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01 更新至 092 回完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 022B

[隱藏]
  那一次是一個稀有與亞爸一起參加的晚宴,亞爸在打麻將,我與媽媽在旁看,亞爸輸了錢,叫我去聽粵曲,我於是坐在那唱粵曲的女人面前聽歌,聽了很久,到剛開始唱《風流夢》時,亞爸和媽媽來找我。亞爸以先知的口吻說:「你一直在這裡?正大悶蛋,大個肯定沒有女仔會喜歡你。」事後證明他是對的。

  一個年青的男人插口說:「老細,令公子年少英俊,一定大把女仔鍾意,不用擔心啊!」

  「關你
XY!#@%&?打麻雀已經成晚把口唔停,討X#*,我教仔關你ZYX%&!你乜野身份?打場麻雀就想埋我身,話你知,你想做我傍友概傍友都無資格,@!#$◎。」亞爸心情似乎極差,一連串非常侮辱性的粗口。我看到那男人面色大變,退後垂下頭,我看他眼中淚水,替他感到很難堪。聽到媽媽跟爸爸說:「亞佳係你表妹個叔仔,唔好太過份啦!」


  聽完《風流夢》,我去洗手間,在洗手間聽到有男人的哭聲,感到有點怕,於是進入廁格小解。出來的時候見到那個亞佳,他正在洗面,看起來他好像剛哭過。看見我時嚇了一驚,他呆了一呆,樣子還是很難堪。洗手後想取紙巾抹手,但不夠高。他突然一笑,取了四、五張紙巾,俯身遞給我抹手,並向介紹他是
Uncle Paul. 這時亞爸剛好進來,Uncle Paul 向亞爸解釋我不夠高取紙巾。亞爸講了一聲:「咁唔該你啦!」,Uncle Paul 立時笑容燦爛。

  後來晚宴上他跟著亞爸背後,笑容燦爛,大聲附和亞爸與其他人的對話,一起跟其他人喝酒猜枚,兩人都玩得很開心,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我那時感到很奇怪。亞爸對他的預言錯了,往後他當了亞爸的傍友,雖然不是首席的。那女秘書也為亞爸生了個兒子,不過也是不夠
Peter 英俊。


  十六歲生日之後,身心重大改變。我不再用以往尊重的眼神望亞爸,同時間開始明白原來地球上另一半人類存在的重要性。那女秘書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是我青春期的性幻想對像。這或許是一種扭曲了的戀母情意結
(Oedipus Complex),或者是出於對亞爸嚴重仇視的報復心態。




  我要到三十多年後才能寬恕亞爸,因為那時我才發覺我沒有資格看不起他,我和他都是罪人。


[ 本帖最後由 人成各 於 2015-11-7 11:24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秘書 喝酒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3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6.98  2015年5月23日 12:03)


  時空又回到那懷舊酒樓,我從廁所出來,見到「茂叔」滿懷心事,雖然沒有健康的古銅色,卻有滿懷哀愁的眼睛,左手握拳掩著口邊的鬍鬚,望著窗外,好像追憶陳年往事。環境的配合,使他看起來很像國語和粵語片時代的憂鬱小生,加上他用那叫獨孤劍的手杖持撐著右手,倍添戲劇性。他年青時如果同一團契,沒有傷患,肯定大受姊妹歡迎,是個勁敵!因為我也是走憂鬱小生的路線 (哥林多前書 9:5 -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麼?)



  因為 Tiffany 的關係,「茂叔」有優惠,他付了帳,並堅持請客,因為過去一個多月以來外展後的飯錢和飲料錢都是我付的。拗不過他,但我也要他收下四十元,作為外賣回家給老婆午膳的咸魚雞粒抄飯和燒賣的費用。他並不是一個貪小便宜的人。



  吃飽很眼睏,趕回家休息小睡,不過之前要先到上海街專賣廚房用品的地段,買一個榨檸檬汁器,因為要榨石榴汁給老婆飲,用鐵匙效率不高,「茂叔」建議買榨檸檬汁器。



  我們一同離開酒樓,「茂叔」帶我去那些廚房用品店,他順便去圖書館還書。



  我們沿途經過一些夜總會,招牌上滿是令人注目性感女郎的照片。「茂叔」指一指給我看,並說:「記得那在佐敦,佐治五世紀念公園露宿,之前做工程判頭的老友記嗎?他就是在這些地方散盡金錢和毀了家庭。」



  我唏噓繼續說:「記得,我們問他為何要露宿?他說『衰咸濕(好色)』,賺到錢,入夜便自動呼朋喚友流連銷金窩,花盡腰間錢,沒有盡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最後被妻子和子女所棄。忘了他叫什麼名字?要翻查外展報告才知道。只記得他一邊怪責妻子無情無義和懊悔放蕩生活,卻不忘提到當年一夜之間開了多少枝昂貴的白蘭地酒?和小姐的費用。」



  「露宿了幾年,他早已經喪失了擺脫命運的意志,連建議他申請上公屋,他也沒有回應,只想霍老闆你請他吃碗陽春麵,你好人怕他不夠飽,買了牛肉麵給他。名字不重要,你也記不了這麼多名字,日後他上中心求助再算,我們資源與心力有限,他也要主動少許,只可惜露宿超過半年的老友記,就很大機會不能回頭,結局多數可悲,除非他認識了 主耶穌,認罪悔改求更新,否則難矣!



  現在給他三百萬元,若不信耶穌,他很快會故態復萌,不用多久便再花光。若信了耶穌或其他信仰明白自己所犯的罪,重新與家人復和,那三百萬元也許可夠他用過世。」


  我點頭認同。

  大家擰擰頭,嘆口氣,我們繼續前行。


  由於「茂叔」在酒樓說過他沒有女人可讚,五十歲有多還未結婚,便想會不會「特別」原因,便問他:「你上過那些夜總會嗎?你真的沒有女人可讚?」



  各位看官,我是「茂叔」,我當然明白霍老闆弟兄的意思,但五十歲有多,還是處男,難啟齒啊!


  「茂叔」勉強回答:「只有忘不了的女人,也是主內姊妹,可讚的倒沒有。我當然上過夜總會,不過是在北角和金鐘的,很大型的,都是亞爸和亞媽帶的,有宵夜吃,一家大細樂融融,有歌舞表演,但十六歲之後沒有再上過夜總會,這些應該和以前的不同了。」


[ 本帖最後由 人成各 於 2015-11-8 08:2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4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6.99
2015年5月24日16:00)

  我驚訝的說:「這樣神奇,小朋友也可上夜總會?忘不了她,就上網找她,可以試試 Facebook, 找到她,留個訊息,完了心願,便繼續你的人生。情仇倆不分,愛中偏有恨,是不是?最怕美艷如昔,變了禿頭缺牙大肥婆就一了百了,對吧!男人膚淺就有這好處。」

  聽了我誇張的勸告,「茂叔」唯有苦笑回答我:「對,最好變了禿頭缺牙大肥婆,找到她,加她做朋友,再留訊息『真好彩!』是不是?不過不是 Facebook 朋友不可能留訊息在她的收件匡,留在的『其他』收信匡,她未必知到收件。結了婚,嫁得好,送上祝福就算了。」

  之後「茂叔」一直沒有出聲,直至在上海街的一間廚房用品店買了一個綠色的檸檬搾汁器,到分道揚鑣也沒有太多話說,可能說話觸及他傷心處,再次口舌招尤,我也覺得自己太過份,要重溫《雅各書 3:2》的教導。


  「茂叔」的提議真好,一份便宜的大陸石榴,很快便可搾好一杯約一百克(按家中電子磅幾次量得數據)石榴汁。那一段日子老婆的喉嚨常不適,喝了我用兩隻大鐵匙壓出來石榴汁好了很多,但很花氣力和時間,用攪拌機搾出來的,卻因碎核影響口感,不可用。


  女兒出嫁了之後,我和老婆開始感到空巢的孤寂,沒有聖經班和當義工的晚上,就靠連看兩套一小時的電視劇,通常看得四份三套電視劇,就搾好石榴汁給老婆喝。跟著倆老合力用一小時吃窄了汁的石榴。這是很花舌根氣力的吃法,比吃瓜子費舌根力吃到差不多完,我和老婆總有一人投降說:「太累,不吃了!」開始嘗試到老人生活的孤寂和單調。




  《雅各書 3:2》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

[ 本帖最後由 人成各 於 2015-11-10 08:3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5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7.00
2015年6月6日0:34)


  還了書,急忙找座位坐下。「Life sucks! (生活糟透!) 」「茂叔」透大氣後說。心忖:「自動化思想又突襲了。」腦海重溫輔導書本的教導。休息了幾分鐘,心情好了一點,便到洗手間用水清理右手擦傷的傷口,再回圖書室,從背囊取出火酒為傷口消毒,貼上藥水膠布,約半年前重重的跌過一次之後,以後外出都帶火酒和膠布。


  一邊按摩腳傷舊患,一邊再檢查膝蓋,還是痛但幸好沒有流血,只是最好的褲子穿了,今天為了去聽審而穿的,不會向中心申請要一條新的,明天到深水埗買一條好一點,又要花一百幾十元,總得要有一條像樣子的褲。

  和霍老闆弟兄買完檸檬搾汁器後,到圖書館還書,路途上再次想起死去的母親和遠在美國加州的父親和七姊,挑起種種愁緒,心情彷彿,一不小心就在圖書館門前跌到,險些全身貼在地上。路人都望向他,那一刻很尷尬。一個年青人扶起他,但要試了兩、三次才成功,他的女友替他拾回獨孤劍手杖。「茂叔」口雖然說沒事,其實手和膝蓋都很痛,也觸動了腳的舊患。謝了那對年青人後,忍痛慢步入圖書館。那對年青人見他一跛一跛的走路,追回來問是否需要送「茂叔」到急症室,「茂叔」婉謝說:「本來就是跛的,謝謝!不用了。」

  「茂叔」無意識地揭桌上的電腦雜誌,腦海出現約三十年前的一個境象。他那一次到加拿大的渥太華探一個要好,姓余的小學同學。那天晚上在同學家人開的中國餐館幫手切了差不多兩小時蒜頭,一手蒜頭味,終於可以休息,在餐館外等同學和父親駛車來接他回家吃晚飯。那一夜天氣很泠,從溫暖的加州來了不過三天,很不習慣,最不習慣是下雪。天氣也反覆無常,雪溶了,再凍就成了冰,再下雪,路就非常滑,走路要十分小心,幸好有國術底子,馬步穩固。

  忽然聽到有外國婦人叫:「Hey, young man could you help us? (年青人可否幫幫我們?) 」轉身一看,見到一個肥胖的外國中年婦人,應是法裔的,正努力想扶起一個約七十多歲操法語的亞伯,那個亞伯也不斷嘗試站起來,卻不成功,他不斷大聲喃喃自語,是說法文,「茂叔」聽不明白,但聽得出語調悲愴,走近一點,見到他正在哭。幸好他不算高大,「茂叔」略為一托便扶起他。他不斷用法文向他道謝,但眼淚還是不斷流出。


  在同學的車上,「茂叔」仔細思量:「他為什麼會哭?是不是因為感到年老力衰?」

  三十多年後,「茂叔」總於完全感受到為何那法國裔老伯為何要哭?他那一刻也有想哭的感覺,而且要哭得更利害,因為他心想:「我現在才五十歲多一點。」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6

[隱藏]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察覺進入了「自憐」的自動化思想陷阱,「茂叔」連忙拿起背囊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禱告,不是什麼陳情懇切或淚流滿面的祈禱。而是簡簡單單,卻充滿了生活智慧的主禱文 (註1),經文雖然簡單,但要把教導活出來卻不容易,起碼他還未能完完全全,及每一刻都能免曾傷害他的人的債。安靜默想一些聖經經節,最後安慰鼓勵自己說:「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站起來到書架找書看,找到一本看過了的「許地山」先生《空山靈雨 : 許地山隨筆》。那本《玉官》比較難找,可能要網購,沒有信用卡,使他感到氣餒。



  改到英文電腦書部份找書看,按剛才電腦雜誌介紹 HTML 編程文章,找了幾本有關的入門的書,花了半小時閱讀,看了幾頁便完全跟不上,那些 HTML SQL Connection 是什麼?。還記得十多年前,買過一本連一隻小光碟的台灣電腦書,書本教導用 HTML 編寫網頁,當時「茂叔」還可以按書中指導很快做了一個有「她」和自己童年照片的網頁,並存放在 Tripod (註2) 上,但密碼早忘了,如今想把網頁刪除也不可以。「茂叔」把電腦書放回書架,接受現實,Clipper 5.0 (註3) 是他最後能掌握的電腦語言,那是一個曾讓他過了幾年較寬裕生活的軟件工具。沒有什麼話好說,「茂叔」,只好當自己是一個象牙雕刻工匠,給時代巨輪碾過。「茂叔」教會倒有一個弟兄是貨真價實的象牙雕刻工匠,他卻能成功轉型,做了的士(計程車)司機,養妻活兒。



  各位看官,我是「茂叔」,物質的缺乏,我可忍受,但不再擁有信用卡,實在使我自信心低落。我可能要找霍老闆弟兄幫忙網購,因為許地山先生的《玉官》是一本貨真價實的基督徒小說,不是那網上作者「今非昨」胡說八道,自吹自擂寫的那種小說。



  我一生的曲折,比起「玉官」不遑多讓。我出生富貴家庭、有數不清的兄弟姊妹、差不多大學畢業、懂西洋劍法、當過翻譯印刷工作、開過塑膠廠、做過程式編寫生意、火災災場救人、受了傷,經曆過「創傷後壓力疾患 (
PTSD)」和 「低落性情感疾患」、吸毒、戒毒、吸毒、戒毒、信靠主耶穌、離棄祂、因為覺得被主耶穌離棄、再信靠祂、犯罪得罪 神及得罪人,九連山贖罪之旅後假結婚贖罪、偷雞摸狗,街頭生死惡鬥,以一敵三,懂一點西班牙文和輔導、當關懷基層社區中心的義工。還有接受過類似「三福」(註4) 的傳福音訓練。

如果霍老闆弟兄能把我多姿多彩的一生的故事寫成一本小說,參加「今非昨《玉官》杯小說比賽」,可能有機會得到「今非昨基督教文學獎」,雖然沒有獎金,頭獎也只是連鎖甜品店的「芒果布丁」、「XO 醬蘿白糕」和「咖哩魷魚」禮卷也算不錯。


險些忘了,還有「小腦萎縮症」和其它苦難。




(註1)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一樣。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所欠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哈利路亞。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和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我要一生一世尋求,在主殿中瞻仰榮美,因為國度、權柄和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


霍老闆弟兄遇到他生命中的困局時,也同樣是藉著主禱文的力量過每一天的生活。



(註2) 很早已前至今的網頁寄存商。


(註3) DOS 年代的電腦編程程式,現今不再流行,但坊間還有在使用此等程式的用戶。


(註4)   香港三元福音倍進佈



實用相關搜尋: 工作 壓力 聖經 結婚 英文 大學 軟件

回覆 引用 TOP

《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20151113 預告


  
起初是為了溫飽,但後來做了一段日子,偶爾發明星夢也是有的,男主角我當然永遠沒有機會當,但當一個有對白的男配角本來還是可以的。
  
  在最終沒有拍成的電影《中國海盜張保仔》中。Bernardo (像熊一樣兇猛的意思),一個和張保仔是好朋友的中西混血兒海盜。兩人一見面便熱情握手擁抱,互叫:「Señor (先生)」。

  對白相信不會太多,但這角色卻好像是為我度身訂做的,因為我留鬚子,懂一點西班牙話和彈西班牙結他(臨記大部分時候是在等自己那稀少的戲份,如果有的話.悶得發慌,於是在片場和外景地方,自修西班牙文),我又是跛的,不過又真的學過西洋劍,只要用紅巾一包頭就成。

  試鏡前對關照我的教會弟兄建議加一隻鸚鵡在我左肩膀,他說非常的好提議,只是擔心預算超支,不過會向導演提出。後來被否決,與預算無關,大家都怕了禽流感。

  那本是我人生最後的突破機會,只可惜連那機會也在試鏡的時候從我的手中溜走。




  我第一次開槍是用亞 John 的 Colt 1911 .45 cal. 曲尺手槍,它的標準彈夾可裝七粒子彈 …… 有時發熱的彈穀會拋近面部和頭髮,更容易吸入甜味的火藥煙,感覺很怪。第一次用這槍是很駭人的體驗。

  我試用他的 .38口徑左輪手槍 …… 左輪手槍就算用快速上彈器也追不上.不過我是一個凡事要求可靠穩妥的人 我比較喜歡左輪手槍,因為很少機會卡彈,可靠性高。

  出槍會的時候,他教我紙巾清潔鼻孔,拉出來的紙巾是黑色的。



  我幫他把長短槍帶回家後.跟著去買外賣,是用猛火燒製的墨西哥雞餐,十分好吃,一試難忘.撕下還熱多汁嫩滑的雞腿肉,用墨西哥薄餅包著,再蘸用番茄和辣椒製成的莎莎醬(salsa),再配不同味道的果汁酒 (wine cooler ) 和啤酒,在清爽的加州天氣下,欣賞著藍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天空,是人生快事,最重要是兩個同父異母的兄弟終於可以交心了.

  我那日留在他家中直到晚上,吃了晚飯,再在他書房內談到深夜才走.我們的話題,由槍械,槍械管制與安全感,一夫多妻制,信仰,對對方和亞爸的看法.



  本來我以為兄弟情可以維持下去,誰知約一年後,他就在這書房內被槍殺.政府部門人員移去他的屍體,但留下的血跡要家人自行處理,是我替二嫂抹掉和清理好亞 John  遺留下來的血跡.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7A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7.02修定  2015年6月11日 0:25)


  由早上聽審,至今快五小時,看完當日報紙,感到有點睏,在坐位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茂叔」感到有人輕輕推他,醒來發覺有一對可愛南亞裔小姊弟站在他旁邊向他微笑。原來是曾在過去暑期短暫到過中心補習中文的「愛瑪」,旁邊很像她的,可能是她弟弟。「茂叔」教過「愛瑪」很多次,認得她黠慧的眼睛。


  「愛瑪」輕聲說:「叔叔,你好!」。


  「你們好!你弟弟?」「茂叔」以微笑回應他們天真可愛的微笑。兩個可愛的小朋友齊齊點頭,小弟弟穿著清爽的民族服,眼仔碌碌。


  「茂叔」自言自語說:「真的有點像
Peter 小時候的樣子。」「茂叔」和 Tiffany 都喜歡 Peter,「茂叔」十六歲以後還是喜歡他,但 Peter 十六歲以後卻看不起他倆,直到死了也是。


  「是啊,是我弟弟,剛昇上一年級,你可以叫他『簡仔』,同學都這樣叫他的。」

  「茂叔」示意一同離開圖書閱覽室以免騷擾到別人。



  出了圖書閱覽室,「茂叔」與「愛瑪」寒暄一番。


  「你為什麼不再到中心補習?『愛瑪』你想當醫生就要學好中文啊!」


  「爸爸轉了工,沒有人帶我到中心囉」「愛瑪」無奈說。


  「多看點電視,除了中文還可以學好英文啊!」


  「媽媽不許我們看電視。」


  「那選一些教育節目也可以吧!」


  「跟媽媽說過了。」



  在遠處有一個穿少數族裔服裝的南亞裔女人呼喊她們,只好匆匆道別。不忘再提他們再到中心補中文。「茂叔」也要去服用「美沙酮」。


  看著他們開心半跑半跳走回圖書閱覽室,心中有點戚然,心忖「『愛瑪』,你和『小慧』當然差很遠,『小慧』是個超級天材,你也很聰明,不過中文會是你入大學的最大的障礙,你的中文課本比主流學校的顯淺,中心的退休老師義工評估過,課本中的小朋友的名稱不是叫『小明』或『小強』之類,而是叫『亞里』,是為少數族裔編寫的課本,然而很多字你的讀音也不準,寫更成問題,你已是班中中文最好的幾個,其他同學的中文水平可想而知。希望你們兩人找到到一個學習書寫中文的環境吧,特別是『簡仔』,你要成材。」


  「簡仔」突然轉身向揮手道別,扮了一個古靈精怪的鬼臉笑容令「茂叔」突然心酸。其實除了大眼睛外,樣子完全不像,那次「茂叔」帶
Peter 去完荔園遊樂場玩完之後,Peter 就是扮了類似的鬼臉,口中咀嚼著「茂叔」為他用毫子擲街磚贏回來的香口膠。之前 Peter 在渡海小輪上不停扭著他問,是否找到一張沒有切縫,完整的包香口膠的錫箔紙就可以有美金大獎?「茂叔」也自小聽過這孩童間的謠言,但美金多少錢和去那裡扭提取獎金卻不知道。「茂叔」也不記得如何打發了他。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7B


  每個人都應該有扭轉命運的機會,
Peter 也應該有,可惜他選擇放棄。眼前這兩個少數族裔的小朋友也應該有扭轉命運的機會,只欠讀寫的中文環境,每天一、兩小時或已足夠,又不是要當文豪。現在他們還可歡喜快樂生活,但成人世界是冷酷無情的,現在還不發力,他日無力扭轉命運。


  他們都看起來都有聰明的腦袋,而人的腦袋是不應浪費的。雖說職業無分貴賤,但本來可以當醫生、律師、工程師、測量師、物理治療師、警察、老師……,卻成為跟車、低技術工人……甚至淪為黑道,可能會因劫殺,坐一世監。一開始便輸在起步線,絕對是對個人和香港社會的悲哀。


  香港一日未有「中文為第二語言」的措施,他們都要比主流社會的孩子付出更多,就好像移民外地的港人。


  曾有人會問「茂叔」,為何他們自己不努力?社會從來不公平嘛!他們劫殺,坐一世監,與我無關,人生出來就不是平等,所以後天也要努力,否則每個人都可以輕輕鬆鬆當李嘉誠、蔡幸娟、鄧麗君或周潤發。「當被劫殺是你,就與你有關。另外我不是指極級的成就,我指的是較公平討生活的基本要求。」「茂叔」淡然回應。


  當身處過不公平就會明白營造較公平環境的需要。「茂叔」年青時看
Mad Magazine 學英文,看到 "Eat you heart out!  (羨慕吧!)", 不明白,但一些家中有英語人,一看就明。一個傲慢的外藉英文老師,聽說是英軍軍家眷,臨英文科會考前急忙找她寵愛的同學,事後傳言她拿到名校貼士給那些同學,這都是令「茂叔」常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提供公平環境) 的原因。


  「茂叔」追上前與「愛瑪」一家人商討,並承諾以後每星期用五、六小時,在中心或公園,為他們姊弟提供一個中文讀寫的訓練。「茂叔」一直尊守這承諾直到體力達不到要求為止。


  要建立人的生命與成長是要漫長的付出,破壞卻只需很少時間。「她」只用了幾小時,就開啟了毀掉「茂叔」的一生的缺口,當加上其他與「她」若有若無關係的連串不幸事件,「茂叔」便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生命的道路,還得花餘生時間去禱告反覆原諒「她」。


  在去「美沙酮」中心路上,電話響起,一看來電顯示,「茂叔」便微笑起來,原來是「小慧」,與她假結婚的女子「曉梅」的女兒,一個極度資優的女孩子,「茂叔」第一次見面和她玩
Tower of Hanoi (Google) 遊戲,五隻碟她只用了32步,比最少的31步多一步,而且很快完成。一次贖罪的行動換回一個他和「小紅」都喜愛的乾女兒。


  電話傳來一把女孩子的聲音:「輸睹爸,你明天過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好嗎?我有一些化學的問題問你,還有
"Eat you heart out!"是否很粗俗的英文?」「小慧」與 「曉梅」 ,住在深水埗海壇街的一個較貴租金有窗的劏房,「茂叔」每個月都資助她們數佰元。輸賭是英文 pseudo (假性)的諧音,是「茂叔」教「小慧」應付移民局可能的查問用。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8

[隱藏]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7.03  2015年6月14日 0:53)

  出了圖書館,早茶的點心實在肥膩,加上想安靜一個人,於是向「佐敦」方向走了差不多十分鐘,途中停在一模型店外駐足觀看窗內已砌好的模型,觀看模型可以使「茂叔」心情平靜,好像回到快樂的童年期,暫時忘記生命中的不幸。


  終於感到有點餓,到附近的茶餐廳等到下午二時半,就可以吃一個便宜的下午茶餐,吃件三文治當午飯。從來也不喜歡吃不飽的情況下服用「美沙酮」,因為這些綠色液體使他的胃壁感覺很怪。而且「茂叔」也實在需要喝杯熱鴛鴦(即咖啡混奶茶),十多年來的習慣。


  坐了一會還有幾分鐘才到下午茶時間,很少光顧這茶餐廳,只好繼續等。忽然有人坐在他對面座位。


  「『茂叔』,你為什麼在這裡飲下午茶?」說話的是中心的其中一個老友記的「大雄」。一向不修篇幅的「大雄」今天竟然穿上清潔衣服,還洗了和梳了頭髮。



  說起來「小紅」之所以叫「小紅」,是因為「大雄」加入中心當會員之後的原故。於是一個改叫「小紅」,另一個叫「大雄」,以作分別。


  「小紅」倒喜歡這名字,因此「小紅」是《 紅樓夢 》其中一個人物。 名林紅玉, 林之孝之女。 因為名字重了寶玉和黛玉的名,要避諱,所以改為小紅。 為人聰明機智,巧舌能辯,認為“'千里搭長棚,沒有個不散的筵席',誰守誰一輩子呢?不過三年五載,各人幹各人的去了。那時誰還管誰呢?”(見第二十六回)原為榮國府中世代的舊僕, 大觀園建成後,被分在怡紅院服侍賈寶玉,被其他丫鬟排擠。(維基百科).小紅更特意為自己作了一個法國名字,叫
"Rouge" 是紅的意思。


  「想換換環境。那你又什麼在這裡飲下午茶。」


  「大雄」壓低聲說:「相睇。」


  原來當日是他和國內假結婚對象相見的日子,結果成事,賺了幾萬元。日後卻弄假成真,發生感情,「大雄」從此天天洗頭。


  中間人在茶餐廳見到「茂叔」之後及了解他的背景,便托「大雄」問「茂叔」有沒有興趣?願意多給兩萬元,「茂叔」為自己的「質素」略感自豪,可惜「茂叔」早已假結婚,無福消受,雖然快會離婚,因為曉梅找到男朋友,並想再結婚,「茂叔」無意再假結婚,因為當初若不是作了害羞的事,也不會有「九連山贖罪之旅」,沒有小慧用
32 步完成 5 隻碟的 Tower of Hanoi 遊戲,他也不會假結婚把資優的她帶到香港,並且把自己所儲蓄的數萬元送給她們兩母女,讓她們較輕鬆的適應香港生活,她們也沒有申請過綜援和公屋。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咖啡 感情 結婚 清潔 餐廳 遊戲 頭髮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9A

[隱藏]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7.04   2015年6月28日 1:06)


  「再加兩萬你也沒有興趣?沒有風險啊!很難被捉到的,為什麼不接受?你是不是等人?應該快五十歲吧!還等什麼?呀我明白,忘了你是基督徒 ,不講大話。」大雄輕佻笑說。


  「誰說沒有風險和難被揭發?近日也捉過不少人。香港法律是任何人士如向入境處職員作出虛假申述乃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罰款為港幣十五萬元及入獄十四年,協助及教唆者同罪。一旦假結婚被揭發,刑責會跟足你一世,入境處幾時都可以拘捕你,離了婚都可以。」。」「茂叔」以同情的眼神望著大雄說。跟著再說:「還有基督徒不講大話?誰說的?我們只不過是蒙恩罪人,犯罪時一般沒有那麼暢快而矣!而且我們的身份有時反可以給我們犯罪後扮無辜或悔疚之用。這世上沒有義人,所以 主耶穌基督才要來。」



  「真的十四年那麼長?」大雄面色大變,跟著擰頭回望剛離開的茶餐廳,應該是怕被人跟蹤。



  「很少判這麼長的,你沒有看報紙麼?你這些事根本不應四處張揚,在中心不要與人講。那女人長相還可,有空到她鄉下探她一、兩次,弄假成真的話,放心之餘,你也有個伴。

  跟著來的星期六晚崇拜,早些返教會吧!上次差不多講完道才到,不要給人以為了食物銀行的米和罐頭才返教會,不要給人看偏。」



  「我就是不喜歡崇拜完才可取食物。」大雄不忿的說。



  「我也不喜歡,但這是提供物資的機構要求,我也沒有辦法。反過來說,派了食物才崇拜,我想一半以上受助人取了食物坐五分鐘不夠便會走,對不對?」



  「這也是道理。有些講道也很令我感動,你們那一次到我家幫忙清潔住所,我也很感動。剛才在圖書館聽到你說你會幫那些南亞小孩補習中文,為什麼要幫這些外來人?已經很多人幫他們了,你替香港的小孩子補習好過呢!」



  「他們土生土長,也是香港的孩子,他們的父親是香港出世,我亞爸八、九歲才來香港,你亞爸是香港出世的嗎?他們的祖先
1800年初已經在港島定居。我在中心替她補過習,我相信是 主耶穌把她的問題擺在我面前,能力所及便做吧!想得太多就不會做了。我不是政客,我用我的資源去作而矣。」



  「嗯!我現在去那邊銀行入錢,你今晚回不回中心?」大雄不好意思告訴「茂叔」他十歲才來香港,於是轉話題。



  「我今晚告了假休息,想一個人過香港安靜懷舊一番。大家不同路,我過對面馬路搭巴士過海,bye bye! 星期六晚見。」「茂叔」說罷揮手道別




  各位看官,我是「茂叔」,在等巴士時,種種有關假結婚的往事湧上心頭,回想當初我為自己的聰明,為能欺騙入境處職員而沾沾自喜。我為了贖罪或償還「慧梅」生前的心願帶「小慧」到香港的一切佈局都是無懈可擊,我心中的功過格 (註
1),不再是負數,我連自己心理關口也照顧到,例如,我查過「慧梅」的父親真的是香港的大學生,解放後受呼召回國服務,後來回了香港卻沒有辦法再聯絡到,她們兩姊妹有權申請到香港定居;另外我亞爸給我的三十萬元,我捐了一半給公益金,是當時一個工人十多年的工資,我以往在港勤奮工作多年,交足稅,就她們申請綜援也不算虧欠了香港,何況她們沒有;「曉梅」的貯蓄加上我給她的八萬多元,來香港生活兩、三年,不工作也足夠。「曉梅」正值壯年,是個工作勤快,不吃閒飯的人,語言方面也沒有問題,能補充香港勞動力;最重要是「小慧」這難得天材,應該有 IQ130 以上。



實用相關搜尋: 心理 工作 結婚 大學 補習 清潔 工人 餐廳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29B


  一切都在我計算中,我有信心不會被入境處捉到,當然不是放兩支牙刷在洗手間這麼簡單。我一步一步進行我的計劃,在等待她們獲批來港這段時間,每隔幾個月便到九連山探望她們,除了預備「小慧」適應香港教育制度和英文,便是用我的菲林相機拍照,拍下我,玲姐 (以前家中老工人,她在九連山養老) 與她們相處的情況,偶爾記錄當時的環境特徵,我也分幾次匯了一些錢給她們,我的出入境和匯款紀錄,加上童年與玲姐的合照,我完全預備好一旦被查問時的證據和對答,我連有沒有割包皮也告訴了「曉梅」,以防萬一。她們來到香港後,我把餘下的錢轉入她戶,我們一起居住了一段日子,「曉梅」很快在一老人院找到工作,日子也勉強過得去,沒有申請綜援。入境處的一關輕鬆過了。



  她們母女二人都跟我返教會,那時我沒想到此生會有機會真結婚,結果和小紅結婚時在教會引起大風波。牧師同情我的際遇,一個五十歲的處男再婚,怎樣計也計不能當是婚姻中的不忠貞。不過我們以後只能在小紅教會聚會,我們也不能在教會舉行婚禮,是一大遺憾,是犯罪的後果。一些舊教會的肢體始終沒有接納我再婚,「曉梅」,「小慧」和「牧師」的勸說也作用不大。



  各位看官,我很聰明是不是?但所作的一切皆不能抹去對「慧梅」所作過害羞的事。我為了取信入境處,畫蛇添足,「曉梅」來港前我寫了近二十封信給她,抬頭人是「梅」。在起初幾封信中,字字充滿悔疚,希望她原諒我過去的不是、對她的傷害和我願意補償,奈何「慧梅」卻無從知曉,但最難堪是我過去一直連她的中文名字也攪錯,是「慧梅」,不是「惠梅」。



  巴士來了,乘客不多,我勉強上了上層。巴士在紅磡塞車,午後耀眼陽光照入車廂,突然想起那個下午在「曉梅」家,逐一閱讀那些我刻意退回給「慧梅」的信時景象,那一刻我手震加面紅耳熱。她最後給我的信不再有秀麗和齊整的字體,因為肺癌已經移轉到肩膀位置,有些句子的文字有遺漏和寫錯。她寫道:「你一直沒有再找我,我真的希望能再見你一面,因快……了,我怕很,你曾說基督徒不怕死,但我不是,你給我的聖經,我看不白。由我們第一次親熱開始,我就知道你並不愛我,極其量是有好感,我也不能要求你什麼,因為我們之間也實在沒有發生過什麼?我只想再見了一面……」



  鼻子一酸,眼中就充滿淚水,我用力合起雙眼,一邊擰頭對主 耶穌說:「無可挽回啦!求主洗淨我的罪孽,免我的債,如同我免別人的債,我是一個罪人。」


(註1) 功過格 - 「茂叔」曾想為自己鑿出破裂的池子,以此側線向 神麻怨自己一生的不幸,最終明白蒙寬恕和赦免的重要,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功過。就算他按「慧梅」生前的心願帶「小慧」到香港也不能抹去他所作過害羞的事。




《耶利米書2:13》 「因為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A%9F%E9%81%8E%E6%A0%BC


[ 本帖最後由 人成各 於 2015-11-16 01:44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工作 聖經 結婚 教育 英文 工人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30A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07.05  2015年7月2日 23:49)

  望出巴士外的天空,白雲飄飄,心中浮起重重錐心悔疚,心忖:「癌病可能令『慧梅』更瘦弱,如今她纖瘦的身體早已長埋黃土中,不復再見。一切已是無可挽回,我無從為自己的無情無義作任何解釋和道歉,能做的只是圓了她想『小慧』在香港生活和接受教育的原望,再坦然向 主耶穌認罪求寬恕,並承擔一切罪的後果,他日死後面對審判。


  雖然好一段長時間,我以為在暗裡所作惡,沒有人知曉,但罪是總有一天在不留神的日子追上了我,搬家也沒有用,這就好像「大衛王」沒有想到「拿單」突然造訪一樣。(註
1



  我第一次去河源九連山探望回鄉養老的玲姐,認識了她的隣居「慧梅」,她是一個樣貌清秀和沉默的女青年。她妹妹嫁了人,父母都不在了。她常照顧玲姐。玲姐私底下叫我考慮與她進一步發展,我只是笑說她沒有信耶穌,是沒有可能的,玲姐說:「那你向她傳福音吧!」我笑著回應:「不娶做老婆,我也會向她傳福音。」


  其實另有原因使我只向她講福音,我快四十歲,希望娶一個體健年青一點的老婆為我生兒育女,但「慧梅」比較纖瘦,也應該過了三十歲了,似乎不是適合生養眾多的類型。她外貌清純順眼,本是不錯,但我希望她可以再漂亮多一點,因為她的牙齒灰黃,可能因為童年服用過四環黴素抗生素的原故,而那個「她」卻是明牙皓齒。


  我們初見面時,她喜歡我叫她做
Wilma, 很久以前一個美國驗貨員是這樣叫她的,因為攪不清「慧梅」的普通話拼音,她也喜歡這 「聰明笨伯 (Flintstone)」卡通片女主角的名字.她的性格雖然內儉,但按經驗知道她對我有不錯的好感,雖然腳有微跛,但我年青時樣子還可(註:各位讀者,我是霍老闆弟兄,「茂叔」只是謙虛而已!他和我外貌其實有點相似,只是他沒那麼像「足佽L我」。),說話溫文爾雅,那時我戒除了毒癮,雖是自僱人士,收入不穩定,但整體還算不錯,加上那是國內改革開放初期,香港男性吃香。如果向她作出追求,應該會成功的。題外話,不應輕看那時國內的女性,任何經濟體優越的男性均是吃香的,當初在美國留學,見到一些香港的女同學何嘗不是對有綠卡的華人同學有興趣,香港或台灣的也可以,剛相識便打探對方是否有居留權?連在校園團契內也是如此。


  那時候我的信仰生活不過不失,傳福音也有熱誠,就好像亞爸對我的評言一樣,樣樣少許,那時攔阻在信仰內作更深追求的是我不服氣,雖沒有作惡害人,但卻命途坎坷,遭「她」暗算。我只想靠好行為,不靠學習更多 祂的話語向 主耶穌抗議生命中的不公。


  和「她」分手後十多年,近二十年,只交過一個女友,是教會一個不錯的姊妹,不過只有幾天。如果可以把我畢生的哀傷量化,那我只告訴了那姊妹大約三份一我的哀傷,就是「她」在我身上所作的惡事。開始之後跟著幾天,我打電話找不到她,但收到她提出分手的信,原來她父親同樣是情緒受到傷害的人,未能及早處理處,後來加上生活上的挫折要靠酒精逃避,做成家中各人很大傷害,她怕和也不想冒險再經歷一次同樣痛苦。


  她信中說:「請原諒我對你愛不夠深。作為主內肢體我可以支持和幫助你,但若是作女朋友或將來作妻子,我撫心自問是自顧不暇,無能為力,我反覆思量只能忍痛與你分手。我建議你早日接受輔導,撫平你的情緒傷口,有需要我可以介紹我的輔導員給你。


  教會陰盛陽衰,與你分手未必會有機會在團契內交男朋友,特別好像你這樣好看的弟兄。(其實團契連我只得四個未婚弟兄,勝之不武,也沒有參考價值,她可能只想是安慰我吧!)」



  幸好還沒有告訴她,我曾吸毒。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牙齒 教育 電話 香港 學習 癌病

回覆 引用 TOP

《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01 更新至 030B


  之後,我不敢再交女友。我三、四十歲正值盛年,當然有結婚的需要(註
2)。有吸毒的時候還好,因為一些人可以以吸毒代替性滿足,我就是那些人。


  我當然不會嫖妓沾污自己的身體,士師「參孫 」會嫖妓,但我一定不會。


  我也不會攪一夜情,因為我絕對不會作有性無愛的事,但原來當環境及機會出現時,我是可以的,就在九連山。(註
3)


  雖然沒有
"go all the way" 發生性關係。



(註1)舊約《撒母耳記下》12:1-10

1: 耶和華差遣拿單去見大衛。拿單到了大衛那裡,對他說:在一座城裡有兩個人:一個是富戶,一個是窮人。

2: 富戶有許多牛群羊群;

3: 窮人除了所買來養活的一隻小母羊羔之外,別無所有。羊羔在他家裡和他兒女一同長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懷中,在他看來如同女兒一樣。

4: 有一客人來到這富戶家裡;富戶捨不得從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隻預備給客人吃,卻取了那窮人的羊羔,預備給客人吃。

5: 大衛就甚惱怒那人,對拿單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行這事的人該死!

6: 他必償還羊羔四倍;因為他行這事,沒有憐恤的心。

7: 拿單對大衛說:你就是那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救你脫離掃羅的手。

8: 我將你主人的家業賜給你,將你主人的妻交在你懷裡,又將以色列和猶大家賜給你;你若還以為不足,我早就加倍地賜給你。

9: 你為什麼藐視耶和華的命令,行他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為妻。


10: 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



(註2)《哥林多前書 7:9》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


(註3)《雅各書》4:14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4:15 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

4:16 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31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我的跌倒是很典型的例子,起初一切是清清潔潔,男女大防是我一直尊守的。第一次向國內人傳福音,是認真的,就算她是黨員我也不會停止,因為我也想知道馬克思主義信徒對基督教的看法。我讀過陳獨秀的《基督教與中國人》,是有預備的。我懷疑過陳獨秀也曾可能是基督徒。


  慢慢在幾天的交談中,大家都認識深了,她的外表比實際年齡年青,也不介意告訴我她的年紀是多少?原來只比我年輕兩歲左右。她是資優生,很早便在華南地區一所名牌大學畢業,懂俄文,英文在外資廠工作時自學的,英文閱讀能力強。先後在國營廠,台資廠和港資廠工作了十多年。生產和財務工作也有接觸過,主要是做財務工作,常常需要加班,最近工廠給美國買家走了數,加上身體不適,辭了工,打算休息一年才再打工作。


  「加班實在利害,那些什麼 compliance 也不管用,那些外國買手也知道,隻眼開隻眼閉。國內實在窮了太久,有工作的機會,我們就盡力工作。」「慧梅」咳咳著說。「一加班,同事就狂吸煙,遲早肺癌,我也避不了。」


  我把聖經的內容和救恩簡單的介紹了給她,她也從馬克思主義信徒的角度回應,也願意接受我下一次再到九連山時送她一本簡體字聖經並閱讀。


  一連幾天「慧梅」早上帶我到這溫泉出名的小鎮四處遊玩,跟著回玲姐家吃中飯和晚飯。三個人談天說地,玲姐談到我童年的往事,她十分留意聽。玲姐早睡,我們傾談到入夜。玲姐和「慧梅」的後園相通,送她回家十分方便,也許太方便了。很少遇到這麼聰明多見識的女子,就算國外的一些資訊也知道和通曉,她想知道更多香港和外國的事。


  我談到那次在加拿大渥太華遇到那法裔老伯的經歷,她咳了一聲說:「我不會活到這麼老的。」,我勸她不要那麼悲觀。為免氣氛太重,我們談到鄧麗君,我跟她說台灣有一年青女歌手叫蔡幸娟,歌聲和她有點相似,有「小鄧麗君」之稱,但她卻有自己的歌唱特色。


  「慧梅」其實有她風趣的幽默感,她扮她以前的台灣上司在卡拉OK唱「見到你們格外親」(註1),唱完之後,台灣和大陸的同事大家都「匪來匪去」說笑,香港同事只能呆坐在一邊。


  我回到香港之後,大家通了幾次信,書信間慢慢流露對對方有好感。幾個月後,我再到九連山,除了給玲姐的禮物,我帶了一本簡體字聖經,幾隻蔡幸娟的CD,兩支有美白效能的牙膏和一些糖果給「慧梅」。


  第二次見面,她悉心打扮,看起較之前年青漂亮,除了聖經之外,我們也談到文學。「慧梅」對俄國和拉丁美洲的文學十分熟悉,她向我展示她的藏書。她極力推介俄羅斯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創作的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卡拉馬助夫兄弟們》和哥倫比亞作家馬奎斯的《沒有人寫信給上校》、《百年孤寂》和《預知死亡紀事》。這些小說的名字都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


  她約略介紹各書,提到《預知死亡紀事》描述因新娘的處女問題引起的仇殺,她問我會否介意將來的太太不是處女。我一直以來避免和異性討論到性的議題或深入的感情問題,因為這是男女用來誘惑異性的常用技倆。


  我也還未完全確定會否和她會發展下去,於是答:「就算如果我自己是處男,我也不介意,我娶的是她的將來。轉轉話題,你說目前國內馬奎斯的作品都是未授權的譯本是否真的?那我只能回香港買台灣譯本,如果有的話。」


  我們改變了話題,再談了半小時左右。中間我們也約略談到各自以往的感情經歷,畢竟大家都對對方有好感,不過都是不太深入。原來她曾有一男友,差不多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而我只交過一個女朋友和一個技術上不存在的幾天女友。


  實在太夜深了,不想展示太多心中的軟點 (soft spots) ,因為我還未預備好,於是我準備離開回玲姐家睡覺。她叫我留步,看看那些美白牙膏的果效。


  她擦完牙,看來有點果效,但後來不知怎樣卻出了事,雖然不是 go all the way 的事,但卻是 heavy petting 的事 (重手愛撫),種下日後悔疚。




預告:
在搭地鐵到灣仔法院時,他有意無意之間撥開他的西裝,露出腰間的 Colt 1911 .45 cal. 曲尺手槍。我努力向他保證,我是基督徒。我是不會逃跑的,而最重要是因為我知道 .45 口徑子彈的威力,它的 stopping power(制止中槍者繼續攻擊的能力)會做成我身體很大傷害,我在加州第一次到槍會燒槍就是用這槍,常用的子彈夾可裝七粒子彈,發射時後座力比 .38 口徑手槍大,不容易瞄準目標,發射後,有時發熱的彈穀會拋近面部和頭髮,第一次用這槍是很駭人的體驗。


「誰說基督徒不會逃跑的?」那執達吏用鄙視的眼神和口吻對我說。


那個交法庭拘捕令給我,有外國人樣子的執達吏 (註2) 遞了他的名片給我,上面寫著姓名「拿單」。他跟著說:" You can call me Nathan."




(註1)「見到你們格外親」國內歌曲,有政治敏感詞彙,看官自己上網查。


(註2) Wikipedia - 執達吏(又稱執達員),是一種為法庭服務,負責執行及傳達法官裁決的官吏、職員。在香港相關的職業稱謂為執達主任和執達主任助理,隸屬於執達事務組。主要工作為按照法院、審裁處或訴訟人士的要求送達傳票以及其他重要的法律文件,以及促使有關人士完全遵從及履行法院或審裁處的判決及命令。工作例子如強制收回物業、沒收貨物、執行拘捕令等。


[ 本帖最後由 人成各 於 2015-11-18 12:42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工作 打工 感情 聖經 禮物 英文 大學 清潔

回覆 引用 TOP

《茂叔與他的獨孤劍》032

[隱藏]
內容純粹虛構,萬勿當真。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07.07) 

  兩天後我回了香港,回港前,我和「慧梅」都沒有詳細談到將來。偶爾我們在談論到各自的過去,原來她的男朋友在結婚前拋棄了她。傾談後湧現的哀傷感會使我們擁抱在一起,我們都是很孤單寂寞的人。有些時候在這些擁抱之後會伴隨愛撫,但情慾的滿足只能略為短暫的驅散我們心中的孤寂,不久便它們又會回到我們心中,我們只好繼續擁抱。


  離別前在車站,我跟「慧梅」說:「我要回去再安靜想一想。」她的回答很奇怪:「大家都背負得太多。」


  在回程的長途巴士上,我不停想起我那個風流成性的亞爸,一個由我自小很尊敬和喜愛的人,後來變成我極度鄙視和憎惡的人。我曾多次轉身想看清楚那坐我後幾行座位,有一點像他的男人是否就是他?雖然我知他應身在美國加州。我曾因為他的原故為自己立了一個貞節誓約
(virginity pledge) , 要和他絕對不同,一個老婆就夠了;日後認定與一個女孩子拍拖就結婚,會始終如一;婚前一定不可以有性行為,包括和那我所愛的女子;一直到死亡讓我們分開。


  很內疚,心忖:「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我只是對她有好感而已,我還未預備好。一定是我體內的睪酮令我這樣失控。不過男人過了四十歲,睪酮水平會下降嘛,到時會好一點,一定會。


  如今我失卻道德高地去指控亞爸。但慢著,只是
heavy petting,還控制到自己,沒有 go all the way,高地還在,可能只是矮了一點吧!但有分別嗎?可能我真的太寂寞和需要一個配偶,但會是『慧梅』嗎?」巴士上反覆想到這些問題。塞車,不久便睡著了。


  回港後我認真的思考與「慧梅」結婚的問題,十分困擾。一直以來看不起那些娶國內女子的港男,認為他們都是條件較差,在港沒有競爭力。我居住單幢式大廈的老保安根叔就是一個例子,近六十歲時回國內娶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一樹梨花壓海棠!今次到九連山就在羅湖邊境站遇到他們一家三口,那小女孩可能還不夠五歲,還好夫婦感情看來不錯。不過就算給他們娶到外貌姣好及年輕的國內女子也是勝之不武,始終是依靠所處經濟體的優勢,到她們到了香港看到他們窘迫的真相,很多中港夫婦就是那時種下離婚的種子。但又能否怪這些男士,交配權和生育下一代是每一雄性動物都渴望有,由狼、獅子、老虎到人類都是。那些和我老爸一樣付得起的,卻有不同的伴侶和數不清的子女,這社會根本就是一個森林,沒有公平可言。


  另外最困擾我的是「慧梅」多次提到姨生女「小慧」是資優兒童,希望她能到香港接受教育和生活。也慨嘆自己同樣是資優生,本可因父親是香港人的身份申請到香港居住,生命的道路也許會更精彩和真的很想看看外邊的世界。她會不會是想藉著和我結婚到香港居住?這令我想起以前的女友,「她」為了外國居留權所做出的惡事。她當初也以為我和我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一樣,有美國的居留權。


  也和
Tiffany 討論過「慧梅」的問題,沒有答案。她覺得我只是對「慧梅」有好感而已,建議不要為了要結婚而結婚,也要考慮文化背景和信仰的差異。她一直擔心我一生不能擺脫「她」的陰影,為此她先後介紹了很多個不錯的姊妹給我認識,但也不能開花結果。


  不久便收到「慧梅」的信,她問我看完那本《卡拉馬助夫兄弟們》沒有?我下次再九連山,可以再借其他小說給我看?並問合照的相片沖曬了沒有?希望我可以寄一份給她。她信中提到她妹妹終於離了婚,她希望有機會帶同女兒轉換環境到香港定居,不過以父親是港人身份申請成功機會不高,如果有合適的男士可否介紹給她?信中有她和妹妹及女兒的合照,她說妹妹長得比她漂亮,性情也很溫純。


  看完「慧梅」的信和照片,心中不快,為什麼女人總是喜歡靠婚姻移民到香港,美國……?我那時太主觀了,其實很多帝皇何嘗不是靠婚姻換取政治和財富的好處,舊約聖經也有很多例子。



實用相關搜尋: 兒童 感情 寂寞 聖經 結婚 教育 拍拖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