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三十世紀神鵰俠侶



三十世紀神鵰俠侶

[隱藏]
在浩瀚宇宙那小小的天蠍座中央,距離A5恆星約30光年之距,直徑不到一萬公里的小行星,內堜~住不到一萬位外星文明生物。

儘管人口是那麼稀少,但生活在這個不太起眼,在太空文明等級不算高的星球內的,卻是曾經聲名顯赫的……不過已經是很久很久遠之前的事情了。在這個公元3000年代,他們不過是宇宙聯盟其中一粒成員星體的子民而已。他們必須遵從宇宙聯盟所訂下的生活規條,當中包括財富,和配偶的分配方法。

在聯盟星球內絕大部份子民的配偶,一律由中央指揮星內的超級電腦進行分配,子民不得異議。

不過在這個小行星內,竟然住有一對癡侶,例外地獲得了豁免。中央指揮星容許他們自由地相愛下去,無需被拆散後再另行分配。而事實上,他倆亦絕無可能讓中央指揮星拆散,只要中央稍加施壓,他倆就會毫不猶豫,立刻雙雙的殉情去。在他倆眼中,宇宙間所有的俊男美女都不值一文。

的確,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分開他們。一千八百年前在人間如是,被封神後移居到這小行星也如是。即使將來,再遇上了什麼大風大浪大劫,又或者給十等武器轟擊也好,毫無疑問會繼續他們那至死不渝的深情。

經過十六年終南山一別,一起經歷了襄陽城大戰,彼此的身體嘗盡了當世劇毒。還有的是,因妻子的童貞被那臭道士奪去後的種種誤解和心結…………幸好有情人最終能開花結果,在擊退了蒙古入侵大軍後,他倆過著平靜甜蜜的隱居生活,直到一百歲作古之時。

猶如神蹟般玄妙的是,兩人離世的時間,竟相差不到一個時晨。

仙遊後不像一般凡人,先要經過奈何橋,更從沒被灌過一口孟婆湯。他倆先後被安排送進了一台紫色儀器,一注香的時間就到達他倆現時居住的小行星。

原來這小行星,住進了不少被後世地球人稱為神的萬人景仰人物。例如三國時代的一代武將關雲長,因其忠義而被封為忠神。又例如比他倆稍早年代的鐵面無私包青天,因其堅守法治精神,不懼皇親國戚,強權強勢,而被封為法神。

其餘響噹噹的人物,例如同樣是南宋時期,被奸臣秦檜所害的名將岳飛,還有跟他差不多同一命運的明朝大將袁崇煥。

至於他倆,因為這種堅貞不屈的深情,深深感動了當時這小行星的封神大臣,雙雙被封為愛神,後來還有大家熟悉的邱比特,也有同樣的封神。

他倆正正就是,在南宋時期大名鼎鼎,被百姓尊稱為神鵰大俠的楊過,還有他的唯一最愛小龍女。

[ 本帖最後由 天痴 於 2017-4-21 05:43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美女 武器 電腦

回覆 引用 TOP

一束幾使人雙眼變瞎的大紅色眩光爆燃過後,伴隨著轟隆轟隆的巨響,撩擾起的煙霧歷久不散,要到了不知多少過小時後,才能隱約看見地面被炸開的一個大洞。

煙霧趨薄,漸見大洞原來位處於一個萬丈深谷之內,四周本來連綿圍繞著多座超過海拔一萬公尺的高山,但經過剛才那束高能量紅光轟擊之後,各山峰頂已經崩塌下來,呈暗紅色的沙土,厚厚地堆在大洞旁,那些久久不散的煙霧,明顯是這山崩所做成。

楊過和小龍女的靈魂,得天獨厚的被移居到這小行星之後。除了被封為愛神之,更可以還原肉身,和保留著他倆深厚的武功。

而過兒在生時,被郭靖大女郭芙砍掉的右手,也一併復生過來。

他倆剛踏進這星球之時,這小行星已經被收歸進宇宙聯盟,並跟其他成員一樣,奉行新共產主義。即星球上所有生產和服務由智能員工負責,所賺取的收入由肉身人均分享有。

兩人不用工作謀生,自自然然擁有大量的空閒時間。除了調情或沉醉於魚水之歡,剩下的時間,就是用來習武練功。

但有一點遺憾的是,根據宇宙聯盟訂下的法則,被封神的子民,都不能擁有子嗣,在封神時,兩人都先後被廢去生育能力。

不過兩人都不以為然。而由於封神最大的得著,是可以長生不老,兼能夠還原被封者二十五歲時的容貌。於是,兩人快快樂樂的,不知不覺就快活過了一千八百餘年。

一千八百多年的武學修煉,功力的增長自然不在話下。現在,無論是過兒的黯然銷魂掌,或者是姑姑的玉蜂針,已經達到宇宙聯盟武器威力度的第六等。

先作小小的簡介,這個總共有十等的武器威力度,是整個聯盟堶情A所有成員一致認可的武器威力量度單位。威力度的第一等,跟一千年前在地球上的其中一個洋洋大國美國,於戰爭時,向另外一個小國日本所投下的兩枚原子彈威力相若。而每上升一等,威力就比先前的等級增加了足足一百倍。

由於宇宙聯盟已經一早探索得悉,整個浩瀚的太空,擁有不少於一千個跟聯盟相類的文明群組。儘管絕大多數都是和平善良,但樹大總有枯枝,有一小撮是立心不良,具有吞併其他聯盟的野心的。有見面對著潛在威脅,因此例外地批准國民,可以私下擁有武裝力量,以備不時之需。

但為避免民間私有武器威力過大,影響聯盟的管治安全,一般普羅大眾只能擁有最高極限第三等的武備。不過,若是被封了神的話,可得到限制的豁免權。由於他倆早已被封,因此修煉武功的威力,沒有任何限制。而大家也很容易的聯想到,這個小行星正擁有著全聯盟最強的武裝力量。

而兩人的修煉已經精進到了第六等,而這個級數,在這小小星球上,除了關公,已經無神能及。

這一千八百年來,聯盟上各成員,除了那個在八百年前被收復,戰火連天的兩人故鄉地球之外,都是一路過著和平富足的生活。而他倆移居到小行星之後延續著故有的不問世事心態,對地球一路以來的變遷也不聞不問,漠不關心。

但冥冥之中總有主宰,也許是太久的安逸,使得上天不自禁的要玩弄他倆為樂,他倆很快就要面對一千八百年以來,最嚴峻的感情考驗,兼且一些他倆早已遺忘的,在人世間的恩怨瓜葛的續篇。






回覆 引用 TOP

身為過去的小說迷,我不能不說我被這個題目吸引住了。



回覆 引用 TOP

「龍兒,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剛才感覺到你的真氣不大流暢,你看那些崩塌下來的沙土,並未完全粉碎,好明顯被雜念影響到真氣的併發。」

過兒對愛妻的不對勁,顯露出久違了的擔憂。

「我也不知道,只是心裡有一種奇特,難以言喻的不安感。這感覺,千百年來也未嘗試過。」

「那就不要理會了!也許你睡不好,未夠精神吧!」過兒心媕Y也覺得這個生硬的安慰,有點牽強。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出較為合理的言辭。

兩口子還在苦苦思量之際,耳邊的微型接收器同時收聽到遠在一百光年外中央新聞廣播系統的特別新聞公告,獲告之太陽系的成員,包括地球,正受到一股不明來歷的黑色煙霧所籠罩。而據位處地球平流層的探測儀傳送回來的報告,那些煙霧的合成分子元素,從未在成員星體中出現過。新聞報導最後強調,中央系統正密切監察太陽系被煙霧侵襲後,會否有任何不良影響。

一路以來不問世事的他倆,對這椿新聞有著一股莫名的關注。一來這事情牽涉到他倆的故鄉,二來小龍女剛才的不祥感,正正在這事件發生之時出現。

「過兒,我們的安樂日子,是否很快會完結?」連她也無法理解,自己因何有這樣的擔心。

「龍兒,有我在你身邊,安樂日子一定會直到永遠,別擔憂。」過兒說罷後,不期然感覺到自己語氣極不堅定。

過兒運用腦子裡的腦電波叫賣器,叫了一些外賣果腹。兩人看見美食後大快朵頤,漸漸地忘卻了先前那些不尋常的感覺,和那椿黑色煙霧侵襲事件。

不知不覺間又過了好一段日子。某天正當他倆寛了衣,修煉著玉女心經之際。接收儀又收到了一個召喚訊息,這個竟然是來自中央系統的語音訊息。

他倆獲告之太陽系自從被上次那些黑色煙霧侵襲之後,成員星體的肉身人,基因出現了一些特殊的變化。當中基因序列中,原本由基因手術內所植入的基因改良密碼,突然無故地消失了。而事件的後果是,肉身人開始在意念上,出現了一些反新共產主義的思維,和脫離宇宙聯盟的想法。尤其是地球人,先前被基因手術消滅的不良性情,例如貪婪,自私,妒忌奸佞等等,竟伴隨著重新出現起來,好像還原到地球未被收歸到聯盟的模樣。

而他們更開始有所行動,例如偷偷重新設立證券交易市場,和恢復一些博彩行為。

中央系統一路懷疑是其他星體聯盟的入侵技倆,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查得出是那個聯盟所幹的好事。

對於不問世事的他倆,著實不知道什麼是證券市場,什麼是基因,宋朝以後地球的變化和科技的一日千里,只是一片混沌。

但訊息最未段,卻使得他倆清晰地震顫:

「聯盟命令你們,立刻返回地球協助調查。」…………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電視劇版神雕俠侶也係非常經典


實用相關搜尋: 電視

回覆 引用 TOP

「過兒,為何千千萬萬子民,還有那麼多封神不選?偏偏要選中我倆呢?這些跟過兒一起的日子,再過千千萬萬年也不會膩。」龍兒臉上明顯表露了憂懼。至於過兒,亦只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和緊緊地摟著愛妻。

「過兒,我們索性不去理會吧。畢竟我們已經封了神,若果我們堅持不去的話,難道中央會把我們貶為庶民?大不了大打一場!」

畢竟他倆活在神仙國度太久了,對於違抗命令的後果,小龍女的腦袋實在沒有任何分析的概念和能力。

「好的龍兒,你說不去就不去。這裡不容我們,難道我們不可以去別處嗎?」

可惜他倆的想法,只不過是一廂情願,經過中央三次的催促訊息未獲理會之後,系統派出八名機械戰士到小星球,準備拘捕他倆,並押解他倆到中央法院受審。

宇宙聯盟對於任何違抗命令的,不論是人還是封神,最高可判處死刑。

不吃人間煙火的俠侶,自是沒法得悉這是個天大重罪,更何況已經修煉到身懷絕技?因此對於這八位在某個下午從天而降的不速之客,也沒有多大的懼怕。更從容不迫的,從劍室之中,拿了兩把激光劍出來。

這兩把激光劍一紅一紫,甚是奪目,當注滿了能量的時候,更會閃起了兩個中文字:

君子,淑女。

那八名機械戰士同時間也掏出了懷中的激光炮,瞄準了那對擺起了戰鬥姿勢的俠侶。

為首的,應該是機械戰士的首領,來一個先禮後兵,先嘗試游說一下他倆,回心轉意去服從中央系統的命令。不過那平呆機械化的聲線,只使得兩人感覺煩擾,完全無法被打動。

楊過始終覺得中央系統,畢竟是有恩於他倆,若果不是被封神的話,兩人死後的靈魂除時被安置到兩個相距十萬八千億光年的不同星球。因此不想一下子就反臉大動干戈,於是留有餘地的打斷了機械戰士的勸言道:

「我倆兩千多年前,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才可以在一起。一早已經向彼此承諾,生生世世永不會再理會塵世間的任何事情,永遠的相愛下去。承蒙中央系統的厚愛,使到我們得了永生,永永遠遠可以一起。這大恩大德,永世難忘。若中央系統有任何要差遣的話,只要我倆有能力辦到的,自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計。可惜的是,這次的差遣,遠超了我倆的意願,我倆實在不想再重踏繁塵俗世,更加不願再次分開經歷苦難,即使分開一個時辰也不能。況且我倆能力低微,恐怕有負所托。我想,還是另找高明吧!」

那個機械戰士首領,似乎還沒理解到過兒那些客套話的含意,那血紅色的眼珠正不住地轉動,應該正從中央系統資料庫中,尋找過兒說話的意思,而其餘的七個戰士也呆立著不動,靜待這一步指示,周遭氣氛正在凍凝著。

但這靜默的空氣很快就消失掉,那位首領竟在毫無先兆之下,向他倆連環發炮…………






回覆 引用 TOP

過兒以一套「仙女散花」劍法連消帶打,令人眼花撩亂的劍氣將炮彈一一擋住後,再向四方八面反彈。在連綿不絕爆炸聲之後,八位機械戰士頓成灰燼。

起初過兒還希望以對話去解決這突如其來,意想不到的紛爭,但現在的局面似乎一發不可收拾了。

說時遲那時快,天色火速變得漆黑一片,一堆像蝗蟲般難以估計數量的機械戰士已經密佈滿天空,炮口一致對準他倆。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難道你已經忘掉了這句教誨嗎?」另一把男聲雖然仍舊地機械,但一字一句卻突教過兒的心底莫名的震攝抽搐。

那是當日在人間時,郭伯伯對自己的肺腑訓誨,想不到中央系統會在一千八百年後,將這教誨作為游說自己的工具。

過兒洩了氣地垂下了君子劍,身體更不由自主的軟癱下來。旁邊的龍兒臉有難色地瞪著愛人,似乎害怕他最終會被說服。

「你們不過是害怕分開,不能相見吧!那跟我們相討就行,何必這樣小題大做要對抗中央呢?知不知道違抗系統的命令是死罪一條?」星體廣播系統繼續擔當說客的角式。

其實他倆最擔憂的,除了是有可能再被分開之外,更甚的,是再度遇上一些難以預計的凶險,稍一差池的話,就有可能永遠無法再見到對方。儘管他倆修煉了人間所謂的絕世武功,但無論怎樣不吃人間煙火都好,他倆也不多不少的知道在浩瀚宇宙間,有著無數深不見底,遠比兩人強大的武裝力量。

對於女方來說,還有更重要一點,就是不想再次面對凡間的爾虞我詐。即使經過了一千八百年,但小龍女仍然無法完全拔除心中那根被焊死了的刺,那條被那個無恥全真道士所植入的刺。

她受夠了凡人的狡獪,但也深明過兒的俠義心腸,並未被時日沖刷掉。她瞥見過兒的眼神在重聽了這郭伯伯的教誨後的翻天覆地轉變,心中即時作了一個連自己也深覺不明為何的決定。

「過兒,你就遵從中央的命令吧!不過,只有你自己去,我不會跟隨你去地球的。」語調輕輕,卻冷若冰霜。

不論是楊過,又或者中央系統的說客,對於她突然的建議,均覺得萬分莫名。

「龍兒,你在說什麼?」過兒對於在這危急關頭,愛妻竟然說著這樣的話,一股無名怒火湧上心頭,難以理解她會突然置自己於不顧。

「過兒,我知道你只是因為不想跟我分開,才抗拒系統的命令。你根本是想返回地球看看對嗎?」

對於她的猜測,過兒也無法完全否定,畢竟是關乎於整個聯盟的安危。將兒女私情置於社稷安危之上,心裡仍覺有點說不過去。

「好!就照你的建議做吧!」系統對龍兒的提議,率先一口答應。看來中央相當看重楊氏這一對在這偵查行動的作用,非要他倆任何一個協助不可。

「過兒,如果想快些再見的話,儘速完成任務吧!」聽到龍兒這番說話之後,過兒腦海突然間閃過龍兒是否跟中央系統合謀的念頭。不過很快就打消了,兩人情深意重,難道龍兒會幹些隱瞞自己的事情嗎?

「好的,過兒就照龍兒吩咐。」

小龍女眼神閃過一絲失落,冷然地回應道:

「保重!」

千百年來那段本來白壁無瑕,清澈見底的深情,突然之間被蒙上了一層濃濃煙霞。

過兒滿腦子都是疑問,正想把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作較深入整合思量之際,眼前突然間一黑,瞬間陷於昏迷狀態…………






回覆 引用 TOP

一片嘈雜和分不清是人還是其他東西發出來的喧嘩聲,將昏睡了不知多久的過兒弄醒過來。張眼四看,周遭都是平生從來未見過的情景:

四圍包圍著跟天比高而又巍峨流線的巨型建築物,而在身旁一輛跟一輛電速般擦身而過的,遠遠比以往所看過策騎過的汗血寶馬又好,甚麼甚麼稀有快馬又好,完全是望塵莫及,完全是快得不見首尾的飛行物體。還有身旁的男男女女,木訥冷酷的表情伴隨著急得像要見至親至愛最後一面的步伐,儘管自己橫躺在這路中心,但對自己視而不見。

第一時間自然想起摯愛的龍兒,但他連聲大叫大喊,也無法得到愛妻的回應。

在思維極度混亂之際,冷不提防被一台飛行物體所碰撞到。慶幸的是楊過的內勁和輕功超群,被飛行器撞到之際,體內立即運勁護住了重要器官。那股強大的真氣再加上借力翻了幾個筋斗,抵銷了大部分的撞擊力量,只弄得手腳些微瘀腫。

過兒本想作過反擊,以黯然銷魂掌轟擊飛行器。不過那台飛行器立刻停了下來,一位女孩更從飛行器伸了出來,之後帶著抱歉不安的樣子急奔到過兒跟前。

奇怪的是,那女孩的眼神,竟懷著一種不明的情意和期盼。當四目交投之際,過兒也泛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識感覺,好像重遇一位久別重逢的朋友般。

「你怎麼不留心交通呀?不撞死你算好彩。」這位外表斯文,眼珠清明的少女竟然惡人先告狀。

但對於千多年來不吃人間煙火的他來說,除了聽得出她的語氣帶點薄責,還有是她那濃烈江南口音之外,什麼叫做交通,這飛行器有什麼作用和有幾大殺傷力,腦子內只是混沌一片。

「要帶你去驗傷嗎?剛才那一撞非同小可。」想不到她的語調立即來過一百八十度轉變,變得溫柔體貼。

過兒只搖搖頭回應,心裡盤算著,不能被她知道自己不是這裡的人而節外生枝,索性少說一點話,以防露出破綻。

「我還是帶你去醫院吧!」冷不提防那少女一手緊握著楊過的手,還想把他扯上飛行器內。

過兒的手掌感受到這少女的一握,竟然有一股深厚的內勁激滲射出來,心裡一怔,提起內勁就反手一甩。

那少女絕非泛泛之輩,但跟楊過的功力相比之下,就像兔搏獅子般的對比,試問那能匹敵,手腕劇痛之下,只能鬆手。

「傻蛋!我叫你上車就上車啦!你還是當年的傻蛋!」

傻蛋這兩個字,把過兒推進一千八百年前的回憶深淵…………




回覆 引用 TOP

待思緒稍稍返回身處世界的時候,過兒已經置身於飛行器內。那飛行器如脫韁野馬般的疾馳,很難看得清身邊擦過的景物。

過兒泛起了點點好奇,打量一下身旁的女孩兒,看看是甚麼的模樣。

儘管啟動了近乎百分之百安全的自動駕駛系統,但女孩似乎對這發明了不知多久的系統心存疑慮,打醒著十二分精神,全神貫注的望向前方有否障礙物,對過兒突如其來的子細打量完全沒有一絲兒察覺。

臉頰圓潤,膚色白哲,頭髮卷曲的她,穿著一套深黑色無袖連身低胸短裙,露出一雙略為瘦削,雪白而緊合得滴水不漏的大腿。但由於頭只自顧直望前方,過兒只能看見她的側面面龐,仍未摸得清楚她到底是誰。

但過兒仍不禁的心神盪漾。移居到小行星的他跟龍兒,千年來仍依舊保留住南宋時代的衣著,尤其是龍兒,永遠都是純白色的一套衣裳。古代人衣著保守,手臂和大腿自然是長期被遮蔽,除了要親熱,平時是很難看得見這樣大面積而又貼近重要部位的肌膚。

身旁女孩的穿衣,對於過兒來說絕對是過分的暴露,腦子不受控制的泛起一些非份之想。

不過這零碎的非份之想,很快就被龍兒的惦念所取代了。這一刻,過兒掛念得要死。

飛行器很快駛進了一所座落於郊野深谷的白色三層建築物之內。過兒對四圍環境心生好奇,不待停定就飛快跳出飛行器探索過夠。

不過女孩似乎有所避忌,立刻拉住了過兒的手,再悄聲耳語叮囑他別太過張揚,之後更拉拖他進入建築物內,待那自動門關上之後,才輕輕放手。

「這裡是什麼地方?」

過兒出奇不意的把頭伸到女孩面前,略帶輕佻的提問。女孩未料他有此一著,被弄得滿臉通紅,神態顯得嬌媚可愛。

過兒盯住她的紅臉,突如其來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跟她更絕非泛泛之交。他依稀記得曾經認識過一位年輕女子,常常稱他做傻蛋,更曾經跟自己出生入死。他不停地想呀想,依稀記得那女子的性格,好像比較活潑外向,不似得眼前這女孩的含羞答答。

「你是誰?為什麼帶我到這裡?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過兒見她只懂害羞沒回應他的提問,不知從何而來的一股急燥,變本加厲連珠咄咄,本來已經垂下頭的女孩顯得更加窘迫,身子變得像一千年前的原始機械人般的笨拙。

「我…………是……陸……無雙……」…………



實用相關搜尋: 安全 手臂 頭髮 發明 短裙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楊過對於陸無雙這名字,無疑有一種熟悉感,但畢竟年代太過久遠,印象已經很迷糊不清。

「你真的記不起我?那麼程姐姐呢?」女孩提問的神情顯得不悅。

「程英?」過兒不知從那堥茠滌O憶,衝口而出。

「還是姐姐重要點,那就算吧!」女孩咬緊了下唇,斜睨了楊過一下。

楊過跟小龍女朝夕相對了一千八百年,除了愛妻以外,已經沒有接觸過其他異性,因此對其他女孩的心事洞察能力,可說是完全廢掉了,那自稱陸無雙的女孩為何情緒驟變,著實是糊里糊塗。

不過對他自己來說,程英這名字的確有較深刻印象,但跟程英有個什麼關係瓜葛,還需要多花一點時間回憶。

那位陸無雙沉默下來,沒再跟他說話,只顧自一個搶步的衝進前面一間房。楊過想弄清楚來這裡的目的,以及想立刻得悉剛才那些提問的真正答案,於是停了腳步,並未跟她進內。

「你怎麼了?你會怕我害你嗎?難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真的是那麼微不足道?連姐姐也比不上?」

「還是算了吧!你進來,我帶你去一處地方,之後一五一十的告訴你你想要知的東西後,以後就讓姐姐在你身邊協助你,我完成這個最後任務之後就會自動離開。」陸無雙無端白事眼泛淚光,弄得楊過不知所措。

陸無雙深情依戀地瞥了他一眼之後,身影逐漸煙沒於房間內。過兒的腦海一下子凝固,只能繼續跟隨住她進內,那房子的自動閘門隨他進入後極速關上。

那房間看來相當偌大,極目更完全看不見盡頭。不過房子兩旁被一些深厚的黑色膠狀物體重重遮蔽,完全沒有一絲隙縫透光,只騰出僅能容納兩人並排而行的通道。

儘管房子好像被圍得密不透氣,不過室內被天花板上無數的強火數燈泡所照耀,而陣陣涼風也從四方八面滲出,環境尚算舒適通爽。

陸無雙突然運起輕功加快了腳步,稍稍拋離了楊過。但過兒的輕功功力始終遠比她深厚,不消十秒的光景就已經迎頭趕上去。兩人無言地一先一後的疾行著。

本來燈火通明的環境漸漸變成黑漆一片,而在漆黑之中感覺到有些冰涼的水點濺滴在頭上。抬頭仰望,一排排類似鐘乳石的東西正倒掛著,水點估計是從那兒掉下來。

陸無雙緩緩放慢腳步,突然間乘楊過不察之際,回身把過兒緊緊摟住…………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天花板 房子

回覆 引用 TOP

過兒沒料到她竟有此一著,整個身子像被點穴般動彈不得。然而陸無雙那醉人自然的體香,以及她那豐滿的胸脯的擠壓緊迫,使得人不由自主的有些蕩漾。

「等了你一千八百年才能重遇,但想不到你竟然變得這樣的冷酷陌生。我……我……真的很心痛……」說罷更痛哭失聲。

「我……我實在是……」過兒不懂安慰,只懂胡亂地砌詞。

陸無雙抬頭看著楊過的傻模樣,立刻破涕為笑,更輕輕的在過兒耳邊重複地低吟著:

「傻蛋!」

她輕牽著過兒的手前行,沿途更不住的依偎在他肩膀上。但為避免再次觸動到她的情緒,過兒只好任她擺布。

行行重行行,前方開始透出了點點的光線來。他倆很快踏進了一所設置了大量不明儀器的房間內。

「姐姐,我們的楊大哥來了!」

坐在一張大班椅子上的長髮少女立刻站起身,回頭怔怔的盯住楊過。不過當她看到兩人的親暱,立刻將頭垂了下來。

陸無雙嘴角露出一絲得勢的笑意,更像是想炫耀般,本來繞著過兒右臂彎的左玉手,比先前更黏得更密不透風。

剛剛有點窘迫的程英見狀,反而以落落大方回應。她躬身帶笑的再跟楊過點頭打招呼之後,就殷勤地跑進房子角落的茶水間內,泡了兩杯香濃咖啡,遞給剛走進會議室的兩人。

陸無雙再度把頭枕到過兒的肩頭上。但這一次過兒竟當著程英面前,不留情面推開了她。

「你胡鬧夠未?」楊過明顯的生氣,嚇得陸無雙立刻縮避到一角。

「大哥不要怪三妹吧,她太掛念你才會這樣失儀的。還是先試試我沖泡的咖啡吧!」程英成功打了圓場。

過兒的腦海突然閃過了不少過往的片段,當中不少更跟面前的兩位女孩有關。

「你是否當天在終南山上安慰陪伴我的那個程英?還有亂石陣之役,你參與其中嗎?」

程英微笑的點頭,但剛被過兒嚇了一跳的陸無雙,又忍不住醋意大發。

「楊過,你曾經跟我成過親的。還有那一次替我駁骨,你是第一個看我肉身的男人。」

程英又含蓄地一笑,而過兒經她提起,也終逐漸記起這一小事,但只覺得啼笑皆非。畢竟發生這些事情的時間太久遠了。即使現在終於能夠記得起,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三人實在很久沒見面,躲在這會議室內或談談近況,或說說過去,也不知道寒暄了多少時日。

原來兩位金蘭表姊妹,經過多次在不同星球的輪迴轉世,又重返到了地球一起渡過這一世。而更巧合的是,之前的每一世她倆總會在某時某地遇上,可說是不知多少世修來的緣份。

還有一樣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先前的十世,她倆從沒有涉足婚嫁,跟伴侶的關係總會因某種原因而告終。

當然,她倆怎麼想也想不到,為了執行宇宙聯盟指令的任務,竟然可以再跟十世沒見過面的楊大哥重逢。陸無雙性格直率,不能自拔的一次過將對楊過的深情傾瀉出來。即使是內斂的程英,也難掩心中的興奮,說話變得滔滔不絕,語氣竟滿情意。

過了不知多少個光景之後,三人都覺得有濟濟五臟廟的需要。於是程英揮動食指,開啟了虛擬電腦系統,準備下指令給辦公室廚房內的智能機械廚師,炮製一頓豐富的美宴。她還打算在大家大快朵頤之際,告訴楊過這項任務的前因後果,和中央系統一定要指定他和小龍女擔當這一要任的原因。

但當三人在虛擬屏幕前,商討吃什麼東西之際,突然間一聲巨響,四周漆黑一片…………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咖啡 房子 電腦

回覆 引用 TOP

噸計的天花石屎應聲倒塌,幸好三人都是武林高手反應過人,輕易地躲開了迎頭重擊。

不過倒塌的巨響似乎完全沒有終止跡象,嘩啦嘩啦的繼續從四方八面傾湧過來。楊過雙手立刻打劃了一個類似太極陰陽符號的手勢後,一聲大吼,眩目紅光從雙手手心幅射出來。

本來將要把他們活埋生葬的萬噸計沙泥,瞬間被過兒的防護罩轟得老遠,還築起了一所足夠容納五十人的密室。

「姐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妹妹,你帶大哥來的時候,有否探測到附近有人跟蹤?」

「我當然有探測過啦!我會這般糊塗嗎?」對於姐姐的反問,直率的無雙表示了明確的不悅。

「妹妹,我不是要質疑你是否有疏忽。不過,我們的行動的確不容丁點的錯漏,我肯定有人不知道用什麼手段,得悉我們這次極度機密行動,相信這是他們策劃的攻擊把我們活埋生葬。」心思較為慎密的程英,眼神閃過一點憂慮。

儘管過兒轟開了一所闊落密室,不過厚厚的沙土隔絕了所有的新鮮空氣,密室很快變得異常焗促,三人腦海漸變混沌。

「楊大哥,合我們三人之力量,我們可以離開這裡嗎?」兩姊妹幾乎同一時間提問。

楊過發勁再轟出一掌,製造了一個大沙土洞後,禁不住鎖緊了眉頭。

「情況不妙,堆疊的沙石太厚了。以我現在的功力,本來還可以轟出一條生路。但問題是,你倆也會跟著化成灰燼。我們久別重逢,難道要我眼白白看著兩位好妹妹葬身於此?」

兩位好妹妹同一時間臉變土灰,雙手掩面。

「想不到……想不到跟大哥……我以為我可以跟大哥好好相處,並肩作戰……鳴……」陸無雙倒在楊過懷中,已經哭成淚人。

「與其三人白白犧牲,倒不如讓楊大哥逃生。因為只有楊大哥,才能夠有能力跟老毒物等人周旋到底。妹妹,我們不要誤了大事。」

「你說的老毒物,難道是歐陽鋒?」

程英覺得是時候告訴大哥任務的真相。但為了要爭取時間,避免三人同時缺氧而死,她只粗略概括的敘述一下。而早已不吃人間煙火的楊過,對於她說的什麼什麼借光復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為名,想稱霸宇宙消滅聯盟為實的陰謀,他還無法清楚理解。

他只知悉過往認識的人物,包括尊敬的郭伯伯郭伯母,洪老前輩,黃老前輩,老頑童等後世,正身處宇宙的另一端。

至於老毒物,金輪國師,以至李莫愁,梅超風等在宋朝時的敵對人物,正正就是剛才程英所提及的侵略者的骨幹成員。想不到一千八百年後的今天,他們還繼續擔當著這一天敵的角色。

而郭伯伯等人一早得悉他們的陰謀,更派出援軍攔截,意圖粉碎這一大陰謀。雙方更在距離地球一百萬光年附近的一個星系內交火激戰。但可惜,郭伯伯等人低估了敵方的力量而節節敗退,元氣大傷,最終只能撤軍退守,重整旗鼓。

不知不覺間缺氧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三人已覺得天旋地轉,意識漸趨迷糊。

「楊大哥,事不宜遲。快點動手吧!難道你不想再見大嫂嗎?反正我們已經過了十世後才重聚,也許到下一世又可相聚呢!」程英語調輕鬆,但神情顯得相當之凝重。

楊過心有不忍,呆望她倆抱頭長嘆。

「大哥,你不忍動手,就讓我來吧!」陸無雙突然間運勁,一閃之間她和程英,已經被一團深紅色光球緊緊包圍著…………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不要這樣!」可是過兒已經阻止不了她倆已經啟動的自我毀滅程式。

就算如何不問世事,但對於這項宇宙聯盟允許的自殺方式,早已從龍兒口中得悉。

轉眼間兩人已經化為灰燼,過兒望著這堆剛才還是活生生有講有笑,現在變成黑色的死物,心中不禁有點戚戚。

比劃了兩個大圓圈後大吼一聲,本來團團封圍住,弄得伸手不能見五指的沙土,一轉眼就被轟炸開一個大洞,耀眼陽光正好位處於大洞口中央,使得躲藏在黑暗已久的過兒眼睛刺痛,無法抬頭。

儘管洞口距離洞底的垂直距離超過一百公尺,不過對於輕功過人的楊過來說,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他一躍就輕易躍出了洞口。

躍進地面之後,過兒仔細打量四周環境,入目處盡是四面環山,而山的佈局,有一種似曾相識感覺。

過兒心中正惦念著龍兒,無暇欣賞這風景如畫。他再次運用輕功,爬上了後面一座相對較矮小的山丘,希望可以找到出路,跟愛妻重逢。

很快就上到了山巔,可是極目遠望的,還是連綿不斷的山脈,而且遠遠高於剛從洞口出來時所見的群山。而這一刻他才感覺到肚子大力打鼓,喉嚨乾涸得猶如置身沙漠,心跳也變得劇烈起來。

過兒心中盤算,以現在的體能狀態,未必能夠成功攀過重重山巒,況且根本不知道所處的位置。倒不如尋找一下附近有沒有水源,和能夠果腹的東西。

隱約聽到有些流水淙淙,往左方望去,果見群布在不遠處飛濺,立刻急躍過去,解燃眉之急。

清澈見底的流水,使得過兒精神振奮。見四周無人兼空氣清爽,索性脫光所有衣衫,躍進水中暢泳一番。

冰涼溪水使得過兒疲勞盡除。在小行星內,他從沒見過此等醉人美景。他意識到,這裡本來就是他的原居星球,只不過是第一世離世後,被移居到小行星封神。

「怎麼不跟我一起回來?」程英只粗略告之自己這任務的目的,但還沒解釋因何原因龍兒不跟隨來,就自行了斷了。腦海再次泛起重重疑問。

也不知泡在水中多久,當正準備上水的時候,嚇見一位穿長裙少女,正站在溪邊自己的衣衫旁,含羞答答的偷看自己放肆的祼泳…………




回覆 引用 TOP

過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一頭插入水中。而女孩也似乎相當之尷尬,掩面轉身。

而空氣凝住了不知多少時間。

「不好意思,你可否行遠一點,讓我先穿好衣服。我真的不知道會有人出現,真的不好意思。」

「楊大哥,我是特意來找你的,我是公孫綠萼。程姐姐告訴我你們被困,我立即趕過來看看。」聲線柔弱,背著楊過的她越走越遠。若非四野寂靜一片,她的聲線根本難以聽得到。

畢竟已經重遇過程英和陸無雙,過兒這一刻已沒有特別的錯愕。只是沒想過重遇的場面會這麼尷尬。

楊過乘著她行得老遠,立即跳上溪邊趕快穿衣,但一上來,才想起沒有毛巾可以擦乾身子。

「妳有毛巾可以讓我擦乾身子嗎?」過兒雙手掩住重要部位揚聲。

只見綠萼輕盈的走到一台儀器前,打開了儀器後端的小箱子後,取出了一枝類似手槍的物體。

「楊大哥,現在沒有人用毛巾了,大家都用這枝快乾槍的。」她左手掩住雙眼跑過來,以那枝快乾槍對住了楊過,噴了些煙霧之後,過兒的身軀變得像從未沾濕般。

「楊大哥,你挪開掩著下面的雙手吧!那裡還未噴乾的。」楊過不知道她如何得悉自己正掩住重要部位,不過站在面前的,是一千八百年前為救自己而丟失性命的好女孩。過兒一想到這裡,立即挪開雙手任她處理。

她把頭移正過來,但立刻閉起雙眼,之後才開動槍枝。

那槍吹來的噴霧,感覺上跟先前噴向身子其他地方的有所不同,相對較暖和舒暢,使人身心鬆弛。他望向眼前臉泛紅暈,鵝蛋臉兒的綠萼,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恩和暖意。

「可以的了。」綠萼關掉快乾槍,之後還貼心的從地上撿起過兒的衣服,然後幽幽的道:

「你的衣服很骯髒了,我替你清洗一下。」

說罷快步走到儀器前,又從箱子淘出另一八寶。那像一台一千年前相當流行的電腦掃描器,她把過兒的衣服放進那台八寶,按了一個掣後,就將蓋子關上,過了大約兩分鐘後打開蓋子拿出衣服,只見本來被汗漬弄得發黃的衣物,變得光潔如新。

「謝謝妳!」綠萼本想轉身,將衣服送遞給楊大哥。但剛才楊大哥的聲音非常接近她耳邊,嚇得她垂低了頭,不敢說話。

「妳還是這樣的善良。」楊大哥的聲音明顯遠去了,但綠萼還是害怕一張眼會看到赤條條的楊大哥,仍未敢打開眼瞼。

「穿好衣服了!」楊大哥跳到綠萼跟前,還小孩心性的用兩頭手指撐開綠萼的左眼瞼。

這時綠萼終於鼓起勇氣張眼,看見久違了的俊臉,心中卜卜亂跳。

經過短暫的沉默,還是由楊大哥打開話題。他重複問她這項任務的源由,所得知的和程英所描述的大同小異,而綠萼同樣地被委派執行任務,回來地球後跟程英和無雙緊密聯系。當她得悉兩位好戰友不幸魂斷絕情谷之後,不禁悲從中來,淚如雨下。

楊過輕摟她以作安慰,但她低聲地回應了一句話:

「原來除了我,她們也可為你而不要性命!」

楊過心中湧出了強烈的內疚感。他實在不知如何補償她們,又或者還有沒有機會補償給她們。

綠萼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過兒想起了一些問題,準備問她,但見她這樣疲倦,也不好意思弄醒她,就讓她睡醒後再詢問。而過兒也漸覺眼瞼沉重,也跟著倒頭睡了。

但過不了多久,一把使人毛骨悚然的女人笑聲,驚醒了正沉醉於夢鄉的過兒和綠萼…………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衣服 電腦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好一對狗男女,師妹真的是有眼無珠跟錯了人。這小子一返來地球,就立刻找舊相好鬼混!」

右手拿著塵拂,但美豔依舊的李莫愁,以凌厲眼神,盯著她有所誤會的所謂狗男女。

「本來要殺你們,我還會有所避忌,怕師妹會痛心難過。但現在看到你們這模樣,我可以肆無忌憚清理門戶了。」

李莫愁不待他們回應,就率先發難。她從手中施放了無數密集的暗器,如像被惹惱的群蜂般,直噬向過兒與綠萼。

危險關頭,過兒立刻以真氣運了勁,築起了厚厚紫色的氣牆,這大堆本來如狼似虎的群針一碰氣牆,一眨眼就化輕煙消逝。

不過群針的餘威驚人,儘管進不了過兒的防衛氣牆,但餘勁竟迫使得過兒狼狽的退後了好幾步。

李莫愁見楊過的真氣明顯被自己的玉蜂針消耗隊不少,立即乘勝追擊,以塵拂擊撲向兩人。

但李莫愁明顯地看輕了楊過身旁的綠萼。她處變不驚的運勁,一股深紫掌氣激射,就輕易的將李所緊握住的塵拂,震離到老遠之外。

李莫愁怒火中燒,發蠻的提腿踢向綠萼。不過綠萼似乎胸有成竹,偏身躲開那沉重一擊之後,掌心發勁還擊向李莫愁。

綠萼所發的掌勁兇猛異常,李莫愁大吃一驚,只能運起真氣,以手掌硬接這顯然無法躲開的攻勢。

兩掌相交,無盡能量從兩掌隙縫併發出來,使得兩人身後本來淙淙下流的溪水,如被龍捲風肆虐般,被捲扯上半空中。之後兩人不約而同地被內勁震跌地上。

剛剛在旁調息完畢的過兒,見機不可失,立刻雙掌運勁,一道刺眼紅光從掌心爆射出來,擦亮了已經步進黑夜的絕情谷荒野。而併發的能量,連身邊的小草也自燃起來。

剛跟綠萼交手後真氣耗盡的李莫愁,那能抵禦過兒的絕技?儘管她急忙運勁,但為時已晚,一聲慘叫之後,她全身只剩下了一副潔白的牙齒。

「想不到一千八百年後重遇,她就要死在我手上。」楊過把李莫愁唯一的遺物,埋在泥土堶情A之後雙手合十唸經。

「楊大哥,她現在不只是我們的敵人,更加是整個宇宙聯盟的敵人,關係於我們的存亡,所以不能有半點惻隱之心。」

楊過驚嘆最善良的公孫綠萼,也會說著這樣的話。一股寒意不禁從體內湧上來。

楊過施展了黯然銷魂絕技之後,引發了猛烈的山火,而火勢更不斷的蔓延,兩人被迫動身離開。

綠萼駕駛著跟先前陸無雙所駕一模一樣的飛行器,很快就逃離了絕情谷,返到了摩天建築林立的繁忙市區。

她在一塊空地泊好了飛行器之後,帶領過兒到前面一座偌大商場內的美食廣場,共晉晚餐。

綠萼在虛擬屏幕點選了一個二人套餐,不消五分鐘就來了一套兩餸兩飯的中式套餐。

名義上叫做二人餐,但份量卻少得可憐。過兒心裡嘀咕,這個套餐連自己一個人吃也不夠飽,更遑論兩個人。

「楊大哥,你吃多一點吧!我偷少少填肚就夠了。」綠萼回復了她一貫的溫婉。

「這套餐,不能稱為二人餐啊!是否攪錯分量呢?」

「光復資本主義,就會變成這樣的了,要吃飽吃好,就要有錢。」

「為何要這樣?」過兒自然不明她所指。

綠萼使了一個眼色,示意這不方便談論這些話題。兩人唯有不發一言的吃完這頓迷你餐,匆匆結賬離去。

「楊大哥,不如你來我家,我弄一頓豐富的大餐給你吃吧」綠萼又使了另外一個眼色,過兒知其心意,於是也一同回綠萼家。

綠萼的座駕飛馳於指定的飛航路線之中,但即使是全速飛行,也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到達綠萼的家。那是一所獨立屋,有點像絕情谷內那秘密機地。

泊好了座駕之後,綠萼在家中大門旁邊,按了一個按鈕後,才回到大門前。她跟大門低吟了一些話語之後,大門就立刻打開。

這所屋子不算特別大,大約七百平方尺左右,內放置了多台過兒從來未見過的不明儀器。綠萼又說了一堆話之後,一些虛擬屏幕又出現在眼前。

「你想見郭伯伯嗎?」也不待過兒回應,綠萼就接通了頻道。

一副敦厚,熟悉親切,但又滄桑的面容,猶如夢境般,出現在過兒眼前…………



實用相關搜尋: 牙齒 能量 商場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23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