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拯救受詛咒的甜品店



[隱藏]
第3章:生死menu狀 (前菜)

突然,金甜屋店內的老闆無聲無息往他的臉打了個巴掌。  

桃哈多摸茼菑v的臉頰,兩秒後即上前揪茈L衣領:「你玩野呀?」

老闆推開衣領上的雙手,再張開粉紅的嘴唇說:「喂,細路....分清楚莊閒好!而家係你專登上蒞求我俾個爐你地,打你一巴咪打你一巴囉!點呀?打你唔起呀?」  

桃哈多隨即說:「聽清楚啲先啦!而家係個比試,如果我地贏咗,你地就俾兩個焗爐我地。輸咗H話,我地就...讓間舖俾你地。仲有呀,你男人老狗又畫眼影又隊f唇膏,仲要雅I指甲油!你話俾人打嗰個係咪應該係你先?」  

老闆伸直了食指,粉紅的指甲直指向桃哈多:「你小心啲講野呀細路。依啲叫中性打扮。」  

「我理得你中性定西性啫?咁即係接唔接挑戰先得架?輸H話輸焗爐啫,贏H話成間舖係你架喇喎?」  

「你話比就比呀?我好稀罕你地間爛鬼舖咩?」  

「咩呀?仲以為你地金甜屋個招牌好堅H添,原來會淆底咁冇料到架?」  

「得喇,唔駛玩激將法喇。總之一句講哂,求人就唔該你態度好啲。」  

「ok,得....當我求鴽A,請你接受我地H邀請啦?」  

「咩叫當啫?你擺明就係蒞求我架喇,態度再好啲!」  

桃哈多瞪了他一會,再彎下身子:「求鴽A喇,接受我地H挑戰!」  

「睇你個樣冇蒞精神咁,唔多覺得你有誠意囉。」老闆往右撥了下貼茈k眼眉的髮陰。  

「大佬!噚晚我地全部人通宵留守喺餐廳度呀!嗱,因咩事我就唔想提喇,但係我捱咗成晚,第二日牙都未刷就過莅求你,仲唔夠誠意呀咁?」  

「咪住....你話你地噚晚全部都通宵喺餐廳度?」  

「係呀。呃你搏有蕉食呀?噚晚係發生咗啲事,先搞到咁攰...」

老闆沉思了一會,再說:「好!我就俾次機會你。」  

「真架?多謝!」



實用相關搜尋: 招牌 餐廳 眼眉 指甲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唔好多謝住,我而家問你幾個問題,multiple choice,答啱一題我先應承你。」  

桃哈多不耐煩地嘖了一聲:「哎,點話點好喇...」  

「第一題,1+1等於幾多?A係5,B係6。」  

「喂玩呀?兩個都唔係H,你而個係計數定iq題蒞架?」  

「你咪理啦,答啦?」  

「哎是旦喇....A!」  

「錯!第二題...」  

「喂咪住,點解係B先?解釋下先好喎?」

老闆指住桃哈多:「都話而家我係莊你係閒咯,問咁多做乜啫?總之你要做H野就係答啱問題,其他野乜都唔好理。不要問,只管答。清楚未?」  

「得喇得喇,快啲問埋佢喇...」  

「第二題,班馬有幾多種顏色,A: 1種,B:打亂種。」  

桃哈多踢了下最近他右腳距離的椅腳:「喂咁唔駛玩啦,你玩哂佢啦不如!」  

老闆說:「哈!係架!我玩哂架!咁你而家答唔答吖?」  

「B啦!」  

「哈哈哈哈!錯!下一題...」  

「你都痴孖根,我唔玩喇,食屎啦你!」  

老闆伸開右手為他指示方向:「門口喺嗰邊,請。」  

「唔該!」  在桃哈多快要推門的一刻,他止住了步,亦及時止住了差點令他後悔的決定。  

握茠黄色的門柄幾秒後,再轉頭步向老闆。

深深呼了口氣,再微微笑:「頭先扮鼣啫,你唔係信呀嘛?」  

老闆揚了揚左邊的眉:「冇野喇嘛?咁繼續喇喎。第三題,劉德華同黄子華,邊個咸濕啲?A: 成龍,B:曾志偉。」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咪住!兩個實有一個係啱H,咁係咪答啱其中一個就得先?」  

「梗係啦。我不嬲都係咁講架啦,唔係咩呀?」  

桃哈多認真地再三想了想,再正式地說:「咁我知道答案喇。」  

「知就講啦,扮咩偵探啫?」  

「答案係A同B!」  

老闆的口型和神情,正向「錯」加一個「!」字出發。

但在這之前,桃哈多搶先了一步:「嗱,我今次一定冇可能會錯H!」  

老闆皺起了眉頭:「咩呀,唔係你話唔會錯我就會俾你啱架喎?」  

「唔係我話,係你話。你頭先話架嘛,兩個實有個係啱H,咁我大包圍實冇死錯啦!」  

「哈,你係咪輸懵咗呀?係要答啱其中一個吖嘛?」  

「冇錯吖,咁兩個實有個啱,我答哂兩個咁我都一定答啱一個吖!喂,我問你係咪答啱其中一個就得,你話係架喎!你冇話答錯唔得喎?」  

老闆這刻咬茪U唇自言自語:「死啦頂你個....」  

桃哈多繞起了手,微笑荂G「喂,講野要算數喎,係咪先?」  

很快,老闆停止自言自語,嘴角翹起向他說:「跟我入蒞廚房再講。」  

「不愧為名店!剩係廳堂都比我地H廳連廚房仲要大!」桃哈多望茈|周。  

兩人的腳步聲回音亦很響亮。

再過一段長長的走廊,終於到了廚房。  

只見廚房堶惘陪蚍荓閰馱W,他們再上去。  

樓上還有一層,不是雜物室,是另外一個樓面。  上到上面,又是另一個廚房。  

沿路看茼捘顗獐豸l,他依舊有兩隻眼、兩隻耳、一個鼻和嘴。但沒有表情。  

兩人在一個大冰箱旁停了下來。  

老闆神情凝重地望住他。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忍不住向他說:「你唔係又想諗計賴數吖嘛?」  

「唔係,我而家係同你講今次比賽H內容。我做莊,啲規則都應該係我定,係咪?」  

桃哈多聳聳肩:「ok,咁你想點搞吖?」  

「嗱,今晚六點蒞依度準備,七點開始。上層你地,下層就我地。到時大家諗啲菜色出蒞,一個主菜係肉,另一個係甜品。當然,依兩樣野都要以朱古力為主。九點前截單,有冇問題?」  

「咩話?朱古力同肉兩樣野蒞架喎?點整呀?」  

「我點知你地點整呀?你係咪縮沙先?係H仲蒞得切。」  

「睇鴷...今晚呃...」桃哈多搔了搔後頸,不過這種時候不能再猶豫:「冇問題!」  

「嗱我講明先,開咗雪櫃你就冇得再反悔,你肯定?」  

「梗係啦!我點會反悔呀?而家係我蒞求你架喎....喂,雪櫃堶掘啲咩咁神秘先?」  

「咁我蒞同你介紹今晚H主菜。」老闆緩緩打開雪櫃。  

桃哈多的小腿剎時間乏力,跌坐到地上。  

感覺不到痛楚,手腳都動彈不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雪櫃堛漱W下格,分別整齊地放茪@對手腳,以及斬件了的肉塊。  

桃哈多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全身已麻木。  

老闆說:「仲以為你會嚇到發癲添,你比我想像中鎮定好多喎。冇錯,人蒞架,就噚晚咋嘛...」  

過了一會,桃哈多的嘴巴才有反應。他想了想再笑荂G「哈...哈哈...咪玩啦你,扮H呀嘛?」  

老闆搖頭:「真架。兩個古惑仔蒞。噚晚依兩條友,無啦啦喺我地收舖嗰陣入蒞搞搞震,話我爭佢地數喎!又話要放火又乜咁...跟住我同佢地咪嘈起上蒞囉,啲夥記又同佢嘈,之後唔知點解又郁手郁腳,咁就死咗喇!冇計啦,跟住我地咪...執手尾囉...」  

桃哈多依舊呆坐在地上,剛才的笑容僵硬起來。  

老闆冷靜地繼續說下去:「咁就....咪咁囉。我都唔想,不過冇計!你咪算好囉,個頭同個屎忽都搞掂咗喇,剩返依啲算幾靚仔架喇。」  

桃哈多張開嘴,嘴堛漱瘍曲要衝出來。  

老闆嘆了口氣:「睇開啲啦,你而家不如諗屩I嬴我地個焗爐好過啦。」  

漸漸地,桃哈多的手腳終於有了反應。

當意識到有反應的同時,他已開始立足狂奔....  

老闆急忙緊追在後,不斷大叫:「咪走!」  

跑回到大廳時,桃哈多絕望地停下腳步。  

原來餐廳的伙計全都回來。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每個人都帶茤顯的黑眼圈,望荇蝡╪h。

其中一個銀頭髮的較眾人搶眼,其黑眼圈亦是最黑的。  

老闆追了出來,向其他人說:「唔好俾佢走!佢乜都見到哂!」  

桃哈多根本無路可逃。

老闆向他說:「我同你講過架啦,應承咗就冇得返轉頭。而家得兩條路,一係你就接受依個比賽,一係我地就執多件手尾,你自己揀。」  

桃哈多閉起了雙眼,在旁邊的椅子地坐了起來。

之後便向老闆說:「我要屙尿。」  

「要屙咪去廁所囉...」之後便對茖鉹中@個很瘦的伙計說:「瘦肉仔,睇住佢。」  

瘦肉仔點了點頭,再走向桃哈多身旁。桃哈多望了他一眼再說:「我屙唔出。」  

老闆皺茯傱Y說:「喂你咪玩野喎,你想點呀?」  

「俾杯暖水蒞。」  桃哈多喝完一杯又一杯,老闆在旁皺眉看茈L喝水。  

喝到第六杯的一半時,他便停下來說:「得喇,我去得廁所喇。」

一陣舒暢的「殊」聲,桃哈多覺得自己像是撒了幾分鐘的水柱。

他的頭仰向天花板,下半身緩緩前後移動。  

回到大廳後,便微笑茤蝛蝳捘顗漯蚖H:「今晚六點,我地準時蒞!」  

老闆皺住眉望茈L:「哦...」  

「點呀?仲駛唔駛再辦啲咩手續咁呀?」  

「哦!係呀係呀,要簽返份文件先...」老闆向兩個一高一矮的伙計耳邊俏聲說了幾句,兩人便住東住西各自走去。

期間老闆不時瞧向桃哈多。  

很快,兩個其中一個較矮的回了來,手上拿荓i紙。

老闆迅速看了看,便遞給桃哈多:「冇問題就簽返個名,嗱有法律效用架。」  

桃哈多看過後便執筆簽名,再遞回給他:「仲有冇呀?冇我走架喇...」  

「咪住,你漏咗袋野喎...」說罷其中那個較高的便拿茩茪j冰袋下來。  

桃哈多望茖滬茪j冰袋,某部位的輪廓似乎隔茼B袋顯現了出來。  

老闆再次得意地笑荂G「你知係咩蒞架啦。就咁走咗去,我點知你會唔會反口呀!都係要你承擔部份責任穩陣啲....知唔知點解我頭先問你咁多無聊問題呀?我就係要考你識唔識轉膊,三題先過關,麻麻地咁啦...但係都算唔錯架喇,都夠對付班差佬H。」  

「咩話?咩差佬呀?」  

「啲差佬可能會查到蒞架嘛,到時要你幫手夾口供架!所以而家俾你個電話number蒞,有事再call你。」  

桃哈多瞪了他一眼,再給了他自己的電話號碼。

正要拿起冰袋時,老闆又向他說:「喂....」  

「又乜叉野事啫?」  

「唔駛咁躁住,只係想同你講聲一路順風,同埋,諗好啲菜色。」  

桃哈多瞪完他最後一眼後,便一口氣拿起冰袋,頭也不回地衝向門外。

一出到門口,他馬上把手上的冰袋丟到一旁,喪氣踎坐在地上。  

他完全想不到任何辦法,只想永遠踎在一角...  

從這堿搮L去,對面街口有兩個警察,他即反射性般拿起冰袋離去。

快要到中午,人流開始越來越多。而遠方自己店舖的招牌亦越來越近。



實用相關搜尋: 招牌 天花板 電話 法律 頭髮 廁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3.3章:生死menu狀 (主菜)

一推開門,全部人都坐茪@圍,一同望荇蝡╪h和他手堛熙U。  

老闆說:「喂,企喺度做乜呀?入蒞啦!」  

桃哈多緊抓茼B袋,到另外一^的位子塈b愣。  

老闆說:「咩料呀你?坐埋蒞啦!嗱,我地知道你未刷牙,特登留返支袓雲達斯俾你怳f!算唔話得喇啩?我地今日全部人都係咁怓[咋...仲突登留咗份早餐俾你食,食啦。」  

桃哈多揮手以示拒絕。  

老闆皺茯傱Y:「喂,你個樣咁殘咁H?你去金甜屋咋喎,你順便叫埋雞咩?」  

桃哈多撑荅漁e搖搖頭。  

大口環對老闆說:「車,晨早流流喺度玩神秘...原來佢去咗金甜屋呀嘛!喂講時講,嗰度係咪好靚架?」  

「妳咪一輪嘴講先,重點唔係依度!」老闆瞧到了那冰袋:「咦?依袋咩蒞架?唔係焗爐呀嘛?」  

桃哈多依舊笑蚖﹛G「哈,唔係唔係....」

阿源疑惑地問:「鵅H人地點會無啦啦俾個焗爐我地架?但係你又冇厘頭咗啲喎,無啦啦整多咗個袋H?係你自己買定佢地俾架?」  

老闆嘖了他一聲:「佢地梗係唔會咁順攤俾我地啦!其實係咁H,我尋晚叫桃哈多上去同佢地搞場比賽,贏咗就可以贏佢兩個焗爐。」  

金童即時上前問:「比賽?點解我唔知架!喂咪住,輸咗咁點先?」  

「你冷靜啲先,嗱如果輸咗就輸間舖囉。冇野架,又唔死得人H。凡事都要去盡啲,先會成功架。喂我依個老闆都唔介意啦,你係咪應該支持我呢?」  

「支持?我支持你去廁所食屎!咁我地間野點呀?」  

玉女把金童拉回座位,再說:「過返蒞啦你!咁躁做乜啫?咪住....你頭先話我地間野呀?你都幾關心大家喎...」  

「妳咪九唔搭八啦,喂間野執咗我咪冇得撈?」  

大口環亦開始插入:「又係喎,你啱聽!喂老細你唔係吖嘛?我知你有米唔志在間舖,但係唔係咁樣擺我地上^呀?」  

老闆舉起手大喊:「大~家~收~一~收~嗲~先!」  

之後繼續說:「ok!我最民主!大家投票,如果最後係反對H,咪當冇件事唔好去囉!」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聽到這堙A桃哈多很頭痛。他想開口,但仍不知怎樣開。  

玉女向老闆說:「of course.....no!」  

老闆望茠鰽ㄐA他即答道:「唔駛問都知唔得啦。」  

「唔得!」大口環轉身向桃哈多說:「兩個爛鬼爐咋嘛,問你屋企人度掂佢囉!你掂H,屎都俾你搞掂咯。」  

老闆的目光掃到阿源處。

阿源馬上拍拍旁邊一直呆楞楞的白日夢:「妳呢?」

白日夢呆一會後,便大力搖頭。  

阿源向老闆聳聳肩:「唔駛再問喇,.就算我你加埋桃哈多同意,都係以4比3輸。」  

老闆雙手攤開:「咁算囉!當我冇講過,我宣告當冇件事。ok?」  

金童藐藐了嘴:「超!駛鬼你宣告呀,我唔去比賽咪搞掂囉。」  

桃哈多不斷地搖頭,最後忍不住說了句:「@@!」  

眾人再次一同望茈L。老闆低了低頭再對他說:「咁又唔駛去到@@咁嚴重H,我都知係委屈咗你架喇!一係咁,如果真係唔掂H,試麰氻j耳窿囉?」  

桃哈多再次撐起笑容:「冇...我冇野呀。」  

大口環拍了一下老闆背脊:「你咁有米呀,成間舖話讓就讓,唔係買兩個爐做齔膘くㄜ屭謏r嘛?」  

「同妳啲細路講野都嘥氣!男人大丈夫,梗係要自己承擔番啦!啱聽呀可?桃哈多?」  

「啱...」桃哈多笑了笑。  

老闆再一次望茖漲B袋,再對他陰陰笑荂G「喂,你好似仲未答我喎,袋野咩蒞H啫?」  

「冇,冇野...」桃哈多別過臉向金童說:「呃...係喇!噚晚個蛋糕俾咗個客喇可?」  

金童呆了幾秒才回答:「鵅A今朝個客蒞我咪俾咗佢囉,咩事呀?」  

「冇,問啫...點先?個客有冇話靚唔靚,正唔正先?」  

老闆開始上下打量茈L:「喂喂,你做咩喺度扯開話題啫?」  

「痴線...我邊有啫?我有咩?冇呀,係咪?」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金童說:「唔係喎,你係喺度扯開緊話題喎。」

「無啦啦扯咩啫?唉,冇你地咁好氣....」之後又跟玉女說:「咦?妳個樣...唔駛講都知妳捱完夜喎?」  

「唔係吖!你講真架?」之後即從口袋堮酗F迷你四方鏡:「哎!唔得唔得,喂老細請日假先....」

眾人目送她離去。  

大口環繞茪漹膟荇蝡╪h的冰袋:「你都算唔錯喎,咁就俾你駛走咗個人!唔知你跟住又會用咩屎橋駛走我地呢?快啲從實招來!唔好逼我地做野呀....」  

「妳咪癲啦,駛咩走啫?我有嗰句講嗰句咋嘛....」  

大口環用手肘頂了金童一下:「咪企到成隻鵝咁啦,出句聲呀嘛,乜你唔想知個袋入面係乜野咩?」  

「妳就成隻企鵝咁,我冇你地咁八婆...個袋有咩特別啫?你慌入面係個人頭咩...」

臨步入廚房時,再鄭重地向大口環說:「仲有呀,我最憎人用個肘頂我。再有下次,我一定頂返妳轉頭!」  

大口環向他翻了翻白眼。

而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白日夢無聲無息走了出來,嚇得桃哈多下意識把冰袋收在後面。  

白日夢見他這樣的動作,不禁問:「做咩呀?」  

「妳做咩呀?」  

「我?我咪去廁所囉,你做咩好似好驚咁H?」  

「我驚咩呀?我邊有驚呀?」  

「我又去!順便打個電話,等埋....」大口環跟隨白日夢在後,再轉過頭盯荇蝡╪h:「去完個廁所返蒞你好開估喇!」  

阿源笑蚖﹛G「哈,啲女人真係...咁鍾意打孖蒞H...」  

老闆說:「車!好出奇咩?我同你周不時都打孖蒞架啦!」  

「嘩,諗清楚先好講喎!幾時有先?死得人架喎?」  

「咩呀?我諗得好清楚啦,幾時有?飧_子嗰陣咪要打孖蒞囉!你唔係架咩?」  

「哈哈哈哈......」  

桃哈多亦笑荂G「哈哈...」  

老闆和阿源即止住了笑容,盯茈L。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1-26 03:59 PM 編輯 ]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老闆說:「笑咩啫你?好笑咩?」  

「鵅H哈,ok啦...做咩啫?」  

「玩夠喇,細路。快啲講,個袋究竟係咩料?」  

「冇呀,袋咩啫?咪玩啦你地...」  

「阿源,兜過佢後面,截住佢後路!」兩個開始一前一後向桃哈多夾攻。  

很快,桃哈多已被老闆捉住,阿源一手拿茼B袋。  

桃哈多連忙說:「喂唔好玩啦...真係架...」  

就在阿源快要碰到拉鍊位時,桃哈多說:「咪玩呀x街!認真架!」  

其餘兩人望茈L呆了一呆,老闆攤開了手臂:「且...唔玩咪唔玩囉!咁小家架...」  

兩人遂行開。  

這時候,褲袋正在震抖荂A桃哈多即拿了手機出來。  

有人向他傳送訊息,他未見過這個電話號碼。  

再點下去看,訊息顯示荂G「俾龜盤緊,快啲準備,佢地隨時都蒞,記住我地噚晚十點喺你地度傾比賽,一直傾到四點幾五點先走」  

桃哈多慢慢地呼了口氣。這刻的廳堨u有三個人。

正當老闆快上樓時,桃哈多把冰袋擺在^上,叫停了他:「老闆,我而家真係唔知應該點做呀...」  

老闆和阿源見他的勢色不對,即過了來。  老闆正色地說:「你一入蒞我就知你唔妥架喇!有咩唔怕講喎,之前都聽講過金甜屋個老闆係有啲問題,好似話男女都啱,佢搞過你蒞呀?」  

桃哈多用力地揉茼菑v的臉:「嗱廢話我就唔多講喇,我而家俾你地睇個袋堶惚Y乜。我希望你地唔好叫,慢慢聽我解釋,唔係盞一鑊熟。」  

之後便慢慢拉開拉鍊....  

阿源的手往袋埵鬤i去:「咩蒞架?一嚿嚿咁H?咦?」他摸了些東西,再慢慢把它拿出來。



實用相關搜尋: 手機 電話 手臂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他伸出了右手手掌,左手拿茖獐邞F西,再說:「咦?咁似H?」  

隔了一兩秒後,即把它丟掉,再驚呼:「手掌呀!」  

阿源跌坐在地上,桃哈多即向他「噓」了聲,再即時拾回斷掌。  

老闆維持站茠澈犖A,視線仍然望向阿源。

桃哈多向他說:「你...冇野吖嘛?」  

「等間先,等我企多幾秒先...」很快,他便向桃哈多簡單問了句:「認真H?」  

「認真。」  

「你而家趁佢地未出蒞,即刻鎖住女廁度門。」之後拿了條鎖匙給桃哈多。  

「鵅H點解呀?」  

「唔好問咁多啦,做啦。」  

桃哈多即去了女廁門口鎖門,在門外仍隱約聽到大口環在細訴昨晚的事。  

阿源仍坐在地上,指荇蝡╪h說:「你...你殺咗人呀?」  

「梗係唔係啦,你定啲蒞先...」  

「噓!嗱,我暫時唔想咁多人知住。」老闆把冰袋的拉鍊拉密:「好喇,你快啲講,今朝早究竟發生咩事?」  

「哦...阿老細,呃...點解你仲可以咁冷靜H?」  

「你趁我未賴尿之前好快啲講哂成件事俾我聽。」

桃哈多訴說著,老闆繞茪煻u一直點頭沉思,阿源終於爬到其中一張椅上坐荂A眼神盡量避免和冰袋發生關係。  

到最後,桃哈多還拿出手機給他們看剛才的短訊。  

這時候,女廁傳來大口環聲音:「喂,度門搞咩呀?又撞鬼呀?邊個鎖住度門啫?」  

桃哈多回喊:「我呀...」

老闆即細聲制止茈L:「喂,你傻架咩!」於是便走去廁所假裝扭茠蠽漶G「度門壞咗呀!等陣先啦!」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1-26 04:0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手機 手臂 廁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唔係咁黑仔呀嘛...」  大口環仍在堶惜j吵大嚷。

金童衝向女廁門口,大力拍了一下門口:「喂!收嗲啦!妳好鬼死煩呀!都話度門壞咗咯,妳等陣先係咪會死架?」  

大口環在堶惜S大力拍了下門口:「收啦你!被困嗰個又唔係你,鬼唔望你冇咗個佛牌今晚俾鬼上身!」  

「妳講咩話?妳即刻同我出蒞!我打到妳鬍鬚都出埋蒞!」  

「你試吖,睇下到時死邊個吖嗱!」  

金童走向他們三人跟前:「喂你三個企喺度做乜呀?度門壞咗仲唔整?快啲開咗度門俾我揼佢啦!」  

桃哈多說:「嗱,其實件事係咁H...」  

阿源即說:「喂喂!你唔係爆呀嘛?」  

金童皺茯傱Y:「咩呀?又玩咩啫你地?」  

「冇...冇冇...」  

「講啦!喺度吊癮!」  

老闆舉起了手:「ok!大家唔好嘈。件事佢要知道,冇咗佢唔得。」  

金童望望冰袋再說:「冇咗我唔得?咩呀?拯救地球呀?話時話,關唔關個袋事架?」  

「我地入去廚房先講。」  

四人一同在廚房堙A圍郤^上的冰袋。  

老闆望荇蝡╪h說:「喂,仲唔講?」  

「鵅H唔係你講咩?」  

「你自己啲野梗係自己講返啦係咪呀?」  

「咁...不如開咗個袋先講啦....」  

「咁你仲唔開!冇時間架喇,班差佬隨時殺到蒞喇!」  

「呃....都係佢自己開啦....」  

金童皺茯傱Y:「咩呀?你地講咩啫?又差佬又開袋咁,喂!我冇心情同你地玩喎!」  

阿源這時向桃哈多說:「咪住,都係講咗先好啲喎,起碼睇之前有個心理準備吖嘛!」  

「妖咁而家開咗先定講咗先啫?」  

當他們說到一半時,金童已拉開了冰袋的拉鍊。  

他初時的反應就跟阿源一樣,不知道媕Y那一塊塊的肉件是什麼,直至他搜到了樣東西。

「我頂你阿爺隻眼咩....」金童向後彈了幾個身位:「我都話而家冇心情玩咯,咁得閒玩依啲不如快啲整返度廁所門啦。話時話喇,做咩無啦啦買啲道具返蒞呀?萬聖節喇咩?」  

桃哈多嘆了口氣:「唔係道具蒞架,你摸清楚先啦...」



實用相關搜尋: 心理 時間 廁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3.3.3章:生死menu狀 (甜品)

金童摸清楚袋堛漲蚰鞳A再慢慢放下:「嗱,唔好同我講係嗰樣野...」  

「唔係,唔係嗰樣野。」  

「咁你話我聽,依啲係乜野蒞?」  

「依啲咪人肉殘肢囉。」  

「我都叫咗你唔好同我講係嗰樣野蒞咯!」  

「大佬呀,我鬼知你講嗰樣野係乜咩!」  

金童一手揪茈L的衣領:「你快啲講!你今劑又搞乜?」  

「我都唔想架大佬...今朝呢....」  金童則一直叉虒y聽他演講。

看完手機堛熊u訊後,金童攤開了雙手:「即係算點呀而家?」  

桃哈多望望金童,再望茼捘饇搳G「鵅H即係我要再講多次呀?」  

老闆搭茠鰽ㄙ漯蚖H:「咁即係話,而家最首要H係一陣間啲差佬蒞到,就照返手機堶梡H野咁講囉....」  

「痴孖根!你講我就要做?我同你地講,尤其係你,桃哈多。快啲搞掂佢唔好累我。」  

桃哈多對他說:「冇時間架喇!嗱,我地坐埋同一條船,冇話邊個累邊個H!實掂架!」  

「你條冚家鈴仲好講?明知唔對路就走啦,仲比咩賽啫?都唔知你係咪專登擺我上^!」  

「我點知唔對路啫?我走出去嗰陣已經俾兜友攔住哂,你話我可以點喇?」  

金童大力拍了下^。正想揮腳踢向面前的^,但^上已擺放茠F西,即臨時縮腳。

之後又轉身踢向後面時,後面又已擺放茼迨w準備好的蛋糕,只好又把吊在半空的腳放下來。

阿源提議:「你不如行過隔離踢度廁所門啦....」  

金童隨即衝向女廁門口連踢了三下,入面亦即又響起大口環的聲音:「喂!死變態佬!我出到蒞你就要死俾我睇!」  

老闆揮揮手叫大家過來再俏聲說:「嗱,我地而家都搞清楚情況喇。要記住,我地係依個世界上最淡定H人,依單野盡量要得我地四個人知!ok?總之過到差佬嗰關再算,其餘野遲啲再諗。」  

阿源這時向老闆問:「咪住!萬一班差佬刮到個袋咪死?」  

「放心,冇咩證據佢地唔會蒞執屋H,佢地好似要唔知啲咩搜查咩令先得架嘛!冇事H。第一次蒞應該剩係問話H啫,總之記住收緊啲個......」  當老闆說到一半時,四人的目光一同已轉向餐廳門口,外面有兩個男人正要進來。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餐廳 廁所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即把袋收到廚房堣@個不起眼的角落。

老闆的眼睛望茈X面的兩個男人,口堳o向身後的他們快速說:「而家好快啲開返女廁度門再同兩條女講返手機入面啲口供叫佢地唔好問咁多照做快快快!」  

阿源即去拿鎖匙,金童向老闆說:「個八婆好繞口架喎,我而家係驚佢咋!」  

「唔得咪隊冧佢囉,你最叻依瓣架啦。」  

那兩個男人入來向四圍望望。

老闆上前微微笑說:「你地好呀,幾多位呀?」  

他們倆都拿了證件出來,其中一個外貌較斯文的男人温文地說:「我地係差人蒞。冇,我地只係想蒞問鴽A地少少野啫...」  

「哦?係吖...好好好,埋蒞坐坐先....」之後向在廚房的阿源打了個眼色。

兩個女生出了來,他們五人都聚在廚房堙C  

大口環出來劈頭就向金童說:「你死架你?你而家試鴾J去廁所然後俾我困住吖?」  

「嗱,我而家冇心情同你嘈!」  

「咩呀?我一出到蒞就淆呀?」

白日夢揉揉了眼皮再說:「咦?嗰兩個邊個蒞架?同老細咁好傾H?客蒞架?」  

阿源盡量保持鎮定:「係啩...唔知喎!」

較斯文的警察向老闆說:「之前好似唔覺有依間舖咁H?新開架?」  

「都唔算新架咯,都開咗成半個月喇....不過就唔出名囉,你睇鵅A到而家連一個客都冇....」  

「又唔好咁講,而家仲早啫...」  

「不過你唔覺有依間舖其實都唔出奇H....話你知吖,依個舖位好邪架!」  

「點解咁講呢?」  

「前幾手H舖頭都有意外發生,頂咗好幾次手架喇!而家頂嗰個就係我...」  

「係咩?咁你地唔驚架?」  

「話之佢吖....我又唔信邪H....」  

老闆不時不安地望茈t外一個警察,因為另一個警察一直都盯蚍p房裹看。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正式地向兩個女生說:「嗱,而家唔好問咁多,如果出面嗰兩兜友問妳地噚晚係咪有班人蒞過,妳地就話有人蒞過傾比賽啲野,大約十點幾鐘蒞,一直傾到四五點先走。ok?」

白日夢皺茯隉G「咩呀?噚晚有班人蒞過咩?我唔知H?」  

「妳唔需要知,妳只係需要咁講,ok?」  

白日夢聳聳背,再默然點點頭。

但旁邊的大口環就繞茪煻u:「o咩k啫?我唔ok喎!你唔講清楚我唔會照做架喎....」  

金童指住了她:「死八婆妳咪好想俾人冚一巴呀?」  

「你咪試幭o!睇儱|點?」

阿源向大家說:「喂!大家咪嘈住先,出面條死差佬眼昅到我地實一實呀!」  

眾人的目光隨即望茈X面,大口環詫異地說:「鵅H差佬?咩事呀?」  

桃哈多俏聲說:「你照我頭先咁講先,遲啲再話俾妳地知!」  

「而家講啦!」  

「妳唔好而家先蒞阻頭阻勢得唔得啫?」  

「唔得!」  

出面的警員已開始入正題。  

「係喇,其實我地今日蒞係想問鴽A,噚晚有冇人蒞過呀?我意思係....唔係客人嗰啲?」  

「哦,係呀!噚晚我地臨收舖嗰陣,有班人蒞咗喎!跟住我咪同佢地講話我地收舖囉,你估佢地點講呀?佢話佢地係上面金甜屋啲人喎!哈...」  

「係咩?佢地蒞做咩呀?」  

「佢個老闆竟然同我地講,話要同我地比賽喎!我當堂嚇四跳呀!」  

「嚇四跳?即係點樣呀?」  

「我咪俾佢嚇咗四跳囉!你冇聽錯,我真係跳咗四下...我心諗,你咁大個招牌都肯同我地啲舖頭仔比賽?咁我地梗係應承啦,係咪先?嗱,輸咗就應份,贏咗就巴閉咯,仲唔趁機省靚個招牌咩?係唔係咁講呀?」  

警員若有所思點點頭:「你記唔記佢地噚晚幾點度蒞架?」  

老闆假裝想了想:「呃....應該係大約...十點幾啦!我地都傾咗好耐麍[,傾到四點幾先走....我地全部人噚晚喺度過夜呀!係喇,阿sir,唔係有啲咩事吖嘛?因為坦白講,我地都好緊張依場比賽架,而且個比賽係喺今晚。我地七個ready好哂架嗱!」  

「七個?」警員再望了望廚房的人:「好似得六個咋喎?」  

「吖係呀,仲有一個要返屋企化個妝,先再返蒞。」  

「哦,ok....冇問題H應該,俾心機啦今晚。」  

白日夢和大口環正站在最後面。

大口環瞧見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角落埵陪茪ㄟ_眼的冰袋。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2-7 01:5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招牌 手臂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大口環向白日夢耳語荂G「喂喂,係頭先個袋呀,不如睇爁堶惚Y咩咯?」

白日夢微微笑點頭。  

兩人俏俏地走向冰袋旁。

大口環慢慢拉向拉鍊,兩人開始伸手住袋堭普i去。  

她們手上各自拿茪@塊肉件,兩人疑惑地看茤憐飽C

大口環細聲問:「做咩帶埋啲豬肉蒞呀佢?」  

白日夢聳了下背:「係豬肉蒞架咩?」  

「應該係啩,唔係咩肉呀?喂,再睇麉...」  

大口環這次拿了隻手掌出來再說:「咦?又唔似係豬手喎...」  

「咪住...妳伸隻手出蒞睇鴷...」  

「做咩啫?」  

「伸出蒞先啦...」  

大口環伸出了手掌,白日夢也伸出,兩人正對比茬U中的手掌。  

正巧桃哈多往後望了過來,見到大口環拿茬溘類茠漱漶A即走了過去:「喂!妳地搞咩?」  

警員站了起來:「唔該哂。係喇,可唔可以俾我參觀翵怮蚹r?」  

「鵅H我地依度一眼就睇哂架喎,有咩好睇吖?唔係真係有啲咩事呀嘛?阿sir?」  

「哦冇...我地好快睇完就走架喇,唔會阻你地好多時間H...」  

「咁就最好喇...但係真係快啲喎,因為我地真係好多野要準備...你知架啦...比賽依啲野...」

這時候,廚房內大口環起勁地嘔吐了起來。  

阿源和桃哈多馬上把她倆帶到女廁堨h。   

兩個警員緩步上前去廚房,那個較斯文的問道:「冇事吖嘛佢?」   

金童連忙揮手說沒事,老闆馬上走在前頭:「唉真係失禮哂呀,佢地兩隻野今朝唔知食咗啲乜,成朝喺度嘔喎!依家啲後生真係唔捱得,開一日通宵都唔得....ok架喇,有嗰兩個猛男睇住佢地掂架喇....」   

這時另一個警員已行進廚房堙A而金童正站在警員與冰袋中間。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