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拯救受詛咒的甜品店



拯救受詛咒的甜品店

[隱藏]
位於香港H某個角落頭,有間甜品店。
甜品店有七個人才,喺一間被詛咒H舖位入面打工。
但係,九個月之後...唔係死人就冧樓,就係有啲濕滯野搞死間舖。
而家剩返三個月咋!呀!!!好驚呀!
唔係恐怖故!



實用相關搜尋: 打工 香港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1章:屎味H朱古力(上)

阿源向在旁正在執拾餐盤的桃哈多說:「喂,桃哈多,有客人叫野呀,試黻捸A凡事都有第一次吖嘛!」  


桃哈多點頭:「係!」


於是便挺起胸膛向面前這個穿荈礎頦邞漱丹~男人走去,阿源在他背後拍了拍膊頭。


  桃哈多向中年男人說:「係,請問有乜野可以幫到你呢?」  


中年男人脫下了黑色圓頂帽,並放到^上。  


他目無表情地拿起餐牌指茖鉹中@攔:「我想問鴽A依個係乜?」  


「哦,依個係叫做朱古力味H屎。」  


「唔係呀,我識讀,我係想問咁究竟依個係乜?」  


「哦...唔好意思呀!呃依個其實依pat 野...呀唔係,點講好呢,總之依個甜品其實主要係用朱古力慕絲做H,周圍會再灑上啲金箔同埋糖漿。你放心啦,絕對唔係屎蒞架,哈哈!」  


見中年男人仍然目無表情,桃哈多即時收起笑容。   


另一方面,阿源背後有個女人用不太屑的口吻俏俏向他說:「喂,阿源,依條新仔乜野料呀?」  


「冇,我識佢表哥,佢話見佢表弟冇野做,咪叫我帶挈懮\囉...」


「講個秘密俾你知,我今朝見到架,好搞野架,關於依條新仔...」


阿源板起了臉孔:「好心妳改下啲八婆習慣啦... 」  


「咁算囉!」  


「妖,講埋落去啦,妳見到乜啫?」  


「今朝早呀,我見到佢呀,佢喺街口行蒞個陣,條友全程耷低頭玩手機,之後撞到野呀,哈哈!」  


「鵅H咁咋?」  


「梗係唔係啦,最爆係佢以為撞到人,其實只係撞到條柱,條友懵屪j懱搹n似未知自己撞到嗰條係柱...仲竟然同條柱say sorry呀,哈哈...」  


中年男子與桃哈多對峙過了良久,中年男子終於肯再次開聲。  


他仍然目無表情地說:「咁...我想問鵀陬L屎味H朱古力?」  


桃哈多初時恍呆了一會兒,但很快便放鬆般笑了起來。  


「哈哈...梗係有啦,你想要屎咋嘛?我屙出蒞咪有囉!」  


「真係?」  


「哈,梗係!」  


「好,我就要一個屎味H朱古力。」  


「哈哈,咪玩啦先生。即係你依家係想要依個朱古力味H屎H?」  


「我諗我剛才已經講得好清楚,我要一份屎味H朱古力。」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再次收起笑容:「你...認真架?」


中年男子一本正經地望茈L:「我個樣似講笑咩?唔該我要一份屎味H朱古力。」  


阿源無癮地說:「唉,算罷啦,妳都係唔好再咁八婆啦...」  


「且!唔好笑咩?乜你咁無幽默感架!」  


「專心啲做野好過啦,大口環!」  


「第一,咪再叫我做大口環,比條咁H變態老闆改個咁H變態花名都未夠,仲要印埋個花名喺個人名襟章到,如果唔係打工,我一早刮佢幾巴,第二,你邊隻眼見到我唔專心做野呀?」  


「第一,叫你大口環已經算係留情面,第二,妳咪以為我傻先得架,睇妳抹我後面張^都抹成幾個字就知咩事啦,要hea都唔係hea到咁出面呀嘛...」  


大口環指蚖歲B,那個正在對茧﹞f發呆的女生說:「我點睇都好過個條白日夢啦,係嘛?你睇佢又係到發夢,到唔知佢喺度發春夢定係昅仔,講埋啲野又無厘頭,真係影衰我地女仔!仲有呀,你咪話我烏鴉口呀,我有預感依條新仔今日一定會闖禍....」  


很快,桃哈多已經回頭向阿源投以眼光。


阿源意會到,馬上前去幫忙。


大口環亦即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趕往現場湊熱鬧。


阿源向中年男子問:「有咩野可以幫到你架?」  


「我頭先咪講咗囉,我要一份屎味H朱古力。」


中年男子開始顯得不耐煩,但亦盡量避免太過失儀。  


「鵅H」阿源望荇蝡╪h。  


桃哈多慌忙地說:「我...我的確係咁講過,咁頭先佢問我有冇屎味H朱古力喎,我咪講笑咁講話我屙出黎咪有囉!不過...不過我以為佢講笑,點之佢蒞真架喎...」  


阿源嘆了一聲氣,身後的大口環身軀微微拗後,並掩蚍L震抖起來。  


大口環走過去低聲跟白日夢說:「喂,妳聽唔聽到呀?條新仔真係白痴咁都有H?笑到我吖...我地呀點睇都好過嗰條kai 子啦,你話係咪先?而家啲男仔真係吖... 喂仲有呀,妳話條中坑係咪有病吖嗱,好食唔食,食屎?哈哈,個死人樣仲要咁鬼死正經,我真係頂佢唔順吖...」


  白日夢卻只是微微笑,雙眼望茖滬茪丹~男子說:「我睇過好耐以前外國套禁片,講述二次大戰後喺意大利有班傀儡政權捉走當地啲少男少女,困住佢地,逼佢地屙屎俾自己食,仲舉行左場屎宴。唔知佢地係咪食得好有快感H呢?」


桃哈多即向阿源低聲求救:「咁點呀而家?」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唉,事到如今咪死狗認錯囉,唔係仲有得點啫...」


「哦。」


正當桃哈多快要作出道歉時,中年男子堅決拒絕:「唔好同我蒞依套!你地究竟有冇?」  


桃哈多眉頭深皺:「咁我地真係冇辦法喎...」  


「ok, 冇吖嘛?你叫咩...」中年男子定眼望茈L胸口的襟章:「桃哈多,好,叫你地個老細出黎同我傾,我而家就投訴你呀桃哈多!」  


阿源一直搖蚗Y,此刻更走近到中年男子面前:「喂你係咪玩野呀而家?好地地蒞甜品店食屎都仲咁聲大夾惡?你變態架?」  


「咩呀?你惡咩呀而家?唔俾架?你唔好唔記得係你個職員話依度有屎味H朱古力架,道理係我度!」  


「咁好明顯佢係以為你講笑啦,係咪呀先生?」  


「唔好意思,我唔認同你個講法喎。可能你頭先冇留意到,我同你嗰個職員頭先H對話係好認真架。」  


「咁你...」阿源望向別處深呼吸了下,再指茈L:「嗱,我唔理你咁多...一句講哂佢,你係咪仲要喺度食屎?」  


中年男子望茷過來的食指,再望茠源:「唔該你禮貌啲。正如我頭先同你個職員落order,我都會除低頂帽,依啲係基本禮貌。」  


「我又點樣唔禮貌呢?我又冇戴帽,咁你要我除咩喇?」  


「我係講緊你隻食指呀,你睇鵅A你仲喺度指住我...」  阿源即縮回食指,雙手交叉搭在背後。  


中年男子點頭:「咁樣好返好多喇...同埋剛才你同我確認返啲野H時候,語氣係咪可以再客氣少少呢?」


阿源揚了下右邊的眉毛,再說:「呃...嗯哼...依位客人呀,請問你係咪仲要喺度食屎呢?」  


「我要H只係一份屎味H朱古力。」  


「妖咁咪即係食屎!你根本就係蒞搗亂!」  


「總之餐牌上面有H,你地啲人話有H,就一定要有。如果唔係就咪寫!咪講!係你地個職員話有屎味H朱古力,我點咗,你地就一定要整俾我。」  


「過主啦你...食屎就行遠啲喇唔該你喇...」


中年男子睜大雙眼望茠源,再啪!地拍了下^:「你講咩呀?咩意思呀你?我而家投訴埋你添呀!叫你老細出蒞!」  


「好!我而家就叫老細出蒞,睇懮\幫邊個吖嗱!」  


「好吖,快啲去添呀,我要見你老細!」  


「我而家咪去囉,催咩啫?你唔見我行緊喇咩...」  


「唔見喎!你而家仲企緊喺度喎...」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桃哈多望茖滮H的對話,這時想起昨日見工的片斷。


老闆向他說:「嗱,我俾一日!冇錯,係一日H試用期你。如果,喺依一日堶惕A俾人投訴,你就被炒!冇錯,係好似炒蛋咁炒。你明白未呀,小朋友?」


桃哈多即時制止住了阿源:「喂,咪住先。噚日老細同我講過,話如果我俾人投訴,我就拜拜架喇。大佬,做得嗰一日就俾人炒,好無面啫...」  


「喂,咁你而家想點架究竟?」  


「呃,一係我同老細傾下先,睇鵀傖N得掹...」  


「唉,咁你快啲去啦,好彩而家得一個客人...」  


中年男子向桃哈多說:「咁即係點呀究竟?」  


「呃我而家去同老細商量鴷...」  


「商量?你要我等到你幾時呢?」  


「好快架咋...好快...你坐陣先吖...」  桃哈多趕忙跑往上層老闆的房堥D救。


這兒分開上下兩層。下層主要是做生意的,上層則是擺放些雜物和老闆的私人房間,而樓梯口就在樓面的右方盡頭。


大口環仍然在沒完沒了地笑荂A而白日夢的視線亦沒有離開中年男子。  


阿源看荇蝡╪h狠狽的背影,再向大口環她們倆搖搖頭。  


桃哈多二話不說就衝進老闆的房間,坐在電腦前的老闆馬上怒喝:「喂!你入蒞唔敲門架?玩野呀?」



實用相關搜尋: 電腦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老闆此時背對茈L,狀甚狼狽。


桃哈多呆了一呆。  老闆急忙說:「你咪誤會呀,我頭先打曱甴咋!原本好地地H,一入蒞就俾你搞禍哂,你話係咪衰吖!」  


桃哈多只好連聲道歉。


老闆繼續:「咁你咁急入蒞搞乜呀?依度唔係廁所喎,你係咪搞錯咗呀?」  


「唔係呀,我真係蒞揾你架!今鋪大鑊喇...」


聽完桃哈多一口氣地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老闆不發一言,之後深呼吸了口氣。  


一會兒後終於再也憋不住了,老闆暗自笑了起來:「有冇搞錯...咁都有H...痴孖根架咩...」


不過此時窘得快死的桃哈多根本連想笑的意慾都沒有,只懂用求救的眼光望茼捘鞳C  


幾分鐘後,老闆終於收起了笑容:「咁而家唯有係咁喇...」  


「點呀?係咪趕佢走呀?」  


「唔係。你...整嚿俾佢啦。」  


「鵅H你...講真架?」  


「梗係啦。你唔記得我噚日同你講過啲乜咩?我話過你一有俾人投訴,就要走人。出得蒞做野就要對自己講過H野負責,自己搞出蒞H大頭佛要自己孭番。唔駛多講,二一!沒錯,係二選其一。一係你就疊埋心水整嚿靚屎出蒞,一係你就走人。」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1.1章:屎味H朱古力(中)

「鵅H」桃哈多張大了口:「但係...大佬我今朝先屙完早屎,晏晝又無乜點食野,真係屙唔出喎!」  


「得喇,你唔駛同我講依啲,你自己決定。」


事情迫在眉睫,桃哈多這時候竟說出了一個單詞。  


「好!」


老闆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分別把左右眼皮都同時拉下•:「祝你好運喇,小朋友!」


當桃哈多行出房門時,差點就迎頭撞上門外的大口環。  


老闆瞧見,即對大口環笑說:「點呀?又玩偷聽吖?我真係冇改錯妳花名呀,大口環!下次醒水H裝埋偷聽器吖笨!」  


大口環對他揚起了一邊的嘴角,很快便轉頭而去。   


走了幾步後,大口環突然向桃哈多揮揮手:「喂喂,新仔,過蒞吖...」  


「鵅H哦,咩事呀?」  


「喂,新...吖唔係,啊桃哈多係嘛?咦?老細點解又會改你依個花名咁玩野H?」  


桃哈多的臉龐漸紅:「呃...我都唔係幾知喎...」  


「唔駛理佢啦,條友都 kai kai 地H,你唔覺H咩?成鬼日匿埋係間房對住部電腦,我地喺出面就做到隻狗咁,佢就喺入面奀奀腳!我依個咁H花名都係條變態佬改H...」  


「哦...原來咁H...」桃哈多點蚗Y。  


「咁...你真係打算理嗰條中坑呀?」  


「呃...係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大口環拍拍他的膊頭:「我睇你都唔錯吖,我今朝一睇你就知你得H,掂啦!嗱,捱完今日就得架喇。捱得到H話,之後無論你點樣老細都唔會炒你架喇,除非你自己唔做啦。」  


「係咩?又會咁奇怪H?」  


「咩呀,你唔知架咩?依間餐廳...」


話未說完,阿源已急急忙地跑了過來:「喂,你兩個咪吹水住啦,而家點呀?」  


桃哈多低聲道:「做囉唯有...無計...」  


身後的大口環仍掩蚍L巴吃吃竊笑,白日夢仍然望茪丹~男人。  


阿源嘆道:「唉...咁,咁你同個客交代返先喇。」  


桃哈多又再回到中年男人的身旁:「先生,你頭先點H屎味朱古力我地會整架喇,不過可能需時會比較耐,咁就麻煩你再耐心啲等鵅A唔好意思!」


中年男人原本蹦緊的面容開始稍為放鬆了點:「ok, 不過我夜晚有野做,你地幾點收架?」  


「呃我地收七點,不過為咗你點H甜品,我地可以收遲啲都得H...」  


身後的大口環低聲自語:「嘩...咪自把自為喎...收遲啲?關我鬼事咩...」  


中年男人望一望手錶:「嗱,我最多可以等到六點,而家先兩點幾鐘,你地無理由三個幾鐘都整唔到俾我架,係咪?」  


「好,六點前一定俾到。」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阿源向大口環說:「喂,出去換返個休息牌啦,今日serve依個客都夠哂皮喇...」  


大口環反了反白眼:「唉,希望條中坑咪再搞咁多野...」  


阿源揮揮手叫桃哈多過來:「嗱,廚房入面嗰對金童玉女係就係難搞啲,不過...唉總之你執生啦!」  


「鵅H金童玉女?兩個人蒞架?」  


「你話呢,梗係啦!一男一女,拖友蒞架,唔大得你幾多咋嘛,廿幾歲,三十都蒞緊。」  


「都大得我好多斔{,我22咋大佬...」  


「係咩?不過... 唉妖咪講依啲野住啦,而家最緊要係說服依兩條友俾你喺佢地個場到整屎,佢兩個可以話係依度H渣fit人蒞架。」  


「乜仲要去廚房整咩?」  


「咩呀?你唔係諗住真係就咁屙嚿屎俾佢食吖嘛?喂你起碼都要拎去廚房加鴾u啦係咪呀?」  


「哦,咁又係... 今鋪真係杰喇,屙唔屙到都未知,仲要玩埋說服...」


桃哈多望了望牆上的掛鐘,兩點七。   


過了不久,中年男人喝了口紅茶,之後就舉起了手:「唔該!」  


大口環暗暗說道:「唔係又玩野吖嘛?」



熱門搜尋: 脊醫 濕疹 醫療保險 隱形眼鏡 散光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這次距離那中年男子最近的是白日夢,於是整日盯茈L看的白日夢終於上前:「係,請問有咩事H呢?」  


「我想問一問你地依間餐廳用H紅茶係真係用茶葉}定係就咁用啲紅茶劑架?」  


面前的白日夢,雙眼只定神望茪丹~男子的嘴唇。  


「唔該,呀小姐?妳聽唔聽到我講乜呀?」  


「鵅H哦...都...聽到啩...」  


「咁我頭先講咗啲乜呀?」  


「呃...你話咩野依度有冇啲唔知咩劑吖嘛...」  


中年男子搖搖頭:「我頭先係問依間餐廳用H紅茶係用茶葉}定係就咁用紅茶劑沖吖!」  


「潤滑劑?」  


「妳講乜野呀?」  


「我地依度冇潤滑劑架喎,不過如果你真係想要H話,你可以沿住依度個斜路落去下面個街口,喺街尾度有間鋪頭仔叫做勝氣。喺出面睇好似係賣文具,但其實係性用品店黎架!你聽佢個名就知啦,勝氣喎,咪即係性器囉!入到去唔駛怕醜H,個老細好好人架!」  


中年男子只呆望茼o。  身後的阿源唯有上前:「哎,真係唔好意思呀,佢今日係有啲唔舒服。或者等我同你再解釋吖。其實我地呢度H紅茶係....」  


大口環從背後拉了白日夢過來,笑蚖﹛G「哈,你地一個二個今日搞乜呀?真係俾妳笑鬼死呀...潤滑劑...」



實用相關搜尋: 餐廳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白日夢搔茯雂腄G「咩啫?佢咁問我咪咁答囉...」  


「佢問妳紅茶劑呀,唔係潤滑劑呀傻婆...」  


「....」  


「喂,講開又講,你嗰間咩勝氣係邊架?平時都唔覺有H?」  


「我收工陪妳過去睇麉}知囉。」  


「咪住,我係...我即係當陪妳行街架咋...」  


「得啦,點講都好啦... 我去個廁所洗麰茩悼。」  說完後,白日夢便急不及待地進了廁所。   


雖然去廚房的路途不遠,但桃哈多覺得自己恍惚行了半個世紀。  


廚房內有個女人正拿蚑L子,堶掛蒝蒚藾籉a放茪辣穭w切好的蘋果。


女人向身旁的男人說:「喂,切好咗喇喎,仲唔食?係咪要我餵埋俾你食呀?」  


男人板起了臉孔:「都話咗唔食咯,切蒞做乜啫!」  


「你好多日冇去廁所喇,再唔食多啲水果呀,到時無屎屙會死人架!」  


「妳都痴線H,我有去廁所妳唔知啫!」  


「你就痴線,你有冇去廁所我會唔知?」  


兩人的對話突然被停止,因為他們為意到對面已站了個人。



實用相關搜尋: 水果 行街 廁所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見兩人終於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便即上前打招呼:「你地好呀,我係今日先蒞依度做野架。呃,我諗兩位一定就係金童同埋玉女喇係咪呀?」  


玉女即笑道:「係呀...我係玉女呀...哈哈!」  


原本黑臉的金童現在顯得更加黑:「閘住!最鬼憎依個名,聽到都要打三次冷震!好心妳啦,30都蒞緊喇,仲玉乜鬼野女啫!」  


玉女向金童的腳尖重重踹了一腳:「多事!」  


「ha!」金童的痛叫聲響遍整個廚房。  


桃哈多遂問:「如果唔叫金童H話,咁唔知應該點稱呼你呢?」  


「唔知點稱呼咪唔好稱呼囉,咁簡單!」  


從入廚房的一刻,桃哈多一直都嗅到些很濃的朱古力香氣。


他望茈|周,沒有見到任何一件朱古力在這。而順荇藂的方向,這些朱古力香氣似乎是由面前的兩人發出的。  


玉女見他不停地在嗅荇藂,便向他遞了隻手:「你咪揾緊依樣野呢?」  


「咦?真係喺妳度發出蒞架?」  


「唔只我,佢都有架。依個係佢特製H香水蒞架,出面買唔到架!」  


「哦....」  


金童望荇蝡╪h笑了笑:「咩呀?想要呀?俾三千萬我咪整樽俾你囉!」  


玉女對桃哈多說:「哎,你駛鬼理佢咩!喂嗱講真,你覺得我似幾多歲啫?」



實用相關搜尋: 做野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審視她的面孔。一個完美的答案是什麼?歲數一定要比實際年輕,但又不能年輕得太過份。  


「呃,就咁睇我覺得係廿四歲,啱唔啱吖?」  


玉女似乎對這個答案頗為滿意:「oh! you are wrong!姐姐我今年廿八歲喇!」  


「哦...係咩?真係唔係幾估到喎!」  


金童在旁拋下一句:「車!你條新仔講大話都幾屎架喎,係佢咁白痴先會俾你呃到咁開心!」  


「you shut up!喂喂,新仔吖,唔駛聽佢講啫,我信你講真話H。依條友呀細我成年架,不過你睇佢個樣,做到我老豆啦!哈哈...」  


金童反了反白眼。  


桃哈多見現在情況尚算樂觀,於是便開口說:「呃呢,其實我有啲事要....呃...妳做咩呀?」


  玉女這時定眼望荇蝡╪h的眼睛,令桃哈多倍覺頰熱,說不出話來:「冇,我覺得你對雙眼皮好吸引呀,你對眼都幾charm 喎...」  


金童聽罷即往後面的小鏡看茼菑v的雙眼。


被讚的桃哈多顯得有點面紅:「真架?乜係咩?由細到大都好少有人咁同我講過...」  


「我講真架,我都唔講大話H,你睇...」玉女從她的頸項拿出一條十字架的鏈墜出來。  


桃哈多若有所思地望荌{亮的十字架:「哦..... 即係點呀?」  


「哎呀,你真係吖!即係話我係天主教徒,唔會講大話咯!」  


「哦..... 又係喎!」  桃哈多和玉女都笑了起來。


在旁的金童大力地咳嗽,玉女見狀即偷瞄他說:「喂,嗰邊嗰個人呀,要咳就唔該你掩嘴,唔好周圍噴啲細菌呀!」  


「喂,妳咪當我冇到好喎!而家我冇雙眼皮咩?」  


玉女轉頭向桃哈多說:「唔好理佢啫,喂,你頭先唔係有野想講咩?講埋落去啦。」  


「哦,係。」  桃哈多見到在旁的金童仍然怒目瞪視茼菑v。  


桃哈多於是呼了口氣,於是開始訴說剛才的事情以及自己的訴求。  而牆外的掛鐘也默默地步向三點四。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第1.1.1章: 屎味H朱古力(下)

「鵅I你講笑咋儮嚏H」玉女開始笑個不停,身邊的金童卻一臉認真。

快變成紅種人的桃哈多只懂低頭道歉:「真係唔好意思呀,我應承你地,我一定會執番好啲手尾架,我保證事後依間廚房一定唔會留低一滴屎漬!」

金童嚴肅地說:「嗱,如果你而家係講笑H,我冇所謂。但係如果你講堅H話,我即刻攀你走。」

玉女摸摸了金童的臉頰:「哎呀,你做乜咁好火啫?」  

「縮開啦!妳唔火H咩?屎蒞架!你點執手尾呀?點執都有屎味啦!我警告你咪搞禍我啲野呀鵅C」

桃哈多雙手搓揉蚆y,玉女揚一揚起了眉毛:「查實我就真係冇乜所謂H,係依個麻煩友介意啫....」  

「梗係介意啦!要玩屎就返屋企慢慢玩,咪蒞依度搞搞震!」  

「哎呀,你就當做善事幫鴾H囉,返得嗰一日工就咁俾人炒,好唔抵啫。老細又係H,如果我係佢我一早趕個變態客走啦!話時話,個客到底咩料呀?」  

「我而家乜都唔想知,乜都唔想理!仲有呀,我做咩要幫佢啫?就算係要做善事呀,我都寧願去買一百蚊旗都唔會俾佢咁樣搞亂檔呀!」  

「鵅H買一百蚊旗對於你蒞講真係咁難?我鄙視你。」玉女向他吐了吐舌頭。  

「妳收啦,上次前面嗰條街口呀有班細路賣旗,妳兜路行添啦,扮咩啫妳?」  

「喂!你咁多事H?嗰日我冇帶銀包咋....你咪扯開話題呀,你條友唔係真係吃醋呀嘛?」  

「多餘!我駛咩吃醋啫?況且,雙眼皮H男人依度一個就夠。」說完後,金童別過臉去,而玉女則向桃哈多聳聳肩。  

就在這剎那,桃哈多瞧見廚房有個公仔。

中年男子不時看茪滮W的錶,又不時望向玻璃窗外面,手指頭又輕敲郤^面。

他再望望這餐廳的名字,並皺皺了眉頭。

於是,他又舉高了手:「唔該!」  

距離最近的是大口環,她望住了靠最遠的阿源。阿源在她耳邊低聲說:「得架喇!吹水依瓣妳掂H,加油呀。」  

大口環深呼吸了一下,慢慢地走向中年男子的身邊:「係,有乜野可以幫到你呢?」  

「我想問鴽A地間餐廳個名點解咁怪H,人地嗰啲朱古力餐廳H名好多都係比較貼題,但係你地就叫中途站,我入蒞之前就覺得有啲唔妥,咁似地鐵站嗰啲名H?」  

「哦,係呀。我地依度係比其它H朱古力餐廳唔同啲。」  

「咦?當中有啲咩特別H意義呀?」  

「嗯,其實我地依度之所以叫做中途站,呢個名一來同其它朱古力餐廳唔同,可以令人客有更加深刻H印象啦。不過更加主要H係個意思,每個客人蒞依度其實都係佢一日堶惆鉹牛H一個旅程,亦即係其中一個中途站。我地希望客人能夠好好咁享受呢個短暫H中途旅程,好好咁休息,好好咁諗懮\下一個旅程。」

「哦...原來係咁解,又幾好哦...」

「呃...咁你而家咪可以諗鴽A下一個旅程囉,係咪?」  

「嗯...下一個旅程....哎,係喇!」中年男子呆望向前方。  

大口環呆望茈L:「咩料呀,先生?」  

「我竟然唔記得咗!我一陣六點要去附近拎野呀,哎,好彩妳提醒我啫....」  

「哦....係咩?」大口環望茈L,再望望阿源那邊。  

「咁唔係喇,我諗我要預早半個鐘先得.... 個甜品大約五點半前就要送蒞喇。」  

「鵅H早成半個鐘?」  

「係呀,冇問題吖嘛?我都等咗咁上下耐啦,我諗你地應該都整緊架喇,係咪?」

「哦...整緊,整緊....麻煩你再等陣先啦鵅C」  

大口環向阿源說:「條新仔今鋪大劑啦,無啦啦要早半個鐘,佢連屎都未屙...」

「妳條友間接提醒咗佢吖,仲好講?」  

「車,關鬼我事咩,依個壞消息你入去同佢講番啦。」



實用相關搜尋: 銀包 餐廳 吹水 講笑 地鐵 保證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廚房內的桃哈多突然瞧到角落埵陪茖郁峆颩D的公仔,全身纏滿了蹦帶。  

桃哈多說:「吖,係喇!」  

金童一臉不爽:「又咩呀?諗到啲咩屎橋呀又?」

「唔係呀,你知唔知乜野係米芝蓮呀?」  

「廢話!你知唔知乜野係榴槤呀?」  

「你知就得啦,依個客咁怪雞,我懷疑佢係米芝蓮啲人蒞做試食!」

「你係咪忽上腦呀?你真係當米芝蓮啲人食屎架?」

  「你聽埋我講先啦,米芝蓮除左試啲野食好冇味之外,仲好可能會試麰荇v傅識唔識靈活變通,識唔識做到為客人至上,分分鐘會俾人嘗識呢?試吖嘛,依個係好機會黎架!」

金童由剛才的黑臉變成現在交蕘茪煻u,面無表情。  

玉女搭茠鰽˙﹛G「點呀,冇乜時間考慮喇喎...」  

「車,實係米芝蓮H咩?」

「唔知架,但係如果你唔搏就一定冇機會。」  

「但係...哎...總之我覺得佢講啲野好似bull bull 地@@ ....」  

這時,阿源走入廚房:「喂,桃哈多,今次死喇,個客要提早半個鐘吖...」

「鵅H搞咩呀?」  

「唉,最衰都係個大口環啦,總之多得佢唔少喇....」  

「大佬,唔係揾啲咁H野蒞玩呀嘛....」  

此刻在廚房內,所有人的視線都望茠鰽ㄐC

金童迅即說:「望咩呀你地?」

桃哈多唯有向金童九十度躹躬:「真係好對唔住!我真係唔想返第一日工就俾人炒呀,當我求鴽A吖!我一定會清潔返好個廚房架,保證好似新H一樣!如果一陣個客真係米芝蓮啲人,佢問到嚿屎係邊個屙H,我一定會話係你屙架!我求鴽A吖?」  

玉女說:「你就睇在佢咁誠懇,就應承佢一次咁多啦。可能佢真係米芝蓮啲人呢,再唔搏就冇時間架啦!」  

金童向桃哈多說:「我警告你,廚房如果有一滴屎漬,我一定打到你屙唔到屎!」  

「多謝,多謝!」

此時掛鐘快要步向四點。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清潔 手臂 保證
hello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