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熱血武鬥奇葩傳 另類武打小說 全書完



第9話

[隱藏]
第一個衝上去的地域絲連環重拳開路,幾記重拳打落鐵血胸腹就閃去其側身、連擊拳隨之掃去;同時,鐵血的另一側腰際間,連中兩記丹爾斯的飛踢。
二人剛從左右掠過,就見魯道夫,他兩忍刀一出一輪,便是其最強力的劍技—刺虎,兩刀各自刺向鐵血的胸、腹,再隨魯道夫的一個古忍法—瞬身術,如鬼魂般穿過鐵血的身軀,兩忍刀就帶到其後背。
緊接住魯道夫的瞬身術、刺虎未完之際,胡帝已一急步疾衝至鐵血正面,他腳不着地就已出手,出手便是殺著—雙手手刀斬向鐵血脖子,更要斬擊型的氣功波同出﹗
這下借由橫跳加速、炮彈式的直線攻擊,快得是胡帝自己亦不顧鐵血反擊的危險了。
雙手刀一斬落鐵血脖子,就遭到強大的抗衡,將胡帝彈開。

先頭部隊的連攻皆中,然而,這亦是鐵血不動如山之故,他理所當然的無損,只說:「這氣功波…嘿,斬擊型態~倒是有點意思啊。」這話一說完,就聽到身後的地域絲大叫一句「還沒完﹗」但卻是正面的莫大攻至。
莫大暴喝一聲,全身泛起金黃之氣,直叫鐵血為之動容,卻竟又不為所動;莫大欺身靠來、猛一批肘落在鐵血胸口膻中穴,這一擊激起鐵血的內力自行鼓起抵抗,灼熱的氣焰湧現,逼退莫大。
鐵血讚道:「呵啊,這一招不賴嘛…是你神龍寺的什麼武功?」
莫大見鐵血硬食自己的猛招,卻依舊無損,驚訝中…鐵血則是繼續:「…以元氣為主…?不,不對…依舊是真氣…?也不對哪…到底…」
見鐵血搞不清楚這一招,莫大好心解答:「金剛無雙擊啊。」
「呵~原來是重極流的武功…」鐵血:「的確,你另一個上司是張清的弟子…」忽見鐵血一臉疑惑:「那傢伙消失的原因…?」
「… …」莫大:「詳細的,我也不知道,只聽他說~個人私事而已。」
地域絲大聲補充:「去問你那個紅毛師姐吧﹗他們在同一艘賊船上﹗」
「也罷了…來,繼續吧。」鐵血笑道:「至起碼…得讓我運起烙血功啊~」

就這一句話,教某幾個小朋友心裡有氣﹗
某幾個小朋友大罵:「今天就打死你﹗」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隨着地域絲的一聲大叫,鐵血亦好給面子的回頭來看,只見地域絲與丹爾斯二人分別一拳一腳、使出百烈擊攻來。
「呵哦,你倆就是波動拳的傳人。」鐵血任由他二人拳腳打落自己身上,待體內真氣自行反擊、彈開二人,就是說—他一動~也不動的。
地域絲、丹爾斯手腳吃痛…鐵血笑道:「這種程度的百烈擊還差很遠呀~」
這話還未說完,頭頂一聲雷響﹗後背火焰霍霍﹗

路亦茲卸去雷帝的盔甲,再花時間將之變成一把戰斧,戰斧凝聚了路亦茲一身的真氣,化作雷電白光,一擊落下;維恩則是先扣喉嘔吐、空出胃置,再狂灌一瓶又一瓶的汽水,然後一次耗盡、噴火來燒﹗
鐵血抬頭見狀,大喜:「就是你﹗」
也沒搞清身後的維恩是什麼回事,鐵血全身湧現、噴發真氣,將火團連維恩一同吹飛,亦將路亦茲托起擋住。
路亦茲雖沒學過千斤墜一類的功夫,但他學過沈家班的沉腿,他氣運丹田一圈、再一股勁的分送兩腳腳底,猛踏下去﹗
路亦茲忽然急墜,戰斧再次劈落,等鐵血轉得身來望見地上的維恩和燒焦的土地後,再抬頭望上,雷擊已打到頭了;鐵血面貼雷電、朝劈臉的戰斧大喝一聲,將之震飛﹗
戰斧脫手飛出,路亦茲亦被喝倒在地。

鐵血忍住發麻的臉,說:「想不到馬克真心把自己的將軍給賣了吖。」
「??…」
鐵血:「馬克是我師弟,本地人,原是索爾啊歌國民、你爹雷帝的部下。」
路亦茲表情超吃驚:「這…!!?」
「早就聽聞你被送去我的軍校…可是,那個時候不便對你出手…」鐵血一臉歡喜:「嘿嘿嘿嘿﹗有你小子在手,索爾啊歌就能很輕鬆的拿下了。」
「哈、啊呀——!!」路亦茲突然似是發瘋一樣的衝,鐵血笑道:「快來,我等久了﹗」卻見路亦茲急蹲、矮身下去,就整個視線都是紫色的氣功波﹗
但見這堆氣功波沒聲響、沒力度,且速度不一。
鐵血當下想到:
沒威力;
全是同一個人所為;
有技巧—為了打出堆成牆的氣功波,控制了速度,使之攻擊目標時排成牆壁。

鐵血不閃不避,中招始覺異樣。
鐵血:「!!!?」莊子打他一身的氣功波對其絕無肉體損傷,但有精神傷害,加上鐵血本人沒有魔力,中了莊子這一下,他是剎那間失去了思考和對身體的控制能力。
就這一個瞬間,橫空一道紅光—一破空矢劃風刺進鐵血咽喉!!!
是—真—的—入—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一箭入喉﹗完結了,最後一戰。
打倒鐵血,眾人都興高采烈的歡呼着,連本應暈厥中的菲爾也不例外。
「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對—對﹗成功了~真的、真的把這個鐵血打倒了呢~」
剎那間,小朋友們都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參與的戰爭,那些死掉的敵人,當然還有死去、不知名的同類,以及加黎兒…

一片愉悅中…
「胡帝~瞧你這高興的模樣,他好歹是你父親吧。」
低頭回想往事畫面的胡帝:「我媽去世的時候,他們…一個都沒有來…這算什麼家人啊?再講—鐵血—我跟你們一樣,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啊…像這種人,死了才好~」胡帝忽似個孩子般,高興的說:「至少~我會將他好好的埋進泥下面的﹗」
小朋友們哄笑。

「啊…對呢,死了才好…」大人的莫大放鬆的說:「雖然加里塔裡國內軍總部一定會派人來接手鐵血的職務,但是,應該不可能再派得到一個好似鐵血這般可怕的人了…」
「說起來…光頭~真有你的﹗這計謀—居然真的成功了。」
莫大:「啊呀~這都多虧了你們幾個先前跟馬克交過手,又有班寧斯特收集鐵血的資料,不過說到底都是拚死一搏、試一下而已…嘿~沒想到真的成功了。」

忽然,鐵血的聲音:「啊~呀…真的,要是馬克的話,你們已經贏了。」
眾人大驚,望去﹗只見鐵血拔出插喉箭矢,破洞射出一道燃燒着的血水。
「絕倫功…哼~我…已經練了幾百年呢?忘記了—雖然我的絕倫功已經練至最後一重,但是,距離完功、跟馬克比起來,還差很遠哪。」
面對本應非死不可的鐵血,眾人只有驚惶…然而,鐵血是若無其事一般,述說着:「因為本身強健的體質,馬克沒有修練過作為絕倫功的輔助—烙血功—我可是足足用了五十年的時間,才修練完畢。」又忽然激動了點說:「馬克那傢伙竟然用不到五年時間就練完了絕倫功,真的是說出來都沒有人相信啊﹗」又突然凶狠:「所以—馬克根本就沒有學過師父絕倫功以外的功夫﹗」

眾人先是被驚呆了,再是見鐵血自說自話、又再自個激動起來,都在驚惶中感到無奈…忽聽到鐵血一臉肅殺的說:「哼唔,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烙血功輔助之下的絕倫功。」
「!?」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被震懾的眾人中,只有哈雷爾依然鎮定。
哈雷爾一次性耗光餘下的內力,就在鐵血吹動真氣的一瞬間—搭箭拉弓、連放數矢—破空箭﹗
剎那間見之—數道飛紅﹗鐵血只不慌不忙的肉掌接住:「哼嗯—同樣是在沒有內力護體的狀態下…射在有肌肉的部位就完全不行了~」
面對鐵血的從容,小朋友都只面面相覷…
用上所有的計策…能想到的、能嘗試的…全部…真的沒招了、已經無能為力了,全部都完了﹗
「這就是你們的最後的掙扎嗎?」鐵血看一眼掌中,用石頭、樹枝製成的箭矢,說:「你們的『最後』還真是卑微呀。」運足真氣吼道:「死吧﹗」

眨眼之間,鐵血全身噴發出大量灼熱之氣,且泛起血紅光芒﹗
就有如一顆燃燒彈—爆炸﹗炸飛在場所有人;再在這個瞬間之中,鐵血身影閃現,一重拳打落每一個人身上,通通重傷墜地。

由被炸飛到中招落地,整個過程—一秒鐘﹗
快得還未搞清楚狀況…鐵血笑問:「怎樣?這只是我第二重的絕倫功而已~在烙血功的幫助之下,我可以完全無視絕倫功帶來的身體損傷,一直打下去…」見眾人爬起,續道:「哼哼,居然全都爬得起來呀…一記重擊還不足以致命,算是多少有點能耐…」再吼道:「可—接下來就不只是拳頭了﹗」

早在中原的中土,武藝已是頂峰,再融合西部西域的武術…鐵血的強,強得是一塌糊塗,不能解釋的程度。

體格不足的小朋友,能站起來就已經是奇蹟了﹗不能再動—面對鐵血,只是等着被打死的沙包。
地域絲、丹爾斯和胡帝三人,同時衝上來,鐵血喝道:「你三人就學了點波動拳的皮毛,沒資格戰我—﹗」
地域絲、丹爾斯、胡帝:「!!!?」
「紅蓮火﹗」鐵血一掌拍地,四周地面震裂,其內力打入地底核心、帶動地氣化作紅蓮之火,連炸帶燒,轟飛三人。
再來—路亦茲、莫大同上﹗
鐵血一手對付一人,左右連擋二人幾招,他手劃圓成盾—接下二人掌力、就將之壓下去;二人退開,整頓一下,再上﹗
路亦茲拳速雖慢,但威力強勁,雷帝親傳的組合拳是一組接一組的打。
另一邊,認真模式全開—莫大以沈家班的沉腿為步法,以便於套路轉換的花拳繡腿為重心、配以變化多端的猜拳和出雲手為套路,古怪多變的猜拳為起手式、出雲手用於化解拆招,攻擊則是神龍寺絕技之一的密宗大手印。
雙方才交接幾招,左右一同抓到時機,鳳凰展翅、密宗大手印齊來﹗
鐵血見,大叫道:「來—﹗」

[ 本帖最後由 羅倫亞 於 2018-1-17 12:2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隱藏]
雙手迎擊,左右各一烙鐵波打出﹗氣團灼熱熔鐵,乃是烙血功的副產物而成;簡單的說就是以中原武學的真氣,模仿西部的元氣打出來的氣功波。
好不容易逮到的機會,哪能白白錯失?
路亦茲、莫大二人這掌出去就是十成功力﹗
兩聲爆炸—烙鐵波爆破﹗路亦茲、莫大二人火速後退方能閃避爆風,然而,烙鐵波非氣功彈,想要其迅速飛行得靠用家以內力推進,故,鐵血的掌力自然是緊緊接著而來,且將四散的灼熱氣勁一同推至。
上一手已經歇盡全力,這剎那之間,路亦茲和莫大暫無底力抗衡、亦沒躲避可能,只有應聲中招、倒地。

鐵血環看四周,沒一人站得起來…乃說:「完結了,你們…首先,先要收下殘暴之血。」就向菲爾走去,邊走邊說:「要是浸進泥土裡面,就費功夫了。」
剛走到菲爾身前,其一旁的維恩彈起就雙手拚死抓住鐵血伸向菲爾的手臂,然而鐵血的反應亦不慢,他被抓的手手心向上、對住維恩的胸腹、手指一曲一彈,就是微型版的烙鐵波齊彈﹗連連重擊、送入維恩的懷中,小型爆破夾帶火燒—打得維恩吐大口血。
鐵血笑道:「嘿—小子,你完蛋喇。」
全白的眼睛,瞳孔再現—維恩忽然望來,說:「遺憾~我的衣服是特殊的啊。」再來一聲喝叫:「喝—!!」就是自爆﹗
雲煙消散…鐵血自若:「異能者嗎,哼,沒意義的,在我烙血功輔助之下的絕倫功面前啊…」只見死抓住自己手臂的維恩已經失去了意識,昏過去了。

在小朋友中,耐打值處於中游位置,中了鐵血的一拳,維恩幾乎全死,再中幾顆小小的烙鐵波,就已經死得乾乾淨淨了…最後的自爆,就是最後的自爆了吧。

鐵血內力一到、手臂一震,就彈開維恩,在正要出手將其結果之際,卻有菲爾彈起身來;目光還沒來到菲爾身上,鐵血已感到不尋常的氣息…
菲爾瞬間殺至、出招﹗
目珠仍在維恩身上、鐵血還未回得過來看—就已經與菲爾交手數十招之多。
只見菲爾身上散發黑氣、雙眼紅光,鐵血便知—殘暴之血全開﹗
也就是說—現在與鐵血交手的~乃是殘暴之血,而非菲爾。

原來被救的菲爾先以冰封傷口止血,再以內力療傷…之後,就放任體內不受控的殘暴之血、等它操控自己,想以此與鐵血拚了﹗

菲爾的拳腳與維恩同路、算得上一門入流的拳法,加之由殘暴之血驅動,其攻擊即是海量的內力+音速的速度…簡單說就是…放不進鐵血眼裡。
能令鐵血稍微驚喜的,倒反是菲爾本人,其冷凍波和帶利刃的冷氣,以及其體內、能中和烙血功的寒氣。
終於,鐵血試完殘暴之血的底蘊,就放倒了它。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本作真的,不假、不騙…真真正正的最後一戰—故人來救。

就在鐵血想要收拾戰場之際,忽聽到一把聲音:「真不要臉啊,居然大欺小到這種地步,大人欺負小孩子嘛~你—」
鐵血環顧四周,只廢墟一片、不見一人,問:「汝乃何人?」
這人沒理鐵血的提問,當然也沒現身,只繼續沒說完的話:「別的先不說,光是用輩份、一輩一輩的算,這些小朋友連光頭加起來,亦比不過你這老傢伙吖~」
「這麼看來…與我等同樣、是從中原過來的吧?」鐵血忽冷笑一聲:「哼—別裝模作樣了,現身吧﹗」其實心裡疑惑:這人,究竟是誰?

事關、根據鐵血所知,這一環內、非本土的武林門派有:鐵血等人、越門、神龍寺、古船派、黥劇…這一些。
其中,黥劇來自東流,且抵地不足一年;此人說一口流利的本地方言。
至於,越門裡面,有實力、有牙力的,都是女人;這人分明是男聲。
再來,古船派派到外地的,全是營商者,人數雖多,但,沒多少個是真正能打的;亦該不至於,不自量力的跑來找鐵血麻煩。
最後,神龍寺…其眾多武僧中,最強的就是似~莫大之流,唯一沒跟鐵血交過手、又有可能打一打的就是—寺廟建好後就回去了~的原住持、法號—水龍王;水龍王年紀也不小了,而耳旁這聲音還年輕。

鐵血心裡還在想:此人到底是誰?
此人答曰:「非也~我乃西域當地人。」
鐵血再次巡視四處,地平線、海平面…不見人,說:「當地人卻能用千里傳音?不…不像啊~這聲音…」忽讚道:「光憑內力就能將聲音傳送這麼遠,很深厚的內功哪﹗」
「白癡~你是上了年紀、老糊塗啦?千里傳音和真氣不都是你們中原的武術,再講,我聽說千里傳音失傳已久,我一個沒離開過西部地區的現代人,又怎麼可能會用你們這麼老舊的武功?」鐵血被反問得一時間沒了反應,只聽此人:「都什麼年代啦~還搞千里傳音呢—我用的是無人機搭載的大喇叭﹗你看你前面十米遠的那塊大石上面,就是我丟下去的無人機啊。」
鐵血望去、仔細看…果然﹗有一台小小的無人機;鐵血忽然想:…丟下去?

抬頭一看,是打滿天的氣功波。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氣功彈如暴雨打落,鐵血手掌擋眼前、似是遮擋陽光刺眼模樣,抬頭望上:「有點痛呢…這氣功彈~」只見高空上,有一人影從輕氣球的籃子跳下。
終於看得到人,鐵血亦安定下來…卻又忽然—消失不見﹗
鐵血:「!?」

以打滿天的氣功彈為障眼,此人瞬間移動、來到鐵血身後。
現身的同時,就這一邊手使勁打出龐大的元氣、化作數顆流動着雷光的能量球,另一邊手向前一推,一堆的能量球同時射擊—打出一道道繞着藍色電流的白光炮擊,齊射鐵血後背。

雖說鐵血對元氣的修煉遠不如其真氣,但,本著入鄉隨俗的精神、亦有好好學習一番,故,能感知對方一連串的行動。
在眼睛沒看見的狀況下,仍能隨即轉身向後出招,以一記紅顏訣中的胭脂抹化解攻勢;只見鐵血這一掌隨轉身抹出,這尾指亦隨之翹起—這就於空中抹一道胭紅真氣,擋下所有攻擊﹗

此人擺明不想讓鐵血有反擊機會,不等他收完招已讓一堆能量球將之圍起、且再次炮擊;自己則飛上鐵血頭頂,雙手向下,大喝:「喝、啊——﹗」金光粉末凝聚掌中,金色的元氣轟出氣功炮,炸落鐵血頭頂﹗
這氣功炮一轟下去,平地裡就是一巨型的蘑菇雲… …

「??糟了…」此人望下去,是一片煙霧…只得問:「喂—你們沒事吧?」
一人應聲答:「媽的~!!!你小子—是想殺了我們嗎!!?」
另一人:「早就救上船了﹗」
煙霧散去許多,海上就見斑尼迪特等一眾海盜駕船救走小朋友等人。
此人喜道:「好—﹗」

忽見場中氣焰大作﹗如暴風吹散煙塵…自是鐵血了;他已運起一身內力,全身上下閃耀白金光芒—然而—在如此質量的真氣之下,鐵血仍猛催內力﹗
「??…」
逼人的金光和熱力…就連遠在海上的斑尼迪特等人都看傻了眼~﹗回望大地,會以為是太陽掉了下來。

只見鐵血雙手如托鼎上舉—就是兩掌崩星擊。
被貫穿的天空一片黑,上面閃爍着「星星之火」…抬頭見此,此人回望鐵血,說道:「怎麼了?還會發小孩子脾氣啊~?這裡可是你自己的領地呢。」問完就轉對斑尼迪特等人說:「快走,小心等下掉下來的隕石。」
「!!!?」斑尼迪特等人齊聲:「這還算得上是小孩子脾氣—!!!!」猛划水去逃。






回覆 引用 TOP

第9話

「波及的範圍…我想,大概這國家北部的地區和海域吧~沒猜錯的話…」鐵血:「為了不作多餘的破壞,武林規矩是打向天的,因為頭上是九重天啊~」
「??…」
「一時忘記,這裡隔壁就是神環,頭頂上面就只有天空,天上面是宇宙和一些星球,而非九重天。」鐵血冷笑一聲:「我只是將不純淨的真氣消去而已,所以這兩掌崩星擊只有範圍,沒有威力…」
「!!!?」此人驚惶:「是…純‧內功!!!?」

「來救那三個不成才的師弟嗎?」鐵血忽又叫道:「是動拳的第一傳人—喜格斯潘吧﹗既然你都為我展現了元氣的究極形態,那—禮尚往來—我亦將真氣的極致為你呈上﹗」

喜格斯潘心罵:媽的~果真是老來瘋﹗最高能量的元氣的確是呈金色的,但,全西域的人都知道—元氣的極致形態是破壞一切的小盒子『黑箱』才對吧﹗你這老不死,才受一點點傷就要真的發狂了~!!!

現在的鐵血,是內力全開﹗
他一掌往側打出…南面,穿過這加里塔裡共和國前線基地、沙漠、山區、海洋、對岸的大地…然後…傳來天崩地裂、無視距離、震撼世界的巨響。

「反正等攻佔這一環之後,都要去攻下一環,與其靠那不受控的神環慢慢地轉、抑或是飛上太空慢慢地運,倒不如趁我現在、難得功力全開的狀態下,一掌炸條通路出來…」鐵血笑道:「嘿,而且…南方那一邊,還是這兩種方法都到不了的九重天之下的土地咧~」

喜格斯潘心裡明白,鐵血這一掌分明是將分隔大地、形成神州地區一環又一環的天啟壁,給轟掉了、炸出一道缺口出來﹗
喜格斯潘想道:混帳~﹗這下子…我應該還逃得掉吧?啊~啊呀—﹗早知道就不答應師父,等他親自出馬算了!!

喜格斯潘再望去遠處的海賊船…心叫道:再逃快點哪—﹗別把我害死了~


由於再打下去,就涉及我本人另一部最初作品的相關設定,雖說那故事不一定會寫完,但也不想在這裡透露太多;故此 熱血武鬥奇葩傳 在此結束。

故事的最後、小朋友的結局:
地域絲、丹爾斯和胡帝三人,跟其師兄回到最初那條村子,繼續波動拳的修行。
魯道夫、哈雷爾和狄匹三人,跟莫大一同去了神龍寺,學習東方大地的武術。
路亦茲出走的目的雖說是未完全達到,但,仍是要回國一趟,報告一下情況。
莊子開始想念以前的伙伴了,就懷着既想要又不願的奇怪心情回家、回校去。
維恩和菲爾兩人,自然是回去月牙彎,繼續進行異能力的修煉。
加黎兒… …自從殿後以來,至今都沒與一眾小朋友聯絡,失蹤、離去。

小朋友們都心信加黎兒仍然活着…雖然沒有根據…都等待他的歸來…卻又不去找他;反正,這熱血武鬥奇葩傳的故事就此完結。

~~全書完~~




回覆 引用 TOP

結言

這故事,終於寫完了…正確一點說:應該是終於將腦裡想好的故事寫出來。

歷時大概是兩年多點的時間…當然,其中兼有其他故事,而且本人工作時間屬於長的工種,故,可能的話,這應該是一篇、能在半年內寫好的故事。

雖說照原計劃,只有當初的一半,但,真的是寫膩了…尤其到了結尾,都只是打鬥的場景,基本上早早想好、決定好,都在腦中,反而不想打進電腦。感覺就是超花時間~也沒心情了。

當初這熱血武鬥奇葩傳就是突然心血來潮,想到就寫…原意是向我小時候玩的遊戲致意,名叫「小朋友齊打交」,由第二代起,多個英文名「Little Fighter」,感覺會不會勁一點?之後還搞出多個版本出來…

在人設上,基本就是遊戲的角色、角色給我的感覺,我就寫出來了;起初還有意去保住各人的性格特徵,到後面,只是打,人物說話裡,什麼人說什麼話也懶得去深究了。

在世界設定上,由於不想多想,就直接照搬我最初的故事裡面的來用,就連角色也是…初時只打算搬一點就好,但,結果愈來愈多。就連武功等設計都照搬了~

在故事的創作方面,其實我只是根據遊戲裡的設計去想開來的,場景、物品之類的,然後隨意地給予小朋友們、感覺上的性情,再來按照角色給我的感覺和故事的環境,故事就自然的進行了。由於整體來說,沒有太講究,而且很多東西都照搬,所以寫起來是飛快的,比起我其他故事…也可能因此而失去了創作的動力。因為我對二次創作,只有大半年的熱血…唔嗯,寫這故事發現的~

故事的結束,自己亦感到唐突﹗原因簡單,因為打不下去了,鐵血這角色太強了,而小朋友們應該是等到下半部,成長後(到遊戲的第二代),再加上強力的伙伴,那時才戰。

總的來說,這故事,寫得挺爽的,特別是打鬥場面,不用多想,角色見面,就會打起來,超容易,反到是寫出來麻煩。中原中土的真氣,自是傳統的武俠小說,西部西域的元氣,則是七龍珠的武打技術—這與這小遊戲類似。

雖然還有一些故事的設定感想寫一下,但,現在就不多寫了,細心的讀者應該看得出來或是感受到的。

最後,感謝能看完這故事的讀者﹗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