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其他] 萍踪传书



萍踪传书

[隱藏]
[url=#_Toc327206473]萍踪传书  (作者:李敏).. 1[/url]



题记


当今移民之风方兴未艾之际,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飘洋过海之心路历程,多少有点东方马可波罗的僭越之意。本人旅居海外二十余载,周游列国以数十记,这样的人生旅途不乏异域历史断代的见闻,而并非仅仅是谋生之途,也不只是物理概念上的壮观瞻生妙趣的外国游记。面对历史长河和大千世界的浩瀚时空,个人的经历和命运实在微不足道,“萍踪传书”系一条将诸国文化人间百态昭于世人的项链,书中的主人公只是其中默默无闻的细线,用以串联起璀璨夺目的颗颗珍珠。





2010年1月,承接圣诞,迎来欧洲新的一年。从上海回到维也纳,既是出差,又是度假。时值寒冬,白雪皑皑,遍野皎然。沿着多瑙河岸,一路漫步。右岸是银装素裹的维也纳森林,左岸是美轮美奂的联合国城建筑群,蓝色流水波澜不惊,白色天鹅优雅多姿。远眺千里目,山河尽收眼底,大有两腋生风飘飘若仙之感,栩栩然蝴蝶之意

这里是曾经爆发两次世界大战的地方,如今却是充满田园诗意,那么的与世无争,荣枯得失如同行云流水。然而地球的另一端,乃是火红激荡年代,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反差如此之大。感觉自己是一辆怠速保养的汽车,一旦Service结束,即又驶回F1跑道,投身火爆,刺激而甚至残酷的场景之中。

云开见日,久违的金色阳光洒满人间。暗流涌动的多瑙河,蜿蜒而去,仿佛是绵延不断的意识,永无休止。思绪和现实的交融,时空的转换,且战且退的人生潮汐力,不可抗拒。时光的推移,好似随着人们年岁的平方根而加快。人近黄昏,虽然尚未刀枪入库,解甲归田,不过终将谢幕。作为历史涟漪的微粒子,自己好象化身为一虚拟沙漏,点击而开。人生在世诸多无奈,二十年前离开中国,那样的心路历程,至今记忆犹新。前赴后继的出国风潮,年轻一代步其后尘,仍有人在。作为过来人兼旁观者,心中的感觉复杂极了,五味俱全。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回覆 引用 TOP

萍蹤傳書 (作者:李敏)






周末的星期六,按照常規,是各國使館打烊之日。整個使館區域格外冷清。我們竟獲得門衛的許可,得以進入S國使館大院,遇上壹位上了年齡的中國職工,他是花匠兼勤雜工,也是使館中服務年限最長的員工。我們說明了來意,他很和藹地說,星期壹可以來此找壹位翻譯栗先生商談。有生以來,還是頭壹次進入外國使館,什麽都感到新奇。

進入S國使館純屬偶然,東南亞國家原不在計劃之內,印象中這些國家還不是第三世界最下乘的,恐怕簽證並非易事。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正在鬧天災人禍的非洲國家。星期日的討論,根本沒有考慮S國的可能性。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命運自有安排,後來整個戲劇性的“簽證工程”,正是由S國使館作爲發端,頗有“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用心恰恰無”的禅機。

從S國使館出來,我們繼續巡視使館區,爲了提高效率,我們分兵兩路,各沿馬路壹側行進,仔細辨認使館建築物的國旗和銅牌。大概是天意,始終沒能找到名單上首選的,如烏幹達等噩夢般的國家使館。最後在光華路壹帶看到M國和B國的使館。從《世界年鑒》來看,這兩個國家還不算是最貧窮最糟糕的,當時也沒有被列入饑荒猖獗的非洲七國。

九月京城花紅柳綠,有了絲絲寒意。星期日上午,好朋友熊大力約我們在他下榻的酒店見面,然後壹起前往王府井商業街,爲他意大利之行(單位派遣他的公差)購置物品。中午時分,我們走進壹家人聲鼎沸的餐館共進午餐。大力操壹口流利的英文和意大利語,多才多藝,是個英俊後生,他就像即將飛往天堂的安祺兒,令人仰慕不已。

俗話說:“上杆子不是買賣”,和大力堂而皇之公費出國的潇灑相比,我們顯得自卑和局促不安。對于這種機關算盡的迂回簽證,大力感到十分好奇,問道:“如果得到了第三世界窮國家的簽證,甚至是那些鬧饑馑的非洲國家,妳們難道真的能無所顧忌地動身前往嗎?”我們回答,如果得不到更好的簽證,我們還得走,設法中途改道,再不行,幹脆進入等待時機。

熊大力出神地望著我們,說道:“妳們該說我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妳們都是成家的人了,又有前程不錯的職位,究竟是什麽原因使妳們這樣铤而走險?我能夠理解和感覺到妳們的動力,我比妳們年輕,閱曆也淺,再過幾年,或許我也會滋長出此般的願望和破釜沈舟的決心。”他的話竟給驗證了。我們離開中國壹年半的時候,國內的出國熱浪達到高潮,每天在出入境管理處,門庭若市,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以出洋爲人生目標。從意大利返回上海的熊大力,全力以赴申請到日本,雖然這時候的他已經成婚,和我們當時的情況沒有兩樣。

星期壹上午,天高氣爽。我們出現在使館區,西裝革履,每人提著嶄新的手提公文箱,顯得有身份和有氣派,以當時的社會審美標准看,甚至有點闊綽。在前壹天的鬧市上,盛大成特意買了個玻璃戒指,美其名曰:“簽證鑽戒”,自己都感到不倫不類。

B國使館位于使館區南端,我們從國際大廈方向進入使館區,最近的目標就是它。B國位于西非,是個瀕臨大西洋的小國,前法屬殖民地,歸類于聯合國公布的最不發達國家之壹。老遠就看到綠黃紅三種泛非顔色的國旗,圖案上有城堡,棕榈和遠洋船隊,兩側各壹只金錢豹,那種配色強烈的熱帶感覺好像是個好兆頭。我們決定壹試身手。

B國使館大門站崗的武警,是個來自山東的半大小夥子,按照規定,他盤查了我們的護照。看見我的胸口別著的交大紅色校徽,肅然起敬,他客氣地問道:“老師,是上美國吧。”看來他有點迷惑。大成說:“我們先到B國,然後坐船橫渡大西洋去美國。”我心想,這家夥也真能忽悠。那位山東大兵有多少國際地理和簽證知識,顯然是個疑問。他這樣的莊稼漢子,穿著沈甸甸的粗呢子制服,乍壹看,比我們這兩個半路出家的演員還要別扭,他壹揮手,予以放行。我們穿過大院,進入簽證處的翻譯室。

兩個中國翻譯,女的四十歲左右,男的約莫三十來歲。按照事先的約定,我們分別敬煙,送口香糖,這些東西都是在友誼商店用珍貴的外幣兌換券買來的,是創造良好氣氛的潤滑劑。小廟沒見過大香火,效果很好,對方果然熱情接待了。我們說,打算去美國之前,先到B國壹遊。男翻譯看了護照,說這種情況以前還沒有發生過,必須去問領事才行。

五分鍾以後,男翻譯走進辦公室,笑道:“領事先生說妳們可以得到簽證,請立即填表並交付二十元簽證費。”我們馬上發現壹個疏漏,沒有帶上照片。善解人意的翻譯笑道:“妳們立即去拍照,當天或者過幾天送來都行,請放心,簽證是肯定沒有問題。”我們打躬作揖,千恩萬謝,飛壹般地跑出使館,興奮得心都要蹦出來。真想不到事情會這樣順利。

好不容易拉到壹輛出租車,壹上車便對司機說:“師傅,快!照相館。”上海有句俗話說,“吃齋遇上了月大”,我們壹口氣跑了好幾家,全都沒有快照業務。最後找到青年合作社開辦的攝影之家,扯著經理好說歹說,還塞上兩包外國香煙。對方答應下來說,下午三點可以取照,已是攝影社前所未有的速度,實在無法再快了。B國使館下午辦公到四點,看來是能趕得上的。緊趕慢趕,就是恐怕夜長夢多。所謂怕什麽來什麽,後來還是出了意外。

從攝影社出來,街道上行人如蟻,晴空萬堙A陽光明媚,掃盡北國秋天的陰霾和寒意。我們讓出租車折回使館區,既然非洲國家已經不成問題,下壹步可以升格,我們想到了S國使館。B國使館的旗開得勝,使人處于最佳競技狀態。我們興沖沖走進S國使館簽證處,開口問:“請問,哪位是栗先生?”其他的工作人員還沒有來得及作答,從堶掖間傳出铿锵有力的聲音:“誰找我?我是姓栗的。”人未露面聲音已至,無疑是位幹練機敏的人物。

走進會客室,辦公桌壹側是皮椅和沙發,窗台上的木架隨意散放著S國各種旅遊指南。主人瘦挑個子,人到中年,目光炯炯,叼著香煙,坐在茶幾壹角,吞雲吐霧。我們上前握手寒暄,顯得落落大方。栗先生上下打量我們壹眼,問道:“妳們是哪壹位介紹過來的?”我們壹面敬煙,壹面說明來意,直接切入主題,回避了他的問題,給人壹種感覺,或許隔牆有耳,不便和盤托出。實際上,我們事先並沒有朋友介紹,無非是周末從花匠師傅聽說而已。

栗先生也不再追問,只是漫不經心地翻閱我們的護照,突然間,他壹針見血地說道:“是不是美國去不了,跑到我這堥茪F?”我們手忙腳亂地搬出壹疊美國大學的入學許可諸如此類的資料,他咧嘴壹笑,揮揮手,說:“把這些東西收起來,這堣ㄛO美國使館,我對此不感興趣。”這壹下子我們尴尬不已,顯然什麽都蒙不了法眼如炬的他。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失望,他話鋒壹轉,說:“好吧,妳們填表吧。”這是繼B國使館又壹次激動人心的時刻。

S國的簽證申請表格,是用質地低劣的紙張油印而成。上面分別印有該國文字和英文,字迹模糊,以至于不少的項目,要在栗先生的指導下方能填寫。其中壹欄,是問及申請旅遊簽證者,打算在該國逗留期間花費多少美金。私下商議之後,我們咬咬牙填上,“壹百五十美金。”實際上,就是這些錢我們也沒有,美金還在天上飛呢。

栗先生彈指壹揮,說“不行,和富國相比,窮國更不歡迎窮光蛋,記住了。改成五百美金,寫少了,領事先生會拒絕的。”作爲不結盟運動發起國之壹的S國,和印度次大陸其他國家壹樣貧困不堪,旅遊業是該國爭取外彙的壹種途徑。壹家有壹家的苦衷,我們的睜眼說瞎話,無奈于泱泱大國國民的難言之隱。

臨末了,還是照片這樣煞風景的問題,栗先生告訴我們,在使館區的友誼商店內就有快照服務,立等可取。我們意識到先前滿城找照相館是幹了件蠢事。我們匆匆跑到友誼商店拍了快照,盡管下午三點能夠取得那家攝影社的照片,不過保險起見,哪怕提早壹點時間也是好的。易經上講履霜知冰,踐露知暑,講的就是征兆。後來發生的事情,恰恰證明了我們的預感。

使館通常有午休時段。下午趕在午休結束,我們滿懷喜悅率先回到B國使館。還是同壹個衛兵,這回卻把我們擋在外面,他說,上午讓我們進入使館,已經鑄成大錯。簡直當頭壹棒,我們倆幾乎被擊蒙了。這位農村來的士兵,自己也弄不明白,在小崗樓搖了電話,壹分鍾後小跑過來壹個軍官,他對我們解釋道,正因爲我們上午進了B國使館,有人報告了外交部,外交部通知,必須先有前往國的簽證,才可以進入其他的外國使館。我們說,簽證已經批准,現在只是補交照片,是否可以通融壹下。他的態度和藹,表示同情,雙手壹攤,說:“不好意思,我們當兵的只有服從命令的份。”

《萍蹤傳書》已經在中國大陸出版並在上海書城上架,並且被上海市圖書館等國家和公共圖書館收藏。

訂閱微信公衆號“李敏的萍蹤傳書”,可以看到《萍蹤傳書》以及續集的即時推送。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