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科幻、愛情、穿越】SHADOW MAN 之海豚女孩(舊名:當你以為你終於⋯⋯)



[隱藏]
中出......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別說愛我,拒絕愛情

回覆 引用 TOP

「Maggie,你過來!」Maggie是我公司的秘書,負責影印、寄信等簡單的工作。
「你可以幫我致電一下給這位葉律師嗎?他已經欠交了兩個月保費,現在又不聽我的電話!」
「想不到律師也欠交保費,難怪我國內的親戚都說香港經濟不好!」看見Maggie愕然的表情,我已經知道她相信我這謊話,Maggie的性格絕對可以用「好天真、好傻」來形容。
「喂!麻煩你,葉律⋯⋯」「筍盤」,呀!不!是「賤人」才對!「賤人」已經接聽了,我一手搶去Maggie的電話,揮手示意她返回座位工作。
「怎麼樣,葉生?你打算迴避我到什麼時候?」
「我沒有,只是工作太忙!你知不知道⋯⋯」他還想胡亂編個藉口,救命!欺騙我感情不要緊,但不要當我是三歲小孩,再聽他的藉口,我只會連我最後的尊嚴也會輸掉。
「乾脆一點,你想怎麼樣?是分手,還是繼續?」我直接打斷他的說話。
「桂兒,我還愛你,但是⋯⋯」
「不要但是,你直接給我答案就行!」我對於他的謊言已經聽膩了,很不耐煩地強逼他。
「好吧!對不起!我們分手吧!」我連道別也沒有,掛斷了他的電話。
在那天,我的情緒難以平復,什麼客人也沒有見,坐車回家。好吧!洗個澡,睡一覺,醒來又是美好的一天!走進浴室,看著鏡台放著的護膚品,還有⋯⋯還有⋯⋯那個「賤人」送的香水,我太氣憤,一手把香水摔在地上。「嘭!」香水瓶應聲碎開,關於這個人一切該在這個時候劃上句號,我把送給我的東西,拍過的照片全都丟棄,家裡回復一片平靜,就跟我未認識他時一模一樣。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那些照片、雜物,家裡好像份外寂靜,我又重回了那個沒人關心的世界,很寂寞!好累!我感到真的好累,我已經不知道怎樣走下去⋯⋯

記得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段關於鯨魚的報導,有一條自1992年就被科學家追蹤的鯨魚,牠發出的聲音是50hz,而一般鯨魚發出的聲音是12hz至25hz,由於牠發出的聲音與同類不同,所以牠的同類根本就聽不到牠的聲音,因此科學家又稱牠為寂莫的鯨魚。忽然間,我明白這條鯨魚的感受,那種怎麼聲嘶力竭地痛哭,也沒有人在意,沒有人會聽到,只不過我比牠更可悲,至少牠從來不曾有過希望,如今的我曾經遇上了一個能夠聽得到我的同類,原來一切只是幻象。我走進洗手間,看著鏡中的自己,雖然說不上沉魚落雁,但也不俗,為什麼我的中學同學有些都已經結婚生子,為什麼我至今仍未碰上一個願意懂我的人,也許我的下半生也要這樣子過,孤零零地拼搏⋯⋯我好累,真的好累!我拿起地上還沒有收拾乾淨的香水瓶碎片,坐在馬桶上,回想我的經歷,我愛過、喜歡過的事物,默默在心裡跟這一切道別。我用碎片狠狠的在手腕上割了下,情境沒有如電影般的血流如注,反而我的眼皮突然覺得很重很重,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我應該快要離開這個世界,我閉上眼睛,倒數著生命的結束,不消一會眼前已經凌黑一片。嗯?為什麼我還能思考?我不是已經死掉的嗎?是不是我的靈魂已經離開身體?我睜開眼⋯⋯奇怪?!我不是坐在馬桶上自殺的嗎?為什麼會到這裡來的?這是天堂嗎?究竟我在那兒?這裡有一個由鐵絲造成的圍欄,圍欄種植了不同品種的花草,這個地方讓我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從圍欄外窺探內裡的情況,是一個籃球場!我記得啦!那個曾經流下眼淚的藍球場!我仍然記得那次我和媽媽在電話中爭吵的情景,媽媽,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陳桂兒,我愛你!你不要死!」我聽到一把男性的聲音在遠處呼喊著。不要死⋯⋯不要死⋯⋯一切已經太遲,我也很愛我的爸媽,我也很想念他們,不過不要緊,現在我總算解脫了,不用再孤單的走下去。






回覆 引用 TOP

原來樓主係食神個FD,五系咁易觸摸到!快D出下集,搞到叔叔個心羅羅攣啦!



回覆 引用 TOP

what?女主角死左,跟住點?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留名等下篇

回覆 引用 TOP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點解,點解一入戲肉就要等下期,救命






回覆 引用 TOP

在籃球場轉角不遠處有一個身影,他戴著英倫紳士帽及身著一套黑色西裝,身形頗高而纖瘦,剛才應該就是他在呼叫我,記得小時候聽電台那些靈異節目說過,在人死之後就會有黑白無常帶靈魂去輪迴轉生,他可能就是黑無常!我還以為黑白無常應該如電影一樣,什麼身穿長袍、手持令牌、面目猙獰之類,想不到現在的黑無常也緊貼潮流,打扮成一個紳士!他是黑無常,那麼白無常呢?他面向著,可是帽子的影子剛好遮蔽了他的眼睛,我無法看清楚他是不是在瞪著我,我在考慮著要不要上前去,萬一我上前去,他真的如靈異節目般所說面目猙獰,那我怎麼辦?不!反正我已經死掉,大不了只會嚇一跳!何況在我心目中沒人能夠比那個方嘉欣更醜!好!我深深的吸一口氣,然後上前去。
「你好!」他拿下帽子放在腰間,微微彎腰向我打招呼。
他這個動作讓我很愕然,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黑無常會這麼禮貌對待我,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他擁有一張正常人的面孔。
「是你剛才在叫我的名字嗎?」我問道。
他帶著微笑、搖著頭否認。
「你好!我是『使高』,我是⋯⋯」當他還沒有把話說完,我禁不住插嘴。
「不是黑無常嗎?我還以為你是黑無常?人死了靈魂不是會被黑白無常帶走的嗎?」他又一邊微笑,邊搖頭,他好像除了會說話以外,就只有這個表情。
「我是『使高』,我是黑影們的領導者,也是負責安排輪迴的使者⋯⋯」
「黑影?是影子嗎?」我的腦海又多了一個問號。
他的回應就是重覆著那個微笑及搖頭,跟機械人沒分別。救命呀!其實我很迷惘,完全弄不清楚現在的情況,什麼是「使高」?即是我們常說的黑白無常?安排輪迴?那意思是說我馬上就要去輪迴嗎?我好想我的爸媽,我可以回去看他們一眼嗎?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連珠砲發的把心中的疑慮說出,可以我清楚知道我這樣做只會換來那個機械式的表情,看來我唯一的選擇只有安靜的聽他的說話。

「你覺得這輩子過得怎麼樣?」「使高」他問道。
這句說話是嘲諷嗎?過得怎麼樣?痛苦萬分、了無生趣、寂寞、乏味⋯⋯任何一個負面的詞語都適合形容我的人生,回想著我過去的二十多年,憤怒的情緒一湧而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有些人的條件比我差,可是卻遇上一個明白她的人?為什麼有些人比我懶惰,卻偏偏收入比我豐厚?為什麼上天從來沒有善待我?我嘗試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反正這一切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反正我都已經死掉,無論上天怎樣對待,這個叫「人生」我已經退出了,該在這個時候劃上句號。
「你還想當人嗎?」「使高」看見我沒有回應,就接著詢問下去。
喲∼∼是不是智障?人家才剛剛自殺,他還他媽的敢問想不想當人!想當人就不會去自殺,邏輯他會不會?救命呀∼∼
「不∼想∼∼」我用一種非常兇狠的語氣斬釘截鐵地回應。
「既然你決定不了,那麼你要不要當一下『黑影』?」
他究竟有沒有聽得到?不是決定不了,是不想當人!「黑影」⋯⋯隨便啦!只要不要強迫我當人,要我做什麼都可,反正我兒時的夢想都不是當人,是當一隻狗,兒時的我想大家看見小狗心情都會很愉快,如果我當一隻狗,也許我也能帶給人快樂。
「隨便你⋯⋯但什麼是黑影?」我不耐煩的回應。
「黑影是負責守護人類,你可以自行決定守護那一個人類,而我還是黑影的首領。」
守護人類?那一個人類我想守護⋯⋯我的爸媽!
「我想守護我的爸媽!我好想念他們!」
「兩者只能選一。」他冷冰冰的回應著。
我該守護我的爸爸,還是媽媽?其實兩者也沒什麼分別,他們每天都朝夕相對⋯⋯我應該守護我的爸爸,媽媽有爸爸的照顧,生活應該不成問題,但爸爸就在外奔波,比較勞累。
「爸爸!」
「在你當黑影前,有兩件事情,我必須要提醒你,第一,作為『黑影』,你不能夠讓人類發現,以免引起他們的恐慌,第二,這次你有一個任務要完成,就是在四年裡讓你守護的人類獨立起來!
「獨立起來?什麼意思?是要我的爸媽分開嗎?」
「到時候你會明白!」他又用那種木無表情的嘴臉,沒有高低起伏的語調回應著,真的好討厭!

「使高」便帶我到附近的一幢大廈,步入電梯,按下14樓標誌的按鍵,電梯按鍵亮燈,不消數十秒,電梯門開啟,我們到達了14樓。這裡的佈局有一點奇怪,應該是說有一點不正常,因為一般來說電梯是應該連接走廊這類的地方,但這裡的電梯是直接連接房間,電梯直接連接房間不是那些豪宅、別墅才會採取這種建築風格,但我看著這間房間,我又不認為這個單位的主人是什麼大戶人家,粉藍色的牆身、白色的天花、帶一點西歐風格的殘舊傢具,可能這些是什麼我不懂欣賞的古董,房間佈置得非常簡單,只有一張書桌、一個書櫃及一張雙人床,全都是普通深楬色原木製造。
「這是什麼地方?」我打量一下房間,終於忍不住開口提問,其實我每次發問時都需要無比勇氣,因為他都不會正面回應我的問題,不是搖頭,就是回答一些我聽不懂的答案。
「這是你的『靈』居住的地方。」救命∼∼他又來,他是不是瘋的?
「能不能說一些我聽得懂的說話?你要是要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那麼你為什麼要回答,你乾脆繼續⋯⋯」
「快!躲起來!」他忽然把我拉到衣櫥旁,一對小孩拖著手從木門走進房間,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等一下,奇怪!?那扇木門不是剛才電梯門的位置嗎?在什麼時間變了木門?
「他就是你的『靈』!」「使高」看著我說。
「『靈』?」
「『靈』就是你所選擇守護的人類。」剛才跟著男孩身後的男人回答著。「我是另一個人類的黑影。」
對!他這句提醒了我,我現在是一個黑影,要守護爸爸。
「等一下,我不是要守護爸爸,為什麼是一個小孩?不行!我要見我的爸爸!」我向「使高」投訴。「這裡就拜託你,麻煩你教導一下她怎樣當一個黑影!」他裝作沒有聽到我話,拍一拍那一個男人的肩膊,就步出了房間。
房間只剩一對熟睡的男孩、那個男人和我,我一臉無奈的跟那個男人四目交接,他對著我微笑,以示他的善意,雖然他的微笑讓我心裡舒服不少,但仍然減少不了我的迷惘。






回覆 引用 TOP

不枉叔叔我哂左甘多時間,終於轉入直路



回覆 引用 TOP

好心急∼∼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正,十卜你

回覆 引用 TOP

我看著床上的一對小孩,他們的胸膛隨著呼吸而起伏,潔白無暇的皮膚,金黃的頭髮,沒有一點歲月留下的痕跡,也沒有一點憂慮的舒適地躺在床上熟睡,月光從窗外照射到他們的臉上,柔和的光線把他們裝扮得一對藝術品,好美!可能小時候無憂無慮的我也曾經這樣美過。
「怎樣?是不是覺得他們長得很美?」那個男的好像聽到我的心聲一樣。
「對!像藝術品一樣!」我一邊看著這對小男生,一邊敷衍地回應著。
「我初次看見彼得的時候,也跟你現在的情況一樣,被他們吸引得目不轉睛。」
「彼得?」原來其中一個男孩叫彼得。
「是,我的靈叫彼得!」我回望那對小男孩,發現他們長得一模一樣,是雙胞胎!看他們的身形,我估計他們應該只有十多歲。
「你是怎麼分辨他們?」我問那個男人。
「臉上有黑點的是保羅,沒有黑點是彼得。」黑點?什麼黑點?我看一看保羅的臉,我明白了!他說的黑點是痣。
「對啦!跟你聊這麼久,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桂兒,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我沒有!」他露出一個尷尬的表情回應著。
「沒有名字?那別人怎麼稱呼你?」我詫異為什麼會有人沒有名字,就連我兒時養的小烏龜也有名字。
「別人,根本就沒有別人!人類不會看見我們,他們只會看到一個影子,能看見我們就只有『使高』和別的黑影!」我盤膝坐在地上,聆聽著他的分享。
「那你沒有遇上別的黑影嗎?」
「其實⋯⋯你⋯⋯是我第一個遇上的⋯⋯」從他的表情,我感受到在這段時日他過得一點也不愉快,甚至可以用納悶、寂寞來形容。
「那不打緊!」我站起來,看著他的雙眼。「從今天,我是你的朋友,所以呢∼∼你要有名字,讓我來稱呼你!」聽畢後,他有一點愕然。「我可以叫你木獨嗎?」
「木獨?什麼意思?」其實我覺得他的性格是個悶蛋,而且語氣有點像大叔,「木獨大叔」才是真正想為他改的名字。「木獨的意思是做事認真的意思,我覺得⋯⋯我覺得你是那種做事很認真的人,對嗎?」
「也可以這樣說!」他相信我的屁話,我腦海裡的聲音不禁在歡呼,看來他應該是一個不俗的作弄對象,應該會為我往後的日子帶來不少樂趣。

自從我成為了黑影之後,日子過得很空閒,每天都是跟著保羅兄弟上學、回家,應該這麼說如果黑影是一間機構的職員,那麼他一定是一個冗員,因為我除了觀察這兩兄弟的日常生活,我基本上就沒事可幹,和木獨聊天就是我唯一的娛樂。我對周遭的一切一切既好奇,又膽怯,究竟為什麼我守護的是保羅,不是爸爸?看過保羅在作業寫的日期,我知道現在是1911年,但這裡又是那兒?我指的那兒並不是指那個國家、那個城市,而是究竟是我回到過去,還是我離世後,到了科幻電影所說的什麼平行空間?我身處的環境和我想像的死後完全不一,雖然如此,但其實我蠻享受現在的生活,至少不用為誰而努力,至少不用介意別人對我的觀感,更加不用猜度別人的心思。
「桂兒,你想要實現什麼願望當獎勵?」
「獎勵,什麼獎勵?」我反問。
每晚,我和木獨就是這樣子坐在月光下,房間的地上聊天,縱然一天24小時我都在跟他談天說地,但我總是不覺得膩。
「『使高』說如果黑影完成任務,就可以獲得一個願望當獎勵⋯⋯我的願望是當人類!」唉呀!我差點也忘了,對!我有任務!就是那個⋯⋯那個讓我守護的人類獨立起來。獨立!獨立!我明白『使高』所指的意思,保羅和彼得每天都黏在一起,他所指的獨立是要他們兩兄弟有各自的生活!
「那你會不會當人?」當人?瘋了吧!我就是當人太累才輕生,現在又走去祈求當人⋯⋯
「你之前不是人嗎?為什麼這麼喜歡當人?」我不屑的看著他,對於我來說人類是一種很自私、很複雜的生物,寧可當貓、當狗,也不要當人!
「不!我之前未有試過當人!」我是不是聽錯了?沒有當過人?黑影不是人死後變成的嗎?
「那你之前是什麼來的?」
「我生活在一個有水透明大盒內,人類叫我做海豚。」
「海∼豚∼!」我忍不住大叫起來!還好!人類是聽不到我的聲音,不然一定嚇個半死!我是不是他媽的精神有問題,我在跟一條海豚交朋友,我還給牠命名為木獨,還是他他媽的有精神病,以為自己之前是條海豚!唉!算了吧!都不差一件半件怪事。
「那你為什麼想當人?」
「我覺得人好美!記得當時還是海豚的我每天都在小盒子裡沉悶的過日子,雖然我有同伴陪伴,但因為沒有自由,日子鬱悶得很。直到一天,有一個小女孩經過盒子前,她與我四目交投,然後對我微笑,那一刻,我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突然變得好興奮,我一直等待她的第二次出現,可是⋯⋯」
「你想當人,是因為想找到她?」我問道。
「當然想再遇上她,但我更想擁有她的能力!」
「她的能力?」
「讓人心情愉快的能力!經過盒子的人很多,可是認真看我的沒幾個,她的眼神和你的有點相似,在初次碰面的那天,你站起來跟我說話的眼神⋯⋯」透明盒子,應該是水族館,兒時爸爸也有帶過我去名古屋的水族館參觀,我開始有點想念我的父母,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不知道我離世後,他們要多少時間才可以平復情緒?我有點後悔下了輕生這個自私的決定,接下來的幾天因為情緒不佳,也沒有怎麼說話。

回覆 引用 TOP

LM等下篇

回覆 引用 TOP

勁有新意



回覆 引用 TOP

一個字,追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桂兒!桂兒!」每天伴著保羅兄弟去上學,讓我更加想念我爸媽,小時候總是無憂無慮,與其說我想輕生,倒不如說我更加不願意長大。
「桂兒,我在叫你,你有沒有聽到?」木獨呼喊了我好幾次,可是我在回想我兒時上學,根本就沒有聽到。
「喲∼∼怎麼啦?」
「沒有,只是奇怪你最近幾天為什麼好像沒有怎麼說話?」他問道。
原本我也想跟他分享一下我的鬱悶,但我心媟Q:你是海豚!你懂個屁!平時木獨很喜歡問我問題,但我還未知道他之前是海豚時,我以為他只是好奇,但原來是因為他對人類世界一無所知,不過我現在心情真的差得很,實在沒有心情解答他問題,所以我胡亂堆砌了答案。
「沒有⋯⋯我只是在想要怎麼完成『使高』給我的任務⋯⋯對啦!你有什麼意見?」
「嗯⋯⋯你不是還沒有想到你的願望嗎?」一如我所料,他總是在問問題。
「唔⋯⋯但你是我的朋友啊!我要替你完成你的夢想呀!」我輕輕拍他的肩膊。
「桂兒,你真好!謝謝你呀!我遇上你是我的幸運!」他突然捉緊我的雙手,含情脈脈的看著我,他這個表情讓我有點衝動想賞他一巴掌!不過也好,就是他這麼單純,才會一次又一次相信我的屁話。
「對了!你有沒有什麼法子讓保羅他們獨立起來?」我嘗試拉開話題。
「還沒有⋯⋯」他低著頭慚愧地說話。
引起他不快,本來我有一點內疚感,可是這個表情我看過太多太多次,一個我認為微不足道的問題或是小事,都足以讓他手足無措、愧疚萬分,如果在我還是人的時候,碰上一個這樣的人,可能我會覺得他很窩囊,但以一個黑影身分,我卻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他每天都很認真去完成「黑影」的工作,認真到連一點幽默感也沒有,只要工作上出現少少的岔子,他都會變得很緊張,我所說的岔子可能是他沒有留意彼得今天跟誰交談過等等,他立即就會變得很慌張,看著他的情緒變化,我覺得他真的很可愛!不過每次的視覺享受後遺症就是要平復他的情緒,當我還想著要怎麼安慰他時,我的救世主突然出現。
我的救世主沒有光環,她是保羅他們的插班同學,老師引領著她步入課室,束著一條大馬尾,用著溫柔的聲線自的介紹。
「大家好,我是莎朗.麥格,大家可以叫莎朗!」留意著她的不止是我,還有保羅及彼得,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莎朗,看來他們應該對她頗有好感,看著他們的神情,我忽然想一句話:男人只會為兩件事和兄弟反目,就是錢銀和女人。雖然這裡的兄弟只是朋友,不過我在想也許是一個機會增加他們之間隔閡。

「莎朗,你好,我是保羅!」
「我是彼得!我是他的哥哥!」
保羅和彼得已經急不及待,在午飯時間主動認識莎朗。
「喲!木獨!你覺得保羅他們是不是愛上莎朗?」我用手肘輕碰木獨。
「不會吧!?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木獨對於我的說法有點詫異。
是我的錯!不應詢問一條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海豚,也許他有談過戀愛,但也只限於「呀呀呀」地叫來求偶,我幻想著這個呆子在「呀呀」叫的樣子,想到這點,我忍不住失笑起來。
「怎麼啦?桂兒,你在笑什麼?」
「沒有,看見你太開心!」我又說些敷衍著他。
「真的嗎?我跟你相處,我也覺得很高興!」有時候我覺得他真的是天真得可愛,如果我能夠像他活得這麼簡單,我應該不用走上輕生這條路。
接著下來的日子,我更加留意著保羅他們和莎朗的互動,我發現莎朗對他們的印象應該不俗,特別是對彼得。
一天早上,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我發現了一個男人他站在窗簾前,他看起來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他一直盯著莎朗,我估計應該是莎朗的黑影,企在傢具、飾物前,以影子作掩護是
一般黑影的行徑,而我和木獨最喜歡就是企在班房後方的書櫃前。
「喂∼∼站在窗簾前的黑影∼∼」我大叫,希望那個黑影會聽到,可是他太專注看著莎朗。
我唯有走到他的身旁,可是由於早上的日照範圍太細小,使牆壁的影子也非常狹窄,我嘗試背靠牆壁,慢慢一步一步走過去,不過無論我怎樣把身子靠近牆壁,甚至把身子伸出窗戶,牆壁的影子也無法把我覆蓋。我決定放手一搏,我站在另一張窗簾前,環顧四週,學生們都在專心上課,我估計如果我行動速度迅速的話,應該不會被人類發現。
「桂兒,你幹什麼?」木獨又問問題。
「殊!」拜託吧!我真的不想對你那麼兇惡,但不要在這個重要時刻騷擾我吧!
1、2、3,我深深吸一口氣,倒數三聲,衝過去,幸好距離不遠,不消數秒就已經跑到那個黑影身旁。
「喂!」我輕拍他的肩膀,跟他打招呼。
「呀∼∼∼∼」他被我嚇得大叫,可能他太專注的緣故。我一時情急,用手掩住他的嘴巴。救命!又一個白痴,幸運的是人類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否則一定會被這個白痴暴露我們的行蹤。
「不要吵!你是黑影嗎?誰是你的靈?」被我掩住嘴巴的白痴點頭示意。
「我放手啦!不要再叫!」我慢慢鬆開手。
「你也是黑影嗎?莎朗是我的靈!」一如我所料。
「嗯!」
「真的嗎?太好了!」他聽到我的答案變得非常興奮,用他的臉摩擦著我的頭部,救命,為什麼一個比一個不正常?我現在真的有點後悔我自殺。
「你在幹嘛?」我按住他的額頭,推開他,他表情表現得有點失望。
「喲∼∼你叫什麼名字?還是也是沒有名字?」我問白痴。
「之前人類叫我做『肥喵』!」「肥喵」?!
「你之前是一隻貓嗎?」
「你怎麼知道?你好厲害!」他又露出那個興奮的表情,我已經估計他下一步的行動,我伸手到頭邊,結果他一面無奈縮開他的臉部。
「肥喵,你是莎朗的黑影,為什麼之前沒有見過你?」
「我也不知道,我是昨晚來到這個地方!」他一邊盯著莎朗,好像看著一隻獵物,絲毫不敢鬆懈,一邊低聲地回應著我的問題。
「那你的任務是什麼?」
「好像⋯⋯好像是⋯⋯是什麼⋯⋯呀!我想起了!讓她學會愛!」對啦!這個任務好得很,莎朗果然是我的救世主,如果她跟保羅兄弟其中一個交往,一方面可以讓她經歷愛,另一方面也可以保羅他們關係變差,他們自然不會每天黏在一起。
「我想到一個方法讓你完成任務!」我煞有介事的拋出這句話。
「真的嗎?」又是那個表情。
「肥喵,你冷靜下來,我會一步一步教你怎麼做!」從那天開始肥喵就成為了我的臥底,替我留意著莎朗的一舉一動。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