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第六話

[隱藏]
這時,耳邊傳來殘舊木船獨有的「咿~咿—」聲,眾轉頭望去…大船竟然開上岸來、駛向眾人,眾人只嚇得不敢出聲,吸一口涼氣:「嘶~嘶—!!」
遠處,跑了一段距離的莫大回頭喊:「都愣住幹什麼東西—!?管它是幽靈船、海盜船都不是好東西嘞~快逃啊~呀—﹗」
眾再愣個幾秒鐘,大船將要撞上,這才拔腿狂奔﹗

「逃啊~~!!!」
「撞上了、撞上了、要撞上了啦﹗」
「救命哪~﹗」
莫大大罵:「就叫你們逃吖—﹗還給我發呆~想死呀?」
「見到這種東西就逃,感覺上、好像顯得很膽小…」
「對哦~對哦~」
「死吧—全部去死吧﹗」莫大氣道:「炮灰隊的就算了﹗你們第一隊的跟蚑M混個屁啊!?笨蛋是會傳染的嗎!?畜生—!!」

大船原來是凌空飛行的,它追上了地域絲等人、打橫停在眾人面前,落閘板,跑出兩隊穿著鎧甲、裝備武器的一堆白骨,左右橫茼C隊。
地域絲嚇青了臉,驚愕說:「!!?白…骨…白骨…真的…這個世界真的有…幽靈~」
船上甲板走出一身披古時海軍服飾的人,說:「什麼幽靈船啊?傻小子,我這只不過是艘日久失修的海盜船而已,你有見過載人的幽靈船?」
地域絲又氣又怒:「你倒是修理一下啊﹗混帳—誤會大了呀﹗」
船上人:「剛剛你不是看出來了嗎,你自己都說這是一艘日久失修的海盜船而已,是你自己說的啊~」
「… …」地域絲心想:嗚…反正不是幽靈船就行了~他媽的—嚇得老子我漏尿…
地域絲:「既然不是幽靈船,那~這些骨頭也…」
船上人:「哦~這倒是真的幽靈。」
地域絲聽得青掉半張臉,冷汗不斷…
莊子補充:「嗯,幽靈是真的,我感受到祂們有魔力散發出來。」
噗聲倒地,地域絲終於暈了。

這時,船上走出班寧斯特和羅倫亞,班寧斯特:「上船。」



實用相關搜尋: 武器

回覆 引用 TOP

加油。





感謝你的絕情,讓我學會死心...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77# 倖存 的帖子

彼此彼此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話

全員上船。
嚇暈的也醒了,在要面子的胡鬧過後,開始聽人說話。

船艙內
首先,班寧斯特說:「我和羅倫亞打算離開加里塔裡共和國、走人了,碰巧遇上這海盜船,船長—索夫又碰巧與羅倫亞相識,所以我們就打算坐這船離去。」
然後,羅倫亞說:「唔嗯,我呢~因為有點私事,艾爾菲斯的軍務什麼的就不管了,至於班寧斯特呢~則是因為他的任務完成了,回國報告去嘞。」
再來,班寧斯特說:「高卡貝里那傢伙咧~我們救了,就綁在後面的房間,你們走的時候記得領回去,不然可會被他們抬去賣掉的~至於那個叫斑尼迪特的,你們就別管了,我們救醒他後,他好像打算加入索夫的海盜船當海賊。」
最後,羅倫亞說:「班寧斯特、莫大,雖說時間不長,不過這半年以來麻煩你倆啦~」對班寧斯特說:「希望日後不會見到喇~不然的話就是你死我活的時候了。」又對莫大說:「嘿嘿~臭死光頭油,跟你說好好幹、好像也不太合適耶﹗不過你就忍多會吧~如果我收的料沒錯,希羅拜克曼多幾個月好像打算打加里塔裡共和國了,到時候你們神龍寺應該自由了吧~」
班寧斯特輕嘆,說:「喂~我說羅倫亞啊…別隨便將我國重要的軍事機密說出來好嗎?」心感自己國家上頭的急進、魯莽、好戰。

地域絲等人愕然了…再多十來秒、整理好思緒…

丹爾斯問:「剛才莫大說…你之所以會加入加里塔裡共和國是為了保護剩下來的,那…加里塔裡共和國實際上是…?」
莫大說:「就如我之前所說,我的國家被加里塔裡滅了,當時的領將就是鐵血,他看上了我們神龍寺的武力,以不統治、不傷害我們農所剩下來的一切,要求我們神龍寺提供戰士和我們的武功秘笈…作為代價。」
胡帝激動起來,喊道:「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再講,你們江湖中人(指的是莫大與古船派)說的話又豈可相信!?」瞪住莫大說:「你們農明明就是被商政所滅的﹗現在居然說我們加里塔裡滅了你的國家~!?水路有這魔性之海隔住﹗陸路有商政擋荂T我們怎麼跑到你們國土上去啊!?根本不可能—!!!!」
胡帝退得幾步望望眾人…眾人都只望茈L,不說話。
莫大說:「這是真的,鐵血對國內…不,應該說是他的『軍事基地』才對…鐵血命令所有人都不得提到這個事實,所以你們這些孩子一直都被蒙在鼓裡、什麼也不知道…」望茩J帝不知所措、難以置信的表情,莫大繼續:「加里塔裡共和國並非什麼被三個大國所包圍、弱小的國家(見第一話),而是恰恰相反,被入侵的是東面的商政和西面的索爾啊歌。」
班寧斯特:「現在你應該知道為什麼路亦茲會對你當時的話如此反感吧。」
胡帝激動得頸冒青筋喝問:「那東面的巨牆—瑪利亞•啊扎爾多是什麼!?西面的巨牆—艾連•路易斯又是什麼!?」拔出軍刀向路亦茲喝問:「要是你們索爾啊歌是受害者的話,為什麼要殺我母親!?為什麼啊—!!?」

班寧斯特深深嘆息,對胡帝說:「讓我說給你聽吧…至於事後信與不信、要怎麼做,是你自己的事了…」眼望現場第八小隊,說:「怎麼說也當過你們的長官,嘿~再說你們這些小鬼頭也確實有趣啊…」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話

[隱藏]
地域絲等人所身處的加里塔裡共和國前身的土地本為無國治地區,由大大小小數十個村莊、部落形成的地方。
不論是東面的商政或者西面的索爾啊歌都沒有管治這片土地的意思,從古至今,相安無事。

直到加里塔裡共和國軍—鐵血的入侵、佔據這片土地、作為前線基地,與商政及索爾啊歌開戰。
由於無法短時間內消滅兩國,因而建造兩道巨壁截斷敵國的交通要道,並且以鐵血的兩名有出色戰績的下屬命名;瑪利亞•啊扎爾多和艾連•路易斯都是前鐵血的手下,現為御林軍、皇下十武將之二人,同守邊疆,與鄰國—希羅拜克曼常有小型戰爭出現、磨擦。
與之同時,為了切斷商政的資源,入侵其南方的小國—農。
農是一只以農業養活人民的國家,最多就是外加些許從南方採集物資作買賣,或是作為當地唯一的陸路運輸、給商政提供交通等等之類的。
農被佔後,商政就失去了南面的一大資源供應了。

補充一點就是北面的特拉加斯海,青竹派、惡魚幫、鬥魚幫等,都是該處漁民,其漁獲近半數運給商政和索爾啊歌兩國;運輸上,比起木船,陸路來得容易,但卻被加里塔裡的巨牆閘住了。

加里塔裡與希羅拜克曼都是征服者,與其跟戰力相當的對方打過你死我活,倒不如先佔領外地,因而停戰… …但,停戰至今仍不斷維持小型戰爭以作試探。

「不怕跟你們說了…」班寧斯特:「我表面上是收集這裡的軍事戰力,但實際上是收集有關鐵血的資料。」然後問:「胡帝啊,你對你的父親鐵血又有多少認識呢?」
胡帝:「!!?」
班寧斯特:「據我所知,你母親是鐵血侵略這片土地後在西部搶來的女人,是他第幾個妻子呢?你又是他第幾個兒子呢?不看資料我也不敢肯定… …你與你母親的關係我是沒查過啦,不過我知道,但凡生出來沒有繼承到鐵血的烙血功的子女…鐵血都是置之不理的。」
胡帝沉默。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交通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話

提到鐵血,就見一女子走出來說:「什麼?這個小孩是鐵血的孩子…」
眾望去,是一有著一把火紅長髮的女子,但,更為吸睛的是她大方的衣衫下、那火辣辣的身體…只見她走向胡帝,來到他面前。

雖說胡帝有170的高度,但此女子更高,胡帝平視望去剛好注意到她胸前兩球﹗再在女人手摸他的頭頂、彎身望他的臉,那赤裸裸的兩球,毫無掩飾的送至眼前﹗
突如其來的刺激害胡帝之前的極端情緒變成另一種的極端情緒﹗他咽口氣,瞪眼望—望得胡帝面紅耳赤、眼如旋渦、頭頂冒煙﹗

紅髮女卻是少理,她用鼻聞胡帝的氣味,說:「唔嗯~的確有那個人的味道咧…」說完才察覺到胡帝的表情,就笑問:「呵呵~孩子,想要嗎?保證讓你爽到升天~嘿嘿…﹗」
羅倫亞說:「我說呢~死老太婆,胡帝雖然長得高,但只不過是得14歲,還不到你要吃的年紀吧。」
紅髮女:「嗚嘻嘻…那~還得等個兩、三年咧~」
羅倫亞轉對胡帝說:「小心啊~小色鬼,這老妖婆讓你爽到升天的時候是真的讓你升天的意思啊。」
「!!?」胡帝:「誰是色鬼呀!?」

班寧斯特問:「她是…?」
羅倫亞:「索夫海賊團的元老院成員,紅髮魔女,跟鐵血和馬克一樣,都是那個老不死的弟子喇。」
「紅髮魔女…」班寧斯特心裡驚訝:她就是紅髮魔女…!!!!
紅髮魔女對班寧斯特說:「呵啊…看來你知道我的事嘛,那~事情就方便了,別作抵抗、來親熱一番吧。」
班寧斯特連忙說:「不、不、不,那不叫做親熱,只是將我的精血和內力吸光罷了,我還不想死呀。」
紅髮魔女笑說:「哈哈,安心咯~死不了的,我會讓你變成我忠誠的部下的啦~」
索夫走來說:「不要鬧啦,老太婆,這可是羅倫亞的客人啊—」
紅髮魔女望去羅倫亞,說:「嘿嘿,倒是你的身體怎麼都不會長大的呢?究竟已經幾年沒見了啊…」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話

羅倫亞:「跟你們船長約定的事做到了就好,其他的哪到你管啊?哼,快死回去睡你的覺—」

知道加里塔裡共和國的真實後,決定當逃兵。
地域絲雙手擺在後腦:「嘛…這個加里塔裡這麼衰~這個軍人不當算了。」
丹爾斯點頭同意。
魯道夫:「也對呢,反正這個軍人的身份也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
其他人也點頭讚同。
莫大是傻了眼,驚訝:「白痴—﹗你們以為自己是什麼身份!?逃兵可不是開玩笑的啊﹗特別是加里塔裡—就更加﹗你們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啊!?臭小子—」
「當然明白啊,我們又不是小孩子…」地域絲說得是輕描淡寫:「再講~當初我跑去巴提亞也只不過是想打倒當地最強的人、打響名堂而已,軍人什麼的…沒所謂啦。」
哈雷爾:「而且咧~幫人打天下什麼什麼的,我根本沒這個興趣。」
莊子好沒氣的說:「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呆荂B不想這麼快回家而已。」

莫大望望這堆小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笑嘻嘻地談論…心驚嘆:他們…是來真的﹗而且…根本就什麼後果都不顧﹗或者是想都沒想過吧…哼,一群只隨性子行動的臭小子,嘿—

結果,就連莫大也暗地裡下了決心—偷偷摸摸逃回去神龍寺算了~什麼都不管。

至於胡帝不知自己方向該朝哪裡去,暫且跟住大隊。
於是乎,全員一同上路,地域絲等一行人打算協助狄匹,尋回同門。






回覆 引用 TOP

第六話

由曾經當過水手的斑尼迪特駕小船載茼a域絲等一行人離去。

特拉加斯海。
雖說當地是海盜猖獗,但卻沒誰敢惹了索夫;故此,開荓齒陳薑珖賊旗的小船,哪怕是開在一堆賊船的中央也依然暢通無阻。

路途上…
「你們越門在商政內啊…那~為什麼要跑到加里塔裡呢?」
狄匹:「詳細的我也不太清楚,生活上我們主要是以買賣些兵器活口的,如果報酬豐富也會做一些類似鏢局的工作,所以遇到古船派的人我還以為是被派來解決雙方生意上的爭執,但和大伙分開後,養父才跟我說我們這一次是為了一個叫做殘暴之血的東西而來。」
「耶~養父啊…」
「唔嗯,我是被養父撿到的,他本是個武夫,後來當了越門的人。」狄匹忽然鄙視:「…給莫大的石頭砸傷了…」
莫大表情無奈。
這時,地域絲竟說:「鵅X啊…你的老頭真沒用咧~居然石頭都躲不了呀。」
狄匹氣道:「想打架嗎!?小子—」持劍殺上。
路亦茲默默說:「抱歉…當時我也有出手的說…」
狄匹:「啊…我知道…後來…」

獨自坐在一旁的胡帝對狄匹說:「華斯(一隊的人)說了,他們回去後會將我們的事告知你的同門…如果幸運的話,可能能在當地會面。」
狄匹:「…那就最好不過。」

「那麼那個什麼殘暴之血是個什麼東西呀?」
狄匹直截了當:「不知道。」
這時,莫大說:「實際上連其存在都是疑問,江湖上傳言說…」

有的說它是一種血傳的武功,
有的說它是著名武癡兼鑄造師—赤憂(江湖上已經將之神化)最後打造的神兵,
更甚至說它是惡魔之血,

莫大:「唯一沒有差異的傳聞是…它現在,為一個叫做菲爾的異能者擁有。」
第6話 完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離開了由紅髮魔女統治的魔性之海後,用不多久就來到了大片的沼澤地帶…
一處當潮汐時為陸路—連接加里塔裡和商政、當潮漲時為水路—連接魔性之海與特拉加斯海,這麼一個地方。
此沼澤有一斷處,為山丘與深海區域,有遠古遺下的文明建築—一巨型石橋,用以連接兩面山巔、作為來往通道。
水退時,可見泥沼環繞的連綿山嶺;漲水時,則是大小不一的怪異島嶼。

穿過這片沼澤,就來到特拉加斯海…
此處海岸、島嶼都是當地海盜的勢力(惡魚幫和鬥魚幫都在此,至於青竹派則是內陸的江賊),但,就如上一話所說,因索夫的惡名,開荓齒野L的~海賊旗的小船,哪怕是開在一堆賊船的中央也依然暢通無阻。

過了這海域之後,就是加里塔裡共和國在特拉加斯海海邊的最大城市—賽蘭。
遠遠就見岸上烽火四起,用望遠鏡看去,就見一堆加里塔裡共和國的戰艦朝茷兜穛r開炮,整個城市都陷入火海之中。
莫大心道:看來這~應該是瑪利亞基地那邊的海軍吧…看這攻勢的規模,似乎是要將整個城市摧毀掉哪~倒是為什麼要攻擊這城市呢?這明明是他們加里塔裡共和國的啊。
隨之,莫大又想到:怪不得之前鐵血的軍事學校被入侵的時候,軍部竟然說再5個小時就能到達了﹗原來是早已派兵… …咦~不對啊,加里塔裡對商政的作戰方略不是先針對喀答克群山的嗎?當初還要我們先行偵察… …怎麼反倒搶在我們之前先到這裡了?(城市的對出就是喀答克群山)
只叫莫大一臉問號。

這時,胡帝:「雖然說是決定做逃兵了,但我們還好好的~穿茈[里塔裡的軍服,而且我也讓華斯他們對我們的事隻字不題,軍部方面應該還不知道我們做逃兵的事吧~我們是直接開過去呢~還是繞個大圈?」
斑尼迪特說:「喂~我還在這幫你們划船咧,而且這船還掛荍琩苳j的旗﹗」
胡帝:「當作是我們虜獲的就行了唄~」
斑尼迪特:「我靠—老子我才剛剛被抓,現在又要當俘虜啊﹗我不依啊—」
「… …」
莫大:「好吧,繞圈、繞圈…」轉去問狄匹:「狄匹,你不介意吧?」
狄匹想了下:「唔…還是少點麻煩為好,就繞圈吧。」
「好—」斑尼迪特:「還是你小子有江湖俠氣~」

繞個大圈,再靠狄匹的記憶找到越門上岸、落腳的一個港灣。
回到小鎮駐足的客棧,甫一到步就見門前亂躺的、滿地的屍體,是嚇得狄匹馬上衝了進去,卻隨即被罵了出來。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隱藏]
見狄匹抱頭鼠竄的回來,地域絲問:「怎麼啦?」
狄匹:「…不…沒什麼。」似是不太想說。
這就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衝出,一邊哭一邊指茖f匹大罵:「嗚嗚…﹗都怪你們、都怪你們﹗一群不中用的東西,明明派你們去打探消息的,居然什麼都查不回來,也就算了…嗚…﹗竟然把古船派的人引來了﹗害我們、害我們﹗嗚嗚…!!」大哭不止,然後就邊哭邊罵的走進去了。
接著莫大讓地域絲等人在一客房待荂A自己則帶胡帝跟住狄匹去見越門的女子。

客房中
地域絲氣道:「哼~﹗越門…什麼武林強豪!?他媽的﹗不就是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妮子嘛﹗嚷嚷什麼!?是餓奶啦!?」
丹爾斯:「好啦~地域絲,人家狄匹都不出聲了,哪還輪到你來廢話?」
地域絲氣道:「我知道﹗我就是見狄匹那小子被罵成這個樣子了,還得忍住﹗我才罵的嘛﹗」
知道地域絲是看在狄匹的臉上才沒有即時爆發、忍到現在的,丹爾斯笑道:「好啦、好啦,罵夠了吧?罵夠了就住嘴,聽到人都心煩嘞…」附上茶水一杯:「口渴了吧?」
一眾小朋友都覺得剛才那幾個越門的女子有些欺人太甚了,就算狄匹在越門中地位是最下等的,也是同為越門之人啊~狄匹對同門的關切竟被罵蚖陞X來﹗
當下是人人心裡有氣,只不過礙於狄匹本人都忍下來了,就不好發聲。
卻是忽然聽到外頭吵鬧,似是有人打起來了。
地域絲等幾個立馬衝出房間看究竟,就見胡帝和越門的女娃打起來。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越門就一個女娃出手,其餘的都袖手旁觀,因而地域絲等人是再手癢也只得忍了~

房中少女劍穗抖動!!
這越門女娃一下子已是連使數招,手中劍快得看不清﹗胡帝光是逃都要來不及了—更甭說還手;再來幾下,胡帝更是被逼出房間,打到樓下…樓下正在下午茶時間,不少正吃茶的小百姓們見到樓上跳下兩人廝殺,都嚇跑了~﹗沒給錢。
等收錢的掌櫃見到是又驚又氣:「哎喲~﹗天啊…﹗我的姑奶奶—我的大爺呀—小的求求你們…這、別打了~別打了吖﹗」心裡是又無奈又氣憤:我操﹗一堆屍體—才剛剛收拾乾淨﹗

看過武打片的都應該知道,客棧裡勸架的老闆、小二都只有用嘴勸的戲份,而且~還不一定有鏡頭﹗而且~肯定是無人理會,打的照打。
這次也不例外。

只見此女劍氣逼人、劍尖更是凌厲,胡帝被她快劍迫得不敢埋身;她刷出幾劍,嗡嗡聲響,剛能避過的胡帝身後木檯木_、石牆石柱,俱是應聲而斷﹗劍刺更是穿透屋頂的橫樑瓦片而不留下半道裂縫… …
本想茪策葩N兩個人打鬥,那最多不過就兩條死屍而已~一手一件就完事了,豈知這小女娃竟是來拆房子的﹗掌櫃老闆是嚇得命都沒了—他衝出來叫喊:「媽啊~呀—我的姑奶奶、老佛爺—求您千萬別把我店給毀了呀~﹗小的可是全副身家、這才剛開張沒幾個月,還沒回本哪!!!」
店小二、小三、小四死活不讓自己老闆衝過去、抱夠緊的了﹗
他們齊喊:「別去啊﹗老闆~會死人的﹗」心裡都想:替你打工到現在還沒發過半毛錢的工資呢﹗誰準你死喇﹗

胡帝軍人出身、戰場上過不少,而且走遍了所在大陸的整個加里塔裡共和國國土(或稱軍事前線),作為一個14歲的小朋友來說~也算叫做見過世面了;雖沒見識過越門劍的厲害,但,要短兵相接的話,自己的刀法就只有軍隊教的幾招,都是抹喉劈頸、一下過的,只能用於暗行潛入、拔營除哨的「刀法」…胡帝知道,他的這幾下刀法和武林門派的刀法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嚴格來說就連刀法都稱不上。
因而,胡帝也就不敢拔出軍刀了。
再來,胡帝最耍家、又真正稱得上是武功的就一套掃堂腿腳法,這掃堂腿…人人皆知,對於練家子的人來說~那是基本功﹗江湖中也不會有誰只練了一套掃堂腿就出來混的吧?
眼前女子不單是江湖中人,而且更是江湖中甚有名氣的武林門派。
一時間,胡帝也不知道該擺什麼東西上^面了﹗只有拼命去想破敵之法。

胡帝心想:這劍法真的不是唬人的,好生厲害﹗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打工 房子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為什麼好端端的,胡帝會和越門的女娃打起來?
原因簡單,相性不合。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原本都已經相性不合了,還被光頭帶來硬要說話交談,加上看不順眼她們對狄匹的態度;只需少少磨擦,就打了起來~

武林中人,說沒兩句話就打起來也是平常之事,就算沒有置人死地之心,出現傷亡也平常不過,而且死傷者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當然~報不報仇是另一回事了…反正,既然出手了,也只能打死無怨﹗
應該吧~

總之—一句話:越門的女娃心想荋N是被我打死了,那也是你家的事﹗

至於我們的胡帝嘛~出手打人…是他先發惡的…理由就只是單純的發發脾氣;所以說,他沒想過殺人,而且曾經作為軍人的他,殺人不是件隨隨便便的事,跟江湖人士不同,殺人是要按照指示來殺的。
動手開打後,胡帝就只砸出一隻茶杯接著一下飛踢,之後就被眼前的女娃娃舞劍舞得他逼住跳樓去了。
是心裡有氣,卻亦冷靜了。
對方都已經下殺手了﹗哪兒還容得自己手軟!?給這臭婆娘—殺回去!!!
唔嗯,胡帝是冷靜的想茩n殺回去。

胡帝心道:混帳…﹗比武功,我多半比不過你﹗可是—誰殺誰—這就不一定了﹗

對。
胡帝的自信就來於以前、他隨軍出征時,有次他所屬的小隊全滅,於是他獨自撤退;途中,即興地打算隨意的、隨隨便便做下偵察,結果到了一條村落…一條處於交戰區,卻又不見戰火傷痕的村落。
村裡有個怪人,這怪人不知為什麼的就無原無故、強迫、使硬,教了胡帝幾招武功和幾招戰技;初時,胡帝當然說不、想逃,但後來… …
就是那人教會了胡帝瞬間轉移、有斬擊能力的腳刀和氣功波、昇龍勢、虎翔霸。

這亦是胡帝最有力的殺荂C



熱門搜尋: 甩頭髮 hair 護髮 腋下脫毛 髮尾油 假髮 頭皮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這越門女子原見胡帝被自己逼得毫無還手之力、就只能跪在地上般的連爬帶滾躲避荂A初時也是頗為得意,但後來胡帝遠離她的劍圈,擊出的劍氣又被全數避過,用輕功追嘛~在這客棧裡又不能完全施展開來,追不上「滾來滾去」的胡帝。
她嬌嗔:「就光是會逃﹗」都不太中目標的、大咧咧亂劃幾道劍氣過去,氣道:「沒本事逞什麼英雄哪~!?」
其實胡帝的身法、步法就是強調機動性,瞬間的全方位橫跳,低重心的彎腰躬身是基本姿勢;聽她罵的,胡帝不屑冷眼橫看「哼」了一聲,就往客棧裡頭跑去。
越門女子見胡帝輕視自己的嘴臉更是怒不可遏,也不顧胡帝突然轉身迎擊的危險,立時使出越門的上乘輕功步法、竟敢直線極速去追﹗
眾人見他兩個打入裡面去,紛紛跟上。
地域絲等人見這婆娘討厭歸討厭,但她能宛如脫兔般在一地破爛的飯堂如斯迅速的直線跳躍,心裡亦是不得不佩服﹗同時擔憂起來…


                                                                                               這下子…胡帝那混蛋不被打死才怪~


莫大也一樣的擔憂起來,但他的擔憂與地域絲等人的擔憂截然不同…莫大心下細想:瞧胡帝這小子剛才那模樣…媽的﹗不好—我早應出手制止他的,這死小孩要出殺茪F﹗

胡帝乃軍人,打法自然比一般武夫要多;這並非說武林人士除了正面上對方外就沒別的打法,而是想說胡帝的打法較之更具戰略味道。

女娃娃追去,見通道長而不闊,心下喜道:就說你這死軍佬(她以為胡帝比自己年長,並已成年)沒腦子嘛~嘿﹗竟然跑來這麼一個地方,好哇—
女娃娃喝道:「這次看你怎麼躲!?」她手腕扭動、左右各拉一圈,劍身疾轉就連放兩招風捲殘雲!!
劍氣如疾風勁吹、席捲而去,地上木板斷裂吹起﹗見胡帝正面中招,這剛趕來的~當下人人皆想胡帝歸天﹗
就這瞬間﹗眾人與遠處的越門女娃中間就憑空出現個胡帝來,他兩手作刀猛打出氣功波•斬連射﹗
嚇得一越門女子驚叫:「師妹小心﹗」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7-1-13 12:5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女娃回頭見此,猛一怔—他怎麼跑到我後面來了!?同時心想到:對啊~我自己也是無處可避了﹗
幸好長期習武、日日對打,竟是能下意識出手;面對胡帝大包圍攻至的氣功波,就只迎面而來的三發命中,她向後一躍、劍尖三連點落在氣功波上,全都刺下、帶落地面﹗
她這神來之手,就連莫大亦大讚叫好﹗

向後輕躍,同時劍尖楊柳點頭向下…這正正就是她越門半逃半守的一招含羞閉目,但,為保能確實擊落胡帝強勁的氣功波,她的劍尖卻是連點三次只得半招、又應為斬擊的雷霆萬鈞。
後躍劍尖點的含羞閉目…這向後一跳,有著承認敵勢太強、逃避之意…至於這劍尖點雖無半分攻擊力,但,守如楊柳般的堅韌不屈、敵強雖進卻不能縮減距離…這招旨意保住相方安全距離和試荍幭僂臚H的攻擊方向。
一劍斬到底的雷霆萬鈞…這一劍斬到底蚢穇棱o全力以赴而不顧一切,就只一劍斬到底、絕無後繼,快、狠、準…旨於劍氣全開、不留餘力,務求能一劍將敵人一分為二、一招滅敵。
雖說含羞閉目和雷霆萬鈞這兩招不過是越門的基本劍招,但能在剎那間的生死關頭使出含羞閉目,再配上因應雷霆萬鈞的一劍到底蚢穇棱o太到底了、不可翻身的到底,因而只出半招又改為點擊。
這樣能不加思索的瞬間出手,將兩招合二為一,確實是天賦之才再加上大量的練習、爛熟劍招,方能做到。

胡帝又一瞬間轉移,又來到這婆娘身後遠處,氣功波斬將過去…不過這次沒再大包圍,全都對準來射…見過一次之後都得心應手,越門女子側身閃、劍刺邊,避過…之後相方都是重施故技。
越門女子本已經進不得多少距離,胡帝更加像是怕了~他的瞬間轉移每次都出現在更遠的位置。
越門女子只有罵幾句、衝幾步,手中劍就是摸不著胡帝,遠遠不夠。
就此刻,場外一越門女子忽說:「師妹,美人腰。」
女娃心道:啊…對喔~還有這招﹗

這少女長劍回鞘,之後雙手叉腰、擺好身段。
十五、六歲的她身形嬌小,這麼~一個好姿勢…其實…不誘人;特別看在跟她拚命的胡帝眼中,他只覺少女一副欠打的自信笑臉—就是令人想要大巴掌、大巴掌~出—盡奶力給她卯下去—﹗這麼、多麼的一副欠打嘴臉。
胡帝心問:美人腰!?…什麼鬼花癡功啊﹗光是叉腰能把我給叉死—!?卧草~
胡帝沒放招,就看她能鬧出什麼名堂來。



實用相關搜尋: 安全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話

[隱藏]
美人腰乃越門創派之祖—越楓門下的第三弟子—方小袾所開創的一套劍法。
方小袾家族本為行走於江湖中的一支歌舞團,能歌善舞的她尤其精於絲帶舞、水袖舞,而她所用的兵器為長約四、五米的鞭子;故,拜越楓為師學劍後,她就將兩者融入劍中。
方小袾年少時頗為悲慘,愛上了一個欺騙自己的有婦之夫,最終不旦賠了錢財又搭上身體,還落得一個被指為破壞別人家庭的娼妓下場。
她的這套鞭子軟劍劍法,其劍訣就是述說自身的慘劇…由與那男子相遇相愛開始,再到送錢獻身,最後悲痛欲絕、憤而殺盡一切…黯然離去;這路劍法就得開頭幾招只守不攻,愈後愈見慍色,最後更是極致陰損毒辣…因而這劍法原名為「蛇蠍女」;要等方小袾逝世後,弟子們覺得蛇蠍女這劍法之名不太合適,又鑒於這劍法茩咩嵹妐y身發力,就改叫作「美人腰」。

只見少女一腳似是舞蹈般跳動、踏步,忽然就整個人浮起,緩緩飄上半空…一手輕揚而出,扯出一縷白光…白光倏然卷向胡帝;胡帝看得眼睛迷糊,他眨眨眼、身靠一側避開,橫眼去望…竟見身旁劍尖入地之劍、劍長少說也有十米﹗胡帝是看傻眼了…
越門女子劍如鞭舞,手猛抖動、連拉數圈,一連使出幾招媚骨纏,劍身如龍卷又似陣陣疾風,招式綿密、攻得胡帝是瞬間轉移也瞬間使不出來,逼得他只能穿梭於劍圈之中閃避連連…女娃再疾手往前一揮一收,接上一招嬌軀躺,就將她自己一下子送前—這二人相距距離突的~就沒了一半,同時,胡帝頭頂的幾道劍圈頃刻間化作一道長虹躺下﹗
他:「!!?」立馬地上一滾才剛好避開﹗
胡帝站起身來,這才真的見識到她駁的這招嬌軀躺的威力何在…這招一出就縮短二人距離並使劍身改以鞭擊,這招一收就順勢將變得多餘過長的劍身納入劍柄並將圍在身周的劍圈圍攻向自己…胡帝心想:高明—嗚、混帳﹗…幸好這招攻完後留了個瞬間給我﹗
胡帝火速又一瞬間轉移逃出。
女娃看了這麼多次瞬間轉移,已知他又在身後遠方出現,她輕躍一舞步,同時腰扭手轉,吐出長長的劍身化作絲帶般、大圈大圈的套過跳起的她…隨後,她手抖動、左右拉出,就教胡帝見一堵牆般的劍圈極速逼近﹗這乍眼看去就只其中的劍尖位置似是安全;胡帝當下亦無他選,就避向劍尖,劍尖就激射而來﹗
這正正就是美人腰中較前的兩連招—朱唇輕啟噴蘭芳,引你過去受死。
剎那間,胡帝只得反手拔出軍刀去擋,卻被連同手臂一起貫穿﹗
胡帝…忍痛不叫。



實用相關搜尋: 安全 手臂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