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chapter 27

(暴雨,雷暴)   時間:午飯時間  

穿插於人群當中的鬼豹方才看見保加利亞與自己擦身而過,且擠向前方。

她即便回頭,往上方四樓的階梯望去, 她的丈夫,鬼蠍子,正下着階梯向她步近。

鬼豹退到離開至群眾的範圍,走到他跟前抓着其雙手:「我知道你一定會冇事。」

鬼蠍子脱開了她雙手:「有好多學生喺度,唔好咁顯眼,我唔想搞禍件事。」

「唔緊要,我控制到。不過原本好順利,預計冇耐就可以攞返個女,點知下面無啦啦爆炸,搞到...」

「聽我講,依段時間乜都唔好理住,盡量遠離保加利亞先,佢要同獅子開打。依間學校本身應該set左好多電纜,保加利亞已經有能力憑空控制佢地。如果佢想嘅話,所有地方隨時都有機會爆炸。總之好危險,唔好埋佢身住。」

「我懷疑阿女喺一樓...頭先樓下咁爆法我驚阿女...」

「 放心。」鬼蠍子握着她右手:「一定會冇事,就好似妳知我會冇事一樣。」

「不過我都想趁盡快揾位落去睇吓見唔見阿女先。點都好,你地千祈唔可以有事,唔係嘅話我真係唔知自己會做出啲咩事出蒞,, 我唔想變返以前嘅我。應承我,一定要冇事,ok ?」

「ok。但點解妳咁確定阿女喺一樓度?」

停留於樓梯間的血鯨正處於人群後方的位置,伸高下巴欲看向前方的景像:「好似仲未打喎?」

旁邊的三朝千代子應道:「好快佢地就會適應打鬥嘅場面。」

「諗落唔係辦法...佢地個勢好疊馬...」

「與其同佢地正面衝突,不如攞返個bb喺手,直接威脅個女人要佢收手。」

「妳又話咁唔得?」

「而家唔同,先頭樓下爆炸單野令到班校隊肯同佢地對抗,我地有人。如果個女人唔肯投降,就掟個bb落街。」

「旨意短鼻狗掂唔掂架?」

「冇得唔掂,得依個辦法先可以令個女人投降,處決班人渣。」說罷三朝千代子便拿出手機。

回覆 引用 TOP

兩夫婦仍處在三樓與四樓間的梯階。

鬼豹向丈夫剛才的提問答道:「我先前都覺得佢地會有另一批人匿埋喺一度地方,但嗰批人已經向我投降。雖然話仲有幾個唔肯過蒞,但佢地都話唔見有bb。」

「投降嗰批人喺邊度過蒞?」

「三樓個教師室。」

兩人下了幾層梯階,在三樓走廊望着前方的盡頭。

鬼蠍子遂說:「佢地唯一可以威脅到我地嘅係阿女,佢地一定會擺佢喺安全嘅地方。駛唔駛去教師室確認吓?」

獅子緩緩行近來, 仍舊望向前方盡頭的保加利亞説:「唔想炸死嘅,就即刻離開二樓。」

後方的學生堆依然做著保加利亞的背景。

「即刻離開二樓!」

女廁外牆炸開了個洞,瓦礫飛散向樓梯口的學生們。
--------------獅子止往了步

前方的人突然擁向後,令準備按手機的三朝千代子幾乎失平衡向後栽倒。

趁着下方的騷動,鬼豹即衝了下去,丈夫從後緊隨着:「喂!」

瓦礫四散期間,處於上方的人群有幾個下了來,而居下方的群堆又有幾個衝向上方。

鬼豹不斷推開阻礙她去路的人,鬼蠍子則在旁伴着她。

上方的學生群見鬼豹有所行動,即隨她下樓梯。  

血鲸及時間伸手扶着三朝千代子,她站穏身子後望向前方,見到一個熟悉的女人身影與一個高大的男人往自己的方向擠過來。

三朝千代子即竄到血鲸耳邊說:「見唔見到前面有個女人逼緊過蒞?」

血鲸放眼往遠前方一個没穿校服的女人:「佢就係目標?」

「冇錯,bb個阿媽。」

「佢過緊蒞喎,佢唔會認到妳啩?」

「佢應該未見過我個樣。聽住,佢落蒞我地就上去,喺上面嘅話我地嘅赢面會好大。」

「妳又知?亅

「我冇時間答你。叫哂揸棍嗰啲同我地上去先,仲有,叫佢地趁亂笠埋對面啲學生上去。」

「好,一於笠多啲人!」

血鲸與三朝千代子開始擠擁到前方, 兩夫婦繼續推着人群下著階梯,擠到某個位時,三朝千代子斜倪向隔幾個身位以外的一個女人。

鬼豹的雙眼只集中於下樓位置,终於踏進下一樓的梯楷。






回覆 引用 TOP

獅子隔着三盞燈管向保加利亞說:「你地阿頭啱先搞到我甩皮甩骨,而家我又揾唔到佢。你喺度就啱, 你代佢俾我出住氣先。横掂你咁想同我玩。」

「我冇諗住同你玩,我剩係諗住殺咗你。同埋我有樣野想事先聲明,」保加利亞的視缐由下而上,最後望着獅子的頭向其一指:「我要求你逐忽逐忽死,一陣我會炸爛你全身,留返你個頭。所以切記,你一日未剩返個頭,你一日都未死得住。」

獅子下巴朝下,‧頭略靠後:「你同我講緊野?」

「我就係同緊你講野。」

獅子旁邊的課室玻璃全碎裂
-------------他即架起雙臂擋着碎片。

玻璃破裂的聲音令堵在樓梯口的人群加倍迅速移動。

在大批學生隨人龍下着樓梯期間,風褸學生亦趁機拉扯原本正往下走的學生上回去。

三朝千代子與血鯨终於上至三樓,最後幾個風褸學生都上了來。

「痴孖根...亅血鯨望望下方再問三朝千代子:「搞咩呀?」

「唔知,唔好問我。而家我地等一陣先,過一陣睇情況先算,我叫咗短鼻狗出蒞準備。」

不到幾秒,揹着黑袋的短鼻狗便從走廊另一方向緩步而來。

兩夫婦與後方的學生群亦落到canteen,鬼豹首當其衝往剛才爆炸的小賣部走去。

獅子放下了雙臂,撥了撥身上的玻璃碎:「係咁多咋?仲有冇多啲?」

「再多啲都仲有!」保加利亞左右展開雙臂。

獅子旁邊課室的整個外牆被震碎,
-------------瓦礫堆中隱約看見獅子的鞋底。

天花板的震動使canteen裏的人都退落至操場, 唯獨兩夫婦仍在canteen裏頭。

鬼豹終於從小賣部裏頭出來,走至在canteen位置的鬼蠍子跟前:「你依邊有冇?」

「我揾匀哂啲櫈底枱底都唔見有。照而家咁睇佢地冇理由帶埋阿女上蒞同我地打咁冒險,如無意外嘅話阿女應該喺三樓。」

「真係蠢...頭先明明有時間喺三樓都唔去教師室睇吓...」鬼豹說完便朝上方的樓梯口走去。

鬼蠍子隨即上前拉住她衣袖:「唔好上去住,好危...」

獅子已推開瓦礫,重新站了回來並往保加利亞方向行去////////
--------------------------\\\\\\\\\\\\\\震響逼使靠攔杆往下看的血鯨往後倒。




回覆 引用 TOP

鬼蠍子蓋着妻子的頭,使其拉至遠離樓梯口:「反正阿女都唔喺度,我地落去操場先,一陣再諗辦法。放心,佢地唔會亂蒞。」

鬼豹未有多説半句,便隨着他落至操場。

獅子再次躺到地上, 屹起上半身一看,左膝蓋以下的位置只有一灘血泊。

保加和亞衝了上前, 但整個身被獅子單手抽起, 背現被撞貼至攔杆。

獅子未有鬆手,他重心放在抓着保加利亞衣袖的右手,再緩緩站直了右腳:「唔好以爲咁就叫好勁,我單手掟你落去都仲得。」

「咁而家而家仲得唔得呀?」/////
-------------------   \\\\\\\\保加利亞撥了幾下煙霧,煙霧在没有任何風向下迅速往外廊外邊散去。

獅子兩個大腿以下的位置只剩下一湖血水,剩下雙手支撐着上半身的他拱前望着血水。

他拱前看,只有血水, 靠後,只有血水, 向左,亦只有血水,向右,他的下半身仍然只有血水, 再拱前,有雙鞋踏進血水中。

保加利亞蹲低身子,以獅子現在的高度與他平排對視。

他掌心朝下,攤直了手板於自己前额,再伸往獅子近頭頂上方位置:「咦我好似仲高過你少少喎,駛唔駛我再踎低少少就返你?」

獅子只直盯着他,兩排牙齒全都彼此合上。

「最衰依度冇鏡。不過唔緊要...」保加利亞右手往血水裏擦拭着,並繼續:「我可以轉述你個樣俾你聽。你而家個樣,真係好, 」右手從血水裏伸回來, 往獅子的臉彈去:「x, 核, 」把手沾回血裏,再往他臉彈去:「突, 囉。」

雙手旋即上前掐着獅子喉嚨,使其整個上半身抽起,摔至攔杆上。

保加利亞未有放手,將獅子固定於攔杆上後,便拖行着獅子一直往前走。

攔杆中途每隔某段距離便有根柱矗立著, 獅子在攔杆上被往前掃去。

臨近第一根柱,再往前掃, 近第二根柱,繼續向前掃, 正接近第三根柱  
-------柱子爆炸-----------第二根柱爆炸-------------- 第三根柱爆炸, 滾石墜落操場。                                                                                               

操場的人都走向對面體育室外頭暫避。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8-6-11 10:0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獅子的身軀在欄杆上滑行了一段距離,才跌撞回二樓走廊裏。

三樓走廊頓然間失去三根柱的支持,靠操場的走廊正微微搖墜。

三樓的人全都離開走廊中心,一同擠到樓梯間。

短鼻狗拉開了黑袋,裏面的嬰兒仍然在熟睡:「嘩個bb真犀利,咁都仲瞓到覺...」

血鯨再望望嬰兒:「你唔係焗死咗佢呀嘛?咁都唔醒?」

「你睇吓喇, 佢仲有抖氣嘅...」

三朝千代子瞥了眼袋裏頭一眼:「未死就得,死咗我地就玩完。」

獅子的身軀對向出口大堂方向,握緊拳頭並以雙臂撐向地面。

保加利亞從後看着他,獅子背部上半截現了一大段骨骼。                                 

獅子以雙臂往前爬行,爬行,再爬行, 保加利亞一手按他頭到地面,把他拖行上橋往新翼通道的方向。

獅子即翻過了身,右手插進保加利亞的腹部。

保加利亞的手略爲鬆開,再重新用力抓着他臉,五指直插入臉頰裏拖行着他整個身。

他一直拖行, 拖行至上橋位置, 再一直拖, 一直拖, 拖到接近通道時被獅子一手推開:「痴線!」      
-----獅子掏出濕潤而不成形的物體出來---把手插入,再掏出繩狀物體,

保加利亞向後退了幾步,從腹裏延伸的繩狀物體拖到地上, 平衡過身子後再朝獅子步近。

於新翼入口處的雙魚幸美見到有一具龐然的生物,正在對面處爬過來, 她右腳踏後了步,左手緊抓着袋口。

「痴線...痴痴...x咗線痴x線...」獅子不斷以雙臂爬行至通往新翼與主校舍的通道,期間回頭望望後方的保加利亞。

保加利亞緩緩行向通道,

行經獅子身旁時指了下右面的玻璃窗                                                                           
-----------------玻璃爆烈,大多散進獅子背錐的骨骼裏頭。

獅子已沒有爬行的動作,雙臂維持支撐着地面。

全身的肌肉都在顫動,骨肉裏頭的玻璃碎正鏘鏘作響。

回覆 引用 TOP

獅子已沒有爬行的動作,雙臂維持支撐着地面。

全身的肌肉都在顫動,骨肉裏頭的玻璃碎正鏘鏘作響。

他繞過了獅子,再在他的頭頂前方約一米距離盤坐着:「你都算唔錯,到而家都仲撐到。果然有照足我説話去做,抵我留你一個死人頭嘅全屍。」

獅子緊抿嘴唇, 半聲不響\\\\\\\臀部雙雙被炸飛。
///////某部份肉彈到保加利亞前額,再掉到地上:「過癮, 唔好停。」

\\\\\\\\\\\脊尾//////////
///////左手/////右手\\\\\
//////////雙肩\\\\\\\\\\
\\\\\\\\\\\\  //////////
獅子的頭部僅被下巴承托著。

保加利亞面對面對著他的頭一會, 才慢慢站起來,緩步向新翼的方向行進。

雙魚幸美的右腳仍然踏在後方,左手没離開過袋口。

保加利亞向着她的方向前進,速度一步比一步慢。

當他接近雙魚幸美時,雙腿已是拐步的行走着,下腹的内臟顯而易見。

保加利亞只望向新翼道路的正前方,從她身邊經過並繼續前行。

雙魚幸美回頭說了句:「恭喜你。」遂拖着麻袋起程。

一直拖行到中心時,瞥了眼躺在地面上的頭,便繼續朝主校舍行去。

行上至二樓時,保加利亞開始用雙手扶着牆,維持這樣的手勢終於到達升降機面前。

按了個掣, 開打開即以浮遊的腳步跌進於裏頭,挨貼着其中一個角落。

眼皮逐漸垂下來。

他看見自己的血流到地面,

看見閉關着的升降機門,

看見綠色的世界,看見一些植物,

又見到一張長方木枱,有五個盆栽,

有個帶着髮絲的盆栽,

保加利亞的背順着角落慢慢墜下來,頭朝下懸垂。

朦朧間見到地上有些紙狀物體,數秒後眼皮合上。

打開了一段時間的升降機門亦重新關上。

處在體育室門外一群人中的鬼豹,跟丈夫說:「好似冇乜動靜,係時候喇。」

鬼蠍子朝上望了望二樓無人的走廊,再點了下頭。

三朝千代子於三樓梯間瞧到了對面下方鬼豹的位置後,即向短鼻狗說:「攞個bb蒞。」

「係時候嗱?」

「要趁而家。個女人好危險,一定要毁滅佢先。」

「個bb...我意思係妳目標都係殺佢阿媽啫...係咪呀?」短鼻狗將女嬰遞給她。

三朝千代子接過了女嬰,並一舉將她伸到攔杆外。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