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科幻、愛情、穿越】SHADOW MAN 之海豚女孩(舊名:當你以為你終於⋯⋯)



[隱藏]
十卜






回覆 引用 TOP

桂兒係窗簾前面跑個下,搞我都好緊張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經過一個星期的觀察,肥喵的情報如我當初的判斷差不多,莎朗對彼得的好感比較大,不過可能那年代的風氣相對保守,保羅他們彷彿完全沒有追求她的意慾。寧靜的晚上往往是最佳的思考時間,我指的是寧靜的晚上,可是這晚一點也不寧靜,我一如以往在房間中踱步,思索著下一步的行動,究竟該怎樣做?要是保羅能聽得到我的聲音那多好!喲?!我不是死掉的嗎?那我是不是鬼?黑影是不是鬼?小時候看靈異片集說過鬼可報夢,如果我是鬼,那我可以報夢,對呀!我可以報夢,等一下,我要怎麼做才能報夢?我不用吃香燭,那我⋯⋯
「桂兒∼∼」那條臭海豚又來,總是喜歡打斷我的思路,我快要想到辦法,他就打斷我,他媽的!他是不是想再死一次?!
「木⋯⋯」我想破口大罵,正當我吐出第一字時,就發現他的表情非常失落,好像快要哭的樣子。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一向硬朗的我也突然溫柔起來。
「沒事⋯⋯我只是有事想問你⋯⋯」我告訴你,以我二十多年做人經驗所得,不管男女,說沒事的他一定有事。
「你問啦!你問啦!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你最近⋯⋯常常跟⋯⋯常常跟⋯⋯那個黑影⋯⋯聊天⋯⋯」
「莎朗的黑影?肥喵?怎麼啦?」

「你們好像⋯⋯好像很要好⋯⋯」他吞吞吐吐的說話方式讓我想一拳打過去。
「嗯⋯⋯一般⋯⋯怎麼啦?」千萬不要說你愛上我,我沒有和海豚談戀愛的心理準備,生前沒有這個打算,死後也沒有這個意欲。
「沒有,只是見你們聊天聊得好高興⋯⋯」我真的很想掐死他,我現在的願望就是馬上、立即、現在掐死他,如果你是我看見一個男人在你面前擺出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然後說話吞吞吐吐,你還以為他受了什麼屈辱,原來是吃醋,如果這樣子你還忍得住不殺他的話,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所以呢?」我知道他只是在吃醋,我的反應頓時變得非常冷淡。
「沒有⋯⋯只是見你每天都跟他聊天⋯⋯」
「我是關心莎朗!」
「但是我看你笑得很開懷⋯⋯」「破冰」這些銷售技巧,你這條臭海豚懂個屁!
「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好像比跟我聊天開心多⋯⋯」好煩!囉囉唆唆,沒完沒了!
「你知不知我已經很煩惱,我剛剛才想到有個方法完成任務,你就過來打斷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委屈,或是重要事情,原來是比較誰跟誰相處得愉快一點!你⋯⋯」
「等一下,你想到方法啦?」他終於回復正常語速!
「是呀!」我兇巴巴的回應。
「要怎樣做呢?」他瞪著雙眼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讓他們獨立,他們互相依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每天都黏在一起,對嗎?!」木獨點頭同意。「如果我有方法讓他們分開,他們豈不是不能互相依賴!」
「怎樣?他們生活在一起!」木獨追問。
「關鍵就在莎朗,保羅和彼得同時愛上了莎朗,但是莎朗只是對彼得有好感⋯⋯」
「所以呢?」
「如果保羅他們同時追求莎朗,而莎朗只接受他們其中一個,那麼他們就會各自各有自己的生活⋯⋯」
「不會吧∼∼他們還居住在一起!」木獨反駁。
「你會帶你的兄弟姊妹去談戀愛,去交往嗎?不會吧!所以這個點子是可行,可是⋯⋯」
「可是什麼?」
「我觀察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雖然他們愛上了莎朗,不過沒有追求她的意欲,如果,你說如果,他們聽到我們的聲音,我可鼓勵他們追求莎朗,那多好!」
「可以呀!」木獨回應的這個答案把我嚇到了!
「什麼?!你說什麼?」我反問。
「我說⋯⋯可以呀 !」笨海豚又誤會我的意思。
「我的意思不是問你說什麼,是你說可以是什麼意思,人類不是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嗎?」
「是,人類雖然聽不到我們的聲音,但使高說過聲音是一種能量,如果我們有一個強烈的訊息希望傳遞給我的靈,那麼我們可以重複在他們耳邊說!」

接下來的日子,我和木獨就像瘋子一樣,每天在保羅和彼得耳邊重複又重複地說:「向莎朗示愛!」,本來我以為這兩兄弟會為愛情爭吵,誰料他們得知對方愛上莎朗,竟定了一個《和平及公平競爭協議》,他們在協議中訂明公平競爭,不管結果如何也不要破壞彼此之間的感情。這樣也好,至少我不會因為破壞了他們的感情而內疚。莎朗接受了彼得的告白,他們開展一對小情侶的生活,至於保羅呢?隨著他們的感情萌芽,保羅亦開始了新生活,原來這兩兄弟為了迎合對方,而犠牲了自己的興趣、喜好,以保羅為例子,他一直想學習西洋劍擊,但他為了和哥哥黏在一起,所以選擇參加教會舉辦的聖詩班。
「原來只是過了四個月⋯⋯」晚上我在喃喃自語,回溯著當黑影的日子。
「什麼四個月?」木獨問道。
「沒有,我在回想我們已經相識了四個月。我還記得我和你相遇的那一天,使高跟我說我有四年時間去完成,想不到我們只是花了四個月就完成了這個目標。」
「對呀!可是我不想那麼快就完成任務!」一直嚷著要去做人的木獨吐出這句話讓我有點愕然。
「為什麼?」
「我怕!」
「怕什麼?你不是想做人嗎?」
「我怕⋯⋯我怕我們要分道揚鑣,我怕我們不知道何時再遇上⋯⋯」木獨說到這裡,我也開始思索著我的下一步,究竟我完成了任務要去那兒?
「天空好美!」我和木獨坐在地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對了,我做20多年人,也沒有好好看這個世界。
「對!天空好美⋯⋯你安心去做人,你可以去找女孩,也可以來找我!」
「好!我答應你我做人之後,一定來找你,再一塊看星星,好嗎?」
「好!」我握緊拳頭伸出尾指,等待和他勾手指。
「嗯?」對!我忘了他之前是海豚,不知道什麼是勾手指。
「伸出手!」他緩緩的伸出手來,從前我覺得他這個笨拙的表情很討厭,這天晚上,我忽然覺得他好可愛。我用尾指扣著他的尾指。
「這是勾手指,在人類世界是承諾的意思,我們一定要再一塊看星星!」
「好!」
還記得我第一天遇上木獨,他的木訥的性格讓我覺得他是一個捉弄的對象,後來我卻因為他的單純,他的笨拙,開始嫌棄他、討厭他,很期待任務完成的一天,可以快點離開這條笨海豚,可是到現在臨別在即,我又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捨得,我怕沒有這個傻瓜每天「桂兒、桂兒」的在耳邊吵,我會不習慣,想著想著我眼前一片朦朧,開始有點嗚咽,我歪著頭以免被這個傻瓜發現。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好想睇下集






回覆 引用 TOP

4個月就分開⋯⋯好可惜,仲以為佢地會⋯⋯





回覆 引用 TOP

心急死人





回覆 引用 TOP

「你們處理得怎麼樣?」一把中年男性的聲音出現在房間,是使高!
「我們⋯⋯我們完成了任務!」我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回覆使高。
「真的?」使高反問。
「真的!彼得談戀愛,保羅也開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嗯∼∼超額完成!既然有多餘時間,不如我們再觀察一下,你們繼續留下來,好嗎?」
其實聽到使高要求我們留著,我心中暗喜。
「好的!」
「你呢?」使高問木獨。
「好呀!」
日子一如既往,我們也往常一樣,每天像保姆般跟著兩兄弟東奔西跑。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那天我差點要和木獨分別後,我心裡多了一份擔憂,擔心有一日木獨會突然在我生命中消失,也許是朝夕相對的關係,我對這條笨海豚或多或少可能已經產生了一份感情,不要誤會,我仍然是堅決不會跟動物發展,只是已經習慣了看他笨拙的樣子、手足無措的表情,還有聽著他煩人的聲音,沒有他,可能時間會得很漫長,日子都不知道要怎麼走下去。為了減低木獨的不快,我和肥喵也開始保持距離,再者,莎朗與彼得已經開始交往,肥喵這個線人算任務完成,我也沒有要應酬他的必要。
「木獨,你看到嗎?」這天晚上,我和木獨如平常一樣,企在衣櫥旁等待保羅他們入睡。
「什麼?」
「彼得在哭⋯⋯」房間有一點暗,只有月亮的光線照射到房內,我看見彼得眼角下有點反光,我覺得是淚水。
「真的嗎?!」
「我不確定!」
「我去看一下!」木獨一邊做手勢,示意他出去觀察一下。
「好!你小心一點!」我說畢後,他回敬了一個OK的手勢,這個是我教他的。
他躲在床邊的影子小心翼翼的移動至接近彼得的位置,我站在一旁看得非常焦急,彼得真的在哭,而且哭得越來越厲害,連肩膊也開始顫抖,原本背著他酣睡的保羅也發現了他的異樣,睜開雙眼轉身察看究竟,就在這一瞬間,木獨來得及躲到床底下,這個場面把我嚇得半死,木獨在床底徐徐地爬回我身旁。
「今天有什麼事發生過?」我問木獨。
「沒有,只是莎朗給過他一封信!」
「信?!內容是什麼?」
「我不太清楚⋯⋯」
保羅轉身看到淚流滿面的彼得,他二話不說緊緊擁抱著彼得,場面好溫馨,如果在我哭的時候,能有個人一言不發的把抱住,可能我不會自殺,彼得在弟弟的懷裡更加放聲、肆意地哭。
「莎朗⋯⋯莎朗⋯⋯她⋯⋯她要⋯⋯意⋯⋯意大利⋯⋯」彼得慢慢平復情緒,開始道出來龍去脈。
「為什麼?」保羅好像聽到我的心聲,提出了我的疑問。
「因為她爸爸工作的緣故,她說可能會在那邊定居。」
「沒事,她去意大利後,你們還可以聯繫的!」在這個年代,通訊還未發達,要和遠方的親友聯繫只能靠電報或郵件之類的東西,這些訊息能不能傳遞到對方手中,還要看其他因素,例如通訊國是不是敵對國等政治考慮,畢竟這1911年,不是2011年,100多年,一切還是非常落後,所以說什麼以後還可以聯繫,大家心裡都知道只是安慰的說話,實際上跟分手沒有什麼兩樣。
「對不起!」當我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保羅他們時,木獨忽然向我道歉。
「幹嘛?」
「對不起,我連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留意!」
「沒事!」我面來微笑的回應。換成了從前,我一定會宰了他,現在我覺得只要他在身旁就好啦!「傻瓜!沒事!」


保羅為了讓彼得快點忘記失戀的傷痛,他帶彼得四處遊玩,而我和木獨也藉此得到了四處遊歷的機會,雖然我不太清楚我身處什麼國家,甚至我也不太清楚為什麼聽得懂保羅他所說的不知名語言,可能這就是黑影的能力,但根據這裡地理環境,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我生前一定沒有到過這個國家。這裡建築物跟我什麼國家地理頻道之類的旅遊節目看到的西方國家差不多,充滿異國風情,一樣以灰白或象牙白為建築物主調,同樣也是以一個有大吊鐘的教堂,每天日出及日落的時分,他們都會敲響吊鐘,根據這裡的建築風格和人類的語言,再加上這裡的人類大部分都是白種人,我幾乎可以確定我現在是身處西歐某個國家,想到這一點,我有點亢奮,你想一下,喲!不是蠻好嗎?西歐國家的物價很高,食的、用的、機票,還有酒店的房租都貴到我不捨得花費,現在我又不是人耶!又不用食,又不用機票,豈不是免費旅行嗎?這跟我平日像白痴一樣坐在電腦前搶特價機票相比好得多啦!反正我當初成為黑影時,都是打算以冗員的方式來過活,那就乾脆在這段時日放鬆心情陪著保羅他們去玩!忽然覺得彼得失戀也不錯耶∼∼讓我突然賺個免費旅行,男孩子要有多一點經歷,才能成為男人呀!
「桂兒,你幹嘛在傻笑?」
「沒有!只是開心而已!」
「你看!」這天,保羅帶了彼得附近的湖邊露宿散心,湖的景色美得讓我愣住。
「好美!真的好美!」我除了不停重複著這句話外,我都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來讚嘆看到的景色。
平靜的湖面像一面鏡子,我們眾裡尋他的「天空之鏡」,在1911年,原來隨手找個湖泊都有這個效果,湖泊四周長著很多水生植物,例如蘆葦草之類,雖然那些植物並不是什麼稀有的物種,但跟我在城市裡看到的相比,明顯它們顏色更為綠油油,而且光鮮,快到日落的時間,金黃的陽光照射到湖泊,使整個湖面閃閃發光,加上旁邊的植物徐徐地在湖上漂盪,整個畫面就像「光之畫家」Thomas Kinkade的作品。
「景色好美,對嗎?」
「對呀!如果我每天都可以到這裡,你說多好!」木獨和應著。
「對呀!」這麼美的景色,我真的應該要每天來看看,畢竟在不知多少年之後,這些難能可貴的景色我們就只能在畫裡,或是夢境中看見。
「人類⋯⋯真的很奇怪,對嗎?」
「為什麼這樣說?」木獨反問我。
「因為⋯⋯人類都不會珍惜美好的東西,到這些東西消失後,他們又想盡一切方法去留住它!」
「桂兒,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在我的年代⋯⋯像現在這樣隨處可見的美景,人類是趨之若騖,他們想盡所有方法把這些景色記錄下來,拍照、寫生,什麼方式都有。」
「你的年代,那些人類都跟我們一樣,喜歡看風景,所以要把風景記錄下來嗎?」仍然百般不明白的木獨繼續詢問。
「可能他們都喜歡風景⋯⋯」
「但主要是因為這些景色在我的年代是非常罕有的!」
「為什麼?你的年代沒有湖泊嗎?」
「有,但人類破壞了這個世界,所以那些風景都面目全非。」
「為什麼人類要破壞這世界?」這個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怎樣跟木獨解釋,我想了一會,應該說是開發,還是戰爭嗎?這問題比我問媽媽的從那裡來更複雜!我想到啦!
「人類為了從別人或大自然拿更多的東西,而傷害了這世界!很自私啊!這就是人類!」我回憶起我生前的經歷,那個賤男人為了一己的私慾,同樣也是傷害了我,人類就是一種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傷害誰的生物。
「不!」他斬釘截鐵的反對我的說話,一向內斂的他很少有這個反應。
「什麼?」
「不!不是所有人類都是這樣子的!」
「那個例外是不是那個小女孩啊?」我的聲音開始有一點大,因為我想:去你的!人類這種東西,你這條海豚懂個屁!
「可能,但要是我們做人類,我們不是例外嗎?」木獨堅定的看著我,他終於像個男人,小男孩長大了!「我們可以做一個不自私、不傷害別的人類!」
他說得對!
他說得真對!
他說得真的是對!
可是⋯⋯很遺憾⋯⋯對不起!我!我陳桂兒已經放棄當人,世上又會少一個例外,你可以不去傷害人,但你不得不防範別人傷害你!我受夠了,我真的受夠了這種生活,他說的容易,但他明白嗎?為糊口奔馳的勞累,處處提防的心力交瘁,我不要再過這種生活,放過我啦,好吧?!我寧願像現在一樣,每天漫無目的跟一個叫做「靈」的屁孩,也不要回到那個煉獄,以前我的日子有多難熬,他根本就不知道!為免再跟他討論下去,恐防我的情緒會失控,我隨便回了一句:「對!好的!」,他也沒有再說下去,我們就安靜的肩並肩欣賞著醉人的景色。

[ 本帖最後由 akachowyuenkiu 於 2016-9-29 08: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嚇死我,以為上集就咁就散左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名符其實 做人H野你識條鐵咩!

回覆 引用 TOP

西歐又真係幾靚既∼∼






回覆 引用 TOP

「桂兒,這是什麼來的?」木獨興奮的詢問著我。
「西∼洋∼劍∼擊∼你之前沒有見過嗎?」我有神沒氣的回答他。
參加課外活動也是保羅醫生為彼得治療失戀創傷的療程之一,看來保羅是想把彼得的時間表擠得密密麻麻,使他盡快忘記沙朗。
「當然沒有啦!我都說我之前是住在一個透明的箱子,那麼有可能見識到這些奇怪的東西!」
「我不是說你當海豚的時候,我是說你做黑影之後!」
「也沒有啦!」
「呀∼∼」他的答案讓我有一點詫異,西洋劍擊在這個年代不是應該很盛行的嗎?「你陪著彼得的時候沒有看過嗎?」
「沒有⋯⋯」雖然木獨口裡是回答我的問題,但他眼睛卻一直看著老師教導學生劍擊姿勢看得兩眼發光。
「那之前彼得帶沙朗去玩什麼?」
「沒⋯⋯有⋯⋯什麼都⋯⋯沒有⋯⋯玩,只是常常⋯⋯常常在中央廣場⋯⋯那邊聊天而已。」天!我的媽!這條白痴海豚在窗簾的影子掩護下,仿效著老師的動作。
談戀愛的生活只是在廣場聊天?彼得!如果我是沙朗,就算我不用移民,我也跟你分手,你這個悶蛋。帶女朋友去廣場這個行為讓我想起在網上流傳的名句:「窮小子帶女生去屋苑球場聊天,富二代帶女生去酒店房談心。」,突然我覺得這句話滿準,因為彼得是個徹徹底底的窮小子。
「桂兒∼∼」木獨忽然做一個好像小孩子撒嬌的語調在叫我。「陪我玩一下啦,好吧?」原來保羅他們正在對打,看得木獨也非常興奮。
「不玩,我們又沒有西洋劍,何況你要是再動的話,就給人類發現!」窗簾的影子少得可憐,如果我們乖乖的企著,人類還是不會發現有什麼異樣。
「不怕啦!他們都在專心上課,沒人會發現我們!」木獨繼續鍥而不捨的央求我。
「怎麼玩?都沒西洋劍!」
「只是做一下動作而已!」
「好啦!」接著我們面對面站立,緊握拳頭,把拳頭放在胸口的位置,摸效著人類準備對打的動作,老實說我覺得這樣玩真的很無聊,可是看見他開心的樣子,我就勉為其難繼續下去。
「桂兒,我打到你啦!我得分了!」他用那把⋯⋯那把「空氣劍」打到我,事實上他碰也碰到我,雖然這個遊戲白痴到不行了,但就是因為這樣子,我才不能輸給這個臭小子!我再次把拳頭放在胸口,示意我即將出劍。哎呀!不用兩三下功夫就刺中他!嘻嘻!我贏了!他又想反攻過來,其實偶然像現在一樣,簡簡單單玩個無聊遊戲還真的挺開心的,尤其看著木獨得分落後,急著追上前的樣子更是難能可貴。現在我的得分已經跟他的有一點距離,如果我能夠防守做得好,那麼到下課時,我應該會勝出這個遊戲,他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急著不停進攻。
「呀∼∼」在我退後閃躲的時候,我差不多就摔一跤,滑倒在地上,幸好扶著我。
我跟木獨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感覺好像有一點怪怪的。
「桂兒,你沒事嗎?」他摸著我的頭頂,溫柔的問道。
「沒事,會有什麼事?我又不是人類,又不會受傷!」
剛才木獨扶著我的時候,我們差不多面貼面,這樣的近距離接觸讓我的有一點尷尬,可能他怕我再次摔倒,所以也沒有再嚷著我要我陪他玩,於是我們站在窗簾前觀察那些人類。可是我的眼睛完全不受控,視線總是離不開木獨,我在想我身旁的笨海豚,雖然不是什麼大帥哥,但是都算是五官端正,如果他當人的話,可能也是個萬人迷!

「桂兒,你在看什麼?」他看到我盯著他。
對啦!我在看,我幹嘛要盯著他?我是瘋掉嗎?不要,我不能愛上他!他是海豚!人類跟海豚戀愛?不可能啦!即使他是海豚是之前的事,但那種感覺就好像愛上了一個跨性別人士一樣,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歧視他們,也不是討厭他們,在交朋結友方面,我感覺他們跟一般人無異,甚至他們性格更是和藹可親,但是如果跟他們談戀愛的話,就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會有一點不知道該把他當成男的,還是女的感覺,現在我面對木獨,也有一種類似的感覺,好想給他擁抱著,可是腦海裡又想他是海豚遊泳的樣子。
又是一個月色皎潔的晚上,我們又坐在地上觀看窗外的景色,我憶起那個我以為任務完成的晚上,那夜的的有著萬分不捨得,怕要跟木獨分開,如果現在就跟他分開,我會怎麼樣?我一定哭崩了!想到這裡,我的心裡有點赤痛的感覺,我真的有點衝動躺在身旁的木獨懷內,撒一下嬌。對了!以前說算在葉生面前,我也是一副裝著強悍的樣子。可是就算愛上了他,又怎麼樣?我根本都不知道我們還有多少日子能一塊兒過,任務完成後,他就會跑出找他的女孩,而我大概也會繼續留下來當黑影,到頭來還是要分開,倒不如不要愛!
「你眉頭深鎖,在想什麼?」木獨問道。
「沒有,只是在想我們任務完成後會怎樣,你還是想當人嗎?」
你還是想當人嗎?其實不是我想問的問題,我想問的是:你願不願意為我留下來?
「想呀!」要是他答我不想,那多好!
「對!你要找那個女孩!」
「不!」什麼?他放棄啦?!「可能我已經遇見了,但是她忘記了我!」
「是誰呀?沙朗嗎?還是彼得呀?」
「誰都不重要,反正我只是想看她一眼,一眼就好!」
「那你為什麼還想當人?」
「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畢竟黑影能力有限!」
有意義的事?!人類就是最沒有意義,破壞地球,傷害同類,有意義個屁!
「有意義的事?我怕你當人之後會讓你失望!人類是一種只會傷害同類,破壞地球的動物!」
「地球?」
「是世界的意思!總之人類說沒你想得那麼好!」
「就是這樣子,我更加要做人,世上更需要一些人把世界變得美好!」
有時候不知道該說他正面樂觀,還是天真爛漫,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將來一定會分開,想到這裡,我的淚滴下來。
「桂兒,你怎麼啦?你怎麼在哭?」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已經想不到任何一個爛藉口。
「沒事的!有我在!」他把手伸過來擁抱著我,好溫暖,原來黑影是感受彼此的體溫的,我也抱住他,把手環在他的腰。不行!再下去,我一定禁不住愛上他,最後我會受傷的。
「不要啦!」我推開他。他愣住了。
「有一點不舒服,讓我靜靜就好啦!」我胡亂說了句屁話。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治療 受傷 戀愛 療程 酒店 醫生 遊戲

回覆 引用 TOP

OH NO⋯⋯我諗左d 5應該諗ge野



回覆 引用 TOP

XXOO?
引用:
原帖由 阿爾拔05 於 2016-10-10 06:01 PM 發表
OH NO⋯⋯我諗左d 5應該諗ge野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桂兒同木獨終於撻著,我期待既畫面終於出現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