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眼睛



眼睛

[隱藏]
大概半年前, 我參加了一間出版社的徵文比賽, 那是我入圍的作品. 然而,呢個世界叻人太多,我結果都係無拿獎,作品亦無得到實體出版機會.已經問准出版社,落選作品版權歸作者, 所以,好想借呢度比大家睇下我努力過成果,亦希望大家比D意見, 等我可以有更大進步空間,多謝!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篇

「現場除了死者屍體,還有什麼發現?」

小男趕到現場,一眾手足已開始工作。

「没有了。」

「報告madam man, 死者陳韻麗,25歲,生前從事公共關係宣傳主任,外貌艷麗的她社交生活豐富,於公司內甚得男同事垂青。」

小男輕輕走到陳韻麗遺體查看。

身形纖細的她配著雪白肌膚確是美人胚子,可惜。

她輕輕檢查死者遺體,身體未有表面傷痕,亦沒有被侵犯的跡象,只是,死者的雙眼張開了。

「死者的瞳孔被挖掉了,切割口完整,應經專業手術儀器處理。死者生前未有掙扎受傷跡象,等法醫進一步檢驗死者生前曾否服食藥物。」

「大夫,進一步調查死者的社交生活,包括同事對她印象,特別留意死者的感情生活,可有誤交損友。」

「可勵,了解一下漢城的器官移植的技術及發展。」

眾手足齊齊應是。

「大夫,大夫,又係你負責查別人私生活,你退休可以做娛樂記者。」

「拿,我有名妳叫可勵,大夫,我醫藥同女人野最叻。我又傷風今日,話妳知,人虛當歸最補。」

「你最好變埋女人,又唔見你醫下madam man心病,三年啦。」

小男已離開案發現場,同事背後的說話已聽不到。

她輕輕扭開車內的音樂,風馳電掣。
「I know, you had settled down, and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 married now」

小男的眼淚洎洎而下,她想喝酒,可是需定期服用藥物的她不能喝。

他總是喜歡直直看向她的眼睛,然後溺愛地對著她笑。

人的靈魂據說有21克,雖然輕,要捉住亦不容易。只有看向一個人的眼睛,才可能捉住對方的靈魂。

我喜歡妳。

只是喜歡而不是愛,我不懂。

因為,我察覺到妳其實有點秘密,或,我有點秘密,大家的眼神不再清澈,我開始猜不懂妳。

或,妳跟本沒有情感。

「呀!」

小男一陣尖叫,從注滿溫水的浴缸中躍出上半身。

她包上浴泡,立刻倒上一杯水服藥。

不可被別人知道她有情緒,否則工作上便有危險。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篇

「歡迎大家來到這個21世紀科技研討會,我係林立品!」

小男步向展覽演講廳,徐徐往其中一個座位坐下,並向台上講者致意。

講者輕輕含首。

「智能科技日新月異,昔日一張乘車去的儲備卡,漢城人稱之為到達通的電子貨幣已經令人趨之若慕。今日,科學家已經發明出以指模鎖定手機保安系統,以手機連結用者乘車儲備卡、信用卡、銀行系統等等。」

台下觀眾有的打呵欠、有的正以手機處理公事或私事。

小男正專心聽著。

「2017年,中國國企銀行正式宣布面孔識別系統。銀行用户往銀行電子服務櫃位時,只需讓電子鏡頭掃描用戶面孔,便能識別身份,免卻失卡或忘記密碼的麻煩。中國政府更考慮將有關技術應用至公務員工作通勤上。」

小男輕輕用手提電腦記下重點。

「美國首席科技公司已預言人的眼睛將來會成為最大溝通工具,人類於可見的一百年內將不再需要身份證、護照、信用卡,而以電腦識別人類瞳孔了解身份。科學家指出,人類的基因、指模、瞳孔皆獨一無二,世上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雷同,因此有關技術絕對安全。」

講座接近尾聲了。

現場助手正詢問觀眾可有問題發問,準備提聲器遊走。

「關於銀行面孔識別系統,而家女人整容咁普遍呢,個女客戶整左容咪銀行拿唔到錢找數啦,美容院收唔到客錢咪倒閉?」

台下眾人哈哈大笑。

「問題問得好好。其實有關識別系統已經將客戶容貌變化計算在內,例如客戶因年長可能於五至十年後的容貌變化啦。正如上述所講,人的瞳孔,輪廓,五官距離係外科手術亦改變不了的,電腦有能力識別。」

眾人心悦誠服。

活動完結,小男與講者一同離開。

「立品,你知道你公司女同事過身一事吧。」

「知道,一如之前的凶案一樣,被列為為恐引起公眾恐慌,須封鎖消息吧!只是,為什麼今次出事的是我公司的人呢?我如何向韻麗父母交待,你們女兒無啦啦死左,不要問,只要信,節哀。如此?」

「你知道我作為公職人員,不能透露太多吧!」

「妳知道嗎?從前智在的時候,妳什麼也說不能透露太多,妳買了什麼禮物給我,不能透露太多,妳在節食嗎?不能透露太多,哈哈!」

兩人的眼睛變得濕潤。

「三年了,你獨力承擔了本來與智同力合作的項目,吃力吧!」

立品忽然以右手輕輕托起她的腮,再用食指為她拭去眼淚。

她頓一頓,笑了。

「我就是太多秘密,不夠坦誠,不夠用心,不夠可愛,所以我失去他嗎?」

「小男,妳要面對現實,智已經過身了,過身三年了。」

立品和小男輕輕在餐廳分手。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篇

已經是凌晨12時了,會議室內仍然燈光鼎盛。

眾人正聚精會神地研究案情。

「死者的驗屍報告指出,韻麗生前未有服用違禁藥物。然而,根據死者神經系統,似乎有部分痛感神經被齊口剪斷,手法專業。」

「現場留下一杯咖啡及治理感冒的藥物、酒精,而死者胃部亦有相關物品殘留物,兇手似乎有意營造死者死因於藥物中毒。」

「屍體被發現時,反正亦會失去瞳孔,死法如何有分別嗎?」

「有。」

「有人正刻意隱瞞一些尖端科學實現計劃。」

小男輕輕替眾下屬的分析作出一個總結。

「各位手足,我必須要告訴大家,瞳孔研究技術一直被世界各地政府秘密進行研發,甚至以此作為各國國力競爭。只是,實驗計劃一直以不傷人命進行。」

各同事忽然面色如紙,眼前這個madam man 與平日年輕親和完全不同。

「有關兇案似由被政府秘密實驗室人員偷走技術,然後兇手以不良理由犯案。上頭已發出封口令,大家不可對有關兇案說出半句,否則會面臨比被解僱更可怕的責罰。」

眾人面面相覷。

小男突然感到頭部極度痛楚,只可以蹲在地上不語。

各同事為她倒了杯水,為她送上止痛藥。

「不要太大壓力madam man, 有我們。」

「Madam, 妳眼睛怎麼變成藍色了?」

「我昨晚没睡,所以偏頭痛,大家有心。是的,我買了新的有色隱形鏡片,漂亮嗎?哈哈!」

小男背部一身冷汗。

辦公室門外走廊有個人正細細察看這一幕。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四篇

「作為妳的心理醫生,我有責任提示妳的情緒已經達至頂峯,請妳立刻申請停薪留職,否則我怕妳會在公職上出錯。」

小男一動不動,在車上遠眺街外風景。

負責駕車的是符醫生,他駕駛的車正平順又快速地在路上行駛。

作為乘客,你會覺得貼心安全。

「三年了,每年都經歷同一類型的兇案,當你看到死者安詳的面孔,眼睛卻空空洞洞,法醫告訴你,死者瞳孔被取出,他生前並無掙扎跡象,甚至有證據顯示,死者是基於信任兇手下服用輕量藥物,然後……」

小男雙肩顫抖,剛強硬朗的她雙眼掛下串串淚痕。

襯在短髮皮膚白哲的她變得柔和可愛。

「妳想說的是,有眼無珠,所信非人。是吧!」

小男吃吃點頭。

有人明白她,她感覺好多了。

剛剛吃了符醫生的藥,她有點睏倦。

「把車子駛到附近,妳小睡一下,好不好?」

符醫生的詢問,温柔卻帶領小男說是。

作為醫生病人,他們的關係是否太親密呢?

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本愛情小說,想得太天真了。

回覆 引用 TOP

眼睛,首先令我想到的係心靈的窗戶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6#  zhangfeiyu 的帖子

這個故事的政府希望透過植入晶片而控制民眾思想, 但所做又是否有意思 ? 靈魂之窗所這個故事變得好諷刺.






回覆 引用 TOP

第五篇

清晨的第一道光線映入車窗。

小男緩緩醒來,看見符醫生正用手提電話處理公事。

「史雲,我想去老地方。」

符醫生和小男下車,兩人口中吐了一口白氣。

「喝一口。」

符醫生向小男遞上一小瓶烈酒。

「走吧,在警察學堂我有什麼沒經歷過的,天氣稍涼而已。」

「嗯。」

「醫生可以叫自己的病人喝酒的嗎?」

小男聲音跳脱,神情可愛俏皮。

「慢著,妳的眼睛變回黑色了。」

符醫生雙手捧著小男臉蛋,注視她的眼睛。

小男臉上流下兩行淚痕。

他們緩緩往山下出發,那是一條行山徑,兩旁景色翠綠,空氣清澈。

他們一直保持禮貌距離。

一直走至山頂,兩人走向一條側道。

然後抵達一處建築物。

「愛之深憤場」

建築物上寫著。

兩人來到一個靈位面前,只見已有一高眺俊朗男子默默致哀。

「立品,你來了。」

「智看到他生前未婚妻及最好朋友没有忘記他,一定很高興。」

立品輕輕拉著少男往前,把符醫生擠至後排。

立品、小男開始唱生日歌,切蛋糕,又打開瓶裝飲料。

一齊就如五年前一樣,三人無分彼此。

「如果没有眼睛,可以用心,人的腦袋才是最好的科技,自然其實很偉大。」

「立品,如果有一天,人的眼睛已經發展到取代人的證件、提款卡,證照,政府單單掃描人的瞳孔已經知道一個人的背景,包括學歷、家人、住址、犯罪記錄等等等等,你會覺得世界會更容易控制嗎?」

小男細語。

符醫生正用手提電話記事。

「小男怎麼了?當然是好事呀。」

「那麼,如果我告訴你,政府會在每個人的眼睛植入晶片以達致以上功能。」

小男頓一頓,雙眉緊鎖。

符醫生為小男準備藥物及瓶裝水。

「你這個殺人狂,假惺惺裝什麼好人。」

立品向符醫生尖叫。

「夠了,為了智的面子,別幼稚。」

「什麼,我幼稚,一個雙碩士生,從事政府特許科技研發的我幼稚?」

符醫生只默默望著立品,雙唇含著淺淺微笑。

看在情緒欠佳一方,更覺是一種挑釁。

如果你繼續爆發,只會自暴其短。

「立品,能夠發脾氣是一種幸福。因為,你知道對方緊張你,你發的脾氣他著緊。否則,對方根本不在乎你,你便是野蠻、不講理。」

「如果我告訴你立品,未來世界的政府甚至可以透過民眾植入瞳孔內的晶片,了解民眾的思維,睇法,甚至腦袋內存有一線他們覺得對政府管治有威脅的思想時,你便要入獄,你喜歡嗎?」

立品、符醫生靜靜看向小男,他們怕小男情緒欠佳,默默守護。

「是的小男,智和我一直在研究電腦瞳孔辨別技術,希望透過是項技術替民族免卻所有智能卡片使用麻煩,而有關技術已經有大部分掌握。」

小男合上眼睛。

「有一天,當民眾的眼睛已經植入晶片,他們知道自己的情緒已經被人檢測、掌控,他們已經不敢有思維,思想,不敢有親情,不敢有愛。」

「小男,是的,政府三年前由第一宗死者瞳孔被盜案開始,我公司已經替政府秘密研發有關晶片技術。」

「亦由三年前開始,妳情緒越來越差,符醫生開始出現在妳的生活。」

立品狠狠盯著符醫生。

「智的死,可能是一個原因,妳歉疚因工作不能向他透露太多。」

「不過,我要告訴妳,人的眼睛,從來視遠,近的往往忽視。」

立品輕輕走遠。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篇

「2017年凶案死者陳韻麗,25歲,科研公司公共關係主任。」

「2016年凶案死者王鴻基,45歲,為天下控股公司老闆。」

「2015年凶案死者黃思思,33歲,專欄作家。」

那是一個舊式單位,一名中年外表平實男子正綜合案情。

「王祿偵探,你一定要拆穿李小男這個女子的西洋鏡。她三年來負責有關瞳孔被盗案的偵測,偏偏整個警隊最可疑是她。」

王祿先生托托他那平實的膠框眼鏡,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眼前的男子。

那男子劍眉星目,十分俊朗,但眼神透露出一股殺戮之氣,緊握的拳頭彷彿要置人於死地般。

「周英文督察,公事上敵不過一個女同事便要計算人,不是君子所為吧!」

「哎呀!」

那位王祿先生話剛說完,卻又不慎被自己的椅子拌倒。

他的父母真會取名字。

那位周英文開始覺得自己所託非人,啼笑皆非。

「我知你懷疑我,退休前我可曾保護總統在示威場地離開呀!還有還有,黑夜屠夫碎屍案可是我破的呀!」

「係,係,最後一單神案係錯將郊外偷情男女誤當鬼魂,招來芧山道士驅鬼。那對偷情男女老羞成怒,推了道士下山,該新聞成為漢城新聞頭版,自此王警司提早退休,開了王祿偵探社。」

王祿面紅耳熱,別過面。

「我已經踏片全漢城偵探社,有的以為我精神出現問題、有的認為案子困難、有的因為案件已被政府列入高度機密而不敢接。」

「六合彩咁難中年年都有人中,符祿人自然有儍福,王祿,我相信你。」

周督察以雙手放向王偵探的肩,以示信任。

王祿表情尷尬。

「三年來的5月11日,就會有一個死者失去瞳孔,可是死者生前没有掙扎跡象。而且,他們亦有一個特徵,因為失眠而長期服用一種叫“辛”的藥物。該藥物表明並無精神科藥物的特性,而為一種提升人體“退黑激數”的荷爾蒙,即使没有服用藥物,人體亦可自行制造,是數目多寡而已。」

王祿續稱。

「李小男於2015年第一單凶案前剛失去未婚夫,未婚夫陸智正正從事電腦眼睛析別研究。黃思思曾與陸智有數面之緣,甚至有陸智同事認為他們有愛情關係。當時李小男已與陸智排期結婚。」

「黃思思的專欄期後刊登了一篇小說,內容講述一個來自2117年未來世界的女特警,為了阻止瞳孔析別技術於現今社會發展,令民眾被政府控制情感及自由,而回到2017年的故事。」

「該小說當開始寫到對未來世界的描述時,黃思思意外被殺。」

周督察連連點頭,雙目透出精光,嘴唇輕眠。

太好了,所有證據對李小男十分不利。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七篇

「器官捐贈於本地數字一向偏低,近年即使政府大力宣傳,效力不顯。大概和中國人一向死者留有全屍概念有關。」

「其實被取去眼角膜,人只會出現殘障而已,亦不會影響人體主要器官運作,為什麼兇手要置死者於死地呢?」

「三宗個案,死者生前亦長期服用一種提升人體睡眠荷爾蒙的天然藥物,而有關藥物須由註冊精神科醫生開立。」

「亦不排除有藥房可不經醫生紙的情況下售予市民。」

「2015年死者黃思思,生前曾寫有5本小說,其中一本曾售予電影公司作劇本。由於寫作人收入不穩,思思曾表示為寫作靈感不穩而失眠,她一直有看臨床心理醫生,再轉介至政府醫生,後須長期服用失眠藥物。」

「2016年死者王鴻基,其公司主要是從事貴金屬買賣。由於國家收緊買賣政策,加上多個項目出現失利情況,情緒出現問題。據悉,王先生因長期心臟病患而須服用藥物。據他家庭醫生表示,死者臨終前半年亦須服安眠藥物。」

「今年死者陳韻麗,社交生活豐富。據悉,死者月薪約二萬多元,卻經常以名牌服飾穿著上班,有名車接送。女死者家庭環境一般,與父母及弟弟居於新界公屋。近半年死者公司同事指,韻麗經常於辦公時間談手提電話,說話時情緒激動,辦公桌案頭亦有安眠藥物。」

小男點頭。

她其實亦一直服用安眠藥物,由符醫生開方。

「三宗案件皆由事主熟悉人士作案,第一,各事主長期服用同一種藥物,事主一定極端信任作案者,才會服用該藥物。第二,各事主心理分別出現不同程度不穩,如果身邊有人士借以關懷及親近,事主會放下心房,第三,每宗案件案發前事主亦因藥物而安睡,行兇者以極端先進的儀器先切割事主神經線,割去死者瞳孔,最後替死者注射大量嗎啡致死。」

眾警員突然覺得室內非常冷,一位同事往茶水間冲泡一壺咖啡,再送回辦公室,所有同事一眾倒下一杯喝下取暖。

「行兇者取去死者瞳孔有何用處,賣給醫院?似乎冒的風險太大吧?」

小男提出疑問。

「根據醫學數據,人體器官於離開人體48小時內,如果無足夠設施冷凍及保存,自然會壞死,失去用處。」

「如果行兇者非單純滿足自己變態獸念而割下瞳孔,那麼,就是對瞳孔別有用途。行兇者似乎有尖端的科技儀器作出以上案件。」

小男取出內部保密協議書給各同事簽署。

大概是長時間會議令眾人亦累,有的同事不發一言,有的以紅腫雙眼望向小男,有同事把頭依在椅後牆上,嘴角冷笑。

「為了防止引起社會恐慌,我們的調查一向不對外披露。」

小男先在自己的協議書上簽署。

眾人情緒一觸即發。

「係三年三條人命,點解要保密,死者家人有多難過。」

「保密保密,點解唔加派人手調查,點解呀!」

一向女性化的大夫突然情緒失控,把椅子掉往牆角。

室內氣氛緊張。

然而很快,所有同事又席地而坐,大家圍成一個圈圈。

他們是有感情,相處愉快的一個團隊。

「鎖緊目標,行兇者一可能有醫學背景,二可能有科研背景。」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篇

一眾同事工作至凌晨近清晨的時間,索性在警署辦公室內憇休。

小男手提電話響起,她習慣預設早上七時的鬧鐘。

正當她起步往茶水間時,她看見一個人影站在門外。

要來的總是要來,她頷首。

「我在這片時空的日子總算完了,不要緊,大既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解脱。」

小男心內默默念著。

回覆 引用 TOP

第九篇

「小男,我收到關於妳的匿名舉報,按警方內部指引…」

說話的是男子頭髮微灰,眼神不怒而威。

「方總,我明白,三年來案件沒有進展,我作為一個上司對自己的情緒應有更有控制,此案更是特區政府高度秘密……」

小男眼神堅定,態度不卑不亢。

那名叫方總的男子嘆口氣。

“該舉報更指出妳極有可能是第一宗兇案的兇手,懷疑妳因為未婚夫出軌而因愛成恨,妳便是殺死女作家及未婚夫的真正元兇。“

“接警隊指引,妳必須要立刻停止所有工作,同時必須接受調查。“

簡單一句,小男一夜之間由警隊高級人員成為階下囚。

小男雙目含睙,嘴唇抖動,她努力抑起頭不想把眼睙溢出。

“我愛智,真正的愛是成全,如果一切是真的話,我會退出。我心痛,因為我被誤會殺死最心愛的人。“

她嘆口氣。

“不過,三年的故事總算完結了,我跟你走。“

房門突然被打開。

原來是小男的一眾同事。

“我地共事左三年,我知madam 唔係咁既人,唔可以帶走佢,帶走左佢我地點調查,點做野。“

“係呀係呀係呀!“

“唔緊要,你地有我,呢個女人做到既野,我周英文一定做得好過佢一百倍。“

周英文步入辦公室,步調強而有節奏,雙目如鷹,嘴角永遠帶一個冷笑。

方總嘆口氣。

眾警員呆若目雞。

“小男,妳曾經和妳的團隊共事未嘗不是福氣。“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篇

她看向車窗外掛著方形鐵絲的天空,碩藍的天空上掛著一隻鳥。

那是鷹,目光如鉅。

小男微微含笑。

多謝周英文,她覺得此刻的她反而是釋放。

“黃思思在妳接受陸智求婚前三個月便和陸智晚晚會面,我絕對有理由懷疑陸智心生內疚才向妳求婚。“

“妳不甘受要辱,因此因愛成恨。“

“妳先殺陸智,再殺黃思思。“

“妳未婚夫為科研公司老闆,因此妳熟悉科研公司運作,妳以科研背景作報局殺死黃思思。“

“妳殺人殺上感情來,根本年年凶殺案亦是妳所為。“

不知為什麼,情緒三年來被受困擾的小男反而笑了。

那周英文在審問期間被小男笑容嚇得跌倒。

一個男人花如此多心機時間去計算一個女人,然後被那個女人嚇倒。

她忽然覺得自己幸福,智,立品,史雲都是好男人。

“最後一條問題,黃思思小說所述那個來自未來世界的女警,回到現今世界阻止
瞳孔智能開發技術的人是不是就是妳本人?“

小男很記得,相信一生也記得她的反應。

“哈哈哈哈哈。“

她抬頭大笑。

周英文情緒激動,舉起手意慾打小男一耳光。

“如果我係未來人,而家漢城貧富咁懸殊,我就變一百張六合彩彩票出來,等他們吃飽著暖。我係未來人,第一時間用眼睛強光好似槍咁殺左你。“

“傻婆傻婆。“

那周英文尖叫。

她回想也覺得好笑。

只是做了一分鐘英雄,現今是階下囚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一篇

“小男,入去吧。“

收押所的職員都是小男的好朋友,對她很是客氣。

她步入囚室。

正蹲在一角沉思的她突然被職員叫喚。

“小男,請隨我們去特別會議室。“

那職員神色凝重,雖然他語調輕柔,但配合收押所的氣氛很是可怖。

她隨職員重重步往長長的走廊,經過一間又一間的囚室。

然後,他們來到一道緊急出口。

“以往工作我也未嘗來過這個地方。“

小男輕語。

“我也是。“

那職員回答,他比小男高出一個頭。

那職員示意小男推門出去。

“越獄嗎?雖然身在囹圄,我作為公職人員。。。“

“不是,我們收到一通神秘指示需帶妳去一個地方。“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十二篇

小男穿著囚衣步出緊急出口,來到一片枯黃草地。

那裡停靠著一胡豪華房車。

一名穿著制服男子步出駕駛坐。

“李小姐,請上車。“

小男身穿囚衣,那男子著她登車令她感覺尷尬。

“上車吧,妳的任務仍然繼續,只只換一個方式。“

房車車窗推下,一名洋裝男子說話。

小男覺得他面熟,好像在什麼媒體見過。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37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