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躺在巴士下,我才能看真你。



躺在巴士下,我才能看真你。

[隱藏]
~本故事純屬虛構~慎入~

躺在巴士下,我才能看真你

「要離婚就離婚吧,再沒什麼好說的。」惠梅的丈夫說。
言猶在耳。
激起了惠梅的血脈,如黃河般湍急。
她依然忍氣吞聲,沒什麼大不了。
一切比想像中冷靜。
丈夫順勢甩開了他已挽了三十多年的手。

他分明是有了外遇。既然秘密敗露,還何需多說?
難道要他下跪向她認錯不成?
面子比膝頭重。
分開便分開吧,他想這也是她最終的目的吧。
可以分卻不能罵。
錢花在那女人身上也花得乾乾淨淨了,倒也沒有損失的餘地。
橫豎自已年紀也不小,喜歡的何不盡興,還有幾多個年頭可活?

「𠾐𠾐𠾐.....」一陣駭人的聲響,還沒聽真四周的人聲,來不及驚呼,便天旋地轉,眼前一黑,聲音嘎然而止。
一片寂靜。
不知隔了多時,惠梅才回復了微弱的知覺,吃力地睜開眼,隱約看見眼前是一輛車頂一角已然沒入騎樓的巴士。
乍聽見四周人聲嘈雜,自己神志稍清,才發覺自已身躺在粗硬微暖的馬路上。
要動身起來時才翹得下肢已被重重的壓著,一動也不能動。

「他呢?」她心頭如被電擊,吃力地扭頭望去,看見一張幾乎認不出來的臉,瞪著眼低沉地呻吟著。
一臉是血。
她從沒見過他這如此痛苦的表情。
她嫁給他就是為了讓他快樂。
他嘴唇在顫抖著,不知是痛得厲害,還是有話要說,眼睛向著四方滾,終找到了她,露出一絲的喜悅,衝著她吃力地把口張大,幾經辛苦也說不出一句話來,面上漸漸泛紅。
他需要一點溫暖。
這點溫暖從前可以從惠梅身上得到,垂手可得。可現在近在咫尺卻遠不可及。
他亦被巴士壓著,下盤扭曲變形,看得人心寒。
「對─不─起─」她彷彿聽到他說。
還是憑他唇形去猜想出來的呢?
從沒見過他哭過,可現在卻兩眼泛紅,濕潤得掉下兩顆淚珠,橫越了前額,竄進了紊亂的髮堆。
眼看他的面他的脖子他的手漸漸發紫,本來繃緊的身軀已變得軟弱無力。
然後一動也不動。
惠梅眼眶發熱,淚水如斷線的珠鏈,不住地滑落,掉在無情的馬路上,失去蹤影。

「你先走,等我.....」

文:一郎



實用相關搜尋: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