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連載中...機戰系科幻小說)ENDLESS FLAME PROJECT–Alpha----已更新至第十七話



[隱藏]
「是呀!最初我來到這裡的世界也是這樣覺得的!不只是科技的發展異常,就連生命的進化方向也走向奇怪的方向…在我來到這裡前巨大機械人,宇宙殖民地什麼的根本連想也不敢想像的事情!那時在我的認知範圍裡魔法什麼的已經是我認為最不尋常的東西了!」賽克絲邊走邊說荂A對她來說早就已經不覺稀奇了。

「最初來到這裡的世界?」雖然對賽克絲來說只是很普通的事情,但命對賽克絲的話卻一點也不明白。

「是哦!我是來自其他世界的居民。本來的我只是超次元平衡管理局[4]裡的一名新人!因為任務而來到了這個世界,然後又因為某一個人踏入了這場可怕的戰爭之中。在那時的我認為這種力量是我的唯一,為的就是讓那個人看我一眼,但最終這種力量只是給了我一段讓人討厭的回憶…」賽克絲繼續的說道,命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聽蚆玊J絲的話。

「你說的某人,就是剛才的那個男人嗎?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命看出了賽克絲對那男子有點特別的情感便向她問道。 「這個我不想回答,能不要問下去嗎?…」賽克絲好像隱瞞茪偵簹漕獐芊C

「明白了!那我不就再追問了!」命看到賽克絲那不願意再回想起有關那人的樣子後,決定不再追問下去,兩人走到這道走廊的盡頭,在那裡的牆壁是由厚厚的鐵絲網組成,鐵絲網的中央有茪@道古銅色的金屬門,鐵絲網的後方漆黑一片的,命只能隱約的看到一些鋼纜和機械,應該是很古舊的那些工業用的簡便升降機。

「不過也正因為有這段經歷,才讓我有了和你相遇的機會,你讓見識到世界到底有多大,多得你我才找到了自己該走的道路呢!」在命注視茖熊L底的深潭的時候,賽克絲突然的再次說起自己的事情,賽克絲的笑容掩過了剛才那深深不忿的情感,看到她的笑容命才放心下來!

「道謝的話就往後再說吧!現在先想辦法活下去吧!」命笑茠獄★D後,便轉身望向那頭滿身鮮血的怪物一步一步的向茖滮H走過來。

「是呢!」賽克絲再次拿出手槍,兩人也擺出準備迎戰的姿態。

「吼!!!!」追來的怪物向兩人咆哮,怪物流蚨﹞f的唾液,張牙舞爪的向兩人撲過去,兩人往左右的散開躲過了怪物襲擊,賽克絲跑上牆壁上,在空中轉過身來,雙手握槍,把爆彈給擊出,擊中怪物的頭部並發生爆炸,命從爆炸的火焰中衝出來,一下下鈎拳擊到怪物的腹部,再一拳撃到怪物的臉上,怪物被命給擊飛。

「真是有夠結實的那傢伙呢!」命跳回賽克絲的身旁,按茪漟礙爾m輕輕往右一揮。明明已經使用了消除的異能把反作力給消除,但依然有茪@種厚重的實在感,賽克絲乘茤R所創出來的機會,按下升降機的按鈕。

「嘰…嘰…」升降機開始活動的聲音傳到命他們的耳邊,兩人現在只能等待升降機的到來,但命看茖熙疇謔A次站起的樣子,便開始覺得煩厭。

「交給我吧!」賽克絲拿起手槍,在槍身的橙色水晶上畫上星型的符號把槍身敲到地上,強烈的衝擊波把地面的金屬板擊起來擋茤ヰ囿漸h路,但那頭怪物就只是輕輕的一爪便把金屬板給撕破,賽克絲把手槍的不斷上下左右的擺動,槍前產生了一個很細小的橙色魔法陣,魔法陣連續的向那頭怪物射出一個接一個的火焰彈,但依然無阻止那頭怪物的接近,命眼看升降機已經到達便立刻拉蚆玊J絲走進升降機內,但賽克絲知道現在跑進升降機內也趕不給離開,賽克絲把命的手給鬆開,讓命先進入升降機內。

「還等什麼呀!快點吧!」命在升降機內向賽克絲喊道。

「等多一會兒吧!只是差一點…只是差一點兒罷了!」按下槍身上的保險制把力量傳到手槍之中,賽克絲以手槍作為媒介,在手槍的水晶上畫下簡易的魔法陣,槍上的水晶發出光芒,賽克絲的腳下構築出一個魔法陣並開始運轉,槍前展開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並把空氣轉換成火焰吸進魔法陣之中。

「Complete!」槍上的水晶一閃一閃的並傳出聲音,賽克絲看茤ヰ咩眴n撲到自己的面前,賽克絲立即對那頭怪物的胸前一槍轟去,怪物被強烈的爆炸擊飛,並在消失那火光之中,賽克絲自己也被爆炸給推開。

命把賽克絲給接住,兩人也一起撞到升降機後方的鐵門上,升降機慢慢的下降,兩人看茯鶿鶞滲P火慢慢的往上升,那頭怪物的吼叫聲慢慢在耳邊消失。

「嗄…嗄…嗄…」兩人喘荇薵漣中伬偏髐滿A互相對望茪銵A兩人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在這時兩人的身後傳來微弱的光芒,升降機慢慢下降到監察區的底層,後方的金屬牆壁慢慢升到兩人的頂上,身後的牆壁漸漸的變成由鐵絲網組成的牆壁。 兩人總算成功離開了監察區。

進入了隔離區之中,看茖重嶊漕漱@片與外界截然不同的景色,天色相當的陰沈,四處也是殘破不堪的高樓大廈,地面的表面就像是一片灼熱的焦士那樣,在這片廢墟的中心點什麼也沒有,只剩下一個巨大的抗洞,簡直就像是末日後的世界。

命扶蚆玊J絲踏出了升降機,兩人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這個地方就好像不是他們所認識的世界那樣。

「這裡就是…起始…之地?…」命實在難以相信這個像異世界一樣的地方與自己一直所身處的世界居然是同一個世界。

「終於來到這裡了嗎?我等了你們很久了!」男子的聲音傳到命和賽克絲的耳邊。 那名神秘的男子再次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他站在離兩人不遠的一所古式西洋別墅的門前,雖然別墅的樣子也已經非常殘舊,但依然與四周的建築物格格不入的,一點也不相襯,就好像是在事件發生後才在這裡建造的那樣。

「歡迎你們來到我的故鄉,所有事情開始的“起始之地”!」男子向兩人走近,向茖滮H伸出手來。雖然男子的語氣好像沒有任何的惡意,但命只要看到他那冰冷而自傲的眼神,便會有一種自己已經成為了他的囊中之物的感覺,對他來說我們就只是有趣的玩具,只要他想的話隨時能把我們給幹掉。

那種強烈的恐懼感令命的身體不禁的抖震起來,現在兩人只能無力的向茖漱驧S如染上了鮮血般的赤色天空祈禱荂K

                                                                               (待續)

備註:

[1]

六本木廢墟-六本木事件後殘留的廢墟,在事後被封閉起來,並在外圍安排了軍隊駐守,並在封閉區前設置了由巨大的圍牆所造成的監察區,在E.U撤出日本後,交由到日本進行監管。

[2]

中立國-日本-在亞魯巴十年戰後自主獨立的國家,拒絕加入到E.U等的合眾國的國家,現由Falling Star保護,是小數能政治獨立的國家。

[3]

EVOLUTER-在亞魯巴十年戰中突然出現的異星生命,擁有超強的生命力和進化能力,局部的品種擁有比現在太陽系中我們所認知的生命有荍饇牧煽撮z,在亞魯巴十年戰未期曾一度絕迹,大部分人也相信他們已經被完全消滅,至於他們的來源地及目的暫時不明。

[4]

超次元平衡管理局-簡稱或平衡局,主要負責維持各個時空及次元的平衡及開拓,能於多元宇宙中自由穿越。因六本木事件的時空歪曲現象,在亞魯巴十年戰中參與戰鬥,並與Falling Star合併,成為世界上最大影響力的組織之一,並致力調停各國紛爭。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1 08:4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恐懼 保險 科技 x光 情感 金屬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Endless Flame-alpha第五章-世界崩壞之日(下)

【U.E.A.200年5月,日本-六本木廢墟】

命看茖漲W男子慢慢的向茼菑v走近,雖然感覺不到他有絲毫的惡意,但命實在無法對這名男子放下警戒。今天還真是多災多難呢!才剛從怪物的口中逃了出來,現在卻來了比那頭怪物更棘手的傢伙!命盯茖漲W男子,在心裡感嘆荂C

「別這麼害怕吧!我可不是怪物哦!」男子以開玩笑的語氣向兩人說道。  

「你不把我們趕絕就是不安樂嗎!?」賽克絲的手槍投現出一把光刃,向茖k子衝過去。

「別去呀!」命雖然想阻止賽克絲,但已經遲了一步。賽克絲一下跳到男子的面前,以槍刃向他的胸膛刺去,可是男子只是稍稍的一個側身便躲開了。

賽克絲就像瘋了一樣向茖漲W男子窮追不捨地攻擊,她把槍刃一下反過來,一個踏步再次走到男子的面前並向茈L的頸喉揮去,可是男子好像看穿了她的動作一樣,再次輕鬆躲過了賽克絲斬擊。劍刃每次也是追茩P命的部位揮去,但每次也只能緊緊在男子的面前劃過,就連一次也沒能擊中眼前的這名男子。

「唉…」男子抖了一口氣,好像對賽克絲的舉動有點不耐煩似的,命感覺到一股熾熱的氣息從那名男子傳出,那股氣息幾乎要令四周一切焚燒起來。

「賽克絲,住手吧!!」命向賽克絲喊道,但她就好像失去了理性一樣,繼續向那名男子攻擊。

「嗄呀!!」賽克絲跳到半空之中,以槍前的光刃向男子斬過去。

「你依然和以前一樣是這麼衝動的呢!」男子只是以兩隻手指便把光刃給接著,不管賽克絲怎樣用力也無法把劍給拔出來。

男子的手輕輕一扭把光刃給弄斷,並把賽克絲拉到自己的懷裡,捉茼o的手,托茼o的下巴,吻到她那亮澤的雙唇之上。當男子抬起頭來,賽克絲只是臉紅紅的呆看茖漕k人。

「你…你到底想怎樣呀?」賽克絲的手不斷的抖震,指茖滬茖k人。

「怎麼了?不喜歡嗎?我只是做一些你曾經想我做的事罷了!」那男人以冷漠的語氣向賽克絲反問道,然後便直接把她無視。   

「你…你傢伙!!」賽克絲實在無法忍受男子那種隨意而目中無人的態度,立即把槍上的保險制給按下,轉身瞄準那名男子。

「真是太纏人了!能靜一會兒嗎?」男子只是向後一望,賽克絲便突然的被拋飛,撞到別墅的圍欄的外牆上。

「賽克絲!」命看到倒臥在地上的賽克絲時緊張的握緊了拳頭。

「不用擔心,我只是要她靜靜的睡一會兒罷了!」男子好像若無其事的說荂C

「你到底是什麼人?」命雖然對男子的行為十分不滿,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那傢伙的對手。

「你不是想找我很久了嗎?能和你談談嘛?始名命。」男子向命冷笑茠獄★D,面對那自信得讓人懼怕眼神,命感到了一種無力的感覺,就像是告訢自己即使拼盡了全力也幹不了什麼的感覺…


Endless Flame-alpha
第五章-世界崩壞之日(下)


【地球聯邦(E.U)-司令部-紐約-馬內斯議事大樓-軍事司令部】

「這不是演習! 動作給我快一點呀!」身穿軍服的士兵們不斷的揮動亮茯鶗的指揮捧,指揮茪@部接一部的達爾斯[1]行動。一色一樣全藍色,紅腰,白邊,眼部就像戴茪@副綠色的墨鏡的機體,背上了飛行的背包後慢慢登上了運輸用的艦艇上。  

「麥克白號[2]!補給完成!出擊準備完成!」兵士們身穿茪@身淡藍色夾克和長褲,白色恤衫,帶荈礎熐漹a與軍帽的正統E.U軍服並戴茼桴鬫V司令部告道。

兵士的報告傳到一名中年的男子的耳邊,男子一直觀看茪U層的兵士與屏幕上的部隊的行動,他留茪@頭向後梳的金色頭髮,隨茼~紀的衰老,髮色也變得啞色並夾雜茪@些白髮,有點中年發腹的樣子,他把手繞在身後看茷拊鶪W的一部接一部的A.O步操的宏偉畫面。

「A.O部隊配置完成!!」男子看荌穧a因緊急出動而陷入混亂的狀況,一部部達爾斯在基地上走動,巨大的船艦慢慢駛到了跑道上,那艘呈三角的船艦,就像隠形戰機的模樣,船艦分為了二層,兩層飛翼的中央為出擊用的跑道,而第二層的頭部側是一個偏平的艦橋,配置完了的達爾斯一部接一部並排站列,跑道的闊度大約可以讓四部的A.O並排而站,大約載搭了24部的A.O,由於上層的位置較細,只能放6部的A.O,一共30部的達爾斯整裝待發,船艦隨荈]道的上升而微微的傾斜。

「距離引擎起動餘下十秒!」

「9、8、7、6、5、4、3、2、1!麥克白號出發!」那名中年大叔看茞鄸打N像火箭一樣噴發出猛烈的火焰,然後慢慢的飛往天上。

「嗞…」電子門打開的聲音傳到那名的男人耳邊。

「羅伯特議長!國會的所有議員已經到會議的會場了。」數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走進了司令室向那名中年男子報告道。  

「明白了!」羅伯特一副很淡定的模樣慢慢的步行離開了司令室。

同時,在馬內斯議事大樓的議事大堂內,議員們在收到緊急會議的通告後,立即趕到議事大堂內,但當眾議員還沒有弄清楚現在的狀況便已經受到軍部出動的通知。

「到底是誰批准軍部的人出擊的!?」

「趁現在把人給召回來吧!!」

「總統閣下呢?總統閣下到底在那!?」

「史達斯總統現時正在進行外訪活動,不在本國的領土範圍!很遺憾我們暫時無法與他聯絡。」羅伯特議長慢慢的走進議事堂內。   

「那到底是誰准許軍隊出動的!」

「想辦法聯繫他吧!」議員們吵鬧的聲音傳到羅伯特議長的耳邊,那些嘈吵的聲音實在讓人煩躁。

「各位能聽我說一句嗎?」議長那雄壯的聲音讓眾人的吵鬧聲停下。

「我召開這次緊急會議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啟用緊急應變法案[3],以議會的名義行使軍部的指揮權!」

「但軍部的指揮權不是全由史達斯總統管理的嗎?」議員們再次開始議論紛紛。

「所以才要通過緊急應變法案,讓我們取得指揮權,這樣待命的部隊才可以立即開始行動!」羅伯特議長拿一張已得到所有批准的草擬書,現在只欠得到議會核准時所使用的印章。

「那則是…是你把軍隊給派出去的嗎?」不少的議員對羅伯特議長的行為感到驚訝。

「是的!是我以緊急應變法名義,命令軍隊出擊並在太平洋的海域上待命。」羅伯特議長坦然的答道。

「那可是嚴重的越權行為哦!羅伯特議長!」藉茈萲擏諿g的形式回到了會議之中的里奧對羅伯特議長的行為作出質疑。

「這並不是越權!這是為了維護E.U的權益而作出的決定!」羅伯特議長的語氣平淡,像是自己沒有理虧的一樣,羅伯特議長的說話再次讓眾人議論紛紛。

「這是我在三小時前所受到的情報!情報指有不法分子非法闖入了六本木禁閉區內!雖然當地的守備軍已經開始處理,但是沒有明顯的成效。」羅伯特議長繼續進行解說。

「但六本木禁閉區已經交回到日本那裡,向中立國出手可是大罪來哦!你是要讓我國親自把亞魯巴停戰協議給打破嗎?」里奧向羅伯特議長質問道。

「雖然那裡確實不屬於我國的地方,但那裡卻隱藏了大量有關六本木事件發生時我國所隱瞞的機密!那些秘密是絕對不能讓洩漏出來的,不然的話E.U立場可會在這個世界舞台上動搖的!」羅伯特議長的話讓眾人不敢再多說一句。

「只是數名非法入侵者有必要動用到“那東西”嗎?」里奧明白羅伯特議長的想法,但有必要這樣的反應過敏嗎?

「現在六本木禁閉區的地下測量到一股不明的正在不斷膨脹!有人已經目擊到EVOLUTER的存在!我們是不能讓牠們復活的,絕對不可以讓六本木事件再次重現!!」羅伯特議長語氣變得十分嚴肅並向里奧大喝道。

里奧沒法反駁羅伯特議長的話,因為里奧很清楚若那些怪物復活的話這個地球就不會再是人類的居所。但萬一在那裡再次用上“那東西衁爾隉A恐怕E.U的秘密能否守得住已經不再是問題…這個世界到底會變成以怎樣的形式崩壞?這個地球的環境會發生怎樣的劇變?里奧開始擔心這些遠超於想像自己的事情。

「那現在有人要動議嗎?」羅伯特議長向眾議員問道,但沒有任何一人作出任何的表示。

「沒有人反對!一致贊成!現在議會宣佈啟動緊急應變法案,現在本國將介入中立國-日本的軍政事務,協助該國把進入六本木的武裝分子給除去!」羅伯特議長在草擬書蓋上了印章,讓政務官把核准的文書送到最下層的軍部之中。里奧見狀後便關上了立體的投射,消失在議會之中。

「到底世界會變成怎樣呢?」里奧在遠方看蚨妏謚洬珓埵赤漸角j圍牆,現在未來就好像這一片的高牆那樣,完全沒法看透。

【日本-六本木廢墟】

耀目的強光,照破了黑暗,映入了賽克絲的眼中,賽克絲矇矇矓矓的張開雙眼,看茪捖誘W的豪華吊燈。

「醒來了嗎?」命向躺在沙發上的賽克絲問道,並慢慢的把賽克絲的給慢慢的扶起來。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1 08:4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這裡是?…」賽克絲四處張望看茬o所像城堡般一樣豪華的大宅問道。

「這裡是我特意興建的別墅。」男子從站在別墅中央的梯間,樓梯的間隔十分寬敞,走到梯間中央的平台後,樓梯便一左一右的分開,完全就是那些古式古風的西洋建築。

平台的牆上掛上一幅油畫,油畫應該不是什麼名師的手筆,只是一幅很簡單的薰衣草花田的油畫,淡紫色薰衣草隨風擺動,天色一片晴朗,在那片花海的盡頭是一間由木頭搭成小屋,暖和的太陽映射出一道的柔和的曙光,這幅畫的面積很大,應該是在複印放大後展出來的複製品,男子一直站在平台,靜靜的看茖煽T畫。

「你這傢伙...」賽克絲想把卡片給拿出,但賽克絲連站也沒法站穩,若不是命的話恐怕已經倒在地上。

「我勸你還是住手好了。」男子慢慢的從梯間上走下來。

「你到底是誰?」命向男子問道。

「我的名字是什麼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我知道些什麼,不是嗎?」男子向命反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呀?...」命對男子的話不太理解。

「若史達斯說的話是真的,他就是那時的高中生,也就是讓所有事情開始的元凶!」賽克絲坐在沙發上盯茖漲W男子的說道。

「已經知道了嗎?雖然在某程度上讓所有事情開始的人不是我,但...」

「那則是你承認了嗎!?」賽克絲把男子的話給中斷,並向那人質問道。

「對!引發的六本木事件的人就是我了!」男子好像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以冷漠的語氣,向兩人冷笑茠獄★D。

「你還真是騙得我透了!」賽克絲本來想男子跑過去的,但卻被命阻撓荂C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欺騙任何的人,這種事情我一早便跟你說過了,只是你沒有認真聽過我的話罷了。」男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笑茼V賽克絲說道,男子的話令賽克絲沒法反駁,命雖然不知道兩人有什麼因怨,但命就是很不爽那人的態度。

「那則是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了嗎?」命本來只是打算在這裡隨便走走,看看有沒有一些線索有關史達斯所說的那個人,但命沒有想過竟然能和他直接見面。

「對!你要找的那人便是我。」男子完全沒有隱瞞的打算,很明快的直接承認了。

「那就好了!我有一大堆的問題正要問你呢!」命走到男子站蚍荓霅惚e,彷似要和男子來個正面衝突的樣子。

「沒問題!但在那之前能告訴我一件事嗎?」男子慢慢轉身呆望茖重嶊熊e像。

「在這幅畫的裡你能看到什麼呀?」命對男子那突然的題外話,感到不解。

「不就只是一幅普通的風景畫嗎?...」命實在看不到那幅畫有什麼特別。

「是呢!我也是這樣想。這幅畫是在我太太在生的時候畫的!她說在這幅畫裡蘊藏茼o的所有思念,也是她最後的托付!但像我這樣的粗人實在是不太懂得欣賞藝術,到現在也無法找到在這幅畫中的答案...」男子看茬o幅畫作,一人獨自的感嘆道。

「那關我什麼事!?」命也走到上男子的所站茠漸郊x那兒,雖然男子是這樣的說荂A但在命的眼裡他不管是行為和衣著也絕對不像是一個粗人,對命來說他是像史達斯那樣的謀略家,而且還是相當危險的那種。

「那對你來說“戰爭”到底又是什麼呀?」男子沒有回答命的提問便向命問到第二道的問題。 命想到他的話中含義所以並沒有回答男子的問題。

「不用想太多的!把你心裡的答案給說出來就可以了!」男子慢慢步下樓梯並向身後的命說道。

「那當然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吧!」

「沒錯!戰爭就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特別是對個體為單位的我們而言。」命在聽到他的話,更加不明白他的想法。

「但那只限於個人而言…」男子盯荅蒂b他身後的命,低聲的說道。

「那是什麼意思呀?…」

「那你們知道到底是什麼推動茬o世界嗎?」男子走到賽克絲的身旁向賽克絲問道。

「是…金錢…和權力?」賽克絲也不太清楚她的答案是否正確。

「哼!差不多吧!」男子冷笑了一下看荅蒂b平台的命。

「那對社會來說“戰爭”到底又是什麼呢?」男子繼續向兩人問道,但賽克絲他們實在不明白那名男子的用意。

「不如這樣說吧!若果這個世界沒有了“戰爭”的話又會怎樣呢?」

「那這個世界會美好得多了!因為至少不會出現你像這樣的人!」賽克絲向男子罵道。

「你錯了!像我這樣的人一樣會出現!世界只會變得更殘酷!你知道是什麼理由嗎?」男子毫不由疑的向賽克絲反駁道。

「別…」 「那是因為慾望…是吧!」賽克絲本想向男子喊道,但卻被命給打住。命慢慢的從樓梯上走下來,雖然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麼,但命大約想到他想說的話。

「完全正確!」男子笑茠漲^答。

「人類的所有文明也是構築在慾望之上!人類害怕獨自一人的生活,所以建立了群體,然後把為了突顯自己在群體中的地位而創造了權力和金錢,這就所謂的社會了。」男子在確定兩人沒有回應後,男子繼續的說道。

「的而且確,戰爭對我們個人來說是毫無價值的東西!但對整個社會來說真的毫無價值嗎?」

「人類建立了社會,然後社會渴望能創造出一個更加優秀的環境而不斷的向前推湧,活在這樣的社會上的人們只能被迫不斷的往前走,為了生存而不惜搶奪別人的東西,不管是金錢,權力,還是地位。最後擁有權力的人會渴望得到更加多的東西而不斷的剝削別人,甚至不惜使用武力也要奪取別人的所有。人類就是用這樣的方法來創建這個社會,用鮮血和暴力讓自己變得富足。所以即使沒有了“戰爭”,但鬥爭也絕對不會平息!這就是人性!也就是說推動茬o個世界的東西,其實就是名為“人心”的存在。」

「縱使如此也不能把這些東西當成正確的事情吧!!」命盯茖k子的說荂C

「但那也是沒法避免的事情,因為沒有了這些東西,世界就只會比現在更加一塌糊塗罷了。」或許真的像他所說,沒有了“戰爭”的話這個世界可能會變得更加一塌糊塗。若是沒有了兵器的生產的話,現在難得才復興的工業產又會再一次陷入衰退!要是把所有的軍隊解散的話,會導致大量的人口失業,不少人民恐怕要橫屍荒野,但命依然不想承認那傢伙所說的事實。

「跟我來吧!帶你們看些好東西!」男子回過頭來看茖滮H冷笑了一下,然後慢慢的走向茪j宅的深層。

「有什麼好看?…」雖然不知他所說的是什麼,但命本來也不太打算奉陪下去,直到男子的話傳到他的耳邊。

「看一下名為“真實”的東西。」男子笑了一下便回頭離開,男子的話令命只能繼續的跟著他,賽克絲見狀也只能跟隨兩人下去。 兩人隨茖k子走到了大屋的地牢,在那裡四周也是漆黑一片,只有一些很微弱的光芒從旁邊的培養瓶中透出來,在瓶內一閃一閃的海藍色溶液裡不知在培育茪偵簹F西,這裡與其說是大屋的地牢倒不如說是地下的實驗室更為貼切。

「這是…」命呆看荌鷎i槽內的那頭生物,那是剛才出現在監察區內的怪物?命與賽克絲看荌鶼酐笊VOLUTER的培養槽,那些EVOLUTER雖然已經停止了生命活動,但牠們的身體依然在為了適應那些培養槽的環境而在進行變異,看茖漕ワヰ囿獐豸l便感到十分噁心。

「這裡曾經是E.U基地的一部分,但在六本木事件發生後基地被毀滅,只剩下小部分的設施能完好的保存下來。在六本木被禁閉後,我就在這裡偷偷的興建了這所房子並把能用的設施給移到這裡來,並建造了連接荌穧a的通道。當然,E.U那些不見得光的秘密也有不少被封印在這裡。」男子帶茖滮H在這所廢棄了的研究設施裡一直的走荂C

「不要再說謊了!EVOLUTER可是在六本木事件才出現的哦!若這是六本木事件前已經存在的設施的話,是不可能會有EVOLUTER存在的。」賽克絲向男子質問道。

「是的!但那是在地球圈內的事情。」男子以冷淡的語氣回答到。

「聯邦在很久以前便已經知道在這個宇宙裡有茪韙H類更高智慧的生物存在!但聯邦從來沒有打算讓人們知道這些的事情!他們只是一直的想茼p何抵抗那些生物的來襲,如何避免讓民眾知道這些事實,如何保障自己,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所以就設計了A.O?…」賽克絲跟據史達斯的所說的話,只能這樣的想到。

「差不多吧!聯邦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中斷了太陽系以外的殖民地的聯繫,把消息給封閉並一直對他們進行嚴密的監管,再把太陽系周邊的殖民地當作前線的防衛基地。」

「那不就是人肉擋箭牌嗎?」命雖然不是完全的相信男子的話,但那是真的話那E.U不才是十惡不赦的傢伙嗎?

「是的。但是這也不是引致到他們需要開發出如此強大的兵器的最大理由!」

「那到底…」賽克絲開始跟不上男子的思維。

「因為他們有茪騋_那高度文明的外星生物更害怕的東西!」男子以諷刺的語氣說道。

「那就是“人類”自己本身。」男子走到了研究室的盡頭,看茖重嶊漕滮H,當三人也踏上了那空無一物的地板之後,地板便發生了輕微的震動並慢慢的向下沉。

三人隨茼a板以水平線的角度向斜下方慢慢的降下,向茪@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慢慢的降下,在那漆黑一片的深淵之中一道接一道的光芒映入命的眼中,七色的彩光,從他們的腳下湧來,光芒只是一瞬即逝,在命他們的身邊略過。

「時間一直不停的流動…」男子看茖漕ル芒,以慨嘆的語氣開始了他的話。

「從宇宙誕生生命的一瞬間,生命便一直伴隨荇伅﹞斷的流逝,同時也隨荇伅’茪斷的演化,慢慢的進步,慢慢的改變,流經了幾千、幾百萬年漫長的歲月,從大海走到了陸地,然後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繁衍他們的下一代,生命就是這樣一步步的往前的進步,就是這樣不斷的改變,不斷的進化,不管經過了多少次的興亡,生命的進化依然不會停下,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那是單憑一個人是無法體會到的生命的巨輪...」光芒在命他們的面前消散,漆黑通道變成了大海,什麼也沒有的大海慢慢的被陽光照耀,魚群向茤R他們迎面的游過來,並向茈源游到海面,魚躍出了水面,卻被熊所捕食,熊拍水面而引來響聲,鳥兒隨蚆n響而向茖瑤威讀漱悛鱉_翅高飛,在那天空中看茬o片美麗的大地。

「生命就這樣美妙的東西,即使我們沒法見證這遙遠的未來,但我們依然能為我們是這偉大的巨輪中的一部分而感到驕傲。我們是經歷了幾千、幾百萬年漫長的歲月才進化到出來的智慧生命體。」命等人隨茬儘鄋滬蒂甈毼茪H類的文明逐漸出現,然後逐步逐步的改變。

「但是來我們人類的時代,“時間”卻開始逐漸的停滯...」命的眼前被強烈的火光給遮蔽,除了男子之外命和賽克絲兩人也無法直視那道強烈的光芒,兩人以手擋茖犒D強烈的光芒。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1 08:4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人類停止了他們的進化,被困在這時代的巨輪裡,然後一次又一次不斷的重覆犯下了同樣的錯誤。」在那道強烈的光芒消散後,命的眼前只剩下一堆堆的頹垣敗瓦,人們不斷的互相殘殺,從身穿盔甲,拿蚨j與劍在互相撕殺的樣子,到了拿蚨j械射殺敵人,再到海上的戰艦與被擊落的戰機相撞爆炸,一起沉沒在大海之中。

時代的映照一段接一段的映進兩人的雙眼裡,從帝國的皇朝,到了二戰的時代,再到開拓宇宙的現在。

「時代一直的在改變,但是人類卻完全沒有任何的進步。」一部部達爾斯站到兩人的眼前,達爾斯以手上的步槍向茈|周的人群掃射,四周的街道被人的屍骸化成血淋淋的鮮血大道,然後達爾斯發生爆炸,擁有異能的人們向達爾斯反擊,把達爾斯給燒成灰燼,但在火焰之中的穿出一道光線,把那異能者給吞沒,一部銀色的A.O從火焰中走出來,拔出光劍向眼前的另一部A.O揮去。

「人類組建了所謂的社會,而社會由組織所推動!但隨茪H心的扭曲,組織也一起的扭曲起來,為了讓組織得以正常的運作,世界也得以向蚇欞~的方向發展,自己也被迫困在了這個扭曲的世界,然後隨茈@界一起的腐朽。」戰鬥延續到宇宙,那是殖民地人與地球人之間的戰鬥,甚至屬於不同軍隊的殖民地人之間的戰爭,一枚接一枚的導彈擊到各個的殖民地上,一個呈圓盤形的殖民地人消失灰火光之中,長長的彈頭擊到一顆細小的星球上,產生出一個微小的衝擊,衝擊慢慢的擴大把整個星球給瓦解。這些十年戰時的片段,映入賽克絲的腦海裡,那些她不願回想起來染滿血腥味的回憶令賽克絲幾乎要吐出來。
  
「知道嗎?為什麼宇宙殖民地成立了這麼久,但是人類依然只是不斷的在這個已經殘破不堪的星球上紮根?為什麼住在宇宙殖民地人會被認定成棄民,即使人類的殖民地的數量已經遍佈了宇宙的每一角落,但人類的文明卻是毫無改變?」男子轉身過來向兩人問到,命還沒有回過神來,在一時之間命實在沒法整理那龐大的資訊。
  
「只是因為他們在害怕而已。人類已經把習慣這樣的生存方式,已經把這些東西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男子的話引起了命的注意。

「人類害怕改變,害怕要放棄他們現在所謂的安逸,害怕面對那未知的未來!他們寧願選擇這種被欺壓,被囚禁也是理所當然的生存方式,也不願嘗試作任何的改變。這不是國家的問題,也不是什麼軍隊,什麼科技的錯,問題是出在我們人類,那是人類在“人心”之中封上了枷鎖!把自己的靈魂給束縛起來!怕的就是被自己的下一代超越,怕就是自己會進化成不知是什麼的怪物!」男子的話吸引茖滮H目光,隨茼a台的停頓男子的身後湧現出一道彩色的光芒,把三人給包圍。

「但現在就是時候了!這個命運的巨輪將會再次的轉動!屬於你們的時代很快便會到來!」男子向茤R說道。

「我們的時代?...」命不明白男子的說話到底有什麼含意。

「你知道為那幅畫叫什麼名字嗎?」男子笑茼V命問到,命沒有回答只是稍稍的搖搖頭。

「那幅畫名為“希望”!或許現在的你還沒能看到這道“希望”的光芒,但總有一天你一定會看到那我所沒能看到的“希望”。」男子凝望茤R的雙眼,誠懇的向他說道。

「吼!!!!!!」怪物咆哮的聲音傳到三人的耳邊。

「看來是時候了!」在男子的話後,基地發生強烈的震動,四周的屏幕開始碎裂,光芒漸漸的消失,三人站在一個呈橢圓形的設施內,隨蚞_動這個廢棄了的基地開始發生崩塌。

「走吧!屬於你的“真實”在等荍A的!」男子向命說道,命在聽完男子的說話後還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男子也還沒有說出所有的真相。

「走吧,命!」賽克絲看茖重嶊漯戇C慢打開便拉茤R門的方向跑去,男子也慢慢的走近設施中央裝置,把扭下裝置按鈕,一道七色的彩光圍茖漲b隋圓形設施的地面轉動,令整個地面也亮起了七色的彩光。

「喂!你還沒有回答過我的問題哦!」命甩下賽克絲的手向男子喊道。

「說來也是呢!問吧!」男子裝模作樣的笑蚖★D。

「我真的是你的仿造品嗎?」命知道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命只能問他最想知道的問題,即使命知道這傢伙不會給他真正的答案也好。

「哼!的而且確我和你真的十分相似,就連手上的力量也是…」男子慢慢的舉起手來,掌中亮金色的光芒,光芒化成把一切也焚燒起來的火焰。

「但我只能說是有人刻意安排我們經歷茯萓P的事物!不!應該這樣說吧!我是為了開拓你的即將走上的路,而被安排的實驗品,這樣應該會更適合吧!」男子笑茠獄★D。

「這是什麼意思…」雖然也知道那傢伙不會認真的回答,但那個答案實在令命一頭霧水。

「走吧!不走的話便來不及了!」賽克絲不管一切的強行把命給拖走。

「但…」雖然命還沒有問完想問的東西,但看茖爾怐漯洩p只能隨蚆玊J絲一起離開。

「放心吧!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男子悄悄的自言自語地說荂A在逃跑的命只能隱約的聽到男子在說話,命還沒有聽清楚男子的話,便被賽克絲帶到門前。

「快點吧!」賽克絲向站門前的命喊道,命看茖k子不知說茪偵簹犖朮幼囓╪b那七色的彩光之中,命只能走進門裡,在命也進入了逃生通道後,門便自動的關上,光芒也漸漸消失在門的狹縫之中。

命和賽克絲逃離了那個E.U所留下的研究設施,但兩人還沒能安心下來,逃生的通道開始因強烈的震動而塌陷,兩人只能不管一切的順茖犒D樓梯不停的向上跑,看茪捖貌漕犒D被封閉的閘門,賽克絲想也不想的拿起了手槍,為手槍裝上彈藥,向那道閘門轟過去。

「轟隆!」的一聲,門從地面上轟開,遮茠貜犒苳g隨茠糷@起揚起。

「咳!咳!」兩人穿過了煙塵,回到了地面。命沒想到一回到地面身邊竟然會是如此的光景。兩人站在爆炸中心所形成的一個數百呎深的巨大坑洞之中,整座廢棄的都市就像移到了命的頭上,四周的也只是一片荒地,簡直就像一個空無一物的地獄深谷。

「這裡是...」命抬頭看茬o難以置信的景色向賽克絲問道。

「恐怕這裡就是那時事發的中心吧!」賽克絲看茬o個因爆炸而造出來人工坑洞也感到驚嘆,在兩人稍為放下心來地面便立即發生震動,剛才的七色彩光隨茪@頭漆黑的怪物一起湧上了地面。

「咕…」怪物發出咬牙切齒的聲音,逐漸的從地下慢慢出來,怪物的體形異常的龐大,那頭怪物以翅膀包覆茖倩憿A漆黑的身軀上亮荂A鮮紅色的光芒,怪物巨大的雙手按茼a面,下半身依然連接茼a面,就像樹根一樣緊緊的抓茼a面,雖然只是出現只有上半身,但已經佔了那深谷的一大半,隨茖瑰Y怪物的身體出現部分越多,所湧出的光芒越來越強,並逐漸的把四周東西給吞沒。 命看茖漸柱不斷的擴大並瞬速的擴大,便立即帶茬Q怪物嚇呆了的賽克絲逃跑。

「吼!!!!!!」怪物展開了巨大的翅膀,向茤R兩人發出怒哮,七色的光柱被怪物的翅膀衝散,命和賽克絲也被怪物的哮叫聲所產生的沖擊給撞到崖邊,怪物的頭部長出利而長的雙角,兩旁也伸出了一對呈惡魔般的角,一排六對的眼睛不斷的四張望,怪物在張開那排的蜘蛛眼下方的眼睛,以那像惡魔般亮茼憒漭芒的雙眼盯茤R他們。

「不是吧!這不是原始種[4]嗎?那傢伙竟然還活荂K」賽克絲呆看茖瑰Y惡魔驚訝的說道,不只是兩人感到了對那頭怪物的存在感到驚訝,就連坐在麥克白號上看茷拊鶞漣L士們也被那頭怪物嚇呆。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5-11 11:5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嗡…嗡…嗡…」麥克白號停留在太平洋的衛星軌道上,看茼b監視衛星所獲得的影像,隨茤ヰ囿漸X現艦橋內不斷的響起警告的訊號。

「時空曲變率,還在上升中!」

「攻擊命令確認!馬崇坎艦長!該怎麼辦!?」艦橋內的艦員不知所措的問到。

「在這個距離就要開始出擊嗎?」身穿荈竅鶡滫漯瓥T,留茞`灰色的鬍子,帶茈捰滫滬x帽的老艦長把軍帽給拉下,以低沉的語氣悄悄的說道。 馬崇坎坐在指揮席上看蚅札竷~那位於宇宙與地球交界的景色,他知道這樣的行動是不可能給部下們回來的機會的。

「動手吧!」馬崇坎雖然不想,但也只能遵從並向艦員們下命令道。

「紅色警報!各A.O部隊出擊!各A.O部隊出擊!」艦橋在馬崇坎的一句後進入了緊急狀態,戰艦蓋上了艦橋前方的天幕,船上的四周亮了紅色的燈光,一部接一接的達爾斯拿起了突入大氣層用的盾牌,順荈]道離開。

「但願不需用到這東西就好了!」馬崇坎從屏幕上看蚢F爾斯一部部的離開,馬崇坎看一看艦長席手柄上的裝置,在心裡問道。

命他們還沒有發覺到上空開始出現的狀況,他慢慢的站起來,看茖瑰Y巨大的怪物像發瘋一樣的在哮叫。

「那傢伙是刻意把這頭怪物給喚醒的…」賽克絲按茼菑v的左手,很勉強地站了起來,看來她因剛才衝擊而扭傷了。

賽克絲看茩鴝l種從那道光芒之中出現便知道剛才那名男子使用的裝置是時空扭曲用的裝置,那傢伙在這裡的目的是把這頭應該消失的怪物給帶回來。隨了這個之外,賽克絲再也沒有更合理的解釋。

「吼!!!!!!」原始種的叫聲與無數顆藏地上的赤色水晶球發生共鳴,水晶球逐漸被赤色的光包圍,構成了像骸骨般的身體。

「是…剛才的怪物?」命看茖漕ワM監察區內看見的怪物浮在空中,並不斷的擴大成長,展開由骨所組成的翅膀,一頭接一頭的龍骨種[5]降落到地上,站在命面前不再是剛才小怪物,而是一群長蚍き囓挈茠漣壑琚A四肢和翅膀由骸骨組成,長蚇鐵般利瓜和胸甲,胸前有茩銴~的紅色水晶球,那群龍就好像魔鬼一樣,橙紅色的眼睛,鋼鐵般的雙角,長長的利齒像龍的骸骨的巨大生物。 龍骨種一躍而起就好像瞬間移動一樣,突然飛到賽克絲的面前,利爪撕裂了空氣直擊地上,命撲向賽克絲,兩人躲過了的龍骨種的攻擊,在地上滾了數圈。

才剛躲過了一擊,別的龍骨種便飛到兩人的頭上,口中吐出藍色的電光向兩人發射,命一手把電光給擊散。當命打算向茠聾云漕瑰Y龍骨種攻擊的時候,只見那傢伙的頭部被光束貫穿。

大量的達爾斯從上空降落,盾牌中的圓形裝置放出一種幻彩的粒子中和了突入大氣層時產生的熱能,在成功突出大氣層後盾牌便自動的瓦解成光粒子,在穿越了雲層,突入了這個異常的地域,達爾斯展開背後的降落傘減速後,一邊打開背部的滑翔翼,一邊以光束步槍向在場的所有生物進行射擊。

「到達目的地,開始清掃在場所有生物!」達爾斯們利用衛星軌道的高點成功跨過隔離區,突入了廢墟之中,數部達爾斯降落到深谷旁的市區之中,手背展開了呈六角形的等離子盾,開始向龍骨種進行射擊。

「那麼多的敵機從上空接近你們也毫不知情的嗎?」在隔離區外正與日本的軍方進行交涉的里奧也感受強烈的震動,里奧知道隔離區內已經發生了異常的狀況,但是那些守備軍卻好像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但是雷達什麼反應也沒有…」

「你們的對空防衛在幹什麼呀!?」里奧向那裡的兵士們大喊道。

「這裡不是你聯邦的地方,再說這次的問題也是你們闖出來的禍!你在這裡吵鬧也是沒用的。」留荋藻滫犒陳顝W般的短髮,嘴上留蚅G子的中年男人向里奧說道,他監視茼u備軍司令室內的四周。

那裡的監視一向比國境的防衛還要嚴格,為什麼現在卻能像這樣輕易的進入?更重要的是發生了這樣的狀況後,不管是F.S(Falling Stars的簡稱),還是日本政府也好像不打算理會的樣子,是有人刻意的放他們進入那裡的嗎?但到底是誰呢?松井在一時之間也想不到答案,只能在心裡疑問荂C  

命呆站在那深谷之看茬o一副光景,「這就是戰爭嗎?」命從沒想過剛才的映像會在自己的面前真實的呈現,這個什麼也沒有的廢墟竟然會在一瞬間變成人類與怪物之間的屠宰場。

「吼!!」一頭龍骨種向茩偶豕鴠城洃云犒F爾斯衝去,達爾斯以光盾擋下了龍骨種的利爪並向茖e胸前的水晶球開槍,把牠給一槍貫穿,但才剛打倒了一頭龍骨種,便被身後的敵人以利爪貫穿了身體。  

龍骨種們向茪悛觼H哮並發射出一道道的藍色電光把從天上降下的達爾斯擊墜,並展開翅膀,飛到天空之中與達爾斯們交戰。
一部達爾斯降落兩人的面前,墨鏡的中的雙目亮起綠色的光芒,並舉起了光束步槍向兩人瞄準,完全沒有為意從旁襲來的龍骨種,整部A.O被抓蚗Y部撞到崖邊。

另一部達爾斯從膝上拔出光劍從龍骨種身後揮去,但卻被尾巴一揮把整部機體給一分為二,龍骨種的尾巴分成了三節,向茩辿b崖邊的達爾斯不斷的連續刺去,並把殘骸到拋到另一部達爾斯的身上。

雖然E.U的部隊已經把火力集中到原始種身上,但那頭怪物依然絲毫無損的樣子,「咕…」原始種發出了低沉的叫聲,原始種面前形成了一個赤色的光球,射出無數的光束,不管是自己的同類,還是敵人幾乎也在那一波攻擊下全滅,無路可逃的命,只能以手把那道光線給消除,但當命使用力量的瞬間,全身乏力的感覺卻再次出現。

「消除…不了…」命無法完全把光線消除,他的右手開始淺出鮮血,命握緊拳強行的把那道光束給中斷,命吐出了鮮血跪到地上。

「命!」賽克絲把命給扶起來,命的右手已經完全失去知覺,手不斷抖震並流蚋A血,命的意識也變得迷糊,看茤R手上的傷痕,賽克絲在一時之間也不知自己該做什麼才對,在她不知所惜的瞬間,一頭龍骨種墜落到兩人面前,並在兩人面前張開巨口,賽克絲怕得立刻閉上眼睛。

「鏘!」賽克絲慢慢的張開眼睛,看茪@把赤色的水晶劍把龍骨種的頸喉給刺穿,並把牠被釘在地上。

「賽克絲•尼茵,趁現在帶茖熙疇踶鰶}吧!」那時的黑色達爾斯再次出現在兩人的面前,黑色達爾斯把駕駛倉的倉門打開,史達斯站在駕駛倉內的向兩人說道。

「菲爾•迪蘭迪少校,接下來請隨荍琲漫R令行動,沒問題吧!」史達斯向操作蚢F爾斯的菲爾說道。

「了解。」菲爾以和機械人一樣的語氣向史達斯答道,然後達爾斯便把水晶劍拔出,水晶被紅色的粒子包圍,形成鋸刺狀利刃,鋸刺不斷的震動,劍敲到地上,機體在一瞬間飛到龍骨種的眼前,另一把的水晶劍直刺到龍骨種的胸前,肩膊的上的盾牌展開盾上的水晶刃當成巨鉗把整頭龍骨種給一分成二,菲爾不斷的嘗試接近那頭巨大的怪物,在那密集的火力下只能在空中不停徘徊。

「吼!!!!!!」巨大的怪物不知為何突然向天咆哮。

「快點吧!」史達斯向兩人大喊道,賽克絲回過神來立刻扶茪@起向深谷中的一個洞口跑去。

「時間到了嗎?」看茖滮H開始逃跑後,史達斯自言自語的說荂C 坐在麥克白號內馬崇坎看茩p時器的時間已經到達,馬崇坎猶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打開艦長席手柄上的裝置按下了紅色的按鈕,麥克白號打開了船下方的夾倉,投下一枚導彈,急速的向茪誑誘鴘漱閬V飛去。

「咇...咇...」賽克絲口袋中的卡片,響起了通訊的訊號。

「聽到嗎?」史達斯的聲音傳到兩人的耳邊。

「嗯...怎麼了?」賽克絲拿起卡片與史達斯說道。

「在五分鐘後,一枚時空震盪導彈將會直擊到那頭龐然大物的頭上,你們要盡一切的方法離開這裡,明白了嗎?」史達斯的話令兩人呆了一呆。

「為什麼你們總是要犯下同樣的錯誤!別開玩笑吧!這邊可是連跑也跑不動的呀!」賽克絲向茈d片大罵道,聽到史達斯的話後賽克絲再次想起那時原始種與Type-alpha的同伴們消失在時空之中的光景,那次不止犧牲了同伴們的性命,還把差點兒把世界給毀掉,這種事情他們明明就知那次的事情,但現在竟然…

「很遺憾!這次我也是身不由己的!我能做的事情便只有盡量為你們爭取一點兒的時間,其他的就要你們自己解決了。」史達斯說完便中斷了通訊。

「別管我了…自己先走吧!」命以所餘無幾的力氣向賽克絲說道。

「別傻吧!怎可以把你給拋下的…」兩人一拐一拐的走荂C

「你不是才剛找到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嗎?沒有必要為了我這樣的人而死呀!反正我就那種什麼也沒有,只是一直的隨波逐流的傢伙…」命在這一刻總算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一直以來也有荓j烈的脫節感,那是因為他從來沒有什麼自己想做的事情,總是違背茼菑v的內心,隨荍O人的路而走,完全沒有自己的想法。但現在這種想法已經沒所謂了,反正已經連走也走不動了。

「別說傻話了!要我自己一個人走掉…我做不到呢!」

「把我救了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的哦...」命看蚆玊J絲那堅持的樣子,命笑茠獄★D。

「你少管我啦…」賽克絲笑茠獄★D。 「那一起的活下去吧!」命向賽克絲笑茠獄★D。

「吼噢!!!!!!!!!!!!!!!!!!!」在兩人笑茠漕拷茠漁伬唌A原始種再次發出咆哮,本來原始種身亮茠漪鶡熀u條,現在正一黑一紫的閃耀荂A地上的震動也變得激烈,天空開始顯出不同地方的影像,有些地方甚至不是這個世界的地方。

「時空被扭曲起來…」賽克絲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原始種被黑色的半球體包圍並不停的擴大,原始種把球體給拿起並把能量給壓縮起來,紅色線條全也變成了紫色的光芒。 黑色的球體發射到一道光線,命看到身後的那道光砲立即與賽克絲急步的走起來,那巨大的光砲像光刃一樣在兩人的身後掃過,把兩人的身後地表給一分為二。

光砲把在空中的所有生命給吞沒,菲爾的達爾斯也只能勉強的躲過那道光線,黑色的光球隨茩鴝l種咆哮,不斷的擴大。 命兩人雖然躲過了那波的攻擊,但兩人卻失衡掉到了崖下,命緊緊的握荓V邊的石頭,左手拉荍眴n掉到崖下的賽克絲,兩人看荈礎滫漸球不斷收縮,然後不斷的擴大,把眼前的龍骨種給吞沒並逐漸向兩人接近。

「放手吧!」賽克絲向命喊荂C

「別說笑吧…我不是說過…要一起的活下去嗎?…」命強忍茪滫熊h楚,命試茈峸灠ㄙ滲鄐O把賽克絲給拋上去,但命只是稍為想使用力量,心臟便發生劇痛,命有一瞬間意識被中斷,差點兒便放下手來。

「嗄呀!!!」用盡一切的力氣把強忍荅搦e的痛楚,硬把賽克絲給拋到崖上,並以手肘按茤勻銦A賽克絲見狀立即把命給拉上來。

「你真是太勉強了!」賽克絲笑茠漲V命說道。

「哼!我不是說過了嗎?一起的活下去…」命強行的站起來向蚆玊J絲笑茠獄★D,看茤R那明明已經傷痕累累,但依然在自己的面前呈英雄樣子,賽克絲忍不茠滲漱F出來。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1 08:45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能量 x光 眼睛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看到賽克絲的笑容,命也微笑也起來,在這一刻賽克絲真的覺得只要兩人一起的話,怎樣困難也一定能夠渡過的,直至她看到快要被拉進時空狹縫之中的龍骨種強行把尾刺伸來向命刺去…

賽克絲跑到命的前方把命推開,尾刺從後把賽克絲腹部刺穿,「吼!!…」龍骨種發出好像是嘲笑般的哮叫,然後便消失,在黑色的光芒之中。

「喂!」命把跪到地上的賽克絲抱到懷裡。

「你…沒事…就好了…」賽克絲吐出了鮮血向命笑茠獄★D。

「為什麼…要救我呀?…為什麼你們總是為了要救像我這樣的人而死…」命看蚆玊J絲便想起因為自己而死的倩兒。

「白痴…能活茼酗偵礞ㄕn嗎?…」

「不好!一點也不好!!!」命忍茞\水的大喊荂C

「像我這樣空殼活下來,又有什麼用呀?但你不是很辛苦也找到你要走的路了嗎?現在…這樣…值得嗎?」

「值得…因為我喜歡你…」賽克絲以染滿鮮血的手撫摸茤R的臉,賽克絲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她看茤R的身後,無法看清命的臉容。

「雖然只是很短的時間…但在你身上看到我以前無法看到的光芒,是你讓我找到了我的道路…是你給予我新的希望。」賽克絲強顏的笑了起來,然後便躺到命的懷裡。

「的確你曾經只是一個空殼,沒有過去,沒有靈魂,也不知自己為何而存在…但現在的你…已經不同了!現在的你有想保護的事物…有了會想念你的人…接下來,你想要的“答案”也一定會出現的…」說到這裡賽克絲突然的把命推開。

「只要你能堅信茠漱@直往前走的話…」賽克絲隨荓V邊的岩石一起的墜下,然後消失在時空狹縫之中,被推開的命被飛下來的黑色達爾斯接到手中,黑色達爾斯在緊急的上升下勉強的突出了深谷,但卻無法躲過深谷上的廢棄建築物,達爾斯失去了控制在地上的滑行,並撞到一座建築物上。

掉到地上的命,倒在了地上,按茼菑v的胸前,強忍荅搦e那快要撕裂心肺的痛楚,這不是因身體受傷而產生的痛,而是因痛失了重要的人,心靈快要被撕裂的痛,那種痛令命痛得連呼吸也感到困難,就哭也哭不到出來的痛。


「啊呀!!!!!!!!」命向茪悛觼H哮,命的眼淚無法停下來,這種痛楚比他所感受過的任何一種感覺也要強烈,對無能的自己感到不甘,對根本沒有活下去的資格的自己能活下去而懊惱。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只能眼白白的看茪@切也在眼前消失,又一次什麼也保護不了…到底這力量要來干什麼呀!!!!!」命一拳的打到地上,手上的鮮血濺到了地上,但即使是這樣命依然無法遮蓋胸前的傷痛,與那痛楚相比的話,手上的傷根本就不是什麼一會事,命看茼菑v那無力的雙手,那種強烈的鬱悶感和懊惱令命的怒火一下子爆發起來。

「很不甘心吧!不想要更多的力量嗎!?難道你打算就此默認現在的世界嗎?不想的話那就變得更強吧!即使是化成惡魔也要得到能改變世界的力量!!」

「即使是化成惡魔也要得到能改變世界的力量…」命呆看茖咧鴠L身後的史達斯。

「選擇吧!你要任由一切在你眼前消失,還是要用自己的雙手拯救這個世界,這就由你自己來決定吧!始名命!!」史達斯指茪W空,暗示茖漯T快將墜落的導彈。

「若那東西掉下,這個世界會怎樣?」命慢慢的站起來,低蚗Y的向史達斯問道。

「這裡是整個世界的扭曲的開端!要說的話這裡就是特異點[6]本身,若那東西真的掉到那頭只是存在本身就能把時空扭曲的傢伙身上的話,時空很大機會徹底的崩壞,恐怕整個世界也會壞掉吧!」史達斯以平靜的語氣說道。

「真虧你們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命冷笑了一下,以那沙啞的聲音冷笑茠獄★D。

「別怪任何人吧!有些時候,某些東西確實是會讓人寧願死也不讓人知道的…」史達斯知道這樣的話對命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也知道決定投下那東西的人沒有想過會有這樣遠超出他所想像的後果,但那也是他們必須承認的事實。

「那…還有什麼…我能做的事情嗎?」命強忍荋d痛的向史達斯問到。

「那東西的墜落恐怕已經沒法阻止了,就算沒了那東西,這頭怪物所做成的時空扭曲也已經沒法停下…」

「若果在那東西擊中那頭怪物前便把它給引爆呢?」

「那強烈的時空震盪也會把正在扭曲的時空給震裂,結果還會是一樣的…難道你…」史達斯說道中途便想到了命的想法。

「只要把那震盪給消除便可以了…」

「即使沒法把那東西給消除也好,這也能把時空崩壞的破壞給減少,不是嗎?」命抖了一口大氣繼續的說道,史達斯沒有回答到命的話,命也沒有等到他的回答便不鼓一切的往前跑。

「開始的地方也是終結的地方嗎?...別跟我開玩笑吧!!」命的步伐慢慢的加速,向茖瑰Y的怪物跑去,依然在努力向茩鴝l種攻擊的達爾斯看茤R向自己跑近,駕駛員也被命給嚇呆,立刻轉身向茤R開槍,但命只是輕輕的一跳,便躲開了那道光束。

「嗄呀!!!!!」命向那台達爾斯的胸前一拳揮去,整部機體被轟穿了一個大洞,命穿過了那台達爾斯,以它的殘骸作踏板向在天空中的龍骨種跳去。

命的手輕輕一碰龍骨種的頭,便把整個頭顱給化成灰燼,並掉回到那深谷之中,命抓荓V壁讓自己減速下來,但最後也無法成功,最後掉到谷底之中並滾在地上。

「使用吧!化成惡魔去改變這個世界吧!」史達斯站在崖邊把腕輪與金色菱形的結晶,拋到命的身邊,命毫無猶豫的把腕輪戴到手上,把那結晶裝到腕輪上。 命的左手往下一揮,結晶左右拉開噴發出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覆蓋全身,形成一副漆黑的鎧甲,那鮮紅色的眼睛,黑金色的身軀,就好像是為了復仇而生的黑騎士一樣。

「Change!The Guardian!」那身的盔甲好像隨茤R的想像而活動,只要命想到什麼的東西它也能給予命力量,「Battler Form。」金色的光芒構築出一柄長劍,空中的龍骨種向命發出咆哮,空中不斷的落下雷光,「Time Active!」命在這一刻突然覺得一切變得很慢,就連光也只是和他並列而行。

我已經不是那個只是空殻的我了...命的劍直刺到龍骨種胸前的赤色水晶,並以轉身的方法強行的把劍給拔出,把整頭龍骨種給強行撕開兩邊,再躍到一台達爾斯的眼前。

已經不是那個沒有靈魂,沒有過去,什麼也沒有的我了...命在空中一下轉身把那台達爾斯給斬掉,慣性力令他無法停下在地上不停地滑行,腳部的盔甲與地面摩擦發出大量的火花。

我已經有了會想念我的人...命的腦海之中突然閃過了在那面等茼菑v的那個笨小妞,看茪@道劃破天空的白光,穿過了雲層。

「嗄呀!!!!!!!!」命突然消失,在一瞬之間走到了包圍茩鴝l種的黑色光球前,以手把光球打開一個洞來...有了活在我心裡的人,命想起賽克絲的笑容,咬緊牙關的把吐出的鮮血給吞下。

我已經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了!!!原始種的根部伸出了無數的刺刃,命一下反身躲開了攻擊,並把刺刃當作道路一直的向天空跑去。

「所以...」命看到那枚導彈,把蓋面給打開,一枚金屬扭紋的彈頭給射出,彈頭在脫出後高速的迴旋起來,命向那枚彈頭跳過去,命緊握荇情A手中再次亮起金色的光芒,手裡感覺到一股脈動,在那瞬間變身也被解除,但命依然不管一切往前衝。

「所以管你是什麼也好,也給我消失吧!!!!!!!!!」命一拳擊到彈頭上,彈頭被金色的光芒給包圍,強烈的光芒伴隨蚑釋誧滮悛霾鳩]沒,天空中不同地方的影像被碎裂,整個空間也像玻璃一樣的碎掉,天空傳出強烈的震盪,這股震盪強烈到傳遍了地球的每一個角落,這震盪把命給拋飛。

「這下了鎖匙便集齊了!」男子的手中燃茠鬫滫漱黤K,在遠方看茼讞筐鴗悛饕鳥蘛棬諈滷m虹色的光柱把像玻璃般的時空給吞沒,原始種與那扭曲的影像也一起消失在虹橋之中,看茖犒D虹橋的光芒史達斯也露出了笑容。

「若這是末日的光輝的話也未免太漂亮了吧!」命不知這道的光芒到底算是成功,還是失敗...但就在這一天,他的世界確確實實的崩壞了,而那命運中的齒輪也終於開始轉動了。

(待續)

備註:

[1]
DPS-030 達爾斯

高度:16.5m

重量:48t  

裝甲:高密鈦合金

動力源:等離子動力爐

遠程感測器:15,000m

資料-E.U第一批以作戰爭用的Ataw Oaim,雖然性能不太突出,但因容易生產及維修,所以到了現在也被廣泛使用。為了強化機體性能加上了換裝系統,分別是隱密用的H型、力量用的P型、突擊用的S型及殲滅用的D型,在亞魯巴十年戰末期,更為他們追加飛行背包後的W型。順帶一提, DPS為編号的意思是-Demotic Patron Saint(人民的守護神)。


戰鬥地型:空---、地-B、海-C、宇-B


固有武裝:手部等離子盾X2、膝部B2光束軍刀X2、頭部火神砲X2、換裝系統


手持裝備:光束步槍

[2]
AAC-008 麥克白號

全高:150 m

全長:520 m

全寬:700m

重量:43100t

動力源:核融合動力爐

隸屬: E.U

艦長:馬崇坎·萊錫

類型:米普斯級航空母艦

資料-第8艦隊所使用的空中母艦,是把輕型航空母艦和隱型戰機的概念融合到艦船的身上,設計出能自由出入大氣圈的汎用型母艦,由於是主要用作大規模A.O運輸的母艦,導致大份區域也是格納庫和航空甲板,令武裝變得明顯不足。其名取自莎士比亞的作品。


戰鬥地型:空-A、地---、海---、宇-A


固有武裝:長距離導彈X20 ,防空機銃X20


最大搭載數:30

[3]
緊急應變法案-針對過往E.U的總統獨攬兵權的問題而訂下的法案,只要全體議員認可,議會也有權使用兵權,並優先於司令部的一切命令。

[4]
原始種

高度:不明

重量:不明

裝甲:不明

動力源:不明

遠程感測器:無

資料-首隻出現的EVOLUTER,在亞魯巴十年戰未期一度被Type-alpha打敗,自此之後EVOLUTER一度在地球上絕迹,對於目前詳細不明,只知道擁有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


戰鬥地型:空---、地-S、海-S、宇---


固有武裝:不明


手持裝備:無

[5]
龍骨種

高度:15.5m

重量:不明

裝甲:不明

動力源:不明

遠程感測器:無

資料-EVOLUTER與恐龍的骸骨融合而成,擁有蟲種的放電能力,像肉食龍般凶惡。


戰鬥地型:空-A、地-B、海-B、宇-A


固有武裝:光子電擊,剛爪


手持裝備:無

[6]
特異點-一般來說是指重力突變,發生重力崩壞並形成黑洞的重心點,利用了黑洞能穿越時空的說法,這裡的特異點代表了時空扭曲的中心點,也象徵茯O引發異常的中心的意思。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1 08:4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Endless Flame-alpha 第六章-被扭曲的世界

【U.E.A.200年6月,E.U境內-冰島】 
自那天之後,世界開始變得有點兒陌生的感覺,四處也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景色…對那天的記憶也就只剩下那道七色的彩光。

命不斷的嘗試回想起那天的事情,但就是什麼也想不起來,跟據史達斯的說法,命最終也沒能徹底把時空的震動給消除,但命所引起的強烈衝擊卻引發了大規模的虹橋,把時空扭曲給抵消掉,世界才得以避免陷入崩潰的狀態。

「最終...我還是什麼也保護不了嗎?…」命一絲高興的感覺也沒有,看茈|周的事物也因時空的扭曲而變得陌生,心裡便充滿了罪惡感。

他站在岸邊吹荇風,呆呆的看茖漸倣R的大海,想起了賽克絲的笑容,可是命再也沒有流露出哀傷的神情,他只是緊緊的握荇推Y,盯茖瑤威讀漱j海。


Endless Flame-alpha
第六章-被扭曲的世界


【中東聯合-重慶-南方守備基地】

在那天之後,世界各地不斷發生空間歪曲的情況,受空間歪曲的影響令虹粒子變得活躍,虹橋的大量發生令空間歪曲的情況激烈化,時空的扭曲導致地球的環境發生劇變,不少生命被時空扭曲波及,消逝於時間的狹縫之中,就像眼前的這個地方一樣。

調查的隊伍來到了一個了無人煙的死城,在昨天之前這裡只有一個普通的山谷,但今天卻出現了一個空無一人的城市。

「有生命反應嗎?」城市混集在森林之中,令整個森林就像被死亡的氣息給吞沒一樣。 

「很遺憾!一點兒也沒有呢!」駕茖諾爾的駕駛員說道。

「是嗎?恐怕全部也消失在時空的狹縫之中吧!」

「隊長,已經分析過了,這裡的地形和結構也和三天前在歐洲消失的布拉格一樣,但面積卻只是整體的一小部分,而且還混入了一些未知的建築,我想那些應該是因時空扭曲而混合了其他世界的部分而形成的樣子。」

「管他的!我們一於以這裡為據點,準備行動吧!」

「不好意思了…能否從這裡滾出去嗎!!!!?」一把老成且雄亮的聲音從樹林裡傳出來,一部A.O隨蚆n音從樹林裡衝出來,全速的向前推進,身後捲起了連番塵土,就像無畏無懼的勇者一衝出了黑暗。

受太陽光映照下,機身的金屬藍色正在閃閃發亮,從外表看來明明是一部很笨重的機體,身上披茷p重的裝甲,兩邊的肩膊上安裝茪j型匣倉,匣倉令肩膊的高度比機體的頭部還要高,外則備有一對大型的噴射飛翼,背部安裝了兩組接近圓筒狀大型的火箭引擎作推進器,令如此笨重的機體也能有高度的機動性,為了增強機體的轉向能力,身上也有茼h個的噴射器及散熱口。

臉上戴茪@副西洋騎士的面罩,遮蓋蚨韘滫甄馫插A頭上扛著的角刃,綠色的光芒從面罩中亮起,並舉起前臂的貫針,不管一切的往前衝直至把眼前敵機貫穿,強行把敵方一分為二。

「那是…」亞諾爾的駕駛員看茖熙〞鷵暐臟滫態.O在一瞬之間就繞到了他的背後並以前臂兩旁的機銃掃射,機體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擊墜。

趕來支援的亞諾爾拔出藏在腰旁的光束劍,向金屬藍色的A.O的背過斬去,那A.O左方的背部引擎輕輕地推了一下,機體急速地向右迴轉,並利用固定貫針用的刀狀夾把過來的亞諾爾一刀兩斷,看茼P伴被一個接一個的被擊落,N.R.T.A的駕駛員害怕得四肢也僵硬起來,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只看見敵機從爆炸的濃煙中突然衝出來,衝到他的眼前。

「論馬力的話,這邊也可不是說笑的!!!」金屬藍色的A.O的駕駛員向蚍臚銴j喊到,頭上的角刃亮蚋臟滫犒q光,刺穿了亞諾爾的裝甲並把整部機體一下拋起。

「是時候了結了!!」肩膊上的大型匣倉與飛翼之間伸出一對像虎牙般的大型鉗子把敵方夾荂A虎牙之間不停的釋出強力的電流令對手動彈不能。鉗的中央放射出赤紅色的射線把敵方的雙手溶斷,大型匣倉的倉門往左右打開,一排排的圓形砲彈不斷射出爆彈衝擊敵方,匣倉一邊發射蚚z彈一邊往上下拉開,在內一共12枝的大型貫甲格靈同時掃射,令整部亞諾爾被打得不似“機”形。

「雖然有點浪費,但也請給全部拿去吧!!」匣倉的大型鉗子把亞諾爾給放下,可是攻擊還沒有停下,左手的貫針直刺亞諾爾的身軀,貫針像打樁機般不停的作出貫擊並以兩旁的機銃不停的掃射,收在腰側的右手,手背的渦輪以高速迴轉令貫針也高速迴轉起來,固定貫針用的刀狀夾也給打開形成剪鉗的狀態,一拳的往上轟去,亞諾爾被貫出一個大洞來,再被剪成兩片,在空中爆炸化為碎片。

「那麼渴望戰爭的話,那就先拿出死亡的覺悟吧!」藍色的A.O轉過身來背蚚z炸的火光,向站在身後的敵方喊道,動搖的敵方們開始後退。

「松井中將,敵方已經開始後退,要追下去嗎?」一把男性的聲音傳到了金屬藍色的A.O的駕駛員耳邊。

「不用了。就這樣算吧!先回來了!」那駕駛員把頭盔脫下,嘴上留蚅G子,棕色的像草坪般的短髮,他步出駕駛倉,以嚴肅的眼神注視茖瘧ㄡ揪漱荈均C

「明白了,中將!是了!有位客人想見一見你。」

「什麼?…」松井搖一搖頭,在一時之間他也想不到在這種時候到底會有誰來找我呢?

松井駕茪睆葛S[1]降落到基地上,松井沿蚞r駛倉門前的鋼索慢慢的降落。

「感謝你們的幫助!松井昭中將。」一名黑髮,滿臉傷疤的中年男子,向茠Q井走去,並伸出手來以示友好。

「我們很久不見了!嚴武中將。」松井與那身穿墨綠色的陸軍制服的男子握過手後,便隨茖漕k子一起走荂C

「多虧你的幫助現在總算能確保內陸的防線,最近的因時空扭曲導致不少的地方也發生了地形變異,現在內陸的狀況變得相當不穩定,某些地區甚至不得不重新組建的新防線。但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不管那裡也只能隨便的裝個樣子便了事,根本就什麼也幹不了!」嚴武帶茠Q井走到軍事大樓裡,兩人在走廊上邊走邊商談荂C

「現在也只能盡量招攬一些新人,能挺多久得多久吧!畢竟現在的狀況比前大戰的時候複雜得多,能用的人手也所餘無幾,除了硬蚗Y皮上之外也沒有其他方法吧!」松井冷靜的分析道。

「但願N.R.T.A不要再有什麼小動作吧!萬一發生什麼事,只憑茖漕Йs兵的話恐怕也撐不了多久吧!」嚴武對現在的狀況依然有點兒擔心。

「放心吧!若有什麼事的話,就聯絡我們吧!不管怎樣我們F.S也不想失去和你們中東聯合的合作關係。」

「有了你番話我說安心得多了!」嚴武笑茠爾簹Q井說道,兩人在握手後便分道而行,松井走進休息室,單獨與那客人見面。

「很久不見了!昭叔。不!應該叫回松井中將才對呢!」少女轉過身來,笑茠漲V松井說道。

「是…鈴音!?」松井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少女給嚇呆,面對突然再次出現在眼前的少女,松井不自覺便把一個月前的事件給聯想起來,那時無法解答的問題也開始有了答案。

【冰島,扎拉姆斯研究所內】

命站在了一所封閉的密室內,命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等待荂C

「這是最後的實戰訓練,準備好了嗎?」一把男性的聲音傳到命耳邊,命看茖漕Л陶t龍般的小型機械獸,從地下升上來,機械獸們展開幼小的機械臂伸出長長的刀刃,像螳螂般以利刃向自己襲來。

命伸出手來,本想以手背把刀給擋下,但在刀快要擊中的瞬間,命卻突然縮手,刀刃險些直擊到命的身上,命輕輕的往後一跳,躲開了刀刃。

「可惡!只能用那東西吧!」命跪在地上,看茖漕Ц鰼鯇~蜂擁而上,命只好拿出收在腰間的金色的菱形結晶,把菱形結晶給拋到空中,結晶直墜到的手背的腕輪上,命的左手往下一揮,結晶安裝到手環上並左右拉開噴發出金色的光芒。

「Set on。」命按茈炊滫漱漟獺A輕輕往右一揮,慢慢的站起來,金色的光芒覆蓋了命的身軀,漆黑的騎士站立在機械獸們的眼前,「Change!The Guardian!」。

「來吧!」命向那機械獸挑釁道,在命的挑釁下機械獸們向茤R跑去,站在後方的機械獸也以頭部的小型光束槍向命進行射擊。   

「哼!」命冷笑了一下,慢慢的向茖爾s機械走近,光束雖然完全命中,但卻無法損害命分毫。    跑來的機械獸舉起利刃向揮去,命稍為後退了一步,避過了敵方的斬擊,並一拳擊到敵方的腹部,繼續慢慢的向茖爾s機械走近,被擊倒的機械獸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的倒下。數頭機械獸也開始向命衝去,可是它們的攻擊全也落空了,命以剛才的回避方式,躲開了敵方的攻擊,一拳一腳的把過來的敵人給打倒。

「Shooting Form…」命按下手腕上的按扭,金色的光芒構築出一柄手槍,一邊步近敵方,一邊把敵方給擊落,躲過了命的射擊的機械獸開始包圍命,像螳螂般的利刃,發出高頻率的震動,並向命襲去。

「Battler Form…」手槍在系統的指令發出後化為了劍,命一下轉身把包圍的機械獸也給一刀兩斷。機械獸就好像懼怕了命一樣,開始往後退,可是命並沒有放過它們的打算。

「Time Active!」命在一瞬間便出現在它們的身後,對它們來說就好像是瞬間移動一樣,但對命來說那一瞬間卻是十分緩慢,彷彿就好一切也停了下來,在那一瞬間便足以把敵方全滅。

「Time …Over…」系統的聲音現在才傳到命的耳邊,機械獸也全在一瞬之間發生爆炸,只剩下的最後一頭的機械獸向茤R的身後跑去。

「Energy Charge…Lightning Strike!」系統把命的指令給重複後,金色的光芒集中到左腳的小腿上。命轉身一腳把機械獸踢到打了一轉,當機械獸站穩的時候,左腳上的光芒化為了光箭,命跳到空中一腳踢到光箭之上,把機械獸給貫穿。命做回他的“招牌”動作並把變身解除,看茖重嶊瑣鰼鯇~發生爆炸。

「嗄…」命嘆一口氣,雖然輕鬆的通過了,但心裡卻總是有茪@股不自在的感覺。

「看來你已經能把零式操控自如了呢!」一名淺紫色及頸長直頭髮的眼鏡男向命走近,並臉帶笑容的向命說道。

  「算是吧!」那傢伙便是這所扎拉姆斯研究所[2]的所長-雷菲力•羅倫斯,也就是The Guardian System的設計者。命實在沒有興趣和那些為了科學而不惜做出這種戰爭兵器的男子交談,在隨便的回過後便打算離開。

「真不愧是史達斯總統所選擇的人呢!很有天分,只可惜心智方面還不夠成熟,好像被什麼束縛茼的,是吧?」雷菲力的話令命回過頭來,他就好像看穿了命的心事一樣。

「能和我談談嗎?」雷菲力笑茠漲V命說道。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3:5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命和博士一起回到研究所的休息內,在博士的引導下兩人開始互相傾訴起來,命也不知不覺的向博士說起了那天的事情。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有種好像被束縛的感覺,是因為罪疚感嗎?…」雷菲力把熱騰騰的咖啡放到命的面前。

「或許是吧!…」命茼菑v的手,慢慢的緊握上拳頭,命無法否認博士的所說的說話,自那天之後別說是那時手上的那股金色光芒,就連消除的能力也沒法自由的使用,只要一想使用力量,就會想起那時的那個無能的自己,手也會不禁的抖震起來。

「所以我不到最後的一刻也不想使用這東西。我始終還是想憑自己的力量來拯救我身邊的事物…」命看茪潃I上腕輪,以憂鬱的語氣說荂C

「雖然我不太明白你的心情,但是那東西也是你的力量哦!雖然只是一件受兒童節目影響而設計出來的小孩子玩意,但它卻是我重要的研究,也是你所擁有的力量。」博士笑茠獄★D。

「我的…力量!?…」命不明白博士的話。

「嗯!是你的力量,是只有你才能擁有的力量,和你的雙手是一樣的。」博士一邊喝茤@啡一邊笑茠獄★D,命對博士的話還是充滿疑惑。
「力量這種東西是很虛無的!別把眼光只放在自己的身上吧!只是一個人的話,所有的東西也會變得很渺小,但只要你放眼周圍的事物,身邊的所有事情也能成為支持你的力量。這是我一個朋友說過的話。」博士面露荅漁e,以認真的語氣向命說道。

「是這樣嗎?…很苦!!」命不自覺的把心中的話也說了出來,並在沒有為意下喝了一口咖啡,強烈的苦澀味令命回過神來。

「不合胃口嗎?」雷菲力博士對命差點兒便要吐出來的反應有點驚訝。

「咳…咳…這種東西是人喝的嗎?」命向雷菲力博士大罵道。  

「哈哈!你和我的一個朋友真的很不同呢!這東西可是那傢伙的最愛哦!每次喝茬o東西她也會把這東西比喻成人生,說什麼只要細味品嚐的話就會從苦澀之中感受到甜甜的味道。」雷菲力博士笑茠獄★D。  

「那傢伙是有病的嗎?」命聽茖熊f說話只覺得那傢伙的腦子是有問題的。

「別這樣說吧!那傢伙可是個好孩子來的哦!有機會的話把她介紹給你吧!」說完博士笑茠犖C慢離開休息室。

「身邊的東西也能成為力量嗎?…」命抖了一口氣,再次喝下一口那難喝得要死的咖啡,可是命始終也無法接受到那苦澀的味道,險些便吐了出來,雖然是這樣,但命卻一點也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反而這種感覺也不壞吧!在這一刻命打從心裡笑了出來。

「怎樣了?那傢伙能勝任嗎?」在博士離開了休息室後,里奧便一直和博士進行通訊。

「的確還有點猶豫,但我相信是他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倒是你們那裡還可以嗎?」博士笑茠爾簳蓿艭★D。

「哼!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在這種地方怎可能沒問題呢?」里奧冷笑茠獄★D。

「也是呢!那之後的事情在回來後再說吧!」博士一臉無奈的笑說荂C

「明白了,再聯絡吧!」里奧在說完後便把通訊給中斷,站在這廣闊的草原上遙望荅颻鴠~的城鎮。

「里奧隊長!四處也沒有生命跡像,建築也有被破壞的痕跡,虹粒子反應也比平常略高,應該是在虹橋發生的時候,被大量釋出的虹粒子給消滅掉…」站在里奧身後的身穿灰白色軍服,留茪@頭橙色短髮的小伙子把報告遞交到里奧的手上,里奧看茷兜磲漪菑龤A那裡的建築物上四處也是缺口,就好像被不知什麼給強行帶走的樣子。
「只是小量的虹粒子就已經這樣,那在虹橋的中心不就全也會化成灰燼嗎?」伴隨茖蓿囍瘞吽A留蚋臟漟u髮的青年一臉無奈的語氣說道。

「但是現在我們站的地方卻是虹橋的爆發中心。」里奧的話把青年嚇得跌倒在地上。

「不是吧!?…」

「是的!在距離現在的六小時前,這裡因時空震動而發生了小規模的虹橋!整個地區的東西也消失虹橋之中,就連周邊的地區也受到漂留至空氣中的虹粒子影響,所有的生物全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桂二開始向真一進行解說。

「那為什麼我們會沒事的?」真一慢慢的站起來並向兩人問道。

「那是因為這此虹橋的規模不大,粒子濃度不高,很快便開始消散,並開始進入重生期,所以我們才能安然無恙的在這裡!」

「重生期?」真一一臉不解的樣子。

「在虹橋消散一段時間後,大部分的地方也會出現一種環境快速再生異常現象,這個現象曾把四周的地區也回到人類文明出現前的自然環境,隨茞氻l的濃度和爆發的規模不同,回復的時間也會有所不同。」桂二雖然很耐心的向真一解說道,但真一卻好像依然一點也不明白的樣子。  

「也就說若虹粒子的濃度再高一點的話,別說是我們,恐怕這裡就連一根草也長不出來的意思吧!」里奧以嚴肅的語氣,向真一粗略的解說道。

或許是錯覺吧!里奧總是覺得這種所謂的自然現象是為了針對人類而存在的。

幾乎所有的生物,也是喜歡生活在自然的生境裡,只有人類才會破壞自然的生態來建造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可是這種所謂的自然現象偏偏就是把人類所建立的一切給消滅,回復到基礎的自然環境,讓其他的生命們能在新的生境下生存,為其他的生物帶來了生機。

在這些粒子面前所有的事物也只是被消滅的一方,但除了人類以外所有的生物也會被給予一次重生的機會,里奧實在理解不了這種異象的目的何在。

「真一,你負責到另一邊市鎮再作調查,桂二你跟我回指揮車把數據整理後傳給博士。」里奧向停止了無謂的思考,向兩人命令道。

「了解!」兩人在向里奧敬禮後,便開始分開行動。    真一在里奧的命令下步進了像死城般的城鎮,整個城市也是支離破碎的樣子,沒有一處的建築物是完好的狀態,在這裡只有因重生期而過度生長的植物,那些植物就好像把城市給佔領了一樣。

更可怕的是整個城市依然沒有任何生命存活的跡像,甚至就連一具的屍骸也找不到,所有的生命也是像憑空消失一樣,甚至讓真一開始懷疑這裡是不是根本從來沒有生命存在過。  

「真一,聽到了嗎?」里奧的聲音傳到了真一的耳邊,隨茩i粒子的影響下,通訊伴隨茪j量的雜訊。

「聽到了!怎樣了?」真一很勉強的才聽到里奧的聲音。

「狀況怎樣了?」

「不行!完全~~~不行呀!!別說是人,就連蟲也找不到一隻呢!」真一向里奧抱怨道。

「明白了!你先回來吧!」里奧向真一命令道。  

「是了!這裡會變成怎樣?」真一看茬o個已經失去了存在意義的都市,不禁感慨了起來。這裡本來是一個給予人類生存空間的地方,現在不管是歡樂的笑聲,還是讓人煩擾的嘈雜聲也消失在這城市內。

「天知道?應該會在虹粒子消失後,便把這裡清拆重建吧!」

「難得這裡能開始恢復自然的環境,我們不是應該…」真一對里奧的回答好像有點兒不滿,難得回複了過來的自然環境為什麼又要把他再次破壞呢?
「那又怎樣?把別人的東西給搶過來,然後變成自己的所有物。自古以來人類不也是這樣的嗎?」真一的話還沒說完使被里奧給打斷。既然“那傢伙”不把機會留給我們的話,那我們就把它給搶過來。反正我們一直也是這樣活過來的…
「這…」 「好了!反正這些事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情,別再說了!若是那麼不滿的話那就自己去跟議會說吧!」真一對里奧那種好像所有東西也是理所當然的態度十分不滿,本想繼續和里奧理論下去,但話還沒有說出就被里奧給渴止了。  

「明白了!我會在這裡再調查一下才回去!」說完真一便把通訊給中斷,什麼一直也是這樣,那種事情改變不就是行了嗎!!?真一實在理解不了里奧的所說事情,真一抖了一口大氣,繼續在那廢棄的街道中慢步,讓自己冷靜下來。

真一走到十字路口的中央,看茈|周那些被植物纏繞茠澈媬v物,算吧!還是回去吧!看茬o種除了植物以外,根本沒有其他生物能活下來的環境,真一除了回去之外也沒有能做的東西。

「吱…吱…」在真一轉身回去的瞬間,聲音隱約的傳到了真一的耳邊。樹枝像是有生命的利刺一樣向真一直刺過去,真一在地上滾了一個筋斗躲過了攻擊。  

「這是…」真一看茞換e的樹木一棵一棵的變成黃色的液體,並浮在自己的面前,那頭黃色的水球就像某種生物的幼蟲一樣,亮茯鶡漭芒的雙眼,還有腹部的赤色水晶球,不會有錯的…這是蟲種[3]!?

「不可能的!明明沒有生命反應的!為什麼?…」桂二看茷拊鶪W的那些長蚅略滫熄嬰漵讕峓b荂C

「這就是發生虹橋的理由了吧!?」里奧不禁把潛伏的EVOLUTER與六小時前所發生的虹橋給聯想起來。

蟲種的觸手化成了利刃,向真一刺去,真一看茷K不管一切的向後跑,浮在半空之中的蟲種,開始真一追去,亮茯鶡漭芒的雙眼射出光線,真一立即蹲下躲過了光線,回頭看蚨C慢接近的蟲種,看茼菑v已經慢慢被蟲種包圍荂C  

「真一用那東西吧!」里奧向真一命令道。

「不行!那力量是為了拯救別人而使用的,而不是為了殺戮其他的生命而存在的!」真一大喊道。

「隊長!雷達出現高能量反應!這是…是時空扭曲反應!!」桂二向里奧大喊道。    真一看茪悁熇朮左瘍僆癒A一道道紫黑色的雷光在雲層中閃動,並向慢慢匯聚在一起形成紫黑色的光球,四周開始發生劇烈的震動,包圍荅u一的蟲種全也向茈球的方向集中起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真一看茤狾釭甄庥堛漱あ巡L數道的光芒並集中到紫色的光球上。

「恐怕牠們是想把的在別世界的同伴給帶來這裡!」博士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邊,藉荇菑G傳來的數據博士察覺了時空的異常,可是當聯絡到眾人的時候已經太遲,命站在博士的身後,看茷拊鶪W那個紫黑色的光球。

「和那時是一樣的…」命想起了那時在六本木中把的把賽克絲帶走的那道光芒。

紫色的光球爆發出一道光柱,強烈的衝擊把真一給拋飛,倒在地上的真一按蚗Y上的傷口,慢慢的站起來,以糢糊不清的視線看茬Q前方的一切被吞沒的景象。

真一搖一搖頭把頭上的血給抹掉,看茼Л郕C慢的散去,眼前就只剩下一片荒蕪的土地,數十頭的龍骨種隨茖犒D強光來到了這個世界,真一呆看茼b龍骨種身後那頭有如山般巨大的巨龍。那頭巨龍的身上的鱗片有如黑色的鋼塊般的裝甲,背上長蚍き囓角j的骨角包圍茪s峰,就像恐龍時期的那些長頸龍一樣,以巨大的身軀緩緩的向荅u一逼近。

「隊長!在岩山種[4]的身上發現了其他生物的生命反應!!」

「什麼!?」真一與里奧也以難以置信的眼神望向發出生命反應的位置。

真一隱約看到一部淡紫藍色的機械人被閣置在巨龍的鱗片與骨刺之中,那部機體的身形纖幼。紫藍色的身軀的配上了白色的裝甲,肩甲兩側與雙腳的腳跟也裝備了呈三角形的飛行裝備,機身與背上的飛行器也裝備茷G茞L藍色的光芒的水晶石,頭部的兩側的有茪倥銣峈漱挼u和白色的雙角,手上拿茪@把差不多有茪@部機體的高度的來福槍,那樣的機體就連里奧也沒有看過,就好像是來自別的世界一樣。

「糟了!要快點把他給救出來!」真一開始向笊VOLUTER的方向跑去,但才剛去起來,便立刻被里奧給渴停。

「別出手呀!這可能是陷阱也不定!!」里奧向真一大喊道。  

「聯絡不到那駕駛員,無法確定狀況!」桂二的報告令里奧更加確信沒有救助的必要。
「我們現在還不清楚那機體是不是敵人,胡亂出手的話會很危險的!」桂二也向真一勸說道。

「但是…」

「不要再說了!這是命令!」里奧以嚴肅的語氣向真一命令道。

真一看茖熊肅臟滫瑣鷕橉H茈阱s的移動而快要掉下,實在按耐不住一鼓作氣的向茖爾sEVOLUTER跑去,天上的龍骨種們向荅u一咆哮,並噴出一道道的雷光。  

「混蛋!幹什麼啦!給我快點回來吧!」里奧看荅u一不斷的在雷光之中躲避,不管一切的向前衝,不管里奧怎樣渴止也沒法把真一給喝停。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3:5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白痴!!給你力量可不是讓你濫用的呀!」里奧再次向真一下令道。

「別說笑了!力量不是用來守護重要的東西嗎!?那有什麼能比生命更重要呀!!!!」真一說後便把通訊器給拋下,雙手交疊,按下了電子手賬兩側的按鈕,「Ready!」電子手賬發出啟動的音效。

真一把電子手賬裝到腰帶上,腰帶不斷向前發出一個接一個的藍色光環,光環的力量強得連到那群龍骨種全也給彈開。    真一右手指向天上,慢慢的向下,雙手向前劃了一圈交疊成十字的樣子,真一大喊了一聲:「Set~~~on!!」便把腰帶上的變身裝置也給反轉,兩部的電子手賬合併成呈橢圓形的裝置,裝置發出「Mode Change!」的聲效與藍色的強光。

「Change!The Guardian!」藍色的光芒化成沖擊波。在藍色的光芒下真一化成了蒼藍色騎士,但他的樣子與命的零式截然不同,厚厚的藍色裝甲,鮮紅的眼睛,銀白色的護腕與護腳,不止是外表,就連感覺也完全不同,若命的零式是復仇的黑騎士的話,那真一的十三式便是蒼藍色的守護者。

真一擺出一副戰鬥的姿勢,不管一切的向前衝,龍骨種看見跑來的真一立即發動攻擊,龍骨種的利爪閃蚢q光向真一襲去,真一雙手接蚗s骨種的利爪並把以背負投的方式把龍骨種給拋出去。真一輕輕踏了一歩跳到空中,一拳“轟”到龍骨種的鼻樑上,龍骨種的頭骨就好像塌陷了一樣倒在地上。

看荅u一把自己的同伴給幹掉!岩山種開始變得活躍起來,岩山種的口中亮起火光,一道赤紅色的光線砲在真一的身旁劃過,熱線砲直擊遠處的廢墟,被擊中的廢墟的直徑二百公尺的範圍全也被溶成岩漿。    被岩山種的熱線砲給嚇呆的真一回過神來看茧o怒的岩山種把身上的機體給拋飛,向荅u一咆哮,完全沒有注意到掉到地上的那部機體。

「糟了!」真一看茤奶s種高舉前腳快要把那紫藍色機械人給踩成碎片,不管真一怎樣也沒法趕上。

「要支援嗎?E.U的小鬼!」一把語氣輕挑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邊,桂二眼看雷達上突然出現高能量的反應從上空墜落,桂二還沒趕給向里奧報告,便看到一部長蚇W角的純白色騎士從上空墜下一拳直擊到岩山種的眉心,整頭岩山種立即倒下。

「Blade Knight[5]…是源鳯治嗎!!?」里奧難以置信的樣子呆看茷拊鶪W那站到真一面前白騎士形A.O。

「是EVOLUTER嗎?但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本大爺赤手空拳也足夠有餘了!!」一把清脆而又響亮的聲音從那白騎士中傳出,男子長茠鰶嬰滫熊u髮,臉尖尖的,有茪@雙青綠色的眼睛,身穿茪@套墨綠色的西裝,以輕浮的語氣向EVOLUTER們挑引荂C

白騎士的雙眼亮起綠色的光芒,長長的肩膊下方的兩個渦輪機開始迴轉,Blade Knight往前一躍,一手抓茠聾云瑰s骨種的頭角,一下就把牠轟到地上,往後轉身一拳擊到身後那頭龍骨種胸前的水晶核,一手握茖瑰Y龍骨種的脖子,並把那顆核心一手搶下來,數條龍骨種見狀立刻向笅lade Knight衝過來,可是Blade Knight的手輕輕地一掃立刻產生了颶風,把那群龍骨種全到吹飛了,空中的龍群也展開翅膀,發出藍色的電光向笅lade Knight襲去,但面對Blade Knight的光壓障壁,牠們的一點兒效果也沒有。

「怎麼了!只有這種程度嗎?不用跟我客氣的哦!Come on~~~Baby!!」Blade Knight踏蚗s骨種的死骸,向餘下的做龍骨種做出挑撥的手勢,鳳治再度以輕挑的語氣向茖爾s龍骨種說道。

「吼…」站在地上的龍骨種咆哮起來,但聲音還沒有傳出便被Blade Knight的拳打就打進了牠的口裡,聲音也無法傳出來,「發夢沒這麼早了…」Blade Knight的抓茖e的喉嚨不放,舉腳向茖e胸前的核心踩下去,連續踩了數下把核心粉碎。 

另一頭的龍骨種的雙手閃蚢q光從後襲來,Blade Knight往前一踩,蹲了下來,捉荍儦L來的手把那頭龍骨種投出去,並以腳肘直擊那頭龍骨種的下顎。

Blade Knight踏蚗s骨種的頭,站在原地把襲來的攻擊給全部躲開,那頭龍骨種籍蚋鄖郊H那數條幼細且像骨刺般的尾巴進行連續刺擊,但Blade Knight只是輕輕的擺動茖倩暾N把攻擊完全給避開了,龍骨種的手亮起藍色電光,打算再籍蚋鄖郊H利爪進攻,可是還沒有完成轉身被Blade Knight握茖e的核心,Blade Knight的手亮茈捰滫漸,那頭龍骨種的核立刻被壓至粉碎。

「喂!E.U的小鬼!趁現在把那大塊頭給幹掉吧!!」白騎士指茖重嶊漕瑰Y岩山種向真一喊道。

「明…明白了!!」被白騎士的實力給嚇呆的真一回過神來。真一拿起掛在腰間的手槍,並把手槍給拉開,「Energy Charge…Lightning Burst!!!」真一拉下手制,重砲的前方集束成一顆巨大的光球,扣下板機,光砲發出強大的後座力,真一站茠漲a面也塌陷下來,白色的強光把緩緩的站起來的岩山種給吞滅。

真一把變身解除看茪悛聾尹犒D殘光,當真一回神過來那白色的A.O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眼前只剩下龍骨種的屍骸,和那紫藍色的不明機體,真一跑到那機體的上試荍熅r駛倉的倉門給打開。  

「真一!別過去呀!現在還不是安全的時候!等檢察結束後才行動吧!」里奧的聲音從變身裝置中傳出,但真一卻沒有理會。

「白痴!別明知有可能是陷阱也走進去好嗎?」里奧向真一大喊道。

「為何人總是喜歡懷疑別人的呀!難道要你信一下人會死嗎!!!?」真一一拳直擊到緊急打開的按鈕上並大喊道,駕駛倉中冒出冰冷的空氣。  

「是...女的...」真一看茖漲W身穿茪@套黑藍色的連身裙配搭茈捰滫漲蝏熐P裙邊,藍黑的長髮,黑色的長櫗與長靴的少女,少女胸前和腰間也配戴茼o的座駕一樣亮茞L藍色的光芒的水晶石。真一緊握荇推Y,我們竟然險些就把這樣的一個弱小的生命給捨棄,為什麼我們總是不肯相信別人呢?這個世界到底是錯了什麼呀!!?真一實在理解不了這個被現實所扭曲的世界。

「連對方是敵是友也不清楚,有必要這樣拼命嗎?」命雖然無法了解那名熱血白痴的行動,但他的想法命卻有點兒明白。

這個世界絕對是錯了什麼的,但到底是什麼?命還沒有實在的答案…命只能緊握荇推Y,等待答案的出現。


(待續)

備註:


[1]
DPS-S-32 巴爾特
全高:24m

頭高:21m

重量:82t

裝甲:迪柏古合金混合裝甲

動力源:核融合動力爐

遠程感測器:15,700m

駕駛員:松井昭

資料-以達爾斯S型改造出來的特化機,外部的輔助外裝全以迪柏古合金製造。是重視接近戰和防禦力的機體,以突擊戰及防線突破為前提而開發的,為了方便更換部件,因此換裝系統沒有被折去,可換上達爾斯的D型及P型的裝備。

戰鬥地型:空---、地-A、海-B、宇-B

固有武裝:換裝系統、渦輪式等離子貫針X2、手部破壞剪鉗X2、手部2連裝機銃X2、肩甲等離子刃鉗X2、等離子熱線砲X2、掃蕩彈X2、大型貫甲格靈X12、頭部電熱角

手持裝備: 7.73m大口徑滑腔砲

[2]

扎拉姆斯研究所-位於冰島上,是集世界上最高科技的研究所。主要研究範疇包括了虹粒子科技,時空的研究及Star Force能源的應用等。雖然為中立的組織,但因位於E.U的領地,因此現受聯邦保護並為聯邦的重點研究所。

[3]
蟲種

高度:2.5m

重量:不明

裝甲:不明

動力源:不明

遠程感測器:無

資料-首種在地球上生育的EVOLUTER,擁有放電能力,在亞魯巴十年戰中已被徹底殲滅。

戰鬥地型:空-A、地-B、海-B、宇-A

固有武裝:觸手、光子電擊

手持裝備:無

[4]
Knight-00 Blade Knight

全高:21.75m

頭高:19.5m

重量:48.8t

裝甲:原子能實化金屬

動力源:真空式光子傳輸爐

遠程感測器:19,000m

駕駛員:源鳳治

資料-本來是E.U的量產機的試作型,茩垢}壞力的接近戰用機體,但基於防禦力和運動性不算優秀,修理價格昂貴,故此軍隊不太重用。機體由源氏集團開發,主要以光壓及真空作為武器,機體的結構異常,因此難以操作,只有源鳳治才能完全制卸。

戰鬥地型:空---、地-A、海-B、宇-A

固有武裝:高速真空化渦輪(CMF)、AES(atom evolution system)

手持裝備:可轉動騎士劍-Tyrfing、防盾-Aegis

[5]
岩山種

全高:150m

全長:348m

重量:不明

裝甲:不明

動力源:不明

遠程感測器:無

資料-龍骨種與火山融合而成,擁有超高硬度鱗甲,體內有茪ㄓ韘a心的温度低的核心,即使在核武器的攻擊下依然可以拖亳無損。

戰鬥地型:空---、地-A、海-A、宇-C

固有武裝:五萬度熱線砲,骨突刺,火山突擊

手持裝備:無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0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能量 安全 工人 運動 科技 武器 眼睛 金屬

回覆 引用 TOP

Endless Flame-alpha 第七章-進化的惡果

[隱藏]
「滴嗒…滴嗒…滴嗒…」男子坐在一片漆黑的房間之中,靜靜的聽荓奮薑W的鐘聲。男子呼出香煙繞虒}的坐在沙發上,雖然房間之中沒只有一點的燈光,但男子依然戴蚞永銵A對他來說即使是這種悠暗的環境依然是太耀眼了。

男子掃了一下他那把金色的短髮,慢慢的從沙發站起來,看茬o染滿鮮血的房間,男子就連一點噁心的感覺也沒有,只是走到門前輕輕的把煙蒂給拋下。

「Adios!」看虓牉戍潀a上的油給燃點起來,整間房子給燃燒起來,男子看一下手錶,坐上了來迎接的貨車,男子吃下了一片巧克力,點起了香煙,看茩邧愨銴W的工廠大樓發生爆炸不禁冷笑了一下。

Endless Flame-alpha
第七章-進化的惡果


【E.U境內-北南美洲[1],奧維尼亞-E.U駐奧維尼亞補給基地】

直昇機那嘈吵的聲音傳到了命的耳邊,眾人從直昇機下來,看茬o座四處也放滿A.O的基地。

「恭候多時了!雷菲力博士!」身穿棕色抖袍的男子向博士說道。

「你是?…」

「我叫井上源二,是隸屬E.U第二特務隊的隊員,從今天開始將會調配到這個部隊之中,請多多指教!」源二與博士握手,並自我介紹道。

「請各位跟我來吧!」源二以平和的語氣招待茞酗H並帶茞酗H走向基地的大樓,除了呆看荍諿g屏幕上的資料,自言自語的里奧之外。                                                                                                                                   
   
「傳說中的十大皇牌[2]竟然會出現在那裡…」里奧看茪W次那部白色A.O與那A.O駕駛員的資料,那名大約只有十六至十七歲的少年,單從那張比他的實際年齡年輕了差不多五歲的照片,實在想不到那樣的男人會是能威脅到整個E.U的對手…

「隊長!怎樣了?」看到隊長呆站荇菑G便追問到。

「不!沒什麼…」里奧把屏幕給關掉,在還沒有確認事實前,里奧不打算把推測給說出來,說罷便隨茞酗H向基地的方向走去。

眾人走進了基地所安排的休息室裡,正在裡休息室中等待的司令官立即與里奧握手。

「等了你們很久了!特殊行動隊伍的里奧•奧迪斯中校!歡迎來到這座基地。我是這個基地的代理司令-馬崇坎•萊錫!」身穿荈竅鶡滫漯瓥T,留茞`灰色的鬍子,帶茈捰滫滬x帽的老軍官一邊與里奧握手,一邊說道。

「人齊了嗎?可以的話那就開始了吧!」博士向眾人問道。

「除了真一前軰之外全也到齊。」桂二無奈的向博士報告道。  

「那個笨蛋就由他吧!」里奧一臉不滿的說道。

「那在開始之前先介紹一個人給大家認識,進來吧!」隨茬掑h的介紹,一名黑藍色的連身裙的少女走進了休息室中。

「我是小原靜子!是XG-003 Glory Carver[3]的駕駛員,多謝你們的救援!!」靜子向眾人躹躬道謝。

「Glory Carver!?難道是真一前軰救回來的那部不明A.O!!?」桂二聽到靜子的話後不不禁驚訝的大叫了出來。

「從今天開始她也會正式調配到你們的隊伍,是史達斯總統的命令哦!」博士笑茠獄★D,語氣就像在開玩笑的那樣,完全沒有實感,但博士的話卻令到里奧一臉無奈的樣子。

「放心吧!她絕對不是什麼危險人物,而且她身上的東西是那次事件的關鍵!」博士拿出一顆與靜子身上的掛飾一樣的淺藍色水晶石。  

「這顆石頭是…」桂二不解。

「這顆水晶內潛在虓永e大的次元能量,在我們的世界裡是少數殘餘的再生能源。其次元能量不但能應用在機械的身上,就連人體也能直接使用,就好像是這樣…」靜子說完後閉上眼睛,身體竟然稍稍的浮起來。  

「像這樣把空間干涉的技術應用的話,就算不使用駕駛服和生命維持系統也能保障駕駛員的安全。」靜子降回地面,繼續解說到。

「就算是這樣也不等於與時空歪曲有關係吧?」源二向兩人質問道。

「這裡的次元水晶[4]只是複製品,若果是原石的話就有足夠的能量應用在一些大形機器上,製造出把行星環境改造的裝置。」靜子解釋到。

「而這顆原石就是這次事件的關鍵了!這顆原石有荅鄑漅阞鷓_層,然後再互相連接的力量。簡單點,以電路來舉例,這顆原石就好像轉接器一樣,能把電力截斷再轉接到別的電器上。利用這種方法便可以把現在環境的時空截斷,然後再接合到新的環境上,從而逐漸把環境給改造。對吧!!?」博士向靜子問道。

「嗯!可是裝置卻不知為何失控了…」靜子點頭承認,並以帶茪@點哀傷的語氣說道。

「恐怕是因為兩個月前發生了的那次大規模時空扭曲吧!」博士的話引起了命的注意,兩個月前發生的時空扭曲正正就是六本木那時的事。

「在那時空歪曲所產生的龐大能量與那裝置的互相干擾導致失控,並形成了巨大次元裂縫。」博士繼續的解說道。

「所以那裡才發生了虹橋。」說到這里奧開始了解當時的狀況。

「他們一直等待蚞鷛|,可是次元裂縫卻一直被虹橋給壓制荂A但隨茬怐餼i橋的頻率越來越高,在自然界中的虹粒子變得微弱,令虹橋的規模下降,令他們有了這次的機會,看穿這一點的EVOLUTER,意圖回來這邊的世界,結果安排了自己的同伴在這邊作為誘餌,並向裂縫釋放大量能量,令時空扭曲加劇,以打開時空門!而她們的環境改造裝置也因受不了時空門打開的龐大能量而自我毀滅。」博士總結道。

「我就是在裝置自我毀滅的時候,為了取回原石而被時空扭曲波及,而來到這裡…」

「那些傢伙有那麼聰明嗎?」桂二表現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EVOLUTER的智慧是遠超我們想像的!!我們對他們的了解實在是非常微少的。」說到這裡博士也因作為一個學者感到羞恥。

「那…那顆“原石”現在在哪裡?」桂二向博問道。

「那顆“原石” 現在留在研究所內,以便了解時空扭曲的狀況,若研究有所成果的話或許我們能有把你送回去的方法。」博士笑茠漲V靜子說道。

「嗯!由於現在的我只能寄人籬下,所以請大家多多指教。」靜子向博士點頭,以十分恭敬的語氣向眾人說道。

看到靜子,命就有一種鬱悶的感覺,命乾脆把靜子給無視,直接離開了會議室。命嘆了一口氣,滿腦子也只是那天所發生的事。

「若果那天我能阻止那些傢伙的話…」命在門外嘆荇薵獄★D,他依然怪責茖漁氻偵礞]做不到的那個無能的自己,若果那時我能阻止那些傢伙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也不用波及到無辜的人來到這個一塌糊塗的世界裡,命一直的怪責自己。想到這裡命嘆了一口氣,獨自的離開了會議室。

命獨自一人來到基地的格納庫中。眼看茞換e的那部A.O,命的心裡就有一種不爽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命自從第一次見這傢伙之後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麼好事!

「喂!命,那達爾斯有什麼問題嗎?」真一拍了一拍命膊頭,把呆茪F的命給嚇了一跳。

「不!沒什麼…」被嚇了一跳的命急急忙忙的回應,在那時命才發覺那達爾斯手上的那白色的大形盾牌,盾牌上裝備茠熄礎漍磣庛佶m,在命的記憶之中達爾斯應該沒有這樣的裝備才對。

「那是什麼?…」命指茖漪瑑P向真一問道。

「聽說那是大氣層突入用的特製盾牌。在那裝置中儲存荈i入了假死狀態的虹粒子,在突入時大氣圈時把熱能給抵消用的特殊裝備,但好像會因虹粒子那種排除一切的性質,而令盾牌也會被排除而消失,所以像這種失敗品的盾牌並不常見,多數也只是那些完全沒法獨力特入大氣圈的舊式機才會用上的。」真一裝作博士的樣子向命介紹道。

真一的話不知為何卻惹來了命的不滿,命只要想起那些硬闖進來的傢伙向茈L發動攻擊的樣子,命就有股怒火湧上心頭的感覺。

「若不是那些傢伙的話,那裡的狀況可能就不會變得那麼糟…」命低聲的自言自語地說道。

雖然身處的位置不同,但命所說的正正也是馬崇坎的心裡想法,馬崇坎拿出一些照片給里奧等人。

「這些是?…」里奧拿起了那些相片,達爾斯們正在突入大氣層之中,盾牌也在突入大氣層瓦解成光粒子的相片,里奧看茖漕ヲ菑糷ㄘ白馬崇坎的意思。

「那些全部也是我的部下,他們正正就是突入六本木的成員,當然全部無一歸還…」馬崇坎放下另一張的相片,由於那相片只是利用衛星拍下來的相片,在特異點的干擾下相片的影像變得模糊,但里奧依然很清楚那個巨大的黑影到底是什麼。

「雖然今天我們應該要商討的是如何解放那些被分離份子攻佔的鄰近市區,但對我來說我只想知道,那天在六本木禁閉區內到底發生什麼事?」馬崇坎雖然有份參與這次的行動,但馬崇坎只是一直遵從茤R令,根本不知那裡的發生什麼事。

「這個…恐怕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你還是親自的問總統閣下吧!」先別說那是不能說的機密,就算想說也好,里奧對那天的事也只是一知半解,根本不清楚那裡的實際情況。

「那種事情我當然試過吧!可是總統閣下就只是回答了一句話。」馬崇坎回想起史達斯站在窗前看茧‘~的遠景,以冷漠的語氣向馬崇坎說道:「對人類這種生物來說,錯誤就只能以犯下另一個的錯誤方式來解決,真的有夠愚蠢呢!」這番話不止令馬崇坎一頭冒水,也令聽茠漕蓿礸L法理解他的用意。

「我只知道在事後是以天然災害的方式來對外公開,就連啟動了緊急應變法案也沒有報導,最重要的是啟動法案的羅伯特議長並沒有受到任何處分,除了這些之外,我沒什麼能說的。」里奧把他已知的全都說給馬崇坎知。

馬崇坎拉下帽子嘆了一口氣。雖然早就知道不會這麼順利的,但像這樣毫無收獲確實有點失落。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08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手錶 房子 能量 安全 空間 機器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若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或許你問那個傢伙會比較適合,那時他正正就在六本木的中心,我想他會比我更適合回答你的問題。」里奧也明白失去部下的感受,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了把不該說的說了出來,雖然里奧沒有明確的表示“他”到底是誰,但要知道的話恐怕也不太難。

「那我明白了!這事就暫且不提吧!」馬崇坎抖了一口大氣,既然他們不願說那就不要勉強吧!況且自己就是那個投下時空震盪導彈的混蛋,若還要厚蚆y皮向受害者問罪的話也未免太不知廉恥了吧!想到這裡馬崇坎最後決定把那事件的有關的事情暫時擱置。

「那我們還是先說回鄰近市區防衛問題吧!」里奧也借機把話題給轉過來,除了命和真一之外,特務隊的隊員們幾乎全也伴隨茖蓿曭漕陋ョA直到里奧與馬崇坎的會談結束。

時間來到下午的二時,會談的時間比預定的時間足足遲了一個小時,基地的氣氛也比平日的緊張,兵士們一點也不敢鬆懈,就連平日進出的運輸物資用的貨車也比平時檢查得更加仔細。

「今日的氣氛未免太糟了吧!」留茠鬫漟u髮,戴蚞永銵A穿白色恤衫和西裝背心,外表斯斯文文的貨車司機向正在檢查貸車的士兵笑說荂C

「沒法吧!今天來了些上頭派來的大人物嘛!」士兵也一如以往的與運輸工公司的職員談笑起來。

「是嗎?看來今天真是個很糟的日子呢!」戴蚞永銵A留茪@頭金色短髮的貨車司機冷笑的說荂C

「是嗎?不過你的樣子很陌生呢!是新人?」士兵笑茠獄★P,他只顧茯毼茪滮W的貨物清單,完全沒有為意到頸上人頭的危險。當他回過頭來時只見手槍指到自己的頭上。

「咇…」槍聲幾乎被滅聲器完全消去,守門的士兵在那一瞬間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在無聲無息之間被擊斃,轉眼之間就全被取代。看茈L們所安排的人員把瞬速的屍體給處理並補上了他們的崗位,把基地的大門給打開,貨車駛進了基地。

駛蚢q單車在基地的道路走荂A真一眼看茬f車慢慢駛進了基地,看茖熙f車就有一種違和感。

「藍護少尉!怎麼了?」坐在後座的靜子向真一問道。

「沒什麼!只是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真一以低聲的回答道,在電單車的引擎聲下,靜子只是隱約的聽到真一的話。

在靜子的陪同下,真一決定還是先把靜子帶到特殊格納庫的那裡,電單車只是在貨車的身後駛過,真一完全沒想過那貨車會是那麼危險的存在。
   

兩人來到了特殊格納庫那兒,格納庫的周圍擺放蚢F爾斯。由於格納庫在距離基地的主大樓較遠的位置,所以感覺上比較僻靜。真一看蚗R子的Glory Carver就不禁感到佩服,真一從來沒有想過異世界也有和他們的A.O一樣的機械人,除了體形細了一點之外,其他的東西幾乎一模一樣,就連駕駛倉和操作系統也有不少的地方相似。
  
「唷!來了嗎?」身穿橙色工作服,戴茞棺霂d蚅G子的中年男子走到兩人面前。
  
「很久不見了!安特先生!!」真一興高釆列的跟那大叔說道。
  
「你還是那麼健碩呢!」安特拍了真一的膊頭一下,笑茠獄★D。
  
「那機體怎樣了?」真一替靜子向安特爾問道。
  
「這東西真的很厲害呢!比起我們機體的系統還要完善得多呢!那種水晶的動力運行原理,到底是什麼就連我也不太清楚。」安特看茖瑣鷕擗ㄧT感到佩服。
  
「那這傢伙能修好嗎?」真一向安特問到。
  
「修就倒是修好了!機件和裝甲也能用我們東西代替,但若是那些水晶受損的話,那就沒法了!」安特以無可奈何的語氣說道。

「我明白了!真的很多謝你。」靜子向安特道謝道。三人只顧笉lory Carver的整備,完全沒有為意基地內所發生的異常。
   
里奧不斷的試蚖P真一聯絡,但基地內的訊息卻好像受到不知什麼干擾茠獐豸l。
  
「羅爾中尉!系統的入侵已經完成了!」身穿E.U軍服的士兵在主大樓倉庫的監控室內一邊以手提電腦入侵荌穧a的電腦系統,一邊向戴蚞永銵A叼茩遠洈漕k子報告荂C
  
「哼!」羅爾托一托他的墨鏡,看茼b那些的E.U士兵的屍首吃下了一片巧克力,在一瞬間他們便把貨車所停泊的倉庫給佔據了起來,他沒想到E.U的基地會是如此不堪一擊。
  
「在他們發現前行動吧!」羅爾一聲令下,貨車上的特種部隊便散開行動。
   
隨蚚劃葭奶H開始行動,躲在叢林之中的A.O也開始行動。數部深藍色的A.O打開背部的噴射引擎飛到空中。那些不管是背部的噴射引擎,飛翼,就連胸前的入氣口也與戰機相近。

「未確認反應出現,那是…飛隼[5]!!」基地內的雷達管制員向馬崇坎報告道。
  
「啟動紅色警報!快!!」馬崇坎大喊道
  
「警報系統無法使用!!系統不知被什麼人入侵了的模樣。」
  
「什麼!?」馬崇坎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只能眼看茩詳G們把防衛的設施給破壞。
   
飛隼降低了飛行高度,並開始以手背的格靈向站在基地外圍的達爾斯掃射,駕駛員還沒反應過來,整部達爾斯已經被飛隼手背上的格靈打得像蜜蜂巢一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跑到倉庫外,呆看茖重嶊犒F爾斯發生爆炸。

一道光束把基地的倉庫外壁熔穿,光束直擊到達爾斯身後。
  
「第三格納庫發生爆炸,味方機體起動確認。米基爾小隊請回覆…米基爾小隊請回覆…」不管司令部怎樣叫喊,那些達爾斯就是沒有回應。
   
當真一回過頭來,只見數部的達爾斯從倉庫中走出來並向防衛班的達爾斯進行射擊,完全搞不清狀況的達爾斯只能展開手背那呈六角形的光盾把攻擊給擋下,根本沒有為意到從後以來的攻擊,達爾斯的身後被一顆幼長的導彈直擊到背後,整部達爾斯被炸成碎片。
   
真一嘗試與失控的達爾斯聯絡,可是除了「沙~~沙~~~」的雜音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聲音,整個基地的系統已經完全陷入癱瘓的狀態,看蚢F爾斯們互相攻擊,已經沒法分清眼前的到底的是敵是友。
  
「可惡!」真一實在看不過眼,真一跑回倉庫內騎上電單車上,「吾!!!~~~~~~~」電單車的引擎聲響徹了整個基地。
  
「Ready!」電子手賬發出的聲效傳到真一耳邊,「Set~~On!!」真一的指令傳到了變身裝置,兩部的電子手賬的蓋面自動的反了起來,並合併成呈橢圓形的裝置。
  
「Mode Change!Change!The Guardian!」電單車帶蚥雰陋肊珛o生的衝擊波不管一切的往前衝,把基地內牆壁給撞穿,身披甲胄的蒼藍騎士騎蚥K馬,無視一切的障礙在基地內奔馳。
  
「那傢伙幹什麼呀!特攝英雄嗎!?」不止駕駛茩詳G的駕駛員,就連里奧也被真一的舉動給嚇呆。
   
飛隼與被強奪了的達爾斯們開始向真一發動攻擊,無數的光束和子彈全也集中真一的身上,可是依然無法阻止真一的前進。
   
真一拿起步槍拉下手柄,扣下板機,連續的向天上的飛隼射擊,但在飛隼靈巧的動作下,真一根本沒法打中在上空的飛隼。
   
真一看茖重嶊犒F爾斯以光束步槍向自己射擊,真一拿起掛在腰間的手柄,扭下手柄上的圓環並往下一揮把手柄給展開,並立刻掉過頭來。
  
「Protection!」手柄發出聲效,光束形成雨傘的狀態下,把從後襲來的光束給擋下,雨傘向後一揮把光束卸去光束並把上空的飛隼給擊墜。
   
真一駕駛蚢q單車駛向達爾斯,手柄自動的收縮起來,把光束集束起來形成一把光劍,真一拉起電單車一躍,躍到達爾斯的頭上。
  
「Energy Charge!Lightning Slash!!」真一斜下身來以伸延到地的光劍把整部達爾斯的手腳一下斬掉,電單車降落倉庫的樓頂,輪胎摩擦出大量的火花。
  
「聽到嗎?真一,命!」里奧的聲音傳到兩人的耳邊。
  
「隊長!?」在這種無法聯絡的狀況里奧竟然還能進行通訊有點兒驚訝。里奧以特務隊的專用頻道嘗試向真一等人聯絡。在通訊干擾下,即使是特務隊的專用頻道也只能進行有限度的通訊,里奧也試了不知多少次才能和兩人通訊。
  
「你們現在立刻過去主大樓下方的地下倉庫去!大樓內的敵人就交給我和源二吧!」里奧向兩人命令道。
  
「但…」真一完全不明白里奧的目的,而且真一無看茬o裡事情而置之不理。
  
「這裡的事就交給靜子吧!桂二會在那裡和你們會合,你們給我盡快趕去!知道嗎?」里奧以嚴肅的語氣向兩人大喝道。
  
「別說得那麼簡單吧!」命面對基地內的特種部隊只能躲在牆角。
   
雖然是這樣的說,但也不說去就能去的吧。但在這槍林彈雨的狀況下,別說是趕往地下倉庫去,命就連寸步也覺得難行。
   
趁茤狾酗H的目光全也集中到命的身上,源二向茖漕リJ侵的部隊發動攻擊。一道冷冷氣息傳到命的身旁,看虓膜G在自己眼前跑過,他完全無視士兵們的掃射,十數把的機槍不斷的向源二射擊,但依然無法把源二給打下來,源二的雙手在腰間交疊,身上散發茪@股黑氣,在黑氣的影響下,源二的身體就好像幻影一樣在子彈中穿梭,不管怎樣也沒法擊中。
  
「二刀流…」源二把拔出雙刀把子彈給斬下,並沿牆邊跑到天花上。
  
「天空牙!」源二在一瞬之間跑到眾人之中,並把刀給反過來。以雙劍向上迴轉了一圈,源二蹲在地上把刀收起來。
  
「還真有一手呢!」命完全想不到那個新人會是如此的強大。
  
「去吧!」源二向命道,命只是笑了一笑,便向地下倉庫跑去。
  
「可惡!」才剛放鬆下來真一便立刻被上空的飛隼攻擊,飛隼以手背的兩枚導彈向真一發射。真一見狀立刻轉身就逃,真一駛蚢q單車躍回地面,躲過了導彈的攻擊,但那枚導彈繞了一個大圈,依然死追荅u一不放。

「藍護少尉,在那裡給停下吧!」靜子的聲音傳到了真一的耳邊,真一立刻刹車,眼看茪@顆巨大的銀色子彈撃到自己眼前。
   
子彈在高速的迴轉下改變了方向,向蚞冱u飛去,子彈就像彈珠擊到導彈上把兩枚的導彈給打開,並改變了子彈的方向,讓子彈回頭直擊到飛隼的身上,把飛隼給貫穿,整部飛隼就好像是被什麼扭斷一樣,被扯成兩邊,在空中化成了一道火光。
  
「藍護少尉!趁現在去吧!」紫藍色機體快速地接近,趕到了真一的身後並向真一大喊道。
  
「明白了!」真一向紫藍色機體大喊道後,Glory Carver便立即拿起手上的重形來福槍連續向不同的方向射,看到對方開始進行攻擊,飛隼與達爾斯們立刻退開,但子彈卻好像懂得追擊的那樣,不管的怎樣的迴避也能折射過來,只要擊中就會整部A.O的被轟飛,貫穿一個洞來。
   
看蚍く〞態.O被Glory Carver擊墜,敵方的攻擊開始集中到靜子的身上。Glory Carver身上藍色水晶所發出的粒子開始減少,並下降到基地上。
   
飛隼也降到基地,拿起大腿上的鋼刀,延展成一柄長矛向Glory Carver刺去,Glory Carver拿起手上的重形來福槍把長矛給擋下,飛隼轉動腳跟中滾輪,背部的噴射器稍稍的轉動,把噴射口給張開噴發出大量的火焰,在體形及馬力的差距下機體被飛隼給壓倒。
  
「萊吉斯[6]的Glory(榮耀),別看小呀!」Glory Carver肩膊的呈三角形的輔助推進器向飛隼轉去,藍色的水晶噴出大量的光粒子並一下轉身轉到了飛隼的身後,整部飛隼差點兒便失衡倒下。
  
「Target inside,Safety off!Brave Star Shooting Mode!Fire!!」Glory Carver的來福槍展開了槍管,匯聚出一顆黑色的光球,發出一道紫黑色的光砲把前方的敵機全也給吞沒,光砲直擊到地上,形成一顆紫黑色的半圓,把周遭的東西全也吞沒。
  
「次元兵裝!?」眼看茼菑v同伴被那光砲吞沒到次元的狹逢之中,開始有點動搖,餘下的A.O開始把攻擊集中到靜子的身上,面對十數部的A.O圍攻,Glory Carver只能躲到倉庫後。

「看來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呢!」靜子看茼菑v的周遭不斷的發生爆炸,駕駛倉內不斷的發生震盪,靜子只能硬蚗Y皮的撐下去。趁茞V亂命跑到地下倉庫,倉庫的門早已被打開,命也不見桂二的身影,聽到電單車停車的聽音,真一沿茖漯鷵搌滷頞▲]到命的面前,兩人點一點頭,向倉庫裡跑去。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0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公司 工作 打工 檢查 眼鏡 金屬

回覆 引用 TOP

兩人走進倉庫內,四周也是漆黑一片,命只見一部A.O呆站在前方,那A.O被射燈照耀荂A兩人走到整備用的吊橋上,那A.O的樣子與命所認識的有點不同,那A.O有蚞U利的雙目與「廿」字的天線,中央的透明紅色的電腦裝置連接蚨妗屭t統,全身的裝甲上也留有一小寸狹縫,機身一反A.O以深沉色系的慣例,改以白色的配色,胸部的裝甲則以灰黑色的裝甲為配色,掛茈捰滫甄钁l。

「這是…」命看茬o部A.O便隱約的回憶起在六本木的地下中所見過的銀色A.O,隨了配色之外有不少的地方也與映像中的銀色A.O十分相似。

命的話還沒有說完,兩人便感到一股殺氣,子彈被還未構築完成的手甲給擋下,兩人也啟動了The Guardian System,作戰鬥的準備。

「Volition[7]!那是VEX計劃[8]留下的偉大遺產!」男子的聲音傳到兩人的耳邊,戴蚞永隤漕k子從黑暗之中慢慢走出來,並把受了傷的桂二拋到地上。

「VEX計劃…!!?」命不明白男子的話。

「VEX計劃,全名Volition-Extreme Project。這曾經是象徵茪H類進化的計劃,籍荈i化人的強大腦波來以超越言語的方式進行溝通,甚至以此來感知未來。但是…」真一向命解釋道,但還沒有說完真一便停了下來。

「但是人類卻選擇把我們抹殺,讓我們進化人成為戰爭的實驗兵器,把計劃完全發展成戰爭道具,讓我們被當成怪物般的存在。」羅爾以手槍指向兩人,並冷笑茠獄★D。

「不可能的…VEX計劃應該已經被開始計劃的雷克什•夏桀博士給封殺,現在已經成了禁忌的計劃才對…Volition什麼的…應該不可能還存在的…」倒在地上的桂二還沒有失去意識,聽蚚劃落滲邅晡漕末蛂A桂二勉強的抬起頭來,盯茖漲W男子。

「哼!你認為那麼重要的東西,真的能說消失就消失嗎?只要有Volition的存在往往就能改變整個戰局。特別對你們E.U來說Volition的傳說是多重要的,你應該很清楚吧!」羅爾踏荇菑G的傷口,諷刺荇菑G的的天真,冷笑茠獄★D。

聽荇菑G的慘叫,命實在看不過眼,命輕輕的按下腕輪上的按鈕,消失在羅爾的眼前,當命出現在他的身後,男子才聽到「Time Active!」的聲音。

命確確實實的擊中了那個男人,以The Guardian System的威力,應該能把那羅爾給幹掉,但男子卻只是稍稍的動了一動。

「又弄了一些了不起的怪物呢,臭聯邦!」墨鏡的鏡框突然斷裂,整副墨鏡掉到了地上,羅爾張開那亮茠鬫漭芒的雙眼以充滿仇恨的目光盯茤R,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東西能比別人看到他那雙怪異的眼睛更討厭的事。

「那傢伙…」命看到那名金髮的男子竟然能躲開在Time Active狀態下的攻擊被嚇得呆了一呆。對羅爾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好驚訝的,要躲開命的攻擊只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因為不止是化成光一般的命,就連每一絲光的流動,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在他的眼中光也只是十分緩慢的東西。

真一拿起光劍向羅爾斬去,可是羅爾只輕輕一跳便躲過了真一的攻擊,真一見狀立刻把受傷了的桂二給帶走。

「Shooting Form!」當兩人從橋上跳下,命立即拔出槍來向羅爾進行射擊,眼看茪l彈快要擊中自己,羅爾以那亮茠鬫滫甄馫捶n茞換e的子彈,腦海之中閃出了自己被光彈擊中的影像。

「盯!~~」Volition的雙目突然亮起光芒,命眼看茈鄙陳鄋蝗豪嚆劃葵漱l彈被那Volition給一手擋下,並把那鐵橋給一手打斷。

「別想逃呀!」命本想追向那金髮的男子,但在那Volition頭上的光砲不停掃射下,命只能眼白白的看茖k子跳到Volition的手中。

羅爾走進駕駛倉內,駕駛倉的設計與一般的不同,儀錶等操作裝置全也連結蚨韘滫漸流,當男子捉緊操縱杆的瞬間,Volition身上的綠色水晶與操作儀上的綠色光流亮起了綠色的光芒,全方位屏幕展開的同時,所有的映像也好像同時映入了駕駛員的腦海內。

「臭聯邦!始終還是一樣,我們只是他們用完即棄的道具罷了!」坐在駕駛倉內的羅爾戴上另一副墨鏡,看蚞r駛倉內那些完全不理會駕駛員安全只為強化進化人能力的裝備,就讓羅爾不禁想起了一些不願想起的回憶。

那Volition強行把身上的電線,倉庫響起了紅色的警報訊號,命也立即向那A.O發動攻擊,命的攻擊映入了羅爾的腦海之中,Volition就連看也不看便向命進行射擊,把從旁襲來的命給趕開。

「為什麼…那傢伙會好像知道我行動?…」命跪在倉庫的地上,命完全想不通那機體的動作為什麼好像已經知道他下一步的動作一樣。

「這就是精神感應型骨架[9]嗎?這就是Volition!?」羅爾只是想一想,眼前便立刻打開系統的介面,並顯示出機體的資料。

羅爾對這機體的性能感到難以置信,只要是他想看的話,戰場上的所有東西也能映進他的腦海,看茼b屏幕中的敵機,就會知道它下一步的動作,就算不是眼前的敵人,羅爾也能知道,他們會從何而來,他開始明白為何聯邦的那些“老古董”就是喜歡賴茬o種無血性廢鐵。

「若果被這東西反咬一口的話又會怎樣呢?...」羅爾只要一想到E.U的那些混傢伙,被自己所操縱的玩偶給反咬而吃驚的樣子,便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Volition拿起手上的步槍向茩飫w的天頂射擊,數道的光束溶穿了倉庫的天頂直接把基地的地面貫穿,從地下襲來的光束直擊到正在與敵軍交戰的達爾斯身上並發生爆炸。

「那是!!?…」擦過了Glory Carver的手臂,手臂立刻被溶斷並發生爆炸,靜子在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下,完全反應不來,Glory Carver失去了平衡而倒在地上。 

眾人眼看茖漸捰滫態.O穿過地上的洞口,飛到半空之中,機體身上的裝甲張開,肩膊、背翼與小腿上亮起綠色的光芒並噴發出大量綠色的光粒子,看茖瑣鷕撉漕乘v,博士被嚇得完全呆了下來。

「人類…又要再次犯下同樣的錯誤嗎?…」看茖犖堛漯F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博士不禁感到慨嘆。    里奧盯茖敲olition,「吼!!」的一聲,里奧被金色的光芒給包圍,身穿虓鄐l戰甲的里奧一躍躍到半空之中,以手上的利爪向那Volition刺去,Volition拿起手上的步槍,槍前展開了一把長長的刺刃,把里奧給擋下,里奧一個反身躍到Volition的頭上,並以利爪向下爪去,Volition立即拿起盾牌把里奧給擋下並以盾牌把里奧給拋開。

「二刀流…」源二就像鬼一樣,突然的從Volition的身後出現並對準機體的腰部揮刀,可是劍還沒有出鞘Volition槍上的刺刃便向虓膜G揮去,源二拔出雙劍把光刃給擋下,Volition立刻轉過身來借力把源二給拋開。     Volition拿起步槍向虓膜G連續射擊,源二才剛茼a便看蚍さD的光束向茼菑v襲來,源二立即以那像幽靈般的步法躲過開Volition的射擊,光束只是擊中了像氣一般的源二。

「那傢伙能讀到我的想法嗎?…」不管源二怎樣走動,光束總是落在自己的前面,看荍眴n來襲的光束源二立即急停下來:「二刀流…雙牙!」兩劍斬出一個呈X字形光刃,把光束給擋下。

「Target inside,Brave Star Spiral Mode,Set on,Shooting!!」靜子的聲音傳到羅爾的耳邊,羅爾看笉lory Carver向茼菑v飛來,Glory Carver一面往前飛,一面高速迴轉,讓自己不停的移動到不同的方位並作出連續射擊。    羅爾很清楚那把聲音不是由通訊頻道所傳來的聲音,而是他透過Volition所接受到的聲音,警告自己有危險的聲音。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10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受傷 安全 設計 手臂 眼睛 電腦

回覆 引用 TOP

Volition立即後退,並以頭上的光束機銃向襲來的銀色子彈掃射,可是面對在高速轉動下的狙擊彈光束機銃根本沒有任何效果,子彈穿過了彈幕直飛到Volition的身後。 羅爾看茪l彈擊到基地的建築物上再反射回來並擊到其他的子彈上,子彈開始互相碰撞並以不同的方向自己襲來。

「挺有本事的呢!聯邦的…」羅爾雖然能輕鬆躲開Glory Carver的攻擊,但看茖漕レn像能自動追蹤的子彈,羅爾不禁佩服道。 羅爾閉上雙眼,Glory Carver的彈道全也映照到羅爾的腦海之中,Volition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綠色的氣息把所有的子彈給趕開,Volition的盾牌拉開並放出一片片像刀片那樣的浮游兵裝。 靜子立刻再次向Volition進行射擊,可是子彈還沒有擊中,便被那些像刀片一樣的浮游兵裝給撃墜,那些浮游兵裝就像有自我意識一樣,在天空之中自由的行動。

靜子沒法看清那些浮游兵裝的攻擊軌道,浮游兵裝展開刀刃刺向Glory Carver,Glory Carver立刻向上的浮升,但那枚光刃好像知道她的行動那樣,立刻改變方向,靜子一時反應不及,光刃直刺到Glory Carver小腿上,Glory Carver的右邊小腿被刺穿並發生爆炸,小腿的爆炸令Glory Carver被迫轉身後退,但沒想過Volition早已繞到自己的身後,才剛轉身就看見Volition在自己的眼前,Volition一腳直擊到Glory Carver的胸前,整部Glory Carver直墜到基地的大樓上。

本來想趕去幫忙的里奧看茠漸刃向自己襲來便立即跳開,里奧只能看茈╞h知覺的靜子快被Volition給擊落。

「讓我把你們全部宰掉吧!舊人類!!」羅爾盯茪j樓內司令室的位置,Volition拿起手上的步槍,槍口的集束出一個綠色的光球,瞄準蚑鬖b大樓上的Glory Carver。

「Energy Charge!Lightning Shooting!!」一道光芒從地下襲來,突如其來的攻擊令Volition被迫向後迴避。 羅爾盯荅蒂b地上那身穿漆黑色的鎧甲的騎士,命的身影映射到羅爾的眼中,看茖犖ㄥ穠疑M士以那鮮紅的雙眼盯茼菑v,便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怒氣。

「雖然不知道你和這些傢伙有什麼因怨,但是…別擅自的把無辜的人給波及呀!!」命向羅爾大喊道。 羅爾二話不說便向命開槍,命也毫不猶豫的向那Volition躍去,「Time Active!」的聽效傳到命的耳邊,命以向自己襲來的浮游刀刃當作踏板向Volition跑去,命很清楚即使不使用也好,那怪物也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影,正面跟他交手根本就毫無勝算,但除了這樣之外命根本想不到任何的方法。

看茖犖ㄥ穠疑M士密集的光線中穿梭,Volition立刻從腰間拔出光劍,等待蚍臚H的來臨,當命來到的那一瞬間Volition便立即向命揮劍過來。

「什麼?…」在快要擊中的瞬間,命突然把盔甲解除,這種怪異的行動令羅爾呆了一呆,命以消除的能力一手把光劍給擋住,一手拿起The Guardian System所使用的手槍,手槍早已充能完成。

「Lightning Shooting…」命在被光劍拋飛的瞬間,扣下板機,手槍傳出聲效,一道巨大光砲的在近距離下直擊到Volition的身上。

命掉到地上並吐出鮮血,他也只是拚一拚那不中用的能力能否用出來罷了!看蚚z炸所產生出來的濃煙,若這樣也沒用的話那命也沒辨法了。

「是異能者嗎?…」羅爾的聲音從濃煙傳出,Volition的前方有茈捊々顴B游兵裝排成圓形所展開的一道亮蚨韘滫漸芒障壁,命看茖敲olition完好無缺的樣子,不禁嘆了一口氣。

「始終也只是缺憾品嗎…」羅爾看了一看Volition所顯示的危險警告,殘餘能量已進入紅色的警示水平,看茬o令人掃興的狀態,羅爾只是冷笑了一下。

明明是載搭虓s形的量子動力系統,有荓答騊L限的能源,但現在只是稍為用一下便幾乎把能源給用光,始終就只是仿照雷克什博士的設計而做出來的產品,與正貨的實力相比還差得遠。

Volition的手背放出數發的閃光彈,飛隼與被奪去達爾斯看到訊號後便開始後退,那Volition也開始慢慢的轉身離開。

「喂!在那裡的傢伙…」Volition稍稍的回過頭來盯荅蒂b自己身後的命,羅爾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邊。

「給你一個忠告吧!千萬別相信你身邊的人。」命完全不明白羅爾的意思。

「對他們來說,異能者和進化人也只是一樣,世界是容不了像我們一樣的異物的!終有一天,你也會像我和這東西一樣會被他們遺棄...」羅爾繼續說茈L的話,他的語氣彷彿好像帶茪F很沉重的傷痛那樣。

命完全想不通那人的想法,也不明白這番說話的用意,但他的話對博士來說卻有茪@股難以言喻的共嗚。

「或許人類在數百年間也不再進化是對的...對這個狹小的世界來說,像這樣的存在根本沒有生存的空間…」人類在恐懼之下親自的把未來的可能性給趕絕,看茈憎茠漸i能性成為了人類的敵人,然後消失在夕陽之中。在這一刻,博士才明白那充滿希望的“未來”的早已經被人類給捨棄了。

(待續)

備註:

[1]
北南美洲-在亞魯巴十年戰時因戰爭而發生了劇烈的地殻變動令南美洲分三部,而出現了北南美洲,南南美洲和西洲三部分。

[2]
十大皇牌-在亞魯巴十年戰時的傳說,據說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

[3]
XG-003 Glory Carver(榮耀刻印)

高度:12m

重量:48.2t

裝甲:XG裝甲

動力源:次元水晶引擎 遠程感測器:10,000m 駕駛員:小原靜子 資料-由別的世界來到這裡的機體,身上的次元水晶能作干擾空間令機體能作出浮遊及飛行的動作,但基於機體上的次元水晶只是複製品,沒法使用高能量的次元兵器,顧此所有的攻擊也集中在主武裝Brave Star上。

戰鬥地型:空-A、地-A、海-C、宇-S

固有武裝: C32步槍X2

手持裝備:多功能戰騎槍-Brave Star

[4]
次元水晶-擁有把時空斷層的能量石,藏蚚e大能量的特殊晶石,就算只是複製品也足以干擾空間的神秘晶石。

[5]
A.O.L-28 飛隼

高度:18m

重量:22t

裝甲:高密鈦合金及納米纖維裝甲混合裝甲

動力源:核融合動力爐

遠程感測器:15,000m

資料-A.O系列的分支,是N.R.T.A的專屬機種,是可變形系列的先行試驗型。由於是變形機的測試品,故此不管是外型,還是操作到充滿蚞埲鱆漲漹m。

戰鬥地型:空-A、地-B、海-C、宇-A

固有武裝: B1光束軍刀X2、貫甲導彈X2、長管型格靈、伸縮式破甲長矛

手持裝備:短管步槍

[6]
萊吉斯-小原靜子所居住的世界的名字,萊吉斯的榮耀則是他們部隊的名字,也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名字。

[7]
Volition-VEX系列的機體統稱,其統稱是源自初代VEX系列機體的名字,由於此機常立下戰功,成為了E.U中的傳奇,也是各個軍隊的所畏懼的敵人,故此Volition這一號名字已經成為敵國的眼中釘,同時也成為E.U的一股震涉力。

[8]
VEX計畫-在亞魯巴十年戰時扎拉姆斯研究所的所長-雷克什•夏桀博士為了發揮出進化人的潛能而開展的計畫,計畫雖然成功令進化人的潛能發揮到戰場上,但卻令進化人開始被標籤為怪物或是殺戮兵器的存在,被人們歧視,甚當成實驗品,完全扭曲了人類進化的方向,因此被雷克什•夏桀博士停止了此計畫。

[9]
精神感應型骨架-扎拉姆斯研究所為配合CPM System而制作的特殊的精神感應裝置,能與進化人的腦波作出共鳴,令駕駛員可以以思想來協助操作機體,令機體可以有更高反應性和靈活度,初代的精神感應型骨架只限在操作的儀俵上,在其後發展到整個駕駛倉也是精神感應型骨架,而第三代側發展成機體主體使用,而現在的全身也是精神感應型骨架,則是第四代的精神感應型骨架,由於是全身使用的關係,令駕駛員可以即時隨意的操縱機體的動作。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1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Endless Flame-alpha 第八章-招來憤怒的目光

【東歐-N.R.T.A首都-新雅庫斯特克-哈瓦斐軍事基地】

「這就是Neo Volition[1]嗎?…」身穿一身鮮紅色N.R.T.A軍服的少年,少年凝望茖熄У﹞坐云態.O,不禁感嘆道。   

「怎樣了?是不錯的東西吧!」羅爾向那名留茞H金色長髮,以長長的前蔭遮茈k眼的少年喊道。

「真不愧是嵐夜之白鳥-羅爾•萊汀,這是你要報酬!」少年把信封交給羅爾。   

「多謝惠顧了!N.R.T.A的小狗。」羅爾看了一看信封內的支票,便笑茠甄鄖倦鰶}。

「請等一下…我不是N.R.T.A的小狗,我叫阿比斯•迪尼,是第32-A.O小隊的隊長,還有這裡是禁止吸煙的。」阿比斯以冷漠的語氣向羅爾說道,羅爾從那話中感覺一股敵意。   

「還有呢?有屁就快放吧!」羅爾也慢慢的回過頭來盯茠比斯,羅爾看穿了阿比斯好像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那樣。   

「我們想你正式加入到我們的部隊。當然只是以僱傭兵的身份,我們也會因應任務的難度而給予相對的報酬。」   

「長期合約嗎?挺有趣的…只要不要我用那傢伙的話,那就什麼也可以。」羅爾把煙蒂掉到地上,盯茖敲olition以充滿埋怨的語氣說道。羅爾雖然很清楚那東西確實是好東西,但看茖漯F西他便會有一種很不爽的感覺。

「明白了!我會向上級請示,為你準備專用的機體的。」阿比斯看了那Volition一眼再向羅爾說道。   

「那…下一個任務會是什麼呢?」羅爾吃了一片巧克力,冷笑茠獄★D。

Endless Flame-alpha
第八章-招來憤怒的目光


【E.U境內-北南美洲,奧維尼亞-薩戈拉斯】  

命一人獨自來到這座新興的都市,在十年戰的影響下這座都市經過了因無數次的重建後,整個都市也與平日所見的不同,不論是都市的規劃,還是建築物的外觀也與別不同,與其他的大都市相比簡直就像漫畫裡的未來都市一樣。  

一般來說就算經歷多少次的重建也好,大部分的都市也會保存了舊世紀時的原有風格,但由於這座都市是新型Star Core Tower[2]的建設地,令Star Force Energy的應用技術也投入到市內,就像眼前的那台沒有軌道的列車一樣,只需要有數道呈梯形的外牆建設在街道或大廈上,就能形成數道的綠色光線讓列車在光線上行駛。   

「昨天在奧維尼亞補給基地發生的襲擊事件,E.U本部依然沒有進行正面的回應,而聯邦國會就事件對N.R.T.A作出指責,並認為襲擊事件是N.R.T.A所為。N.R.T.A否認有此行為,並指E.U嚴重違反和平條約,藏有危險的攻擊兵器。」命看茼b大廈外牆上的投影屏幕所播放新聞。   

「又是那些進化人在鬧事嗎?」   

「除了戰爭之外那些傢伙還有什麼用呀?」   

「像那樣的傢伙還算是人嗎?我看只是單純的怪物吧!」看茼b片段之中的Volition,人們便開始竊竊私語的討論起來。  

世界是容不了像我們一樣的異物的!終有一天,你也會像我和這東西一樣會被他們遺棄...聽茖漕У☆隉A命想起了羅爾那時所說的話,心裡也開始有茪@股難以言喻的鬱悶感。  

命抖了一口大氣,便轉身離開,完全沒有為意一名小孩站在了自己的身旁。   

「沒事吧?」命向被自己撞倒小孩問道,可是小孩並沒有回應,只是慢慢的站起然後離開。  

命看茖漲蝑m襤褸的小鬼慢慢的離開,看茖滬茩I影命就覺得有點兒不妥,命拍了一拍掛腰間的那顆呈金色結晶般的啟動裝置,但不管命怎找也找不到那啟動裝置,看茪p孩突然的跑了起來並消失在人海之中,命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為什麼總是我呀?」。  

看茪p孩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之中,命只是想到里奧對茼菑v狂罵的樣子,若不想被處分的話,除了找回那東西之外,命也別無他法。  

逗留在補給基地里奧突然鼻頭一癢的,里奧忍下這突然的不適,繼續指揮荌穧a上A.O行動。

「怎麼了,里奧中校?」馬祟坎向里奧問道。
   
「不!沒什麼的,只是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罷了!…」里奧所說的不太舒服,並不是身體,而是在心裡,里奧總是覺得命這次的偵察任務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馬祟坎看荌穧a上那殘破不堪的容貌,也大約明白里奧為何會有所擔心,畢竟才剛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現在基地的狀態尚未回覆,還要繼續進行清掃潛伏在鄰近地區的暴徒的任務,確實讓人有點兒擔憂。
  

以基地現在的狀況,那些傢伙一定會有所行動,要在他們行動前把他們的巢穴給找出來,不是的話以現在的戰力恐怕沒法把那些動亂分子一舉消滅。看茖蓿欓骨鼠嶊漲瘞呇茩W惱,真一就有點不太明白里奧為何要強行完成上級那無理的要求。
   

「命那傢伙真的沒有問題嗎?」對於里奧的煩惱真一就沒有辨法了,現在就只能靠命了!不過話說回來,就連駐守在這個基地,對這裡十分熟悉的偵查班也找不到,靠命一人真的能找得到嗎?
  
隨茖漱p孩隱約的身影,命沿茖漲a下水道走到了一個像廢棄礦坑的地方,礦坑一直伸延到市內的荒地,走進那礦坑之中命只見到一個貧民區,若不是親眼目睹命也不會想到在這個富裕都市的地下會有這樣的一個地方。
  
命看茬o個就連乾淨的水源也沒有地方,居民只能依賴原始的方法來淨化食水,能用的水份根本就少之又少,即使扭開了水喉也沒有半滴的水會流出來,食物也只是地上的人們不要的廚餘。命一走進村子裡,那些村民就開始看茤R,命看得出他們的眼神裡充滿恐懼。
   
「不是叫你拿些值錢的東西回來嗎!!?…」男子把那小鬼給偷回來的晶石拋到地上,並把那小鬼給踢到地上。命隨茖瑭n音走到一所大宅附近,命站在窗旁看到那小鬼被數名男子給毆打的場景。
   
「喂!小鬼,你不是忘記了嗎?是你們這些進化人把這個世界給玩壞,你們是不是應該負起一些責任,把我們這些被遺棄的舊人類給養活起來呀!!?」命實在看不過眼,那群四肢健全,而且還十分健壯的男人說茖漕ヶ飭蛂A但卻只在欺負一個小孩。
   
「像你們這些廢物也會想活下去的嗎?」命悠悠的走進那所破破爛爛的大宅,看也不看那些廢物,慢慢把那結晶給拾起來。
  
聽到命那囂張語氣,那群“廢物”拿起武器,慢慢向命走近。看茖漕ヲy氓只是拿蚥K棍、小刀,命只是冷笑了一下,抖了一口大氣,二話不說的便和那群“廢物”打了起來。
  
或許是已經習慣了戰鬥感覺吧!單憑這些暴力集團想碰到命根本是不可能的,男子拿茪p刀向命刺去,命捉茖k子的手腕,輕輕的往後一拉把男子給拋飛,拿鐵棍從後襲來,但卻被命輕輕一下給絆倒,命乘荍漼熙疇賮僕怑邞瑰間,以手踭直擊到身旁那傢伙的臉上。
  
倒在地上的男子拿起鐵枝向命揮去,命只是以手背的腕輪給擋下,整條鐵枝也曲折起來,命盯茖漲W男子,冷笑了一下一腳便把那男子給踢開。
   
「喂!那麼多人也動不了一個小子嗎?」命踏茖漲W流氓囂張的說道,說完便带茖漱p孩離開了大宅。

命隨茖漱p鬼走到一間木屋之中,命一邊看茷峇漯瑰藿牷A一邊把小鬼扶到床邊,在這小屋之中只有一些很簡單的家具,例如木桌和椅子之類,就連衣物都不多,更別說是什麼高科技一點的產品。硬是要找的話那細小的收音機恐怕已經是全屋最昂貴的東西,除了那一批槍械之外。
   
「你還是快點離開吧!」那小鬼突然向正在把玩茖漕Мj械的命說道,但命卻無視了小鬼的話,依然悠悠地繼續把玩茖漕Мj械。
  
命拿起那些子彈,全是可以取人性命的真槍實彈,命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一個小鬼的家裡會收藏茖獄穧h的槍械。
   
「喂!聽到了嗎?」那小鬼向命大喊道。
   
「哦!那又怎樣?…」命只是很隨便的回應了一下,那小鬼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那傢伙明知自己會有生命的危險,但依然能毫不在意的行動。
   
「你知道這裡到底有多危險嗎?這裡可是進化人的墳墓哦!」那小鬼向命質問道,但命對他的話好像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樣子,直到那小鬼說出那句話瞬間。
   
「這是什麼意思?…」命的問題令小鬼也只能把一切給從頭說起。
   
「兩年前,也就是在這裡未被發展成新市鎮之前,E.U一直也是把在這裡作地下實驗場的使用,在地下進行進化人的研究。但在新市鎮發展之後,研究所附近的地方也開始改為在地下都市的開發,而我們也開始被迫在黑暗之中工作,直到我們被捨棄的那一天。」命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聽茖漱p鬼的話。

小鬼開始回憶起那時的事情,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在這暗無天日的研究室內過蚢野捰揤咫@般的生活,對他們來說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接下來請你說出我所抽出來的卡牌。」小鬼回想起那時坐在自己面前的女性導師的當時所說的話,卡牌被反轉放在桌面,看茈d牌在一張一張的取出,「方塊4,梅花Q …」小鬼也開始喊出卡牌的種類和數字,由於卡牌是隨機抽出所以就算是那導師也不知道正確的答案。
   
「正確…」導師把卡牌一張接一張的打開,聽到導師所說的話那小鬼真的有一絲高興的感覺,可是看到導師的眼神,那充滿敵意和憎恨的眼神,就好像在鄙視茼菑v的眼神,小鬼笑容也從臉上消失。
   
「進入下一個實驗吧!」導師帶茖漱p鬼走到一間密室之中,小鬼看茖契Y上的房間,被困在這裡不止是小孩,不少人是青年,甚至是成年人…而且更多的是宇宙殖民地的居民,他們心裡的聲音不斷傳到那小鬼的腦海之中,小鬼只能盡力的裝作聽不到那些聲音,因為若果記茪F那些聲音的話,終有一天自己也會和他們一樣被絕望所沾染,然後變成一頭真正的怪物。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1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工作 恐懼 漫畫 科技 食物 武器 新聞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小鬼一人走進密室之中,房間裡什麼東西也沒有而且十分空曠,只有少量的光線能映入那房間之中。   

「咕…」野獸低沉的吼聲傳到小鬼的耳邊,導師站在別的房間監視茪@切的行動。  

數頭野狼的影像映入了小鬼的大腦之中,除了逃跑之外小鬼根本想不到其他事物,可是當小鬼跑到門前,卻發現門早被鎖上,自己早就被野獸們給包圍。  

小鬼吸了一口大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小鬼壓止住雙手的抖震,慢慢的張開雙眼,雙眼的瞳孔變成了像鷹一樣,視覺也像夜視模式一樣能清楚看到房間每一個角落,可是除了四面牆和地上的小刀之外就什麼也沒有。  

小鬼立即跑過去把小刀拾起,面對茖爾s野狼小鬼的腦裡就只剩下一句說話:「一定要活下去!」。小鬼毫不猶豫的向那野狼跑去。野狼們的動作全都映進了腦海之中,小鬼就好像能清楚的看到那群野狼的身體結構,就連血液的流動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小鬼的攻擊每一下也是對準牠們的要害,小鬼躲開了那頭野狼的襲擊並把刀子直刺到野狼的脖子。  

一頭野狼從後襲來,小鬼頭也不回,拿起小刀向野狼的頸喉揮去,同時跑來的野狼把小鬼給撲倒,眼看茖犖′O口水的血盆大口快要向自己咬過來,便拿起小刀直刺向野狼的口中。可是小鬼沒有停下的打算,被恐懼支配了理性的他腦裡除了殺戮之外,根本就什麼也想不到,小鬼把已經瀕死野狼給反過來,騎在野狼的身上,不斷的以小刀刺到野狼的身上,大量鮮血濺到小鬼的身上,直到確定那頭野狼的心臟完全停止跳動。   

「嗄…嗄…嗄…」全身抖震的小鬼慢慢的站了起來,身上的鮮血一滴一滴的滴下,小鬼看茖犒D什麼也沒有的牆壁,明明就是沒有鏡子也沒有窗戶,但小鬼卻能清楚的看到牆壁的那間密室和那名導師的眼神。   

「臭怪物!」導師的聲音透過那充滿鄙視的眼神傳到的小鬼的腦海之中,在實驗結束後小鬼並沒有得到休息的機會,而是被帶到開發的工場裡工作。那樣的日子一直持續荂A直到他們被捨棄一天。  

一如以往小鬼被導師帶茖哄A可是這次不是被安排到那密室之中,而是一開始便和其他人一起來到工地那裡,平常在研究區域內來來回回的那些研究人員和導師就好像人間蒸發那樣,駐守在工地上的兵士也比平日的還要多。   

「今天是你們最後一次在這裡工作,只要工作結束你們便能自由了!」那名軍官的說話,令所有人也議論紛紛,可是在他們還在議論茠漁伬唌A那名軍官揚了一下手臂,士兵們便立刻拿起手上的步槍,向茈L們掃射。   

「你們只需死在這裡便可以了!」軍官的說話隱約的傳到小鬼的耳邊,慌忙逃命的人們完全沒有理會眼前的事物,被擊斃的人們倒在沒能趕及躲避的小鬼身上。小鬼就連發生茪偵簹洩p也不清楚,直到看到那些人們的鮮血沾到自己的身上,小鬼害怕得身體僵硬起來,就連呼吸也不敢,即使在槍聲停下後也不敢抖動一下,小鬼就是這樣在那些屍骸的遮掩下活了下來。   

「我在那些屍體的底下呆了一整天,直到有其他生還的同伴把我拉出來。或許他們知道我們根本沒有未來吧!所以在那時他們沒有把我們趕盡殺絕,只是湊夠了數便離開吧!」小鬼以平淡的敘述茈L記憶中的一切。   

「那為什麼不離開這裡?」命放下手上的東西以同情的目光凝望茪p鬼。   

「沒有用的…不管走到那裡也不會有我們生存的空間…沒能活下去的就死在這裡,能活下去的就在這裡等死,這就是我們的命運了。」小鬼以平淡的語氣看茧‘~那灰暗的景色說荂A命只是聽茪p鬼的說話,沒有再說任何的東西。   

「那…那群小混混是從那裡跑來的。」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命只能找些問題來打破沉默的氣氛。   

「那些傢伙是為了那Star Core Tower的而來的。只要能把那東西給搶過來的話,他們便有了和E.U開戰的本錢。而我們就只是他們的生財工具,因為方便他們行動而把這裡佔領罷了!」小鬼就好像是若無其事的答道。   

「始名,聽到嗎?你到底在那?」里奧的聲音傳到命的耳邊。   

「聽到了!你要找的地方,我找到了!又怎樣了?」命以敷衍的語氣向茧羸說道。   

「什麼!?現在立刻離開那個地方,知道嗎!!?」聽到命的話後,里奧的語氣好像有點緊張似的。   

「難得我已經進入他們領域,現在才叫我什麼也不做的回來嗎?」命語帶諷刺的向里奧反問道。   

「這也沒法吧!剛才上頭已經把清掃暴徒的任務交給除蟲部隊[3]了!再過一會兒他們就會發動攻擊,你還是快點離開吧!」里奧雖然對那突然的命令也感到無奈,但也只能遵循上頭的決定。   

「但這裡還有很多無關的平民…」命本想向里奧大喊道,但話還沒有說完就立即被里奧給喝停。   

「現在這裡的事情已經不到我們來干涉了!明白了嗎?」里奧也明白命的想法,但是作為一個士兵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里奧在說完後中斷了通訊。  雖然不服氣,但命除了服從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方法。   

「又要把我們給捨棄了嗎?聯邦的…」小鬼的聲音從命的身後傳來,在這一刻命就連回頭望向那小鬼的臉也不敢,除了這樣丟臉的逃跑之外,命也沒有其他的能做的事情。
   
「嗡…嗡…嗡…」命還沒有步出小屋,警報訊號便立即響起,整個礦坑開始發生劇烈的震動。

「聯邦的,最後還是找上門了!」剛才被命打得口腫臉腫的那些流氓們也放棄了對命的搜索,立即回到研究所的遺址。  

一直埋伏在地面的那些A.O也立刻解除光學斗篷的掩護,開始向市區發動遠距離的砲火攻擊,E.U的突擊部隊也開始與那些動亂分子的地面部隊開始在市外的荒野交戰。  

命眼看茖漕Л陶t龍般的小型機械獸從正面跑來,並展開了像螳螂般的利刃,並以頭部的小型光束槍開始向這些的人們進行攻擊,不管是一般的平民還是引起動亂的恐怖份子也一律宰殺。命雖然很想出手阻止,但在里奧的命令下命卻只能呆看茬o場殺戮表演。  

小鬼隨手拿起了屋內的一支機槍便向茖漕Д人兵器開槍,在那堅固的裝甲下子彈根本沒法對他們造成任何的傷害。那機械獸舉起刀刃向小鬼撲去,幸好命立刻把那小鬼拉開,看到那支被一分為二的機槍,命也只能以The Guardian System的力量來還擊。   

「Change!The Guardian!」身穿漆黑色盔甲在戰士站在小鬼的面前,命以手背的盔甲把刀刃給擋給下,「Energy Charge!Lightning Strike!」命一腳把那機械獸頭部給踢下。

「為什麼不逃呀?」命解除了變身,向那小鬼問道。
  
「我的事根本沒有所謂,反正我只是放棄了希望在那裡等死的傢伙,但他們可不是哦!他們只是為了生活才被迫駕駛茖漕ヰF西,他們就只是單純想活下去罷了!難道這樣也有錯嗎?」正在和E.U的A.O交戰的同伴的身影映進小鬼腦海之中,那些戴蚗H時會爆炸的頸圈,強行壓止荍旓_的身體,駕駛茖漕Ъ簣o沒有軍隊再用的甲鐵,他們的恐懼和痛苦全也傳到小鬼的腦裡,看茖漕ヲM像小鬼的心裡就湧茪@股像被刀刺一樣的痛。
  
為什麼只是想生存下去也這麼困難的?小鬼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他們就連生存的權利也沒有,小鬼沒法接受只能看茼P伴一個接一個的死去卻什麼也做不了的自己,小鬼只希望他們能活下去,就算代價是自己的性命也好。
   

「白痴!別過去呀!」命也明白他的感受,但也不能讓他白白送死,命只能拉茖漱p鬼盡量帶他到較難被發現的地方。
   
「放手呀!」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入小鬼的腦海之中。

「有什麼要來了!」礦洞的上方發生爆炸,命看蚍く〞態.O從上空闖進那礦洞之中,那藍色獨角,身型的纖幼的機體,展開了背部的飛行板減速,並強行著陸到地上。
  
那機體外型和上次跟他交戰的Volition有幾分相似,銳利雙目的亮荈嬰漭芒,命看茖態.O有一種與Volition相似的感覺。那Volition拿起了雙手的雙管格靈把那些反抗的甲鐵打得像蜂巢那樣,他就好像完全沒有打算放過眼前的任何一個人。
   
「愛莎•伊利沙伯少尉!立刻給我後退!」駕駛茖漁蝚鶡漡F爾斯的艾路透過通訊屏幕向奧修[4]的駕駛員命令道,可是那囂張得就連在執行任務時也不穿駕駛服,還要穿著紅色的迷你裙,黑色的襪褲連長靴和露臍裝的大膽裝扮的銀髮少女,完全沒有理會。
   
「比我弱的屁孩就不要在這裡給我指指點點!好嗎!?」奧修展開背部的由六塊裝甲板組成的飛翼一邊往前衝,一邊以手上的雙管格靈向敵機掃射,那黃色的雙眼和那像惡鬼一樣的臉孔,令敵人感覺一股強烈的恐懼,纖幼的機身和胸前像眼睛一樣的白色兵裝完全不像是能讓人類內進操作的設計。
  
數部達爾斯隨茖漱T部A.O進入地下城市之中,其中一部的達爾斯才剛降落就被甲鐵駛進了死角,槍上的電鋸直擊到達爾斯的駕駛倉上,甲鐵以那達爾斯的身軀當作盾牌把奧修的子彈給擋下。
  
負責防衛地下都市的甲鐵也站了起來,步出研究所的遺址向那些達爾斯攻擊,雖然機體性能比E.U的達爾斯還要弱,但面對笊.U的正規駕駛員依然能處於不敗的優勢,一般的駕駛員面對那些小孩根本就不是對手,即使對方只是一些沒有操作經驗的小孩也好…
   
「嗄呀!!!」少年喊聲在礦洞之中迴響,一部深灰色與黑藍的陰沉色調的A.O從天降下,那機體拿茖漎`對艦用的太刀把被當作盾牌的達爾斯和甲鐵給一併斬開。那A.O背部外掛茩蒂甇I包,除了飛行翼外,還外掛茖滫T大型的電磁重砲和兩枚在背包上的線性加速砲。
   
「亞路修特[5]…」小鬼認得那A.O的樣子,那是曾在前大戰一度活躍於戰場上的Volition,但在這裡的亞路修特卻與記憶中的截然不同。不但捨棄了Volition的一貫藍白色的配色之外,就連一貫以注重平衡性的裝備也變成了只注重於攻擊的重裝備。
   
「別以為只有你們是進化人呀!!!」葛理路向眼前的敵機喊道,背後的引擎噴發出一下強烈的火光,亞路修特前方的空氣被衝開,在身後產生了兩輪的衝擊波,「嗄呀!!!」亞路修特舉起兩手,以手上重劍一次過把兩部甲鐵給斬斷。
  
亞路修特以腳部的噴射器緊急後退,兩枚在背包上的線性加速砲發射出兩顆的光彈,由於彈速非常快,即使那些駕駛員看得到他的攻擊也無法趕及迴避。
  
亞路修特一下反手把那柄對艦用的太刀直刺到收在背包下的兩枚大型的電磁砲上,電磁砲把太刀給收起,亞路修特雙手握蚍C柄把電磁砲給拉起,兩枚藍紅色的光砲在整個城鎮上胡亂的掃射。
   
「艾路!接下來的就交給你了!」駕茖路修特的葛理路向身後艾路喊道。
   
「真討厭!!別總是要我做些不擅長的好嗎!」艾路口是這樣說荂A但自己卻早已主動的瞄準了意圖襲擊亞路修特的甲鐵並進行射擊,那桃紅色達爾斯與一般的達爾斯除了之配色之外,裝備和機身也有點不同,頭部由左右兩邊的雙天線設計改成單邊的天線,並在監視器的上方裝上了紅色的護罩。鮮紅色的身軀背荈礎滫漱j型背包。
  
背包左方展開了導彈夾,大量的導彈就像雨一樣的落下,礦坑內發生連續的爆炸,礦坑內開始發生強烈的震動。肩膊上掛茩Ⅷ趙左漸疻K嘗試從爆炸的煙幕之中狙擊那達爾斯,但那達爾斯卻好像能自動迴避一樣。即使艾路沒能看到敵方的攻擊,在H.O.S[6]的輔助下,艾路只需集中在射擊上,其他的事情則由H.O.S負責,H.O.S會自動配合她的動作,讓她安心集中在攻擊上。
  
艾路以達爾斯肩膊上的盾牌,把狙擊擋下並拉下背包右方的重砲,監視器上的護罩降下,護罩上的長型的綠色水晶亮起光芒。
   
「不要亂動哦!這傢伙的瞄準可是很困難的哦!」艾路其實很清楚這並不是機體的問題,但不是這樣的話艾路無法說服自己不是自己的過失。赤紅色的彩光直擊到研究所位置。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7-7-3 04:22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工作 恐懼 血液 設計 手臂 空間 眼睛 迷你裙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