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科幻、愛情、穿越】SHADOW MAN 之海豚女孩(舊名:當你以為你終於⋯⋯)



[隱藏]
彼得在保羅的陪伴下,他的心情也慢慢起來,至於他們互相依賴的問題呢?雖然他們還是每天膩在一起上課、睡覺,但是他們的情況還是有好轉,至少他們終於各自各點自己愛吃的菜,各自各參與自己喜愛的課外活動。看來要他們是不可能單靠一個單一事件或是兩、三天的功夫,就能讓他們獨立起來,還是要時間讓他們經歷。保羅兩兄弟讀書也算挺用功的,他們的志願都是當上醫生,在他們中學畢業的時候,他們各自各報讀了不同的醫學院,保羅報讀的醫學院是離家比較近一點,而彼得報讀的就位於市中心,較接近中央廣場、教堂的位置,規模也比另一家大得多,當然也會受歡迎一點,收生要求也會較為嚴格。
「哥,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還是沒有回音!」
彼得報讀醫學院已經兩星期,但是還沒有收到任何消息。幸好的是保羅在報讀醫學院之後,大概一個星期內已收到取錄通知書。
「哥,你要不要考慮別的醫學院?例給我報讀的那一間?」
「還在收生嗎?」
「對呀!」
「我們成績差不多,我能取錄,你應該也可以!」
結果,一如保羅所料,醫學院真的取錄了彼得。在醫學院上課對我而言有趣得多,從前我對科學科也是超有興趣,一方面學習方式是理解,比起歷史科那些生吞硬背好得多,二來醫學院不時也有解剖的環節。
「哎呀∼∼好恐怖!」來到了我最期待的環節——人體解剖,可是我身旁的木獨一直嚷著恐怖、殘忍。
「你不是很想當人類嗎?你不想知道人類是什麼樣子?快來看一下!」
我一看到木獨害怕的樣子,我就很有衝動逗他玩一下,嘻嘻!最有趣的地方,我越是逗他,他就越害怕。時間過得很快,接下來我就是這樣子過了愉快的一、兩年時間(也可以說木獨過了最驚慌的一、兩年),一天,奇怪的事情發生,正當我們班房上著理論課的時候,忽然有兩個身穿軍服的男人走進課房,跟老師竊竊私語,然後老師臉色一沉,拿起點名簿遞給軍官,軍官點點頭,老師就終於開口說話。
「以下同學明天不用上課,等下跟著兩位軍官離開班房,文勒.布雷希特、艾克.洛辛辛、彼得.索拉克、保羅.索拉克⋯⋯」
保羅、彼得和一小撮的同學一臉茫然的跟著軍官到達醫學院一間沒人使用的班房,班房上寫著了日期:1914年8月20日,天呀!我知道發生什麼事!再一看軍官軍服上的襟章,我知道我的判斷是正確,那個襟章是藍白紅的間條組成,這是俄羅斯的國旗模樣,而1914年8月剛好就是坦能堡會戰,那兩軍官該不會徵召他們入伍吧?
「你們願意為國家效力嗎?」從軍官這句話我知道沒了,以保羅他們的熱血性格,他們一定會上戰場。
「長官,我們願意!」
「好,好得很!」其中一名軍官用中氣十足的聲音呼喊著。「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幸運的一群,我是從你們當中把精英挑選出來的!現在前線形勢危急,我們急需軍醫,你們願意上戰場,為我們偉大的士兵治療嗎?」
保羅和彼得對望一下,看著對方點一下頭,然後大呼:「我願意!」
就是這樣子,這兩個傻瓜被徵召入伍。

保羅兩兄弟被安排到位於波羅的海海邊附近當值,他們被分派到不同的戰壕,唯一慶幸的是兩個戰壕的位置非常接近,大概只是相差一、兩百米,這兩個小傻瓜還約定等待戰事,就一起從戰壕中手拉手跑回家向媽媽報喜,彼得還笑說應該要花上大半天,而這一刻作為黑影,心情簡直掉進谷底,都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樂觀,還是苦中作樂。雖然我在生的日子裡沒有看過打仗的真實情況,但單單是紀錄片的片段都足讓我震撼萬分,你說我怎能不擔心?我終於和我的「靈」緊密的連繫起來,我終於對我的工作開始有所投入,但千想萬想也想不到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不打緊!歷史書上記載著坦能堡會戰只是維持不足一個月,何況他們又不是去當前線將士,只是當個軍醫,他們一定可以撐得過!對!一定可以!我不停在腦海中重覆著這數句句子自我安慰。可能情況真的太危急的緣故,那些軍官連道別的機會也沒有給予他們,就安排他們上戰場。
「哥,你記得不要花光所有氣力,我們還要跑回家!」
「誰的氣力比我差,每次耍西洋劍都是你輸給我的!」
「那個是考技術,不是體力呀!」
這兩小兄弟站在戰壕前道別時,還要鬥嘴,真的是沒他們辦法!
「桂兒⋯⋯你要小心一點!」木獨用一種萬般不捨的眼神,看著我、跟我說。
「笨蛋!」天呀!我的眼淚快掉下來!怎麼啦?我們又不會死,哭個屁!「你呀!正笨蛋!我呀!我是黑影,我又不會死,小心個屁!」
「從前我都不會反駁你,這次你答應一定要小心,好嗎?」愛笑的笨海豚忽然愁眉不展。
「好!」我捉住他的手。「你也是!不然⋯⋯我會很傷心的,知道嗎?」原來我還想裝堅強的說他不回來,就沒人給我罵,可是我實在裝不下去啦!
戰壕非常惡劣,與其這裡是一個作戰用的戰壕,倒不如說這裡只是一個非常淺窄的地洞,地上滿佈不知從何而來的積水,四周只有數塊木塊及幾個沙包作掩護。
「新來的,你的背包裡只有十分少量的應急藥品,你的職責不是救活每個士兵,而是判斷誰生還機會最高,誰治癒後還有作戰機會,你明白嗎?」
負責保羅所屬戰壕的軍官解釋他的工作性質,保羅沒有回應,我知道這句對他打擊有多大,原本他懷著一腔熱誠打算為國效力,誰想現在他的工作竟然是要眼白白讓人死。
「新丁,你為什麼不說話?我明白你這種媽寶的心情,可是你更要明白我們不知道戰事會持續多久,更加不知道戰況如何,國家能否安排物資補給等等,為了戰勝仗,就算我也不能例外,你明白嗎?」「明白!」
保羅打開獲分派的背包,點算當中的醫療用品,數量少得可憐,只有少量的嗎啡、繃帶等急救用品,不要當時的醫學技術,就算現在的醫生,我相信他們也一定沒有把握救活一個士兵,這種數目的藥品極其量只可治癒那些輕傷,而且還要救神明保佑這些受傷的士兵在不要染上什麼併發症或細菌感染,否則最終也只是死路一條。
「唉∼∼」保羅環顧四周神色凝重的同袍,深深的嘆一口氣。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治療 受傷 工作 醫生 讀書 學習

回覆 引用 TOP

坦能堡會戰⋯⋯第一次世界大戰?





回覆 引用 TOP

LM



回覆 引用 TOP

Sweet左一集咁大罷,又要打仗∼∼唉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坐在保羅身後的一名士兵忽然站起來,走到保羅身旁,輕搭他的肩膀,為他打氣,其他的士兵也依葫畫蘆。
「醫生,我來到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想過有回去的一天,但求到我受傷的一天,你可以讓我死得痛快一點!」其中一名有鬍子的士兵嘗試開解著保羅,不過我個人認為他的說話技巧可能真的太差,這句彷彿令保羅更加膽怯,又或者應該這樣說,是這個媽寶低估了戰爭的威力。
「放心吧!讓你死得痛快點這個重任交給我吧!你還記得你在軍訓營對我幹了些什麼嗎?」另一個士兵在搭訕,那個有鬍子的士兵作狀要追打他。
「呵呵!你們的情史我們沒有興趣!要打架麻煩到外面去!」雖然明顯士兵們在苦中作樂,而且那些笑話也爛到不堪入耳,不過確實讓現場緊張的氣氛緩和不少。
「夠了!你們現在要好好休息,因為太陽下山後,有可能有突襲行動!」軍官大聲吆喝,眾人開始收拾心情,依靠著戰壕的牆壁休息。
「長官,等一下突襲時,我要怎樣做?有什麼可以幫忙?」保羅走到軍官旁,低聲地問道,長官聽畢後露出一個非常愕然的表情。
「召你入伍的長官有沒有跟你說你來這裡幹嘛?」
「當⋯⋯軍醫⋯⋯」長官扁起嘴巴點點頭。
「那⋯⋯軍醫是負責什麼?」
「嗯⋯⋯判斷誰的生還⋯⋯」
「說俄文!」他還沒有把話說畢,長官就打斷了他的說話。(這裡說俄文的意思是長官希望他用簡單顯淺的詞彙表達他的意思。)
「醫治傷患的士兵!」
「對!你知道就好!做好軍醫的職責就行!」
保羅返回原位,安靜的等待太陽下山,可能因為大家的精神狀態都十分繃緊的緣故,大家都沒法入睡,只是閉上雙眼,等待時間的來臨。
「士兵們,你們準備好嗎?」長官問道。
「好了!長官!」士兵們齊聲回答,他們跟剛才還在嘻嘻哈哈、作狀追打的士兵們簡直是判若兩人。「今晚我們的任務是什麼?」
「把敵人擊到防線以外!」
「好!如果你們順利完成任務,我就帶大家到甜甜圈會!」這句話從長官口中吐出後,眾人狂呼,保羅對於眼前的境象一頭霧水。
「這個活動不適合你!」一名士兵對鬍子士兵說。
「所以你們知道除了要保住性命外,還要保住什麼器官啦!」長官說道,眾人大笑。
「甜甜圈會是什麼來的?」保羅按捺不住詢問在旁的士兵。
「男人天堂,有脫衣舞看的酒吧!」保羅知道答案後,露出一臉腼腆。
大軍就是在這種愉快的氣氛下浩浩蕩蕩地出發,剩下保羅以及幾名士兵在戰壕中留守,時間好像隨軍隊出發而停頓,大家都對戰況憂心忡忡,皺著眉頭坐在牆壁悄悄的等待是目前唯一可做的事,現在的氣氛冰冷得讓人窒息,跟剛才的完全截然不同,我巴不得時間可以立即去戰事結束後。在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家中有數年經濟相當拮据,爸媽差不多每天都眉頭深鎖,那時候的我已經難受得要死,我現在才知道什麼經濟不景氣、家庭不和睦對比起眼前的一切,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喲∼∼媽寶醫生,你想不想知道剛才的鬍子士兵在軍營中幹了什麼好事?」
「你一定聽聽,太精彩啦!」
終於有士兵開口說話打破了這個悶局,難怪士兵們都愛說笑,因為除此以外你根本找不到苦中作樂的方法。
「啪、啪、啪、啪!」戰壕外有聲音傳來,是子彈聲,這一下一下的子彈聲是表示戰事開始了!作為沒有心臟的黑影,我居然在聽到這些聲音後心跳加速,連我的情緒也變得非常緊張,真希望戰事可以快點結束,我們的大軍平安歸來。
「嘭!」是砲彈的聲音,這一下的巨響彷彿震到我心靈的深處,在上戰場時,我曾經安慰自己打仗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反正又不是自己上戰場,故且就當作看紀錄片一樣就行了,但原來⋯⋯原來我把一切都想得簡單。砲彈⋯⋯砲彈⋯⋯我們的軍隊物資短缺,根本就沒有砲彈,是敵軍。天呀!一班血肉之軀再加上幾枝爛步槍面對射程可達不知多少公里的大砲彈,這根本與送死沒有分別!可不可以就在這個時候投降?也許能保住性命!
「彭!」又來一下砲彈的聲音。救命呀!我求求你們,快一點平安回來,我的情緒完全不受控,眼淚像缺堤一樣不停流下來,深呼吸!對!深呼吸!我不可以在這個時候軟弱,保羅這個傻小子還需要我這個黑影去支持。
「快一點!快一點!」當我只是稍微平復情緒,大軍已經回來,他們抬著一名士兵跑進戰壕。他媽的!他媽的!為什麼是這樣子?為什麼?是鬍子士兵,他被兩個士兵抬進戰壕,而且⋯⋯而且還少了一隻左手、一隻左腳,為什麼是他?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受傷 醫生 學生 酒吧

回覆 引用 TOP

鑊鑊都系咁,又吊我癮





回覆 引用 TOP

好HEHE既一集,樓主係咪都係⋯





回覆 引用 TOP

劇情下下都估你唔到



別說愛我,拒絕愛情

回覆 引用 TOP

深身鮮血的鬍子士兵被抬進戰壕,我和保羅被嚇得目定口呆,大概數秒保羅才回神過來,忽忙的打開背包,拿出內裡的急救包,他急得眼淚一滴一滴的流下來,身體開始抽搐起來,這時候有人說竟然按住他的手,他回頭一看⋯⋯是長官,長官沉重的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示意保羅不要再進行任何救援動作,情緒快要崩潰的他一手甩開長官的那隻手,繼續往袋子裡翻。
「保羅.索拉克,馬上停止你的救援行動,這是命令!」長官突然大喊,保羅無可奈何做出站起來做出敬禮的動作。這一瞬間,戰壕的士兵都垂頭喪氣,有的強忍著眼淚,有的已經泣不成聲,因為大家都明白這個曾經出生入死的好伙伴即將要離開大家。
「媽⋯⋯媽寶⋯⋯醫生⋯⋯」鬍子士兵突然呼喊保羅,他走到上前,鬍子士兵說話非常微弱,保羅要把頭探到他嘴巴旁才能聽清楚他的話語。
「醫生⋯⋯你⋯⋯你記不記得⋯⋯我說⋯⋯過什麼⋯⋯?」保羅低下頭,不敢回應,其實他仍然記得鬍子士兵那個「死得痛快點」的要求。
「讓開!」一個原本坐在戰壕啜泣的士兵忽然衝上前,我認得他,是那個跟鬍子士兵鬥嘴的他,他該不是要殺死鬍子士兵嗎?!他拔出繫在大腿上的匕首,看著因失血過多而全身發抖的鬍子士兵。
「你忘記了嗎?我說過讓你死得痛快的重任要交給我!」他真的打算殺人,殺死這個出生入死的好拍檔,他瘋了嗎?不論在軍營發生過什麼爭執也好,鬍子士兵不應得到如此下場,保羅按著他肩膀,阻止他傷害鬍子士兵,他反手推開保羅,保羅摔倒在地上。
「我的好兄弟,我最愛的賽爾,下輩子你一定要再來找我,知不知道?」
「再來⋯⋯找⋯⋯你⋯⋯偷窺⋯⋯你洗⋯⋯洗澡⋯⋯?」鬍子士兵反問。
「好⋯⋯下輩子⋯⋯我脫光光⋯⋯讓你看清⋯⋯楚⋯⋯」那名士兵說畢後,就用匕首把他的頸喉𠝹開,鮮紅色的血液好像流水一樣不斷湧出,鬍子士兵說出兩個字的遺言,可惜聲音小到根本沒法聽他說什麼,根據他的口形,我推斷應該是「謝謝!」,然後他氣絕在眾人面前。那個士兵殺死了賽爾後,默不作聲地抱住他逐漸冰冷的屍首,看著這個人的背影,我感到有點心寒。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跟我相識了不足24小時的男人逝世,我除了萬般無奈以外,還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一種被大石壓住心臟的感覺,很抑悶,與此同時,我更加討厭人類,這種只會自傷殘殺的生物,一種不是為了競爭也互相殘殺的生物。如果我是一個人類,我一定跑過去拉住他,又或是痛打他一場,保羅彷彿感應到我的想法一樣,把原本跪在地上的他拉起來。
「嘭!」保羅一拳朝他的臉打過去,這拳打得真漂亮,他的嘴邊滲出血絲。保羅,做得好!對!這才是我的靈!保羅舉起右手,正準備繼續往他的臉打,兩名士兵突然衝出來,制止了他,他的情緒冷靜下來,也鬆開另一隻捉住那個殺人犯的手。那個殺人犯一言不發的步出戰壕,這裡又墜進那種一片死寂的尷尬氣氛之中。
「媽寶醫生⋯⋯」一名坐在保羅的士兵拉起了褲腳,拿出珍藏的香煙遞給保羅。
「你這個免崽子⋯⋯原來你把它藏在這裡!」旁邊的士兵喝罵他。
「關你屁事!」那個士兵反駁他。「媽寶醫生,抽一口吧!我怕你戰事還未完,就已經鬱悶死!」
保羅從包裝拿出一根香煙,緩緩的吸了一口。
「為什麼⋯⋯你們要⋯⋯阻止我⋯⋯你知不知道他是殺人犯!他不單是一個殺人犯,是一個殺同袍的殺人犯!」保羅越說越激動,開始忍不住同士兵們咆哮起來。
「小伙子⋯⋯可能⋯⋯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其中一名較為年長的士兵苦口婆心的道出。

「你所說的是什麼意思?」保羅追問。
「可能賽爾死亡⋯⋯是最令丹尼傷心⋯⋯你會有什麼想法?」
保羅愣住了!
「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他激動得抽住那個老士兵的衣領,搖晃著他的身體,老士兵別著臉,用身體語言表達自己不願意再說下去。
「醫生⋯⋯」一個士兵插嘴。「其實丹尼和賽爾他們感情非常非常之要好,尤如手足一般⋯⋯」
「那為什麼丹尼要殺死賽爾?」保羅急不及待想知道真相。
「你還記得大約10年前的日俄大戰嗎?」那個士兵問保羅。
「當然記得!雖然那時我只是小孩,但那場戰爭非常大型,不論是我的父母,還是鄰居都在議論紛紛!」
「當時的丹尼和賽爾都是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就像你一樣,因人手短缺而被召入軍隊,他們因為同年同月同日生,再加上來自同一個城鎮,所以特別投契,閒來沒事他們都會黏在一起⋯⋯」那個士兵一邊說,眼眶一邊泛起了淚光,口齒亦開始變得不清。
「你知不知道⋯⋯我們每個人只要⋯⋯只要看見他們在打打鬧鬧,我們就會開懷大笑⋯⋯」士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嘗試冷靜自己的情緒。
「記得有一次丹尼正在洗澡,賽爾誤會了浴室沒有人,不小心衝進去,嚇得丹尼大叫,從此以後我們就嘲笑這兩兄弟是有龍陽之癖,你知不知道⋯⋯他們⋯⋯他們是軍隊⋯⋯軍隊中的開心果⋯⋯有了他們⋯⋯才有快樂⋯⋯」士兵情緒失控,禁不住哭起來。
「那為什麼丹尼要殺死賽爾?」保羅待士兵情緒稍作緩和,就繼續詢問下去。
「當年的戰事非常嚴峻,物資比現在還要短缺,丹尼在出擊時被敵軍的子彈擊中,流失了大量血液,由於當時的軍醫認為他存活的機會相當渺茫,所以除了把子彈取出以外,就沒有使用藥品進行救治。」士兵深深嘆了一口氣。「可憐的丹尼在中槍後飽受折磨,例如因失血過多而發冷,冷得整個人在顫抖,戰壕衛生環境欠佳,傷口又出感染等問題,在旁照顧的賽爾看得非常痛心,幸好丹尼最後都撐過去,不過賽爾就這次事件嚇怕了,強迫丹尼承諾萬一他日後面對同樣情況,就要把他殺死。」
「要親手殺死一個自己最親的人⋯⋯已經很痛苦⋯⋯而我這個白痴還要怪責他⋯⋯」保羅,我的傻孩子,白痴的不止是你,還有我,一個自以為是的「黑影」,我很內疚,原來丹尼不是冷靜,而是已經不知所措,難怪保羅對他拳打腳踢,他沒有反抗,他想透過這一拳又一拳去補償。對?!丹尼走到那兒?在戰壕外很危險,我馬上跑出去找尋他的蹤影。



實用相關搜尋: 感情 血液 醫生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睇完,唉,好心up






回覆 引用 TOP

哎呀。。。好down呀






回覆 引用 TOP

丹尼好慘呀


熱門搜尋: 脊醫 濕疹 醫療保險 隱形眼鏡 散光

回覆 引用 TOP

走到戰壕外,有一個身穿軍服落寞的身影坐在地上抱膝痛哭,毫無疑問這個一定是丹尼!
「賽爾⋯⋯賽爾⋯⋯對⋯⋯對不起⋯⋯如果⋯⋯你⋯⋯你當時不是⋯⋯為了救我⋯⋯你就⋯⋯你就⋯⋯不會⋯⋯不會⋯⋯」他不停喃喃自語,甚至越說越激動,用手拍打自己的頭部。
「是我累事,如果你不是認識了我,你根本就不用死!」我眼前的丹尼像瘋掉一樣,我覺得很可怕,他不拍打自己,希望為賽爾的死贖罪,我伸出手想制止他,結果撲了一個空,差點就摔在地上。累事的不是他,是我這個什麼也做不成的「黑影」,生前已經沒有好好孝順父母,死後又錯怪好人,名符其實「生前累街坊,死後累朋友」。
「是我沒用!是我窩囊!是我沒用!是我窩囊!」他開始掌摑自己,救命,我該怎樣做才能制止他。「嘭!」「嘭!」「嘭」一巴又一巴打在自己的臉上,他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一樣,這一下又一下的響聲在震動我的心靈,求求你,丹尼,我懇求你,你快點停下來!
他拔出小刀!
不是嗎?
他該不會是想自殺?!
他用小刀指向自己心臟的位置。
「不要!停!我求求你快點停!」縱然我知道我的呼喊聲他根本聽不到,但除了這樣做以外,我實在無計可施。
他一如所料,沒有受我影響,舉高手準備把小刀刺向心臟,我閉上雙眼,這些生生死死的場面令我很厭倦,我不想再有人在我面前離世,這一切一切我已經不懂得再面對。
本來我以為我聽到他的慘叫聲或是其他雜聲,豈料我竟然聽到佢的啜泣聲,我徐徐地睜開雙眼,他的手已經放下來,衣服上近心臟位置有少許血跡,應該是他剛才弄傷的,那麼他應該已經把刀刺到心臟位置,為什麼會停下來?難道他聽到我的聲音?不是!木獨告訴我只有「靈」才會受所屬黑影影響,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沒有自殺?不打緊,只要他好好活下來就已經足夠啦!
「嗚⋯⋯嗚⋯⋯」丹尼繼續低下頭哭泣,我眼前的他哭得像一個小孩,邊嗚咽邊急喘。
「噗!」他突然雙膝跪在地上,他膝蓋與地上的沙石碰撞發出了「噗」的一聲。
「賽爾⋯⋯我親愛的賽爾,我的性命是救回來的,如果我這刻輕生就會浪費你為我做的一切,賽爾,你在天堂要聽著,我今天答應你,我一定會打勝仗回去,替你好好照顧你的家人,你保佑我和我們的國家⋯⋯」
原來只是他想通了,與我這個毫無用處的「黑影」一點瓜葛也沒有,對!像我這種人除了累事外,還會做些什麼?不過他沒有想不通已經不幸中之大幸,丹尼果然比我堅強得多!得知
到佢安好無恙,我也是時候回去照顧我的小保羅。我一邊看著天空,一邊踱步回戰壕,這片一望無際的天空,我想起木獨,想起我們一起看星的日子。踏足戰場只是一天,我已差不多撐不住,究竟是我真的太軟弱,還是因為我沒有木獨這條白痴海豚在我身邊?在我還是人的時候,我以為我自己已經比一般人堅強,飽歷風霜、看透世情之類,實際上我什麼都不是,在這個浩瀚的宇宙,我根本就渺小得很。

「桂兒∼∼」他媽的!我太思念那條白痴海豚,腦海出現了他的聲音。
「桂兒∼∼」又來,救命!算啦,不要想太多,還是好好的陪伴保羅撐過這個戰事,我就有機會重遇他。
「桂兒,我在這兒!」是木獨的聲音,他從前就是這樣子在我耳邊嘈著嘈著,有他的陪伴,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好懷念那個傻乎乎的他,有他在,好像看的風景也特別美,現在的我,不論有了多大的不快及無奈,我只能默默的嚥下去。陳桂兒,不要再想啦!再想下去,我就跟那些失戀然後不停懷念前度,思想上自我虐待的女人有什麼區別?對,有什麼我會撐不過去?反正我已經死掉,nothing to lose!我深深的吸一口氣,提醒自己要振作起來。
「桂兒,你停下來!我在你後面!」真的是木獨,我轉頭看,我最愛的木獨就在我面前,我飛奔向前,投入他的擁抱,我像撫摸小狗一樣揉搓著他的臉,我想好好再感受一次我見前的他,我想好好再感受一次觸摸他的感覺,我生怕這一切只是夢。
「桂兒,我好想你,我好害怕!」他擁緊我,那種感覺就像要緊緊抱住,直到我不能呼吸為止,然後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木獨,原來沒有你在的時候,一天也很難熬!戰壕𥚃發生了很多事,我很不開心,我好想你,你從前總會在我身......身邊......逗我笑......」我又忍不住哭,這樣的我真的很討厭,軟弱得很!
「傻瓜,我現在不是就抱緊了你,逗你開心嗎?還哭什麼?」他用他的左手由我的頭部輕撫至我的背部,感覺非常溫暖,非常有安全感,跟戰壕外一片荒涼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對比。
「桂兒,你知道嗎?剛才我們那邊戰壕有個士兵他在突襲中犧牲,他在臨終時把裝有他妻兒照片的陀錶交給同袍,拜託他們要好好照顧他的妻兒。在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我像他一樣,要離開這個世界,有什麼人和事是我永遠放不下,我想到了!是你!是桂兒你!在這一刻我知道我究竟愛你有多深!」
原來這個傻瓜和我一樣,一直對我有感覺,為什麼不一早跟我說?傻瓜、笨蛋、白痴海豚......不過不論你是怎樣,我還是同樣愛你。
「放心,這一天不會來,我們都是黑影!」我安慰著他,不過我知道任務完成的一天就是我們分別的時候。我有想過在這一刻開口要求他承諾我永遠留下當黑影,我知道依照現時的狀態,他一定會答應我,可是我更清楚知道這個傻瓜沒有當過人,他一定不會心息,與其留一條不開心的白痴海豚在我身邊,倒不如讓他好好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但是......他當人後,我們要相隔多少歲月才有機會重逢?想這一點,我抱得他更緊,我要好好謹記關於這個人,不,這個黑影的所有,不論是氣味、觸感,還是聲音。




回覆 引用 TOP

叔叔以為樓主去左搵陳桂兒


熱門搜尋: 股票即時報價 破產申請 樓宇按揭 按揭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快D下集,等死人囉


熱門搜尋: 脊醫 濕疹 醫療保險 隱形眼鏡 散光 五十肩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