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1941年12月8日 日本越深圳河南下 香港保衛戰展開



12月22日 惡魔開始屠城姦殺

[隱藏]
1941年12月22日,日軍已佔領聶高遜山、中環亞畢諾道、 花園道近港督府一帶。中炸彈的地方非常多,灣仔海軍船塢一段亦中了許多炮彈。
花園道有許多樹木為炮火打斷,登山纜車車站門外中了一個大炸彈。柏油路炸成, 凹凸不平,彷彿經過地震一樣,埋在地下的自來水管也 被炸斷。
另一方面,自來水管遭敵炮毁斷,全市水源斷 絕。據公佈,廿四小時至三十六小時可能修復。但據報 日軍已佔領水塘。食水既斷,市民飽受缺水之苦。
香港酒店沒有了自來水,酒店住客已不許沐浴。而戰爭仍在北面山區蔓延。英軍雖扼守金馬倫山一帶陣地,英勇抗戰,但日軍仍源源不絕登陸,人數已達數千。
日軍是於12月22日晚上開入跑馬地區,在藍塘道一帶大肆殺掠。有住戶一家8口全部被殺光,屍體橫七豎八倒臥於地。跑馬地臨時醫院的女護士,多數傪被強姦。

金融界知名人士俞寰澄寓所隔壁曾一日被掠二次,鄰女一夕被姦三次的事件發生。淺水灣酒店和濱海的余園(富商余東旋物業),又是一片殺戮景象。
22日下午七時許,一羣日兵聲勢洶洶闖入藍塘道一 個中國政府交通部駐港官員的寓所,強拉各人到門前草 坪,以刺刀猛刺,屋內各人全遭傪殺,僅得麥佐衡一人倖免。

這次被殺害者包括有國民黨元老鄒魯的第三子鄒 越在內〔按:鄒魯次子亦在九龍塘寓所內被日軍殺害〕。抗戰時期,重慶政府許多物資都是依靠在香港採購轉運,交通部駐港部門便是專門經辦這種事務。
日軍於攻取黃泥涌峽之後,即進迫金馬倫山。當時 李樹芬醫生在養和醫院天台上觀戰,用望遠鏡可看到雙 方戰鬥情形。在山上的香港防軍,因缺乏目標,不明日 軍所在,炮彈每髙越敵人陣地而遠落於後方。

而陣地上 的日軍卻安然以待,未曾反擊。李樹芬醫生估計,他們是在待天黑後才發動最後一擊。果然日軍第二二聯隊 的一個大隊,苦戰克服加軍百多人的殊死抵抗,這天晚 上終於攻下金馬倫山。
這天日軍飛機散發了很多用中英文印製的勸降傳單,這些傳單大約7吋乘5吋大,由日軍飛機向港島撒下,但當時由於風向不準,致大部分傳單散失在大海中,只有極少數量讓市民拾到。
其中一款傳單正面除了描述一名中國軍人思索一堆白骨之外,更附有仿唐人詩半首:“可憐滇界河邊骨,猶是春閨夢堣H”〔按:這半首仿唐詩,引自唐詩中陳陶的《隴西行》,

原詩為:"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葬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堣H。“此詩大意在為一般喪身塞外的軍士鳴冤。首句描述將士的忠勇,二句紀喪亡之多。三句可憐一轉,逼出正意。
戰死將士已成無定河邊的枯骨,留守春閨的少婦,在夢媮晱H為死者仍然健在人間,並盼望他早曰歸來。〕。傳單背面寫荂G“拿有這個傳單的即不以俘虜待遇,而以建設新中國志士看待,
編入軍餉豐富的南京國民政府的正式國軍〔按:指汪精衛集團的偽軍〕,或者送其回 廣東省歸還故郷。” 此外,傳單還指出 “歸順方法” ,如果將英美將士殺了,拿茩垠n文件來投的人,
即刻遣回中國,任新中國〔按:指汪偽政權〕的重要官職。這種企圖瓦解當年香港守軍士氣的傳單,戰後由港英政府檔案處保存。
另一種傳單,內容大致是説:這場戰爭的結束可以預料得到,英軍的投降只是時間問題。現在聖誕節將到來,皇軍勸你們速作決定,立即投降,免招無謂損失。 你們不僅精疲力竭,

而且十多天來連飯也沒有好好吃過一頓。你們若非執迷不悟,便該放下武器,接受和平, 那麼聖誕前夕,你們便可吃到一頓熱騰騰的豐富晚餐。 而一切其他問題,也可從長計議。
傳單的文字相當動人,尤其是所謂 “一頓熱騰騰的 晚餐”,特別富吸引力。楊慕琦當然不會受 “一頓熱騰 騰的晚餐” 這幾個字的誘惑和影響,但是他到底必須考慮到的確無法再戰的事實。
其他在空中散發的傳單內容,主要是為日軍發動這次戰爭的行為辯護,認為日本今次的行動是為了自存自衛,建立大東亞共榮圈,驅逐狹、獏〔按:這是曰本創造的兩個新字,意指英美是獸類] 出東亞;

建立東亞新秩序;宣揚皇軍赫赫戰果等等。英文傅單則是呼籲英軍不要負隅頑抗,免招致無謂犧牲。後來事實證明,這些心理戰及宣傳攻勢,並不奏效。
日軍攻佔九龍後,香港島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繼續抗戰。事實上,香港的命運早已貝w,20,000餘名的英軍早成甕中之鱉,除了投降之外,別無其他途徑可供選擇。

但是選擇甚麼時候以及在甚麼條件之下投降,卻值得研究。對於香港市民來説,早投降一天可減少一點損失;對於大英帝國與英軍來説,多抵抗一天可以多一分光榮。
究竟應該早一天還是遲一天,這是當時香港總督楊慕琦所應作出的抉擇。




文字輯錄自 [香港淪陷]



實用相關搜尋: 酒店 英文 醫生 宣傳 香港 武器 物業

附件

激戰後之金馬倫山戰場.jpg (178.04 KB)

2015-12-22 03:14 AM

激戰後之金馬倫山戰場.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1941年12月23日 保衛港島各線守軍仍負隅頑抗

1941年12月23日晨,東旅仍在赤柱半島北面及馬坑山一帶進行反攻 ,
卻遭到日軍猛烈砲擊而被迫撤退,雖然如此,東旅仍在赤柱半島南部組成一條防線。

在港島北部禮頓山的印軍拉吉普營擊退日軍的數次進攻後,退回跑馬地西端 ,
但部分英軍密道息士營士兵仍堅守禮頓山,日軍只能以小部隊滲入。
在金馬倫防線上的守軍是香港義勇軍成員多數是英國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兵。
他們在作戰中非常沉著,而且很勇敢。戰役中,不少老將都 是戰鬥至終而自殺,決不放下武器投降,給日軍很大的打擊。
凌晨 一 時左右,日軍攻入金馬倫防線,守軍被迫退守馬己仙峽。
下午,英軍北部海岸的禮頓山防線仍然非常堅固,日軍不顧一切向跑馬地地區猛烈攻擊,
該地區被波及的平民,死傷甚眾。黃昏時分,港府在修頓球場設臨時公共食堂,
篷頭污面的飢民集合在此,引起日機的注意,以為他們是穿上野戰衣的部隊,
可憐飢民還未吃到白飯,卻先捱日軍的轟炸。



文字輯錄自 [ 香港在抗日期間 ]






附件

渣甸山的機槍座遺跡.jpg (213.16 KB)

2015-12-23 02:15 AM

渣甸山的機槍座遺跡.jpg

渣甸山山頂觀察台.jpg (154.75 KB)

2015-12-23 02:15 AM

渣甸山山頂觀察台.jpg

黃泥涌一帶戰場遺跡.jpg (157.53 KB)

2015-12-23 02:15 AM

黃泥涌一帶戰場遺跡.jpg

香港義勇軍.jpg (361.22 KB)

2015-12-23 02:15 AM

香港義勇軍.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12月23日 邱吉爾下令駐港英軍頑抗到底

12月23日凌晨,山區地帶戰事劇烈。日軍攻破金 馬倫山防線,守軍退守馬己仙峽。華里斯准將指揮的東圑,勉強還守茖狀W至春坎角一帶。幾次想反撲大潭和淺水灣,都無法衝破日軍的包圍網。
守西南方的溫尼伯榴彈兵營,費盡氣力也無法將黃泥涌峽奪回。淺水灣的英軍據點經過三天苦守,終吿陷落。
海軍船塢及岸上建築物,均遭日軍炮擊,引起大火,沉沒船舶不少。有名的百年老木船茪鶣寣A燃燒數日未熄。飛機投擲重磅炸彈次數加多,山區斜坡不斷發現火頭。

轟炸目標集中港島山地,金馬倫山頂以東,迭有日機飛往投彈。飛機大炮同時轟擊所造成的大破壞,其可怕程度,不難想像。
在天空飛越人們頭上的炮彈,其聲浪有如球房堙B地板上拋滾木質重球一般,一經抵達目的地,數秒鐘後發生爆炸,巨響如雷,塵土飛揚。
山峰上邊一所樓房,中彈多次仍然屹立,但也可見炮手發射的準確。
午後,日軍以大量部隊攻襲,英軍山區前線指揮部卒吿陷落。在南岸助守碩果僅存的小型軍艦 “ 斯雅娜 號 ”,也遭日機森炸中彈,燃燒了近十小時才沉沒。
在港島北部的海岸,23日午間,英軍仍據守禮頓山防線,日軍向跑馬地區猛烈攻擊,傷亡甚重。跑馬地防空洞前面就是巷戰的前線,洞外不遠的馬路上,機關槍子彈橫飛,巷戰在附近激烈的進行

住在防空洞堶情A 時常需回家煮飯的女傭,給子彈打中流茼憭S折返防空洞。在洞堸絮R賣的小販大為減少,住在防空洞堶悸 人沒有誰敢再出來。
義勇軍炮兵第一及第二營(二者以洋人居多),在赤柱村迎戰,幾乎全部死在日軍炮彈下。入夜槍聲緊密,日軍又進攻史塔士道及跑馬地。英軍退守摩理臣山道隘口,與已佔領黃泥涌之敵相持,並轉入混亂巷戰狀態。
就在這一天,英國首相邱吉爾拍電報向正防衛香港 的港督楊慕琦發出如下命令:
我們接到日軍登陸香港的消息,表示極為關注。在這堙A我們沒 法知道日軍登陸的實力和你們防守軍的實力。不過,無論如何,你們也不能考慮投降。你們必須在島上和敵人寸土必爭,奮勇頑抗到底!
一股日軍不久在黃泥涌峽發現了水塘,日軍欣喜若 狂,這個水塘是當時供應香港島生活用水的唯一水源, 佔領了它等於切斷了香港島的生命線。

在繼續搜索時, 日軍捕獲了幾名正在悄悄修復殘存供水設備的中國工人,即將其供水設備力口以破壞。港島市區內食水來源斷絕,港英當局固守的決心,開始動搖。
根據日人服部卓四郎撰寫的《大東亞戰爭全史》第二章《中國方面的作戰》第一節〈香港攻略作戰〉的文章中記述:
在曰軍佔領的黃泥涌山峽發現水塘,即將其供水設備加以破壞。 香港全部水源斷絕,這是英軍投降的直接動機。另在敵戰死者屍體中, 搜得香港島內軍事配備圖,關於全島的軍事設施,

尤其是秘密設在山峽 中的火力防禦點,一目了然。立即通知攻城重炮兵加以攻擊,逐個摧毁各個防禦要點,使地面進攻的日軍步兵向縱深方向的發展相當順利。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 本帖最後由 ngchiyiu 於 2015-12-24 12:15 AM 編輯 ]




附件

18 Days of Dec 1941.jpg (224.51 KB)

2015-12-23 11:39 PM

18 Days of Dec 1941.jpg

日軍在銅鑼灣區橫行1941.jpg (272.14 KB)

2015-12-23 11:56 PM

日軍在銅鑼灣區橫行1941.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12月24日 港島攻防戰事已近尾聲

港島作戰這時已進入第六天,已是耶穌聖誕節前夕,潛伏在香港島內的日軍 “ 第五縱隊 ”,發現不少地方有英軍在組谶舞會以示慶祝,
因而日軍的炮兵隊於廿四日夜間徹底對香港進行擾亂性的射擊。
12月24日,日軍攻佔班納山,英軍已成強弩之末。 日軍一鼓作氣攻破禮頓山防線,守軍退守摩理臣山道, 巷戰進行得很激烈。

這一邊放了一排子彈,跟茖疑鉹] 回了一排,幾乎全部是機關槍。步槍聲是聽不到的,擲 彈筒的聲音、小鋼炮的聲音,一會兒在柏油馬路上駛過 聲音很響的坦克,
也在跑馬地黃泥涌道對茪s村道的防 空洞附近出現。這許多種類的炮彈、子彈都在離洞口不 遠的地方飛舞,隔一條馬路的對面就是巷戰的戰場。
一個在半山洞口的避難者,不經意的抽了一枝煙, 立刻引起一陣密集的機關槍向那個洞口掃射,由於來不及逃避,有幾個人中了彈。
在禮頓道附近一帶,東邊波斯富街的利舞台戲院及 蘭亭是日軍陣地,西邊摩理山道的崇正會館是英軍陣 地,巷戰也很激烈。

灣仔道尾那間雲石店對蚨a生祥辦 館的地方也堆滿沙包,駐有兩個印度兵架蚞鷖鷅j向天樂里方面射擊。天樂里、摩理臣山道交界處的樓房上面 也伏有英軍,
用機關槍向蘭亭方向射擊。禮頓道保良局 堶悼蝟]有英軍機槍陣地,現在伊莉莎白體育館附近一 帶,英軍在撤退時還佈下地雷。
這天上午,日軍佔領了跑馬地,全力進攻市區,戰爭在灣仔道、活道交界隨進行。有人目擊幾個日本兵怎樣奪取了銅鑼灣避風塘旁邊(今維多利亞公園附近) 的機關槍陣地。

日軍接近那機關槍陣地就分散開來,手髙舉手榴彈作衝鋒狀,駐守機關槍陣地的加拿大兵慌忙丢下武器,往後逃跑。
在跑馬地接近利舞台戲院附近的空地上,突然出現了1名日本兵,正從那婺g過的2名印度兵和1名加拿大兵,驚惶失措地丢下了手堛漯Z器,日兵舉起步槍威脅他們,

把他們迫退到路旁一株樹下,要他們跪下來,然後從容地拉開板機,一槍一個地結束了他們
日兵一隊越過布洛活道,衝上山坡,守軍沉蚗鳥唌A射殺多人,敵人退去。不久又再發動攻勢,守軍再迎頭痛擊,敵又退去。如是者攻擊無數次,都被守軍奮勇擊退。

但經不起日軍波浪式進攻,終吿失守。入夜, 日軍炮轟維多利亞兵營和海軍船塢,引起大火。南岸的日軍,當晚亦攻破赤柱村外的英軍防線。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附件

NP 24 Dec 1941.jpg (154.1 KB)

2015-12-24 12:45 AM

NP 24 Dec 1941.jpg

At the peak 1941.jpg (178.13 KB)

2015-12-24 12:45 AM

At the peak 1941.jpg

Central 1941.jpg (277.52 KB)

2015-12-24 12:45 AM

Central  1941.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水源被截斷成為英軍致命傷

[隱藏]
12月24日下午日機大炸全港,西環區落彈尤多,沿海旁 一帶倉庫起火,入夜仍在燃燒。
港島戰火最激烈的,是淺水灣和七姊妹,日軍分作前後夾擊,用大炮掩護灘頭登陸,然後打算會師灣仔。
是以當其西進,英軍死守波斯富街一帶陣地,附近樓宇無不彈痕繫景。  
這天出版的英文《南華早報》報導戰事消息時指出,香港保衛戰潰敗如此快速,
一般推論主要是由於水源被截斷,因而軍心渙散。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實用相關搜尋: 英文 香港

附件

日機大炸港島.jpg (146.98 KB)

2015-12-24 03:04 AM

日機大炸港島.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十八日香港保衛戰在無條件投降書簽署後落幕

12月25日,英軍主陣地倉庫山、敎主山、赤柱山等多處陷落。日軍步步緊逼進佔灣仔峽,英軍禁止東區居民進入中環。
港督楊慕琦和馬爾比少將分別向守軍發表聖誕文吿,勉勵他們奮戰到底,但日軍已楔入摩理臣山防線向灣仔區推進。
酒井隆認為港島指日可下,乃派遣兩個被俘的英人,包括立法局議員簫爾德( A.L.Shields )九龍船塢負責人英軍退伍軍官馬納士,手執白旗,

從北角集中營前往海軍船塢要塞司令部,遊説守軍投降。馬爾比少將不為所動。隔海的日軍也通過播音,向英軍祝賀聖誕,但提出警吿説,二十四小時內如果不投降,就會玉石俱焚。
25日的《華僑日報》,報導港島形勢已趨好轉,中環和東區交通已經恢復,同時在銅鑼灣一帶的敵人也多半被殲。照報紙報導的形勢看來,香港局勢似乎確已好轉。

就在這一天的早上,當報紙送到跑馬地防空洞之 際,大批日本兵已經在跑馬地區出現。
當日正午,日軍恢復猛烈炮轟。下午一時,英軍在
灣仔柯布連道佈防,企圖阻遏向金鐘道海軍船塢推進的日軍。
下午二時三十分,日軍進佔巴里士山與馬己仙 峽。日軍的先頭部隊迫近花園道英軍總部。
當日軍迫近灣仔區之際,居民亂作一團地從店房中 逃出,到處呼叫聲夾雜茪擳x的槍炮聲。這慌亂的人羣避過了進攻的炮彈,卻避不過英守軍在街頭架設機關槍陣地射擊的槍彈。

守軍缺乏作戰經驗,神經太過緊張,在黑夜中無法分清敵我,見有黑影幌動即開槍。這些企圖避過戰火的香港居民,就這樣糊婼k塗地犠牲在守軍的槍彈之下!
港島英守軍經過十多天毫無休止的作戰,退守港島 之後,前線的英印軍、義勇軍就沒有換過防,沒有過休息的機會。援軍斷絕,希望也斷絕。

至23日,重要水 塘已淪入日軍之手,市區用水只敷一天之用。馬己仙峽和港島北岸的陣地已瓦解,存糧漸少,電流供應斷絕, 彈藥奇缺,機動大炮只剩八門,戰士們疲憊不堪。
港督楊慕琦根據英美在東南亞連連失利,與上海、天津等地 已失去了聯繫,香港已成為無援的孤島等情況,感到失敗已成定局,終於決定投降。
日軍第二二八聯隊工兵隊長若林東一中尉率領的敢死隊,在港島北角七姊妹區泅水登陸後,繞道到黃泥涌水塘去,在英軍陣地的後方,進攻爆破。破壞了道路, 炸毁了接濟軍火的英軍車輛。

英軍在後援不繼的情況下,才向日軍投降。若林東一當時被日軍捧成英雄,曾頒了兩次獎狀給他,並在城門水塘及黃泥涌入口處豎立 “ 紀功牌 ” ,認為他是戰爭中的決勝者。
這個攻佔香港島的小頭目,後來終於在日軍入侵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戰鬥中喪了命。
12月25日下午二時,港督楊慕琦向英國殖民地部拍電報吿,謂已進入巷戰階段。下午三時,馬爾比少將向港督報吿,英軍已無法維持有效的抵抗。港英當局各髙官經過會商,一致認為必須停火。

四時之前,各單位收到停火的通令,給殖民地部的電報也同時送出。一方面派出英軍中校 2人、少校 1人為軍使,舉起白旗驅車找到了三十八師圑司令部,見到了該師團參謀長阿部芳光大佐,
日方要求總督與守軍司令於當日下午六時前來具體商談。
下午五時五十分,據守在香港島西部第二道防線的英軍,掛起了白旗,紛紛從坑道、地堡、地下指揮部舉蚋糷漼咻V日軍指定的集合地點。

六時二十分,楊慕琦與馬爾比少將到達三十八師圑司令部,向阿部芳光表示願意無條件投降。阿部將這一情況,以電話向東京大本營作了報吿。
二十三軍的報道參謀多田督知少佐跟茬郎P楊慕琦、馬爾比駕茪p艇渡海,逕趨半島酒店三樓日軍司令部,在蠟燭光下簽署了無條件投降書。
下午七時三十分,駐港英軍三軍總司令正式下令停戰,放下武器的英軍有9,000多人。
12月25日晚上九時四十五分,日軍大本營發佈了攻佔香港的消息。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 本帖最後由 ngchiyiu 於 2015-12-25 04:49 AM 編輯 ]






附件

Japaness at Peninsula Hotel.jpg (130.45 KB)

2015-12-25 04:11 AM

Japaness at  Peninsula Hotel.jpg

大批英國守軍被俘.jpg (284.16 KB)

2015-12-25 04:11 AM

大批英國守軍被俘.jpg

外國商人被押解集中營.jpg (221.78 KB)

2015-12-25 04:11 AM

外國商人被押解集中營.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楊慕琦請求日軍保護婦孺

1941年12月25日,日軍參謀多田督知少佐跟茬郎P楊慕琦、馬爾比少將駕茪p艇渡海,逕趨半島酒店三樓日軍司令部,
在蠟燭光下簽署了無條件投降書。下午七時三十分,駐港英軍三軍總司令正式下令停戰,放下武器的英軍有9,000多人。
楊慕琦簽了降書之後,即行解下軍刀,脱下那高而帶結的帽,算是解除了武裝。他敬領了勝利者的逆來順受的問話。

據日本人主辦的《香港日報》披露,楊慕琦答稱願投降,停戰令已下,全軍都願放下武器。日軍司令酒井隆表示接受投降,時間是晚上七時五十分。
香港當時最髙的建築物吿羅士打大廈的屋頂上,豎起了白色的降旗,同時豎起白旗的有匯豐銀行及其他英商行。
楊慕琦是一個 “ 愛民如子 ” 的好官,投降時,日軍 司令官酒井隆問他有何要求,他只説一句 “ 請閣下保護香港婦孺! ”

當下酒井隆亦為之感動,馬上起立拔刀宣誓:“ 請閣下相信日本皇軍的武士道精神! ”
楊慕琦臨難不苟,九龍失陷後,本來他有機會逃出香港,但他自己寧願留下來主持投降,使香港軍民免受日軍刁難,
卻叫其他港府高官如麥道高等隨同中國駐港的陳策將軍,乘快艇逃出香港。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附件

Surrender at Peninsula Hotel.jpg (251.97 KB)

2015-12-25 04:35 AM

Surrender at Peninsula Hotel.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1941年12月25日 中華民國海軍中將陳策中將由香港突圍到惠州

陳策,KBE(1893年-1949年8月31日),字籌碩,廣東(今屬海南)文昌人,
中華民國海軍中將,國民黨海軍中廣東艦隊的名將。
曾協助孫中山在廣州對抗陳炯明,抗戰時負傷截斷一腿,有「獨腳將軍」之稱。
1939年陳策到香港,出任國民政府駐港全權聯絡代表兼中國國民黨港澳總支部總書記。
陳利用他在香港的各種關係,統籌在香港進行的抗日工作;包括建立地下抗日力量,
使用各種合法及非法手段組織運送物資到中國後方,與及和英國政府聯繫軍事。
英國政府曾透過陳策,商討萬一日軍進攻香港,中國軍隊加以援手的可能。
日軍攻陷香港時,陳策帶領數十名英軍成功突圍,獲英皇頒授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
事件發生在1941 年 12 月 , 日軍三個師團對香港發起猛烈進攻。十八天浴血奮戰 之後 ,

香港斷水斷電 , 處於生死存亡 的關頭。 25 日下午 , 港督楊慕琦決定投降 , 便通過電話告知陳策。
陳策將軍的反應 , 表現出與英國人截然不同的中 國傳統觀念 : [ 我是中國人 , 決不會向日本鬼投降 !

本人決計突圍 , 貴方如有人願意相從 , 請即到亞細亞行來 ] !
於是 , 楊慕琦將英軍尚在掌握的第二魚雷艇中隊 (The 2nd MTB Flotilla) 交給陳策指揮 ,
一批英軍軍官隨同突圍。此時 , 日軍巳佔領了香港的主要街道。
下午 , 參加突圍的人員聚集亞細 亞行。中方除陳策將軍外 , 還有他 的副官徐亨 (Henry Heng Hsu) 、

聯 絡官楊全 (Yeung Chuen 也是陳策的保鏢 ) 等 ;
英方有皇家空軍的奧斯福德 (Max Oxford) 、軍事情報官高靈 中校 (Arthur Goring) 、

印度警察總監羅辦臣 (Bill Robinson) 、麥克米蘭上校 (Peter MacMillan) 和格斯特上校 (Reggie Guest) 15時45分 ,
最後兩位英方突圍人員 , 情報官麥克道格爾 (David. M. MacDougall  戰後首任代理港督 ) 和羅斯 (Edwin Ross) ,
駕駛一輛別克車前來會合 , 車就停泊在娛樂戲院前。
身著中國海軍中將制服的陳策 , 作為中英雙方總指揮 (The Chinese-British Commander-In-Chief) , 鎮定地下令 : 開始突圍 !
徐亨駕駛著一輛老式奧斯汀衝上街道。中途 , 他們幾次被日本士兵攔截 , 都僥倖脫險。同行的人回憶說 , 陳策將軍顯得鎮定自若。

16時15分 , 一行人到達香港仔海軍基地 (Aberdeen Naval Base) , 與突圍行動英方最高指揮官、
基地長官孟地高中校 (Hugh M Montague) 會合。可是 , 第二魚雷 艇中隊在此之前已奉命離開基地 , 在鴨脷洲島南部海域隱蔽 ,
基地僅有的一 艘公務艇矢車菊號 ( Cornflower's motor boat) 又沒有電池和燃料。匆忙中 ,他們從一家商號搞來汽油。16時 45 分 ,

矢車菊號發動 , 離開基地。矢車菊號剛剛衝出碼頭 , 便被日軍發現 , 遭到炮火猛烈攻擊。船的發動機被打壞 , 船艙被擊穿進水 ,
多人中彈 , 兩位突圍人員不幸犧牲。陳策將軍手腕中彈 , 血流不止。他們只好棄船 , 油水游向鴨脷洲島。
在鴨脷洲西岸登陸後 , 他們分組沿海岸線尋找魚雷艇隊 , 陳策將軍則因失血過多 , 留下隱蔽。

搜索組終於在夜半找到了焦急等待的魚雷艇隊 , 並返回找到了隱藏在一塊石碑後面、
昏昏入睡的陳策。一名英國士兵喚醒了他 , 向他致意 : [ 聖誕快樂 , 將軍 ! ]
21時30分 , 由 MTB-07 、 09 、 10 、 11 、 27 號五艘魚雷艇 , 五十餘名官兵組成的艇隊 , 在陳策的指揮下 ,

全速駛向廣東大鵬灣 , 凌晨 1 時 30分安全登上中國大陸 , 受到遊擊隊梁永元隊長的盛情接應。
這真是一個令人驚險難忘的聖誕之夜 ! 英軍歸國途中 , 香港勝利大突圍的消息已傳遍英倫。
為表彰陳策將軍的無畏精神以及他在香港戰役中的貢獻 , 英國議會通過決議 ,
授予陳策將軍大英帝國爵士爵位 (Knight of the British Empire) ,
授予徐亨副官皇家騎士稱號 (Officer of the Order)。




附件

陳策中將由香港突圍.jpg (165.11 KB)

2015-12-25 04:44 AM

陳策中將由香港突圍.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有史以來最黑暗的聖誕節

12月25日這天適逢耶穌聖誕,應是英國人最興高釆烈的一 天,然而1941年的這一天卻是香港太平山頂上的米字旗落地的一天!
英日軍隊共交戰了十八天,其間既沒有 出現 “ 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 ” 的浴血苦戰,更沒有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的激戰硬仗,香港就這樣陷落了。
這天正式停火,全港150萬軍民於“和平”聲中, 同度聖誕。各人家堛滷萺\,絕大多數既無火雞,也沒 有甜酸布甸,“ 平安夜 ”的歌聲只是回憶。

這一年的聖 誕節沒有聖誕樹,沒有聖誕咭,沒有聖誕老人,沒有歡笑。
夜色幽黯無光,武士道叩茬o個和平都市的大門, 敎堂鐘聲像啜泣,十分淒涼,可説是香港有史以來最黑暗的聖誕節!
這天晚上全港漆黑,只有九龍旺角油庫還閃耀蚇U燒茠漱鶩],似乎表示這世界未全被黑暗所籠罩。
停戰後第一天,第一次見有汽艇航行海中,機關槍的掃射聲,打破沉寂的氣氛,可能停戰的命令還未普遍傳達。百年老大木船在海面繼續燃燒,島上仍然煙霧籠罩。

大批日軍,紛紛乘船開往香港島。船隻大小不一 ? 式樣複雜,實前所未見。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聖士提反書院屠殺慘案

[隱藏]
東旅方面,旅長華里士根據莫德庇25日凌晨「hold on to the last」的電令,繼續抵抗。
根據日軍紀錄,第230聯隊第2中隊靠近聖士提反書院主樓時,深恐其為防禦據點,如臨大敵,不知其為英軍醫院。
凌晨4時,屢屢受創的第2中隊進入院內大肆屠殺,最少60人被害,包括56名負傷臥床的英軍及加拿大軍人,部分醫護及學校職工都被刺刀殺死。英軍早上曾嘗試反攻,但被擊退。
晚上8時,華里士不相信英軍軍使傳來的投降消息,直至26日凌晨 1 時30分,華里士副官攜同米杜息士營營長簽署的手令回來,他才信服,但已不及下令摧毀赤柱砲台。

凌晨2時30分,華里士下令東旅停火投降,成為最後投降的部隊。香港主要戰事至此告終。
加拿大陸軍隨軍牧師巴萊特親眼見到 5 個日本兵用 刺刀把在床上的15名傷兵刺死。

日軍將郎些還能走動的病人以及醫院中的職員,一起趕進一間儲物室,這些人本來都是應該受到戰俘或受保護的待遇的。
為了紀念這一批為保衛香港殉難的英兵,港英當局 戰後特在赤柱聖士提反灣附近闢建一個軍人墳場,這個墳場是安葬當年在赤柱遇難的軍人。





文字輯錄自 [ 香港淪陷 ]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附件

赤柱聖士提反灣軍人墳場.jpg (254.61 KB)

2015-12-25 02:20 PM

赤柱聖士提反灣軍人墳場.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剪報

二戰淪陷 赤柱集中營生還者重聚

蘋果日報2015年12月25日報導

香港淪陷期間,約3000名居港外國人被關進赤柱集中營,受盡飢餓折磨。當年在集中營長大的小孩,如今已屆暮年。他們本月初在香港聚首,重踏赤柱軍人墳場的草地,勾起囚牢中的童年回憶。
「媽說我第一口固體食物,是發霉蛋粉(egg powder)!」「我出生頭半年,一滴奶也沒喝過,不知我怎樣活過來!」赤柱集中營在1941年初拘禁外國人,至1945年8月重光後關閉,期間52名小孩在營裡出生,當中10人本月初與其他營中生還者和家人來港。
Rosemary Mitchell在營裡出生,其父母是營中結婚的首對新人,母親從營友借來婚紗,在聖士提反書院小教堂行禮。祖母在Rosemary出生之前,已因營養不良死在營裡,「她知道將會有個孫兒,但沒機會看著我出生」。她今趟帶了小紅花到赤柱軍人墳場拜祭祖母,隨後到西灣軍人墳場,拜祭在香港保衛戰中戰死的姨丈。她希望世人不要遺忘上一代在二戰所受的苦難,「營裡營外的人都生活困苦,我們應慶幸日軍最終沒有勝利,同時保存這段歷史,讓下一代學習」。
入營時五歲的Gill Wooley,對營裡點滴歷歷在目,所有小孩都學習向日軍守衛鞠躬,「你必須這樣做,有些女士偶然沒有鞠躬,就換來一記耳光」。她還記得每天膳食只有粥和「樣子很難看」的蔬菜,營中小孩都很頑皮,常在赤柱墳場玩捉謎藏。她每天都在聖士提反書院上數學和法文堂,由本身是教師的營友講課,「我們有書本和鉛筆,但缺乏紙張。即使沒有玩具、鞋子和新衫,我們當時都不知道童年欠缺了甚麼」。
聖保羅書院前副校長Geoffrey Emerson專門研究香港二戰歷史,今次他穿針引線,安排營友與家人組團來港,一共35人。三年前他辦過同類活動,當時只有25人。他解釋,越來越多營友的後代希望了解二戰歷史,有些團友更是三代同堂,「很多人希望知道父母遇上日軍和在集中營的遭遇,這段家族歷史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實用相關搜尋: 結婚 食物 香港 學習

附件

二戰淪陷 赤柱集中營生還者重聚2015.jpg (148.68 KB)

2015-12-26 01:43 AM

二戰淪陷 赤柱集中營生還者重聚2015.jpg

二戰淪陷 赤柱集中營生還者重聚2015A.jpg (362.95 KB)

2015-12-26 01:43 AM

二戰淪陷 赤柱集中營生還者重聚2015A.jpg

當年今日
踏出香港 放眼世界
溫故知新 目光要放遠 D
http://www.uwants.com/forumdisplay.php?fid=1046
http://www.uwants.com

回覆 引用 TOP

向当年為香港捐軀的英軍及加拿大軍致以崇高敬禮!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伸延閱讀
 2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