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連載>【熱血運動類小說】三分學界



[隱藏]
最終球又落到川洋手上,而他也在三分線上。但這個又怎能
逃得過那個人的法眼?光秀已經冒出了!但川洋沒有驚訝,
因他知道沒有那麼輕易,所以…

「別來礙事!」云京也閃出。這就是川揚剛剛呼喚云京的目
的。

「憑你!?」光秀一個急停再加上一個閃身,偷了云京一個
身位。

「糟,飛得太過了!」云京不岔的說。

「再見了!」光秀擺脫云京後,馬上向川洋進發。

但,云京爭取的半秒時間已經非常充足了。川洋跳投撥指!

姿勢依然漂亮利落,「插」。

只差5分了!

「好呀!!!!!!!!!!!」聯隊板凳的人躍起狂呼。

這場比賽已經演化為『雙核暴風』和『挪移乾坤』的大戰。

兩隊互有攻守,但就是打破不了5分這個樽頸位,比數72
比67,而時間只剩下不到兩分鐘,這對聯隊十分不利。

他們需要一個機會。

『雙核暴風』繼續侵入聯隊的防守,兩個大腦在第四節把智
慧發揮得淋漓盡致。

但愈高的技巧,裡面包含一個重要元素,其中有樣東西叫
規律苤C

戰術總會出現一些特定性,好讓構成一個基礎,而這些特定
性…

「就是你!」川洋飛撲到要投球的幽助的身邊,觀察所得P
roject B五人之中,準繩度最高的是幽助,為了不失入球的機會,
他們會盡量把球落入幽助的手上。

「太遲了!」幽助已經把球投出。

「不遲。」川洋勝在手長,手指輕輕的擦過籃球邊。「籃板
球!!!」

大家一哄而上,阿源跑到籃底下準備跳起。但是別忘記一個
人,松田,籃底可是他的天下。

「哃…」果然籃球不進,籃底的人隨聲躍起,搶起籃板球來


「別浪費氣力了!」松田在空戰中把阿源擠開了,這球籃板
球沒望了。松田著地,起手便上。

「小心下方!」光秀警告松田。

下方!?那是云京,他已經向球下手了,『按』,籃球隨即
脫手!

「追!」良介大叫!

「小飛!」云京大叫並指引球路,川洋,阿歡也奔上前。

小飛第一個趕到球的落點飛身一撥便傳,好不容易來到阿歡
的手上。

「上呀!」場裡場外的人大叫!

阿歡接過便拍球上籃!

「你還太嫩呀!」松田已來到後方。

「甚麼!?」大威嚇得站了很來。

阿歡心想,這不會太快了嗎?這個巨人!這個怪物!

「砰!」籃球被蓋到籃板之上!

「你們完了!」松田大叫!

「還沒!」小飛飛身撲球。

「怎麼沒有人阻爛他!?」良介咆哮。

因為大家注意力被松田的封阻吸引了,只有剛爬起身的小飛
注意到籃球的去路。小飛凌空旋轉,以離心力作為動力,一
手把球擊出,球以極速前飛。

「好球!」

一把聲音在三分線上叫出。

「給我擋!」光秀命令前方的球員。

太遲了,距離說給他們知道,那是阻止不了的事,川洋已起
手。

「插」

「好呀!!!!!!!!!!!!!」歡呼不斷,此起彼落


分差,只剩下2分。

28秒。

完了嗎?

「大家冷靜下來,我們有兩分在手,時間有28秒。即是說
,我們只多進一球,賽事便結束了。」光秀說。

說得沒錯,勝券依然在Project B手上。

「這次攻擊由我來。」光秀說。最後一擊由最強的光秀操刀
,沒有人反對,因為沒有人比他更適合。

「不利呀,雖然我們扳回了很多,但勝利女神仍然沒向我們
微笑。」忠伯說。

「那怎算好?」小辛急忙的問。

「那就要看他了…」大威插口。

「對,要看他了,希望他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忠伯同時看
著場中的某人。

「啪」「啪」「啪」「啪」…

來了,光秀來了。

其餘四人四散,捕捉自己的獵物,剩下的是阿歡與光秀一對
一。

莫非『他』就是阿歡。

「這招絕呀!進攻的改為防守,把其他人隔開,剩下稍弱的
阿歡和光秀對決。」忠伯說,而他也滴汗了。

但一個人卻不安份的直奔向光秀,「阿歡替我防守!」

那人正是云京!

光秀見有空隙便打算傳球。

「你要逃避我嗎!?」云京大叫。這句說話挑動了光秀的神
經,只是半秒,他知道最重要的是球隊的勝利。

但,就是這半秒,阿歡已經成功補位了。信想前來換回對手
,但光秀說不需要,因為他想懲罰眼前這個小子。

「我不是要逃避,也不需要,我只是選了最能讓球隊勝利的
戰術。雖然對手換了,但也不會動搖結果。」光秀說完便馬
上攻擊。

云京也跟上!

單對單的情況下,光秀盡顯了他過人的身體素質,輕巧的步
伐如無重力之腳,隨時把動作和方向改變。云京也用了12
0%的集中力才能跟得上他的動作,光秀不算最快,但勝在
靈巧。

看到云京苦戰著,眾人心裡泛起一陣熾烈。

「云京,你是不可以輸的,你很清楚自己的重要性吧!」大
威心裡說著。

「云京,追上來吧…」段釗心想。

「去吧,小子!重拾從前的光芒吧。」忠伯看著二人的對決
說。

「去呀!!!!!!!!!!云京!!!!!!!!」森起
身大叫!

「去呀!!!!!!!!!!」板凳上的所有人一起大叫。

「呀!!!!!!!!!!!!」云京像聽得到大家的鼓勵
,突然壓低了身子。

就在壓下身子的瞬間,云京出現了空隙,光秀把握機會穿過
:「你已經輸了!」

二人身子擦過,云京及時轉身標前,手臂屈曲活如靈蛇,向
光秀腰間襲之!

『明鏡止水•撈月』

云京屈手成兜,一收一扯,向內一撈!

眾人平息靜氣,沒人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Plan B!」只聽到光秀大叫。Project B的五人同時向後回防。

球在云京手上!

「嘩!!!!!!!!!!!!!!」

光秀也把這個計算在內嗎…

「上呀!」云京大叫。

聯隊一擁而上,只剩下5秒!

「來把球給我!」川揚大叫。

『4』

球來到川揚的手上!

「又是那個11號,大家一定要封下他!」光秀大叫。

『3』

「阻擋!」大威在場外大叫。

四人齊出成為川揚的阻擋,但松田以一擋三,仍然有三人向
川揚襲之。

『2』

川揚見狀馬上急停,光秀,良介,信像獵人般鎖定目標。

「你已經無路可逃了!」良介大嚷。

沒有時間做假動作了,只好強行躍起!而光秀,良介,信也
筆直的同時躍起,成為無盡的高牆,川揚沒有駁犯規的機會


『1』

「你們輸了!」信已經笑了出來。

川揚也笑了,說:「我有說過我只會一般的跳投嗎?」

只見川揚的身體離三人愈來愈遠,是FADEAWAY!光
秀試圖改變身子傾前

但!

球已經投出了。

球證舉起三隻手指。

『0』

「咇」時間到。

圓圓的籃球在空中旋轉,緩緩上升,緩緩下墜,原來時間上
的一分一秒有這麼漫長嗎?

眾人憶起過去48分鐘的一點一滴,一血一汗。

最後的勝利是誰?

「砰!」

板凳的人冒出冷汗…

對,這不是入球的聲音,而是擊中籃板的聲音。

Project B的人還未敢展露笑容,因為球未停止下墜。

「哃!」球擊中了籃框,籃球再次回到圓心之中…

「插」

它穿過了籃框。

眾人望向球證,他的手向下一揮,得分有效!

「這…這…豈不是反敗為勝了!」小辛哭了。

「對…」忠伯說。

「嘩!!!!!!!!!!!!!!!!!!!!!!!!
!!!!」板凳的人相擁起來。

「呼…」川揚吐了一口氣:「只是不容易…」

場中的四人抱起川揚便拋!

「喂!放我下來!」川揚不斷大叫。

最後比數73比72,聯隊勝。

「玄峰嗎?我會好好記住。」西狂的隊長說。

「是不錯的球隊,看來學界又要掀起一陣熾熱的颱風了。」
東禪的隊長說完便帶隊員離開。

「經理人,那個11號你怎看。」南帝的隊長問。

「那個11號的確具備成為皇聖首發的資格,但整體實力只
能與段釗並列第四。而那個張云京,曾經是MVP,也有成
為正選的資格,實力是我們正選中的第六人,其餘的就不值
一提。要分析日本隊嗎?」盈盈說,原來盈盈是皇聖籃球隊
的經理人。

「不用了,他們的實力我也曾經領教過。」南帝隊長說。

隊長再說:「現在的學界是由南帝,東禪,西狂統領著成三
分局面。過氣勢力的再臨到底會令學界產生怎樣的變化?是
四股勢力的鼎立,還是最強的那方把其餘的都吞噬呢?我很
期待…」

「再讓他們多笑一會吧。」眾人轉身離去。

玄峰籃球隊的名字再次在世人的腦中出現,但『北斗玄峰』
的旗幟能在群雄中屹立多久?無論如何,旗幟已高舉了,他
們已經無法離開這個舞台。

.
.
『振臂一呼 強勢銳鋒
再臨旗幟 北斗玄峰』




《三分學界》將會迎來更刺激熱血的篇章,『三分』學界的真正含義亦會揭曉!
想率先看到最新篇章,希望大家可以到以下Facebook專頁支持我,Like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opeInRiver/
更多最新節數已經更新於專頁之中,希望大家繼續支持《三分學界》。謝謝!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經理 手臂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二節 翔洲的日子



「你好嗎?」一把溫柔的男聲在說著。

「......」小孩沒有說話。

「不用害怕,我叫陳家洛。小朋友,你叫甚麼名字?」

「我...我叫劉川揚。」小孩膽怯的說著。

「劉川揚嗎,歡迎你來到翔洲鮮漁扶幼學校,我是你們的陳
校長,這裡就是你以後的家了。」

小孩沒有說話,眼睛的餘光在偷看著校長身後的四個小孩。

校長似乎也留意到了,把其他的小朋友叫了過來介紹:「他
們嗎?他們都是與你同年紀的小朋友,以後與你一同生活的
啊,可以說是你的兄弟姊妹。」

「兄弟姊妹?」

「是呀,好好相處吧。」

其中一位小朋友走了出來:「你叫甚麼名字?」

「劉川揚。」

「我叫阿杰,是最早來這裡的,你就叫我一聲大哥吧,以後
就由我關照你吧!」

「大哥。」川揚爽快的回到。

「哈哈,日後要傷腦根了。」一把蒼老但鴻亮的聲音在陳家
洛後方笑說。

「對啊...」陳家洛按著頭說。

.
.
「咇咇咇...!」

川揚被鬧鐘聲從夢中帶回到現實,他搓一搓雙眼,正身處的
是自己的房間。

「為甚麼會發起這些陳年舊夢來...」

再看看時鐘,上午7時45分,他抓一抓頭,深呼吸一口氣
便到洗手間梳洗。他拿起自己的牙刷,又擠著那已快透支的
牙膚,動作像老頭一般慢得很。

「很累呀...」他嘆氣的喃喃自語:「肯定是太久沒有和
那幾個瘋子比賽,身體都要生蚺F。昨日只打了一節,身體
像快要虛脫似的。」

川揚用毛巾抹一抹自己的臉部,再看一看時鐘,快要8時了
。他步出洗手間,又回到臥室,大聲的說:「小朋友們,快
點起床了,已經是早上8時了。」

川揚眼前一個又一個小男孩從被窩中緩漫的探出個頭來,不
情願的撐起自己的身子。

川揚再叫:「好了,不要再蹭磨了,梳洗完就到大廳去吃早
餐啊。30分鐘後看不見誰,誰就要幫忙洗碗。」

幾個小娃兒聽到要幫忙幹活,紛紛的跳下了床,跑到洗手間
去。川揚見狀才安心的離開卧室,走到大廳去。

大廳中有一個開放式的廚房,爐灶邊已經有一位女士正在下
煮。她身材高挑,瓜子口臉,臉上掛虓贗X的微笑,給人一
副大姐姐的感覺。從烹飪之中看出,她是一個一絲不苟的人
。即使只是準備早餐,她也悉心的加上伴碟。

「陳姑娘,讓我也來幫忙吧。」川揚走到女士旁說。

「川揚,早晨啊,那你幫我煎蛋吧。」陳姑娘回到。

這時候,川揚靈活的手派上用場。他單手拿起雞蛋迅速打開
,一個又一個的蛋黃像下雨般落到煎鑊之中。陣陣的蛋香傳
滿了整個大廳,小男孩們也隨茩豪坐到大廳的飯桌旁邊。
不久,一班小女孩從大廳的另外一邊走了入來。

川揚看一看剛進來的小女孩們,然後揮一揮手說:「小芳,
過一過來。」

然後那個叫小芳的活潑女孩跑著跳著來到川揚身邊:「大哥
哥找我有事嗎?」

「孔姐姐呢?」

「我們叫過她起身了,但他睡得正甜,怎叫也叫不醒她。」

「又是這樣...她吧,你替我把食物拿到餐桌,準備一起
吃早餐吧。」

「好呀∼∼今天的早餐也很香啊!」

陳姑娘和川揚都被小芳給逗笑了。

待大家都坐好吃早餐的時候,川揚捧著一碟煎蛋,吐司和牛
奶離開大廳。

川揚來到一個房門前並敲門說:「要起床了。」

「確確確...」再敲門,沒有人回應。

「我要進來了。」

門一打開,一個書山呈現在眼前,裡頭像是沒有人跡。川揚
走到書山之中,把面頭的書撥開,像考古一樣,慢慢發現到
一個人類被活埋在書山之下。

「喂,醒醒吧。」揚川拍一拍那個人的手臂,一邊在想,這
人到底有多愛看書呀?

「再不醒我就把書都搬到雜物房鎖起它們了。」

那人像被電擊的一般,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睜大眼睛彈了
起身,目露兇光的說:「殺了你....唔嗯唔...」

川揚沒有等他說完,一手把多士塞進了她的口中。

「我還沒刷牙呀!」

「吃完再刷也可以。」

「一大清早就走進女生房間,你好意思嗎?」

「你每天都要我像個管家般拿著早餐送到你床邊,還送了十
多年,你好意思嗎?」
那女生沒有說話,只吐了吐舌頭。

「昨晚又熬夜了嗎,幾點才睡?」

「2...3點吧...」

「這麼夜,今次又是甚麼書?」

「不就是在學校圖書館跟你說的那本《七星陣》,你看到幾
多了?」

「137頁,大概一半了。」

「很好看吧,沒介紹錯吧。」

「是是是,都是托你孔玥大小姐的福,我才看到這本傑作。


少女拿起紙扇撥起上來,趾高氣揚的說:「不客氣!」

「好了,不要在床上吃東西,一會趕快來大廳。早餐之後要
教小朋友功課啊,今早是數學。」

「是∼∼∼劉管家,待我精神起來就來。」

雖然川揚與孔玥一起長大十多年,但始終都有種拿她沒有辦
法的感覺,他只能苦笑著步出房間走回大廳。

陳姑娘看到川揚回到大廳便問:「孔玥呢?還在睡?」

「不,快要出來了。」

「對啊,昨晚你很夜回來沒有跟你說。」

「甚麼事?」川揚一邊收拾碗碟一邊說。

「阿杰有信寄回來了。」

川揚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上前接過信件,一看:「真是他,
5年多了,字還是那麼醜。」平時不多笑的他,看到信件後
一臉微笑,慢慢的進入回憶之中。

.
.
5年前...

「杰,要走了嗎?」川揚問。

「對呀,而且還會很快。領養我的家庭好像快要移民到美國
了。」杰掛著微笑的說。

「可惡!你這個膽小鬼!」

「甚麼?我膽小鬼?」

「對!你就是!你是怕我在籃球場上擊敗你,所以你才逃到
美國去!」

「哼!你這個一次也沒有贏過我的手下敗將,竟然大口氣的
說著大話,來比試吧!」

「來就來吧,怕你嗎?」

二人就在孤兒院的男球場上上映了最後的決戰...

「10比6,又是我贏了」杰輕鬆的說著。

「可惡!為甚麼我的射球總是給你擋下,真不甘心。」

「哈哈,找時機這東西你學不來的。除非你能投出拋物線高
得連我也碰不了的球,不過,哈哈...是沒有可能的。」

「我就做給你....看....嗯唔...」

「喂!不用這樣吧...」杰驚慌起來:「只是輸球,不用
哭吧。」

「我...我沒有,那是憤怒的淚水,不...唔嗯...
是哭!你也是,阿勳也是,都是膽小鬼。就是怕我的技術有
日會追上你們,所以都離開孤兒院。可惡!」

看到這樣的情景,阿杰沒有立刻說話,那刻感覺到喉嚨很熱
,眼也開始變得模糊。他把手輕輕的放到川揚的頭上,說:
「對呀,雖然我是五兄弟姊妹中最利害的一個,但你是我們
之中最有潛質的一個。下一次見面的時後,就是我們決一勝
負的日子。」

「我才不承認你是我們之中最強的。」

「哈...」

由那一天起,直到送機那天,兩人的互望的眼神除了包含著
那份兄弟情之外,更多了一份競爭者熾熱!

「哦,是阿杰嗎?」回憶被一把女聲打斷了。原來是孔玥來
到了大廳:「真是令人懷念呀,那時川揚還是一個大喊包。


「我不是!」川揚立刻反駁。

「明明就是。」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是這兒的大哥哥大姐姐,不要在這裡
吵架,要給小朋友做個好榜樣呀。」陳姑娘出面調停,然後
說:「阿杰都寫了甚麼?」

揚川小心翼翼的拆開信封,怕撕到入面的信紙,然後細心閱
讀。

「就甚麼?」孔玥也好奇起來。

「他說,他在美國的高校籃球隊打進了州賽。」

「州賽?」

「即是美國高中最高等級的賽事,要比喻的話,就是NBA
的季後賽。」

「那不是很利害嗎?阿杰正在挑戰全國的高手!」陳姑娘興
奮的說。

「以一個亞洲人來說,真是不簡單。」川揚回到。

「那麼我們5人之中,還是阿杰最強吧。」孔玥說。

川揚盯了一盯孔玥,然後把信件放回信封之中卜,說:「那
已經是5年前的事了,如果今天再來一場較量的話,我相信
他連碰球的機智都沒有。」

「哈哈,我說你平時都這麼謙虛,謂獨是這件事這麼自大。


「那是事實!」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又要吵了嗎?」陳姑娘插話到。

「呀,對了。陳姑娘,阿洛他有消息嗎?」川揚問到。

「唉,沒有呀。你都知道的,我這個哥哥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的人,只有他找我們,沒有我找他。不過可以確定的事他仍
然安好,每個月都有如常懂琩鴝t兒院。」

「這個阿洛,不辭而別,回來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

「哈哈,到時我幫你吶喊助威。」陳姑娘回到。

說完川揚便獨自離開,陳姑娘看著他的背影,此時她對孔玥
說:「孔玥,感謝你。」

「怎麼突然說謝謝?」

「是感謝你這麼多年來都陪伴在川揚的身邊。」

「才沒有...」

「哈哈,川揚他是很堅強的人,但內心是很孤獨的。阿杰,
阿勳,阿豪,還有你和川揚都是同一年進來這裡的,你們說
像是兄弟姊妹一樣的。阿杰他們一個又一個的被領養,2年
前我哥哥,你們的陳校長又出門遠行了。川揚他呀...現
在只剩下你一個了。」

「其實也沒有甚麼...」

「你拒絕了來訪家長的領養,我是知道的。」

「不,其實並不是只為了他。因為我和川揚一樣喜歡著這裡
。由第一天開始,這裡就是我們的家,有著我最珍貴的回憶
。而陳姑娘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大姐姐。」

「感謝你。」陳姑娘十分感動,心頭一熱便把孔玥抱入懷裡


雖然兩人都是女性,但面對突如其來的擁抱,孔玥也顯得十
分害羞。

「好了好了...」孔玥推開了陳姑娘,說:「我去看一看
那個大喊包。」

孔玥也走出了大廳,開著他倆此刻陳姑娘心裡想:「兩個都
是不坦白的孩子。」

孔玥四處尋找川揚,好走到一個房間。

「你果然在這裡。」

「有甚麼事嗎?」川揚說。

「應該是我問你有甚事。」

「才沒有。」

「你每次有心事都會來到校長的書房,你以為我們相處了十
多年是白過的嗎?」孔玥一邊說,一邊審視著書房中書櫃上
的書。

「何時開始變成八婆的?」

「才不是,是怕要有人變成大喊包。」

「嘖...」

「我可以問你一何個問題嗎?」

「問吧。」

「校長離開之前跟你說過甚麼?」

「他問了我一個問題。」

「問題?」
.
.

兩年多前...

「阿洛。」川揚說。

「插」一顆籃球在籃框中間穿過。

「叫我校長。」校長說。

「插」又一顆籃球穿針落地。

「好了,校長。」

射球沒有停下。

「甚麼事呀,川揚。」

接球,投出。

「籃球真的那麼好玩嗎?」

「那你自己覺得呢?」

「只是大家都在打,我也跟著去打。」

「如果我說一個投球幾乎百發百中的人不喜歡籃球,你會相
信嗎?」

「......」

「喜歡就是喜歡,身體是不會欺騙自己的。如果你仍然心存
疑惑的話,不妨到玄峰學園吧,你會找到你心中的答案。」
校長說到。

.
.
「為甚麼時玄峰?」孔玥把川揚從回憶拉回來。

「那時我都是一頭霧水,不過我想我得到一部分的答案。」

「?」

「原來籃球學界一直己來都是壓倒性的南強北弱,直至20
年前,有一班人打破了這個局勢。創造出北斗、西狂、東禪
、南帝這四個均衡勢力,緩和了學界壟斷的情況。而北斗就
是指玄峰學園,而打造出這個傳奇的其中一人就是阿洛,龍
捲風——陳家洛。」川揚娓娓道來。

而孔玥卻翻看著書櫃的書一邊說:「哦∼」

「喂,你有沒有在聽呀?」

「當然...」

「你為甚麼又亂翻阿洛的東西呀?自己房間的書還不夠看嗎
,你手上的是甚麼書?」

「不知道呀,破破舊舊的,而且是人手寫的,像是一本筆記
。」

「讓我看看。」川揚接過了孔玥的書。「《風火山林-林》
?」川揚再看看書中的內容,然後便停不下來。

「怎麼了?」

川揚雙眼發亮的看著孔玥說:「你找到了一本不可思議的書
,這...這是一本很利害的籃球筆記!」

.
.
『其徐如林,大善若水』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三節 現在的學界



香城剛開始舉辦學界籃球賽時,可說是百花齊放,每間學校的籃球校隊實力不會差太遠。每一場賽事都十分緊湊,是所有球員理想的表演舞台。當年的時代,可以說是為興趣,為一求開心來進行著比賽。

可是球壇始終是一個爭勝的地方,時勢會制造英雄,而英雄也要屬於他們的時勢。而投機者便順水推舟著,創造他們想要的時勢。如天下的球壇,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學界未被形成多個勢力時,整個學界是南帝「皇聖書院」的皇朝。就在革命的到來,雖然短暫,但香城學界被瓜分成四大勢力,再演化到現在的三大勢力。那三大就是西狂龍虎山中學,東禪淨法寺男校,及開闢之帝皇,南帝皇聖中學。

在革命時代,兩個神秘球員來到虎龍山中學,化成了最強的兩支矛,場中的大小前鋒如入無人之境,在場上任意奔騰,就像猛獸肆意獵殺,無一幸免。就是這種追求力量和暴虐的打法,被人冠以「狂」的名號。

同樣的,得到兩名神秘球員的淨法寺男校,打法相當穩健,每場賽事不多不少以10分之距把敵人拒諸門外。靠的是一外一內的組合,驚人準繩的外圍投射,及籃底絕對的掌控能力。如「禪」般的不動,二人令球隊穩健的一步一步得到勝利。

十年後的今天,雖然球風沒有大改變,也仍被稱為三大勢力,但南帝卻一直站在絕對的頂點。其餘二王都在下方仰望,卻從未臣服。學界能一直風起雲湧,多得這三大勢力的互相制衡。

「但這個平衡已經慢慢走向崩潰……」忠伯語重深長的說。時間回到Project B之戰的那晚,其他人人包括湘業的各位,在Project B的大戰後都離開了星頓籃球場,剩下玄峰的眾人在觀眾席上。就在那晚,他們說起了學界的過去,甚至未來...「何解?」森問。

「南帝並沒有等待二王慢慢的追趕上來,他們不以二十多連冠而自滿。實力仍不斷的提升,像有一個無止境L大的敵人在某方驅使他們繼續變強似的。」

「我看未必…」云京打斷了忠伯:「南帝是追求勝利的隊伍,失敗是並不容許的,所以無止境的變強也是他們得勝的手段。」

「也許吧…」忠伯接著:「但西狂及東禪兩者與南帝實力差距的而且確有被拉開的感覺。」

「你是指上年東禪與南帝的精英賽嗎?」小飛不禁問。

「對,你也有留意到甚麼異樣嗎?」

「雖然那場比賽東禪以8分之差落敗,比前年輸11分有了進步,但南帝表現得遊刃有餘似的。」

「恐怕…」忠伯欲言又止。

「恐怕甚麼?」森急忙的問。

「恐怕南帝的實力遠遠超乎我們想像之中…」

在場的人靜了…忠伯的視線轉去某個少年身上:「即使有這麽深不可測的敵人在前方,你也仍要向前推進嗎?」

「......」劉川揚沒有說話。

「嘖,裝模作樣!」森,不禁揶揄。

「....即使怎麼都好,敵人不會等著我們追趕上來,就如人們沒有等當年的玄峰回來,直接被遺忘般。如果我們仍戀棧著這些問號或是對未知而遲疑,敵人只會把我們愈拋愈遠。」小飛說。

「對,你們在今晚已經站上了舞台。多位強豪的目光都聚焦在你們身上,現在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不斷的變強,回報這些敵視的目光,否則,玄峰就會成為永遠的笑話。」忠伯凝重的就到。

「說到提升實力,我們現在不是有劉川揚嗎?」小辛插話說。

忠伯立刻轉頭望向川揚:「即使是你崇拜的那個他也有未能完成的事,川洋,你想試試嗎?」

「我想大家都誤會了。」川揚終開口:「今天到來只是為了還忠伯的人情,並沒有加入學校籃球隊的意思。不好意思,已經很夜了,我要回去了。」說完川揚起身便走。

「喂!多沒禮貌呀你!」森大聲的說,又想阻止川揚離開。

「小子森。」忠伯叫停了森:「算吧,隨他去。」

眾人看著川揚的身影慢慢的離開。

「忠伯,為甚麼不阻止他。」森不忿的問到。

「那麼肉緊,怎麼了,你承認他的實力了嗎?」

「唔...我很公道的,對事不對人。先不說他的為人,只論球技的話,他可能是我們眾人之中最強的。如果他加入我們,一定會提升好幾個層次。」森回到。

「不知道他的防守又如何呢?」此時小飛邊說著,邊望著云京。云京只鬆一鬆肩,沒有回答。

「我也知道很可惜,但是如果勉強他加入,他也不會全心全意的在球場些上為大家出力。慢慢來吧,他只是在找一個戰鬥的理由,待那個理由續漸清晰之後,我有預感他會回來的。」忠伯說到。

此刻的川揚孤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腦中憶起比賽的每一幕,不禁與過去的回憶重疊,那些在球場上屢敗屢戰的時光,很想要擊敗的敵人,他不禁泛起了笑意。挑戰高峰的感覺像要喚起他從前好戰的基因,充滿戰意的心跳聲隔著玄峰11號球衣傳了出來。

「是川揚嗎?」一把熟悉的聲音在他身後傳出。

他隨即回頭一望,吐出他那很久沒有說出的名字:「阿勳?」

.
.『絢爛的舞台
需要一個戰鬥的理由』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48 1234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