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隱藏]
繼續努力吧,最重要是享受過程,和創作帶來的歡樂
有個人,14年前想了一個故事,隨便寫了幾章. 過了7年後將自己寫的翻了一遍,覺得無稽至極,所以從頭開始,可惜最後沒有完成全遍故事
然後又過了7年,忽然心血來潮又翻開了以前的文檔,重新提起鍵盤,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完成自己當年的一個小說夢

每一次看到以前的文筆,都是又愛又恨,大概也是寫作的一種趣味

回覆 引用 TOP

雖然亦有閱讀其他人的作品,但,讀過最多的始終係自己寫H。
由初形開始,改了又改,甚至刪除上千字H篇幅……

寫成後,又過些日子返回來看,的確有種特別的滋味
雖然會發覺有錯別字,又有些事情無交帶清楚,又或者有點不合邏輯
但係當其時所寫,想表現的感情,畫面又得以重温

的確不錯






回覆 引用 TOP

熱血武鬥奇葩傳大綱

各角色14歲開始。

第一話:
丹爾斯 Dennis與地域絲 Davis同一孤兒院出身,到大城市想闖出一片自己的天空,來到一酒館下腳遇到了其他的主要角色,本身只是自己二人打起來但結果卻生出大事;先將偽佬大—酒保•杰克 Jack打倒,再遇上個「堅的」大佬—馬克 Mark等等。

第二話:
主要角色都因為自己的無用來到了軍事學校的F班,這包括以下:
丹爾斯 Dennis——實力一般,務求變強中
加黎兒 Julian——完全的MADAO
地域絲 Davis——實力一般,務求變強中
路亦茲 Louis——內心的軟弱
魯道夫 Rudolf——忍術學不成
莊子 John——魔術學不成
哈雷爾 Henry——箭術學不成

第三話:
胡帝 Woody是軍事學校校長—鐵血之子,有很強的實力,地域絲 Davis等人來校後,經常向他挑戰,最初被他輕易擱倒,在地域絲 Davis與丹爾斯 Dennis的不屈精神下慢慢認同這班廢人。

第四話:
軍校畢業,迎來首個任務—邊境山區,喀答克群山的掃蕩戰。
掃蕩戰的敵人並非東面大國—商政的軍人,而是來自武林中各派的人士,越門的狄匹 Deep亦在其中。
其後狄匹 Deep脫了隊,暫時加入。

第五話:
經過初步偵查後,大致掌握地下水道情況。
地下水道有敵,黥劇、古船派、五色教。
莫大等人到分叉路段,一路向東,通魔性之海、一路向東北,通特拉加斯海。
第二大隊,正規部隊從後增援。
遇敵交戰,各炮灰隊以及胡帝所屬的第一隊,突擊小隊空降而來。
面對古船派的質問,莫大開始道出自己無奈加入加里塔裡共和國的原因。

第六話:
遇到海賊—索夫。
連同胡帝,地域絲等人從莫大等三個長官口中知道加里塔裡共和國的真實,即軍事環境和鐵血。
班寧斯特因任務完成,離去。
羅倫亞因私事,離去。
地域絲等人知道加里塔裡共和國的真實後,決定逃兵;又因沒事好做,一行人打算協助狄匹,尋回同門;而胡帝不知自己方向,暫且跟大隊。

第七話:
會合狄匹同門。
從越門等女子口中得知殘暴之血與鐵血有關,因而惹起胡帝注意。
同時被告知部分越門中人被抓。
眾人分頭去解救被抓走的部分越門中人以及尋找傳聞擁有殘暴之血、叫做菲爾的異能者。
在穿過南方喀答喀薩拉沙漠的途中,遇到維恩。

第八話:
跟維恩稍稍過幾招,得知菲爾不在月牙彎、而在特拉加斯海海邊的最大城市—賽蘭,也知道一些有關他和殘暴之血的事。
由於時間問題,眾人回去復命要要解藥。
狄匹在解救同門時受重傷,治後不死,但武功全失,被流放。
於是全員上路,去賽蘭找菲爾。

第九話:
當逃兵之事被知,加黎兒犧牲殿後。
與鐵血大打出手﹗
故人來救,斑尼迪特駕船帶走大家。

全書完

原來是還有很長的要寫的,不過看來沒太多人受落,所以就算了,再說,這作品本身就是突然想到就寫了出來… …算是對兒時一款小遊戲的致意吧~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一片煙霧中,忽然聽到維恩的叫聲,風吹霧散…就見地域絲纏住了維恩,使之動彈不得。
維恩大罵:「就只有一些下三濫的武功…混蛋﹗太卑鄙了—居然趁虓狪衝上來,有本事就放開我,憑真本事再拿我一次啊﹗看你小子敢不敢!?」

眾人都心想:別再浪費時間…
但亦也是誰都知道地域絲肯定會放開維恩的。

手鬆開來,地域絲使出師門的擒拿術去拿維恩。
才不過幾步距離,維恩是火也放不及,只有出手招呼去。
眾人都見地域絲師門的擒拿術「平平無奇」,但,武功套路明顯比較高的維恩居然不用幾下就被擒住了。

之後,又是維恩的耍嘴皮,地域絲的鬆手再開…更加是要來•回•幾•次﹗

就連一眾小朋友中,學武最廣泛的莊子亦是心感奇怪,怎麼招式比較強的維恩會老是被拿住呢?
只有莫大看出原因… …
莫大心道:呵~地域絲這小子…我原以為他的波動拳是完全沒練好的,原來這手纏身鎖學得這麼透徹啊~這下子這個叫維恩的是絕對逃不了了。

結果,維恩也不得不在沒幾多HP的狀態下再自行扣它幾滴血去脫身…他大喝一聲,全身爆炸,「轟﹗」的一響就炸飛了地域絲,然後再全身茪鶠B似架火焰車般朝地域絲去衝;地域絲牙一咬、身一翻,腳落地就打出最強攻擊力的百烈擊,將烈火焚身的維恩打飛、暈去。
終於搞定。
眾人都嘆息:嗚~早就該用硬的出手打倒他了。

之後簡單處理,就問維恩有關菲爾的事。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回覆 108#  羅倫亞 的帖子

不論好壞 能夠持續堅持創作 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有時候 文字能夠安慰自己 讓自己的情感得以宣洩 有時更能達到自我滿足
不過 更多的是煎熬?! XD
就因為創作過程持久而痛苦 所以最後才會那麼甘甜美!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劉小小 於 2017-5-31 08:35 PM 發表
回覆 108#  羅倫亞 的帖子

不論好壞 能夠持續堅持創作 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有時候 文字能夠安慰自己 讓自己的情感得以宣洩 有時更能達到自我滿足
不過 更多的是煎熬?! XD
就因為創作過程持久而痛苦 ...


由於我本身的寫作速度就慢,加上又經常寫了又改,結果慢上加慢。
雖說這創作不像我其他的作品一樣、先寫在紙上,等修改到好才打入電腦,而且,在故事構想方面,這作品幾乎可說是想都不用去想……但,亦是要時間的。
反正本身就只是突然興起而寫,只是打算短篇,而現在也已經有計劃的一半左右,已是過夠癮了。
加上現在工作時不時日夜顛倒,實在無太多精神,而且亦想將手頭上其他的故事作一個完結……

所以就這樣吧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維恩有骨氣的說:「既然被你們抓住了,我也無話好說—要殺要剮,隨你們﹗」
莫大:「我們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就是想向你打聽…」
還原過來的胡帝搶話、直接問:「喂—玩火的,是叫維恩沒錯吧?我問你,你知道有關菲爾的事嗎?」
維恩哼了聲,說:「我和菲爾雖稱不上是朋友,但~他至少也是我同學,休想叫我出賣他﹗」
其他小朋友出言恐嚇,要以酷刑殺之,維恩只不屑的說:「想殺我維恩就來啊—哼~我倒要看看,這天底下還能夠有哪些死法是老子我沒見職過的…」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模樣。

恐嚇是恐嚇了,但說話的小朋友們的確只是恐嚇而已,腦袋裡根本就沒有東西…
就這個時候,地域絲和丹爾斯奸笑、走上,齊聲:「好哇…老子我就讓你死前開開眼界。」二人滿臉「黑煞煞」的表情,直教維恩突然心寒…就連莫大都心裡好奇,他倆知道什麼殘酷的死刑?
地域絲、丹爾斯二人催近,齊叫:「你小子就給我笑死吧!!!」眾人就這樣望住,他兩個動手搔癢令維恩狂笑不止。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的而且確,即使是笑,亦是能夠笑死人的;受到如斯殘酷死刑的維恩在笑到快要往生之際,亦只好乖乖就範…不得不把有關菲爾的事說出。
「雖然說~我們是同學,但是,其實我和他的關係不算是好…不過,終究同學一場,總不能見死不救嘛~」維恩:「我是舞火的異能者,這~你們知道了吧…至於菲爾呢,他是冰武的異能者,意思就是用冰造成武器…不過剛學不久的他,目前也只學會造把不成形像的冰劍而已~」
莫大帶點鄙視的神情:「在這片大陸裡相信也沒有誰不知道你們月牙彎的異能者吧,我們想問你的是—現在,菲爾究竟身在何處?還有,殘暴之血又到底是什麼東西?」
「嗚嗚…」維恩:「他現在人在特拉加斯海那邊的賽蘭啦﹗至於殘暴之血呢…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

殘暴之血
一如江湖上傳言所說,正是由著名武癡兼鑄造師—赤憂所製造的武器,同時,它亦是一種血傳武功,一種強行性的血傳兵器;被殖入者將能即時獲得「血」內的全部功力,代價則是不受控的殺戮意圖。
為了壓制因殘暴之血而產生的殺人衝動,逃脫的菲爾就跑到月牙彎做異能者、修煉冰封之心,想要藉此展開屬於自己的人生。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7-9-8 10:5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就一如作者的劇本安排,既然菲爾不在月牙彎,眾人亦沒必要去;因時間問題,還是先回去復命、要要解藥的好。

路途上…
「那叫菲爾的在賽蘭!?賽蘭不是已經給炸飛了嗎—那他不會已經死了吧?」
維恩驚訝:「什麼、什麼~!?賽蘭給炸啦!?菲爾…不—菲爾那小子沒那麼容易就死的!!!不可能…」
「什麼可不可能~一整支海軍擺滿海邊來打,炮彈打得似是下雨一般﹗都說賽蘭是整個城鎮被炸掉了﹗哪有人能不死?」
「白—痴—﹗要是他人真的死了,我們不一樣也得死﹗還沒要到解藥哪~﹗」
「…也對哦…」

這邊莫大沉吟:「鐵血的目的就是摧毀或奪取殘暴之血…要是那個菲爾硬骨頭、寧死不從,而鐵血的人又抓不到他,可能真的會…」想到先前看見賽蘭無故就被炸了,更是覺得可能,只說:「既然如此,我們直接回去覆命吧,再要不到解藥只怕真的要死人了;至於賽蘭嘛~等到時候,那個死豆丁老太婆真的是要我們非去不可的話…再說吧。」
眾小朋友應:「好﹗」

維恩忽然急了:「喂﹗既然你們要去找菲爾的話,也帶上我﹗我學校那邊的人幾乎都在找他。」
亨達兒:「誰說你可以走啦?你還得贖罪呀﹗」
維恩氣道:「混帳﹗老子我才沒時間跟你們玩—」
「說回來…玩火小子,你究竟是犯了哈雷爾他們森林的什麼規矩?」
「… …」被這麼一問,維恩是沉默了…之後,他茫然望向亨達兒,亨達兒一臉正氣:「哼﹗這臭小子在我們林子裡隨處拉屎~」
眾人愕然,說:「不過就是拉一坨屎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又說:「對啊~再說了,這麼大一片森林,突然間上哪去找廁所啊?」
亨達兒反駁:「哈啊…﹗什麼叫『不過就是拉一坨屎』!?這問題可是嚴重極了!!知道嗎—!?」

最後,哈雷爾無奈解釋:「要是維恩只是單單的隨處拉屎還好,沒壞我們林子的規矩,可他偏偏要在地上墊了一張紙才拉…這倒是犯規了。」
聽完哈雷爾的解釋,眾人都是不懂反應了。
原來,這森林規矩就是自然…你要隨處拉屎,可以,但—不能墊紙﹗因為屎能回歸自然,而紙卻是破壞樹木的象徵。
「你小子回去把你剛拉完的屎從那紙包裡拿出來、放回自然,之後收起那些用來包屎的紙就能走了~」亨達兒寬宏大量的說:「既然你們急茖契N走吧;至於悔過書,我替你寫。」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隱藏]
由於沒吃藥的關係、怕死了,小朋友們都急瘋了~不眠不休睡的日夜兼程。
先在哈雷爾的引路之下,離開了瑪亞密森林,回到加里塔裡共和國境內,再在莫大的帶領之下,又一次回到那個小鎮,來到城鎮中的小巷子裡…然後…又迷路了。

地域絲對茷e頭的莫大大罵:「混蛋光頭—在沙漠就算了,那裡地方大…可—現在咧!?這麼小的一個城鎮你都能迷路啊?虧你平常還老是在損我是路癡呢﹗」
莫大只管弄清楚身處位置,懶理地域絲的囉嗦,倒得胡帝幫口:「你小子沒見這巷子很是複雜嗎?聽說當地人要是少走的話,也會迷路…」
地域絲打斷:「你的指南針呢?往日不是常常裝模作樣的拿出來左擺右度的嗎~快拿出來找路啊。」
胡帝無奈:「也得先行確認現在我們的位置啊,不然那知那客棧的方向?」
地域絲氣道:「位置也搞不清啊!?還當兵咧﹗唉…你們倆~﹗」
相處久了,都知地域絲的脾氣,嘴上沒頭沒腦的亂罵一通,心裡卻沒啥意思,再加上現在人人都開始擔憂自己性命,全都默不作聲。
不多久,地域絲嘴巴也累了,也就安安靜靜跟荂K …又過好一會兒,地域絲忽然說:「要是真的要死,也罷了,但是我們居然死於迷路啊…感覺,很遜耶~」
聽罷,眾人心想:… …

死於迷路。
聽上去的確太扯談了,但,不知為何,從地域絲嘴巴裡說出來,心中總有點…
一人忽說:「大家分頭去找。」
眾說:「好。」
於是眾人分散開去;走前丹爾斯回頭交帶:「地域絲,你給我站在這裡,別動。」地域絲:「??… …!?喂—」

其實,地域絲等人來到的地方乃是一處名為「九曲十三彎」的地區;九條小路都各有十三個彎位,其中一個彎位使之能隨意走進另八條小路,另一個彎位走到頭則必定是死胡同,再來兩個分別走到小路的頭和尾,其餘八個則各自通往八條小路去;此為古時一處軍事用地。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地域絲心想:就算我是不認路,但眼下是人人性命攸關,我豈可什麼事都不做?
雖說地域絲的確是笨蛋一枚,但,笨蛋也有笨蛋的方法,而且,當笨蛋較勁起來~那可是卯足全力的﹗
這只笨蛋沿路畫線,有彎就拐彎,且為之寫上編號…他一路衝、一路衝、一路衝…終於,來到了死胡同。

死胡同裡面是什麼都沒有,也就自然沒那間客棧了,但~豈知道那間客棧沒找到,卻找到意想不到的人。
只見到狄匹是一條爛布模樣,躺在那。
地域絲驚訝:「!!?…狄匹—」

傍晚時分,西山尚有落日餘暉殘留荂K在胡同的陰影裡,一眾小朋友圍在狄匹左右,望茞鬗j為他運功療傷。
過後,莫大站起身,神情嚴肅:「唔…狄匹的傷基本都治好了,只要休養一段日子,並無大礙…只是…他體內經脈受創,並已無法根治。」
眾沉默,只有地域絲一人不解,問:「經脈受創,無法根治…那會怎樣了?」
丹爾斯:「那就是說…狄匹以後只能當一個普通人,不能繼續待在武林中了。」
地域絲大驚:「呀~啊—!!!?」
莫大解釋:「雖說狄匹體內仍有內力、丹田內真氣無恙,但是,由於經脈受損,他已經無法運功發力了…也就是說,狄匹已經不能再作為一個武夫。」
「狄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一切都只得待狄匹恢復神志,聽他交待事情經過。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此日夜,不見雲…而月光微微,空中的幾顆星星各自燦爛,竟能照亮天下人。
死胡同的老街角落,是景物清晰。

緩緩醒來的狄匹仍未張開眼睛,就聽見耳邊的囉嗦不止,已是想到身旁都有些什麼妖魔鬼怪了。又聽到地域絲等人口中都死來死去的議論荂A狄匹望向眾人,開口:「真的…吵死人了。」
小朋友們驚喜:「!?狄匹—」
狄匹氣若遊絲:「就說你們…真的是,吵死人了。」
小朋友們正是高興,沒理他說話…
「狄匹,你總算活過來了﹗」
「死光頭,果然好樣的﹗你的內功~」
莫大手指狄匹,說:「我就說這小子雖身受重傷,但死不了嘛﹗」
狄匹好沒氣的笑道:「哼…你們這些傢伙,別把我給吵死了。」

最後,狄匹自說出了什麼狀況… …
話說當日越門的人全都去解救同門,蘇旦時親自出馬,自然手到拿來,救到人了;至於那些古船派、黥劇,以及其他不入流的幫派等人,通通被殺光…一黥劇的大花臉,臨死之際傾力重傷了狄匹。
越門為狄匹治療後,只保住性命,卻沒能保住武功;雖然越門有一套上乘的武功心法能挽回狄匹的武功,但,那是不可能傳授給狄匹的;至於越門中會這武功心法的人也不會為了區區狄匹而去浪費功力。

狄匹自個嘆道:「行走江湖就是行走於刀劍之上…哼~留得住性命已經不錯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幾個身體好壯壯的小朋友輪流背茖f匹上路,去找出口、回那客棧。
路上,地域絲嘆息:「黻琖!?原來你也迷路啦?我還以為你是專程跑到這種地方等死的呢。」再一臉失望的說:「唉~還指望你能帶我們去見那老小子咧。」
剛在地域絲背上的狄匹氣道:「不是跟你說了,我的傷死不了人嗎… …我只是想跑遠一點而已,根本沒想過跑來這種地方。」
地域絲深深嘆息:「唉…想不到我地域英雄一生,到頭來~居然要和你們這些人死在一塊,死因—迷路﹗真的是—天啊呀~~」
眾人炮轟:「去你的﹗」「就你自己一個人去死好了﹗」
其後,狄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個小朋友背上睡了。

就在狄匹睡茪妨寣A一人從後出現,說:「讓我帶你們走出去。」
眾人回頭來看,是狄匹的養父。
狄匹的養父將眾人帶離九曲十三彎的巷子,再把狄匹託付眾人,就要離開。

正當莫大等人疑惑:為什麼不帶我們去見蘇旦時咧?
就此時,蘇旦時現身,她說:「看來,你真的是離開了羅門古剎呢﹗」

只見狄匹的養父臉上表情怪異,他轉頭望去蘇旦時,聽她接蚖﹛G「嘻…身為『鬼鳴』的惡鬼,居然有人性啊?」說完就發出小孩子的呵呵笑聲。
眾小朋友都不知道何為羅門古剎,而且也不想管他們的事太多,反正不懂內容,就只管自己在意的﹗馬上齊聲炮轟她越門的無情無義之類的。
而場內的莫大例外;聽罷後,他回想起先前狄匹所使的劍招,以及他喊出的招式名稱。莫大盯住狄匹的養父心想:!!!?…原來—
只聽狄匹的養父說:「啊…我的確是離開羅門古剎了。」
蘇旦時笑問:「那…我該如何稱呼你好呢?狄松巖?還是…叫回你的法號—鬼鳴?」
狄匹的養父答:「回院長,叫狄松巖好了,這確實是我本名。」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話

由於小朋友們的嘴巴收不住,而蘇旦時的小朋友脾氣亦未除乾淨,雙方就又吵起來了。
最後,蘇旦時說:「我們替他療傷了,還沒治完就走人是這小子的骨頭長太硬﹗」

原來狄匹雖說失去武功,但越門還是有選擇給他;一. 流放,離開越門、離開武林;二. 留在越門裡,當一個普通的打雜庶務。
結果,狄匹選擇了離開,並且在還沒治完就走了。

蘇旦時氣沖沖的說:「居然說我們搞鄙視你們男人…是你們壓迫我們女子才對—好嗎~!!」
小朋友面面相覷,沒聽懂…蘇旦時:「我姓蘇、他倆姓狄、這光頭姓莫,那你們的姓氏是什麼?」小朋友們更加聽不明白了。
「哼~我們都是從東面的中原來的…」蘇旦時:「不過我們越門才不像你神龍寺那樣,是為了光大你大法羅寺的門楣而來,我們越門的創派人—越楓可是被你們男子逼荌k來這裡的﹗」只見她小女孩的臉蛋是滿滿委屈。

由於聽不懂加上她好像在說茪@些很悲慘的事,所以一眾小朋友就都不說話了。
忽然,地域絲一句:「喂,解藥拿來啊~解藥…」眾人都往地域絲望過去。
蘇旦時忽然笑呵呵的說:「呵呵呵~我怎麼說都是一院之長,又是武林上的前輩,才不會一般見識的向你們這些小屁孩下毒咧~」
眾人大吃一驚:「黻琝r—!!!?」
小朋友怨聲載道之際,見莫大鬆了一口氣,蘇旦時就對他說:「不過你身上的毒卻是真的。」
眾人又大吃一驚:「黻琝r—!!!?」
莫大驚問:「為什麼!?」
蘇旦時又是笑呵呵的說:「的確,姑娘我是不會這麼一般見識,向這些後生晚輩出手下毒,可是你呢~雖然輩份比我小,但總歸是身負應龍刺青的武僧嘛~嘻嘻…!!」
面對蘇旦時這個裝作只是耍了一個孩子脾氣的惡作劇般的孩子模樣,莫大忍了許久…終於,大吼:「你—這—死—老—太—婆——!!!!」

最後的最後,全員上路,去賽蘭找菲爾。

路上,地域絲問:「喂,光頭…為什麼那小子說是我們男人壓迫女子啊?」
「在我們中原那邊一直而來都是男尊女卑嘛。」
「那…她越門又是怎麼被逼荌k跑的呢?」
「… …」莫大:「聽說啊,這、只是聽說…」

聽聞越楓是當其時最貌美的女人,因而追求者眾,即使她拔劍向世人放話「只嫁給劍術比她高明的人」卻依舊無用。

莫大:「天下男子無視她放出來的狠話,如舊追求…可能是當時沒有一個人的劍法是強得過她的原因吧,越楓終身不嫁…結果,越楓因為受不了這些男子的追求,就逃到這裡來了。」
「怎麼感覺上…聽上去…好像有點活該吖~」
第8話 完

回覆 引用 TOP

第玖話

[隱藏]
上一話講到…先別管;反正都已經最後一話了,就來說一下地理位置吧﹗
故事的主要場所—鐵血的軍事基地,它位於神州西部地區、接近神環的一帶,按照我另一故事裡面的設定,那是在無限大的土地上的一小部分地方。
在時代方面,仍處於神環轉動中、時間走廊四處的時候。

大概如此。

稍微回到故事發展。
倒數第二次出場的羅倫亞,此時的他,一頭紫髮、一身道袍,身體亦已經開始生長了一段時間。
簡單來說,就不是故事開頭出場的羅倫亞。
這時候的羅倫亞剛被取得神職,同時正處於平和階段,安安分分的學習道術中。

故事的主要場所。此地附近的神環,其上方、天空與宇宙之間,剛巧有一飄浮的大地,它並非神州常見的空島,而是天域;石頭地面上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道神族使用的「門」。
「難得」取得神力、就任神職,就試茈峇@下這個神族的出入口…一堆圓柱、圓錐體造成的「門」;羅倫亞,再次回來。
他:「(對我來說)已經很久沒見到那些小朋友啦…應該沒死光吧?」去找人。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