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拯救受詛咒的甜品店



[隱藏]
阿源問:「喂,其實你而家急唔急架?」  

「老實講,真係唔急,但係冇計,局住要去。除非而家依度有人急啦....」

桃哈多望茼b場的人,全場人都沒有反應。

阿源忽然留意到什麼東西:「咪住,白日夢頭先好似去咗廁所架喎,佢到而家都未出黎。咦?莫非...」  

阿源和桃哈多都意會到了,兩人即跑到女廁外面。

出面的大口環見到即去看看什麼事。  

大口環詫異地說:「喂,男廁喺嗰邊喎,搞咩呀你地?」  

「哎,妳唔明架喇,遲啲再講啦!」失去耐性的桃哈多再大力拍打女廁門口:「喂,阿...阿白日夢呀!妳而家係咪屙緊屎呀?喂妳係H話咪沖廁住先喎!」

  大口環即制止他:「喂,你傻H咩?咁大聲,等我入去睇懮\啦...」

  正當大口環想入去時,白日夢已出了來。  桃哈多即向她說:「點呀?妳唔係去架?」  

白日夢漲紅了臉:「咩呀,我都唔係開大...」  

「鵅H咁妳去咁耐做咩呀?」  

大口環見罷即替白日夢說:「哎,你咪再問啦!而家人地都話冇咯,你自己H野自己搞返掂啦。」  

「哦...係H,sorry!」  

沉默了一會後,阿源又想起了件事:「咦?我又諗到樣野,你跟我過一過蒞...」  

兩人走上樓梯往上層。桃哈多問:「上去做咩呀?揾老細吖?冇用架,我同佢咪講過囉...」  

「唔係揾老細呀,我地而家係去雜物室,我記得堶惘n似有瀉丸架...」  

「係咩?咁就好咯...」  

「我呀,雖然年紀冇廚房入面嗰兩個咁大,但係講喺依度做野蒞計,我算係老屎忽蒞架!」

到達凌亂的雜物室後,阿源自言自語地望蚗薴W的櫥櫃:「睇鴷鵅A我記得好似係擺咗喺左邊......哎,係喇,係依個綠色樽喇!」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啱喇,而家冇咁快H,等鴷啦!喂,你可以試儭鶡簏Y等喎,咁樣或者可以快啲消化架。」

阿源向他遞了個長繩,示意他跳繩。  

「都好,橫掂好耐都未跳過。」  桃哈多一邊跳繩邊回想到件事:「咦,係喇,阿源呀,我醒起之前大口環好似同我講過話過咗試用期H話,之後無論你點衰都好老細都唔會炒人,係咪真架?」  

「哦....係架其實。哎,我順便講埋你知。依間鋪吖好大吉利是架,上幾手喺依度開張都發過意外,就上間鋪咋嘛,之前係賣pizzaH,個焗爐無啦啦爆炸喎,仲炸死咗個女員工。之後我地個老細咪頂咗手囉,前幾間鋪都發生過類似H事,聽講吖,每間餐廳都過唔到九個月。」  

「原來係咁架,我真係完全唔知喎....喂咁依度開咗幾耐呀?」  

「開咗半年喇。」  

「鵅A咁而家咪剩番三個月?」  

「咩呀?想縮沙吖?」  

「老實講,我份人真係唔係幾信邪H,個屎味朱古力我就整梗架喇,你話我會唔會縮沙吖喇?」  

「哈,睇唔出喎!其實喺得依度做野H人包括老細,都係唔信邪H。佢地個個都知道依單野,我諗喺依度做野H基本資格就係唔信邪。我見過有好多曾經喺依度做野H人一聽到單野就淆哂底,唔撈,咁就剩番我地幾個。你咪話呀,我地個個啱啱入蒞H時候都舐過野架,不過你依壇野就....」

  兩人對望荂A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久後,老闆終於從房堨X來。

經過雜物房時瞧見他們倆在這堙A隨即走了上前:「咦?做乜呀你兩個,搞基呀?你衰喇,阿源,而家即係飛起我啦係咪呀?你講,要佢定要我?」  

「哎,咪玩啦,佢屙唔出屎,咁我咪帶佢蒞吞瀉丸囉!」  

老闆望向櫥櫃:「瀉丸?乜我地仲有H咩?」  

「咩呀?嗰個綠色樽吖嘛,仲有呀。你睇...」阿源遞了那個裝滿瀉丸的綠色樽給他看。

老闆用鼻了嗅嗅樽內的氣味:「嗯,冇錯,係波子汽水味...」

之後拿了粒丸出來吃掉。  

阿源見狀道:「鵅H你做咩呀?」  

「做咩?食糖囉!我之前咪同你講咗啲瀉丸用哂H,依啲係汽水粉糖黎架,大佬!你地聞唔到味H咩?」

阿源和桃哈多即往樽蓋前嗅了一下:「係喎....@@!」  

老闆笑說:「哈你地唔係呀?啪完粒汽水粉糖喺度等屙屎呀?」  

桃哈多望茠源,阿源略低頭說:「且,你吞之前唔覺有唔妥H咩?」  

「喂,頭先咁趕點會咁留意啫,我係覺得有啲甜,我以為粒丸係糖衣咋喎....咁,依家點呀?」  

老闆說:「唔好問我,你自己搞番掂佢,我出一出去買啲野....」  

阿源向桃哈多說:「咪成碌荀咁企喺度啦,落去睇懮\地有冇計...」  掛鐘的時分針不偏不倚指向四點半。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1.1.1.1章:屎味H朱古力(底)

兩人於是急步落到樓下,並與站在樓梯口的大口環和白日夢撞個正荂C  

白日夢望茠源和桃哈多,不時又望望他們的左右方。  

阿源順茼o望的方向望了望,再問:「阿白日夢,妳揾緊啲咩呀?」  

「啲屎呢?你地上咗去咁耐都未屙架?」  

「未啦梗係...」阿源望了望桃哈多,再搖搖頭:「哎唔好提喇...喂就算係呀,都唔會喺雜物室屙啦係咪呀?」  

「咁又係...咁又係...」白日夢搔蚗V背。  

「鵅H」大口環交蕘茪煻u:「咁你地喺上面咁耐做乜呀?」  

阿源抿起嘴唇:「關妳叉事呀?」  

「你講咩話?」  

「我講咩唔好呀?我係咁樣講野架喇,你第一日識我呀?」

阿源再向桃哈多說:「嗱,以後對住啲咁多事H人呢,就好似我頭先咁應對就得架喇,明白未呀?」  

桃哈多點點頭:「哦...明白...」

大口環望了眼桃哈多。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察覺到她望來便說:「我唔係咁意思架其實...我應懮\架咋...」

阿源對他說:「唔駛驚佢啦你,佢得個樣架咋...」  

大口環仍在望住桃哈多:「係呀,我得個樣架咋,放馬過蒞囉夠膽就。」  

桃哈多揮搖蚋糷漶G「唔好喇...唔好喇...」  

阿源望了望牆上的掛鐘,再向她們說:「唔好再嗲住喇...再嗲就過哂時間架喇,妳兩個跟埋我地入廚房開會...」  

「哦...」正當白日夢踏前了一步之際,左手忽被大口環拉住:「咪住...」

本來已開始步向廚房的阿源回過頭,並對大口環說:「喂小姐,妳又想玩咩呀?」  

「玩咩啫?你叫我地去我地就要去架嗱?你係老細咩?你出糧俾我呀而家?」  

「喂,搞清楚先好喎?之前呢老細就話過樓面係我話事H,所以就唔係邊個出糧俾妳H問題,而係邊個係妳上司H問題。而家我係以上司H身份,命令妳即刻同我入去廚房,ok?」  

「老細出咗去,你話你係佢老豆都得架啦...有冇證明先?」  

「妳都痴線...咁都要證明?妳夠話妳大把仔溝啦?咁又點證明呀?」

大口環聳了聳背:「我冇所謂呀...你咪當我冇仔溝囉,就算我冇仔溝我都唔會考慮你。」

「妳咁講我就絕對放心。嗱,我唔想再同妳嘥時間,妳而家入,定唔入?」  

「車,做乜咁想我入呀?咁又係...你地得嗰小貓三四隻,會諗到咩好橋吖...」  

「依個...依個當然唔係問題啦!依個係規矩H問題。如果以後有人有樣學樣,冇大冇細,咁間餐廳仲成世界?」

桃哈多聽罷即對阿源說:「依層你放心,我一定唔會有樣學樣架...」  

「shh...」白日夢向桃哈多搖蚗Y,並豎起食指放在唇上。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大口環的嘴角歪向了一邊:「你慳啲啦,人地都話唔會有樣學樣呀!聽到未呀?點呀,落唔到台呀?咁頭先就咪咁口響...等你仲喺度又上司又命令咁過癮吖嗱...」

  阿源指茪j口環:「好!妳唔信吖嘛?得,老細返蒞妳就係咁先!點吖?妳諗過呀,佢好快返架咋...」  

「死喇,真係有啲驚添,點算好呀?」大口環睜大了眼睛,攤開蚋糷漶C

之後再定眼望住阿源:「咁你就快啲去告枕頭狀啦,你最拿手架啦太監...」

白日夢望望右方叉腰的阿源,再望望左方繞手的大口環。

之後再伸手搖了搖大口環的右臂:「阿大口環呀...」  

「點呀?我都話我唔鍾意大口環依個名咯!」  

「ok...咁妳想我叫妳咩吖?」  

「求其是旦一個名啦...」

「大口環,不如咁啦,妳咪當睇戲囉?橫掂妳都冇野做架啦?唔通對住出面個男人咁悶局咩?啱唔啱?」

大口環揚了揚眉,再望向阿源:「妳啱聽,我buy妳!橫掂要我再去對住條中坑就無可能架喇,入去睇奰葷痝冇蝕...唔錯,好提議!」

「咁妳捨得行未呀?」當阿源正要踏前腳步時,「捨得,but ladies first。」一把聲音從後衝了上來。  

大口環牽茈掑暽睅蛈磲源的去路,搶先步向廚房。  

廚房堛漱H圍成一圈,而圓心正是桃哈多。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金童說:「咩話?你條友仲未屙架,你係咪玩野呀?」  

「唔係呀,我而家真係屙唔出吖嘛....」

玉女問:「喂檸檬溝奶實肚痛跟住賴架喎,係咪架?」  

白日夢望茼a板說:「之所以會肚痛係因為依兩樣野溝理一齊會凝固,落到腸嗰度就消化不良。但係好似落到個胃度會自動中和番....」  

「咁即係唔會賴呀?」  

「唔知喎....」

大口環打了個大呵欠:「哎,乜都試黻...」

阿源說:「係囉,桃哈多!飲杯檸奶先啦...喂係喎,有冇啲過期H野食吖嗱依度?」  

「你傻架?」金童對阿源喝道:「喺我個廚房會揾到過期H野食?喂,你有冇見過有人劏開隻牛會咧嚿豬潤出蒞架?」  

「我即係咁講鼢議啫...」  

「咦?」大口環原本彎低的腰慢慢挺起身,右手拿住粒黑色東西:「原來劏開隻牛真係可以咧嚿豬潤出蒞架...」  

「鵅H」桃哈多張大了口:「點解甜品店堶捧|有嚿豬潤H?」  

「潤你個肺咩,朱古力蒞架...不過就發哂毛,唔知算唔算過期呢可?」大口環的視線落到金童身上。

金童望望左,望望右,再指茪j口環:「嘩妳棟友吖,特登垓伂o毛朱古力入蒞跣我?」  

「嘩,make唔 make sense架你講啲野?」  

「哎...真係唔好意思呀...」玉女拍了拍前額:「我之前見粒朱古力好靚,咁咪諗住偷一粒試幭o...吖點知偷完又唔記得食,咪擺低咗囉...妳唔執返粒朱古力我真係唔記得添...」

  金童頻頻點頭:「原來係咁H...嗯哼...」

大口環望望金童,再對玉女說:「女人真係偉大呀...」  

「唔好講依啲住喇...」玉女再向桃哈多說:「我知係惡啃咗啲架喇...不過...試鴷囉。咦粒朱古力呢?」  

「粒朱古力咪喺我...」大口環望茈k手的五根指頭:「咦?粒朱古力呢?」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點頭:「我食咗喇已經。」  

「好野。」阿源向他豎起姆指。  

「但係好似...」桃哈歪側蚗Y。突然他一個急彎下了身:「喂,蒞料蒞料,咁快H?」  

金童喝道:「快啲死入廁所啦!」

桃哈多即衝了入廁所。

金童望茠源說:「喂,揾個男H垠荌瞻J去接住佢啲屎!講明先,嗰個一定唔係我!」

阿源唯有匆匆拿荌瞻J男廁。  

當入到去時已聽到一把響亮的沖廁聲,桃哈多出去廁格時望茠源說:「嘩,爽哂!」  

「阿桃哈多....你頭先做咩蒞呀?」  

「鵅H做乜野?我頭先咪賴屎囉,我...」桃哈多再望望阿源手上的兜,才驚覺起來:「哎,頂....頭先真係急得滯!」  

「你...仲有架可?」  

「呃,有H...得啦,你擺低個兜就得架喇...」  

「咁梗係啦,仲等你咩,你自己執生啦!」說完阿源便匆匆離去。

此刻的桃哈多氣聚丹田,踎在兜上。  把少之有少的大便L行拉出來要進行三個步驟。  

1,唏!

2,呀!

  3,哎...  

完成以上三個步驟後,兜塈Y時被裝進暖呼呼的糞漿。

桃哈多二話不說便連人帶兜衝進廚房。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廚房內的人紛紛迴避,每個都掩茪f鼻,阿源他們三個早已出了外面。

而留下的金童玉女亦盡量與桃哈多保持最遠距離。  

他望茠鰽ㄐG「咁而家...點呀?」  

金童根本無望向他:「求其啦,將你嗰啲野同朱古力撈埋一堆,啲朱古力調過温架啦,到咁上下倒落是旦一個倒模到,焗三個字就得喇,嗱嗱蕪蒺郁嘟\啦!」  

快五點半了,阿源走了入來催促:「喂,仲有幾耐呀?」  

桃哈多急忙說:「仲要焗多陣喎,你幫我再拖拖吖...唔該?」

中年男人望茈玥藥講騿A再道:「唔好意思,請問個甜品仲未到呀?」

阿源拉茪j口環低聲說:「喂,幫手拖懮\啦...」  

「鵅H」蕘茪煻u的大口環瞥了他一眼:「關我叉事呀?」  

「妳唔係仲記住頭先件事呀嘛?我都唔記得啦...」

「你第一日識我咩請問?」

「我就係唔係第一日先識妳,知妳有料,先要妳出馬。依度口才最好嗰個係妳吖嘛?唔係咩?」  

大口環側瞪茈L:「喂查實你駛乜咁落力啫,就算係都係個新仔炒友咋嘛!」  

「喂,人地個表哥叫我睇住佢架,佢炒友我都冇面架,大姐...」  

「唔駛再講。」大口環面向茈L:「講明先,你爭我一個人情呀...」  

「爭你兩個人情又點話啫?」  

中年男人站了起來,並拾起圓頂帽,戴回到頭上:「喂,真係夠鐘喇喎,你係冇H就早出聲吖,咪要我等咁耐吖嘛!離譜H...」

  大口環即走近向他:「咪住呀,你啲屎...屎味H朱古力真係到架喇!等多一陣添...真H...」  

「小姐,依句野我喺唔知幾耐之前已經聽講過喇。」  

「咦?你個圓頂帽好靚斔{...」  

「係咩?」他脫下了圓頂帽。  

「喺邊度買架?我諗一定係歐洲嗰啲名廠訂造H啫...」  

中年男人終於揚起了笑臉:「妳估吖?五個字H。」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五個字呀...等我諗鴷...歐洲...阿...阿...阿姆斯特丹...阿姆斯特丹?嘩你專程去咁遠訂造呀?」

  中年男人搖蚗Y:「我開估啦不如。係玩具反斗城,15蚊2頂。」

「鵅H哦...都好吖...玩具反斗城好野吖...」  

「咁都叫好呀?我貪佢平咋...況且依啲質地好易爛...」中年男人戴回圓頂帽:「好喇,我已經幫妳拖夠哂時間架喇,個甜品係咪蒞唔到呀?」  

「等陣先,俾我傾多句先。其實質地都係其次吖,黑色幾型架我覺得!如果我而家將你頂帽油成綠色,咁咪仲慘!係咪?你呃...知道係咩意思架可?」

  中年男人微微笑:「依啲咁低智H笑話,你估我會唔會唔知吖嗱?年青人,玩笑唔係咁開架,好在我冇老婆咋。」  

「你誤會咗喇!慘係因為你成手都係綠色油漆呀,油漆未乾架嘛!哈哈...」  

「妳依個笑話太好笑喇實在。恕我再問一句,個甜品係咪蒞唔到呀?」  

「蒞到架真係...你再...」  

「蒞喇,先生!」一把男聲從後傳來。  

大口環回過頭去,桃哈多正捧茪@隻碟,碟上擺放了一排黑色的東西。  

中年男人從見到那碟東西的存在開始,視線至今仍未轉移過別處。  

甜品放在^面上的同時,中年男人亦坐到位子上。  

他再次脫下了圓頂帽,放到甜品的左旁。  

玉女在金童身後俏聲說:「米芝蓮?哈哈...」  

「車,咁好笑做乜啫!」  眾人退回到離中年男人位子的四呎範圍外。  

桃哈多忽然眉頭略皺,並往左望。金童正望茈L:「你知唔知我啤咗你幾耐呀?」  

桃哈多紅住了臉:「.?我真係唔知喎?」  

「入去洗野啦,唔知!」  

「哦...」  

餐廳的門被推到兩旁後,老闆便進了來。  

他望蚖毓Z離站茠漸L們,在前方的阿源朝他向一個方向頷首。  

順茪閬V望去,只見有個中年男人咀嚼茠F西。他點點頭,吮了吮幾根指頭,右手再拿了塊黑色的東西放進口堙C                                                                                       


                                       第一章完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2章: 7人 vs 1鬼 (上半場)

金童在廚房堿鬼惚e的白朱古力芝士蛋糕灑上金粉後,便跟玉女說:「搞掂!」  

玉女望着這個蛋糕:「嘩!真係好靚呀...好想即刻食咗佢,但係又唔捨得食。」  

「哈,唔捨得食?聽阿源佢地講,個客蒞訂依個蛋糕個時話喎,個蛋糕盡量要整靚啲。好唔好食係其次,最重要嘅係好睇。仲話個蛋糕唔會攞蒞食...」  

「吓?咁要蒞托呀?」  

「點鬼知啫?我就負責整嘅,理佢咁多啦!不過聽佢地講個客係身光頸靚嗰啲人,啲有錢人玩咩鬼知咩,攞蒞擺吓又或者哂吓命啩?總之出得起錢就得。」  

「依個世界真係乜客都有。但係相比起尋日條食屎友,依個就真係小兒科啦....喂,幾時要架依個?」  

「聽朝。」  

「咁趕?唔似你喎?啲時間預到咁忟...」  

「個野我整左好多日架喇,整蒞整去都好似唔係幾順眼,今晚依個其實都麻麻地...不過算喇,橫掂聽朝就要交貨。」  

金童拿了個煙盒出來,望着她再指指後方。  

廚房有兩個出口。一個直接往出面的樓面,另一個在側面。

側面的出口與正對面的洗手間形成一條通道,通道的盡頭是後門。  

兩人正步出側面出口往後門抽菸時,玉女又瞧見金童在途中望着廚房周圍:「點呀,仲揾唔揾到屎漬呀?你今日揾咗成日喇。」  

「俾我揾到佢就死俾我睇。」  

「知你好打喇,你講左好多次喇,出去啦...」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在餐廳外抹着玻璃門。見白日夢在門後,便往門敲了一敲:「阿白日夢?支玻璃水我用完架喇,妳可唔可以順手幫我擺返上雜物室呀?唔該?」  

白日夢點了點頭。桃哈多便稍微推開了門,並將手堛漁藍色液體從門縫中遞給她,她接過了去。 

 抹了一會後,阿源走了出來:「喂,收工喇,執埋啲野上去啦...」  

他們倆回到堶戛氶A阿源望着桃哈多:「咦?點解你得塊布嘅?你冇用玻璃水抹架?」  

「唔係我見頭先白日夢喺度,咪叫佢順手幫我擺上去囉。」

桃哈多這時正巧瞧見白日夢剛經過:「喂頭先真係唔好意思呀,叫妳幫我手...」  

白日夢望着桃哈多一會,再皺住眉頭:「幫咩手呀?」  

「頭先呢,我咪叫妳幫手擺番個玻璃水上樓上嘅?唔係妳蒞架咩嗰個?」  

「唔係呀嘛?我同大口環頭先一直都喺入面執緊枱喎。你係咪認錯人呀?」  

「點會呀?樓面度得妳兩個女仔,唔係妳就大口環架啦。」  

大口環聽見便過來湊熱鬧:「咩料呀,做咩事啫?」 

 阿源對桃哈多說:「喂你諗清楚啲先,先頭你見到嗰個係咪真係白日夢蒞架?你點見到佢嘅先?我意思係你望到佢正面,個樣係白日夢定點?」  

「等陣先,等我諗返先...」桃哈多閉着眼,右手捽着前額:「係咁嘅,頭先我喺出面抹緊度門,咁啱見到門後面有個人,我咪叫佢幫我擺番樽玻璃水上去囉!我全程都應該剩係見到佢嘅背影,同埋微微嘅側面。但我好肯定佢係白日夢,因為個女仔都係紮馬尾嘅。大口環係短頭髮架嘛!咁就剩返玉女喇,佢係就係長頭髮,不過佢都唔紮辮嘅。」  

之後桃哈多和阿源都望着白日夢,不過她只搖着頭。 

 阿源再問:「仲有冇咩細節位呀?」  

「呃...有呀!」桃哈多望着白日夢:「我問妳可唔可以幫我攞返支野上去嗰時妳仲噏頭嘅,係咪吖?」

  白日夢再次搖頭。  

「哎妳咪剩係一味搖頭啦,妳噏返次頭得唔得呀?」  

「哎呀噏頭我梗係得啦,但係我真係冇印象有發生過啲咁嘅事喎?」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白日夢把旁邊的大口環拉過來:「我真係有人証架!大口環,我頭先係咪全程都係同妳執緊枱冇離開過嘅先?」  

大口環望望她,再望望阿源他們:「係又點呀?」  

「妳確切啲答咗我先啦,我地頭先一路喺度執枱,我仲同妳講緊尋晚我地行...」  

「好喇好喇...唔駛咁詳盡喇。係,妳講得啱喇,得未呀?你地究竟做乜啫?」  

阿源望着桃哈多:「咁...你頭先叫嗰個邊個蒞架?」  

「大佬,你問我我問邊個呀?」  

大口環追問:「喂,你三個奇奇怪怪咁搞乜呀?揾條友講吓野啦喂!」  

此時老闆從樓梯下了來:「嘩,你四個搞咩呀?小組討論呀?喂係嘅我攞返個計時器落蒞架喇?」 

 阿源即向老闆問:「你頭先咪一直喺樓上嘅?你覺唔覺有人上過蒞呀?」  

「有人上過蒞咩?我唔覺嘅?搞咩啫你地?」  

大口環附和着:「我!都!想!知!呀!」  

Yuck!  

這是來自廚房內金童的一陣怒吼。  

眾人即時趕往廚房。

大口環在途中向桃哈多說:「你死喇,佢一定係揾到有一滴屎漬!」  

「唔會呀嘛?」

  一股朱古力香水味已代表大家已進入廚房,入到去只見金童呆在原地。  

老闆見狀即問他旁邊的玉女:「喂,妳條仔搞乜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玉女的狀態跟金童一樣:「頭..頭先整完個cheese cake,我地出咗去煲完陣煙返蒞....成...成個cheese cake唔見咗喎?」

老闆皺皺了眉頭。

大口環笑蚖﹛G「嘩,咁神奇?」

其餘阿源三人都沉住了臉。  

金童盯茼b場所有人:「你地邊一個入過蒞?如果係玩H,而家就適可而止!我數3聲,3聲之後再冇人認,唔好話我冇情講。」  

「3!」

「2!」  

「1!」  

「3聲過咗喇喎,咁又點呀?」大口環問。  

金童瞪視茪j口環。  

阿源三人互相會意地點了頭後,阿源便說:「我有啲野想講,其實啱先都發生咗件事...」  

阿源將剛才桃哈多的事給說了出來。

大口環即說:「唔係呀嘛?頭先又唔早講?」  

阿源向大口環說:「你做乜好似好開心咁啫?」  

「咩呀?我咁大個人都未見過啲咁離奇H事呀嘛!喂,平時睇戲就話見得多啫,乜你地唔覺得好刺激H咩?」  

老闆面色凝重,想了一會兒再說:「係喇,各位,你地知唔知今日係咩日子呀?」  

大口環說:「今日?唔通...係你生日?」  

「睬!妳生忌呀,生日!今日係農曆七月十四,係鬼節!」  

「睇唔出你信依尾野喎...」  

老闆嘖了一聲:「有時啲野寧可信其有呀,細路女。」

阿源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係喇老細,記唔記得上一手間舖呀?」  

老闆點點頭:「記得,嗰間賣pizza吖嘛,做咩呀?」  

「嗰間野之前個焗爐咪爆咗H?仲死埋個女員工,你估頭先嗰個會唔會...」  

大口環即搭嘴:「你想話係嗰個女人死咗,而家返蒞玩野?」

白日夢即說:「...咁點解要扮成我咁樣呀?」

阿源冷靜地說:「白日夢妳唔駛咁驚住,可能個女人生前真係紮馬尾,個型又有啲似妳啫...」  

老闆想了想再說:「阿源你頭先問我有冇人上蒞,唔通隻野就係上過蒞雜物室...擺玻璃水?」  

阿源默然點了點頭。

老闆再繼續說:「如果照你地咁講,隻野上咗雜物室,咁個蛋糕照理咪應該都係雜物室囉!」  

眾人這時都往上面雜物室的方向瞧去。  

大口環說:「咁個女員工都幾盡責斔{...」  

老闆望茼o:「點解咁講呢?」  

「你見佢咁都肯幫桃哈多拎返支野上去就知啦...俾荍皒B你都傻...」  

「我又唔係咁睇喎...佢偷野食H,都唔慌好得去邊啦。哈,你估佢生前偷咗幾多塊pizza食吖嗱?」  

「超鬼知咩!喂分分鐘佢本來係出去送pizzaH,點知又竄返入去偷塊pizza食,個焗爐爆炸咁就炸死咗...」  

「哈哈...痴線...」  

阿源一直望茠鰽ㄐA直至金童回望他:「你望完未呀?」  

「喂,你個蛋糕蒞架,上去睇黻捸C」  

金童即說:「痴線,你又唔上?你驚咩?」  

「唔係驚唔驚H問題,咁個蛋糕你花咗咁多心血,聽朝就要俾人。而家咁搞法,你唔緊張咩?我就冇咩所謂呀講真....」

阿源見金童沒什麼反應,於是繼續說:「喂,點呀?唔咩琣a就收舖架喇?」  

金童和玉女依舊繼續沈默,未有任何反應。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6-12-6 01:31 PM 編輯 ]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老闆這時開口:「不如咁喇,依度落去咪好似有間紙紮舖嘅?不如真係燒啲野俾佢啦!」  

白日夢點頭:「哦...係呀,我成日經過都見到架...」  

「係呀,勝氣隔幾間鋪頭呀,妳點會未行過吖?」

老闆再望望大口環:「喂,妳點呀?如果冇乜野可以返屋企架喇...」  

「咪住,平時我就恨都恨早收工,今晚喇喎...我留夜啲都冇乜所謂...」大口環向雜物室方向瞄了一眼。  

金童瞪着大口環:「咁多事妳又唔上去?」  

「咩呀?我喺度陪你地咋嘛,人多啲唔好咩?」  

「好!」阿源拍了下手掌:「今晚一於全部開OT,大家都肚餓喇吓嘛?ok!揾人去街尾間茶餐廳買飯盒,順便落去紙紮舖啦!一於咁話!大家精神啲,冇野嘅!鬼蒞嘅咋嘛...」  

老闆問:「咁邊個去呀?嗱依度我最大架喇,冇理由我去架係咪先?」  

「點會係你呀?咪玩啦...咁依度邊個最細呀?」阿源望着前方的白日夢和桃哈多。  

白日夢和桃哈多對望了一會,桃哈多再向她說:「我92年架喎,妳呢?」  

「咦?咁啱嘅?我又係92年架!哈!」 

 兩人再一同望着大口環。  

「望咩啫...」大口環稍微低下了頭:「我93年囉,咁點啫?」  

阿源指着她:「咁就即係...」  

「你咪住先!喂我年齡係最細呀,咁又點啫?依啲講資齡架嘛,咁好明顯最遲入行嗰個唔係我啦?」 

 桃哈多指着自己:「即係...我去呀?」  

「嗱即係唔好話我難為你喇,我都知一個人攞咁多野就有啲手忙腳亂架喇。咁啦,既然白日夢妳同桃哈多係最遲入蒞,你兩個又同年出世,就你地去啦。ok?」  

兩人都點了點頭。大口環再向其餘人說:「街尾嗰間野吖嘛?攞張紙寫低食乜啦,佢兩個記鬼到咩...」  

桃哈多舉起了手:「我記鬼到架,我記性好好架!」  

當白日夢和桃哈多快要出門時,

kok,dundun...樓上突然傳來些聲音,像是有東西掉下來。  

全部人當堂縮了一下,阿源更是微微跳起。  

金童馬上說:「哎!唔會係個蛋糕跌落蒞吖嘛?」  

在旁的玉女拍拍他的肩膀:「應該唔會嘅,個蛋糕就算跌落蒞都唔會有聲啦!更何況頭先嗰吓都幾大聲....」  

阿源望着白日夢和桃哈多說:「喂,仲唔快啲去?」  

他們倆立即出了門,其餘五人都在距離樓梯口最遠的枱上縮坐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2.2章: 7人 vs 1鬼 (下半場)

桃哈多和白日夢他們首先去買飯盒,再去紙紮舖買溪錢,途中兩人都不甚說話。  

桃哈多拿荈熔陛A身旁的白日夢就拿茪@袋溪錢。

二人離開紙紮舖時,看見隔壁有間小小的店鋪,上面大大的招牌寫荂u勝氣」。  

白日夢在這堸惜F下來,定定望住「勝氣」的招牌。

桃哈多向她說:「哦... 原來依間就係嗰間勝氣,嗰格局有幾似文具舖喎,估唔到內埵陸悟[!」  

「鵅H哦係呀...」剛剛的說話打斷白日夢的思路:「你又知H?你嗰陣好似喺廚房堶惇[喎?」  

「哈,有大口環喺度,成間餐廳都知道啦!」  

「咁又係...」這時白日夢有個提儀:「喂,不如咁咯,我地買啲書返去睇,咁樣可能可以分散注意力冇咁驚呢?」  

「嗯,咁都好H... 但係依度附近好似冇書店嗰啲架喎?」  

「咩呀?咪依度囉!」白日夢指向面前的「勝氣」。  

「鵅H」桃哈多呆了兩秒才再說:「哦...是旦啦....買咪買囉....」  

正當她快進去時,見桃哈多還在原地:「咦?你唔蒞呀?」  

「我唔入喇....我喺出面等妳咪得囉!」桃哈多搖搖頭,揮揮手。  

兩人回到去時,堶悸漱H還在同樣的位置,連姿勢都像是沒改變過。  

阿源趕緊走過來:「咦,你兩個咁快H?我仲以為會等到聽朝添。」  

桃哈多把東西放到^上:「哎...差唔多啦,白日夢又臨時話要買野....」  

阿源留意到^上面有幾本雜誌:「咦?有書睇喎...嘩!掂呀條女!」  

之後全部人都伸了頭過來,看茷坉惜W一個個的裸男裸女。

金童正在竭力擺脫那雙被玉女掩蚋馫揪漱漶C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