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就係佢。」三朝千代子再向背後的風褸學生們說:「大家,入侵我地學校,阻住我地讀書嘅人,依個女人就係其中之一個。佢而家正正就係喺度控制住我地嘅學生,試圖招納學生加入佢地嗰啲不知名團體,即係邪教。」 

 之後向回面前的學生說:「你想返轉頭做返學校嘅一份子,定係加入邪教?諗清楚先好答,依條問題我唔會問第二次。」 

 陸續有學生從走廊處入了來canteen,三朝千代子遂盯住他們。 

 這些學生見面前的風褸學生們人多勢眾,女的高眺,男的龐大。

於是各自望向彼此,低頭不語。 


見未有反應,三朝千代子建議:「不如咁,想改過嘅,就坐落張長櫈度。想繼續錯落去嘅,就維持現狀,當我冇講過野。」 

 身旁一個風褸學生向她說:「咪嘥時間,你地上去做咗啲正經野先。我地留幾個喺度昅住班友,我就放長雙眼睇吓邊x個想繼續玩野。」 


「唔錯,」三朝千代子點頭:「依個都係個辦法。咁我地上去先,你地就留幾個喺度睇住。」 

當隊伍繼續上樓梯時,已有幾名學生開始坐上了長櫈。 

 三朝千代子邊上樓梯邊跟隨行的學生說:「我想你地等陣上去雜物室度,睇吓有咩可以用蒞做武器,攞完啲架生就落返蒞二樓會合,有冇問題?」 

 「oh my shxt…」當短鼻狗與後方的學生們在二樓見到血鯨時,全都靠後了幾步。 


三朝千代子皺了下眉,再問:「你搞咩蒞?見到班邪教同黨?」 

 「梗係啦,唔通仆親咩,好命死唔去。」血鯨掩住了右臉皮:「唔好講我住,主席呢?佢點解會同你地分開?吓?仲有啲課室一個人都冇嘅?啲學生又出哂蒞!搞咩啫究竟?」 

 隨行隊伍紛紛繼續上樓梯往雜物室。 

 隊伍 上至三樓時見有班學生在走廊外頭待著,稍停了一會, 再徑自上樓梯去。 
 ----------------------學生們有幾個望了望隊伍 

 三朝千代子朝血鯨回道:「你想我答你邊樣先?」 

 「主席先,佢喺邊呀?佢唔係同你地一齊架咩?」 

 「我要去個廁所,」她向短鼻狗說:「你同佢解釋返件事。」

回覆 引用 TOP

「我講?但係,即係啲來龍去脈其實有啲複雜...」短鼻狗僅瞟了一眼血鯨。 

 「點呀?又做唔到呀?你唔係真係諗住成日就係湊住個bb呀嘛?」 

 「又唔係…不過我口才真係唔係好得...」 

 「照直講唔需要用口才。」說完隨即走進女廁。 

 廁格的走廊盡頭,有五個女學生正叼着香菸,嘴裏的煙霧吐向窗口外方。 

 三朝千代子走到近洗手盆位置時, 隨聲音望向盡頭五個叼着菸的女學生。 

 她們轉過頭來:「咦日本妹喎?人地唔鍾意依個名架…」
 --------------三朝千代子盯着面前這五個女生。 

 今早遞給獅子的那五張相片,上面的面孔,與現在盯着的面孔完全一致。 

 其中一個女生向她問:「益一支俾妳喇,要唔要啫?」 

 「人地班長蒞架…好驚呀點算呀? 
 --------佢會唔會告我地架?哈哈哈…」 

 三朝千代子微微一笑:「今日又會落蒞二樓食嘅?」 

 「多得某啲人囉,俾人告得多啲老師自然巡多咗四樓女廁架啦,咁我地咪要落多幾層揾食囉,明未呀?妳又點呀?妳班長蒞喎,係做唔到主席咋喎, 做乜又落蒞呀?」 

 另一名女生則說:「妳開正人地最忌嗰瓣野蒞唱呀?佢最忌啲人話佢冇主席做架!」 

 「係咩?哎呀…」再轉回向三朝千代子:「我以為妳最忌係高度添… sorry呀…喂係喇高度嘅日文係乜話? sorry講笑啫…」 

 三朝千代子保持微笑:「唔緊要,失陪一陣。」之後便轉身入了廁格。 

 「妖哂野佢唔順頂戇理咩得蟹關佢事…」 坐在廁格裏仍聽到外面零碎的談話聲。






回覆 引用 TOP

鬼蠍子向藍甚柔問:「先頭打俾你嗰個係副主席?」藍甚柔點點頭。 

 「妳同佢關係好唔好?」 

 「呃…幾好咁啦,大家朋友咁囉…」 

 「我要妳一直同佢聯絡,叫佢同嗰個三朝千代子會合,然後再叫佢滙報返佢地個位置。」 

 「咪…咪住先,你地揾到佢之後…唔會對佢點架可?」 

 「依啲係之後嘅事,妳唔需要理。妳而家要做嘅野就只係聯絡副主席。」 

 「我知你地一定會殺佢,我咁做即係等於親手殺佢…冇可能…」 


「你冇得揀。」鬼蠍子緩步上前:「我要嘅只係我個bb,任何人阻住我都要死。我而家俾最後一次機…」 

 保加利亞定眼望住了鬼蠍子。 

 「做咩呀?咩事?」鬼蠍子轉向保加利亞問。 

 保加利亞的目光徘徊在鬼蠍子上半身,逐步向其行去。
 ----------------------鬼蠍子後退了一步 

 孖127與鬼蠍子站於同一方向,此時亦感覺到保加利亞向他們逼近。 

 保加利亞停下來,問他:「你係咪有支槍喺身,有五粒彈?」 

 「你點知架?我應該冇攞過出蒞架?」 

 「我感覺到。問吓啫,冇野,冇事…」保加利亞行回去剛才的位置。

鬼蠍子與孖127對望了眼,再望向自己的掌心。 

 兩人的掌心現下都滲透著一大片汗水。 

 位於新翼的二樓走廊裏,獅子的上半身正緩緩起來。 

 他晃擺了下腦袋,再按了按前額。 欲想站起來,但站到半途還是要坐回來,頻頻呼着氣。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22

(有雨,雷暴)   時間:午飯時間

一群手執壘球棍等硬物的人們從四樓的雜物室出了來,
經過走廊後便沿樓梯行往下層。

三樓課室裏的學生全都行到外面走廊。

鬼豹站在走廊中央,此時在人群與人群之間見到盡頭處,有一班人正沿樓梯往下落。

她皺了皺眉,望着樓梯口直至那班人消失蹤影。

「回線路易安德尊呢懂識白痴務大隊囉…都話架啦我點知啫…」走廊裏的人持續擾攘著。

鬼豹才從樓梯口回過神來:「咁多位聽我講!」

「喂咪嘈住先啦!喂!shh…」站在鬼豹最近的幾個學生,向周圍的學生們喊着。  

鬼豹再說:「暫時我地都好順利,一切照舊,不過今次我地全部人一齊上!」

「女女女女女女女子子子子子子子子」

雙魚幸美現看著的章節,是加多勒山第三章十七節。

第十七節:眾人跟隨聖神來到山頂上,從山峰上俯瞰向底下的陸地。陸地上滿是倒塌的木屋,野獸咀嚼著地上躺著的屍骸。

第十八節:聖神轉頭向眾人說:「你們答我,為何陸地會成了此等模樣?」有個男人舉手:「因為惡魔入侵!」聖神答:「不完全對,這不是主要原因。」又有個婦孺舉手:「是部份人類貪婪的靈魂,妄想操控大部份擁有自由意志的靈魂的結果!」聖神搖頭:「不完全對,這都不是主要原因。」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8-1-24 04:2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十九節:來回看畢眾人,沒一人再舉手。聖神再說:「的確,有惡魔入侵到陸地上。惡魔為人類靈魂注入貪婪,使人以暴力令他人屈服,引發戰爭。不過這只是第一因素。而第二因素,是我們當中的叛徒,這是主因。」

第二十節:人們齊聲道:「我沒有背叛呀!神阿,我們都很忠心!」「肅靜!」聖神大喊,全部都不敢作聲,聖神再道:「忠誠不靠言語來表現,而要行動來表現!」

第廿一節:聖神環視著人們:「你們當中,有人內心不夠堅固,靈魂被惡魔賄賂。非但沒有在我面前坦誠相告,還裝作一副虔誠模樣混入其中,令救世任務越加困難。我已知該叛徒是誰。但陸地終究是你們的,你們有責任拯救陸地。你們有誰,肯擔負重任,揪出叛徒,使他吊在眾人前,用糞便餵他嘴裏,用滾油淋他私處?」


從廁格出來後,三朝千代子行至洗手盆前擦拭着雙手。

在鏡的反映下可見到後方的五個女生仍各自叼着菸。

她臨行至門口前,轉向後方跟她們說:「食多幾啖啦, 好快妳地就唔得再食。」

其中一個女生把煙霧吹到窗口外方後,回說:「妳講緊野呀?」

三朝千代子已轉身行出女廁。

一出到去,血鯨已衝至她跟前:「妳係咪想趁機奪權?係咪?妳講?」

三朝千代子待他說完,再望向後方一群各手執武器的風褸學生:「原來雜物室真係有咁多架生,唔錯,今次有排玩。」


站在前頭的風褸學生向她說:「話時話先頭call得我地咁急咩料呀?」


「頭先咁啱俾我發現到有五個我地嘅敵人喺裏面,」她指向女廁門口:「佢地正正就係嗰班見高拜見低踩嘅學生,推動冇錢俾就要幫學校賣命依項決定嘅x頭。我唔會教你地要點做,人就喺裏面,邊啲人留低係會對我地有害,你地自己衡量。」

風褸學生們遂一進入女廁。

三朝千代子側了側身讓他們入去,期間向血鯨說:「我而家要做埋啲正經事先,一陣再講返你嗰單。」

回覆 引用 TOP

「喂妳咪走住!」血鲸上前拉着她衣袖:「咩正經唔正經,主席單野好唔正經咩?」

她望着拉住自己衣袖的手:「縮手。」

血鯨遂鬆開:「講咗主席嗰筆先好走!」

「我講過我一陣會同你講,企喺度等我。」

之後便轉身入了女廁,成了隊伍中最後一個入去。

女廁裏約十幾至二十名學生把五個女學生圍至廁格走廊的盡頭。

五個女生即時把煙蒂扔至窗外,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開口:「咩啫?食枝煙啫,駛唔駛咁多人呀?笠哂架生咁,嚇鬼呀?」

三朝千代子行至眾人前頭,面向着五個女生:「食枝煙就梗係唔駛咁多人啦。不過妳地做嘅野點止係食枝煙咁簡單?」

「妖又係妳...妳想點啫其實?我豪俾妳喇?食枝煙最多咪帶我地見吓校長記吓過囉,仲可以點做呀?判我地死刑咩唔通?」

三朝千代子面回風褸學生們說:「嗱,大家都睇到佢地副嘴臉喇。直到而家佢地仲可以扮無知,以爲咁樣就可以博大霧。累到你地而家咁,佢地仲以為見吓校長記吓過就算,咁佢地咪好着數?」

剛才的女生上前幾步大喊:「喂妳噏乜x呀八婆,咪屈得就屈喎!」

三朝千代子向她們說:「我話俾妳地知,由今日開始,學校就係一個公平公正嘅地方。唔好以為有錢俾就可以讀得舒服啲,所有破壞依個秩序嘅人都要被剷除。」

「咩呀?妳話係就-----------妳話係就係呀?」
---- 有個風褸學生向她作勢揮了下棍

另一名女生同樣縮退着說:「我…我地冇話過要破壞啲咩秩序呀…」

五名女生縮退了些, 風褸學生便前進些, 縮退了些, 又前進一些。


女學生們的背已貼至窗口,窗口外是直峭的山坡,退無可「x你個街!」木棍橫揮向一個女生的前額,那女生隨即雙手掩住了頭。

三朝千代子退後至人群後方,好讓隊伍向前衝,十幾枝棍猛力向五個女生揮過去。

她們--- 慢慢從-----窗口位置滑下來,滑到地下再縮成一團。
------左至右橫揮-----右至左橫揮-------至下直揮左至右橫揮右至左橫揮






回覆 引用 TOP

五個剛才縮成一團的軀體到現在已軟癱在地上。

風褸學生現都把棍直矗在地上,雙手扶棍喘着氣。

三朝千代子再次走到人群裏,行近至五件人形物體的跟前。

有個在旁邊扶着棍的人向她說:「喂妳叫我地落蒞打鬼,妳自己又唔打,妳唔駛打架而家?」

「我一定會打。不過你地睇吓,」她指着地上微抖着的人形物體們:「佢地抽筋咋喎,都未死。咁多位, 請俾機會我執埋啲手尾佢。」

「係咪架?咁妳攞住喇?」那人向她遞了棍。

她點頭並接過:「唔該。」

她先把棍放在一旁,再彎下身,先後將五個身軀的手腳擺放成大字形。

擺好五個大字後,她才重新拿起了棍:「我想用個特別啲手法蒞埋手尾。我會打斷哂佢地啲手手腳腳先,等佢地殘廢哂再塞佢地落某個地方做裝飾。」

大部份人都皺了皺眉,歪側起頭。

「唔明?我示範俾大家睇。」她行到靠最左邊的大字形,單起了眼瞄準着左臂與左前臂的交接位。

把棍拉後,揮棍時躍身跳起,並向下揮棍打向交接位
------------------------------受棍的女生發出漱口般的聲音
--------------------------隔旁的女生雙眼縫成一線,望着旁邊的情況。

三朝千代子拿起她的手搖擺了下,見還能伸直,便再拉後跳起揮棍拉後跳起揮

再拿起她的手揮動,證實手已彎向另一角度,才放下:「好,到右手。」

如此類推,先是左手,再來是右手,左腳,最後便是右腳的交接位。

每一個肢體檢查過能否伸直後,才正式到下一個肢體。

靠左的女生打完,到隔旁,到中間那個,之後歇了會息。

再繼續到隔旁,最後才到靠最右邊的那個。

三朝千代子扶着棍,抹着額汗。眾人普遍都在交頭接耳着。






回覆 引用 TOP

站到最前頭的一人搔了搔後頸:「嘩妳…一個女仔點蒞咁多體力架,五十幾下喎大佬…」

三朝千代子再深呼吸了口氣後,便回道:「唔關體力事…係決心嘅問題…有決心嘅話一定可以做到…」

往前方的洗手盆邊看了看,發現有瓶東西放在那裏。

她慢慢行至洗手盆,將那瓶東西拿在手,看看貼在外的標簽:「通渠水?你地攞蒞架?」

人群中有個人舉起了手:「我攞架,我見橫掂都係咯,咪乜都笠啲囉。個雜物室唔只剩係擺我地啲野架嘛,啲清潔阿嬸成日都擺啲清潔野入去啦。」

「啱哂,我又諗到多一樣野玩。係喇,唔該幫幫忙抬嗰五條廢柴入哂廁格,再塞佢地落個馬桶度。唔駛塞哂,塞一半得喇,之後嗰啲等我蒞。」

分別將她們全都塞進五個馬桶裏後,三朝千代子便行到第一個廁格裏頭。

半身處在馬桶裏的女生,頭已趴在廁板上。

三朝千代子擰開了瓶蓋:「做裝飾妳就冇資格喇,溶喺廁所度再沖落海啦廢柴。」

液體由瓶口不斷流下到馬桶裏的頭髮,左眼,鼻左耳嘴巴頸稚胳

「差啲唔記得。」她停止倒下液體,並埋頭向馬桶裏的右耳說:「我知妳仲聽到。妳曾經好想我講日文嘅?Anata no haha so one。」

她再輕聲補充:「中文應該係譯做,x你老母x。我google翻譯架咋,有錯唔好怪我。」

之後再繼續將剩餘的液體平均倒向五個馬桶裏。

到瓶裏的液體全空時,馬桶裏頭的軀體已溶了一部分。

三朝千代子用腳把她們的上半身盡力踏進馬桶裏頭,並分開幾次沖廁。

站在後方的大部份人盡量把視線從廁格裏頭移開。

當然大部份殘渣未能如常沖走,每個合上的廁板都被撐上到某個位置。

「….出唔聽係我講啦呀件事其實係」短鼻狗與血鯨即一同望向她。
-------------------三朝千代子推門而出,




回覆 引用 TOP

短鼻狗見她即問:「咁大汗嘅?搞咩蒞呀頭先?」

她向後方的人群說:「你地分幾組人分別喺依層樓嘅某幾度守住先,尤其要守住校門,睇實啲咪俾人出去。」

眾人之後即分散到走廊各處。

「有樣野唔記得同妳講架...」人群中有個回頭說。

「咩事?」三朝千代子問。

「先頭上雜物室嗰時,見到條走廊又係聚哂人喺度,唔知咩事咁喎?」


三朝千代子皺了皺眉,再說:「點解你唔早啲同我講呀?早知嘅話我就唔會嘥咁多時間喺廁所度...」


「好緊要嘅咩?一係我地而家上去睇下咩環境囉。」


「唔駛,一切照舊。免得過嘅就無謂正面起衝突,我陣間打個電話應該就冇問題。」


「喂你交代得未呀而家?」血鯨指向三朝千代子。

她望了望血鯨,再問短鼻狗:「你同佢講咗幾多?」

「講咗幾多?乜仲有野我係未知架?」血鯨向兩人追問,再集中向三朝千代子說:「其實我都忍得妳耐喇,成日喺度扮咩啫?又扮哂代表又乜咁,妳再過份啲妳睇吓會有咩後果?」

短鼻狗插說:「喂喂,你又唔好
------- 三朝千代子搖頭:「咪理佢啦,答我問題先。」

「sorry…我咪講到我地同主席分頭行事,跟住喺五樓俾人脅持住囉。」

「係喇!」血鯨點頭:「講就講到去依度,講埋落去啦,仲有咩我唔知得架?我警告你地,我未反面之前妳最好講哂全部事實俾我知。」

「咪就係咁多囉。」三朝千代子聳了下背:「你仲想我講咩啫?」

「無啦啦要分頭行事,又無啦啦又剩係得主席一個俾人脅持?」

「而家咁嘅情況,又要組織學生對抗班人,又要提醒其餘人有外敵入侵,你唔覺分頭行事有效率啲架咩?再講班邪教咁啱喺五樓,主席又喺五樓巡緊,咁有乜辦法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兩人在走廊上邊行邊說,另外短鼻狗則邊行邊看顧着黑袋裏頭。

血鯨繼續說:「咁而家即係點?企喺度等主席死呀?」

三朝千代子望着他:「咁你又唔上去?」

「我,我只係…而家咁嘅情況…」

「因為你舐過野,知道班人係咩料,如果貿貿然就上去嘅話只會死多幾件,係咪呀?」

血鯨低了低頭,默不作聲。

「你睇吓?」三朝千代子再指向沿途空的課室:「班人已經開始做野。我地而家應該集中打走班人渣先,唔應該內閧。我知你不嬲都唔鍾意我,但係保護學校係我地共同嘅責任,係咪?」

血鯨別過了臉:「同意。」

三人行到了走廊中間,迎面看見了一家四口。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家四口聞鐘聲即站在一起,同時見三朝千代子三人走廊裏經過。

三朝千代子問:「佢地係今日蒞受刑嗰家人?」

「嗯。Lunchtime喇,我帶佢地落去準備受刑先。」

血鯨再輕道:「記住…學校同主席我地都要保護…」

「當然。我而家都一直諗緊辦法。」

血鯨再走向那家人道:「你地而家跟我落蒞先。」

四人遂隨着血鯨而去。

回覆 引用 TOP

看着這五個人影遠去後,三朝千代子便拿出手機,按了幾下放到身邊。

這動作重覆了幾次後,便將手機放下。


三朝千代子搖搖頭:「連電話都唔聽。估唔到個女人都幾狼,真係揾佢個女條命蒞博。」


短鼻狗問:「咁....妳而家真係諗住殺個bb呀?」


「殺佢有咩用呀?我本身就係用個bb蒞威脅班人。個阿媽知個bb係我地個皇牌,佢一日唔蒲頭,我地一日都唔敢殺個bb。佢地暗,我地明,咁嘅情況殺個bb對我地完全冇著數。不過估唔到佢會肯咁樣搏。」

「即係唔殺佢喇可?」

「至少唔係而家。而家我想搞咗藍甚柔單野先。」

「佢仲有手尾跟咩?」

「係時候call佢父母上蒞。」

「吓?又關佢地事?」

「佢父母唔係蠢人,如果佢地個女死咗,我又做咗主席,佢地一定會懷疑。而且我同佢由細玩到大,有好多把柄喺佢地手。所以要趁今日清咁啲人先。況且佢地住得近,佢阿媽又唔駛返工,阿爸都喺附近返。學校有call,幾忙都要仆過蒞。」

短鼻狗眨了眨眼,

再說:「o…k。但係,妳點同啲老師講呀?」

「實有辦法。更何況我而家有一咋人喺手,講句野都可以大聲啲。我而家打俾佢父母叫佢地上蒞先,之後再帶埋咋人直踩去教師室,先斬後奏。」

藍甚柔被逼得越退越後,靠近到鏡前那些用來壓腿的鐵攔杆跟前。

鬼蠍子俯視着她:「即係你而家選擇咗唔打俾副主席喇嘛?」

孖127拿出刀鋒噹nnggg向鐵攔杆
--------------「噢狗!」藍甚柔轉身向着孖127。

孖127邊向她行近,刀鋒邊沿着攔杆滑行而來:「算把啦,而家啲女仔根本唔受你兇。用刀啦,用刀佢地就生性喇。」

鬼蠍子向孖127問:「妳又想搞咩啫?」

「我知,我地要留住佢吖嘛?手指呀耳仔呀嗰啲唔駛留喇啩?」

藍甚柔立時把雙手扳向後方。

回覆 引用 TOP

「為朋友?」孖127已行近至藍甚柔面前:「咁咪即係揾自己笨囉。」

鬼蠍子稍行開一邊:「記住適可而止。」

孖127上前抓起她右手,反起其右掌
----------藍甚柔咬着下唇:「喂喂…好痛呀喂…」手機響了起來。

「嘖!」孖127鬆開手並將其推開:「響喇,聽啦!」

藍甚柔搓着右手,頻吸了幾口氣再咳數聲。

「聽得未呀,x街信唔信我斬你老x吖嗱!」孖127上前幾步。

藍甚柔退後了幾步後,才接聽電話:「喂…喂矮?媽咪?我冇噢野呀…吓?你地要蒞?我,唔知喎…佢打俾你架?哦?哦…咁好啦…bye…」

一直捲曲著身軀的保加利亞問:「咪住,妳老豆老母要過蒞?」

她點點頭:「我諗…我諗都係討論家長會嗰啲野架啫…年年有幾次都有咁架啦…」

「家長會?校長又死埋,邊個叫佢地蒞呀?」

「我媽咪話係…係千代子叫佢地…不過…有咩事啫…咁通知家長上蒞依啲野不嬲都係千代子做開架啦…你都知架?」

「唔會喺依個時候呀嘛?」保加利亞全身顫抖著,這時更半踎在地。

鬼蠍子望着他:「你咩事?有唔妥?」

見他只揮揚了下手,便轉向藍甚柔說:「嗱,我唔知嗰個三朝千代子同妳關係有幾好,我老婆先前send咗個訊息俾我,話見到有一班攞哂架生嘅學生經過。」

藍甚柔問:「即係…咩意思呀?」

「妳唔係蠢人。我知妳都質疑緊佢係咪有心叫妳全家上蒞,斬草除根。但係有個問題,佢究竟憑咩可以咁做?除非佢組織咗隊人。要證明嗰隊人同妳個朋友有冇關係,好簡單,叫副主席會合佢,再問清楚就得。」

藍甚柔低頭,右手緊握着手機。

鬼蠍子再說:「妳唔好誤會。妳唔需要問佢地喺咩位置,妳只係問妳需要知嘅野就夠。到時如果知道妳個朋友係有野嘅話,點樣做妳自己決定。總之妳記住妳屋企人過緊蒞,時間掌握喺妳度。」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