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科幻、愛情、穿越】SHADOW MAN 之海豚女孩(舊名:當你以為你終於⋯⋯)



[隱藏]
在每次迎戰後,到戰壕外一聚就成為我和木獨的約定,雖然戰爭的日子真的難熬,每次不是有士兵受傷,就是傳來鄰近的戰壕有某某已犧牲,換了是從前的陳桂兒一定會用一種「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看待,更甚的是可能一走了之。記得有一次木獨那邊的戰壕又有士兵喪命,那天的他眉頭滿鎖,話不到兩句,淚就落下來,我認識了四年的木獨一向都是柔弱、傻乎乎的,雖然如此,但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哭,在那一𣊬間,自以為做人經驗甚為豐富的我也手足無措,只能像安慰小孩一樣輕摸他的背部,接下來他就頭靠在我肩膀上,把手環抱我的腰間,然後一臉稚氣的問道:「桂兒,你覺得戰爭是不是很可怕?」
「嗯!」戰爭不是單純的可怕,而且是比我想像中,我膽敢說戰爭可怕的程度絕非我生前看的紀錄片可表達。紀錄片能表達的只是當時的一部分實況,在戰場上,那種對死亡的恐懼,人們情緒跌進谷底,大家都不敢說話,讓人窒息的氣氛,這一切一切,我相信只有拍攝者最能體會。
「桂兒,那麼我們要更加努力完成任務,得到「做人」的這個獎勵!只有成為人類,我們才有力量阻止這些無謂的鬥爭!」他睜大雙眼看著我的瞳孔誠摯的說,他很可愛,他真的可愛,這個表情就像天真無邪的小孩般,難怪人家都說男人只是一個大小孩。可惜當他成為人類之後,他會發現這些無謂,甚至無聊的鬥爭只會無止境地出現,看著他一臉赤誠,試問我又怎忍心傷害他,繼續與他爭論。
「嗯!」就成為這晚最佳的答案。
回到戰壕,我坐在地上看著天空,憶起了我在保羅家的日子,那時候日子簡單得多,也不用面對離愁別緒,可是當時的我根本不懂得珍惜這條笨海豚。看來我這個黑影還是很像人,不會珍惜現有,卻在懷緬失去的。
「士兵們,你們準備好了嗎?」長官突然大喊。
聽得這句話,我知道他們又要出戰。即使我已經進了戰壕已有七天之久,但那些生離死別其實仍在撩動著我的情緒。至於士兵們呢?越來越像一具活死人,垂頭喪氣的背上行裝站到長官前報到。讓人沮喪的除了因為同伴數目每天在下滑以外,還有我們的形勢每況愈下,自我進戰壕以來,我沒有見過任何為軍隊補給人員來臨,我以為剛巧這七天不是補給日子,原來情況比我預料更強差人意。
「國家那邊已經差不多兩星期沒有遞送物資過來,唉∼究竟是國家已經忘記了我們,還是資源真的太短缺?」偶然也會聽到士兵在竊竊私語、議論紛紛,這個情況已比維持了兩星期多,不要說醫療物資,單是糧食都快要足襟見肘。
「誰在擾亂軍心?」長官每次聽到那些士兵的微言,都會立即喝止他們繼續討論,當然作為旁觀者,我固然明白他的用意,他憂慮的是萬一這種擔憂的情緒在軍中蔓延,士氣就會更為低落,不戰而敗的情況就指日可待,可是長官這個做法也使士兵與他的關係日漸疏離,長遠而言,也不見得是一個良策。
「就算打勝了仗,又如何?我們不會,也快會餓死!」軍隊已經完全提不起勁去面對接下來的挑戰。長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甜圈圈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也要撐下去!兄弟們,我們是男人,就要守我們的諾言!」士兵們不停打量其他同袍的反應,看來他的說話沒有感動他們。
「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你們的指揮官!」長官這句令大家,包括我在內,也側目,他不是在這個時候打算一走了之?他從那件深綠色的軍服撕下一個又一個襟章丟在地上。
「從今天我就跟大家一樣,無分階級,等一下讓我來當前鋒,以後這個戰壕中第一個餓死、第一個戰死就是我!」
一個原本還在大吐苦水,抱怨國家沒有支援的士兵聽畢這番話後,已經弄得一眶熱淚。
「不會!我不會讓你死的!因為⋯⋯我沒有錢支付甜甜圈會的酒水費!」眾人聽見後,破涕為笑,長官上前擁抱那個士兵。在旁靜觀其變的我也被眼前的境況所打動,又為這些毫無瓜葛的人類弄我又哭又笑,他媽的!我真是一個失敗的黑影!其實⋯⋯也許人類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壞,不一定是每一個都會為自身利益而傷害他人,也有一些甘願為別人而犧牲自己,至少指揮官就是。還是這種高尚情操只有在這個年代才會出現?為什麼在我生前每每看到的都是讓我失敗的案例?人類真是一種讓我摸不著頭腦的生物。
「出發!」大軍重整旗鼓後,便浩浩蕩蕩出發。

回覆 引用 TOP

好慘呀呢幾集





別說愛我,拒絕愛情

回覆 引用 TOP

集集都有d驚喜



回覆 引用 TOP

繼續支持∼!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紅紅紅紅紅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LM

回覆 引用 TOP

「嘭、嘭、嘭」又是子彈磨擦鎗管發出的聲音。在七天之前,我對這些聲音又畏又懼,有時候恨不得自己是一個聾人,那麼我不會被這些可怕的聲音擾亂著我的情緒,腦海中不自控地浮現士兵們中槍的畫面⋯⋯甚至賽爾逝世的那一幕。不過現在的我可能已經逐漸適應戰場的一切,把這些「嘭、嘭」當成了理所當然的雜音,每次士兵們進行突擊或是迎接敵軍時,這些響聲都會隨之而來,不論密度或是響法都大同小異,唯一一個分別就是它們越來越大聲,這也意味著戰場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們的防線正在被敵軍推後,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1914年8月27日,我進了戰壕應該有七天,如果我沒有推算錯誤的話,今天應該是1914年8月27日,歷史上記載坦能堡戰役在9月初就會結束,還有不足10天的時間,這個惡夢就會完結!大家加把勁,只需要忍耐多一下,就會過去!士兵們,要撐下去!保羅,你也是!不過老實說這位「媽寶醫生」自從進入戰壕後,成熟了不少,從前等待士兵歸來時,他總會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停在踱步,又或是蹲坐在牆邊,抽著從同袍們借來的香煙,從前的溫室小花在這裡不消兩、三天已經變成了一個又菸又酒的流氓醫生。起初看著他這樣,我還在擔心他變成一個頹廢青年,想不到這個傻小子復原力及適應力還挺強,接下來的日子,他忽然就像大腦開竅一樣,不但沒有了以前焦急煩躁的樣子,而且也由從前手足無措的找藥品變成不溫不躁替士兵檢查傷口,雖然我們的小隊仍有同袍犧牲,不過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我認為一切也是情有可原的。士兵們彷彿也看到他的轉變,對他的態度也增添了一份尊重,從從前的「媽寶醫生」也改口成「保羅醫生」。相信保羅很快就會變得獨立穩重,會像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活下去,對!他很快會獨立,彼得也是一樣,在不久的日子,我就會任務完成,獲得獎勵,那時候⋯⋯那時候我的木獨就會離開我去當人,他媽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願意聽我說屁話,願意瞭解的人,應該是靈魂,現在又快要分開,難怪別人都說最痛苦的不是從來沒有得到,而是得到了然後失去,我現在單是想像失去了他,我的心情已經跌進了谷底,如果這一天,我一定會抓狂。有時候,我也在祈求保羅可以永永遠遠像一個小孩般活下去,那麼我就可以留在木獨身邊,不過⋯⋯我清楚明白這種想法很自私,以現在的局勢來看,保羅是不得不成長,不論保羅的個人而言,或是軍隊的利益,該慶幸的是我從保羅的成長也獲得了不少成功感,就像看著自己一天一天長大一樣。

「快!快!快!」當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名士兵一邊揮動著他的左手,一邊衝入戰壕,像是為誰開路一樣。兩名士兵緊隨在後,他們抬著⋯⋯抬著長官進來,靠!去你的!誰都可以死,就是這個男人不能死,他是小隊的靈魂人物,如果沒有他,這場仗就不戰而敗!保羅,你要加油,一定要救活他。
「扶他靠在牆邊坐起來!小心!不要碰到他的傷口!」保羅指揮著在場的士兵。從長官軍服上的血跡來看,他應該是胸腔及手臂的位置中了槍。
保羅用傍身的匕首割開軍服,檢查著長官的傷口。
「不要⋯⋯不要救我,不要浪費我們僅餘的物資!」又是一個喜歡逞強的男人,難道從軍的人都是這個樣子嗎?
「放心吧!」保羅露出奸詐的笑容,這個表情我從來沒有見過。「我從來沒有想過救你!你還記得我剛進小隊的時候,你怎對待我嗎?」
「我只檢查一下你的傷口要不要命,不要命的話再送你一刀!」這個兔崽子在想什麼?這個時候還在想這些私人恩怨。
「那就好!」長官說畢後,閉上雙眼等候死亡的蒞臨。
「喲∼∼」保羅輕拍他沒有受傷的那邊肩膀。「反正你都快死,趕緊把你的遺物交出來!」
「遺物!?」
「對呀!香煙⋯⋯還有威士忌!」
「你怎麼知道的?」長官一面指著自己褲管的方向,一面問道。
「上次∼∼你在出面喝酒,我看見啦!」保羅拉起他褲管,拿出用長方形金屬器皿盛裝的威士忌,倒了一口到嘴巴裡,然後往長官的傷口噴下去,他媽的!這個情節不是警匪片常見的嗎?
「呀∼∼∼」長官大叫後就暈倒了,有幾名士兵大為緊張,衝上前。
「不∼要∼過∼來∼∼」保羅兇巴巴的喝令他們。「只是中兩槍而已,而且說話那麼多,還會死掉嗎?」
他在傷口割了一個十字,用匕首把彈頭挖出來,掉在地上的彈頭跟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有點不一樣,它比我們現代的較為細小,但比較長,頂端位置也較尖。在「手術」完成之後,他在傷口上再噴威士忌。
「不是我救你,是你自己救自己,我用的是你的遺物!」保羅在已經暈倒的長官耳邊說。
「別碰他,讓他休息一下就會好啦!」保羅吩咐士兵們,忽然我覺得眼前的他很有男子氣概,他真的成熟,我這個「褓姆」功德圓滿的日子也在指顧之際。






回覆 引用 TOP

快D打完仗,睇到人心都實埋





別說愛我,拒絕愛情

回覆 引用 TOP

仲以為保羅要做死一世裙腳仔



回覆 引用 TOP

長官就在原位閉上雙眼,一睡就睡了兩日一夜,有時候真的覺得男人很骯髒,我說的不是他們的心靈或是肉體,而是他們的生活習慣,我都不明白戰壕裡滿地泥濘,為什麼他可以直接躺在地上進睡,整個下半身都被泥漿也沉沒,真的噁心得很!換成是我,寧可中槍死掉,也不要在這種環境中生存。可能長官是逼不得已,只是一個特別案例,但我可以告訴你這∼絕∼不∼是∼單∼一∼例∼子∼還記得那時,跟葉先生打得火熱,他下班來到我家,他連可以不洗澡直接跟我做愛,如果我當時不是盲了我的狗眼,愛上了他,我根本就絕對不能接受,我和他的一段情尤如我人生一個污點,還好我這個不完美的人生經已過去了!

「唔∼∼」長官有甦醒的跡象,原本正在閉目養神的保羅馬上衝上前為他檢查。保羅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檢查著他的體溫,又捉住他的手腕,量度著他的心跳,長官緩慢地舉起另一隻手,輕輕的搭在保羅的手上,看著長官的手顫抖的程度,就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其實仍是虛弱得很。
「謝⋯⋯謝!」長官用一種前所未有的眼神看著保羅,彷彿平日的戾氣在這一息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你呀!你這個人平時只會指揮別人,有沒有聽別人說話?有沒有呀!?」保羅趁長官尚未康復,沒有回神過來,就不停地對他訓話,看著他一臉茫然的樣子,再回想他之前威風凜凜的氣勢,場面真的很搞笑。
「我說過我只說一遍,你現在又要我重複!」保羅用長官的口頭禪在斥訓著他,這個臭小子什麼變得那麼風趣?害得在旁觀看的士兵不是掩著嘴,就是歪著頭偷笑。
「我已經告訴你呀∼∼我∼∼」保羅用食指指向自己。
「是∼不∼會∼救∼你∼的∼救你的是你自己,用的是你物資,知道嗎?不要再傻乎乎的樣子啦,好嗎?」又來一句「金句」,救命!我看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士兵們都按捺不住放聲大笑,可能這些就是男人們溝通的方式,不論是多麼緊張或關心,都會和對方不停頂嘴,至死方休。戰壕裡又回復稍稍的安寧,看來又是我這名冗員去偷懶的好機會。

自從香港禁煙後,每間公司都會有一個非明文規定的吸煙區,而亞加保險的吸煙區就是後樓梯,吸煙區不但止讓吸煙者充電外,更是偷懶,以及情報交換的好地方,如果說戰場上也有一個吸煙區,那麼它一定就是戰壕外的空地,一方面,屬於我軍陣營的防空洞呈了一個向內彎孤形的排列,而位於孤形中央剛巧就是這片空地,對於駐守各戰壕的軍人而言,確是一個不俗的聚集地。另一方面,假如⋯⋯我說是假如,假如沒有戰事,這裡應該是一個頗受歡迎的熱點,萬里無雲的天空,吹一陣陣的微風,氣氛簡直一流,所以這個「蘇聯南生圍」說成為了我和木獨偷懶的熱點。一如所料,這條笨海豚跟我一樣,又到了空地看星,雙手按在地上支撐著整個身體,盤膝而坐是他最愛的姿勢,即使遠至數公里,只要我看到他的背影,我都能認得出這個就是我熟悉的木獨。衝上前從後擁抱著他是我急不及待要做的事,雖然形容自己是一隻狗有一點「那個」,不過我不得不承認每次與他碰面的心情就好像一隻小狗看見主人回家一樣,那麼興奮!那麼狂熱!只要可以每天伴著他,那怕要我卑微得像一隻寵物,對!只要⋯⋯只要可以伴著他⋯⋯我想在戰壕裡為長官急救的保羅,他很快就會達到「使高」所說的獨立,不!應該說他已經是一個獨立、成熟、穩重的男人,那表示⋯⋯恭喜你呀!陳桂兒,你他媽的完成了任務!我才不要完成什麼狗屁任務!彼得的情況估計和保羅的也是大同小異,唉呀!我只一個卑微下賤的小女人,我什麼都不想要,我不想完成什麼偉大任務,我不想去做人,我只是要好好留在這個我愛的人身旁,即是只是朋友,只要每天看著他,我就滿足!救命,如果我仍是一個人類,我一定對周遭的物品拳打腳踢,好好發洩一場,可惜現在連這種能力也沒有,現實告訴我,除了珍惜餘下的時光外,根本我就無計可施。
「木獨,我在想你呀!」我裝作毫無異樣的從後擁抱著他。
「我剛才還在想,不知道今晚會不會有機會一起看星,快!坐在我身旁!」木獨輕拍旁邊的位置,我坐下來,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好幸福的感覺,但是亦為我帶無窮無盡的恐懼,恐懼著這種幸福會一閃即逝。
「喲∼∼木獨,我問你呀,你真的確定去當人嗎?」
「嗯⋯⋯正如我之前跟你說的,世界有很不完美,所以我才要去當人,去感染這個世界,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動力來源,因為你,我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因為你,我對這個世界才有興趣!」
「如果我還是決定不當人,你會不會留下來陪我?」我知道這個問題我不應該問,我不應該那麼自私,但我還是衝口而出問了。
「桂兒⋯⋯我當然會啦!」
他會我留下來,他會留下來,我可以和最愛的人天天一起過,可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保羅好Man

回覆 引用 TOP

樓主加油呀

回覆 引用 TOP

禁煙......講起就扯火

回覆 引用 TOP

桂兒好幸福,遇到一個令佢心跳既人



回覆 引用 TOP

可是,這個男人之所以存在在這個空間是因為要找那個曾經讓他感動的人,然後再用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感染力去感動這個世界⋯⋯而我呢?我只是一個討厭生命,不知生存為何的頹廢靈魂,我連當黑影也是打算混過去,我跟這條笨海豚相比,我卑微得很。現在木獨這個傻瓜卻為了這個卑微得很的靈魂放棄他一直以來追求的理想,如果我仍要強行留下他,那我就不是卑微,而卑鄙,他根本不值得為我犧牲那麼多⋯⋯雖然我知道我這樣想有點像那些八點檔的狗血劇情,但我決定了⋯⋯一個很痛苦的決定,我決定欺騙他,讓他安心去追尋他的理想,也好讓我這個卑微的靈魂做回一件偉大的事。
「木獨,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轉身看著他,我跪在地上,膝蓋就在他兩腿中間,我強行擠出一點笑容,希望我的演技還可以⋯⋯
「我⋯⋯」我吸了一口氣,這個謊言一定我所說過最沉痛的一個,我要親手放開我最愛的男人。
「我要陪你去當人,我們要一起感染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真的嗎?」他捉緊我雙手。
「太好啦!」他用力的把我擁入懷。好幸福,好溫暖,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形容這刻的感覺。但是我知道在不知多少天後我就永遠沒辦法見到這個我愛的男人,我永遠也都不會再嘗到這種溫暖感、幸福感,那種被大石壓住,不能暢順地呼吸的感覺又再一次出現,我耗盡了全身的力抱緊他,希望可以清楚記得這個會永遠消失的人的一切。
「桂兒,你想清楚了嗎?」
「對呀!」我感覺我的聲音有一點震動,我快要忍不住我的情緒。陳桂兒,要支撐住,為了他,你要控制住。
「我⋯⋯」我停頓了幾秒,把情緒壓下來。「我想通在抱怨這個世界那樣不好,這樣不好,倒不如做一點事情去改變世界!」傻瓜,人也不會因為另一個人而改變,何況世界⋯⋯
「對呀!我就是這麼想!」他用一個興奮的語調回覆著我,看來我的犧牲是值得的。
「木獨,我愛你!」
「桂兒,我也是!來!我們一塊兒看星星!」我繼續依偎在他的懷裡,聞著他的氣味。
「我們當人之後,也要每天去星星!」
「好!」如果有這一天來臨⋯⋯有木獨陪伴的時光過得總是特別快,快到我有一點受不住,天好像忽然間就光了,一道陽光照射在地上,提醒著我們是時候要回去。

「嘭!」他媽的!是什麼聲音來的?一聲巨響⋯⋯響亮的程度使所有士兵都馬上掩著耳朵。雖說我在戰場已有一段時日,什麼步槍、機關槍,我都聽過,但這次有一點不同,聲音異常響亮,如果我仍是一個人類,恐怕我的身體會受不了,出現耳鳴、頭暈,甚至短暫性失聰。被巨響嚇倒的士兵互相對望,其中一名士兵向長官打手勢,示意他要出去查看,長官也點頭默許。根據我的估計,應該是敵方可能有一些新武器,例如炮彈之類⋯⋯
「長⋯⋯長官⋯⋯」那名士兵不消數分鐘,就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回來。
「第⋯⋯第十三陣⋯⋯陣營被轟天機的炮彈擊中,全軍覆沒!」第十三陣營⋯⋯彼得的陣營,不是嗎?不會的!保羅露出詫異的表情,一兩秒後,在他拉著旁邊士兵衣領,不停搖晃著他,重覆著同一個問題⋯⋯
「我們是第十二小隊嗎?我們是第十二小⋯⋯」
「是⋯⋯是呀⋯⋯醫生⋯⋯」那名士兵露出驚恐而迷惑的表情回答。我明白保羅在問什麼,這也正正就是我想問的問題,我們在初入戰場時,彼得被分配到我們旁邊的小隊,如果我們是第十二小隊,那麼陣亡的第十三小隊⋯⋯不,不可能,一定是我弄錯,可能他是十一小隊⋯⋯
保羅衝了出戰壕,我也跟在他的背後,我們要去看看,一定是有點弄錯,彼得不可能是第十三小隊。「不要!危險!」還沒有完全康復的長官一拐一拐的跟在我們後面。
我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跑到第十三陣營,眼前的境象嚇得我們跪在地上,一片頹垣敗瓦,一層灰色的霧濃罩住這個曾經存在的戰壕,我已經搞不清這是炮彈磨擦地上所產生的高熱引起的煙,還是塵土被揚起的灰塵。
「不!哥哥一定還生還!」對!彼得他一定還在,而且木獨也會在他的身旁守護他,他是一個好黑影,他一定還在。
保羅爬到那片廢墟中瘋狂地挖掘,我也要幫一把,要爭取時間,在彼得喪命前,把他們救出來!
沒用!我連小小的一片瓦礫也拾不起來,我是一件廢物。
「沒有事的!哥,你不會有事!我是醫生,我會救你的!」
保羅用一雙手不停的挖,手指頭都流血。
「保羅,撐下去,保羅,不要放棄!」保羅是我再見木獨的唯一機會,我花盡全力在他耳邊呼喊著這句話,要把這訊息傳遞到他腦海中,只是再稍微忍耐一下,你就可以與彼得重聚,而我可以再遇到我的木獨。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謝分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