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 文壇往事第五回【香港文壇前輩方寬烈先生】~~



[隱藏]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三】
在一次偶然的茶敘,他向幾個要好的學生表示,希望在沙田墟開設餐館。為了幫助老師解決生活問題,學生方寬烈、陳樹桓(陳濟棠(伯南)將軍的兒子,當時經營合眾五金廠)、陳秀蘭(當時辦報紙,《真報》督印人),同意各出資五千元給老師作本錢,成就老師的願望。

餐館所處的地點是沙田火車站下面一條叫正街的大街,街長約二百尺,兩旁一列新建二層高的舖戶,門口可停汽車,街的一端有石級步上火車站,另一端是稻田菜圃,面臨由九龍市區到大埔的公路,正是交通樞紐,人車輻集的地方,算起來該是現在的沙田中央廣場。



七十年代初的沙田。(圖片來自︰李大維)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5:42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四】
山田背山面海,風光優美,是市區人士假日郊遊勝地,由車站向北步行約廿分鐘,有林木蔭蘙的西林寺,寺旁小徑布滿十數檔售賣山水豆腐花,沙田泉水清澈,製成豆腐,香滑可口,引到遊人競相購吃。楓林小館亦以山水豆腐作號召,由於彭成慧的人緣不錯,獲得報界競為宣傳,加上地點適中,裝修雅緻,自然客至如歸,高朋滿座了。

彭成慧解決經濟問題後,生活隱定,馬上利用公餘時間,恢復自己喜歡的文藝創作,寫了一本《山城之夢》的散文集,和一冊短篇小說《在迷茫中》。又參加除訏、曹聚仁、李微塵的創墾出版社,助編《熱風半月刊》。



《熱風半月刊》第一期。(圖片來自︰香港文化資料庫)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5:41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五】
六十年代沙田開始城市發展計劃,全鎮改建大廈,楓林小館乃到東區利舞臺旁的禮頓道另行租用二千呎舖位,擴充成一家規模相當的菜館,後來沙田老店面臨拆屋,又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開了分店,而彭家兄弟人多,亦各自在新界西貢和沙田大圍分別用楓林店名開設分店,不過因經營不善除大圍那間其餘都結業了。

一九六七年香港受國內文化大革命影響,市面動蕩,彭成慧結束尖沙咀的店,到臺北林森北路創辨楓林小館,在籌備當中,申請加入臺北市飲食業公會,公會主事人看到店名,以為是一間小館子,不加重視,可是開幕的時候,才知道它是樓高三層筵開百席、規模宏偉的第一流菜館!

林森北路和中山北路齊名,是臺北市由北到南的兩條大幹線,門口車流,整天不歇,楓林小館以高級粵菜作招徠,轟動一時,當時行政院長蔣經國亦曾蒞臨作座上客。在這段時間,彭成慧仍繼續他的創作,出版《楓林拾葉》散文集。



靜遠親題的《做人藝術》(馬來亞出版社有限公司,一九五三年),扉頁上有兩種題辭:右邊是作者靜遠題於一九五三年的「贈業光兄當作茶餘飯後的消遣」;左邊的是「一九五三年彭成慧老師在沙田楓林小館所贈」。

鈐印和藏書票,都是香港老詩人方業光(寬烈)的。從這兩組題辭知道:原來名不見經傳的「靜遠」,就是在香港以經營「楓林小館」聞名的文學家彭成慧。(資料來自︰大公網)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19 05:49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六】
一九六九年彭成慧把家眷安頓在美國之後,自己仍在香港巡視店務,一方面寫寫稿子,打發時間,大部份發表在《熱風半月刊》和《戰國策》雜誌上面。直到七十年代後禮頓道的本店因業主改建大廈而結束,此後他就罕回香港。不過在香港的家族仍有他的哥哥在馬料水中文大學對面,經營一家庭園式餐館叫 "雍雅山房",生意不俗,還有一個族姪彭濟涉,曾在德明中學任美術老師,曾經開個人書展,至於他的親姪彭鑒汀,八十年代在沙田大圍,創辦楓林小館,保持原有經營方式,直到今天。



雍雅山房(法文:Yucca de Lac)是香港昔日一座茶座建築,位於新界沙田區馬料水,香港中文大學以南。雍雅山房於1963年5月15日(星期三)開業,2005年9月20日(星期二)結束營業,原址發展成21座獨立別墅,名為雍雅山(De Yucca),於2011年落成。


沙田大圍楓林小館。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lvcat 於 2013-8-21 07:30 PM 發表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六】
至於他的親姪彭鑒汀,八十年代在沙田大圍,創辦楓林小館,保持原有經營方式,直到今天。

.



60年楓林小館 擬光榮結業  
下一代無意接手 賣舖不賣招牌

09-08-2013(資料來自︰晴報)
見證沙田逾半世紀變化的老字號楓林小館,全盛時在美國、台灣等地皆有分店,但因老闆彭鑒汀已達87歲,下一代又無意接手,若有買家,他願意賣舖不賣招牌。

楓林小館的招牌,不單在香港輝煌,其燈火和飯香,更遠遍美國加州羅省、聖荷西及台灣等地,該店香脆聞名的紅燒乳鴿、外軟內滑的山水豆腐及嫩滑惹味的鹽焗雞,都是「用心製作」的鐵證。


當年的小館,好比現在旺角、銅鑼灣等地的日本餐廳,客人要一嘗店中滋味,必定要在店外輪候。不過和現代日本食店不同,排在楓林小館門外的,不只年輕人,還有各階層的男女老幼。

匆匆半世紀過去,香港的老字號食店因爭產、敵不過貴租等原因,一間間相繼結業,而見證沙田發展的楓林小館,雖然每晚仍座無虛席,但彭老闆年近鮐背之年,難以支撑一店煩瑣的經營,而下一代又無心經營餐館,與其留下共8,000呎的舖子,倒不如尋找新主。



不過,老闆對「楓林小館」四個字仍依依不捨,稱若找到合理的價格,舖便會賣,但招牌卻不會賣。經營了60年的小館背後,大概隱含了他一輩子的心血,以及無奈結業之情。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雍雅山房歷史
(資料來自︰維基)
雍雅山房本來是廣東省國民黨將領陳濟棠的兒子、香港富商陳樹中的私人度假別墅。該別墅佔地79,654平方呎,其建築及園林設計,糅合了中國及日本的建築特色。後來將該處轉售梁姓業主。1963年,梁姓業主過世後,其遺孀以930萬港元再售予彭氏家族的彭鑒沅先生。彭氏家族便將建築物的內堂改為西餐廳,而戶外茶座則維持原貌。

雍雅山房的法文名稱「Yucca de Lac」,解作湖邊的蘭花,而中文名稱的「雍雅」,是「Yucca」的近音。餐廳以售賣中國菜為主,招牌菜包括紅燒乳鴿、煎釀山水豆腐及乾炒牛河等。

雍雅山房開業後,成為當時粵語電影的取景勝地,當中以秦劍執導的電影《難兄難弟》最為人熟悉。
雍雅山房的全盛時期是1990年至1997年,因為當時香港經濟好景,很多人不介意高消費。然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雍雅山房的生意無可避免受到影響,彭氏家族亦於此時開始計劃把雍雅山房變作住宅,但改變土地用途手續繁複,擾攘了8年。2005年9月,雍雅山房招標易手,最後由投資者羅家寶以3.8億港元投得,改建成20至23幢洋房。


粵語片《玉女添丁》中的寶珠姐。



林鳳與張英才。


前警訊主持人林嘉華小時候亦曾是「雍雅山房」座上客。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七】
彭成慧移家美國羅省後,雖年已六十,仍雄心勃勃地策劃興建中國宮殿式佔地萬尺的楓林小館,終於這著名的菜館又再揚威海外了,這段期間他不斷來往美台兩地。八十年代後,他因年紀關係不再遠行出門。一九九四年七月不慎跌倒傷腰,八月中去世。他沒有兒子,只有四個女兒,都已結婚,分居各地,兒女成行。

彭成慧,又名元慧,廣東省陸豐縣人,生於一九零九年,早歲在廣東省省長陳炯明所創辦的陸安師範學校唸書,一九二七年北伐期間,國共分裂,國民黨右派實行清黨,陸海豐共黨青年彭湃,領導農民學生起義,結果失敗,陸安師範同學八十多人大部份被補殺害,只剩下五人。彭成慧因家裡開雜貨店,且有不少田地,屬資產階級,沒有參加暴動,事後他到上海升大學去了,結果考入暨南大學,和後來主編《南洋商報》》、著《文人的另一面》的新加坡作家溫梓同班,相當要好,同在一九三一年畢業暨大高等師範系。

他在讀書的時候已編譯一冊小說《同路人》,由上海民智書局出版。一九三二年經廣州返故鄉一行,然後再到上海,在培坤女子中學教授國文,一方面繼續寫作,一九三四年南下廣州,受新會女子師範學校聘,任中國文學教師。一九三七年抗戰發生,日本飛機空襲廣州一帶,乃轉到香港明德中學高中部任英文教師。一九四一年日軍侵佔香港,返家鄉居住,直到抗戰勝利回港營商,工作之餘仍不忘寫作,曾加入徐訏、李微塵所創辦的「創墾出版社」,助編《熱風半月刊》,七十年代又佐友人韋基舜辦的香港第一家彩色印刷的《天天日報》編副刊,一九六九年移家美國羅省,並在加拿大置業,一九九三年定居溫哥華,翌年八月病逝。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2 08:59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八】
其中《做人藝術》一書,用筆名 "靜遠" 刊行,內容三十四篇,卷首有曹聚仁的序,彭成慧以其多年處世經驗和獨特見解寫成這書,大可作為成功人士的參考。

至於《山城之夢》那冊散文,被列為「創懇社」叢書之一,徐訏給這書作序說︰「這裡面沒有好高騖遠的理論,也沒有以不知為知的題目,所寫的是切身小事,所憶的是親歷的生活;點點滴滴的感觸,是自己的;零零碎碎的思考,是自己的;作者無意求人與他同感,亦無心想以此博人家喝采叫好,但是在讀這些文章的人中,有聲氣相投的,自然會覺得他所說的正是自己的感覺了。」可見徐訏對他的嘉評。

其他文友有關彭成慧和楓林小館的描述亦自不少,像一九八一年七月三十日星島日報《星座》版田芝所寫的專欄〈人物篇〉,標題叫〈楓林〉,內容寫道︰「高雄今天到楓林小館去吃飯,第二天他的《經紀拉日記》就有了這個食店的幾味菜式出現。楓林小館有好幾味拿手的菜式,其中之一就是薑蔥焗蟹,彭成慧更聲稱他的山水豆腐,港九第一。沙田有過一個時期是香港本地遊客的玩樂中心,沙田墟有十多間食館,不過楓林小館是開風氣之先,算是同類型食館最先開業的一家。楓林小館之所以很快就出名,我認為高雄在「經紀拉日記」裡面時常提到,大讚食品好招呼週到,其功不少。楓林小館最初開業時,彭成慧的幾位兄弟,擔任堂倌,他們全都讀過大學,所以成慧還以此作楓林的標榜。」

按高雄筆名「小生姓高」,是當時香港最有名氣的作家,曾署名「三蘇」每天在報紙寫怪論,諷刺時事,指桑罵槐,令人噴飯。成名作是《經紀日記》,用白話文、文言文和粵語的三及弟文筆寫成,在新生晚報連載,後出版單行本。至於專欄作者田芝,原名陳畸,是彭成慧在陸安師範的同學,曾繼葉靈鳳任香港星島日報副刊《星座》主編。



高雄先生(三蘇)。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7 10:32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九】
曾任香港筆會會長的黃康顯,在他所著的舊懷集《香江風月》,也曾有一段談及楓林小館,他說︰「唸中學時才有機會去沙田旅行,坐火車才不過五角,再加上渡輪與電車費,來回才不過一塊多。至於午飯就更容易解決,那小鎮有許多小攤子,專賣沙田特產的山水豆腐,炒蜆,有時再加一塊炸蝦餅,總數不超過一塊錢。豪派一點麼? 那小鎮有多家飯店,最著名的有華國、楓林小館,楓林小館二樓尤為幽靜清雅,最著名的是蠔油牛肉,肉是老闆親自挑的,特別嫩滑,一小碟才不過一塊半。」

黃康顯寫這本書的時候是一九九七年,距離楓林小館在沙田開業已四十多年,但他仍念念不忘於楓林的名菜,可見彭成慧經營這家菜館是相當成功的。


(按︰年代久遠,記憶偶有失誤,黃康顯提到的「華國」,應為「華園飯店」。感謝網友、資深「沙田友」albert兄 更正。 )




1975年的剪報。(李大維圖)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8 03:04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十】
一九七三年四月一日,彭成慧在《古今談》雜誌所寫的〈飯店夥記心得〉一文裡幾段文字,可略窺他的寫作風格。


〈飯店夥記心得〉 ~彭成慧



從這段摘錄看來,彭成慧的文筆,刻摹入微,幽默有趣,自是寫散文的能手。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9 11:24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四回【文學家彭成慧創辦「楓林小館」之十一(完)】
至於詩,彭成慧比較少作,特錄一首〈永恆之念〉的小詩,可見他對這方面也有一手。


〈永恆之念〉  ~彭成慧


這詩作於一九五二年,是他在沙田楓林小館一個有月亮的晚上所作。

無疑地,在中國文學史上,應留給彭成慧一席地位,可惜現在文藝界方面,極少人知道他的經歷和著作,因此方寬烈先生特把所知的加以報導,作為治香港文學史的資料。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8-29 12:35 A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五回【香港文壇前輩方寬烈先生之一】
(來源︰2011-06-08 明報月刊)


方寬烈先生最近身體抱恙。當我來到他位於鰂魚涌的寓所時,他還在休息。聞知我來,他立即起身,從臥房步出。我主動迎上去與他握手,他的手冰涼。分賓主坐下,我們便開始暢談他的人生。

在近著《香港文壇往事》裡,方寬烈寫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文壇往事 - 有窮困潦倒靠賣舊書為生的詩人柳木下,有專門研究三十年代文壇軼史的陳無言,還有暗戀女校長的大學者台靜農,更有導致金庸和梁羽生動筆開始寫武俠的關鍵人物:陳公哲、羅孚等等。這些故事,若不是方寬烈用文字寫下來,或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我本以為,這些 文章方先生應是根據資料寫成。交談時才發現,原來「資料」全存在他的大腦中,隨時抽取,比電腦還好用。

方先生說話時有些氣喘,可是回憶起過去,記憶力卻好得令我吃驚。人皆言,老年後大腦對過去的記憶比時下的深刻,想是不假。他口中報出的一串串人名,令我應接不暇,抄都來不及抄。
可別忘記,方先生生於民國十四年(1925),今年已經87歲高齡。

.

[ 本帖最後由 lvcat 於 2013-9-2 07:05 PM 編輯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五回【香港文壇前輩方寬烈先生之二】

方寬烈原籍廣東潮安,方家在潮汕是名門望族,布業世家,家產殷實。然父親方養秋樂善好施,早年加入同盟會,暗中資助革命事業。

一九二零年左右的中國,軍閥林立,孫中山的「革命陣地」廣東,實際上被福建軍閥控制。孫有陳炯明在閩南的幾萬軍隊可用,遂計劃南下。但問題是,陳空有軍隊,卻無軍餉。打仗是需要消耗大量軍糧的,陳的軍隊拿不出那麼多錢購買軍糧。躊躇之際,他想起故交方養秋。方養秋知陳缺錢,二話不說送他十萬大洋。須知當時一塊大洋就能買三擔糧食,十萬是多大數目的巨款!借助方養秋的資助,陳順利打下廣東,做了廣東省主席。

方寬烈即出生於這樣的背景,其時家族已南遷香港。別看方家富有,可是父親對方寬烈自幼的教育卻是「節儉」。方寬烈說,以前的大米三元一擔,磨米的過程中有些不完整的米會從篩子裡掉下來,叫「米碎」,價錢是一元一擔,他們全家就吃這種「米碎」。當然不是吃不起,而是父親告訴他:無論完整的米還是不完整的米,吃到嘴裡都要嚼碎,吞落肚是一樣的,沒必要追求華而不實的虛榮。所以,父親去世時沒有留下金山銀山,而是留下一間衣鋪(豐昌順)和一間煤礦公司(四維煤炭公司),讓後人自己經營。至今,方寬烈都篤信一條人生格言:賺太多錢是沒有必要的,只能徒添煩惱。

父親是商人,自己亦是嶺南大學經濟系出身。那麼,方寬烈是怎麼步入文壇的呢?他說,文學是他的愛好,從很小的時候開始。

民國紳士,除了要求子女接受新式教育外,也很注重傳統文化修習。方寬烈小時候,在學校上學不算,父親還給他請了一位前清秀才教授古文。秀才潮州人,深諳四書五經。方寬烈清楚記得,秀才教他念的第一本書是《孟子》,然後是《論語》,接著是《唐詩三百首》,最後是《古文觀止》。「唐詩」並非每首都教,秀才選擇其中的二百餘首,每首都要求背誦。

「譬如白居易的《長恨歌》。」方寬烈說,「兩天就要會背。」

「兩天?怎麼可能!」

「很容易的,每一句都押韻的嘛——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七、八十年過去了,這首詩依舊銘記於心。

上學還不足以滿足方寬烈的求知欲。他願意用自己的零花錢去租小說,看的第一本即是《水滸傳》。方寬烈尤愛《水滸傳》,坦言現在改編的影視劇,無一部可看,都與原著相差甚遠。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



第五回【香港文壇前輩方寬烈先生之三】

在新文學方面,方寬烈喜朱自清、沈從文,而不喜魯迅。他覺得魯迅的文字戾氣太重,自己更偏好清雅平淡的風格。我好奇的是,方寬烈的文風並不香港。假如純粹讀他的作品,不一定知道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您是在刻意掩飾『港味』嗎?」我問。

「是的。」他說,「純粹以香港文風寫作,甚至喜歡在文章裡大量使用香港方言,這樣做會令粵語以外的人看不懂。我寫作的目的是爲了讓所有中國人讀的,純粹以粵語寫作,格局太小。」

方寬烈幾乎見證了整個二十世紀的香港文學史。在他看來,有五件事對香港文學產生重大影響:一、辛亥革命,二、五四運動,三、日本佔領香港,四、國共內戰,五、「文化大革命」。其中,「文革」的影響最大,可以說直接造成了香港文學的「斷層」。

方先生說,經歷過「文革」的香港文人都記得,那時在香港,經常能看見順著珠江南漂而來的死屍。大家嘴上不說,心裡明白:都是紅衛兵幹的「好事」,把知識分子打死拋尸。因此,很多香港文人三緘其口,不敢說話 - 北方鬧得轟轟烈烈,不知道什麼時候共產黨會攻占香港,把「文革」帶來。

但唯其是,香港文學在「恐懼」的氛圍下,反而顯出其獨一無二的價值。

「比如,」方寬烈舉例,「上世紀六十年代有一宗大案,一男一女偷渡游泳來香港,半路上男的淹死了,女的拖著男的屍體登陸。那時的報紙有刊登,是全世界著名的新聞,按理說應該有文學家寫一寫這件事。可大陸文人不敢寫,外國文人不屑寫。怎麼辦呢?想不到,香港文學史裡卻偏偏有一筆。當時《工商日報》的主編,留下一首名叫《同命鴛鴦曲》的長詩 - 這就是香港文學的貢獻。」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



第五回【香港文壇前輩方寬烈先生之四(完)】

所以,方寬烈絕對不認為香港是「文化沙漠」。在他看來,香港文學在世界華語文學當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由於方寬烈交友甚廣,老一輩文壇裡沒有他不認識的人。他是個有「收藏癖」的人,很多資料別人看過歲首就扔的,他都會很細心地保存起來。譬如日佔時期的本港出版過的文學期刊《新東亞》、《亞洲周刊》、《大眾週報》、《時事週報》等等,都是日本人用於宣傳的工具,史料價值頗高。據方寬烈說,這些刊物,世間僅存的幾冊皆藏其手,別無他處可尋。

數十年來,方先生一直致力於港澳文學研究。他收藏的港澳文學書籍數以千計,他花了幾年時間,整理出一部列有逾一千二百個書名的書目,上起辛亥,下至新世紀的二千年。如今他雖染病,但依舊筆耕不輟。好友小思約他寫關於日據時期的香港文學史,他欣然應允。

可惜,香港畢竟是個太講求眼前效益的地方。一本書再有學術價值,倘若賣不出去,還是很難出版。

離開方宅時,我站在電梯口,又掏出書包裡的《香港文壇往事》,翻到最後一頁,只見方先生寫道:「又本人費多年心血已完成的有後列幾種書:(一)台灣景物紀事詩、(二)郁達夫詩詞紀事、(三)當代題畫詩一千二百首、(四)近代文人輓聯彙編、(五)港澳舊書滄桑史、(六)中國作家筆名出處考等書,希望有機會或機緣時出版,但基於此刻人們對文學不加重視,恐怕沒法如願了。」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
       Occupy Central  讓 愛 與 和 平 With Love and Peace  佔 領 中 環 ~ ~         
~ ~ 讓 愛 與 和 平 Occupy Central 佔 領 中 環  With Love and Peace ~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30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