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景教武俠小說-明道俠客傳-子故事「海森堡推算之路得Mark II」24/09/2017



回覆 15# 00200 的帖子

[隱藏]
沒有刪帖功能,那就沒有辦法,只好當作下一章的貼位吧。

以獨孤六十六式隱喻聖經中六十六卷經書是因為我真的相信聖經對基督徒的重要性,猶如劍招對劍客一樣。

以色列人和基督徒沒有分別,我們領受 神的救恩,但肉體軟弱面對罪惡引誘,平順得意的日子會犯罪,例如好似大衛王咁,訓到爛晏,裝人沖涼,犯姦淫,殺埋人老公,悔改,被 神寬恕,但刀劍已因此不離他的家,他暗中做的事,他兒子卻在日光下與他的妃嬪做出來,他犯姦淫已至不能責備犯姦淫的兒子暗嫩,做成日後被兒子狎沙龍追殺原因之一。無疑我們可能會犯得無咁過癮,因為聖靈提醒。另一方面當生活不平順,我們又可能會瑪拉基書中的以色列人一樣麻怨 神,得罪神。最終又要向 神認罪,求寬恕,生活重新得力,你說得對:「循環的令人無語」,何等令人嘆息。所以主耶穌基督要來,因為得救是本乎恩,乃因著信,並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祂對我們無限的寬恕與忍耐是我們得救後的隨時的幫助。

這故事中的正面人物,很多也立志與人為善,但為了私慾卻可能無意間傷害了身邊的人,後悔莫及!跟著來的一章回「不必要的不道德妥協」中陳院長為了一個恐懼,報答一些人情和一些私慾,作了一個以為不是大是大非的妥協,結果把摩距辭推上不歸路。當然還有其他人和事把摩距辭這悲劇人物推到深淵。然而沒有陳院長,摩距辭早在少年流落街頭時死了,不會有機會再遇到他的母親,日後還過了幾拾年有意義的生活,更讓他的兒子享受到他童年渴望得到的幸福,年邁滿足而終。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9-12 12:24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恐懼 聖經 沖涼

回覆 引用 TOP

明道俠客傳-「不必要的不道德妥恊 」

書房內霍老闆放下茶杯,歉意地說:「戴將軍清楚你為人,他現在只是要求給點面子,不是要他的兒子赢,只希望過了六七百招才可赢他兒子,這要求不過份。況且他會給足你面子,比試之後,他兒子會轉投你的門下。」


  「真的沒想到如煙是如此理財不善,胡亂信人,三年多前那管帳的捲走了一千四百多兩白銀,替她擺平了,現在又給這女總管藉擴充宿舍的機會捲走了八百二十多兩,現在只追回二百多兩,那麼多的錢什麼辦?不過首先要多謝將軍在東廠的門生抓到那女總管,賭真累事,知道她好賭還留她在身邊?你說你提過如煙……?不過真的不需要將軍借出六百兩了,我可以……。」:陳院長還未說完,霍老闆已插口說:「師兄,你一向處事明快,分輕重,如今卻亂了方寸,先不管那只餘半條人命的婆娘。你我也愛惜這小師妹,但你我過去這麼多年來已經為她填了差不多一千多兩。你校舍擴建也借落銀號不少錢,你那裡再騰出六百兩來?將軍這人情你一定要領,也一定要還。」


  陳院長:「眼前似乎只有這一步可走,但我如何向摩距辭解釋?他自少視我如親父。我一直教他正直做人,行公義,不徇情面,如今自打嘴巴,難啟齒啊。改派提摩太與戴公子比試,如何?」。


  「當然不可,這事越少人知越好,你有恩於他,諒他拒絕也不會四處對人說,損你清譽。等會他來到,你不用出聲,我跟他說好說歹,告訴他數年前錦衣衛一夜之間滅了桃花劍門的故事,起因都只不過是在妓院爭風吃醋的小事,千萬不可與官府為敵。左軍都督府(註1)的戴將軍是你得罪不起的,而你更為朋友作擔保向將軍借了錢,今次是純粹還個人情,這都是事實,我們也不是叫他失德受賄,只是留一手,給這老人家一點面子,戴將軍也會給他二十兩白銀銀票作謝意,大手筆啊,想他不能拒絕。」:霍老闆解說。


  「還有那提摩太,萬萬不可,眼下功夫雖然不太成,但有慧根啊,聽說「以笏」和「伊磯倫」這兩招也是他參透的,一個不小心,幾十招內輕取戴公子,你我就得搬去爪哇國」:霍老闆擔心說。


  摩距辭推門入到書房,見到師叔霍老闆,有點驚訝,因為師叔早已放下武功,專心做生意,身形漸發福,近年很少在學院出現。他從院長和師叔的眼神直覺感到有事情衝著他而來。


  陳院長心情緊張,故意跟摩距辭閒聊作開場白:「羅蓮對我說她的父母對你印象應該不錯,你明年滿師下山,找份好差事就娶她過門,師父說過替你作主。你們喜歡的話,也可留在學院幫忙,給你們兩個房間,他日有兒有女,也夠住吧,山上少地方花錢,容易貯點錢,三五年間就可以在山下買個像樣的房……」


  霍老闆不耐煩,插口單刀直入,把照剛才預備好的話向摩距辭講。摩距辭一直沒有插嘴,聽畢,冷靜回答:「師父你現在形格勢禁啊,我就照師叔的吩咐辦。」「好一句『形格勢禁』,是誰教你的?」:霍老闆笑道。摩距辭回答:「是師父。」陳師父此時聽來感到很尷尬與諷刺。


  「這一張二十兩白銀的銀票是戴將軍給你的一點心意,你收了吧。你師父迫不得以妥協的,你將來年紀大了,就會還有明白」:霍老闆笑著遞跟銀票給摩距辭。


  當聽見銀碼嚇得一跳,腦都發漲,需知一個明朝縣官的年薪只是四十五兩白銀。二十兩白銀對一個二十歲的小子是一個天文數字,手也震到不能自控,他望著尷尬的師父,想著羅蓮師姊和她勢利眼的母親,還有那小他兩歲,帶他進入乞丐與童黨世界的「一文錢」,如果他還在也應該有十八歲。「一文錢」在剛遇到他的第一天便教曉他什麼叫「妥協」,而「妥協」是「生存」的同義詞,那已經是七,八年前的事。那幾年他作的「妥協」比眼前兩個成年人一生所作的多。


  其實沒有銀票,摩距辭也會為陳院長留一手,就算詐輸也願意。沒有師父和羅蓮,他早死了,這些年來二人時刻安慰他心靈,聽盡他的哀愁與心中秘密,除了一個極難啟齒的個人秘密。


  出了書房,摩距辭的腦中,不是大屋,也不是田地而是那常陪笑臉,缺了大半牙齒的「一文錢」。在無數飢寒交迫的晚上,他答應日後發了財,就會請他每天吃紅燒肉,如今終於可以了。眼淚不斷湧出。他立志努力賺盡世間錢,請「一文錢」吃紅燒肉,因他只活了短短十二年,一生從未吃過紅燒肉。
 


  連同另一張一兩的銀票,他現在有兩張銀票,心中充滿安全感。摩距辭輕快地趕回宿舍繼續抄寫那份氣專心法筆記,晚上交貨。  



  下回預告「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



(註1)百度-中军都督府、左军都督府、右军都督府、前军都督府、后军都督府五都督府的总称,统领全国军队的最高军事机构。朱元璋初置统军大元帅府,后改为枢密院,又改之为大都督府,节制中外诸军事。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9-15 11: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1a」

  秋高氣爽的天氣,數朵白雲漂浮在一片藍得令人屏息的天空,山嶺間片片紅葉襯托出一幅使人陶醉的景象。以斯帖一手拿著竹劍開始步入練武場,一身淺藍色的上衣和長褲加上黑色的長靴,使她看起來比她身傍預備為她穿上護具的兩個漂亮師妹更高挑出眾,婀娜多姿的身形與那張令人感到驚豔的面孔,使場中觀看的眾男弟子交頭接耳,紛紛誇張的說她是獨孤劍派百年一遇的第一美女,一些漂亮的女弟子當然不服氣,結果中了一些男弟子借機搭訕的計謀。


  以斯帖心情平靜,只盤算著一會如何取勝,打探回來的消息是瑜翰的劍術不及明泰,應該不難應付。當慢慢行近場中央,發覺對手不是瑜翰,而竟然是那使她驚俊(英俊得使她吃驚的意思,這是她和路得談心事時所創的形容詞)的磯法,立刻心如鹿撞,瞪大本來已經很大的眼睛,側起頭,露出迷人的笑容,輕輕向磯法點頭,更不自覺不停撥弄頭髮。因心急要去到場中央看清楚磯法,而加快腳步,拿著護具的兩個師妹只好跑步追上去。磯法一早到了練武場的中央,他的心好像被兩頭小鹿撞來撞去,口感到很乾,不停想飲水,盧珈和提摩太提醒他不可飲太多。



  高大的磯法比高挑的以斯帖高出一個頭有多,緊張地開心傻笑,使盧珈和提摩太很擔心他的鬥志,對方出美人計?師兄太失儀了,像個傻子。


  一身樸素深藍色的衣服,加上黑色的長靴,英俊而帶點傻氣的面孔,引起觀看的弟子交頭接耳,一些女弟子故意說磯法是獨孤劍派百年一遇的第一美男,這一招對男弟子不太有效,不過話匣子也在很多男女弟子中打開了,結果在數百弟子中因今次聚會認識而結合成夫婦的,倒有十對八對,一些夫婦多年後偶爾遇到磯法夫婦也多謝也他們無意之間作了媒人,因他們調情似的比試,好比丹頂鶴的求偶舞,在秋天帶來愛意漫漫的春意。



  觀眾台上的路得看到磯法時,以為是到瑜翰,也心中一震,暗忖:「以斯帖說磯法比瑜翰英俊,眼前的這一個男子,真的好像以斯帖誇張的形容詞『驚俊』所形容的一樣,不知道磯法是否更『驚俊』。」不知不覺便因外貌而喜歡了場中的他。



  比試前,陳院長不停與各院長寒暄,也同時向一些觀眾台上其他觀眾打招呼,包括舊生和學院附近的武痴富戶,他們金錢上支持今次校舍擴建也提供了不少獎學金,還有師弟霍老闆邀請來的十多個朋友,從衣著及賀禮,他的朋友個個非富則貴,陳院長更當場收到其中一個霍老闆的富豪朋友兩張三十兩白銀銀票,一張是祝賀南獨校舍擴展的,一張是作獎學金的。粗略計算,扣除今次招呼六間學院和其他人的使費,早知道就可以不用問戴將軍借那六百兩,還可剩一百多兩。



  其實陳院長不知道還有一件事,那大手筆的富豪朋友原來是今次獨孤劍派比試賭局的攪手,十八場比試涉及差不多二萬八千兩白銀賭注。霍老闆了解南獨選手的實力,也賺了三千一百多兩,本來還可多賺六百多兩。



  觀看台上,陳院長和如煙師太也和他們在練武場上的徒弟一樣,彼此藉著這場比試,名正言順地,貪婪地看著對方,不用再偷看,不再擔心傍人的眼光,但還需壓制那暫緩相思之苦帶來的寬容,一起指劃和談論埸中的兩個弟子作掩飾。



  「如煙你還是這麼漂亮,這麼任性和倔強,不過眼神比前幾天初來的時侯寬容了,想師弟已經告訴你那解決了六百多兩的欠款。你當初若答應他的婚事,你如今會有安逸的日子過,你我不用如此糾纏不清,似斷難斷,不過師弟生性風流,
對妻子票不忠,不可嫁他……」:陳院長暗忖。


  「師兄,你要磨折我還要磨折多少年?我還有多少年可以給你消磨?我這幾年真的老了,和那些年青的女弟子一起時,其他男人的眼光已很少停留在我身上。你越是對妻子不離不棄,我越難放低你,越敬重你,因你真是一個好男子,不過你若真的是個已婚好男子你為何這樣看著我?你的眼神總是令我迷茫,給我希望……。我每次遇麻煩你總是第一個出現在我身傍。十八年前,你為何不救我到底呢?」:如煙師太心中不斷自問。



  兩人心中激動,偶爾要迴避對方情深愧疚,擔憂與悲傷的眼神,才能按捺得住擁抱安慰對方的衝動,禮教與婚姻承諾使他們就算四周沒有人,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9-28 12:5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1b」

  總裁判講解比試的規則,不用說以斯帖與磯法一點也聽不進耳。總裁判是華山一大鏢局的總標頭,他看盡世間男歡女愛,也不想掃他們興,草草讀畢守則。「總之要記得,這是派內比試,不要傷害對方,不過你們又那會捨得呢!」:總裁判帶笑揶揄了這對出眾的青年男女一句,跟著退後,讓師弟師妹為他們帶上護具。

  當帶上頭罩後,以斯帖與磯法不約而同都在心中說:「幸好面罩遮擋了他(她)的面容,否則如何忍心出劍?」


  以斯帖與磯法站在場中央,三個裁判品字形在外圍,一聲開始,以斯帖灑了一個姿態美妙的劍花,場上眾弟子一起叫好,注了鉛的竹劍並沒有影響到以斯帖的表現,因為她和眾師姊師妹一直用類似的竹劍作比試,陳院長一直很關照「梨花女子劍專學院」,南獨有的,梨花也有。梨花有的,南獨卻不一定有,例如「以笏」和「伊磯倫」這兩招是如煙師太和以斯帖兩個月前一起參透的,但她一直要勝過師兄陳院長,好證明師兄不選她為妻是錯的,她才是與師兄最匹配的,而不是陳院長那常在病榻的妻子,以斯帖的劍專武功就是她用來向師兄示威的。


  「梨花女子劍專學院」的前身是「華山梨花槍學院」,教授金末紅襖軍領袖「楊妙真」梨花槍(註1)槍術,學院曾經叱嗟風雲,後因管理不善,加上民間比較太平,帶著長槍隨處去,不方便,漸漸收生不足,該院女院長求變,兼授劍術。陳院長由香港島(註2)回華山應聘南獨劍學院院長一職,如煙為接近師兄也到「華山梨花槍學院」教授獨孤劍術。由於教授有方,大受歡迎,加上陳師兄獻計,只收女生,專供女護院及女子自衛劍術訓練,加學費,但提供獎學金給農家女子學員,提升了學員格調及水平,學院生意蒸蒸日上,舊院長年事已高,最終賣盤給如煙後告老還鄉,陳院長暗地給一部份錢給舊院長,如煙以為拾到便宜,起初不知道,陳院長的老婆倒知道,結果大吵了一場,如煙師妹心傷,終選擇做了道姑,成了如煙師太,不過兩人關係始終糾纏不清。


  陳院長之後還很關注如煙和她的學院,南獨劍學院招聘外間導師提供給學員的急救及拳腳訓練,「梨花女子劍專學院」的學員也有份學習,陳院長這樣做除了出於關愛這小師妹,也是為了內疚贖罪,小師妹一直為了他而不肯婚嫁,他的好意更令小師妹越陷越深於情感的迷茫中。如此說來他對妻子也不是絕對忠貞,但他同時卻對妻子有情有義,不離不棄,非一般男人能做到。


  以斯帖與磯法正式比試了,不過只互相交換了二十招左右便給裁判叫停。「兩位,兩位,你們在做什麼……表演劍舞?為什麼要用竹劍表演劍舞?你們每人各行前三步再表演劍舞吧。」:總裁判說。兩人只好尷尬行前,預備再比試。


  裁判退後,二人收拾心情,以斯帖第一個出招,不愧為梨花女子劍專學院的第一弟子,劍勢凌厲,獨孤劍法使得出神入化,場中獨孤劍派弟子均懂得所有招式,但偏偏不能使得如此快速流暢,劍招之間好像經過微調再配合身形轉換,天衣無縫。磯法起初被迫退四五步,站穩陣腳後與以斯帖互相交換劍招,有進有退。以斯帖劍招變化多端,明明是獨孤劍招卻又因身形略有不同,而自成一格,使傍人嘆為觀止。悅目的劍招加上飄逸騰躍的動作,真的好像北方丹頂鶴求偶時的舞蹈,空氣中充滿愛意。


  對於陳院長和如煙師太來說,此刻時光彷彿到回十九,二十年前,場中的兩個仙侶般的弟子此刻正重演他倆上半生的經歷。這些經歷將有份參與編織這兩個年青人日後苦痛的命運。

(註1)維基百科-楊妙真,號四娘子,益都人。生卒年不詳。金末紅襖軍領袖、武術家。《宋史•叛臣傳下•李全下》:「楊氏諭鄭衍德等曰:二十年梨花槍,天下無敵手。今事勢已去,撐拄不行。」
戚繼光《紀效新書•長槍總說》:「長槍之法,始於楊氏,謂之曰梨花,天下咸尚之。」

(註2)維基百科-香港島的名稱,最早見於明神宗萬曆年間(1573年至1619年)郭棐所著《粵大記》一書。該書所載的《廣東沿海圖》中,標有香港以及赤柱、黃泥涌、尖沙咀等地名。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0-21 04:4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1c」

[隱藏]


  以斯帖比磯法矮小,但卻也是一個很強壯的女子,沒有吃虧,兩人在比試中用盡生平所學的獨孤劍法互相攻擊,全心全意比試,沒有欺場。

  比試相當連貫悅目,弟子中有人說:「好看,不過是花拳繍腿吧。」,一個資深的弟子回應:「你下場試試。他們使劍的速度比一般弟子快一成或以上,先不計出招角度的刁鑽與身位無懈可擊的配合,他們用劍的勁度我就自愧不如,勁度直達劍尖,聽不聽他們兩劍相碰時的聲音比先前的比試大聲和頻密,劍專的最高表現呀,那些竹劍恐用不了多久。」

  話剛說完,磯法突然舉手並退後示意暫停,裁判們上前和他談了一會,再檢查兩人破損的竹劍,跟著宣報暫停比試,並要求場邊弟子拿多把新竹劍給兩人挑選,二人於暫停期間脫下頭罩透氣休息,喝點水和抹面,兩人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傾談,稱讚對方,再名正言順,貪婪地細看對方面容。

  以斯帖不竟是女性,體力與耐力不及磯法,呼吸較急速,說話因而比較少,要靠點頭,微笑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與磯法對話。汗珠偶爾流過飽滿的額頭,紅潤的面龐和骨肉均勻挺直的鼻子,好一個大美人。以斯帖再不時用手整理凌亂和汗濕了的頭髮,磯法看得如癡如醉,不斷重覆做出無意識的踢腳動作,汗也忘了抹,直到入了眼引起不適,才急忙抹眼,動作誇張,引得以斯帖笑起來,心中想:「這是一個驚俊的小傻子,太可愛啦。」

  選好劍,總裁判宣佈再比試。由於帶了頭罩透氣不暢順和有一定重量,以斯帖要求雙方不帶頭罩比試,裁判商量過後認為已經比試了一段很長時間,加上兩人表現出控劍自如,決定兩人不用帶頭罩比試,場中男女弟子齊叫好,只有盧珈和提摩太慘笑說:「磯法師兄,你這好色小傻子今回一定大敗而回,有辱師門。」

  沒有了頭罩,彼此的默契更好,他們只是避免攻擊對方面部。比試真的變成一場很快速的劍舞,不過是用竹劍。以斯帖突然蹲下使出「以笏」這一招,遠看好像一個女子向一個心儀或有威勢的男子行禮,磯法連忙使出「伊磯倫」一招反打,看起來好像回禮一樣,化解了攻勢。眾人叫好,跟著互相過了十招有優美躍跳的動作的招式,今次到磯法使出「以笏」這一招,遠看好像一個男子向一個心儀的女子行禮,以斯帖禮貌地使出「伊磯倫」一招回禮,眾人的喝彩聲更大,真的好像兩隻丹頂鶴在跳求偶舞,不過是換了俊男美女。

  如煙師太突然面色緋紅,轉身望著身傍的陳院長,眼中露出哀怨的愛意,陳院長和她好像心有靈犀一點通,也同時望向如煙師太,彼此感到尷尬再望回場中。

  比試一開始他們已把磯法和以斯帖當作替身,重溫他們當年練劍的場面。如煙在一個多霧的春天和師兄在大步(今大埔)碗窰一帶的一空地上練劍。天色較陰暗,一些白色雲霧在附近深色的山間遊走,一些卻牢牢壓在遠方的八仙嶺上,不願被吹走,風景醉人,練劍期間突然第一次感大師兄不再是授業和常逗她笑的大哥哥,而是有一種難以拒抗吸引力的男子,心跳得很快,不敢再練下去,怕有一些她不知曉的事發生,要和師兄保持一段距離。以斯帖和磯法剛才男女互相行禮似的劍招喚了使她畢生難忘的那一天。

  陳院長明白要開始要和如煙保持距離卻是幾個月之後的事,那一天他們按村民要求到瀝源(今沙田)跟踪老虎,結果老虎是殺了,不過他也受了傷。牠是一隻未成年的雌性的華南虎,長約五至六呎。如煙拿著可以連發,箭頭上了毒的連弩,哆嗦地躲在他身後,等他檢查那老虎死了未有?雖然血還在流,但他也感到貼在背後的如煙不再是第一次見他時的缺了門牙的不敢笑的瘦弱女孩(摩距辭起初每次跟他談到「一文錢」的樣子時,陳院長也聯想到女孩時的如煙而要忍著笑),如今要開始有男女之別,避免和她單獨相處,因為陳院長剛在密運中,加上如煙的哥哥,他的好友講笑說過不要打如煙的主意。

  如煙師太突然低頭單手掩面,一直偶爾在出現在她腦海中的痛苦回憶再度襲擊她,陳院長知道,但只能出言安慰。他可以救她,但卻不能完全遮蓋她的羞辱,如煙師太常問:「師兄為何不救我到底?」如煙師太示意會繼續留低至此場比試完畢。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4-1-3 05:35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美女 講笑 檢查 頭髮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明道俠客傳-插圖

明道俠客傳-封面



瑜翰所作的怨曲,原名「沒爹歿娘」,後被改名為「獨孤寒月」.   是南獨劍學院學員間非正式校歌,盧珈填詞.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0-4 01:2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1d-上」

觀眾台上有一穿了類似道士衣服,外貌似色目人與漢人混血的中年男子,當他看到以斯帖和磯法先後使出了「以笏」和「伊磯倫」這兩招後,便點頭微笑,自言自語說:「對啦,同出一脈。」他就是亞述景教教士巴拿巴,他是陳院長老婆邀請他到來看比試的。在他身傍是他妻子馬利亞和女兒撤拉,一個標緻漂亮的混血兒小女孩,能說帶陝西口音漢語,蒙古語及其它西域話。撤拉有一條腿是瘸的,她對比試興趣不大,她一直在看書,是宋應星的《論氣·氣聲》」(註1),這書對她同齡的小孩子無疑是太深,但她卻看得津津有味。

  以斯帖和磯法在餘下的比試再沒有使出「以笏」和「伊磯倫」這兩招,無疑「以笏」是一個攻擊力很強的招數,但會使出招者處於一個很不利的位置,用者要有膽量和很深厚的獨孤劍術根底才能隨機應變配合其它獨孤劍招於一擊之後脫身,再加上奇怪的名稱,難怪能麼多年來也被誤認為比試時的禮儀招式,一些獨孤劍術學院更要求學生在校內比試前輪流使用這兩招行禮。

  以斯帖和磯法兩人不斷出招,躍騰,面上帶著微笑,一同希望這比試能無窮盡的繼續下去,不過實在過了太久, 由眾人開始進入觀眾席到此時差不多有大半個時辰(即差不多一個半小時),觀眾席上有些年紀較大的劍術學院負責人和富豪賭徒已經忍不了,雖然比試很精彩及未分勝負也要上茅廁解決,總裁判也開始感覺有需要,於是示意暫停,跟他們說:「兩位肚餓嗎?我今天早飯吃得不多,想早點吃午飯,行個好心,早點完吧。」兩人唯唯諾諾回答總裁判,再彼此點頭,表示跟著來是認真的了。

  收拾心神後,以斯帖首先進攻,按比試規則雙方均不可使用別派劍法,但她模糊化幾招獨孤劍法連續使出,看似是獨孤劍法但又不是,一些墨守成規的弟子如果與她比試,一定招架不住,不過她遇到的是磯法,好幾次看似快得手,卻給磯法避過化險為夷,有一兩次更被連消帶打迫退幾步,站在劍術比試角度來說,現在才真正是精彩。

  雙方出招時均大叫以增加出劍氣勢與力度,外人看來很兇險,但他們均十分小心,隨時收勁,不會傷害到對方,不幸以斯帖的竹劍又被打爛了,磯法的竹劍也開始不穩固,又要暫停換劍,不過今次雙方只喝點水,因為呼吸太急速了,沒辦法談話,先前強忍不去茅廁的,現在紛紛趕去,不過部份去得茅廁卻趕不及回來看結局。

  比試再開始,磯法體力,手腳較長,劍招變化雖不及以斯帖,卻開始佔上風,以斯帖沒有用她的大眼睛向磯法求饒,沈默應戰,其中一兩招刁鑽的劍招更迫開了磯法,磯法也沈著回應,突然一招撩劍勢撥開以斯帖的竹劍,再成勢刺向以斯帖的胸前護甲,以斯帖抵擋不了連忙後退,磯法也立刻收勁,但也刺出以斯帖心臟位置的護甲,力度雖因此減了一半,她也得連退幾步跌坐在地上,竹劍也掉了,左手按著地面以減輕跌勢,向磯法露出痛苦的神色,原來擦傷了左手,磯法心痛得不得了,恨不得跌到的是自己,再加上以斯帖面帶埋怨眼神,以口形對他說:「你啊……」。

  怎可如此對待佳人?連忙俯身伸出左手想扶起以斯帖,以斯帖也伸出受傷的左手讓磯法攙扶,眾裁判立刻大喝:「不可,小兄弟守禮,男女授受不親。」但他們的手指已觸碰到對方的手指,這一刻兩人感到觸電的感覺,時間停頓了,但血液卻不停流到面上,雙方充滿愛意地對望,以斯帖眼中流露出佩服與歡欣的眼神,磯法眼中流露出忐忑不安的歉意。藍天白雲,山間紅葉,以斯帖與磯法在數百人面前展示了一幅俊男美女沉醉於愛河的美麗圖畫。


(註1)維基百科-宋應星在《論氣·氣聲》中對聲音的產生和傳播作出了合乎現代科學的解釋,認為聲音是由於物體振動或急速運動衝擊空氣而產生的,並通過空氣傳播,同水波相類似,與現代理論非常相似。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2-20 06:1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丹頂鶴求偶舞1d-下」

  
  眾弟子當場鼓掌喝彩,有人快活有人愁,有人輸錢有人贏。其他未參與比試的選手對自己的勝敗,心中有數。戴公子此時越發覺到自己完全沒有信心了。

  兩位師妹和路得衝出比試場中攙扶以斯帖,除了關切以斯帖傷勢,路得另一個衝出去的原因是想看想清楚瑜翰面上的疤痕是否大到不能接受。才距離二三十步,便因驚俊而停步,心想:「管他有沒有大疤痕,實在驚俊。」磯法也有留意到她,但此時心中只有以斯帖,他既不能前行安慰,又不能就此離開,場面尷尬,只得提著垂下的竹劍,右腳不停輕踢以減少內心的緊長。瑜翰此時趕到場中大叫:「好有慧根,想必是獨孤第六十七式『傻子踢劍』吧?」場中眾人大笑,路得看見瑜翰,心中暗忖:「是另一驚俊,想必是磯法,表姊真有眼光。」

  檢查和初步包裹傷口,後以斯帖一行人便離開,點頭離開前後,不過幾步以斯帖突然回頭向磯法嫣然一笑,乖乖不得了,只餘下磯法一人在場中連續使出三十六招『傻子踢劍』。

  路得攙扶著以斯帖,焦急說:「你的磯法真的很俊啊,但我的瑜翰也同樣驚俊,我找不到他面上有疤痕,不過有我也不管了。奇怪,你不是說瑜翰劍術不及你高明,為什麼你會敗給他?」以斯帖聽後眉頭一皺,心中極為不悅,重語氣回應道:「與我比試的是我的磯法,臨時改的,剛進場時揶揄磯法『傻子踢劍』的,才是你的瑜翰,你看不見他左面上的疤痕嗎?」氣氛急轉直下,路得忙陪不是,說:「說笑吧了。」,但以斯帖也從此心中有一刺了。

  勝負已分,陳院長怕如煙師太不悅,故意另起話題說:「剛才和以斯帖比試時已經好像傻子,現在還一個人在場中『傻子踢劍』,磯法真掉臉。」如煙師太師冷淡不回應,但離開時行經陳院長身邊淡然說:「你有一半他那麼傻就好了。」

  此時場中有南獨弟子奔走興奮大叫說:「大師兄回來了,大師兄回來了……」。眾南獨弟子聽見都很開心。南獨只得一個大師兄,在陳院長心中連磯法也跟大師兄差很遠,特別是剛給如煙搶白之後。

  大師兄劍術與謀略也比目前的磯法優勝,同樣高大驚俊,不過沒有傻氣。他今次的出現配合了陳院長的不必要的不道德妥協把摩距辭推到人生痛苦的深淵。

  「大師兄回來了?那淑樺師姊也一定同時回來了。」:盧珈暗忖。很快便到他表演獨孤六十七式,不過同時也給他靈感為瑜翰所作的怨曲填了新詞,成南獨學員中的非正式校歌。


**Uwants 只容許5000字一帖,所以要分1d-上 和1d-下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0-21 03:0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午飯時間-1a」

  早上三場比試完畢,南獨劍學院大獲全勝,陳院長心情很好,通知廚房為午飯加菜。一般弟子及隨員的飯桌,加火薰肉,黃鼠和松花餅,再額外加兩壺南燒酒或竹葉青酒,女弟子的飯桌則額外加兩壺麻姑酒或荷花酒。至於招呼各院長,裁判,霍老闆,其他貴賓(包括路得一家)和比試弟子的飯桌則加春不老炒冬筍及十香瓜茄。貴賓飯桌本來已經很豐富,除了火薰肉和臘雞,更有一大盤江南名菜「蒜燒荔枝肉」,加四色水果和奶油做的泡螺甜品,外形像螺螄,入口溶化。酒更有多種選擇,無限量供應,除了較昂貴的葡萄酒。陳院長更特意為如煙師太篩(溫)了一壺她至愛的金華酒(註1)。明代人民多嗜酒,很多時早午晚都喝酒。午飯時間有一個多時辰,不勝酒力的可午睡片刻。明朝是我國人民物質和文化生活最豐盛的其中一個朝代。

  人數眾多,一般弟子及隨從分兩輪在比試場上的臨時飯桌午膳,未輪到的可喝酒等候。陳院長分別向兩批弟子演說,鼓勵他們一起把獨孤劍法發揚光大,他更按磯法和明泰的提議,搭了戲台,請了戲班表演「琵琶記」,「拜月堂」之類戲曲,好讓弟子有耐性等候,吃飯的弟子會快點吃完。


  貴賓飯桌在學院的大廳和棚下。三十六個比試弟子分六枱吃飯,霍老闆,富豪朋友,舊生和武痴富戶分十枱吃飯,至於陳院長則和如煙師太,其他五間學院院長,副手,大師兄和妻子淑樺,分三枱吃飯。巴拿巴和他女兒撤拉也在其中,是陳院長老婆安排的。馬利亞則和陳院長老婆留在家中吃飯。


  為想向其他院長顯示南獨弟子能文能武,特意安排盧珈和提摩太招呼巴拿巴兩父女,因為他們能說一點希臘話和蒙古話。磯法和明泰因為要負責安排打點第二輪午飯和下午比試事宜,只能匆匆吃過午飯便要離開,但磯法也有機會向以斯帖問好,得知佳人無恙,便放心,明泰,雷奔和其他弟子也刻意讓位,使他們兩人有親近交談的機會。以斯帖眼波流盼,視線不離磯法,一時卻低頭不語,當磯法講解到比試的精彩細節便露出驚訝神情,再伴隨以一個點頭微笑,磯法不知人間何世,奈何師命難違,陳院長再三催促,磯法只得提早離席,兩人依依不捨之情,令人婉惜。


  雷奔讚賞明泰冷靜及身手不凡,少年出英雄,明泰謙虛回應:「只是比試而已,若是用真劍作生死之搏,不出三百招我必敗無疑,皆因實戰時根本沒有時間去細想和如此冷靜。被竹劍刺中有護具,不用太害怕,出招自然可以較放心,不怕被反打。對手有實戰經驗時,若是真劍,便很容易割傷我,流血,人就亂,比試與實戰是兩回事啊,雷師兄,實在是承讓了。」雷奔點頭認同:「小兄弟,說話有一定道理。不出兩三年,必成為一流高手。謙厚,不自滿及冷靜會使你日後有能力成就大事,必有一番成就。」明泰回謝。他一直以來受院長和其他弟子稱讚武功及處亊能力,自己也對未來充滿信心,席間心中誓要創一番事業,再和家鄉的愛人曉晨成親過幸福快樂的日子,一切均在自己的掌握中。


  大師兄妻子淑樺得知盧珈有份參加比試,便走向比試弟子的飯桌間,興奮地叫:「小胖,小胖……你在那裡?」,盧珈剛好同一時間入到席間,淑樺師姐險些碰到他,兩人打個照面,師姐認不到他,道歉一聲便繼續尋找,盧珈內心掙扎一輪,知道避無可避,便說:「師姐,你找我?」淑樺師姐回頭細看一回才認出眼前高大溫文爾雅,外表討好的強壯年青人就是當年第一次練劍比試時被對手竹劍打中手背流血大哭的小胖子。那時她為他清理傷口後,再用她的手帕抹去他的眼淚和鼻涕,她事後忘了取回手帕。淑樺事後一直很照顧小胖子盧珈,因覺得他胖胖的和家中的弟弟一樣可愛,盧珈較簡單的獨孤劍式也是她教的。兩人寒暄一番,她因失言而匆匆尷尬地回自己的飯桌。整個午飯盧珈比平時更少作聲,只是偶爾偷看淑樺師姐。盧珈原來一直帶著那手帕。


  雷奔很欣賞明泰,他有一表妹,人品外貌也很出眾,想作媒,問他成親未了?明泰說:「家鄉早有意中人,學成下山,找到一份差事便成親。」雷奔喝多了酒,失望,隨口回應說:「小兄弟一表人材,你意中人一定是品貌出眾,想和以斯帖小師妹一樣美貌吧,那一位漂亮點?」明泰和以斯帖同感尷尬,明泰望著以斯帖說:「唉!同樣漂亮吧。」以斯帖很牽強回應:「謝謝!」從明泰口氣與眼神,得知明泰心中想法,心中感到不是味兒,加上富豪席那邊大叔和老伯色迷迷的眼神,使她想找藉口離開他們的視線範圍。先前他們看到她髮釵上鑲的西洋大珠和鴉青寶石及與路得一家打招呼後,他們已經不敢再問她有沒有興趣到家中做女護院,但眼睛一樣不規矩。幸好這時一個女弟子抱著撤拉和提摩太進入大廳,連忙走上前迎接他們說:「很漂亮的女孩子啊……」


  
(註1)食物及酒的資料和內容來自第65,67及68謎《翫。金瓶-72個你所不知的金瓶梅之謎》管曙光編著。   
    其它資料來自《解讀宋元話本》歐陽代發 著,周積明主編。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0-27 10:58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水果 食物 眼睛 喝酒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午飯時間-1b上」

[隱藏]

  「姐姐漂亮,我不漂亮,漢人覺得我鼻子太大,我眼睛的顏色也不對。」:小女孩以流利帶陝西口音的南京話-即明朝官方語言,原來撒拉和巴拿巴都能說流利南京話。知道後,陳院長不好意要盧珈作翻譯,盧珈因而可舒服的吃午飯。

 撒拉手中拿著從提摩太的書櫃拿來幾本書,有民間光學儀器製造家孫雲球著的《鏡史》教授製造,眼鏡,放大鏡、顯微鏡等光學儀器及一些數學書。以斯帖揭開書本隨便看看,內容很艱深,不感興趣,便交還給撒拉,更把的髮釵拔出戴在撤拉頭上,跟著拍手大笑:「小美人啊……」,撒拉也哈哈大笑,側頭做鬼臉。


  路得此時也來趁熱鬧,逗撒拉玩耍,順便問有關和以斯帖同桌的明泰的事。以斯帖低聲回應:「他在家鄉有了意中人,應該也是個美人,怪不得對我倆都……」。路得露出表示失望的表情。


  這兩表姊妹都因為一個開明的祖父,對自主的愛情與婚姻十分執著,努力尋找合自己眼緣和品性良好的青年人為夫婿,她們看不起大部份認識的富家子弟,因為他們大都品貌不全,或父親都是妻妾成群,怕幼承庭訓,有樣學樣,今次短短數天的比試大會正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會輕易放過。跟大多數少女一樣也希望找到俊俏愛郎,何況她們都是大美人。她們的袓父在她們離家前跟她們說:「窮一點也沒有問題,體格好,人品好就可以了。大不了『倒踏門』,入贅你們家。男人俊的,醜的也不專一,何必難為自己,選個好看點的吧。況且俊的,十親九眷面前,出來相見,做祖父的才有意思。」


  在明中葉開始,傳統的「門當戶對」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觀念,漸漸受到挑戰。很多年青男女也希望能自主婚姻。從《張廷秀逃生救父》,《錢秀才錯佔鳳凰儔》,《單符郎全州佳偶》……等話本小說內容,就知道社會風氣的漸漸改變。她兩表姊妹自年少已讀過很多祖父書房內的前衛小說,更奉「二拍」(註1)小說集內那《同窗友認假作真 女秀才移花接木》一書中的「艷姿絕世」,「志氣賽過男子」的女主角聞蜚娥為偶像,要自主婚姻。


盧珈此時也出來與撒拉玩耍。καλό απόγευμα, μικρή πριγκίπισσα μου(午安,我的小公主)」:盧珈對撒拉說。原來盧珈有親戚在西域經商,討了一個希臘女子,生了盧珈的一些疏堂表兄弟,盧珈故此能講及書寫簡單的希臘文。

καλό απόγευμα, ο μεγάλος αδελφός μου(午安,我的大哥哥)」:撒拉回應。盧珈看見撒拉手上的書,便說:「τόσα πολλά βιβλία!(這麼多書!)……那看得完啦。」

  撒拉向盧珈展示孫雲球著的《鏡史》說:「αυτό είναι για την κατασκευή του φακού(這是做鏡的書)Θέλω να μάθω πώς να κάνουν καλύτερη γυαλιών για τον πατέρα μου(我要學做更好的眼鏡給我爹)。」

  盧珈在翻看孫雲球著的《鏡史》時,撒拉在他耳邊一邊望著以斯帖細聲說:「να σας πω ένα μικρό μυστικό, αγαπά ο μεγάλος αδελφός σας(告訴你一個秘密,她很喜歡你們的大哥)μην της πείτε, χα χα(不要告訴她,哈哈)。」


  盧珈把《鏡史》輕輕拍撤拉的頭,再遞回給她說:「Δεν είναι μυστικό, όλοι γνωρίζουμε(不是一個秘密,大家都知道了)。」

  在旁的以斯帖問你們在談論我嗎?盧珈不好意恩,便對撒拉說:「大家的希臘話也不是太靈光,還是說漢語吧。」撒拉對以斯帖很有好感,拉著她的手說:「告訴你,我是跛的,小時候逃難摔跛的,爹說我跟米非波設小王子(註2)一樣,所以不要太不開心,說我是個小公主,不過我想他是可憐我,才跟我這樣說吧。」以斯帖,路得,盧珈,提摩太和剛趕到的淑樺師姐聽到都為之動容,不曉得如何安慰撒拉。幸好撒拉轉了話題說:「等會是不是有泡螺吃?我很喜歡吃的啊……」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12 12:21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愛情 眼鏡 翻譯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午飯時間-1b下」

淑樺師姐與大師兄成親好一段時間,還沒有小孩子,見到標緻的撒拉便過來逗玩她。淑樺師姐跟盧珈和撒拉說:「 Μπορείτε να μιλήσετε ελληνικές λέξεις;(你們都能說希臘話? )」,他倆同時回答說:「不靈光。」原來淑樺師姐跟盧珈都是福建泉州(註3)人士,家族中有希臘親人,所以他們都能說一點希臘話。

  明泰這時也吃飽要離開去幫磯法預備下午的比試,提摩太跟他說:「師兄,你家鄉有信寄來。」明泰立刻面露笑容,飛跑趕去收信,再會合磯法。




(註1)維基百科-二拍指《初刻拍案驚奇》與《二刻拍案驚奇》小說集

(註2)聖經,撒母耳記下4:4 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有一個兒子名叫米非波設、是瘸腿的.掃羅和約拿單死亡的消息從耶斯列傳到的時候、他纔五歲.他乳母抱著他逃跑、因為跑得太急、孩子掉在地上、腿就瘸了。  
(註3)泉州為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很多外國商人來到中國,很多中國人能說不同外語,主要是亞拉伯話。
  此外方以智著的雅通提到荷蘭人占據臺灣,曾設學校,教授當地人學習拉丁文。當時士人的應用文件,都採用拉丁文,朋人稱為「紅毛字」。所以在明末清初,已有許多人懂得拉丁文和其它外語。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0-27 02:1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聖經 學習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午飯時間-1c上」


  巴拿巴示範完「以笏劍法」的「八走麥城」劍招,同桌的和尚星夢大師露出一面難以置信的表情,加上先前巴拿巴所說的道教與亞述景教之間撲朔迷離的關係(註1),他不由得不相信猶太人與漢人這兩個偉大的民族很早便有交往了。「看來獨孤大俠是曾與你們的以笏劍俠互相學習了對方一些劍招,互補長短了。呀……,應該叫『敗走麥城』。」”星夢大師說。

  「爹,你的小公主回來啦,遲一些我會替你做一副好眼鏡。」:撒拉還沒有回到她飯桌就大叫,巴拿巴回頭與她打招呼,向星夢大師交代一聲便行前與撒拉擁抱和親吻,父女間的親情洋溢,令內斂的中原人士大感驚訝。

  星夢大師與撒拉一起回來的眾人打招呼,更告訴他們獨孤劍法與以笏劍法的淵源。終於明白為何會有外語名稱的獨孤劍招,更為獨孤劍招能被外族劍客學習使用而驕傲。

  撒拉雖然忙著吃父親為她留下的泡螺和梅蘇丸(一種類似丸藥的甜食),但也留意到父親和星夢大師開始討論到信仰問題,為好留空間給父親,便借意問準父親到較少人的以斯帖飯桌玩耍。在那裡她竟然和重劍手雷奔玩得最開心,除了雷奔讓她吃了他那一份泡螺和梅蘇丸外,還因為他懂得玩魔術。一個江湖俠客也有柔情的一面。

  在往後日子他和巴拿巴成了忘年莫逆之交,彼此更交換對武術,信仰,民生,政治,理學及社會關懷等看法,他改信主耶穌基督也是巴拿巴為他施洗。巴拿巴也因為星夢大師的一些令人吃驚的經歷而很崇拜他和羨慕他,叫他大哥,原來星夢大師出家後看不慣一些佛院的主持對窮信眾的冷漠和只顧念佛不理民間疾苦,自己開了一個佛院給有心尋求心靈安穩的人念佛或靜修,自己當主持。明朝的反傳統的思想家李贄也曾暫往過他佛院幾天,二人一同在田中耕作過。巴拿巴一直希望見到和他一樣的混血兒李贅,好能和他討論他的前瞻性的著作,可惜時空限制,緣慳一面。

  星夢大師是霍老闆的四叔,年近六十,人還很精壯,堅持勞動,一把年紀也每天下田工作,所種的,除了自家私人佛院吃用外,都捐到附近的官辦和自己辦的養濟院(註2)。他曬得一身健康的古銅色,嘴角常帶著微笑,給人一個很平易近人的感覺,不過偶爾眼神也露出半點憂鬱,問他何解?星夢大師回應「只因太累,何況人老,一生堆積的哀愁也不少,未能盡看破紅塵。」他一生未能忘記出賣他,使他被官府擒獲的女子。

  他雖然未能完全開解自己,但由於說話及對人真誠,體貼與關懷的態度,使很多朋友和養濟院的受助人都找星夢大師談心事,希望能得他開解與安慰。他們沒有可能聯想到坊間流行的「二刻拍案驚奇」小說集中《神偷寄興一枝梅》一書就是以他年少時以劫富濟貧的事跡為藍本。當時沒有人會聯想到這個說話及行事詼諧怪誕的陝西首富四子就是使惡富貪官頭痛不堪的俠盜「賽潘安未開鋒」。他每次行事後都在現場留下「賽潘安未開鋒,到此一遊」字條。

  他留「賽潘安未開鋒」這渾號想是揶揄一些江湖人物隨便便稱自己:「賽潘安什麼……什麼。」,但現實真正的賽潘安很少,往往言過其實。另一方面他自覺外表與潘安無關,被聯想懷疑的機會很細。他是家中共有八兄弟姊妹,備受忽視。兄弟姊妹的容貌均非常出眾,所以對自己外表沒有信心,他當然離潘安很遠,但也有一個很討異性喜歡的面孔,只是信心不足而矣。另外叫「賽潘安」也是一種補償心態,如果他兄弟姊妹文彩好,他可能會叫自己做「賽李白」,「賽東坡」……。

  至於「未開鋒」則是表明不想作案時會攪出人命,由開始到被擒,也沒有使任何人受過大損傷,如果不是被舉報,他精通獨孤劍法,使得好一把未開鋒的劍,身手敏捷,曉得易容,聰明過人及事前一定安排好不同逃跑路線,作案五年從未失手。所得的金錢部份以「今非昨」的名義捐給各地不同養濟院,並保留收據。

  星夢大師童年時認識鄰居一個通過「養瘦馬」的人口販子買回預備作妾的一個大不了他多少,失去爹娘的漂亮女孩子,在一次陪同幾家富戶夫人一起到廟宇燒香外出時,跳塔輕生,就跌死在他和兄長背後,血濺到他們的衣物,沒有當場死去,她不斷掙扎,望著他喃喃自語,呼痛,掙扎一輪,呼了一口氣便死去。星夢大師病了數天,在病榻中想通了是因為「因為有富貧,所以分貴賤,他立志要盡能做到人人平等,平衡富貧。」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6 12:05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頭痛 健康 工作 交往 和尚 憂鬱 魔術 空間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午飯時間-1c下」

另一部分偷回來的錢,他用「西門甲」,「西門乙」「西門丙」和「西門丁」的名義用來替被「養瘦馬及開人行」(註3)販賣的少女贖身,偶爾為掩飾行動,提供不在場證據,常扮作一個尋常紈絝子弟到青樓尋歡作樂,看到一些表現極不甘心,身世可憐的雛妓便高價為她們贖身,梳籠之夜,在房中與那些雛妓下棋,談天吃喝,跟著外出作案,天光再回妓院睡覺休息,事後派人送雛妓回鄉。不曉得家鄉何處或有難處不願回鄉,就送她們到不同作坊當工人學一門手藝謀生。這模式一直運作良好,直到遇上「她」,那夜他連輸三盤棋之後,沒有外出作案。事後他金屋藏嬌。快樂的日子過不了幾年,「她」便發現那些「賽潘安未開鋒,到此一遊」字條,暗中報官,取了懸賞一千兩,及後發現是巨富之子後悔已晚,星夢大師以後也找不到「她」,這也是好的,她遠走他方,日後竟然做起「養瘦馬及開人行」的生意,受虐者成了施虐者。

  被捕後父親及兄弟花了不少家財奔走疏通官府,使他明白父親和家人也是非常愛護他,不曾受忽視。因沒有涉及人命,又有捐款及贖單交代贓款去向,家族中又有在朝中為高官,加上數個負責處理他案件的官員和監獄官員的夫人或兒媳均是他救過的雛妓,被捕收押和服刑間沒有受太多苦頭,一些貪官想報復暗殺他也不成功。事件也曾驚動了京城,一些皇親國戚的女兒受坊間一枝梅小說的影響,加上星夢大師作案時用的「賽潘安」渾號,都對他芳心明許,請求父兄介入重輕發落。由於貪官被盜的多是不見得光的錢,很少報官,拖了幾年便不了了之,放了回家。星夢大師在監獄閱讀了很多佛學,道家,道教,理學及景教聖經,由於有優待,連李贅(註4)反封建,離經背道的《焚書》和《童心說》也看得到。

  「說來慚愧,我是比較認同道家和你們景教的道理,不過為了不拖累家族,出家是唯一出路,佛道本一家嘛。我不信輪迴之說,為何世間人越來越多,蒼蠅變的嗎?我若完全不記得前生之善行和惡行,為此享福或受苦便沒有意義。我只是怕死,不知死後如何?我也感到做人『虛空』,『四大皆空』,我希望在佛經找到部份答案。你們的大智者『所羅門王』也不是在《傳道書》如此說嗎?」:過這是星夢大師臨離開巴拿巴到比試場替瑜翰做裁判前說的話。


***新添加部份***  巴拿巴一面目送星夢大師離開,一面用右手轉動左手上的指環,指環上有一個奇怪的符號「הבל」.巴拿巴自然自語說:「大師,《傳道書》中的虛空,並不是四大皆空,遲些解釋給你聽.唉,『הבל』這個字真難翻譯。」  

(註1)維基百科-救刦證道經咒
    
(註2)明代官辨及民辨的慈善機構。明朝社會福利很好,除了國家福利院外,還有國家醫院和國家公墓。朱元璋甚至試辦公屋。
大旗網
http://shehui.daqi.com/article/3517489.html
明朝更出台了世界上最早的国家养老制度——优老之礼,即年满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国家就要赐予爵位,每月给予生活补贴。毫不夸张地说,大明王朝,堪称当时世界上全民福利的国家。

(註3)明代揚州販賣人口的活動。「養瘦馬」是收養被拐賣的女孩,教會吹彈歌舞,日後當馬一樣賣給人家作妾。「開人行」是最低級的人口買賣,把女姓放入袋內,一袋袋不用看面孔作買賣。
《解讀宋元話本》歐陽代發 著,周積明主編 70頁

(註4)李贅明朝一個極富爭議性的思想家,由五四到近代也有人對他的思想研究。李贅家族有色目人血統,曾與利瑪竇見面討論天主教與佛教教義,送有他詩句的扇子給利瑪竇。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15 11:3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下午比試-上22/11/2013修訂」

  午飯之後有三埸比試。第一場由南獨的國泉助教對華山獨孤氣專學院姓上官的弟子。第二場由英泉助教對獨孤劍專學院張姓的弟子。第三場是瑜翰對獨孤劍專學院黃姓的弟子,聽說他的劍術不錯,是一個暴發戶的兒子 。今天的比試,瑜翰在眾人面前顯示出他對不公平的事是絕不容忍的,為此引發了多兩埸比試。星夢大師也在眾人面前顯示了他六根未淨,不過他也不介意,性格是很難改變的。


  國泉和英泉兩兄弟因性情與獨孤六子相近,故非常友好,不過由於輩份是助教級,比較少一起練武,因為他們主要負責教導其他師弟師妹劍術,但閒時也而和六子們一起遊玩,特別是喜歡攪大食會,一起煮食及飯後聽英泉師兄繪聲繪影的說書,他們特別喜歡他說《水滸傳》,《神偷一枝梅》及其它豪俠劍客的話本小說。

  兩兄弟和陳院長一樣來自香港島,父親是一官辦學院的院長,家庭環境不錯.父親博學多才,上曉天文,下曉地理,略懂劍術,年青當官時愛好設陷阱捕獵,一直希望打到一隻大老虎.但打到最大最兇猛的只是一隻野豬,得知陳院長能打海盜,又曾打了一隻老虎後,便安排兩個兒子到南獨劍學院習劍。

  他們父親因眼見官埸險惡,廠衛橫行,一班同僚死的死,發放邊疆的發放邊疆,雖然兩個兒子已有秀才功名,但不許兩個兒子繼續應考為官的仕途,並盡量叫他們遠離帝力範圍,兩兄弟也樂得清閒可以讀自己喜歡的書,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大哥國泉師兄寡言,得父親真傳,對天文氣象很有認識,另外也精於設置陷阱捕捉野獸,二者皆青出於藍,獨孤六子也因此從他身上獲益良多,對日後的行軍調將和小規模戰鬥很有幫助。摩距辭尤精於設置陷阱,因為是他幫補收入的方法之一。

  英泉師兄煮得一手好廣東菜,最拿手是紅燒炸子雞,蘿蔔燜牛白腩和义燒。常和摩距辭和瑜翰二人交換食譜和煮食心得。

  瑜翰從他乾父學得好一手辛辣的湖南菜,均是英泉和摩距辭所喜愛的。瑜翰很喜歡為眾師兄弟煮美味食物,煮罷看到眾師兄弟大快朵頤,雖然吃得不多,但也很開心。英泉卻什麼菜也喜歡吃,所以比大哥身形略胖。

  由於有秀才身份,有國家供養,助教的薪津和英泉夥伴摩距辭設置陷阱打獵,出售捕獲的野味,生活無憂,他兩人因此常主動提供大食會的食材。獨孤六子都是很有自尊心及不貪小便宜的年青人,每次都堅持出錢,但他們兩兄弟很多時說:「錢你們留著娶渾家。」或「下次買多點果酒當無數,記得買『山露牌』,其它不要,沒有……竹葉青也可,嘻嘻……。」

  除摩距辭外,其他五人家庭環境都尚好或不錯,陳院長也留意到摩距辭年長後生活上的需要,給了他半份學院廚房的幫工差事,讓他貯點錢,添置衣物和學多一門手藝。磯法等人也受陳院長的與人為善的性格和對身邊人感受敏銳的影響,待人接物態度都很得體,只是瑜翰和摩距辭的口舌比較刻薄,想是和他們成長時充滿敵意的環境有關。他們常到廚房和摩距辭一起完成他的工作才一同遊玩,另常叫家人寄多點衣物和日用品,再用較便宜的價錢賣給摩距辭,摩距辭也明白,但價錢太便宜,他不接受。眾人之間的友誼就是如此建立起來。  

  摩距辭最拿手煮紅燒肉、紅燒獅子頭和醉轉彎(雞翼關節部份)。在他日後艱苦的歲月中,他靠著學懂得煮不同省份的菜,養活過一家四口一段長時間。摩距辭不介意習武多年,身手不凡,而要靠廚藝討生活,畢竟活著、不用捱餓已經是不錯的。自從離開母親之後,他對生命的要求一直很卑微,但逆境卻不斷一再出現,氣還未喘定,新的苦難便到,當他第一次讀到聖經舊約的《約伯記》,就心同感受,痛哭不已。面對接踵而來的苦難,他只有靠酒和賭去對自己的生命作無聲抗議以壓抑內心的痛楚。與陳院長及磯法等人一起的時候使他感到安全和被接納。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24 12:3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工作 友誼 聖經 蘿蔔 安全 食物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派內比試之下午比試-下22/11/2013修訂」

[隱藏]
  英泉的數學是天才級數,他也是提摩太的數學及物理知識的啟蒙老師,提摩太同樣是一個極聰明的年青人。對不同的知識也想學習和嘗試,知識多樣化,比英泉廣泛,但數學英泉還是略勝一籌。

  二人有空常一起鑽研數學及物理問題,並做實驗驗證理論。曾有一段時間他們鑽研當時大炮的科技,沒有大炮,他們只好研究彈道。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從數學角度及借用宋應星的《論氣·氣聲》的理論,把水的阻力當空氣的阻力以方便測試。用三把弩,量角器找出把一個實心彈頭射到最遠時,發射角度最好是大約是四十五度,由於他們還未完全了解空氣阻力對彈頭的影響,他們結論是四十四度至四十五度最好。

  他們再利用池塘測試不同彈頭形狀,結論是圓形彈頭不是最好,彈頭形狀最好是頭尾也是尖形,射得最遠。代價是浸壞了兩把弩,餘下的一把弩用作認證最理想彈頭形狀。這兩個結論日後幫了磯法等人在處於劣勢時一個大忙。

  他們都是非常聰明的人,常感國人欠缺懷疑,追求問題答案至極的精神,有時更自視過高。他們不斷看到洋人傳來的新科技與新知識,便感不安。明朝滅亡有很多原因,大炮科技輸給滿清就是一個原因,最難堪是那些大炮是俘虜過來的工匠劉漢(註1)替滿清改良的。



  第一場比試差不多開始了,陳院長和獨孤氣專學院的林院長一同坐在凸出場邊的包廂,那是陳院長為了可以在兩學院弟子比試期間和如煙師太多點私人空間以解相思之苦而建的,另外也希望在這獨立空間與其它比試中的劍學院院長,在不受旁人影響下,坦承討論如何放下氣專及劍專兩家之爭,及一同把獨孤劍術發揚光大。

  「林院長,剛才午飯時見這位上官公子目光炯炯,呼吸均勻,應是一個氣專手,不知劍專功夫如何?」:陳院長問。

  「多謝讚賞,此子是本院十年一遇的弟子,春節後下山。他年紀輕輕氣專修維竟和我不相伯仲,至於劍專功夫也可不錯,夠用有餘。學藝以來已經有近一百五十多次實戰經驗,是本院最佳助教。你們的國泉助教,身形略為瘦削,不過吐納也算均勻,不是專練氣專功夫的弟子中,也算不錯,聽他說,他是以練劍專功夫為主,等會要見識,見識,要看他是否真的深藏不露?」:林院長如此回答。

  陳院長不計較對方的口吻,回應說:「我們可不會把同門之間的竹劍比試當作實戰,實戰是用真劍,會流血的,會死人的。南獨弟子也只是在訓練擋暗器時和滿師下山前跟我和雲開師弟小心用平頭未開鋒的鐡劍有限度比試三數十招左右,作為壯膽訓練及結業儀式,不過偶爾也有受傷的,真得不可輕言實戰。」

  陳院長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是:「南獨弟子學藝第一年一般已經要有一百多次竹劍比試經驗,以後每年超過二百多次比試,助教及磯法等人的次數更多,一百五十多次算是什麼?」



(註1)崇禎四年(1631年)正月,後金在瀋陽利用俘虜過來的工匠劉漢,成功仿製了西洋大炮,定名為「天佑助威大將軍」,他們還創造了「失蠟法」,化鑄鐵為鑄鋼,對火炮的不同部位進行複雜的退火、淬火處理,使鑄炮工藝領先於明朝。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22 10:48 PM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今非昨 於 2013-11-23 12:2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測試 時間 受傷 科技 空間 學習 空氣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