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三十世紀神鵰俠侶



[隱藏]
被冰封已久的人類至親情感,隨著親睹郭伯伯的面容的一刻而徹底地還原。過兒對他的思念如傾盆大雨直下,撫著屏幕大哭,在旁的綠萼輕挽他手臂安慰。

「過兒,我和郭伯母也很想念你呀。」郭靖也難掩心裡激動,聲音變得顫抖。

待過兒情緒較為平復之後,兩人隔著屏幕,道盡這一千八百年來彼此的經歷。

原來郭靖和黃蓉也同樣被封了神,安居於另外一行星內。同住於同一星球的,還有岳父東邪黃藥師,北丐洪七公,老頑童周伯通等過兒所認識的人物。

不過好景不常,隨著由西毒歐陽峰等人領導的侵略者,發起了連串意圖稱霸全宇宙的行動之後,宇宙間所有文明物種,兼辛苦所建立,被喻為自有文明以來,最公平公正的經濟制度,正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威脅。

不過當郭靖得悉李莫愁死於楊過手上,臉上竟沒有一絲的喜悅欣慰。

「過兒,李莫愁的戰鬥值,只屬於敵方的蝦兵蟹將而矣。」郭靖道出了他不感覺任何欣慰的背後原因。

「過兒,你現在的功力只不過修煉到六等。但你知不知道,歐陽峰已經修煉到九等。而我跟郭伯母,亦只不過修煉到七等罷。還有的是,侵略軍修煉到七等以上的戰士,人數多達七萬。但我們只能及他們的十分之一。」

「一百年前那場毒霧,將地球人還原到…………」本來相當穩定的接收訊號無故被打斷。

綠萼的面容即時變得土灰,她氣急敗壞的打開了好幾個虛擬屏幕,之後胡亂的按掣,只見屏幕不停閃著紅光,和發出刺耳的警報聲。

「楊大哥,快些離開這裡。」她拖住楊過的手急奔出門外,跳上座駕發動引擎,慌不擇路的以極速飛馳往不知那處。

「我們行蹤敗露?」

「嗯!」

「宇宙聯盟會支援我們嗎?連郭伯伯都說敵人的實力遠超他們,我們只得兩人,難道要我們要重蹈兩位妹妹的命運嗎?」

綠萼默然不語。楊大哥所提出的疑問,她自己的心裡,也反覆問過無數次。但直到目前為止,還未有收到聯盟的任何訊息。

「我們可以到郭伯伯那星球嗎?」

「本來是可以的。可惜敵人已經控制了必經的航道。他們的武器可以使我們消失。」

「沒有其他路線嗎?」

「我也不知道。」

「我已經失去了兩位妹妹,再不想有人不明不白的丟掉性命。我不知道聯盟什麼葫蘆賣什麼藥,但我務要阻止再有人命傷亡,跟我一起回小行星,我要問個清楚明白,整個任務如何部署。」

「沒用的,你已經無法再回去了!」

「你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以後再不能見到龍兒?」

「我也不知道!」

過兒感覺到自己好像被出賣般。他乘綠萼不察,翻過身子躍出飛行器外。但可惜過兒沒警覺到,這台飛行器的時速高達六百公里,而且剛剛好經過一道絕壁。

他驚覺到的時候已經太遲,身子已經俯衝向絕壁旁的深淵…………



實用相關搜尋: 領導 手臂 武器 情感

回覆 引用 TOP

也不知昏迷不醒了多久,當慢慢轉醒的時候,感覺到劇痛著的頭,正枕在一條滑溜玉臂之上,那自然不過就是綠萼了。她的樣子看來累透了,小頭猶如正在垂釣魚竿般的上下晃動,口中喃喃自語,明顯正在做夢。

「楊大哥,別傷害自己…………」

「楊大哥,有什麼事我會跟你一起擔當的…………」

過兒偷望著正睡得嘴角流涎的綠萼,憶起了當年她為要救自己的性命,不惜跟父親公孫止反目,最後更捨命相救,心中既感恩又抱歉。現在跟她再度重遇,正好是報恩好時機。

「就算豁出性命,我也要好好的保護她。」他跟自己立了這個誓言。

綠萼的身子屈曲了少許,正正向著過兒。這一刻,過兒才看得清她的清秀樣貌:圓圓的臉蛋,小小的兩棵酒窩,白皙的皮膚,又黑又直的秀髮。過兒心念一動,想看看她的笑。

也不知是心有靈犀,還是莫名的巧合,她竟然配合地笑了起來。

她的笑很含蓄,卻有著世間罕有的純真。她應該是無憂無慮的,但上天偏偏要她擔當這項孤立無援的危險任務。楊過一想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更不自禁的輕撫她的臉龐。

「楊大哥,你在做什麼?」綠萼給他一撫,整個人驚醒過來。

過兒恨不得有個洞穴可以爬進去。

綠萼猶如一位未談過戀愛的少女般,斜睨著過兒,然後輕輕地說:

「我還是弄些東西你吃!」說罷轉身走進廚房,這時過兒才發覺正置身於一所住宅內。

這是綠萼真正的家,是她正獨居中的家園。之前那一所,只不過是她的辦公室吧!

「綠萼,我來幫你。」過兒也跟隨著她進了去。

不過,放在面前的,全部都是當代科技研發的智能煮食用具,別說要熟練的使用,根本就連見也未見過。

「楊大哥不用幫手,好好坐下等我的佳餚。」綠萼回頭,再次綻放那白壁純澀的可愛笑容。

過兒泛起了一種跟龍兒相處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那是一種實在的溫馨感。

陣陣的餸香飄送過來,使人食指大動。過兒想起美食廣場那些份量又小又沒味道的所謂二人餐,不禁搖頭嘆息。

兩人邊吃邊談笑,好像完全忘記了先前所發生的險情。而過兒三番五次盯著綠萼的笑臉,盯得出神。

「楊大哥,你喜歡的話,我每天都可以弄東西給你吃的。」綠萼臉蛋突然變得羞紅。

過兒欣然點頭,目光比先前來得更放肆,心中更有一種異樣的衝動。

「綠萼,從前的我真的不知道你這樣好,直到你為我捨命……但可惜。」過兒的理智,暫時壓抑住對綠萼的衝動。

綠萼臉兒閃過一絲失望,對過兒幽幽地道:

「楊大哥,我知道我再過一百世,也無法取代嫂嫂在你心中的地位。我只希望能夠待在你身邊,照顧你就足夠了。我真的希望我們不用肩負這項任務,但我們已經身不由己。吃完這一餐,我們隨時又會被偷襲。」

「綠萼你放心,我會用盡一切方法去保護你,我不會讓妳受到任何傷害的。」

「楊大哥,多謝你。」

兩人深情對望,頭更加越移越近,兩人本來已經搖搖欲墜的理智堡壘,很快就會崩塌下來…………






回覆 引用 TOP

一場的翻雲覆雨過後,地上散佈了點點落紅。

「楊大哥,靜待了足足十世後,這片從未開墾過的悁a,終於可以一如所願,讓楊大哥親身開發。」

「我比兩位姐姐幸運!剛才的感覺很美妙,我好幸福啊!」綠萼把臉兒躲擠到過兒胸膛內。

過兒意識到她是將自己處子之身,奉獻給自己,而且是說十世的人生。他不自禁撫弄她的頭髮,和寶地那些稀疏的小嫩草。

「楊大哥,再來一次吧!」綠萼放下了所有無謂的含蓄,語氣帶著濃厚的挑逗。

結果足足來了三次,綠萼更由起初的被動微吟,到了後來的主動狂吼。兩人幹得筋疲力竭。

「楊大哥,這片土地永遠只屬於你。你幾時來探訪都可以的。」

過兒不禁鼻子一酸,對於她那十世的濃情,已經不能以筆墨去形容那種無法償還的虧欠,他心底更湧出想娶她為妾的衝動。

中國古時可以三妻四妾,到過兒離世後被封神,移居到小行星,自然不知道中國,以至地球上的婚姻制度,經歷過幾次更替,到了現在,聯盟奉行了自由伴侶制度,婚姻制度早已廢除。

換句話說,他現在只要說一句,就可以跟她一起,甚至生兒育女,元配無從反對。而同樣地,小龍女也有權另覓伴侶之餘,選擇繼續跟楊過在一起。

這個制度在一千年前的一夫一妻時代,會被批判為離經叛道,不過後來越來越多因婚姻引發的家庭問題,甚至悲劇。自此越來越多人,質疑這種婚姻制度是否應該繼續,最終在思維轉變之下,演變成現在的自由配偶制度。

楊過與小龍女一來互相深愛對方,二來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演變。所以一千八百年來,完全沒有尋覓第三伴侶的意圖舉動。

「楊大哥,以後讓我在你身邊好嗎?我不需要任何承諾,只要跟你一起就可以了。我們想想辦法離開,到一處沒有人能夠找到我們的地方好嗎?」

對於她那出奇不意的衝動,楊過一下子啞口無言,他總不能就這樣拋棄愛妻,但的而且確,這刻心中正有著跟她相宿相棲的渴想。

「對不起楊大哥,我應該是說跟你和嫂子一起,剛才的想法太過分了,我那有資格獨佔你!」

楊過又不自禁吻了她一下,他有種奇怪的感覺,就是綠萼對自己的情意,來得比龍兒更立體,更實在,更有血有肉。

「楊大哥,根據我身體內的微監察儀,我受孕了!」

過兒聽了她這番話後,感到難以置信。剛剛才完了事,那能夠立即知道是否受孕?

況且,他根本沒有生育能力。

「剛才說笑吧!你看你錯愕的樣子。」綠萼語氣帶一點嘲諷。

「你放心啦!就算真的有寶寶,我也不要楊大哥負責,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更不會讓嫂子知道。」

最後的一句,使得過兒有一些莫名擔憂…………




回覆 引用 TOP

楊過跟公孫綠萼逃到西藏的深山內暫避,不知不覺過了好一段長日子。期間聯盟曾經嘗試跟兩人聯系過,但兩人一心將任務置身事外,故此沒有作出任何回應。而這段期間,兩人過著猶如夫妻般的生活,煮煮菜,做做愛,奇蹟地一路都可以相安無事。

過兒偶然間會惦記起髮妻,關心她的現況安危。但不知怎的,這種惦念佔據腦海的時間和程度,越來越短暫微小。

兩人躲藏在一山洞內,而為避免行蹤敗露,兩人索性摒棄了所有的科技產物,例如以燒柴生火煮食,來代替智能虛擬煮食爐具;又或者關掉了所有的智能通訊設備,以免發出任何訊號波段,暴露行蹤。

西藏連綿的深山空無一人,但想不到楊過,竟然能在這嚴寒的荒山野嶺,重遇千八年前那頭曾經跟他出生入死的神鵰。

某一天,過兒正在山洞附近的冰川梳洗,忽然之間天色大變,一群巨鳥正飛越喜馬拉雅山脈上空,數目之多,足以蔽日。

細看之下,原來是一群大鵰。過兒跟綠萼均嘖嘖稱奇,一來很少在這樣高海拔的地方,還可以有鵰兒的身影;二來巨鵰群數量之多,保守估計超過二百頭,也著實是世間罕見。

群鵰正由一頭應該是首領的巨鵰帶領著南飛,但奇怪的事情卻悄然發生了。

那首領感應到地上兩人正打量著鵰群,於是有靈性地回頭下望。當那銳利的雙眼看到了過兒之後,首領的情緒突然變得相當激動,還飛快地俯衝向兩人站處。而當那頭巨鵰的身影瞬間增大之際,過兒也好像有所感召般驚道:

「鵰兄,你是鵰兄嗎?」

只見巨鵰不住點頭,還把頭鑽到過兒身子撒嬌磨蹭,而過兒也將神鵰一抱入懷,不住撫慰。就這樣,兩人多添了鵰兄陪伴。

不過有一點比較奇怪的,是鵰兄好像不太喜歡綠萼似的。例如拒絕吃那些綠萼提供的食物,和抗拒綠萼的撫摸。

楊過知其心意,某天趁綠萼熟睡了,就輕輕的跟鵰兄解釋:

「龍兒捨棄了我,沒跟我返來地球,剩下我孤零零一人,若果不是有綠萼在我身旁…………唉!男女間的微妙感情事,我自己也無法控制的。」

不過鵰兄明顯不受落,還亂發脾氣,之後更突然間不告而別,遍尋不獲。

「我想鵰兄是不喜歡我搶走了你,真的很有靈性。不過還未有鵰兄下落,難道事有蹊蹺?」

綠萼不經意的思慮,使得過兒更加心急如焚。他回想起重遇鵰兄後相處的一點一滴,到現在聽到綠萼所說的事有蹊蹺,心裡突然間湧起了無間斷的寒意…………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這一天山上下的大雪,好像就快要吞噬和冰封世間所有的人和物一般。即使是躲在山洞內的楊過和綠萼,也不時要運起真氣驅寒。

而神鵰已經沒出現了好一段日子,兩人也漸漸的淡忘這椿事情。

除了煮飯,做愛,他倆還開始互相交流武學,更一起創建了一套新的兩人套路,但暫時未想得到名字。

顧名思義,那是一套要兩個人一起才能運用的套路。楊過和綠萼根據山上峭壁被破壞的程度,估計新掌法威力起碼達到四等。

不過在試煉的時候,過兒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似乎新掌法有著不能忽視的破綻,要好好認真的想想如何修補。

大風雪持續了一段不尋常的長日子,兩人差不多整天都需要花真氣來保暖,漸感體力不支。

「楊大哥,我們的糧食只能再支撐多一個月。外面又這麼的嚴寒,如果不走,我只能被迫重啟智能系統,購買打印糧食出來。但就會有行蹤暴露的風險。」

「我們可以到別個地方嗎?你那台東西可以如常在大風雪下運作嗎?是否要待風雪停止?」

綠萼不出楊過所料,只懂搖頭。

在苦思有否方法可以逃離山洞之際,耳邊隱隱傳來了一些異聲,但大部分聲音都被那些無間斷的暴烈風雪聲所蓋過,根本無法分辯出是什麼。

「也許是什麼不知名猛獸的吼叫聲吧!」

其實以兩人深邃的功力,若是真的遇到了猛獸,自然可以從容不迫地應付。只不過在這段日子,為了要保暖,兼且修習那剛剛煉成的新掌法,兩人的真氣已經虛耗了大半。兩人四目交投,流露著擔憂之情。

那些聲音越來越響亮,兩人漸漸聽得出那是腳步聲。這腳步聲有著穩定的節奏,聽來甚是沉厚,有著一種腳踏山河的氣勢。

兩人開始感覺到,那並非什麼猛獸之類所發出,因為伴隨著這些腳步聲的,還有一把相當之清澈但雄亮的女聲,那女聲似乎正在跟別人說著話,但兩人還未能聽得到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另外那人的聲亮,明顯不及那個女的。

楊過和綠萼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剛才大家還苦思如何逃出生天,但現在竟然有兩位不速之客,視這暴雪如無物般,如履平地的一步步走近。縱使身懷絕技,也難掩心裡湧上的莫名恐懼。

楊過輕拖住綠萼那帶著微涼的玉手,凝神的望向前方那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雪地,以防突變。

果然有兩件東西從剛才發出人聲的方向爆擲過來,兩人閃身僅僅躲過,只見那兩件東西,已經深深陷進那堅固無比的岩壁之內。

那兩件東西,原來是兩棵骷髏頭,而頭的頂部,竟然給鑽開了五個僅容手指插入的洞孔…………



實用相關搜尋: 恐懼 風險

回覆 引用 TOP

銅屍,鐵屍那使江湖人物聞風喪膽之惡名,對於楊過來說,只是一椿故事。畢竟兩人從桃花島偷走九陰真經,以至陳玄風竟被幼童時代還完全不曉武功的郭伯伯所誤殺之時,他的前生還不知生活在那個星球。

但他對梅超風那種以活人作修煉九陰白骨爪的恐怖軼聞,儘管未曾親睹過,卻深深烙印到腦海當中,再加上他的生父楊康,也曾跟她學過九陰白骨爪。所以這一記骷髏骨突襲,過兒腦海立刻浮起,這個教郭伯伯師傅江南七俠吃過不少苦頭的名字。

「哈哈哈哈!楊過果然有楊康的風範,女兒家一見即傾心。」

「我說連楊康也不及他,有四個女孩為他守足十世貞節!」

暴雪聲已經掩蓋不了兩人的對話。相對於梅超風的霸氣,那男聲顯得較為溫文儒雅。不過,在那溫文聲線之內,卻隱約透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強大穿透力。

楊過和綠萼感覺到強勢內勁,從兩人的談話中併發出來,立即再行運勁護體,但先前的內氣已因為驅寒而消耗得七七八八。體內的臟腑開始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幾使肚腸反轉。

兩人同時間對望了數秒,不約而同示意要先發制人,畢竟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再這樣耽誤的話,會慢慢被對方內氣所殺。

楊過雙手不規則地擺動,轉眼間一道紫色氣牆已經築了起來,包圍保護著兩人。而過兒同時手心儲勁,準備發掌。

但同一時間,一排排形似屈曲了五指手掌狀的紅色發光物,進襲過兒剛起的氣牆。這些發光體亂爪亂竄,發出使人不寒而慄的吱吱聲響。

綠萼這時從手心中施放了一些呈綠色的針狀暗器,一一打在紅爪施襲處,只見紅爪被綠針隔牆一刺,紛紛化成了紅色煙霧,匆匆消散。

過兒見得勢反守為攻,大喝一聲之後,周遭發生猛烈爆炸,本來堆積了不知多少丈高的厚雪,一瞬間化為水蒸氣。

但很快再有一排紅掌來襲,而這一次來的體積,足足比先前第一輪的大了三倍,更遠比先前的光亮。

「這是進化版的九陰白骨爪!」綠萼神色凝重道。

綠萼再行施放暗器,但可惜這次起不了任何作用,所有綠針被紅爪通通吞噬了。

楊過再度發掌,由於知對手絕非等閒之輩,因此再不留手,運盡全力進攻。

黯然銷魂掌威力驚人,一聲巨響後,四周的山峰開始崩塌下來。而那些紅爪一一被掌氣擊至銷聲匿跡。假使綠萼沒有躲進氣牆內,相信會跟那些鬼爪一樣命運。

無堅不摧的一擊之後,四周漸漸恢復了平靜,楊過慢慢收起氣牆,調息呼吸回氣。不過綠萼為慎重起見,甘冒嚴寒,逕自走出去尋找兩人的屍首,以策萬全。

但可惜綠萼無法尋到兩人的屍體,正凝思之際,突然雙腿一麻,似乎被人點了穴道…………






回覆 引用 TOP

過兒繼續盤坐調息之際,耳邊隱約傳來一些異聲。他擔心綠萼安危,立即站起身來,四處搜索綠萼蹤跡。

剛才的十成功力,在地上炸開了一道深溝。但那些不休止的暴雪,很快就將深溝填滿。過兒一掌劈轟開積雪,但仍看不見她的蹤影。

「梅超風陳玄風,我們素未謀面,無冤無仇。有什麼誤會可以當面解釋,無謂禍及無辜。」過兒起初認為是兩人捉走綠萼。

但除了自己一浪接一浪的回音,和那暴風雪的呼嘯聲之外,並未有其他動靜。

過兒嘗試走遠一點,沿著崎嶇不平雪路,爬上一個剛在山石崩塌後形成的小丘上,不斷再喊叫綠萼的名字,但依舊得不到任何回應。

他感到強烈的不安,害怕綠萼步了程英陸無雙的後塵,豁了性命。他加快腳步衝進附近一個深谷,但暴風雪漸漸弄得自己雙眼視野模糊。

為避免雙眼變盲,他立刻坐下運功護目,雙眼視力很快回復正常。但當雙眼一復明,卻被眼前所見到的懾住了:

一對穿著黑夜的男女,奄奄一息,血肉模糊地躺臥在身旁不遠處。

那男的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但那女的尚有微弱氣息,過兒心想他們應該就是剛才被自己發勁打至重傷的鐵屍銅屍,於是提高了警覺性,慢慢走近。

「楊過,我們低估了你的功力,死在你手上無話可說。但為什麼,你又要像郭靖那麼乞人憎,要師兄先走呢?我究竟欠了你們這些人什麼?鳴鳴……」

過兒猜不到,接近彌留的梅超風,並非埋怨被己所殺害,反而是抱怨這個死亡的先後次序,要她眼巴巴看著愛人先遊。心中頓感不解。

但不一會兒,自己的臉龐忽然變得灼熱火燙,心中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羞愧,如火山岩漿般的源源不絕湧上來。

這個梅超風跟陳玄風所愛之深,情之切,歷久不衰。但自己口口聲聲說跟龍兒至死不渝,但一回到中原,竟不能自制地,跟綠萼幹了多番茍且之事,心裡完全忘掉了跟自己同甘共苦,同床共枕超過一千八百年的龍兒,忘情負義。

「你這小子,還不快些…………再遲會不到師兄啦…鳴!」

過兒明其所意,立刻向她天靈蓋橫掌一轟,送她趕上路會合陳師兄去。之後掘了一個坑洞,把他倆合葬下去。

此時此刻的過兒,心頭萬般的滋味,想立刻趕回小行星跟龍兒好好賠罪。但孤零零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怎樣回去。

他只有漫無目的前行,他現在唯一要先處理的,就是盡快尋回生死未卜的綠萼,但心中又矛盾著,若是找到了她,兩人很快又會情難自控。

綠萼對他一路以來的深情,他著實無法忘懷。假如世上沒小龍女,毫無疑問公孫綠萼一定會是他最終最愛的另一半。

他發狂般的亂跑亂衝,跨過一座又一座的高山。鼻子忽然間嗅到了濃烈的燒焦氣味,一處谷地正冒著一團又一團的大黑煙…………






回覆 引用 TOP

接著是一聲因猛烈爆炸而引發的巨響,只見爆炸之處,有一位長頭髮人士逃出。

該人奔速極快,一路往山下逃亡,不消數秒就不知所終。

過兒覺事不尋常,急趕到爆炸現場,嚇見一類似人型物體,已燒成灰燼。正當思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之際,天空忽然變得燈紅,一排又一排的激光箭雨殺向過兒所站之處。

過兒及時運功,築起了保護氣牆阻擋箭雨。所有的激光箭皆無法射進,紛紛變成燈紅色氣體消散掉。

過兒見情況安全收起氣牆,不過剛才逃跑到山下那人突然折返,更怒氣沖沖的提掌向過兒擊去。

該長髮男人身手雖快,但對過兒來說只是雕蟲小技,側身一躲,那男人發力過猛,一失平衡,正好跌倒在那些仍冒著煙的骨灰堆內,弄得一臉皆灰。

長髮男人突然邊放聲大哭,邊指駡著站在身旁的楊過。由於他大哭到口齒不清,過兒完全聽不到他駡自己什麼。

那男人似乎傷心過度,突然間昏倒過來。過兒本能的一個箭步搶去扶著他,免他跌傷。但突覺手心一麻,眼前一黑之後,不醒人事。

當徐徐醒來之後,驚駭自己正身處於一所密室之內。該密室由一些不知名的堅固金屬所建,而且沒有門。過兒嘗試運勁揮掌擊向,但牆身絲毫無損。

過兒暗責自己太愚蠢警覺性太低。畢竟遠離民間太久,對人間的狡詐欺瞞技倆,已經失去了防衛意識。

密室四邊近天花位置,各築有一道小窗口,過兒目睹,於是運起輕功躍上。那小窗大約只有一米寛,半米高,中間沒有任何阻隔,可看到隔離也有著相同大小的密室。

過兒先後探視過其餘三面的小窗口,所發現的都是一模一樣的密室。他再次嘗試發勁,但仍然無法打開生路。

「哈哈哈!你已經功力盡失了!你再打一萬次也打不開啦!哈哈哈!」

「卑鄙小人,你說什麼?你囚我在這裡幹什麼?」

「哈哈哈!吃飯啦!趁著還有命。哈哈哈!」

一客有飯有餸有湯的熱辣辣香噴噴套餐,從虛擬3D打印機打印了出來。

過兒恐防飯中有毒,未敢下嚥。又想起剛才那人說什麼自己的功力已失,急忙再次運勁,只覺體內真氣,儘管仍舊如常運行,但完全無法併發出體外,真氣剛接觸到表皮,就好像剛才那些激光箭般,一息間化為烏有。

換句話說,他已經失去了所有防禦能力!

「你是誰?你究竟對我做過了什麼?我跟你無怨無仇,為何要害我?難道你是敵方?」在過兒心中,也許是這個原因,才使到那個長頭髮男子要使計囚禁他。

「哈哈哈!到現在還記不起我?我的乖女兒跟你開心了那麼多次,你連世伯也不叫我一聲?哈哈哈!」

密室內的虛擬屏幕突然間打開了,畫面內顯示的,除了是那個衣衫不整但臉露滿足的長髮男人之外,在他身旁坐著的,還有一位裙子被扯破,兼被退到膝蓋處,露出了明顯穿了一個洞的白色內褲的少女,那少女臉上滿是血污,雙眼明顯浮腫,兩行淚滚滚而下,極像剛被侵犯過般。

楊過突然慘吼了幾聲。

屏幕內的正正是公孫綠萼…………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23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