣軟化。

“三年來三單兇案,我們一直懷疑為政府與科研團隊的圈子內有人成為內鬼,偷取技術然後犯案。“

“三年來小男團隊調查一無所得,錯不在小男。由於是項科研項目,<眼睛>為漢城政府高度機密,我們一直只容許警方從民事層面調查,以免<眼睛>計劃曝光,引起公眾及社會恐慌。“

小男很快便眼神炯炯,投入工作狀態。

“小男,我們政府內部決定以雙重人手,揪出殺人內鬼。一方面,我們會暫時容許周英文帶領妳原有團隊從民事方向搜集證據。“

“另一方面,小男,我們會為妳安排另一身份,進入科研團隊於政府及科研內部作出調查。“

小男點頭。

“可是,兩個調查團隊各自做事,也很難綜合查出兇手呀。“

小男提出疑問。

“無錯,所以我派出妳舊有團隊一名同事和妳裡應外合,周英文全不知情。“

書房門啪一聲打開。

“大夫,係你!“

小男十分驚喜。

“madam man, 妳放心,案件結案我們又是好團隊好同事。那周英文,接手團隊後,天天提什麼改革,提出建議又勞民傷財,我們很多同事想申請調職,但我們最後決意留手繼續妳的案件。“

“立品,小男,大夫,你們三個以後要好好合作。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六篇

小男與立品再次登上房車,徐局長並無同行。

“小男,待會往我家一敞,可以嗎?“

往常他們往彼此的家根本不用詢問,大家就如家人一樣。

只是短短一個會議就將兩人拉至如此鴻溝。

“我想不必要吧,雙碩士生。“

房車司機輕輕轉身探看。

小男和立品互打一個眼色,無語。

車子直稍後抵達立品家。

他們下車。

小男輕輕一想,她很快便要以另一個身份生活了,現在她根本無家。

她只有上立品的家。

所謂的風高亮骨,是因為你還有選擇。

她嘆氣。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十七篇

小男進入立品的家。

“原來你根本自始至終對整個兇案瞭如指掌,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

“原來你根本知道我真實身份,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

“原來你由始至終利用我!“

小男尖叫,又突然把客廳梳化上的所有小枕頭掃落地。

立品待她發泄完畢,摟著她。

“好些沒有?“

小男點頭。

立品立刻放手。

立品往錄像機開始操作。

“當妳問為什麼的時候,妳有想過過去對智有直接說出妳的過去嗎?妳對我有所隱瞞,不要緊,智是妳的未婚夫,妳是未來人的身份為什麼不能說?“

小男眼淚流個不止。

她多年來的夢魘正正是對智未有坦白自己的過去。

因為入拘留所,她深覺自己的罪孽已得到應有的責罰,她的情緒病反而治好了。

“好了,眼淚流乾了,妳看妳,像隻醜小鴨,多醜!“

“有段影帶,我想現在是時候給妳看了。“

電視畫面出現智。

“智…“

小男輕輕往電視機附近,觸摸電視畫面。“

立品嘆口氣。

“立品,你是我的科研夥伴,大學同學,最好朋友,請你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才給這段影帶給小男看。“

“小男,我係智,我怕妳有機會看到這段影帶的時候,妳已經有了愛人,已經忘記我。真正的愛是成全,如果妳已忘記我,我會為妳得到幸福而高興。“

“小男,我妻,我愛妳。“

小男很傷心,很傷心。

立品哽咽。

“大學二年班的時候 ,我就決定和立品開設一間科研公司,因為我們年青,不知天高地厚,總覺得替大財團打工俗氣。“

“有天一眾大學同學往飯堂午膳,有位同學突然的咕錢包內總是日常交易的零錢,很瑣碎,有些店鋪還不收,很煩。那一刻,我和立品打一個眼色,機會來了。“

“我們當夜便拿出所有兼職所得的積蓄,開立一間公司,寫了一個計劃書給智能乘車卡公司的總經理,提出以流動零錢儲入車為民眾乘車卡增值,數年後有開計劃更被政府大幅使用。“

“我們一年後已經以一級成績完成大學學業。然而,我們已經忙碌得連畢業禮也去不了。當一眾同學仍為求職苦惱時,我們已分別購收自住單位及代步車子。“

小男蹲坐客廳地毯上一動不動,雙眼發出晶光。

她在微笑。

立品看在眼內,就如五年前剛認識的她一樣可愛。

“然後,我遇見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遇見小男,我愛妳。“

小男笑中帶淚。

“我也是,我愛你。“

小男輕撫電視機畫面上的智。

“我還記得那天遇見一個賊在巴士上偷取一名太太手袋內銀包,我親手捉住那賊往警察局,那女警誤會我才是賊人,對我大呼小叫。知道真相後沒聲價道歉,那個傻女子皮膚白哲,一頭短髮很是可愛。“

小男很心醉,笑容甜美。

“我們很快便成為朋友,之後便是戀人。“

立品心酸,搖搖頭。

“那時候我已經和立品研究人體智能析別技術,初初只是以手指模印為智能手機作保安鎖定。直至有一天,我看向小男的眼睛,我才明白人的眼神才是獨一無二。很記得,我問小男,以人的瞳孔作電腦智能析別,很創新是吧?妳哭了。“

“我以為是自己的工作忙碌,所以忽略了妳,妳哭,但我發現妳開始很傷心,有時會合上眼,我開始懷疑,妳懂得的其實比我多。“

“開始眼睛項目時,覺得很好玩,亦對計劃充滿雄心壯志。後來,我同立品成功爭取到一個大財團及政府支持項目,我們真係覺得一切來得太順利,太美好。“

“直到有一天小男,妳對我說,人的眼睛就是最好科技,用心,我們得到一切。我開始反思,如果人的眼睛可以取代證件,提款卡以至辦別該人身份,算好事嗎?科技係一項工具,好與壞在於落入好人或壞人手裡。“

“歷代千古,當權者治亂興哀,皆屬軌跡。不怕一萬,如果眼睛技術落入有心人手將會是不幸。其實男,我一早已經知道妳來自未來,在妳的時空,妳一樣是威風八面女警,哈哈,你呢個賊仔,連阿婆都唔放過。“

小男強忍眼淚。

“可是,小男,愛一個人除了成全,亦是尊重。妳不想給我知的秘密,我不必道破。就如未來世界政府不應該以民眾眼睛內晶片監控他們思想,稍一不起便入獄。我知道未來世界亦有有義之士,但他們比我們世代更難了。“

“可是,眼睛計劃已進行得如火如荼,又已經和大財團及政府沾上邊,要回頭已很難。我可以為小男,我妻所做的,就是借文人的筆道出小男故事,試圖警世。我聯絡思思,試圖將小男故事寫成小說眼睛,希望借一個故事道出自由這個意念。越道出妳故事,我發覺越愛妳,小男 “

小男終於崩潰,淚流成河。

她只有以手臂拭去突然缺湜的眼淚 。

電視畫面變藍。

“所以妳不用為未有向智坦白妳的過去而內疚。智早已洞悉計劃涉及的人越多,他的處境便越危險。我們科研團隊每個核心成員亦有錄影相關自白,因深知處境危險。“

立品神色沉重。

“而事實上黃思思的死,加上往後的兇案亦反映有關事實。“

小男點頭。

“那立品的影帶又提及什麼事?“

立品選擇不發一言。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八篇

那位女郎步伐一踏向商業大廈的雲石大堂,所有的人便別轉頭行個注目禮。

她那對高根涼鞋下的足底雪白,修長的小腿把穿上身上的迷你裙襯托得更是美麗。慢著,纖瘦的她身材卻豐腴分明,貼身的背心下盡是性感,外套著的黑色西服外套也掩蔽不了她的女性特徵。

有位西服男子因望向女郎失神而被升降機門夾到。

“先生,請問立與智科研有限公司是乘這層電梯嗎?“

外表美麗,連聲音也溫柔。

“是,是,在十八樓,不,不,我替妳接電梯鍵吧。“

才剛被電梯門夾到,那男子休養得真快呀。

“不用了,讓我自己按吧。“

那女郎垂下身子按鍵,一頭如雲長髮亦垂下,配上她的濃眉長睫,只能說,上天有時並不公平。

電梯乘客擁擁而至,眾人的目光只集中在那女郎。

電梯來到十八樓。

“立與智,妳好。“

大門外的女招待員看向女郎。

“妳好,我是安鄉,是第一天上班的新同事,職位是公共關係主任。“

那女子接電話鍵。

“請跟我來見林先生。“

那女郎隨著接待員往公司內部,只見眾同事正埋頭苦幹。

立與智公司投計採開放式,所有同事就在同一大堂工作,同事的位置之間只以透明玻璃分隔。

女郎隨接待員步上樓梯。

辦公室內有一個小閣樓,那裡有個小房間。

房間只以玻璃間隔,門上掛著“林立品辦公室“。

“立品,這位是新同事安娜。“

接待員走開。

在立品辦公室內,對大堂一望無際。

隱若聽到一眾同事在歡呼,遠處只見大堂同事正拍手歡呼。

“是這樣的,立與品成功打敗亞洲共三十間科研公司,在一個展覽中獲獎。“

立品語調平和,就如說昨天晚餐吃了什麼一樣。

“小男,不,安娜,這裡氣氛和警署相似,妳會習慣的 。“






回覆 引用 TOP

呢篇小說最快十月會出書,希望大家行開書局就留意下啦。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九篇

小男往公共關係科報到。

“這是安娜,是接替已去世的同事位置的。“

立品向眾同事介紹,眾同事有禮地招呼小男 。

“安娜,妳就坐在去世同事的位置吧。“

立品走開。

眾同事很快便掛下面孔。

“美女果然不同,新任職便由老闆親自帶領上班。“

一位貌似較年長的女同事笑笑向小男說話。

“我的接替不是普通交接,是有同事過身,我想老闆是怕我作為新人不舒服吧“

小男不卑不亢地回應。

那大姊頭吃了啞吧虧,走開。

似乎案未查到,已有人事問題要面對。

小男輕輕整理辦公案頭 。

“呀,“

小男心裡輕輕暗咐。

只見過世同事的舊物根本未有清理過,就像當事人只是放假,明天便會回辦公室派發衣行手信一樣 。

她打開抽屜,只見事主的私人卡片簿及日記簿。

“把如此私人的東西放回公司?“

小男心想。

基於工作理由,她需要一一翻看。

“王鴻基,天下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黃思思,自由寫作人,。。。“

小男一一細閱卡片簿內卡片。

然後小男驚呼。

“符史雲,註冊臨床心理及精神科醫生。

“安娜,什麼事啦?“

一位外表比較樸實的女同事過來關心小男。

“小雲,不,不,我看到舊同事抽屜內有很多香水,鑰匙包,飾物覺得驚訝。“

那位叫小雲的女孩子戴上黑色粗框眼鏡,頭頂上鴨舌帽,穿上牛仔褲的她外表中性平實 。

“安娜,一個人要走什麼路,上天可能安排了一定軌跡,但家境清貧不是一個籍口,月薪二萬多算不錯啦,唉。“

女事主在同事口中名聲不佳。

原來三宗凶案的事主間互相認識 。

而女事主認識符史雲。

已改變身份的小男可否從第三者角度認識符史雲呢?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篇

下班了,小男來到新住宅附近超級市場。

她剛剛在車上一直默念自己新身份,以防出漏子。

“我叫雷安娜,今年25歲,是加拿大畢業回流的海歸派。雙親都在多倫多,家族在唐人街一帶經營中式酒樓 。“

這個定設便解釋了安娜這個身份為什麼無親人,無朋友。

“我性格活躍,喜愛喝酒,派對,所以公關主任的工作便最好了,我可以因工作而認識科研公司的達官貴人。“

小男把一包快熟意大利粉放入購物車。

雖然工作沒有如此要求,小男自動把日常生活習慣模仿成海歸派一樣,務求盡善盡美。

她推著購物車沿超級市場走。

“小男 “

有人在叫。

小男繼續往前走,不作聲。

那個人直接從小男背後走向小男前方。

她是小男舊居附近茶餐廳老闆娘。

“妳在叫我嗎?“

小男有禮地向老闆娘笑笑。

“妳長得和一個女孩很像呀。

“是嗎 ? 那真有趣!”
小男熱情定向老闆娘說話, 就像一個性格爽朗的海歸派一樣。

老闆娘仔細端詳小男五官。

“不過我肯定妳不是她,妳的左右面頰都有顆痣,她沒有,妳身材比她好,又會化妝,又會蓄長髮,妳很嫵媚,漂亮,有女人味。”

小男向老闆娘笑笑,化妝打扮的力量真神奇呀。

小男心想,然後又罵了一句髒話。

“我從前很差嗎?”

小男喃喃自語。

“什麼?”老闆娘問。

“沒有,有人稱讚我我實在太高興了。”

小男索性向老闆娘套取消息。

“是了,那女孩子是什麼樣子呀,真好奇。”

“她是個女警,可惜因涉嫌殺死未婚夫及第三者而坐牢了。說來奇怪,她未被捕前有個外形笨拙載眼鏡男子經常在她附近出沒。現在被捕了,她家門外又有一名年青穿著新潮男孩子在她家守候。”

小男心暗暗吃驚。

原來她過往的情緒困擾深深影響她的工作、以至對身邊危險的洞察力。

“還有,那女警有個任職心理醫生的男友。女警被捕後他索性住在她的單位,真痴情,我呢個師奶不能羨慕更多了。”

小男百感交集。

過往的她必定會為這件事覺得感動,現在的她反而害怕。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二十一篇

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了。

作為一個臥底根本沒有下班時間,小男提醒自己必需冷靜以保持驚覺。

她現在面對一個難關,要和這個老闆娘保持聯絡嗎 ?

她希望從舊有圈子了解兇案運作,卻怕和舊有圈子人相遇會被弄破身份。

“回流漢城半年,聽朋友說這裡亦有港式茶餐廳,但試了半年也找不到登樣的。我可以找天去妳餐廳一試嗎?“

這個回答,進可攻退可守。

“可以,當然可以,我地最出名係咸牛肉炒蛋三文治。“

“好呀,比張卡片我啦。“

小男作異常興奮狀。

“妳呢個鬼妹仔好爽朗,真係得人喜歡。“

老闆娘走開了。

小男買過所有東西亦準備回家。

救命,穿著三寸高的高根鞋比玩空手道更難。

是的,小男是空手道黑帶。

慢慢走回現在的家,她弄了個即食麵來吃。

累得賊死。

她順手拿著手機來看,哇,八十個未讀群組短訊。

“說好的購物呢?“
“那個新推出的限量手袋很美呀,不過很貴。“

“安娜沒回答呢。“

“襯她不在,那麼多訊息她也讀不了。她真古怪,對上手同事東西好奇不已,說不定是同類人。“

“仲有個酒店下午茶,我要試,我要打卡,我要。“

一班已工作的成年人,身心比小學生更小。

安娜,不,小男開始感激立品。

他特意安排星期五作為她的首天上班日,怕好累。

“酒店下午茶嗎?好呀,我好想試。“

小男回覆。

眾人立刻又和小男打哈哈,特別是剛剛說她是非同事。

“是呀,是呀,我們可以順道買衣服呀。“

“公司和第一地產合辦的慈善舞會快開始啦。“

“有富二代。“

“有高官。“

“有靚仔。“

機會來了,了解整個科研網路的人。

小男可以抽出殺人內鬼。

明天的下午茶更加需要去。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二篇

小男在賴床。

她很久很久沒睡得如此好。

新環境確實讓她費神適應,亦讓她覺得是一個假期。

一個扔下自己身份包袱的假期。

已經是早上八時了,起床吧。

她換了運動服,在街上漫跑。

有節奏的呼吸,身體微微的發熱,那份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讓步伐取代車子,大概是額頭亦是汗水時,她選擇在一間茶餐廳坐下。

“鬼妹仔,妳真的來了我的餐廳呀。“

“係呀嬌姨,妳介紹的咸牛肉三文治,讓我想起亦興奮。“

“妳剛剛才跑完步,吃這些東西會破壞妳的努力呀。讓嬌姊替妳想吧。“

“係,係,嬌姊才對,人比花嬌。“

“妳個鬼妹仔真嘴甜。“

她微托香腮,瀑布般如雲秀髮垂下,皮膚雪白的她配上清秀的眉毛,閃亮流動的眼睛正遠眺玻璃店門外的街景。

一道陽光忽然映照在她的面上,襯托出她的皮膚更美。

“鬼妹仔,早餐到。“

“呀,熱檸水配花生醬多士,我會不夠飽啦。“

小男輕語,神情佻皮。

遠方一個男子正暗暗向她下注目禮。

他是符史雲。

“花生醬含有豐富的維他命E, 不飽和脂肪酸, 可為大腦製造引發快樂情緒的荷爾蒙, 同時能加速運動後身體內的脂肪燃燒, 即有助減肥。”

符史雲手拿著一杯熱奶茶, 往小男,阿不,安娜才對的桌子坐下。

安娜輕托香腮,大眼睛輕輕看向符史雲。

“而熱檸水的維他命C則協助以上營養吸收,檸檬皮經熱水後會轉化成可阻止脂肪在身體整合的元素。”

安娜把砂糖倒在熱檸水杯內的拌匙內, 以點點熱水把砂糖微微溶化,再把匙往嘴裡送。

“唔…很甜美呀!”

安娜雙眼微合,表情陶醉, 就如一隻享受日光浴的小貓。

他想…他想…

符史雲真想坐在這個女孩子旁邊, 把她的頭按向他的肩膀, 用手輕撫她的秀髮, 他想愛她,寵她,為她付出所有。

他感覺胸口發熱,唇焦舌燥。

“你好厲害呀! 你懂得真多呢!”

安娜總算開了口。

“妳…很像一個女孩子。”

他覺得喉頭打結,但總算開了口。

“嬌姊也是如此說呢!我叫安娜,去年由多倫多回流漢城。”

“我叫符史雲。”

他總算回復了一貫的沉著冷靜。

“我已經有未婚妻了, 她因為生病而需往醫院靜養,妳和她長得真像呀。可是,妳比她溫柔撫順。 要是剛才我和她說花生醬的維他命E可安靜情緒, 她會搶著說檸檬的維他命C可擔當營養吸收的角色。”

他輕輕描述他口中的未婚妻。

“她一定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吧, 你對她的一舉一動很了解呀!”

女孩天性善妒,少不了與同性比較,又喜歡表現自己。

可是眼前這個叫安娜的女孩子,不但善於傾聽, 更對他口中的未婚妻沒有比較之心, 更甚是欣賞她。

“要命,真要命。”

“什麼, 你的五香肉丁麵很辣嗎?”

“不…不…我下了5匙辣油呢!我的媽呀!”

安娜哈哈大笑, 史雲亦隨著大笑。

從前,是小男的情緒被作為主診醫生的符史雲主導。

今天,是嫵媚柔順的安娜用愛情主導符史雲。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三篇

“再見符醫生,希望有機會再見。”

安娜以甜美笑容歡送符史雲。

她往卡座牆邊的鏡子端詳自己五官, 就如一個愛美的小女生一樣。

她其實在留意茶餐廳門外的兩個人。

一個戴上啡色膠框眼鏡的,外型比較肥胖笨拙的在餐廳門外左方。

一個穿上牛仔外套,正拿著高科技手機拍照的年青男子在餐廳右方。

果然, 一直有內鬼正暗暗調查小男,或更正確一點, <眼睛>一案已由警方高度機密變成有機會向外曝光。

“那兩個分別在餐廳左右方的男人應該相互知曉大家的存左, 但雙方一定來自不同派別。”

小男拿出筆記本, 紀錄下她遇到的一切。

“如果來自同一個調查團隊, 他們的外表,打扮,行事作風必定會有相似之處, 人是群體動物,再不同的兩個人亦會因接觸而互相影響。 中國人常說什麼夫妻相,正是一對男女互相接觸日久而被對方潛移默化, 雙方的打扮及性格越來越似,僅此而已。”

為什麼小男不用智能電話?她經過被捕一役,行事較以往更小心了。

那年紀較大,外型較笨拙的行事較小心, 他似乎更用心觀察小男行為舉止,行事方式亦比較像警務人員。他其實如小男一樣在紀錄一些東西, 觸角敏銳。

“他比較像一個退役警員,可能是一名現職私家偵探。”

小男剛才照鏡子除了觀察兩男,亦是在扮演安娜這個女性化角色。

那年紀較輕,外型比較時髦的屬行事狠快一類,他剛剛已經不停往小男身上拍照, 亦已經錄下小男剛剛和符史雲的對話。
小男很早便洞察到近門口的卡座桌底有一個小型錄音器, 她根本故意坐在此位子上。

越表現出毫不在意, 對方便越不防範。

他們必定想不到真正的小男會在自己故居附近若無其事出現吧。

“果然, 那較年青的一個已經推門而入。那較年長的試圖搖頭阻止, 那年青的已經急不及待推門而入。”

小男,不,安娜微笑。

“鬼妹仔都幾有吸引力, 來食早餐短短一個鐘已經有兩名男士搭訕。”

嬌姐的說話化解了現場緊張氣氛。

“我叫森,係光明日報時事版記者。”

原來係記者。

現今不比數十年前,要守一個秘密越來越不容易了。

“安娜,妳好靚呀!我認識在休閒版任職的同事, 他們最近專訪欠缺模特兒, 妳願意客串任職嗎?”

那名叫森的記者很快便道出來意。

安娜不置可否。

森鼻尖已經開始冒汗。

門外的王褖表情焦急, 似暗暗為森憂心。

是的,森實在太性急了,在安娜的桌子坐下後手機屏幕也沒關,她留意到森與王褖間手機程式上對話內容, 亦因此知道門外男子叫李褖。

“是了,妳為什麼知道我叫安娜呢?”

小男正欣賞眼前這個被拆穿西洋鏡的記者狼狽相。

“呀…立與智公司是行內首屈一指的科研公司, 他們公司公關部人事更新當然要留意, 我有同事做社交版,呵呵!是了,妳接任<眼睛>凶案第三名死者陳韻麗的工作,有什麼發現?”

索性單刀直入。

小男的故事越來越精采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四篇

小男回家淋浴更衣。

她往常只穿中性化衣服, 連內衣也只穿運動型。

她剛剛往跑步亦穿上調整型內衣,又化了淡妝。

“各位同事,待會杏川酒店咖啡廳見啦!”

“下星期公司的慈善晚會要買衣服啦。”

“穿紅色或者黑色好呢。”

立與智同事群組堆積如山的對話又來了。

小男用浴巾包著身子, 邊研究死者陳韻麗的卡片。

她昨天以了解工作為由,帶走了陳韻麗的卡片簿及日記本。

在公司寫日記?只反映死者生前在公司很寂寞,沒有可以交心對象。

“王鴻基根本認識陳韻麗,兩人在一個公司晚會上認識。”

“黃思思本為報章社交版記者,約五年前由於玩票性質的小說作品受到賞識, 而改任全職作家。”

“黃思思最後一篇為報社所寫專訪正正訪問王鴻基。”

小男輕輕打開韻麗的日記本。

“小時候家貧,我和家人住在公屋裡。讀小學的時候,因為身邊朋友的父母不是任職侍應便是做勞動工作,覺得一切理所當然。”

“為了前途著想,中學選了一間貴族女校就讀。身邊同學的父母不是集團高層便是政府高官,比較“家貧”的父母也是會計師或醫生。我只認得,我每天只會坐在課室一角,不敢說話。”

知識改變命運,性格做成悲劇。

“出來做事後,我記得用了月薪三份二買了一個二手名牌手袋, 那個月我每天早午晚只吃麵包。我覺得很滿足,很快樂。”

“那個晚會, 我認識了王鴻基, 他遞卡片給我時,我不置信。集團老闆!三個月後,我只知道我的家人不用再住公屋了, 我可以過著我中學時代同學們的生活了。想到那黑壓壓身體躺下來的感覺, 我想嘔。”

“可是, 一切也是值得的。”

“大概是公司的流言裴語, 大概是我放棄了一段愛情, 大概是家人對我的失望,我開始情緒不穩,飲酒食煙。然後, 我遇上了符史雲,我對符醫生產生了依賴的感覺。很依賴, 他開的藥我全部有服。”

小男像是看到從前的自己。

“一天,我在他診療室內,他有急事著我留在沙發上別走開,我好奇看他的東西, 原來…他認識王鴻基,亦認識黃思思, 他們都是他的病人…就在這個時候,他回來了…”

“似乎妳要參與這個計劃了,他說,我問,什麼計劃…”

日記去到此部份完結,日記本子背後有頁數被撕掉的痕跡, 有兩個可能。

第一, 女死者自己撕掉。

不可能, 女死者連日記本子也留在公司,撕掉內容未免太牽強。

第二,有人故意留下線索,給小男看見。

那個人有意提醒小男一些調查方向,卻又在關鍵之處鎖上什麼,或那些資料對當事人不利,或,那個人根本正暗暗鋪排一個故事。

果然有內鬼。

小男氣得拍打桌子。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五篇

安娜來到酒店咖啡室。

眾女同事已經圍在一起言談甚歡。

“下個月的慈善餐舞會真讓人期待呀。“

“是呀。“

小男似乎已經開始習慣安娜的角色,開始期待舞會開始。

“聽說科研部那堆蕃薯也會出現呀。“

“什麼,想起那些男人的呆滯狀也想作嘔呀 。“

安娜突然留神。

“什麼是科研部?昨天上班我為什麼沒見過他們呢?“

安娜故作平常問。

“我們的辦公室主要為文職同事,例如我們公共關係部而設。負責科研,室驗室工作的則在另一個地方。“

“對呀,我們文職同事不可以往那個地方,那堆蕃薯,不,那些同事出入必須經個人面孔及指摸鎖定。“

為什麼立品不和小男說?

同一個公司工作遲早也要知道的呀 。

“走吧,我們去買衣服去。“

一眾女同事又打著哈哈往購物去。

他們來到一所高級晚裝店。

小男湊熱鬧,她從前裙也不穿,現在穿晚裝。

那是一件黑色長身裙,整個設計極保守。

“安娜不應浪費自己啦,穿那麼保守。“

所有女同事都選不同顏色的,剪裁性感的。

然後從她們的眼神神色中,穿彩色少布的都在暗自較勁。

她們反而對小男生起好感來。

是的,她必需和眾同事關係良好,才能套取消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二十六篇

就這樣過了數天。

終於來到和大夫見面的日子。

“各位,我今天和朋友外出午膳,明天再一起吃飯吧。“

“約男朋友?“

“才不是啦。“

安娜和眾同事開始打成一片,亦開始了解公司運作。

她往大堂的咖啡店買了兩份三文治及果汁,然後往公司前方的海濱長廊走。

大夫已經在一處望海椅子上等。

“衰仔,著起西裝又幾有台型呀。“

“咪笑我啦,掩人耳目啦。“

安娜又變回爽朗小男,然而,遠處看他們就像中午急急會面的情侶一樣。

“周英文多次要求往監獄探madam不果,在警局發脾氣。“

“他想看到我落難的樣子吧。“

“是了,我們一隊調查到王鴻基於2016年遇難後,他公司股票市場上價格錄得不尋常上升。“

大夫總給調查結果。

“按道理,一間上市公司主席去世,而且在毫無交接下意外身亡,投資者應該覺得驚恐而拋售才是。“

小男分析 。

“大夫,我發現三單兇案死者跟本互相認識,我得到死者陳韻麗日記及卡片。“

“正如madam未出事前,已得悉他們三個亦是符史雲病人。“

小男覺得心痛,開始懷疑身邊全屬損友。

“madam, 妳成為臥底後情緒康復好好,而且越來越靚,剛才我根本認不到妳。“

小男來了個空手道打了大夫一下。

遠方有個男子為她拍了一張照片。

“剛好在王鴻基意外身亡,我們發現一個一直被地方政府阻撓的煤礦項目突然錄得極大儲存量,同時,附近的一個地產項目亦願意作開發上協調,方便煤礦開發。”

小男點頭。

“可能是破案關鍵,雖然表面上和兇案毫不相關。

小男已經留意到背後偷聽的人。

“又是那個記者。”

“什麼記者?”

小男把茶餐廳遇到的事一一道出。

“太危險了,如果被人拆穿妳真實身份後果可以很嚴重!”

森正慢慢走近小男大夫身邊。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