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第三話

[隱藏]
一腳立地,另一曲起的腳冒出猛烈的紅、黃兩色的氣焰,胡帝:「昇龍勢。」立地的一腳躍動,腳刀踢起路亦茲、二人就此升上半空;緊接著曲起的腳猛踢出,胡帝:「虎—翔—霸—!!」是整只小腿的飛撞。
猛烈聲響,路亦茲背後鎧甲破裂,口中一甜,吐一口血水…路亦茲亦是被激怒了,他半空中反過身來就見胡帝瞬間移到地面擺好手刀架勢,知他準備連技攻來;路亦茲當下猛扯內力,聚於一足腳下,迸裂出的元氣化作白色雷光,就向胡帝一腳踏落﹗
望得此境,胡帝急退。

轟~隆~!!」聲去…煙霧四起,加上受影響的電壓導致訓練室中燈光熄滅,只能看見路亦茲纏足的電流向地面四竄…這電光之中可隱約見到碎裂的地板。
雖看不出鳳凰展翅,但衝光拳、落雷霸,這些招式可說是瞎的都看得明明白白。
人稱雷帝、西面大國—索爾啊歌的將軍…雖仍不能肯定路亦茲是什麼身份,但與之脫不了關係是沒錯的了。

胡帝質問:「你是索爾啊歌的人吧﹗來這裡到底是什麼目的!?說—」
「… …」路亦茲的語氣亦不客氣:「我沒必要告訴你。」
胡帝氣道:「沒必要告訴我!?我們兩國現在是交戰狀態啊﹗你知道你家族幹掉了我國多少軍人嗎!?又害死了多少平民嗎!?你知道嗎﹗」
路亦茲亦大聲罵:「你根本就沒資格說這些﹗你我兩國的交戰你又知道多少!?戰爭這東西你又知道多少!?又有多少不相干的人被捲進去,你知道嗎﹗你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
胡帝已經紅了眼,殺氣騰騰的說:「入侵者居然敢在被害者的土地上盡扯這些鬼話…!!!哼,算了,跟你再講什麼都是多餘的…」就要下殺手:「死吧。」
路亦茲神情冰冷,是肅殺的冷,說:「入侵者?哼,這句話就是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最好證明啊。」已是暗地裡運起滿身的內力,想要一招搞掂。



實用相關搜尋: 地板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話

二人將要交手的瞬間,驚見一物出現眼前、分隔二人。
「!!!?」瞥見這物件有著叫人驚嚇的外形… …「轟—!!!」巨響後,整間訓練室都炸毀了。
警報響起,附近的人都跑來看出了什麼狀況。
原來是羅倫亞用肩炮阻止二人交戰。

用瞬間移動逃出來的胡帝喝問:「想殺人啊—!!?混帳—」
羅倫亞一臉得意:「想殺人的是你小子吧~我只不過是想阻止你們廝殺啊。」
一貫以往的胡來,可這次就連班寧斯特也驚怒的喝道:「阻止他們廝殺用得了這麼離譜嗎!?他們沒打死都給你炸死喇﹗」拍打身上的灰塵,氣道:「差點沒把我也炸了。」
羅倫亞答:「不會啦,炸不死他們的,首先,胡帝會瞬間移動,逃得出來,而路亦茲呢~」頭稍擰後,就見路亦茲走出煙塵,羅倫亞續道:「雷帝的盔甲可不是蓋的~」
「再好的盔甲也得來得及防禦才行啊﹗」班寧斯特氣道:「而且—就非要搞這麼誇張嗎!?待會兵部的人來的時候不又是我去擺平事情…混帳﹗」一說完就見遠處來了幾名軍級不低的帶住一支部隊朝這面走來;班寧斯特深深嘆息:「唉…還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快呢﹗」
「炮彈落在他兩人中間應該來得及反應啊~」羅倫亞指茩J帝、路亦茲二人,說:「而且當時情況危急,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啊?能阻止他們已經算很不錯的了。」只見胡帝、路亦茲二人已沒有交手意思了,但都帶點咬牙切齒的表情望過來,羅倫亞:「看~最快讓他們停止互相敵視的方法就是製造新的敵人,唔嗯。」
班寧斯特氣道:「你讓他們敵視你是要搞什麼啊!?其中一個還是你的直屬部下咧~再講…你都有時間跑去武器庫拿肩炮了,時間會…」卻被打斷說話。

「今次是鬧什麼了?你們兩個…」
同行軍官私語:「可以的話真想趕走這兩個傢伙…哼,根本就是瘟神﹗」
羅倫亞笑道:「要趕就快啊,現在、馬上。」
班寧斯特急道:「喂—羅倫亞,我來加里塔裡的目的還沒達到、回不去啦,你想害死我呀?」

胡帝卻是懶理羅倫亞這邊在胡扯什麼鬼東西,衝過來就插話說:「尚書令—這人是索爾啊歌、雷帝的軍人﹗」就直指路亦茲。
路亦茲雖依舊神情木訥,但心裡卻喊道:這趟糟透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話

尚書令驚道:「你…你說什麼!?索爾啊歌…到底是怎樣混進我軍的!?」就命隨行武官:「快給我拿下﹗」
羅倫亞上前一步擋路,問:「你們要帶我的部下去哪?」
「!!?」尚書令面有難色:「這…﹗」
羅倫亞一邊嘴角上揚:「是我帶他進來的…至於…目的呢~」轉身背對眾人,說:「從內部破壞你們加里塔裡…」只回頭邪笑:「嘿、這麼一個說法怎樣~?還滿意嗎?」
「嗚嗚…!!!?」
                                                                                                    這番話是任誰也嚇到目瞪口呆了吧。

羅倫亞一邊向路亦茲打個手勢,一邊走回去:「收隊、收隊。」
胡帝見他們三人就這樣子走人了,問:「喂,尚書令—這樣行嗎?居然放他們回去—」
「哼…不然還能怎樣?」

就是這樣,幾天過去,相安無事。
一個「敵人」都混進軍中了,還能安然無恙的靜靜過了幾天﹗很誇張吧!?
不過作者我懶得去解釋其中原因了,麻煩啊。

地下訓練場
「這些花拳繡腿究竟還要學到什麼時候!?畜生…」地域絲氣道:「喂—莫大教官,什麼時候才教我能打敗那個胡帝的武功啊!?」
莫大還未出聲,丹爾斯已說:「我說咧~『大衛』小朋友,憑你現在的功夫要挑戰那小子的話還早了幾年啊。」
「誰是大衛啊?混蛋,想打架嗎!?」接著,地域絲更氣:「哼,當然啦,你小子已經學會了氣功波…嗚…!!混帳—」就衝過去叉住丹爾斯的脖子,喝問:「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的啊!?」
丹爾斯漫不經心的說:「那不過是偶爾使出來而已~就像你上次跟馬克交手的情況一樣…」然後奸笑:「不過呢~」伸手向場邊一塊大石打出一氣功彈、炸出個坑洞來,接道:「不同的是老子我可是完美的學下來了哦,將出招的手感。」
「混帳—憑什麼你小子比我還快掌握這招的啊!?明明是我先學會的!?」
丹爾斯:「地域絲,你那不叫『學會』,你不過是碰巧而已。」
「嗚嗚…!! 你小子…要跟你說多少次呀!?叫我『地域』就好了﹗」地域絲這又對莫大和羅倫亞說:「喂—快教我一些更強的武功啊,這些花拳繡腿什麼的就到此為止了﹗」再針對羅倫亞說:「小鬼,啊、不…隊長,至少教會我氣功波嘛。」
羅倫亞說:「你小子是定力不足啊,知道嗎?你們兩個在最初初來到這軍校之前就已經具備了使用氣功波的條件了,但是因為對氣的認識不足,而且本身的能量又弱到死,但,經過訓練後,丹爾斯打出氣功波的『偶爾』機會增加,並且在走狗屎運的時候~他靠感覺記住了使用的方法…」丹爾斯、地域絲聽到都火﹗
地域絲氣道:「別太多解釋了—我根本就聽不懂你說的話﹗」
「… …」羅倫亞:「一句話—你定力不足,也就是說不夠集中力,明白了嗎?」
「唔唔…」地域絲搖頭說:「完全不。」
羅倫亞望住他眨眨眼:「大概…你這死小鬼一世都甭妄想學會氣功波了,我想…」

一旁的路亦茲心想:就算是以怒火為拳意的武術,「心」也一樣要靜下來,這樣才是「武」。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話

由莫大指導,地域絲等人都在訓練中;而路亦茲由於已經是遠遠超出要求水平,因而站在場外。
這時,班寧斯特趁機問他:「路亦茲,怎樣了?雖說事情看來是被某人強壓下來了… …還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你們就要正式執行任務了,現在…還來得及啊。」
路亦茲慣性閉嘴看人,班寧斯特續道:「我想…你也知道了吧,我們這一隊的隊長是個怎樣的麻煩製造機~」
路亦茲罕有說話:「的確。」
羅倫亞閃過來跟路亦茲說:「你給我一直沉默下去好了,永遠—」
路亦茲:「… …」目珠移來,似是有話。
羅倫亞:「那件事就別問了,我懶得說。」路亦茲的視線就回到前方了,接著,羅倫亞就說別的:「你這大塊頭就給我待下來吧~」路亦茲的視線又移來,羅倫亞:「反正你暫時也不想回家喇,而且你不是想知道戰爭到底是啥回事嗎~?為什麼這種只會帶來痛苦的東西會存在,還要不斷重複?對吧~給我留下來﹗」羅倫亞眼珠瞟一眼路亦茲,再說:「我會告訴你的,小屁孩喲~」

一旁的班寧斯特聽得是頭皮癢癢的~說:「別一臉正氣、鬼話連篇地蠱惑人家小孩子啊~你這臭—死—小鬼﹗」
「真的啦﹗我說~」羅倫亞伸手指去,說:「看咯~人家丹爾斯、地域絲二個小鬼,不都是戰爭中被害的一群嗎,但是他們倆不知活得多麼的愉快咧~」
路亦茲:「… …」
「雖說他們的智商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路亦茲望住拼命訓練的丹爾斯、地域絲二人…回想起離家後、沿途所見,那因戰爭帶來給兩國人民的種種禍害… …
死亡,傷殘,分離,窮困,飢餓… …是痛苦的,絕望的﹗

丹爾斯、地域絲二人孤兒院出身,但兩人的臉上並不是路亦茲見慣的那種不幸神情。

這時候,地域絲不知又發什麼神經的走來說:「喂,小鬼,告訴我那個雜碎現在在哪?」
旁邊的班寧斯特只問:「雜碎?哪個雜碎啦?」
地域絲氣道:「還有哪個喇!?那個啦—那個﹗」
班寧斯特也氣了:「到底那個是哪個喇!?死小鬼﹗」
「當然是胡帝啊﹗不然還有誰?」地域絲氣話:「哼—還給我是軍事指導員咧~有夠笨的了﹗」
班寧斯特只忍住怒氣:「現在你小子是打不過的,去找打只是討死﹗而且…最近我們隊製造的麻煩已經足—夠—死—了—﹗明白嗎!?少給我去惹事生非﹗」
羅倫亞卻說:「也好,反正你這小子也不是乖乖練武的料,去吧~死乾淨點再回來。」
班寧斯特:「喂—」
羅倫亞一手指天:「你走上去地面然後用力大喊『雜碎—給爺我滾出來﹗』就找到他了。」
班寧斯特惱道:「羅倫亞—混帳…!!你都教他做些什麼鬼東西呀!!?」
「好—﹗」地域絲高興應聲而去。
「去吧。」羅倫亞只豎起姆指。
之後這一堆小朋友也跟住去熱鬧熱鬧一下。

班寧斯特心裡氣道:一大堆的死小鬼…!!!!我已經受夠了,混帳﹗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6-6-21 01: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話

[隱藏]
地域絲本身就不是胡帝敵手,加上與路亦茲的磨擦以及地域絲一甫頭就叫罵,胡帝是將一切的忿怒全部發洩在地域絲身上。
這十多日來天天挑釁,地域絲的臉沒有一天不是腫成R頭模樣的,丹爾斯就較之為好,只因他沒有罵人,但傷痕累累也是不免的了。

地域絲處理身上傷口,慘道:「混蛋…招招朝我的臉打,害老子我都快要忘了自己長什麼模樣了~他媽的…﹗」包紮成木乃伊。
丹爾斯:「誰叫你嘴巴那麼毒?打架就打架,罵什麼東西咧?你看我~」手摸下自己左右兩邊臉:「打了十多天還是一樣的帥﹗」
「去你的﹗」
丹爾斯見地域絲依舊笨手笨腳的,就說:「都包了十幾次了還包成這樣,唉…有夠蠢的…」又走過去:「我來吧。」就又幫地域絲包紮。
地域絲:「哼…包紮什麼的,是打輸人家、失敗者才有的下場,老子我才學不來咧~」

門口:「那下次就不要再輸。」
丹爾斯、地域絲都望去,是莫大。
莫大:「已經輸了這麼多次,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嗎?」
丹爾斯、地域絲都低下頭,不語。
兩人有沒有了解自己的不足之處是不知道了,但看來真的有在想問題所在。
莫大:「是連貫性,武功套路。」丹爾斯、地域絲都抬頭來望,莫大接著說:「一看就知道你兩個不旦功夫沒學到家,而且除了對方以外基本沒跟其他的習武之人交手,沒錯吧。」
打最多的就是小混混…丹爾斯、地域絲沉默承認。
莫大望住地域絲說:「還好意思問我那『花拳繡腿』要耍到什麼時候咧~」再接道:「拳腳上就只有招式,一點套路都沒有,當然打不贏人啊。」
地域絲抓起「絕世武功」叫道:「這書上說:『無招勝有招﹗』怎樣?老子我識的字多了吧。」
「混蛋—會認字是應該的吧﹗」莫大:「哼~還給我無招勝有招…等那天你將天下武功的招式都融會貫通才說吧。」
「唔唔…﹗」打擊過後,地域絲問:「那…那我學好了花拳繡腿能打贏嗎?」
莫大笑了,說:「等你學好花拳繡腿~?哼,你以為這麼容易嗎,很多天份不足又或疏於練習的人,學了足足十年—也不見得學好了﹗花拳繡腿…你以為就真的是花拳繡腿呀!?」
丹爾斯、地域絲傻了,問:「能有那麼難嗎?那些招式很普通啊。」
「花拳有八八、64式,繡腿有四四、16式,你們學了多少?哼…」莫大:「而且花拳繡腿真正要處在於招式與招式之間的變化,武功套路中的轉變﹗像你們只懂茞援顝萓〞漣x難度和打出來拳腳上的威力,當然不可能學好喇,根本完全理解錯了。」

又過去些日子,三個月的軍訓完了,眾人畢業。
畢業前,地域絲等再次來到胡帝面前。
「混蛋,再來打一場﹗」
胡帝:「… …」

渾身的繃帶,也不得不承認…胡帝:的確是變強了嘛… …而且天天爬上來叫罵,真的煩死了﹗
                                                                                                                                                                                                                        第三話完



實用相關搜尋: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鐵血軍校 第二訓練場
地域絲等七人、新兵營•第八小隊齊集於此,迎來其軍人生涯首個任務—邊境山區,喀答克群山的掃蕩戰。

隊長•羅倫亞:「我們第八小隊在這次掃蕩戰的任務主要是偵察~特別是喀答克群山對面的林地,當地環境與這個訓練場類似,都是山林為主…唔…還有就是畫畫那裡的地圖喇,啊…還有…」因為開會時根本沒聽,所以就問身旁的班寧斯特•扎布羅:「喂,還有什麼啊?班寧斯特~」
班寧斯特低頭衝蚚僮菬氣道:「不要問我嘞—我又沒去開會﹗」
羅倫亞見問不到任務內容就算了、不管了,跟部下說:「唔唔…差不多就是這樣咯~」手指指身後的訓練場就說:「我們有兩日的時間去適應場地,出發吧。」心想:反正我們第八隊是多餘的,任務什麼的隨意弄~

正當眾人要走入森林之際,只聽到學校那個方向轟炸聲連響,眾回頭…見到煙霧四起;不久之後,班寧斯特接到無線電,隨後…班寧斯特:「我們第八小隊的首個任務更變,學校受襲,我們需馬上趕回去擊退敵人。」
聽後,羅倫亞:「好—全隊返回﹗」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返回也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見林道上一大堆人喊打喊殺的~向這邊衝來…從衣著打扮根本辨別不出是什麼人,可是是敵人應該沒錯了。
帶頭的莫大問:「隊長,指示﹗」
羅倫亞:「唔唔,先試茠奰誧a。」
「好。」莫大令道:「各就各位—準備迎戰﹗」
班寧斯特望見敵人全部的冷兵器,而咱們手中怎麼說都有機槍,這首仗…應該不會打輸吧。

進入攻擊範圍。
莫大:「開火﹗」但…幾秒過去… …靜。
「咦~機槍壞了嗎?」
「我的也是…」
「對哦,怎麼槍都一起壞了?」
                                                                                                                      喂﹗敵人都要殺到面前了喔—
莫大一聽,只好急急命炮手:「炮兵,快投手榴彈﹗」
「哦…哦、好—」手榴彈擲出… …又幾秒,沒爆。
「好奇怪呢~手榴彈…也跟茪@起壞了。」
莫大匆匆去瞧到底啥回事… …額頭血管暴動!!!!大罵:「笨蛋—一堆白癡﹗安全制未解除喇~﹗」
「哈哈…」羅倫亞:「算了~先退入林中。」
莫大令:「退入叢林裡面—跟好別掉隊了你這群蠢小子﹗」

班寧斯特一面退一面兩行眼淚:「嗚嗚…到底這三個月我是幹了些~什麼東西…嗚嗚!!」
羅倫亞輕拍班寧斯特的後背示以安慰:「我知不是你的錯啦。」
說完就聽身後…莫大罵道:「混帳—﹗地域絲—你小子跑錯方向了嘞﹗」
地域絲:「嗚嗚…林子、林子—這裡全部都是樹林啊﹗鬼知道哪邊呀~」
丹爾斯隨即應曰:「所以就叫你跟好我啊﹗」

羅倫亞:「看吧~就說不是你的錯啊。」
班寧斯特已是哭笑不得。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退入林後,就一直直走,終於,到了盡頭…走出叢林、來到山崖邊。
班寧斯特抬頭望上崖頂,心想:混帳,要是在崖頂的話,我們還能跳下去擺脫追兵,可偏偏就在崖底…到底要怎麼辦?
這時,羅倫亞問:「喂~班寧斯特,現在怎麼辦呢?敵人就在後面、快來了哦~」
班寧斯特氣道:「你居然反過來問我怎麼辦!?我才想問你怎麼辦咧—﹗畜生—」
莫大:「羅倫亞,你怎麼說也是我們這一隊的隊長,本來的任務也就算了,這次…多少負點責任嘛。」然後用比日常更加「嚴肅」的神情說:「我想,你也不想失去唯一能容下你自己的容身之所吧?」
「… …」羅倫亞:「喂~班寧斯特,你打過幾多場仗?有比現在情況更糟糕的嗎?」
班寧斯特先用力嘆氣,然後叉腰、閉眼一邊回憶一邊說:「哼…打過幾多場的戰役就不清楚了…比現在更糟糕的戰況是經歷過…」只睜開一只眼斜視羅倫亞,接住說:「可是當時的…全部都是正常的指揮官。」
羅倫亞:「那~莫大,你呢?身為神龍寺的武僧,應該也打了不少仗吧。」
莫大:「唔唔,就如你們所知,我們的國家滅亡了,所以…入侵者…」
羅倫亞:「嘛~其他的就別提了,我想說的是,既然你們都經歷那麼多戰爭了,還怕個屁啊?」
莫大、班寧斯特二人心想:這其中原因有超過一半以上是因為指揮的是你這死小子﹗
只聽羅倫亞說:「再講~我們隊本身就是所謂的『炮灰』隊之一,趕不趕回去沒差啦~而且啊,你們兩個對戰爭都很熟識了,作為教官、訓練新兵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應該都很清楚啦…」望去7個小朋友,說:「就區區三個月,怎麼可能訓練完畢呢~」
班寧斯特:「訓練不足是事實,但現在這個國家的軍情你也了解啊﹗再怎樣的訓練不足也只得硬著頭皮上了﹗」
莫大應聲:「對啦。」
羅倫亞:「什麼嘛,你兩個不是很清楚嗎~」手指前面殺至的敵人,說:「只得硬著頭皮上了。」然後又望去7個小朋友,說:「而且呢,忘了解開安全制只不過是這些小鬼心態太過缺乏緊張感罷了~」再來一個嘆息:「也是呢~雖然說幾乎都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殺人經驗全都有咧,再講,手持火器殺敵對他們來說也的確是少了些真實感。」

莫大、班寧斯特二人懶得理羅倫亞說什麼,只重新教地域絲他們使用槍械、手榴彈等火器。
可是大堆敵人已要殺埋身,7個小朋友中的兩個、早已熟識火器的臭小子—加黎兒、路亦茲:「已經來不及啦﹗」從擔任炮兵的同伴手上搶過手榴彈就丟出去﹗
「轟—轟—轟—轟—」
爆炸聲連響。
羅倫亞:「什麼啊…這不是學得好好的…」
然後,莫大、班寧斯特二人是手把手的教,總算是喚回記憶。
7個小朋友拿蚨j亂打,前面死傷遍地… …但,敵人也愈來愈多。

只聽敵後方有人大喊:「青竹派的人嗎?快—崖那邊就有大概十個人﹗」
這就見幾十個青衣麻布穿著的人衝了出來,其中一人說:「鬥魚、惡魚兩幫的,我們圍過去﹗」
「好﹗」

班寧斯特心想:青竹派、鬥魚幫、惡魚幫!?這不都是特拉加斯海那裡江湖上的一些三教九流的門派嗎,怎會跑到這裡來了?唔,這樣終究不是辦法啊…﹗要突圍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班寧斯特大叫:「喂,死小鬼們,要突圍了—﹗特別是地域絲,可別跟掉了﹗」
地域絲氣道:「為什麼要特別提醒我啊!?」
班寧斯特:「哼,你小子心知肚明…」

打槍不過就上了一堂,而且還是站茪ㄟ呇a打距離十米的鏢靶而已,第二次開槍就實戰了,所以…
一路奔跑突圍、一路開槍殺敵,也不知打中幾人?
反正最終被圍住了。

班寧斯特低聲說:「媽的,這不是說幾乎全個森林都是敵人了嘛…其他部隊死去哪了?」
「什麼呀~看裝備…是所謂的『炮灰隊』吧,哼,也罷,反正只要是鐵血的人都得死﹗」
班寧斯特朗聲問:「喂,你們…不是東面大國—商政的軍人吧,為什麼要攻擊我們?明明都是加里塔裡共和國的人啊。」
「看出來了?嘿,沒錯—我們都不是商政的軍人﹗」
「我們是鬥魚幫的﹗」
「這邊是惡魚幫﹗」
「青竹派﹗」
「還有我們五色教﹗」
班寧斯特:「??五色教…」
「哼,是新的教派喇﹗小子—」
班寧斯特:「你們是什麼都沒關係了,反正都是加里塔裡的武林人士,為什麼要幫敵人打自己的國家?」
「橫豎都是死,你們也沒需要知道啦,想知道~哼,去問問閻羅老爺吧﹗」
班寧斯特:「一般都是說:『橫豎都是死,那就告訴你們吧﹗』這才是標準回答啊。」
「少囉嗦﹗受死—」
班寧斯特:「媽的。」手指指去就射出一指尖大的氣功彈,將之射殺。
7個小朋友齊聲讚嘆:「哦喔—」
「我哦喔你個頭吖—哦喔~」班寧斯特:「混蛋~真正會用火器的就得原本就會的兩個…」看一眼自己的裝備:「而且彈匣也沒剩了,唉,這『炮灰隊』還真不是叫假的﹗」令道:「接下來隨便你們怎麼打,跟荓出去就是了﹗」



熱門搜尋: 婚紗晚裝 鑽石 生bb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隱藏]
於是各自各衝,只管自己殺出去,其他什麼也不管了。

哈雷爾弓箭開路,來到林邊,施展輕功,踏在敵人頭頂,「啪、啪、啪~」幾下就躍上樹,然後於樹上橫枝跳回去了。
見狀,地域絲氣道:「啊呀~哈雷爾—你這混蛋~太狡猾了﹗」
哈雷爾回頭:「我可是獵戶出生,這種叢林戰對我來說輕鬆~輕鬆~」走人。
魯道夫更加是一個都沒打,直接跳上崖壁,用忍具爬了上去,也回去了。
又見狀,地域絲再氣道:「啊呀~魯道夫—你好歹也幫忙殺一個呀﹗」
魯道夫回頭:「身為忍者,怎麼可能被區區的峭壁擋住去路?」也走人。
丹爾斯:「誰叫我們沒有哈雷爾這麼好的輕功,又不像魯道夫是個忍者?」
地域絲大罵:「混—帳—!!」
莊子:「敵人來了﹗」

敵人殺埋身、同伴「逃掉」兩個、三個長官不知所蹤;生死關頭,終於…認真起來。

加黎兒問:「路亦茲,還剩多少手榴彈?」
路亦茲:「1個。」
「我也是。」加黎兒:「好,用來開路。」
莊子搭話:「啊,之後你們用槍,我們三人放氣功波。」與丹爾斯將槍遞去。
注:地域絲的子彈早就打光,槍早丟了。

手榴彈一個打完再一個,接著加黎兒和路亦茲雙手雙槍在前,莊子三人在後,突入敵陣。

殺入包圍,地域絲眼見莊子雙手齊發氣功彈,做到左右開弓,但自己必需兩隻手才能打出一顆氣功彈,心有不甘,賭荇臐B死命的放

由於敵人不是軍人,沒有什麼陣仗,而且雖說是武林人士,但這幾派的武功也是以稀疏聞名的,可說是輕易殺了出來。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終於,又回到林間遊道,與學校只距離不過一公里。
地域絲殺得性起,叫道:「好—我們殺回去﹗」
路亦茲立即制止:「不,等一下。」
地域絲問:「搞什麼啊?路亦茲~難得我打得這麼過癮的…」
路亦茲:「應該趁現在先觀察一下學校附近的情況再說…」四處望,找到一棵特別高大的樹,路亦茲輕功一躍,直上十幾米高,然後爬上樹頂。

望遠鏡中,只見學校附近是屍體滿地…至於…學校本身…可說基本沒有損壞。
路亦茲心道:果然…只得一些連武功都沒有的人,根本沒可能攻得下模仿防衛巨壁而建的軍校…那麼,敵人的目的是…?
路亦茲雖已經不是新兵了,但是「敵人的目的」什麼的,還不是他能夠猜到的。

這時,只見遠處的莫大向自己這邊跑來。
莫大喘氣不停、斷斷續續的說:「鵅X鵅K啊…﹗聽好了,你們…哈啊…﹗任務…任務更變…」
地域絲埋怨:「又來~!?」
莫大運功理順「條氣」,再說:「事態緊急﹗別廢話了—都跟我來﹗」

學校附近一帶的郊區都列為軍事禁區,一般人是禁止進入的,敵人是從底下水道侵入,再由林間遊道攻向學校。

莫大帶領地域絲5人趕路,跑了一段的時間,就見到前面新兵營的其他小隊在此迎戰前方不斷湧來的敵人。
莫大問我軍後方支援人員:「什麼戰況?」
其答曰:「其他幫派的都消滅了,現在就只剩那個新興、喚作五色教的幫派。」

五色教
成立至此不到半年時間,最初為數十幾人。
由於當時成員人人頭包布巾,且共有五種顏色,因而名為五色教。
只半年左右的時間,便聚成人海。
現在,凡只頭包布巾,管是什麼顏色,都是教友。
由林道前源源不絕的湧現。

「這個人數…不是開玩笑的﹗」莫大:「跟總部聯絡沒有?」
「聯繫過了,瑪利亞•啊扎爾多基地已經派兵,估計5小時後到達﹗」
莫大心想:5小時…怎樣的一個速度?一般情況下,這路程需要12小時的…罷了,敵人暫時只是些雜兵…
莫大:「還是得先確認源頭啊…」回頭:「跟我來﹗」
繞道而行,其他林道。
莫大:「照上頭估計,敵人是從棄置的底下水道入侵,我們小隊現在前去封鎖底下水道的出入口﹗明白嗎!?」
地域絲:「喂~光頭,小鬼和囉嗦鬼呢?」
莫大:「他們不會參加軍校外的戰爭,這是他們國家與加里塔裡的協定,就這次本身的任務來講,喀答克群山的掃蕩戰也將原定由我帶領你們出戰而已。」
「呵啊…」地域絲:「那…魯道夫和哈雷爾呢?」
莫大:「之後他二人會空降參戰。」
「空降?」
「沒錯…空降。」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莫大帶領地域絲等人來到另一條道路,同樣的滿滿的敵人。
丹爾斯:「可惡﹗又是一大堆的敵人…喂,光頭—不…長官,就沒有其他通路了嗎?」
莫大:「都一樣,據偵察回來的敵情,所有通往地下水道的路全部都塞滿了這個五色教的人。」
丹爾斯:「嗚嗚…要殺到什麼時候啊?」
莊子:「學校的駐守軍呢?怎麼不派過來?」
「叫得做學校的駐守軍當然駐守在校啊,怎會派過來?而且他們本身就人手不足了,不然的話又怎麼會抓你們來當兵?」忽然,莫大表情詭異:「我說呢~小鬼們,你們…知道為什麼我們第八小隊會叫做『炮灰』嗎?」
同行5人:「… …?」
丹爾斯:「從字面上看…應該就是專門犧牲用的吧。」
莫大:「啊,對…而且『炮灰』這兩個字還是形容得十分貼切的…」

隨之,劃破天空的聲音由遠處而來、壓在頭上…巨大的石球密集如雨,頓時砸死大堆敵人,道上的五色教門徒慌惶、四散逃命。

「哇哇~~啊呀—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還用問嗎!?不就是我們在學校裡又推又滾、足足三個月的石頭嘛﹗」
「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這到底什麼回事—!?」
莫大:「你們每天推的這些石頭運上學校牆上頂部,然後由巨型的投石器空投、砸死敵人﹗明白—!?」眼見被逼向自己這邊逃命的敵人衝至,莫大令道:「來了﹗聽好—別讓他們過去,死守你的崗位﹗」
「光是顧住自己別被砸死都已經顧不上了—還理得了敵人﹗」
「哇啊~!!死臭光頭—我們的任務不是封鎖地下水道的出入口嗎﹗這下子~老子連地下水道的門口都見不茪F﹗」
莫大是避得駕輕就熟:「別為任務擔心,由3~8隊都是炮灰隊,要是你們死光了,我會回後方帶另一隊來。」

眾罵:「可惡——!!加里塔裡共和國——」



熱門搜尋: collagen 香水 飄眉 化妝課程 脫髮 美容課程 去斑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就靠住大石砸死蟹這招,一眾小朋友是又驚又險、左閃右避,終於來到地下水道前,至於出入口…已被大堆石頭給封了。
小朋友們是恨得咬牙咬出血來:「媽的~混帳…這根本就不用我們來封鎖嘛…!!」
「看來是由於無差別投擲,無意中封住了…」莫大:「好了,別廢話,現在原地待命、聽候指示﹗知道嗎—!?」
隨之後是傳令兵來又傳令兵去。

莫大:「根據情報估計,敵方很有可能轉移進攻路線,喀答克群山的敵軍改以這地下水道入侵;上頭決定,掃蕩戰更改場地,我隊偵察任務不變,作為先鋒,現將進入地下水道進行偵察,馬上出發﹗」
「那個…都給石頭封住了呢。」
莫大:「用手搬啊。」這麼一說,頓時反抗聲群起…
「混帳—要搬到什麼時候!?」
「死光頭,你有病啊!?這麼多的石頭—按照老子的經驗,豈碼要一個禮拜﹗」
莫大大罵:「閉嘴—閉嘴—閉嘴—﹗你們這群小畜生﹗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呀!?叫你們搬就搬—知道嗎﹗現在又不是要你們搬到吊籃裡,搬開石頭、有條通路就好了﹗一群智障畜生~﹗」
平日少見莫大發脾氣,突然間爆發小朋友們都驚呆了…沉默。

「喂~死光頭,畜生有智慧的話就不會給人劏來吃了吧。」
「… …」莫大:「我們神龍寺的人都是素食者。」

接著大家動手搬開石堆。
莫大搬一邊,小朋友們搬另一邊,齊齊起勁地搬開大石頭;莫大施展平生得意技—密宗大手印,一手抓向一塊大石再往旁一送,仿如吸住再吐出,搬得有如車輪轉,相較之下,面對200KG一塊以上的大石,小朋友們運足內力,兩只手才搬得動,是以莫大一人搬得比5個小朋友還快;雖說是被強迫之下做的事,但莫大的速度似是嘲笑,特別是地域絲,愈搬愈賣力﹗

沒剩下多少了,莫大:「路亦茲,你我同時運功發掌、一起吹走這些石頭。」路亦茲點頭。
莫大配合路亦茲出手時機,同時出掌,「轟—」然大響,將洞口的石堆全部往內送,緊接著的是慘叫聲,然後,一手持巨劍的傢伙衝出,大喝:「去死吧—﹗」
巨劍來劈﹗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望這劍來勢洶洶,莫大喝問:「什麼人!?」
此人沒有搭話,只急步攻來、巨劍開路;莫大:「散﹗」眾人保住安全距離後退、散開。
沒鎖定目標的亂攻一輪,巨劍者攻至眾人中央,地域絲等人亦老實不客氣的將之圍住,巨劍者只好停下來看個情況。

此手持巨劍之人,男,叫做狄匹,與地域絲等人同年。
他,最大特徵是一頭怒髮衝冠的刺蝟髮型,濃眉大眼、五官立體、身材健碩,從其身穿武服和所使之劍招,一看便知是哪一派的武林人士。
莫大雖不知其來意,但已知其來歷。莫大:「越門的人吧,為何要攻擊我們?難道就連越門也淪落到要跟青竹和二魚兩幫等~三教九流之輩同流了嗎?」

莫大這似是挑釁的話語,其實是心怕他越門真的與自軍為敵了,事關越門不像青竹派、五色教又或是鬥魚、惡魚兩幫等,只不過是些『二打六』的角色,而是真真正正的武林門派,其江湖地位更不下於莫大自己所屬的神龍寺。

越門
位於國家—商政內,一個相當有名氣的武林門派,有「劍不過越門」的美譽。
以劍為主要兵器,亦有少量的武功套路會用到暗器。
主張劍、氣雙修,無劍可用的情況下白打亦可,拳腳上有指、掌、腳等套路。
創派人為女子—越楓,門徒多為女性,男性為少數,如狄匹。
據說男性想拜入越門會有相當嚴格的要求,成為門徒後,亦有比女性更多的戒律;如有很多地方都列為男性禁地,武學上也有只傳女性的武功。

越門向來不干涉江湖外之事,因而莫大想靠嘴炮打走狄匹。



實用相關搜尋: 安全

回覆 引用 TOP

第四話

[隱藏]
豈知狄匹只問一句:「那些石頭是你們吹進來的吧?」指住地下水道出入口裡面的石頭。
正當莫大心下思索,該怎麼說得圓滑時,地域絲就已出聲:「就是這死光頭做的,怎樣?」狄匹一聽,舉劍往莫大劈去,地域絲接著補充:「啊~一時忘了,還有這穿盔甲的…」這時望見殺紅眼的狄匹攻向莫大,就問:「怎麼啦?」
丹爾斯遮面輕嘆:「大衛…以後出任務時,你小子還是別說話了。」
「『大衛』是誰啊!?『大衛』~!!」
狄匹拼命殺向莫大,也沒聽見地域絲說還有一個路亦茲。

地域絲等人雖是圍住了狄匹,但見他只攻向莫大,也就就手旁觀,沒一個出手相助。
狄匹雙手揮舞之巨劍長一米八,比狄匹本人更高,莫大難以接近,再者越門劍法聞名天下,身為男子的狄匹更加隨時是帶藝拜師的,因而莫大節節後退,想先作觀察、看清狄匹的底子,再作打算。

狄匹攻得一輪,見其餘的人都沒有出手意思,而莫大「似是」在觀察自己劍招,也就更加放手去搏﹗他腳下突進、一劍疾刺,莫大亦當然的緊急後退,狄匹這劍刺出一半,雙手顫動、巨劍劍尖如花般盛放﹗
「!!?」莫大瞧得心頭一震,這手扯下外套搭過去纏住劍尖、另一手運起內勁,同時兩腳一伸,身體向後傾倒,賺到時間,狄匹的劍花撕破外套刺來時,莫大亦一掌打出密宗大手印,轟得狄匹連人帶劍後飛倒地。
狄匹立即站起,吐口血,大喝:「鬼泣斬﹗」巨劍亂舞斬擊,劍身輪轉,仿如戰輪,衝向莫大。
眼見這招鬼泣斬是連密得滴水不漏,就連地域絲也不禁驚嘆讚道:「厲…害…」
地域絲等5人小朋友心裡同一想法:要想近戰打贏他幾乎是不可能。

武功較佳的莫大當然不是這個想法,但他仍要確認些事…
立在原地不動,莫大待狄匹攻至才急速閃避;狄匹這前向攻的鬼泣斬也就不好拐過來了,狄匹只得立時收招,轉頭向茞鬗j,說:「鬼泣斬…二式﹗」狄匹足下橫躍向莫大,單手持劍斬出算是「半招」的鬼泣斬
狄匹單手巨劍在側、莫大的門面,由下而上的左右左右橫斬四劍,似是一堵牆撞去兩腳凌空仍未落地的莫大,莫大這一見亦是被逼急了,幾乎零距離,他只得施展自己不擅長的輕功,向後上方跳起。
總算是勉強避開﹗

由初初到現在,狄匹的巨劍看在眼裡,莫大也得出大概,心想:…也差不多了。


~~~~~~~~~~~~~~~~~~~~~~~~~~~~~~~~~~~~~~~~~~~~~~~~~~~~~~~~~~~~~~~~~~~~~~
唉…又找到工作了…等開始上班後,就不能像現在天天寫作了吖~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6-7-20 02:54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工作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