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 從1899年說起【細數新界鄉議局和原居民是如何煉成的】~~



~~ 從1899年說起【細數新界鄉議局和原居民是如何煉成的】~~

[隱藏]
.



香港總督接收新界公告。


文/何嘉妍(資料來自︰土地正義聯盟,原文刊於明報•2011年7月2日D04)
明報編按:一群新界人發動一場圍堵立法會活動,眾人搖動鐵欄,聲言保衛家園。為什麼他們可以名正言順,「誓死」捍衛自家僭建物?他們根據「大清律例」所享有的疑似特權,又自何時開始?作者追溯至1899年,細數權力煉成的百年史。

新界鄉議局在牽涉新界土地政策的議題上,例如土地霸權、丁權與僭建等相關議題,其主要立場都是維護和爭取原居民的利益,而忽略大部分新界人的利益。 因城市化和不同的歷史因素影響,現時新界非原居民和新新界人(即新搬到新界居住的人)的人口不斷上升,甚至多於原居民,原居民的利益卻凌駕於新新界人之上。

嶺南大學學者劉智鵬早前在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指出,在討論新界人和非新界人的矛盾前,定必了解新界的歷史。我同意劉智鵬的意見,可是新界人的歷 史並非單純受英國殖民政府壓迫,新界人並不一定等於受害者;相反,另一面比較少人提及、但又很重要的歷史,就是鄉議局懂得如何跟英國殖民政府打交道,令鄉 議局的政治版圖不斷擴張,變成政經勢力集團:1977年鄉議局議員楊少初被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開始,鄉議局重要人物慢慢步上政治階梯,到2009年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成為被委任的行政會議成員。

鄉議局對香港政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從以往開始已協助英國殖民政府進行城市化,同時自製新界的土地霸權。因此,了解新界鄉議局的生成過程,以及原居民的權益由來,對我們理解現時的新界勢力是十分重要的,也令我們對突破新界的權力網絡有所認識。



嶺南大學學者劉智鵬。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31 11:2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香港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鄉紳們的建「局」偉業
鄉議局要煉成強勁勢力,第一步就要跟英國殖民政府建立良好關係。新界租借初期,原居民籠絡英國人的做法,就是靠攏殖民政府,即使是喪權辱鄉的歷史事 件,只要得到少許回饋,都會心存感激。1899年,英國炸毀元朗吉慶圍圍門,並將鐵門視作戰利品,運返英國。喪失圍門是一件喪權辱鄉的事,代表其失去保衛家園的能力,也打散了圍村的完整性。到了1925年,吉慶圍鄧族紳耆幾經爭取,要英國運回鐵門,重置於吉慶圍,並立碑書寫歷史言志。碑文如下:

……現二十六傳孫伯裘,代表本圍人眾,稟呈港府,蒙轉達英京,將鐵門發還,照舊安設,以保治安。所有費用,由政府支銷,又蒙史督憲親臨敝村,作奠基禮。足見英政府深仁大德,亦為表揚吾民對於英政府之誠心悅服耳。

當時農工商研究總會(鄉議局前身)正值成立初期,碑文突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主僕關係。鄉紳不計喪失圍門的前因,對殖民政府的深仁大德表示心悅誠服,可視作村民對英國殖民政府的妥協。吉慶圍該碑於日治時期被日軍所毀,戰後重修,碑文卻被另訂以建構傳統身分,並一直存在至今。該段歷史書寫較為中性,主僕關係的描述已被刪除。





第一代鄉議局局址,位於新界大埔墟崇德街2至8號。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5:50 A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新界鄉議局擴大其政治版圖,就要跟英國殖民政府排除憂患和評估形勢。上世紀50年代,鄉議局連同村民不停反對政府收地。1957年6月新界民政署長彭德(Mr.K.M.A.Barnnet)指示警社團登記官,要求鄉議局登記成為註冊團體,否則不承認鄉議局。鄉議局十分憤怒,認為本身是新界最高民意機構,不應向社團註冊官登記,因此拒絕註冊。8月14日政府正式取消對鄉議局的承認。

這段鄉議局的變革被學者廣泛描述,可是很少學者指出殖民政府採取強硬手段前,鄉議局早已內訌,並由支持改革的鄉議局成員向殖民者評估形勢:8月2日,支持政府改革的陳日新跟當時的新界民政署長彭德獻計。陳日新指出,當時控制新界鄉議局的賢達,已不能代表新界人的意見,唯一維持鄉議局運作的,就是少 說話多做事的鄉事委員會。即使非官方的新界人口統計,都是鄉事委員會進行的。陳日新看不到跟局內賢達商討改革鄉議局的可能。他認為鄉議局必須先置之死地而後生,指出唯一的辦法是開設一個新的組織。陳日新已聯絡鄉議局大埔區鄉事委員會的七個成員,並替英國殖民政府評估,有多個區份支持鄉議局內部改革,包括沙田、屯門、元朗區十八鄉及廈村、荃灣、大澳、青衣、馬灣、東涌、梅窩和南丫島的委員。陳日新這個舉動,加強殖民政府改革鄉議局的信心,1959年鄉議局成為政府在新界的法定諮詢機構。


支持政府改革鄉議局的陳日新。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2:17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新界鄉議局要保障其利益,就要跟殖民政府協商如何改革鄉議局內部。政府於1959年頒布《鄉議局條例》,而該條例的藍本早於1953年開始討論。當時新界民政署署長戴斯德(EdmundBrinsley Teesdale)提議鄉議局的宗旨,最初的草案並沒有包含「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1954年,當時鄉議局主席黃炳英回應戴斯德的條例草案,加入新項目「鼓勵遵守有益新界人民福利及維持公眾道德之風俗及傳統習慣」。戴斯德回覆黃炳英,指出:「我(戴斯德)懷疑這一項『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作為鄉議局的目的:良好的習俗當然應該保留,但並非所有的傳統習慣都是好的,有些可能要跟隨現代發展和進步而改變。由於這句話包含在鄉議局憲法,要求支持某些傳統的習慣會令鄉議局處於相當尷尬的境地,這項目應該有所改變。」最後,因鄉議局的堅持,政府讓步讓「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納入鄉議局的宗旨。這個「傳統」就作為新界人抗衡政府的伏線,讓新界原居民一次又一次創造他們認為合理的「傳統」,爭取他們的權益,1972年制定的丁屋政策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1952-1955年度鄉議局主席黃炳英。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5:54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



新界鄉議局要延續及增加其政治勢力,就要跟隨時代步伐和靠攏不同宗主國。鄉議局是維持香港平穩過渡的重要政治力量,上世紀80 年代就新界的地位問題與新界居民的權益問題發表意見。鄉議局前主席陳日新成為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則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直 至香港回歸,原居民作為受《基本法》第四十條保障的政治組織,鄉議局為「原居民」這個符號填入一種反殖和愛國的意涵以籠絡中央和香港政府。1997 年大埔海濱公園落成,園內建香港回歸紀念塔,並由鄉議局送贈,塔下有銅碑,記載1898 年鄉民抗英接收新界事件,碑文如下:

香港新界,乃鄉民立根之地,創業之源。百年以前,列強入侵,滿清無能,喪權辱國,割讓港九於前,租借新界於後。租借之初,先民保衛鄉土,慘 烈犧牲……香港重光,新界發展,鄉民積極參與,為社會繁榮,作出重大貢獻。隨茪五^聯合聲明簽訂,九七年七月一日,國家恢復行使香港主權,殖民管治,宣告 結束,前恥盡去,國運當興。此歷史性時刻,對新界原居鄉民而言,意義重大。是以新界鄉議局倡議並贊助興建此回歸紀念塔,作為香港回歸之獻禮……緬懷先烈前 賢之彪炳功業,其熱愛國家民族之高尚情懷,當不會因時而變,因人而異也。

新界鄉議局就趁香港回歸追本溯源,講述新界人如何保鄉衛族,把靠攏英國殖民政府的歷史抹掉,把如何爭取成為政壇重要勢力的部分不理,繼而強調其愛國情懷。


理解新界鄉議局的勢力怎樣煉成,可使我們對突破壟斷新界權力的網絡有所警惕。新界城市化令新新界人的人口遠多於原居民,人口分佈已經改變到一個有轉 機的地步,如果繼續只由鄉事派力量主導新界,必定影響其地區的健康發展。



周南為當時新華社社長。


紀念塔碑記。


回歸紀念塔。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10:58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創業 香港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文/Lorretta Ho (資料來源︰土地正義聯盟,原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

因為丁屋僭建物一事,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表示村屋問題涉及很多歷史違留下來的因素,十分複雜(《議員不滿執法標準不同》, 頭條日報, 15/5/2011)。本文透過了解原居民對「傳統」的爭取過程,側面了解丁屋的來歷,並揭示殖民地政府制定的丁屋政策如何為後殖民地政府製造「歷史違留下來的」問題。

1953年,當時新界民政署署長戴斯德(Teesdale)提議鄉議局的宗旨初稿並不包含「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1954年當時鄉議局主席黃炳 英回應戴斯德的意見,加入「鼓勵遵守有益新界人民福利及維持公眾道德之風俗及傳統習慣。」戴斯德回覆黃炳英,指出:「我(戴斯德)懷疑這一項『保存新界傳 統習慣』作為鄉議局的目的:良好的習俗當然應該保留,但並非所有的傳統習慣都是好的,有些可能要跟隨現代發展和進步而改變。由於這句話包含在鄉議局憲法, 要求支持某些傳統的習慣會令鄉議局處於相當尷尬的境地,這項目應該有所改變。」(HKRS No.634-1-3)

最後,因鄉議局的堅持下,政府讓步讓「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納入宗旨裡。這個「傳統」就作為新界人抗衡政府的伏線,讓新界原居民一次又一次地創造 他們認為合理的「傳統」,爭取他們的權益,並一直保存至今。現時原居民成立「保鄉衛族小組」保衛丁屋僭建物看似激烈,其實這是新界原居民抗議政府的慣例, 其實不足為奇,「團結」和「爭取」一直是鄉紳的慣常技倆。

1971年6月鄉議局組成「新界鄉議局爭取新界人民合理權益特別委員會」於6月和12月分別將建議書呈交新界民政署與麥理浩,要求政府修改現行的新 界土地政策(見本文插圖),其中一項討論的問題為「新界居民兒女增加,家庭組織擴展,生活必需土地使用及建屋。但概受政府限制,應爭取合理使用問題。」終於爭取在1972年底實施丁屋政策。丁屋的規格改變多次,並非本文討論重點,詳情可參考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浸會大學地理學薛鳳旋教授編寫的《新界鄉議局》一書。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1 05:15 A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值得一提的是,現任樹仁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副所長陳蒨博士1999年發表的期刋文章指出,有資深政府官員私下對陳蒨說:「政府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 「丁屋政策」!」。因此,政府「操縱」傳統的方法就是批更少土地讓村民建丁屋,因為這是減少政府土地損失的方法。換言之,政府雖然允許丁屋的存在,但以 「拖字訣」態度,輪候時間平均為36個月,平均處理丁屋申請時間由9至54個月不等,目的就要增加批准興建丁屋的難度(見審計署《新界小型屋宇批建事宜》附錄D)。

每當外間評擊原居民的利益,原居民總會搬出基本法第40條為「新界」原居民寫明「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的條文。我們要提出的問題 是:什麼是傳統? 有學者指出1971年定立的丁屋政策並不是原居民的傳統,正如陳蒨教授指出:丁屋政策是創造出來的傳統;而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座教授Roger Nissim提出「傳統權益和利益」的另一可能性應為1898年已存在的,而非之後累積的傳統。

基本法沒有明確的內容解釋何謂「傳統」及「權益」,大家不能把「新界」鄉村中一切風俗習慣當作「傳統」,也不能把所有原居民的訴求視為「權益」。基 本法的規定,是從實際出發,既考慮到歷史、傳統、習慣的連續性,又不是對原居民曾經有過的各種權益一概保護,而只是保護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盡量保 持97年後原有制度不變,有利加強香港居民的團結,也有利於香港的穩定和繁榮。當觸及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看似造就社會的不穩,有鄉紳揚言不惜流血保 丁屋僭建物,必要時上街抗議。早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反駁稱,丁屋僭建物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村民的「生活傳統方式」,因為在殖民地時代,新界 丁屋可獲法例豁免,他建議政府修例,容許已建成的僭建物毋須清拆,並經工程師評估安全後,補交費用解決。(<鄉委會:丁屋僭建是生活傳統 望補錢解決 倘遭拒或上街抗爭>,明報, 26/4/2011)可是現時社會有不少聲音質問為什麼原居民的利益更勝香港人的權益?為什麼政府允許另一階層的人有特殊權益?現在的丁屋政策究是加強還是分化香港居民? 是否補交費就能解決事情?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大量文章討論丁屋政策的利弊,當中有些指明現時的政策加劇官鄉勾結。陳劍青和黃宇軒早前已提出現在原居民只是「明目張膽利用丁屋來搞地產,違背了丁屋政策用以維持原居民生活方式的原意,這點已被思匯於2003年的《再思丁屋政策》研究報告中清晰指出。若是政府接受補地價的協議,這又會是另一個縱容地產利益及淹蓋丁屋問題的官鄉勾結事例。」由此可見,再一意孤行要求以基本法第40條維持香港的穩定和繁榮只會加劇社會不安。

引用讀環境建築的朋友意見,其實有關違建或僭建確實有個灰色地帶,有些建築討論以「自立營造(self-building)」而非「違法營造 (illegal building)」看待之。基於建築師完成的建築的確無法百分百回應使用者需求,並且尊重使用者的空間使用/創造權力,確實可在一個合理範圍內,包容自 立營造。如果說這個「理順新界村屋僭建問題工作小組」有任何情理可以拿來當依據,這應該是其中之一。市區有些僭建不見得需要拆,也是如此。不過,顯然當前 的新界地下屋或玻璃屋是不太合乎上述的情理吧,全憑建築安全來解釋或探討就地合法是很薄弱的。

如果政府一致看待城市和鄉村的僭建物,不再拿什麼「很複雜的、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的理由作解釋,,一般市民便不會敵視新界原居民,因為一國兩制下,城市和鄉村應該是在同一個制度看齊的。要是今次村屋僭建問題上,政府再向鄉事派讓步,必定引發另一次「城鄉矛盾」。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lvcat 於 2013-8-20 09:03 PM 發表
.



文/Lorretta Ho (資料來源︰土地正義聯盟,原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

因為丁屋僭建物一事,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表示村屋問題涉及很多歷史違留下來的因素,十分複雜(《議員不滿執法標準不同》, 頭條日報, 15/5/...

1971年6月鄉議局組成「新界鄉議局爭取新界人民合理權益特別委員會」於6月和12月分別將建議書呈交新界民政署與麥理浩,要求政府修改現行的新 界土地政策(見本文插圖),其中一項討論的問題為「新界居民兒女增加,家庭組織擴展,生活必需土地使用及建屋。但概受政府限制,應爭取合理使用問題。」終於爭取在1972年底實施丁屋政策。丁屋的規格改變多次,並非本文討論重點,詳情可參考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浸會大學地理學薛鳳旋教授編寫的《新界鄉議局》一書。




.

.



以下資料來自︰薛鳳旋、鄺智文著《新界鄉議局史》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1 10:4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香港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否想新界﹕滄海桑田 自然變遷?
Posted on 2011 年 02 月 27 日 by Land Justice
文/陳劍青、黃宇軒、鄧鍵一

過去三十年,坊間出現了一些談論新界的讀本,除了我們在上一篇文章〈新界 - 未完成的計劃〉中提到的《變遷中的新界》外,還有前殖民地官員許舒(James Hayes)著的《滄海桑田話荃灣 》、《The Great Difference: Hong Kong’s New Territories and its People, 1898-2004》。此外,劉潤和撰寫的《新界簡史》,不同章節也強調新界的轉變和變遷。無論是哪一種探討角度,無獨有偶,都以「變」作為主要的命題。彷彿,回顧新界就一定是農業式微、一定是都市化、一定是「滄海桑田」。

當然,新界在變,是客觀的事實。即使香港五十年不變,新界依然會變。它怎樣變、為何變、為誰變,才是問題所在。為什麼新市鎮必然要倒模大型屋苑、為什麼東鐵沿線都是新鴻基 地標、為什麼本港的農業不能自給自足、為什麼鄉議局 可以左右新界的發展議程等等,都是值得了解的問題。然而,當籠統的「變遷」成為了一種空洞的修辭、成為了某種特定想像的必然,所謂「滄海桑田」,其實只是對新界欠缺批判想像的顧盼自憐,同時為引領新界轉變的有形之手塗脂抹粉。所以,當許舒談到村落破舊的變遷史時,可透過形容西貢 村落社會的「自然式微」,從而避談了七十年代港英政府在西貢區建水庫時對村落的災難影響。就算是有談到政治的變化,都像是一種外在的客觀因素而不是具參與性、可以逆轉的過程,就如改革開放內地農產品流入本地,就像是「注定」了新界農業衰落。在現時普遍以這種「變」為主調的歷史觀,確實不能讓我們定位當下身處的位置與角色,許多對當下有重要意義的「其他變化」也容易因政治/經濟環境因素而湮沒。

以下來一次捕捉變化的練習,掌握思考新界「變化」的基本原則,看看能否於此「否想」這套變化單一的新界史。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練習一︰地名
別以為新界之地名沒有像港島街名一樣受港英殖民過程影響,新界本身就是一個有關殖民地租借的名詞,在1898年前此範圍隸屬廣東寶安一角,只有圍內圍外,並無「新界」這一範圍的地域概念。殖民者荷蘭 人沒有太大野心,16世紀駛過新界時只將現今「青衣島」命名做「花落紅」。

地名之變化因不同活動與實踐而建立,如粉嶺 一帶,由於戰前英騎軍在此區駐守,不少地方如軍地、皇后山、馬屎埔因此烙印了他們處處活動的記認。新界許多地名都其實是行政分區的命名,不經不覺如以往南約、北約 分了新界南、新界北,直到八十年代區議會 議會新界才在十九區 (十八區)的劃分內。
雖然大量地名仍然在新市鎮發展過程中得以保留,如大圍、天水圍 ,地名亦開始出現「士紳化」,如劉皇發 建議易名為「添瑞圍」來粉飾社區悲情,陰澳變欣澳,以合乎「和諧」及「美觀」標準。

近年,大量新界村落的名字將因擬訂中的開發過程大舉消失,尤以非原居民村尤甚,包括粉嶺北 (四村與烏鴉落陽)、古洞北(石仔嶺、鳳崗、白石凹、聯鳳堂、塘角等)、洪水橋(六村)等,將會代之為發展商自由命名的私宅屋苑名字。



.



實用相關搜尋: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



練習二︰土地用途
新界土地在港英租借後仍然為自給自足的漁農經濟,儘管曾經出現過短暫的土地炒賣風波。新界用作漁農之土地,因戰後港英對食物安全的考慮及戰後移民南來得以大量衍生,據綠色力量 的數字,單計魚塘面積由1950年只有180公頃急升至八十年代初超過2,000公頃。除了農業,水塘與軍事設施是港英較大面積地利用新界土地的主要用途,單就1951年設立的邊境禁區就劃了2,800公頃作屏障(buffer zone)。

直到六七十年代,用途開始被一種滿足城市邏輯主導。我們看到一波又一波的都會拓展計劃,荃灣、屯門 、沙田 都大規模將農地轉為新市鎮用地,並且引入現代規劃手段作土地用途的劃分 (住宅、工業、商業、娛樂、綠化),另一邊廂亦將大量鄉郊地方劃入郊野公園用途,用以提供郊遊娛樂給六七年躁動的市區人口。

地產發展亦在七十年代錦繡花園 成功將囤積之魚塘帶發展成豪宅後大行其道,地產商開始囤積新界土地, 使閒置農地 由69年1538公頃升至79年4120公頃,直到今天,五大地產商在新界的土地儲備已比政府多三倍,土地用途的可能性愈趨單一。

貨櫃場、停車場亦在80年代的一場官司後,容許地權人把新界農地填平作儲物用途。1990年在全新界劃出一份分區規劃大綱圖,一方面在新界北劃出大量農地作貨櫃場及儲物用途,如新田、恐龍坑一帶已經在十多年來大規模填平,另一方面限制新界的土地利用。然而當地權人在進行破壞環境的填泥工程來做儲物用途/停車場,部分非法的用途改變工程罰則並未有阻嚇作用,同時部分亦因沒有發展審批大綱圖(DPA)而連執法權力也沒有,令違反原訂用途的情况相當普遍。



.



實用相關搜尋: 娛樂 食物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16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