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百合短篇小說集之一百五十五、短片



百合短篇小說集之一百五十五、短片

[隱藏]
短篇小說集:

一、白玉鐲 (2#) 二、第三者(8#) 三、貓之戀 (14#)

四、一夜之後 (20#) 五、盡歡吧 (27#) 六、深淵 (92#)
七、姐妹(97#) 八、追求記(102#) 九、曖昧(107#)
十、情逢敵手(112#) 十一、結局    (117#)
十二、對不起  (122#)
十三、報復    (127#)
十四、三人行  (132#)
十五、完美伴遊 (137#)
十六、分手以後 (142#)
十七、貨腰     (147#)
十八、好朋友   (152#)
十九、空窗期   (157#)
二十、芳鄰     (162#)
二十一、床伴   (167#)
二十二、出差   (172#)
二十三、哥兒倆 (179#)
二十四、忘年   (184#)
二十五、網戀   (189#)
二十六、分手   (197#)
二十七、出軌   (202#)
二十八、我和她的一百種緣份 (207#)
二十九、十天驚動愛情 (212#)
三十、玲瓏     (217#)
三十一、柳開   (222#)
三十二、冬風暖 (227#)
三十三、交易   (232#)
三十四、原諒   (238#)
三十五、軍師   (243#)
三十六、兩個小兵 (248#)
三十七、表白   (253#)
三十八、失戀同盟 (258#)
三十九、雪湖的春天 (263#)
四十、私家偵探 (268#)

四十一、登對   (273#)
四十二、祖母   (278#)
四十三、騙子   (283#)
四十四、領養   (288#)
四十五、燕歌   (293#)
四十六、雲岫   (298#)
四十七、性冷感 (303#)
四十八、房東房客 (308#)
四十九、小三   (313#)
五十、陪月     (318#)
五十一、過去   (323#)
五十二、前度的前度 (328#)
五十三、高手   (333#)
五十四、女兒   (338#)
五十五、放不下 (343#)
五十六、TB     (348#)
五十七、騙     (353#)
五十八、小王子 (354#)
五十九、同事   (355#)
六十、守護天使 (356#)
六十一、証明   (357#)
六十二、別情   (358#)
六十三、我錯了 (359#)
六十三、自殺   (360#)
六十四、傳言   (361#)
六十五、完美的一天  (362#)
六十六、復仇   (#363)
六十七、看不上 (#364)
六十八、補償   (#365)
六十九、無性戀人(#366)
七十、孩子     (#367)
七十一、公主與僕人 (#368)
七十二、忙     (#369)
七十三、紋身   (#370)
七十四、替身   (#372)

七十五、失戀   (#373)
七十六、回頭 (1) (#374)
七十七、回頭 (2) (#375)
七十八、新人     (#376)
七十九、讓我走   (#377)

八十、俘虜       (#378)
八十一、愛她古道熱腸  (#379)
八十二、誘惑(#380)

八十三、慘敗 (#381)
八十四、姐姐的女友 (#382)
八十五、意外 (#383)
八十六、悔不當初 (#384)
八十七、一舞傾情 (#385)        
八十八、悔疚     (#386)   
八十九、分手吧   (#387)
九十、開               (#388)   
九十一、情誤           (#389)
九十二、母親節     (#390)  
九十三、自修室女神    (#391)  
九十四、簡單關係   (#392)  
九十五、下場       (#393)  
九十六、失憶(1)    (#394)  
九十七、失憶(2)    (#395)
九十八、疏遠       (#396)
九十九、電子郵箱   (#397)
一百、測試                (#398)
一百零一、小三的自白   (#399)
一百零二、正印的自白   (#400)
一百零三、偷跳者的自白  (#401)
一百零四、爸爸            (#402)
一百零五、旁觀            (#403)
一百零六、告白             (#404)
一百零七、失敗             (#405)
一百零八、滄雲記           (#406)
一百零九、歸去               (#407)
一百一十、欠                   (#408)
一百一十一、詐               (#409)
一百一十二、明空(1)      (#410)
一百一十三、明空(2)      (#411)
一百一十四、戒毒(1)   (#412)
一百一十五、戒毒(2)   (#413)
一百一十六、戒毒(3)   (#414)
一百一十七、戒毒(4)   (#415)
一百一十八、戒毒(5)   (#416)
一百一十九、戒毒(6)   (#417)
一百二十、租客        (#418)
一百二十一、兩個女人  (#419)
一百二十二、擁抱師    (#420)
一百二十三、爸爸的煩惱(#420)
一百二十四、暫托       (#421)
一百二十五、分手代理師 (#422)
一百二十六、貴人       (#423)
一百二十七、離婚       (#424)

一百二十八、生病       (#425)
一百二十九、勸         (#426)
一百三十、驗身報告     (#427)
一百三十一、吹不掉的濃情 (#428)
一百三十二、開放關係 (1) (#429)
一百三十三、開放關係 (2) (#430)
一百三十四、開放關係 (完)(#431)
一百三十五、及時的信息   (#432)
一百三十六、懷疑         (#433)
一百三十七、後座         (#434)
一百三十八、借錢         (#435)
一百三十九、老套橋段     (#436)
一百四十、最後一夜       (#437)
一百四十一、對象         (#438)
一百四十二、老人言       (#439)
一百四十三、求婚 (1)     (#440)
一百四十四、求婚 (2)     (#441)
一百四十五、氣味         (#442)
一百四十六、遗嘱         (#443)
一百四十七、起尾注       (#444)
一百四十八、離開         (#445)
一百四十九、被分手       (#446)
一百五十、承諾           (#447)
一百五十一、已讀不回     (#448)
一百五十二、放逐         (#449)
一百五十三、啟發         (#450)
一百五十四、改造         (#451)
一百五十五、短片         (#452)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7-10-13 09:11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測試 愛情 意外 借錢 對象 交易 女友

回覆 引用 TOP

白玉鐲 - (1)


「曈----」汪曈聞聲回頭,看見姚信寧,心猛地劇跳起來----這麼久不見了,眼前人依舊是那樣漂亮,那樣秀氣。

三年了,信寧結婚後,她們一直沒有碰過面。

「好久不見,你好嗎?」信寧問。

「我很好,你呢?」汪曈有點手足無措。

「你很趕時間吧?不如等你有空,我們再約出來聚聚。」信寧說。「好,那我等你電話。」

「再見。」

當晚,汪曈接到信寧的電話,兩人相約這個週末,在以前最愛的郊區茶座聚舊。

說了兩句開埸白,汪曈不自覺地盯著信寧的手腕。

----那玉鐲兒,是白玉做的,隱隱的藏著一小片綠,在陽光下看,晶瑩得像琉璃。才幼幼的一圈,套在姚信寧纖幼的手腕上,跟她一身時尚的打扮,不算相襯,卻出奇的好看。

那是汪曈送給信寧的結婚禮物,她想不到過了這些日子,信寧居然還戴著。

信寧順著汪曈的目光看,說:「我很喜歡它。說起來,我還沒有親口說謝謝。」

「你喜歡就好。」

「你最了解我了,你挑的東西怎會不合我的心意?」

汪曈心裡一酸----是的,汪曈膽敢說自己是這世上最了解信寧的人了,可是,光了解又有什麼用?她還不是嫁了別人?

「你先生好麼?」汪曈故意扯開話題。

這個人,汪曈至少見過兩、三次,卻一直想不起他的模樣。

「我們剛剛分居。」信寧輕輕的說。

「哦!」汪曈有幾分意外,卻也不致被嚇倒。這婚姻,成功的機會始終是太低了點。維持了三年,也不好算失敗了。

「……已經盡了力,無話可說……」信寧低著頭,把杯子堛熄穢@啡拌成不見底的旋渦。

「搬回家了?」汪曈問。

----心頭不由泛起伯母的臉。那是一張精緻的臉,髮型裝扮,甚至是眼角的那兩道魚尾紋,都這麼恰如其份,叫人挑不出半點瑕疵。

這是汪曈夢魘堛滬n角,對她的印象,甚至比眼前的她還要深刻。

「我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你知道,酒店式住宅,有人打掃洗衣服那種。」信寧說。

汪曈當然知道,信寧最討厭做家務,以前是由媽媽包辦,後來是汪曈,再來便是他了。汪曈不驚訝信寧的離婚,卻奇怪她媽媽肯讓她獨居。

「伯母放心麼?」

「放心最好,不放心也沒辦法。誰叫她親口答應,只要我聽她的話,嫁了這麼一次,以後做什麼也由我!」



-待續-
這個汪曈可以做證,伯母真的指過天,起個誓,說女孩子,好好歹歹也要嫁一次,好讓她向親朋戚友街坊鄰里有個交代。

至於其他問題,全是次要。

「結婚?但你明明知道她根本不愛他!」那天,汪曈咆哮著,像頭瘋狗。

「她不愛他!她愛你!」伯母靜靜的說:「這堥S有人阻止你們相愛,你們可以相親相愛,像姐妹,像好友,但不能像夫婦。」

「我們相愛,是我們自己的事,不是殺人放火,不是姦淫擄掠,跟別人沒一點關係。」

「你們活在現實世界,不是荒島,不能不守大家定下來的規矩。」

「規矩是什麼?一大群人為著自己的既得利益定下來,以前,女人要紮腳,三步不出閨門,跟小叔同行還要浸豬籠!」汪曈雄辦滔滔:「終有一天,同性或異性相愛,也如同顏色和音樂,純粹屬於個人喜好。」

「那一天也許真會來臨,但不是今天,也許還要一百幾十年。總之,別人我管不著,我絕不要我的女兒作先驅。」

汪曈當時年紀小,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膽敢跟伯母談判,現在回想起來,真叫人慚愧。

信寧是媽媽的乖女兒,什麼也聽她的。

當時,汪曈只覺得信寧很笨,百份百的愚孝。
   
她勸過、求過、罵過。

----你的心不會騙你,你和他一起勉強不會有幸福……

----你這根本不叫孝順,叫盲從……

----信寧,你一定會後悔的……

信寧開始是哭,後來也只管呆著一張臉,任汪曈哭罵。

到了最後,汪曈也實在累透了,兩人便這樣呆呆的相對著,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分手」這兩個字,誰也沒說過。但兩人心堣w經很明白。

汪曈一天到晚跑去看信箱,家人還以為她正等著什麼要緊的。可笑的是,那天碰上郵差在派信,她突然發瘋似的跑出去,幾乎給車子撞上。

這樣等來等去,怕也有兩、三個月,終於收到信寧的結婚請帖。

汪曈跑到一家玉器店,用了近三個月的工資,給信寧準備賀禮。

----就是這小小的白玉鐲,圓圓的一圈,象徵著完美的結局。

汪曈不是假裝大方,是衷心的祝褔信寧。生命是她的,要走怎麼樣的路,當然是由她選擇。
她不選自己,可能是對,也可能是錯,只有時間可以說出答案。自己不必認同她,既然愛她,只希望她得到幸福。

----這幸福由自己親手送上最好,就是不能,也希望別人可以代勞。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5-2-2 10:5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白玉鐲 - (2)

汪曈托朋友送出賀禮,她不打算挑戰自己的涵養。信寧也一樣,讓那人還她一張簽了名的謝卡。

到了信寧結婚前兩天,汪曈很刻意地離開香港,到泰國旅行。

----上海灘許文強在教堂搶婚那一場戲堪稱經典,也只適合在電視堿搰搹茪w。

汪曈在泰國遇上駱偉忠。

「來旅行嗎?一個人?心情不好來散心嗎?」他一如既往的心直口快。

汪曈抿著嘴,不理他。

「我當導遊,帶你到處逛逛好嗎?」

「不用麻煩你,我隨便走走便是。」

「一點也不麻煩,我畢業後便來了這裡工作,難得遇上老朋友。」

駱偉忠是汪曈的大學同學,幾年來,從沒有開口說過什麼,但基於女孩子的敏感,汪曈有九成
把握,他對她是有一點意思。

兩個月後,偉忠回香港發展,開始約會汪曈。

不認還須認,汪曈和偉忠開始,純粹是心魔作祟。

----只想證明給別人看,也讓自己清楚知道,和男孩子交往,完全不需要天才。逛街看戲吃飯,牽手接吻作小鳥依人狀,汪曈也做得挺不錯。

但始終,遏止不了從心底湧出來的索然無味。

「……曈,你說好不好?」偉忠問。

「什麼好不好?」汪曈回過神來。

「我問你,這個聖誕節和你去日本好不好?」

「我沒意見,你決定好了。」

「你有點精神彷彿,是太累了吧?」

「是有點累。」

「那我們不去看話劇了,我送你回家去,你好好休息吧。」

「這樣好嗎?你說這戲票很難買得到。」

「不要緊,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那好吧!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便是。你看話劇吧!」

「這不好,我先送你,否則我也不會安心。」

----偉忠不是笨蛋,有時也會窺見汪曈的心不在焉,他只是讓著她,由她敷衍過去。

才一年多,偉忠更自說自話地安排他們的將來。

「曈,我覺得這也是時候,安排你爸媽跟我爸媽見面了。」

「為什麼?」汪曈吃了一驚。

「他們遲早也是要認識對方的。」

「那遲一點吧!大家也忙。」

「吃頓飯不花費多少時間。」

「我沒有心理準備。」

「那你趕快準備一下,我們下個月吃飯吧!」

「為什麼要這麼著急?」汪曈有點不耐煩。

「也不算急了,我們已走了一年多。」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5-2-2 10:5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本對同性愛故事不感興趣...
但見樓主用字精煉便被吸引看下去...確實行雲流水也

以白玉鐲作首尾呼應.倒物思人.無物卻擁眼前人.
愛情總是這樣兜兜轉轉..有時又被外界所擾..結果庸人自擾..唉..(其實小弟戀愛經驗為0 ,只在佯作高深 )

期待下一次的發文,看得很舒服。






捲土重來...

回覆 引用 TOP

白玉鐲 - (3)

[隱藏]

「我覺得太快了。」

「不會太快,我聽人說籌備婚禮起碼要一年時間。」

「婚禮?」

「……我和你的婚禮,你放心,我已儲夠老婆本----爸媽也答應借我房子的首期。」

「首期?」

「我知道你喜歡住港島區,已看中了一個單位,週末可跟你去看看。」

「無緣無故看什麼房子?」

「你說過想去不丹,不如我們就去那裡渡蜜月吧!」

「你越說越離譜了。」



「曈,我是很有誠意的。」偉忠不知從那裡變出了一大束玫瑰花,跪下來:「請你嫁給我。」

「你快起來吧!幹什麼?」汪曈不覺浪漫,只覺尷尬得要命。

「你答應我,我便起來。」

「你再不起來,我便走了。」

「曈----」

汪曈看著這個男人,極尋常的外貌學養家當,算不上好歸宿,對她卻總算盡了心。要是她也想好好歹歹嫁一次,向親朋戚友街坊鄰里有個交代,他是絕對合格了。

結婚」這一條大路,沒有人可保證安全和穩妥,但至少跟著大夥兒走,即使走錯了,也有大家相陪,不吃大虧。

走這條路,不需要天才,只需要認命。

----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汪曈很認真的想了又想。

也總算弄明白了----婚姻,根本不需要愛情。像是浙醋和魚翅,調調味當然是好,沒有也就算了。從沒聽說過,有人會因為沒有浙醋,便不吃魚翅的。

----但完全不吃魚翅的人,汪曈倒是認識好幾個。

但最大的問題不在汪曈身上,而是出在偉忠的身上。

要是他待汪曈馬馬虎虎,她便可以順理成章、張張就就地嫁給他。但他實在是很認真的對待汪曈,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這真叫人難堪,汪曈一向自詡是個挺不錯的人,對人一向公公道道。

但對偉忠,汪曈卻是一個玩弄感情的大壞蛋----既然不愛他,怎麼跟他走?還計劃結婚?自己是圖方便,好交代,但他呢?他可是付出了真心。

偉忠對汪曈越好,汪曈越內疚。

汪曈開始亂發脾氣,吹毛求疵,希望偉忠受不了,主動跟她分手,卻想不到偉忠竟然一一忍下來。

「曈,別生氣了,都是我不好,我道歉好嗎?」

「你以為道歉便可以了?」汪曈指著偉忠的鼻子罵:「我說過多少遍,我最討厭你穿這件衣服了,你怎麼還穿?」

「這是小事情而已,我這就去買件衣服把它換掉吧!」

「小事情?這代表著你不把我的說話放進腦子裡;又或是你根本不想理會我的感受,這怎麼算是小事情?」

「你說的每句話我都好好聽著,記在心裡,只是今天睡過頭了,隨手拿起一件衣服就……」

「你這是埋怨我每天讓你早起了?我本來就不要你送我上班,是你自己要獻慇勤的,現在終算是不耐煩了。」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5-2-2 10:56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感情 愛情 房子 安全 結婚 衣服

回覆 引用 TOP

白玉鐲 - (4)


「沒有的事,我很高興每天也見著你,只是昨晚看球賽……」

「看球賽看球賽,你喜歡看球賽便看個夠吧!還找我幹麼?」

「你要是不喜歡,我以後不看球賽便是了。」

「別說得這麼委屈,你喜歡幹什麼便幹什麼,我才懶得管你。」

「我是甘心情願給你管的。」

「你只是口裡說得好聽,轉過背還不是向朋友抱怨我不溫柔不體貼刁蠻任性?」

「真的沒有,我發誓,如果我駱偉忠在別人面前說過汪曈半句壞話,便叫我不得好死。」

到了最後,汪曈終於也沉不住氣,在大除夕裡,跟偉忠說分手。

「我不想再騙你了,我心裡從來也沒有你的位置。」

「如果你愛我,請尊重我的決定,不要再找我。」

「對不起!祝快樂!」

偉忠哭了。

汪曈很內疚,卻硬起心腸跑掉。

偉忠沒有再找汪曈,他也是個自尊心強的人。

此後,汪曈修心養性起來,開始經營一間小公司,日以繼夜的工作。極其量,也只是到老朋友江迦藍的酒吧喝上兩杯,抒發一下悶氣。

老老實實的告訴你們----要事業成功,實在是太容易了,只需要把談戀愛的時間和心思節省下來便是。

訂單發票信用証充塞汪曈腦袋,信寧和偉忠從來不曾入夢。

直至那天,在地鐵站裡,汪曈遇上了信寧。

汪曈正趕著到客戶的公司開會,要不是信寧叫住她,她們便要錯過了。

曈----」信寧伸手在汪曈眼前揚了兩下,不滿她的走神。

「你......你身邊可有人?」

汪曈可不知道,信寧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問話,內裡藏了多大的勇氣。

----信寧一直沒有放下汪曈,正如她手上的玉鐲,她收到後,戴上了,便一直沒有脫下來。前夫周崇榮不知道這鐲子的來歷還好,一知道了,便整天跟她吵。

「我買了隻鑲鑽石的銀鐲給你,又時款又別緻,你快把這土鐲子換下來!」

「為什麼要換?我就喜歡戴它。」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是你舊情人送的禮物,你戴在手上,天天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你還當我是你的丈夫嗎?」

「怎麼不當你是丈夫了?戴個鐲子還礙你眼?我怎麼不知道自己嫁了個楚霸王!」

「我就是不喜歡它,你是我的太太,居然連一只鐲子的面子也不給我?」

「你也知道我是你的太太,不是你的奴隸,我穿什麼戴什麼,怎麼還要你過問?」

「我不管,你快脫掉它!」

「我偏不!」

為此,他們冷戰了三個星期,兩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差。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5-2-2 10:5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白玉鐲 - (完)

媽媽知道這件事後,當然狠狠地教訓信寧。

----你怎麼可以為了這破鐲子壞了兩夫妻的感情?

----乖,聽媽媽的話,脫下它……

----你再不脫掉它,便不要叫我媽媽……

但信寧今次很堅持,任憑媽媽如何軟硬兼施,死纏活賴,她也不肯妥協----其實,連信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麼,該堅持的,自己乖乖妥協了,現在該妥協的,自己反而抵死不從。

現在,當信寧看著汪曈的俏臉,心裡終於明白過來----根本,自己就從來沒有放下汪曈。但願,汪曈也沒有放下她……

「沒有。」汪曈爽快地回答。「風花雪月什麼的,我暫時不去想了,只想努力工作,把生意做大。」

信寧心中一痛,是她嗎?是她令到汪曈原本這個愛情至上的人對愛情不再憧憬了麼?自己又有沒有能力把她從硬殼中拉出來呢?

重重愧疚讓信寧不敢直視汪曈的眼睛:「對不起,都怪我……」

這絕對不關你的事!」汪曈竟然殘忍地不給她機會自我陶醉。「我只想把自己培養成更優秀的人,靜待更優秀的她出現。」

信寧的臉色變了。

----這些話像針一樣剌進信寧心裡。這是汪曈的真心話麼?還是說出來報復自己的?

汪曈知道這話不好聽,但一時間,卻不懂得怎樣圓場。

----其實,這話半真半假。汪曈現在是心如止水,只因覺得情愛太難掌握,付出與收獲完全取決於人心,而人心,偏偏又是最難捉摸的;遠遠不及工作那樣簡單明確,多勞多得。情關,汪曈現在是再也不敢亂闖了。

一時間,兩人也沒有開口,氣氛有點尷尬。

突然,信寧把玉鐲脫下來,放在桌面上。「我戴上它後,一直沒有脫下來。現在,還給你。」

「東西送出去,我取回來幹什麼?」汪曈囁囁的說:「你留個紀念吧!」

「每當我看見它,便會想起曾經有一個人愛我至深。」信寧輕輕的說:「既然這個人已不在了,我留下著它,也沒什麼意思。」

汪曈細味著她的話,心堣@陣翻騰。

----那個深愛她的人,還在嗎?

終於,汪曈抬起頭:「也好,你確實不需要再看著它了!」

汪曈顧不得信寧正死瞪著自己,忙把手鐲收起來。

「以後,」汪曈把臉湊上去:「你只管看著我……」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0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1)

那是一間酒店的大堂。葉明琛剛跟客人談完事情,正要離去,卻看見區文諾扶著牆壁,嘩啦嘩啦地嘔吐著。

旁邊的人一臉厭惡地避開,服務員站在一旁也不敢走近。

明琛急忙走上前去,扶著文諾,掏出紙巾來給她擦臉。

「…謝謝……」文諾抬起頭來,看見是明琛,那表情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文諾用力推開明琛,險些讓她摔倒。

明琛有點生氣,卻不好跟她計較:「你還好吧?」

「我很好。」

「你要到那裡?我送你。」

「不用,我就住在這裡。」

明琛一怔:「我送你上房。」

「我自己可以了。」

文諾走了兩步,突然一踉蹌,明琛撲上去摟著她,她才沒有摔倒地上。

「別逞強了,好不好?」

文諾沒有作聲。

明琛取過文諾的手袋,找出門卡,把她送到房間。

明琛讓文諾坐好,替她脫掉鞋子,再給她斟杯溫水。

文諾閉上眼晴,喘了口氣。

明琛趁這個空檔,看了四週一圈。這是一個小小的套間,小客廳連著開放式廚房。餐桌上只有一人的餐具,地上也只有一對布拖鞋。

你為什麼會住在酒店裡?」

「這不關你的事。」文諾微微仰著頭。

「不關我的事。」明琛只好冷笑了:「那關他的事吧?他在那裡?」

「你說什麼?」文諾好像很不耐煩:「那個他?」

「他,孩子的爸爸,他怎麼可以把你們放在酒店裡?」

「我累了,不想跟你說話。」

明琛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發什麼瘋?不是說過不再管她的事麼?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明琛說。

文諾牽牽嘴,像是想說什麼,最後卻忍住了。

明琛眼尖,看見她垂著雙手,姆指正用力地碾壓著食指。這是文諾的小動作,這表示她正在煩惱著什麼。

明琛心裡一軟,便在文諾對面坐下來,等她開口。

文諾咬咬牙:「……可以借錢給我麼?我的現金都給股票套牢了,一時週轉不過來……」

聽她這麼說,明琛又再怒從心上起:「你為他生孩子,他居然還要你愁錢?這種男人不要也罷!」

文諾低吼:「你真的很討厭。」

「是我多事了,對不起。」明琛知道自己又再出醜,連忙站起來:「我下午會把事情辦妥。」

「謝謝你。」

「不謝,再見。」

明琛開著車子回公司,腦中不覺泛起文諾那微隆的肚子----兩個月前,她的肚子還不顯見。

兩個月前,她倆還是情侶。文諾卻跟明琛說自己有了孩子。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1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2)

當時明琛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明琛強笑著:「你是開玩笑吧?」她一手按住胸口,把跳出來的心臟按回去。


文諾很冷靜:「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雖然兩人的感情早已平淡如白開水,明琛卻怎樣也想不到文諾會有了孩子。


----
孩子?誰的孩子?她什麼時候開始和男人混在一起的?就是混上了,怎麼這樣不小心?就是不小心懷上了,為什麼不趕快處理掉,然後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以前,她們也討論過小孩子的問題。明琛很喜歡小孩子,但決定跟文諾在一起後,已打消這念頭。反過來,文諾說過最討厭小孩子,也怕承擔那天大的責任。

現在文諾有了孩子。她是深愛那個他吧?為了他,她居然懷了她最討厭的孩子。

明琛自覺被徹頭徹尾的擊敗,對手還是一個男人----對她們這種只愛女人的女人來說,這種痛苦比分手本身更叫人難受百倍。

明琛很生氣,卻有更多的無奈和自憐。

明琛一夜沒睡----如果早知道會變成這局面,當日又何苦和家人鬧得翻天覆地?

----我沒有你這個女兒,你走吧!以後也不要叫我爸爸……

----你這個沒良心的,居然勾引我女兒,你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在我眼前出現……

----我要你在這一行再也不能立足……

當年,她們不顧一切地走在一起。公司是文諾的爸爸一手創辦,明琛是他的得意門生。明琛和剛畢業回港的文諾走在一起。他氣得不得了,辭退明琛,也把文諾趕出家門。

她們沒有放棄,咬著牙撐了兩年,終於得到爸爸的諒解。他退休後,把公司交給明琛打理。

那時候,她們很天真的認為,排除萬難後,她們一定會白頭到老。

但事實卻是,外界的阻力沒有了,共同的敵人消失了,兩個人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回彼此身上,赤手空拳與對方相處,那考驗和挑戰才真正來臨----澎湃的激情慢慢減退,轟烈的愛情給生活逐漸銷磨,大家開始找不到什麼話題……

到了後來,甚至各有各的逢場作戲。大家都心知肚明,帶著默契,別玩過火便是,到底這段情得來不易,總不能輕言放棄。

只可惜,兩人始終也要走到這一步……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14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公司 感情 愛情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3)

[隱藏]
明琛的心情沉澱起來,不再到處胡混,頂多也是到相熟的盡歡吧喝兩杯悶酒。

過了兩星期,明琛又到那酒店的餐廳跟客人聚餐。她看見文諾獨自在吃飯。

文諾也看見明琛,她匆匆吃罷便簽帳離開。

明琛跟客人道別後,掙扎再三,終於走到文諾的房間按門鈴。

文諾打開門:「怎麼又是你?」

明琛強行進入她的房間,看到還是一個人住的模樣。

看著文諾蒼白的臉容,明琛真的憤怒了:「那男人怎麼總是丟下你們?」

「我早說過了,這不關你的事!」

「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別人欺負你和孩子。」明琛很認真的說。文諾知道,明琛有個很不負責任的爸爸,成長過程中吃足了苦頭。

過了好一會,文諾輕輕的說:「孩子是沒有爸爸的。」

「怎麼叫沒有爸爸?他是死了還是不肯負責任?」明琛很意外。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死了,也不知道他想不想負責任----我沒有找過他,孩子是我的,他或她也是姓區的。」

----那一夜,是一個平凡的星期五晚上。已經一時了,明琛還不回家。文諾也不想去深究,她是在公司工作、在酒吧消遣,還是在酒店鬼混。她只覺透不過氣來。好友給她電話,說一班老朋友都出來了,讓她也來一聚。文諾喝多了,最後跟著舊男友回家。

雖然和明琛感情變淡,但她出去喝酒,即使徹夜不歸,也從來沒有出軌。
現在一時糊塗,竟弄出了人命,這真是上天跟她開的大玩笑。

當知道自己懷了孩子,文諾心裡千迴百轉。要還是不要,主意每分鐘也在改變。到了最後,她決定了,她想尋回全心全意去愛去付出的感覺。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明琛吶吶地問。

「告訴你?還是求你寬恕?」文諾低聲叱喝著。

明琛不自覺退後了一步。

----自己有什麼資格寬恕她?自己玩的一夜情絕對比她多好幾倍,只是對像都是女人,弄不出這種手尾吧


明琛艱難地開口:「你有什麼打算?難道要在酒店待產?」

文諾垂下頭:「我本來已租好房子,但業主臨時改變主意,現在只好再找地產經紀。」

明琛歎了一口氣:「我有個小房子正空著,不如你搬進去吧!」


「你沒必要這樣做。」文諾咬咬唇:「我也不想麻煩你。」

「一點也不麻煩,房子空著也是空著。」

明琛回到公司,馬上安排了清潔公司,請了傭人,讓人買了文諾慣用的日用品。

明琛也抽空去看看房子。看到房子雖是小小的,也還過得去。明琛想了想,在抽屜裡放了一筆現金。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1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公司 工作 感情 意外 房子 酒店 清潔 電話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4)

明琛坐在小小的露台上,點了煙,看著白色的煙一縷縷地從指縫間裊裊升起,然後消散。

----文諾離開自己,不是為了男人,也不是為了女人,孩子也只是借口,事實上,她只想跟自己來個了斷。她對自己已是徹底失望了吧?

這樣的伴侶,有和沒有根本沒有大分別。

這些年來,明琛常藉口工作忙應酬多,把文諾冷落一旁。她不單要跟傭人吃晚飯,還要獨自一人去旅行。即使明琛抽出時間來跟她吃頓飯,也總是低著頭,拿著手機檢覆電郵。明琛甚至忘記了,上一次握著她的手,仔細聽她說話是什麼時候了。

文諾有沒有投訴過?明琛真的想不起來,可能有,也可能沒有。最大的可能是她一直的忍耐、忍耐,直至爆發,接著便斷然離開。

所謂的第三者,明琛突然在想,如果只是個小嬰兒,兩人是不是還有挽救的機會?

明琛輕輕的問自己:「你還愛文諾麼?」「你要把她追回來麼?」「追回來後,會改過自新,好好對待她麼?」「還有那小小的孩子,你可以愛屋及烏麼?」

「是是是是是。」明琛聽到一把聲音在心房裡環迴激盪著。


明琛把手裡的香煙狠狠吸了滿口,然後把它按熄,再把煙包握在拳頭裡死命掐成廢團。


----
第一步,便把煙戒了!香煙對孕婦和小孩子不好,明琛可以不為自己健康著想,總不能荼毒小生命吧?文諾花了五年時間也不能讓明琛戒煙,現在,便讓她看看自己的誠意好了。


第二天,明琛到酒店把文諾接到小房子去。

文諾看著明琛的安排,心裡一陣感慨。

----明琛一向是個細心體貼的人,就看她肯不肯為那人動腦筋花心思,當年,自己便是給她的溫柔纏勁俘虜過去。

明琛留下來吃晚飯。她給文諾挾菜。

「這條魚很新鮮,你快嘗嘗。」

文諾怔住,這慇勤的動作早已久違,在給猛烈追求的年代,文諾幾乎不用自己挾菜。然後,熱戀過去,便變成了自顧自的低頭吃飯。

「人家說孕婦的口味會改變,你喜歡吃什麼,一定要告訴我。」

「你太瘦了,為了孩子,儘量多吃一點。」

文諾不知明琛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囉唆,不由感到一絲厭煩。

明琛看見文諾輕皺眉頭,馬上說:「好,我閉嘴了,吃飯吧!」

文諾又是一怔----也許自己是個很簡單的人,只要明琛把注意力稍稍放回自己身上,自己的心思便再也暪不過她。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22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健康 時間 工作 房子 戒煙 手機 旅行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5)

第二天,明琛準下午六時半按響區家的門鈴。

「文諾,你今天過得好嗎?」

「你又來幹什麼?」文諾也不知為什麼,一看見明琛的臉,心裡便湧起了焦躁和不安。

「我來看看你,陪你說說話。」明琛一點也不惱:「你一個人在家悶著,不好。」

「我懂得照顧自己,你不用費心!」

「我橫豎沒別的事,就當你陪陪我好嗎?」

「這是你的地方,你自便吧!恕不奉陪了。」文諾轉身回房。

明琛碰了一鼻子灰,按她往常的脾性,早就摔門而去了。但現在,文諾的態度越差,明琛便越加自責----本來一個溫馴可人的女郎,居然被迫得彷如剌蝟般自我防衛,心裡定是有說不出的苦。

明琛不敢打擾文諾,便走進廚房跟佣人巧姐學燒菜,順道學習照顧孕婦要注意的事宜。

文諾走出房,看見廳中的明琛拿著手機,眉頭又是一皺。

「我答應你,」明琛趕緊把手機關掉,塞進公事包:「以後下班了便是下班,再也不會冷落你了。」

文諾抿著唇:「你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明琛湊近她:「就是想跟你復合罷了。」

「這個,你想也不要想。」文諾一口拒絕。

「你別馬上說不,可先看看我的表現再說。」

「我只想把孩子生下來,其他的事,我一概不會多想。」

「這個我明白,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支持你,不會讓你獨自面對。」

「你不必這樣。」文諾低聲說:「無論如何,我們也回不到以前去。」

「我沒有打算跟你回到以前,以前我待你不好,以後我會更加愛惜你。」

「已經太遲,我已沒法子給你機會。」

「機會不用你來給,我自己會爭取。」

文諾瞪著明琛,只覺有理也說不清。

晚飯後,明琛還賴著不肯走,硬要跟文諾下象棋,說是為了胎教。

週末,明琛絕早來到區宅。吃過早餐後,便強迫文諾陪她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兩人更踏遍了全港各大小嬰兒用品店,購置衣服玩具用品飾物。

文諾身體弱,懷這孩子叫她吃了不少苦頭。明琛每次也會陪文諾到醫院覆診,也買了幾套孕婦需知及育嬰指南,細細研究。

----文諾暗自歎息,那時候,她胃炎入院一星期,明琛甚至沒有來看她,任由她自行入院出院。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24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手機 衣服 學習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者 - (完)

明琛常常打電話給文諾,每當她想起文諾,便給文諾打電話,即使每次只說上兩三句話。文諾發現,長長的通話記錄,幾乎全是明琛的電話號碼。

----文諾,吃過午飯了嗎?有什麼好吃的菜……

----文諾,你今天游泳了麼?還是等我下班後陪你吧……

----文諾,星期五有育嬰講座,我預約了兩個位……

那一夜,整個晚上雷電交加,天文台掛起黑色暴雨警號。

明琛想起文諾,她很害怕行雷,總是瑟縮在被窩裡,掩著耳朵。

----
上一個黑色暴雨夜,明琛在書房裡趕工夫,文諾過來敲門,明琛把她趕出去。


明琛內疚得直冒汗,實在是坐不下去了,便跑到文諾的家按門鈴,儘管那已經是半夜兩點鐘。


明琛逕自走到文諾的房間,敲敲門,然後推門進去。果然,文諾躲在被窩裡嗚咽著,像只小貓。

明琛湊上前,把文諾嚇了一跳。「你怎麼來了?」

「我想你陪陪我。」

文諾咬緊嘴唇:「我早說過,我們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

「我們之間,多了她。」文諾輕撫著圓圓的肚皮。「這孩子跟你完全沒關係,你怎會愛她?」

「她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了,我會好好愛她,但你永遠是第一位。」

「你根本做不到,何必要令大家將來難受?」

明琛捉著文諾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請你再相信我一次,我絕對不會再叫你失望了!」

「我是怕……」文諾嗚咽起來:「……自己令你失望……我當不了好媽媽,也當不了你的好伴侶……」

「不會的不會的。」明琛大力把文諾擁入懷裡:「你、我、她,三個人,一條心,一定可以過上好日子。」

「別再說了,你讓我一個人靜靜吧!」

明琛扣緊文諾的腰:「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放手。」

文諾雙手推著明琛的肩膊,兩眼卻不自覺地濕潤了……

第二天,明琛醒過來,已是一室陽光。

她心裡慌亂,赤腳跑出去,看見文諾在客廳看報紙,一顆心才定下來。

「早安。」明琛搔搔頭。

「還早?你要遲到了。」

「今天沒什麼要緊事,不如我們出去逛逛。」明琛試探著。

「你快去上班,孩子的奶粉錢要緊。」文諾別過臉。

明琛餓狼似的撲上去,嚇得文諾哇哇大叫……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3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貓之戀 - (1)

聽到大門那邊傳來鎖匙轉動的聲音,林昉言合上書本,膝上銀灰色的波斯貓「公爵」懶洋洋的「喵」了一聲,跳開去。

昉言快步湊過去,迎接李寶兒:「很累了吧?」


寶兒伸手摟著她的腰,把臉蛋埋在她的鎖骨窩兒,蹭了幾下,終於舒了口氣:「累死了。」


「乖,先去洗澡。你肚子餓麼?我給你煮點雲吞,好不好?」


「好。」寶兒脫掉鞋子,直接走進浴室,她知道,昉言已為她準備好替換的衣
服。

洗了一個滾燙的熱水浴,寶兒帶著粉紅水潤的肌膚來到飯廳,雙手捧起熱騰騰的碗,只覺暖意從掌心直傳到心裡去。


昉言坐在一旁陪她,懷裡是另一隻混身雪白的美國短毛貓。


「這是『男爵』吧?」寶兒嚥下最愛的雲吞。


「這是『子爵』,『男爵』那四只小腳是灰黑色的。」昉言輕輕搔著「子爵」的小肚腩,牠舒服得像人般打著咕嚕。


「哦!那就是那隻最膽小的吧?我搬來了兩星期,才見過牠兩、三次。」


「是的,牠膽子小,也怕生。」


「怕生?這小傢伙忘記了我才是牠的親娘吧?」寶兒眨著美麗的大眼晴:「我也知道生娘不及養娘大----我才養了牠三個月便丟給你了。」


「這怎能怪你?當空中小姐的,今天到這個城市,明天到那個城市,怎麼有時間照顧牠們?」昉言的笑裡儘是包容。


「這倒是真的。」寶兒口裡原諒自己,但心裡也知道這是昉言為她找藉口----這屋子裡共有五只貓,每一隻的親娘都是自己,養娘都是昉言。


每個人都說寶兒像貓,連寶兒自己也覺得上輩子也許是貓,同樣的嬌嫞自我難以捉摸。那時候,追求者總送她有關貓的東西,有的,甚至送她活生生的貓兒。寶兒收下的時候笑不攏嘴,及後卻發覺自己最愛的不是貓,而是她自己----跟貓兒摟摟抱抱逗逗弄弄是可以的,但說到要照顧牠們,每天餵食梳毛換貓砂,寶兒卻真的辦不到了。

寶兒每次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便跑去找昉言。


「那不如給我養吧!」昉言自告奮勇地接收貓兒:「你有時間便來看看牠。」


----
昉言愛貓的嗎?怎麼從不聽她提起?

但只要能解決麻煩事,寶兒也不再多想,馬上把「公爵」送到昉言家裡。

這樣的事情,陸陸續續地發生著。就是這樣,昉言成了寶兒的私家愛護動物協會,專為她照顧貓兒。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38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包容 衣服

回覆 引用 TOP

貓之戀 - (2)

[隱藏]

----
多笨的自己?竟然到了最後,才總算弄明白,昉言愛的,可不是貓……


想到這裡,寶兒忍不住伸手握著昉言的手,把它貼在自己的臉蛋上。


「怎麼了?」


「我愛你。」


昉言臉蛋一紅,她還不大習慣像寶兒那樣,總把愛字掛在嘴邊。


寶兒心裡暗嘆了口氣,換了個男的,聽到這句話,早把自己擁進懷裡,狠狠
親上幾口。

和這個比自己還要被動害羞的女人在一起,自己還要再主動一點。

但一想到麻煩事還沒有解決,寶兒感到一陣洩氣。

昉言對寶兒那微小的表情變化都看在眼內,她反握著寶兒的手,低聲問:「誰讓你不高興了?」


「他!還有誰?」想起他的嘴臉,寶兒連胃口都沒有。


「不是說會跟他好好談談嗎?」


「好話狠話都說盡,他卻總是反反覆覆的這麼一句----死也不要離婚。」


「這也難怪,你們結了婚才剛滿兩年。」昉言心裡也替他難過。


「但我已不再愛他,強留一個變了心的太太在身邊有什麼意思?」


「也許,他還是很愛你吧?」


「如果他愛我,那更加應該爽爽快快答應下來----他不該阻止我追求幸福。」


「太苛求了吧?你現在要他放棄的是兩年的衾枕情,不是一張舊報紙,換了任何人也難以割捨。」


「衾枕情?他要是有念一念這所謂的衾枕情,又怎會搭上那女人?」


「但……」昉言垂下眼晴:「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

「我也承認,我對這段婚姻是不投入,我沒有盡好太太的本份,所以我只希望他趕快在分居協議書上簽名----事情一日不辦好,我便一日寢食難安。」

「是我不好,讓你吃苦。」

「是的,都是你不好。」寶兒刁蠻地朝她的手背咬下去。

昉言感到一陣輕微的剌痛,卻坦然地任著寶兒發洩----是的,要不是自己,寶兒也許不必像現在這麼鬱悶。


「你要是早點開口,我也不致走了這麼多冤枉路。」


早點開口?昉言苦笑著搖搖頭。


----
那是遠古以前的事了。


昉言十三歲隨父母從北京移居香港,住在寶兒的隔鄰,也成了她的同班同學。

昉言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懂說廣東話,後來學曉了,已養成的沉默木納卻改不掉。但不知怎的,寶兒卻最喜歡逗昉言說話。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8-21 03:4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