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隱藏]
向我小時候經常玩的一款小遊戲致意﹗


好像沒什麼人受落…這作品
好吧,我加速、簡化寫完。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7-3-12 04:3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遊戲

回覆 引用 TOP

目錄

P.1 第一話
P.3 第二話、第三話
P.4 第四話
P.5 第五話、第六話
P.6 第六話、第七話
P.7 第八話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7-3-26 05:4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加里塔裡共和國,我們的國家…這個國家還有另一個稱呼——鐵籠裡的國家。
這是因為這個弱小的國家被三個大國所包圍,為了自保,建造了巨型的鋼鐵城牆圍住自己。


在這個混亂的時勢,像我們這些孤兒院出身、沒有什麼學識的人,就只有靠勞力生活了… …想出人頭地?只好靠一雙拳頭﹗
我—地域,一個不甘平凡的少年,獨自一人來到了首都—巴提亞,決心要靠這一雙拳頭打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突然,一個特大的牛角麵包飛擊我後腦,我被打得向前一跌,轉身就見一個煩人的傢伙…丹爾斯。這混蛋…好歹能算是我同伴吧。

丹爾斯咬茼菑v的麵包,問:「你又在妄想些什麼啊?」我只不屑的盯住他看。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5-8-16 09:5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混帳﹗不會痛嗎!?」我手摸摸自己的後腦杓。
「『大衛』是誰啊?『大衛』~」丹爾斯一面吃一面問。
「是地域—﹗不是大衛啊﹗笨蛋—!!」
丹爾斯輕佻笑問:「什麼個地域啊~你不是叫地域絲嗎?」

「唔唔唔…!!!」地域絲的確是我本名,但因為多個「絲」字,太女性化了,所以我都說我叫做地域,不認識的人卻都喊我做大衛… …這實在是我心裡個一個恨啊~

我死死盯住丹爾斯以表示他老早知道、我的不滿,用力咬一口他買回來的牛角麵包…痛﹗這牛角麵包是硬得似是塊石頭—也不知道是我咬它還是它咬我﹗
我用力朝他臉給丟回去,喝問:「你娘的—這麼硬的牛角麵包誰咬得動啊!?」
丹爾斯一手接住,再自話自說:「什麼獨自一人?什麼打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啊?你這路痴~要是沒有我你現在還不知道會在郊區的哪個角落餓死了咧。」說完再食他自己買自己的麵包,再含糊說:「還一點金錢觀念都沒有…唔唔…出門兩天就把錢都花光了…唔唔…這麵包還是我買的…唔唔…」就舉起那不知是真的牛角還是只是個硬得不是人吃的牛角麵包。
我一指指去、衝他大喝:「為什麼你的是雞尾包我的卻是牛角麵包啊—!!?」
「是你說要吃得夠飽的啊~」再舉起牛角麵包:「這麼大一個耐消化…」
「能化掉嗎—!?這…就、根本咬不動,吃什麼鬼啊!?畜生—!!!」

這就是我的好友兼好對手—丹爾斯;我們同一孤兒院長大、同一個師傅學的武藝…再一同來到這裡。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隱藏]
後街 十字路口 一酒館
風塵僕僕的二人來到。
爛身爛勢的二人背揹簡便行李,一看就知是農村出來的。
正是地域絲、丹爾斯二人。
不過14歲的他們當然是不能進酒館的了,酒館內雖掛住「未成年人士不得入內」的牌子,但根本就沒人理會。
二人坐在櫃台那邊、配長桌的高椅上;丹爾斯問那酒保一條問題… …
酒保一邊嘴角牽動,輕視的說:「什麼~?你問這裡最強的是哪個傢伙?嘿,還是不要打探這麼危險的事好了,這裡比起其他地區完全不是同一個層次吖﹗太危險了…」遞上兩杯牛奶:「乖~湊茬雱a,喝完了乖乖回去,啊呀~小朋友喲﹗」手拍拍二人的頭頂。
丹爾斯低頭、兩手做個拱橋、擋住下半臉說了句。
酒保:「什麼~?叫我無論如何也透露一點給你們知道當作這趟旅行的紀念?唉…」稍頓一下:「好吧,也好讓你們這些小屁孩乖乖的回家去…」心裡只想:唉,最近這些從鄉下出來的混小子是愈來愈多了。
酒保:「聽好啦啊~」



實用相關搜尋: 旅行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聽完了那酒保的話,丹爾斯與地域絲二人坐在酒館的一角落處… …
地域絲晃動手中的那杯牛奶加冰,沒好氣的問:「什麼啊?你小子該不會將剛才那大叔說的當真吧~!?」
「我意思是離開這間酒館,可不是說要回村去啊。」丹爾斯將剩下的半杯牛奶一飲而盡,接著說:「而且那酒保說的話總比那天騙你錢的老伯可信吧?人家可沒要我們半毛錢,更加前後送了四杯牛奶給我們咧—」
終於聽明白的地域絲只「哼﹗」的一聲,氣道:「什麼東西—!!?不過就是區區四杯牛奶而已﹗」將牛奶一口氣喝完、手袖抹嘴,再說:「誰騙我錢了?」同時將一本書「噗」聲砸在桌上,說:「我們這叫惜英雄—重英雄—」手指那書,說:「看,我不過用身外之物接濟他,他卻將世上絕無僅有的絕世武功傳授與我,你說—」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望住丹爾斯,接道:「這不是『惜英雄—重英雄—』會是什麼?」
丹爾斯只乾笑幾聲:「哈…哈…」望荇鄐W那本「絕世武功」是又好氣又無奈,就見上書有「絕世武功」四個大字,他只說:「還真是絕世武功呢…」
知道丹爾斯的想法,地域絲一手抓起這本「絕世武功」,說:「等我學完了這絕世武功之後,才不會教你咧—﹗」
丹爾斯只無奈掩面,應聲:「好、好…」隨後再正色說:「好了,我們走吧。」
地域絲:「走?走去哪啊?難得這酒館是24小時的,我們當然留下過夜好哇﹗難不成你想繼續露宿?」
丹爾斯稍靠過去,細聲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地域絲只一臉疑惑:「啊呀…?」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丹爾斯輕嘆說道:「唉…我說…你小子好歹也算是個武夫吧~連這點的洞察力都沒有?」眼珠迅速斜去酒館的另一角落示意;地域絲往那處望去,只見一片黑壓壓的,什麼也沒瞧到,但他知丹爾斯非那種作無謂威嚇之人,再過幾秒,天花緩緩搖擺的燈泡晃來些許光線,果真見到有一人影坐在那邊的沙發上。
地域絲立馬回過頭來看丹爾斯,丹爾斯:「那傢伙是東流人,十分之擅長隱蔽氣息…」這時目光再掃去一躺在長椅上睡覺之人,說:「還有那個…呼吸平穩有序,即便於睡眠之中仍能警備四周環境…」再望去酒館中央全身白衣者,說:「還有那個大塊頭…一看就知是練架子的了。」
終於了解丹爾斯的意思,地域絲一臉不屑與不滿,只質問:「那又怎樣了—?」
丹爾斯忍下怒火、強顏笑道:「!!?…你小子少給我惹事生非、節外生枝的,是忘掉了我們這次的目的嗎?」
地域絲立即彈起身、一把手抽住丹爾斯衣領:「黻琝r—!!你小子說誰忘掉了什麼啊!?是你小子忘掉了吧—喝牛奶喝多幾杯、沖昏了頭忘掉了吧—!?啊呀—要我用這奶樽敲一下你這浸滿了發臭牛乳的腦袋嗎!?膽小鬼—」
丹爾斯亦是即時還擊,伸手扯住地域絲衣領:「看來是最近太少教訓你了,居然盡說些蠢到家的話,誰是膽小鬼啊!?」
「當然是你啊﹗」
正當二人要來場久違的對戰時,一把女聲:「怎麼了?要開打嗎?」

二人同時望去,只見那邊桌有兩名女子,燈光太暗,不大清楚,可是仍能看到是身形一大一細的兩個女子;說話的正是身形較大的,她向二人走來,來到燈光下。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此女雖說不上是身形豐滿,但亦是應有盡有、凹凸有至,而且身穿像似前後只得兩塊長布的貼身高衩裙子,側面全開、就只腰帶綁住,側乳、細腰、長腿盡露。
雖說二人只得14歲,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刺激,亦是本能的愣住了﹗村子裡頭哪有這種光境!?
女子見後只單手掩嘴笑呵呵的,她身後的說:「尊,別多管閒事了。」
丹爾斯心想:原來是男的。
這男的也走到燈光下,只見他頭髮扎在後頸、身穿一深紫色大袍,頗為中性打扮,再者他身材矮小,大概130公分多點,不說話的話被半數人誤認是女的也不出為奇。
這豆丁只禮貌的對二人說:「想打架的話還是到外頭去吧,不然只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再對同伴說:「回去坐好,別再管別人的事了,知道嗎?尊。」
尊低頭望住這個比自己矮一個頭以上的他,心想: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這麼的多管閒事啦~真是的…

地域絲再盯住這豆丁多幾秒,才驚訝道:「原來是男的啊—!?」
「現在才發現啊—!!!」豆丁是突然的發惡起來,顯然是不高興被當是女生,他罵道:「你這大~混蛋—是飲得太多喝醉了嗎!?」
地域絲一把手抄起自己的杯,喝道:「是牛奶—你見過喝奶喝醉的嗎!?死小鬼﹗」
「誰是小鬼了!?我已經14歲啦﹗」
「咦…??」地域絲驚訝一下,愕然說:「騙人的吧?我們居然同年的~?你是… …營養不良嗎?」
這豆丁已是氣得手舞足蹈,罵得太快、說話變得語無倫次聽得不太清楚,地域絲只是驚呆地看茈L,而他同伴則說:「我叫做尊,他是莊子,我和他是某學院的同窗。」
丹爾斯說:「原來你們是同學呀…我還以為你們是姐、姐弟咧。」望住尊的雙眼飄到莊子臉上又再飄回來。他心裡只覺這兩人的身形反差也太大了,自己和地域絲都在170公分以上,但這女生比他二人再高一點,至於莊子排在三人身旁根本是個小孩子。
莊子只覺丹爾斯眼神是在強調二人身高,又沖丹爾斯發飆起來。

四人交談了一輪,來到了酒館後巷。
尊和莊子在一旁看荂A地域絲、丹爾斯二人則分左右擺好架勢開打,來場久違的一決勝負。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雖說同師一人,可兩人武功上仍有些微差別;丹爾斯腳長,亦比地域絲高點,腿功跟下盤基礎也較其扎實,因而在二人的長久較勁之下,丹爾斯就漸漸傾向下盤武功;至於地域絲,因其生性喜好主動攻擊,在腿功比不過的情況下也就只好著重磨練拳法,連擊拳的出招速度是他唯一比丹爾斯優勝的地方。
雙方來回幾十招,涉獵過武術的莊子已看得出二人同門,並且難分高下,他細聲的自個說:「要打到什麼時候?」心裡是不明白尊的意思。
又哪知快要分出勝負了?

丹爾斯又抓得一個機會,連踢幾腳搶進、逼地域絲退得幾步,瞄準他下盤一個空檔,迴旋一腳…地域絲再次硬吃一下,倒地。
丹爾斯笑道:「再贏你一招就分出勝負嘞~看來…你買的那本『絕世武功』沒多大幫助嘛。」
地域絲:「混帳…﹗」
這樣,尊和莊子也知道二人決一高下的方法—先贏得三招者勝。

莊子思考一下子,對地上的地域絲說:「放棄吧~呆子,你們都是用同一路的硬派武功,既然不以死相搏只拚招式,當然是攻擊射程遠的穩贏啊…」再冷淡的斜視一眼:「該不會連這個都不懂吧?」
地上的地域絲望住莊子這似是嘲諷自己愚蠢的眼神…他心裡清楚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勝算不大,而且隨著學藝愈久,兩人的距離就愈加變大,近一年來的比試更是都沒贏過了。
這時莊子轉身背著三人,說:「知道嗎?有時候…懂得放棄也是一種堅強。」聽住這句話的尊只默默的注視,他那細小的背影。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隱藏]
「不知道啊…」坐在地上的地域絲神情冷靜,淡然說道:「你放棄了什麼…放棄的理由…我都不知道。」再盤腿坐直,低下頭想起最初被迫住學武的境況,是忽然淺淺一笑,嘴角輕揚:「嘿,雖說最初是被逼住去學的~但是咧—」散發著光芒的靈魂之窗仿佛已將自身的意志貫向莊子的思想領域,地域絲:「這也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啊。」
望住無絲毫迷茫的地域絲,莊子瞳孔漸大;尊則是一直注視愕然而立的莊子。
地域絲:「身體素質比不過又怎樣了?沒有天份又怎樣了?沒有一樣…」昂然站立:「會是我輸的理由啊﹗」

「好帥哦~」全都望去;是尊,她接道:「說是說得很~動聽啦,不過呢,終究是精神層面上的東西,沒有實際意義啊。」
莊子一怔,尊這番話只觸動心靈,然後…莊子:「沒錯…任你再怎樣的堅持,說穿了不過是不肯面對現實、小孩子的任性罷了…事實就是—你贏不了。」

「哼—如果會因為這些愚蠢的東西而放棄的話那一開始就不應該走在這條路上﹗」地域絲再鄙視的望莊子一眼,說:「再講,打架這東西啊,害怕的話哪裡~打得贏人啊?混帳—」突然的冷靜一下,接道:「也罷…反正這種東西跟你說再多你也是不會理解的了…」姆指指向自己、盯住莊子,豪氣萬丈說道:「我地域啊—就算這樣死了,也只會死在這條路上,眼看前方﹗」再任性的來句:「才不到任何人來對我指手劃腳咧~」

一直沉默的丹爾斯卻有另一種想法。因為他熟悉地域絲,而且他亦也知道…
地域絲,有著自己沒有的一種「力量」,所以他與地域絲比試至今也從沒放水。
                                                                                                                                            亦算是在各層面上的一種尊重吧。


察覺丹爾斯的默然,地域絲說:「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
地域絲當然知道,嘴巴任你吹上天去,贏不了就是贏不了,所以他這次又已經想出制勝之策。
沒錯,是「又想出」…兩人的不斷較勁,就是不斷的突破。
地域絲只回想剛才倒地時,螞蟻咬住一只大昆蟲的長角以及那本「絕世武功」…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5-8-30 07:10 PM 編輯 ]



熱門搜尋: service apartments 銀行估價 裝修設計 地產公司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分析敵方的佈置、兵陣、戰力,再攻其不備、出奇不意的襲擊,然後迅速逃跑…正正就是遊擊戰的精髓之處。
打遊擊,以弱勝強是說得好聽,說穿了不過就是因為光明正大的面對面上—打不過人家才搞一大堆有的沒的戰略、打法出來;但戰爭,真正重要的、唯一有意義的,不就是戰果、最終結局—贏﹗
只要你打贏了,任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輸家只有任人宰割的命運,過程什麼的都是屁。

這些東西來到了武術方面就成為各式各樣的武功秘笈了。
沒認得幾個字的地域絲當然是未能全讀到那本「絕世武功」的內容,但仍是知道幾個字的意思,以及某些句子的大概意義…上擊、下襲,左迴、右曲;再配上那小螞蟻的打法,出來的就是…

地域絲一步到位,就走到丹爾斯的腿攻範圍,丹爾斯一怔,心問:本應是避開的距離怎樣自投羅網了?
但仍一腳踢去﹗
等虒}來的地域絲雙臂去擋才勉強擋下,丹爾斯又是另一腳踢來,地域絲轉身、一手格開,就搶進了丹爾斯的腿攻範圍;丹爾斯自知拳速比不上,但光是拳法仍是不相上下,因而兩手作盾同時膝擊,想要拉回有利距離。
滿以為喜好攻擊的地域絲絕對是使出連擊拳沒錯的了,可丹爾斯才剛擋去他正面打來一拳,還沒來得及膝擊,地域絲已轉了角度彎腰肘擊其下盤…就這上擊、下襲的來回幾次,已勝得一招。
丹爾斯心想:好小子—就是仗茬s擊拳拳速比我快,賭我雙手不會攻擊就肆無忌憚的在我眼前轉來轉去、上跳下竄的﹗
哪知這一出手,地域絲用的仍不是唯一勝過丹爾斯的連擊拳,而是二人所學的基礎之一—纏身鎖。
兩人纏身拚搏、相互撕扯,彼此熟悉、套路一樣,都知道這纏身鎖是鎖不住對方的,真正拚的是纏身過後的第一擊。

纏身鎖一解,兩人都還未站穩陣腳,地域絲已是連擊拳打去,丹爾斯硬著頭皮去擋又再輸得一招;不過這都在丹爾斯計算之中,他想荓紫蛓N立時膝擊、飛膝擊、踢腿、飛踢、連環腿幾招下來取下第三招勝出。
哪知地域絲接著的連擊拳竟打在丹爾斯的膝擊上,再來地域絲雙手一動、丹爾斯下意識想到是又再纏身鎖或埋身的連擊拳,但地域絲只打個虛招就迂迴到另一側,這連擊拳是跟住其轉身由右至左的出手,接著上一招是一口氣的連贏兩招﹗
絕地反擊勝。別說丹爾斯,就連莊子和尊二人都是驚呆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尊讚道:「厲害啊,還真的是說到做到呢~」
「哼﹗」地域絲:「那是當然的了,難不成要我一直輸下去嗎?」
丹爾斯笑說:「嘿,才贏我一次就這麼臭屁了。」
地域絲氣道:「什麼~!?什麼叫做才贏一次啊!?我以前不也是贏過你嗎﹗」
「啊呀~」丹爾斯雙手擺在後腦,不以為然的說:「那是多少次中的幾勝呢?」
「唔唔…!!」地域絲:「囉嗦﹗之後我會一直贏下去的,你等荍a﹗」這時發覺莊子默默的盯住自己看,就驕傲的說:「怎麼了,是我太強了,嚇得你說不出話了嗎?小鬼~」
莊子目光仰慕…他冷靜地說:「你…真的很強呢。」轉身想要離開:「尊,我們走吧。」
本以為的死雞撐蓋子,豈知莊子會如此坦承?輕輕的一下愕然。

就這時候,忽有一人從街道走入後巷,說:「居然大咧咧的搞得這般熱鬧啊…哼,想要挑戰我?怕你們這點實力,不太可能吧。」眾人望去,只見此人應與大家年齡相若,他身穿白色底衫及一吊帶長褲,長中拿茠漪O一大支可樂。
尊心想:終於來了~也太好時機啦。

地域絲激動說:「你說什麼啊?混蛋—」
丹爾斯冷靜問:「你又是什麼人了?」

這人只不屑說:「我呀?我是酒保•杰克,是這後街的佬大啊…」再掃視眾人,說:「哼,一群臭小鬼竟敢在我地盤來撒野啊~問過大爺我了嗎?啊呀—」
地域絲大怒:「就憑你也敢當佬大—」握拳衝上。
丹爾斯急道:「喂,地域絲—冷靜點﹗」但已是阻不住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與丹爾斯比試完全不同的拳拳到肉,地域絲是連環重拳的打去;杰克一見猛怔、心裡是大吃一驚,心叫道:靠—﹗這還能算得上是花拳繡腿的功夫嗎!?
地域絲重拳開路,搶奪正面位置、欺身而上,杰克也是有點實力才敢出來混的,看到地域絲重拳打來才不會去硬碰硬、爭這正面中路,他看準了交拳時機的瞬間立即換個位置、側身閃去,於一旁就是連續踢腳。
地域絲見狀,心氣道:又是腿功﹗
杰克避其鋒、攻其側,搶得先機;光看地域絲的重拳,杰克已知他不是自己可輕易取勝的傢伙,因而緊接著連續踢腳後已是自己的近攻絕技—筋斗腳刀﹗丹爾斯是瞧得眼也凸出來了﹗就連尊也是嚇了一跳,心想:非得要這麼拚命嗎—!?你這死酒保~

杰克的筋斗腳刀有著斬擊力,能一腳分段厚達十公分以上的岩石,踢中人的話是可想而知… …

本應學荈}打時的杰克、先避其鋒,但地域絲就是偏偏死好強,他竟向杰克踢來的筋斗腳刀使出自己的得意技—百烈拳﹗
結果同告受傷,但地域絲傷的是手,杰克則是腳,地域絲是隨即忍耐痛楚、火速用同一只手去肘擊,杰克正是腳痛得要命、一時間不能移動,心裡叫苦連天:媽啊~我的腳骨頭該不會碎了吧!?
一個專心、一個分心,中招的自然是… …杰克正面吃個批肘,登時是滿臉披血、倒地暈得一陣~陣~

正當地域絲想要去拿下倒地的杰克,杰克是突然起手偷襲、向靠近的地域絲伸出一掌:「喝啊—!!!」一團發光的氣體自其掌中射出,打中地域絲的臉,地域絲中彈後仰便倒,但他的腰、腿硬撐住沒跌落地;地域絲才立正人來,杰克已經逃亡,遠遠叫罵連連。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次日晨,杰克扎得似個木乃伊模樣出門,回到那間酒館後頭,等待他的,是尊。
日出不久,感覺清涼,尊亦穿上巫師的袍服,她見杰克就責怪說:「終於來了嗎~要我等到什麼時候啦?」
「才幾點鐘呀!?小姐—」杰克一想起昨日的事就氣:「而且我這腳—哼…還不是拜你所賜的﹗害我傷成這個樣子~﹗什麼叫做花拳繡腿的功夫啊!?差點命都沒有呀—﹗」同時展示自己亂包起的傷口。
尊不以為然的說:「一身的繃帶…有夠誇張的了,不過就是小小~的傷勢,算得什麼?人家地域絲可是若無其事、也沒包紮,當身上的傷不是一回事咧。」嘴上這樣說,但仍是從袍中伸出手,用水晶球替杰克治療,再補句:「還有像你這種不爭氣的黑道哦~」
「唔唔…!!!」杰克氣紅臉,心裡罵:死婆娘—要不是見你生得樣靚、身材正的話,老子才不會追你咧—還要給你這麼個小女子頂心頂肺的…混帳﹗

手持水晶球的尊有讀心能力,自然知道杰克之所以幫自己是除了對上大佬的命令外,還有什麼目的…再講,美女多人追,尊已是習慣了身邊圍住杰克這樣的人,因而就不多講了,只說正經事,她問:「人數應該夠了吧?」
杰克:「啊,夠了。」
「那就今晚動手吧。」
杰克心想:那傢伙的傷不緊要嗎?
這時杰克注意到為自己療傷的尊那水晶球的小小光芒,不經意細聲說:「啊…也是啦。」



實用相關搜尋: 治療 美女

回覆 引用 TOP

第一話

[隱藏]
酒館中的一角,眾人圍坐的爛桌子會議… …
「名字叫魯道夫,姑且算是個忍者吧。」
「哈雷爾…箭手。」
「路亦茲,名字叫路亦茲。」
「加…加黎兒…」

尊心想:為什麼—自我介紹愈來愈精簡了啊?算了~
尊強顏笑說:「那~麼,大家也算是彼此認識了…」接著就說把眾人留下的經過。
此時,莊子心裡則是想:都是在這破酒館過夜的人嘛…說回來都是尊聚起來的,她究竟打什麼主意了?
尊一手叉住自己側露的腰身,豎起食指、單眼笑道:「之於~為什麼我要你們留下來的原因嘛~理由也很簡單,雖然說各位有各自的想法,但是~至少目前大家的目標一致…」

這時侯,酒館的木門「碰﹗」聲碎裂,走進了一大堆人,走在最前的正是杰克,他回頭對一大個子說:「就是他們了,佬大﹗」
尊:「啊,目標來了…」她心想:你這死酒保真的愈來愈懂得抓時間了嘛﹗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