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百合短篇小說集 - 已完结



星寒與我 (蝶兒篇)

[隱藏]

「……枉吐情絲織恨繭,傷心難認舊釵環,葬花詞,化作灰飛散,獨有盟心句,此際尚呢喃……」台上人哀聲切切,台下人如痴似醉。





「賈寶玉」確是名不虛傳,但這些人都錯了,居然只懂讚賞宋星寒演的痴情書生。事實上,她最愛演的卻是那舞刀弄槍,英姿颯颯的小武。





那一年,她十八歲,來到我們這小小的落鄉班當小武。





那時候的戲班沒有劇本,只有開戲師爺寫的「提綱戲」,寫上很簡單的劇情人物道具布景



及鑼鼓點,讓各大小主角配角臨場發揮。





她很用功,不單是自己的對白做手,就連一整個戲班的「提綱簿」及各個角色的對白說



詞,她都背得滾瓜爛熟。從早到晚,不是在跳大架,就是在吊嗓子。





我每天也為她準備一個蘋果,一方手帕。





星寒不計較,肯吃虧,別人讓她揹包袱、搬箱子、修理小首飾什麼的,她都沒說半句不,



每天吃啞巴虧吃得不亦樂乎。





我要讓別人知道,她身邊有我,沒有人可以混水摸魚。





----可以欺負她的,只有我一個。





那夜,我騙她說有鬼,讓她住在我的房間裡。第二天,她便順理成章成了「我的星寒」。





我要她往東,她絕不往西。別人再要欺負她,連門兒也沒有。





我們一起練功,一起吃飯,一起演出,一起睡覺,幾乎是無時無刻地廝守在一起。





當然也有看不過眼,輕嘲揶揄的人,我們都不去理會。





現在想起來,這段日子,竟是我這生人最快樂,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散班後,星寒回廣洲,我回海防。





我重遇了在獅山認識的關志剛,他是豪門貴子,不惜人力物力,扶植我成





矚目新星,更為我把星寒從廣州聘來,當我的拍檔。





我和星寒在台上做著生旦對手戲,當她情深款款,牽著我的手山盟海誓時,我也不禁被弄



迷糊了,彷彷彿彿間,眼前人竟成了我生死相許的愛侶。





觀眾掌聲雷動著。





但在台下,我們卻明顯的生份了。





後來,星寒不理我的反對,執意要回廣州發展。





我傷心得要死,志剛卻在這時候向我求婚了。





志剛絕對是個好歸宿,我知道自己不應錯過。





但我心裡住的是誰,我很清楚。





我咬著牙答應了他,卻讓他給我一年的時間,我有未完的心願。





我隻身去廣州找星寒。





經過不斷的奮鬥,我終於憑著自己的實力,成為星寒的正印。





台上台下,我們形影不離,成了多少人羨慕和嫉妒的對象。





我和她的緣份,卻已走到盡頭。





我跟星寒提分手,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星寒已哭不出眼淚來。





我回到海防,馬上和志剛成婚。





聽說,星寒離了廣州,到澳門發展。





我和以前戲班的人事都斷絕了,一門心思都放在關家,侍奉翁姑,相夫教子。我為志剛生



了三兒二女。





每隔兩年,我會去偷看星寒的演出,故意坐到遠遠的後座去。





「……相見亦難,抱恨漫漫,情未了,嗟瘦骨漸覺姍姍,悲隔斷,咫尺與霧間


……」



小女兒搖搖我的手臂:「媽媽,散場了,我們回去吧!」





我依依地回頭看看那舞台,隨著女兒離去……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星寒與我 (曉晴篇)

星寒與我 (曉晴篇)



一連串的鑼鼓響起,然後,宋星寒開腔了:「哀我大明……」

幸好,趕得及開場。



今天,像往日一樣,剛到黃昏,我便打扮整齊,坐在大廳裡等大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哥卻始終未見。我心裡很著急,因為今晚是班期最後一晚,下一次開戲便是一個月之後。



星寒的戲,我一點也不想錯過。



我心裡是想讓溫管家送我到戲院去,但轉念一想,便不想讓她為難了。大哥的脾氣我很清楚,如果溫管家讓我去,被罵一頓是少不了的,說不定還會把她炒掉。



我只好乖乖地等大哥回來,儘量表現自然一點,免得大家心裡也不好受。



「曉晴,對不起,大哥遲到了,都是這班飯桶幹的好事。」我聽到大哥氣沖沖的跑進來。然後,他走過來扶起我,擁著我的肩,挽著我的手,小心奕奕地把我送進車子裡去。



車路上交通也不順暢,我聽到大哥又在痛罵手下人。要大家為我的事挨罵,我很過意不去。



幸好,我們終於也趕到了,剛在包廂坐下,星寒便出場了,我聽到身邊的大哥輕吁了一口氣。



「大哥,謝謝你。」我輕輕說。



大哥摸了我的頭一下,沒有說話。



我也專心靜聽星寒的表現。



今晚演的劇目是「大明忠義傳」,星寒扮演的一位愛國儒將,為國拋家忘身。她的聲音進入我的耳朵,或是壯懷激烈,或是悲訴低迴,我的心情也隨之起伏。



雖然這齣戲我已聽了三晚,但仍覺得遠遠不夠。



場景,道具,她的扮相、造手,一點一滴地在我腦海中慢慢成形。



可惜我的想像力不好,只能借助小時候陪媽媽看大戲時模糊的印象,粗淺地勾劃出一些輪廓。



    ----是的,一切只能憑想像,因為我看不見。



十三歲那年,一場車禍令我失去了父母和眼睛。



只剩下大哥和我相依為命。大哥是個很硬朗的人,他一個人撐起偌大的家業,還不忘對我悉心照料。



我很敬佩他,感激他,為了不讓他為我操心,我也儘量活得快樂一點。



說老實話,我的日子活得有點兒漫無目的。



直至那次,表姐強拉我去戲院,欣賞星寒的演出。



她的聲音,溫潤清朗,使我的心一下子便充滿了喜悅和感動。



連在睡夢中,也彷彿在我耳邊低迴。



平生第一次,我開口央求大哥。



以後的日子,不管多忙,大哥也親送我到戲院去,並為我保留了最好的位置。



本來,我已經十分滿足了,誰想到老天還給我更多。



    ----星寒為了家人定居澳門的事,想大哥幫忙,請我當介紹人。



我當然是毫不猶疑地答應下來。



因著小意外,給星寒發現了我原來是個瞎子。



她很驚訝,聲音裡卻滿是溫柔:「你很堅強很勇敢,我很高興可以成為你的朋友。」



及後,當她知道我的身體不好,需要長期接受治療時,更緊緊握著我的手:「我會在你身邊,一直支持你!」



百忙的她,總會抽出時間來陪我散散步、吃吃水果,說些戲班裡的趣事。



坦白說,我已覺得此生無憾了。



----醫生說,我的日子不多了,就讓我好好珍惜和她一起的日子吧!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8-1-19 09:2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女王

我是一隻貓。





在旁人眼中,我是一隻尋常不過的野貓女,但在我的忠僕心裡,我是她的女王。



所以我的名字,就叫「女王」。





----三年前,這個叫鳴的傢伙來到「毛孩領養中心」應徵,給本女王選中了,把我領回家,發誓終身效忠於我。





鳴二十五歲,五呎十吋高,一百二十多磅,短髮方臉,本女王第一次看見她,還以為是「他」。





鳴的家人都在加拿大,她獨自回香港發展,衣食住行,全靠自己一個人張羅。





她是一個稱職的僕人,除了上班和健身,她把時間都留在家裡侍奉本女王。





她沒有什麼朋友,電話裡的聯絡人,來來去去就是那麼三、兩個。





本女王盡力做個稱職的主人。





----故意搗亂,讓她忙得團團亂轉,使她不致太過空閒,胡思亂想。





本女王知道,她很需要我。





----她怕黑、怕鬼、怕甲甴,總要本女王陪在枕邊,才能安睡。





但最近,即使本女王整夜伴在她身旁,她還是輾轉反側。





以本女王的聰明才智,很快便知道了原因。





----她談戀愛了。





對方,還是個女的。





本女王是個胸襟廣闊的智者,並不反對同性相戀,我只擔心這呆木頭給人騙了。





我命令她把對象帶回來給我過目。





這天,她把人帶回家。





「女王----」那女子畢恭畢敬地在我跟前跪下,牽起我的手親吻:「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我很失望。





這女子一點也不漂亮,年紀也比鳴大上好多,跟她一點也不匹配。





----不是我賣花讚花香,我的僕人除了有點呆相,稱得上年輕有為,品性馴良,什麼人不好



找,卻找上這樣的一個老女人?





本女王故意對她不瞅不睬。


那老女人居然膽敢伸手抱我。



本女王毫不客氣地賞她一抓,誰知,她反應快,沒抓著。



鳴卻生氣得把本女王關進書房。



本女王在書房抓了半天門,鳴居然也不管我,只管與那老女人在外面溫存。





本女王把怒氣都發洩在那無辜的辦公椅上。



本女王不愧是個智者,知道發脾氣無補於事,終於,我靜下心來,偷聽她們說話。





「……女王好像不太喜歡我……」老女人的聲音響起。





「她只是一時不習慣陌生人,以後你跟她混熟了,便知道她有多黏人了!」


「也許,她是嫌棄我年紀比你大上這許多……」

「說什麼傻話呢?你是我的中學老師,我自中一已開始暗戀你。」





「你年紀輕,認識人少,迷迷糊糊才自以為戀上了,其實……」





「你這樣說,對我太不公平了。」鳴的聲音帶著激動:「這十多年來,我堅持每兩個月給你寫



一封信。你結婚了,我在一旁祝福你。你回香港,我也回香港。好不容易等到你離婚了,我才



敢向你表白----你在我心中,地位無人可以取代!」





本女王感動得熱淚盈眶----真真想不到,這獃獃呆僕人,居然是個滿分的痴情種。





「以後,你、我、女王,三個相親相愛。」鳴溫柔地說:「將來的日子,一定會十分幸福美滿!」





「喵!」本女王特准僕人的請求。





----喂!還不快去準備豐富的晚餐,好好慶祝一下……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月下奇逢(1)


今天,江秋帆來到這鄉間小鎮,好好靜養身體。

小鎮雖小,但環境幽靜雅緻,秋帆一看便喜歡。
這裡的花園與鄰居花園相連接,隔著籬笆,可以看到那漫天的海棠花。在明月映照下,彷若蓬萊仙境。
那撩人的琴聲更儼如天籟。
秋帆自幼擅琴愛花,自視頗高,但與芳鄰相較,便不由不衷心佩服。
所謂「千金易得,知音難求」,秋帆一時技癢,也就吹笛和應。
琴音笛聲糾纏在一起,說不出的綺麗纏綿。
一曲既罷,秋帆如痴似醉地攀上籬笆,渴想與芳鄰見面。
只見一窈窕背影,素衣勝雪,黑髮如瀑,在花海的掩映下,彷若花神降世。
秋帆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
秋帆很努力地轉換著位置,希望可以一睹那女子芳容。
可惜,直至女子步入綉閣,秋帆也未能見她一面。
秋帆不肯死心,一直佇候至半夜,才依依不捨地回房休息。
躺在床上,秋帆輾轉反側,不能成寐。
秋帆腦海裡不絕浮現著那雪衣翩翩,心裡半嗔半喜半驚半疑。
----秋帆不是三歲小兒,知道自己是動情了。雖然,連她自己也不能置信,身為女子,她居然
會這麼輕易便愛上這位連一面之緣也說不上的釵裙。
對,秋帆是「她」,不是「他」。
----爹爹膝下無兒,爺爺迫他納妾,為了不想委屈母親,唯有向外假稱秋帆是位兒郎。
秋帆跟自己說,一定要想辦法與那芳鄰碰上一面。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秋帆便早早起床,把自己打扮整齊,一心想著去會佳人。
她帶著書僮來到隔鄰,卻驚見大門前掛著兩頂白燈籠,明顯是正辦著喪事。
秋帆驚疑不已,連忙詢問守門家丁:「這位大哥,請問貴府誰人辭世了?」
「就是我家小姐。」家丁說。
「請問府上有多少位小姐?」
「只有一位素媚小姐。」
猶如五雷轟頂,秋帆只覺心頭猛然一痛,「嘩」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人便昏了過去。
當秋帆悠悠轉醒,一想起佳人死訊,淚水便滾滾落下。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秋帆已是深陷情網。想不到天妒紅顏,兩人竟是未曾相見已相隔陰
陽。
「江公子,你與我家姑娘冒昧生平,又何需為她離世而這般傷心呢?」身畔一名婢女打扮的美
貌少女問。
「你是……」
「我是巧兒,是我家素媚姑娘的貼身丫環。」

「巧兒姐----」秋帆抓緊巧兒手臂:「你家姑娘昨夜還與我琴笛相和,何故會忽然夭亡呢
?」

「唉!人都死了,怎麼死的又有什麼關係呢?」巧兒掙開秋帆。

「巧兒姐,如果素媚姑娘的死真是另有隱情,秋帆拼著性命不要,也要為她討個公道!」


巧兒怔怔地看著秋帆:「江公子,事不關己,你這又是何苦呢?」


「秋帆與素媚姑娘神交半夕,可算得上是情投意合的知己了,斷不能讓她死得不明不白的
!巧兒姐,請你快點告訴我吧!」


「……她,她是自盡的。」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月下奇逢(2)

[隱藏]

素媚本為殷商之女,十二歲那年,爹爹病歿,二叔竟誣衊她母親不貞,把她們趕出家門。
她們只得居於山上茅廬,靠積蓄渡日。
不到兩年,母親便患了重病辭世。
為求殮葬費,素媚迫得向富豪嚴員外賣身為婢。
誰知嚴員外垂涎她的美色,竟在賣身契上弄手腳,把賣身為「婢」一字,偷偷改為「
妾」。
素媚一時不察,竟上當了。
嚴員外把素媚養在深閨,自己則出外經商
,候她長至十八歲,便納她為妾。
那天,素媚接到員外家書,說不日將回鄉
,與她成親。
素媚不甘受辱,偷買了毒藥,準備自盡。
想不到在臨死前,能與秋帆琴笛酬和,總算得上無憾了……
秋帆聽到這裡,不由勃然大怒:「當今聖上英明,萬民安居樂業,豈容此土豪劣紳強佔民女,我一定要稟明爹爹,為素媚姑娘伸冤雪恨。」,
巧兒問:「江公子的尊親是……」
「我爹為八府巡撫。」秋帆說:「他不日將至,我一定要請他徹查此事,好教素媚姑娘瞑目。」
秋帆輕拭臉上淚痕:「巧兒姐,你能否帶我到阮姑娘墳前拜祭?」
巧兒吶吶地說:「江公子身體不好,何必長途跋涉,徒增勞累?」
「我與素媚姑娘既為知己,又怎能不為她盡點心意呢?」
巧兒拗她不過,只好帶她上山,來到一個沒有墓碑的墳頭。

「為什麼還沒有上碑呢?」秋帆問。
「……姑娘是自盡的,不能張揚,只好草草埋葬,等老爺回來,才好立碑。」
「原來如此!」
秋帆在墳前三拜,邊燒紙錢,邊哭訴:「素媚姑娘,秋帆一介寒儒,能與姑娘半夕琴笛相和,實屬三生之幸。可惜天意弄人,竟與姑娘陰陽永隔,秋帆以後定當守齋禮彿,為姑娘終身守節。」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巧兒大吃一驚。
「秋帆對素媚姑娘情根深種,矢誓為她守節
,此生再不談婚嫁事。」
「婚嫁?你……」
「實不相瞞,秋帆本為女子。」
「女子?」巧兒低聲一歎:「難怪說世間情痴者唯女子而已!」
「大膽何人,竟敢在我家小妾墳前搗亂?」這時候,一個老員外在家丁們呼擁下來到。
「老爺----」巧兒連忙跪倒地上。
「你就是那老不羞?」秋帆紅了眼撲上前去:「你迫死了素媚姑娘,我要你為她填命
!」
眾家丁把她推倒地上,拳腳交加。
「老爺饒命!」巧兒抱著嚴員外的膝頭哀
求。
嚴員外一腳踢開她,大喝:「給我打死這瘟秀才!」
巧兒撲過去用身體保護秋帆……
在昏過去之前,巧兒聽到一聲:「住手
!」


****************************************************************
「……秋帆,你沒事吧?」巧兒彷從惡夢中驚醒過來。
「素媚----」秋帆握著她的素手:「我沒事
,幸好爹爹及時趕到,救了我們。」
「什麼素媚?」巧兒大驚失色:「我是巧兒
……」
「你不用再隱瞞我了,老僕忠伯已經把你詐死避嫁的事,全都告訴我們了。」
「有忠伯做証,嚴員外也承認了騙婚之事,並已答應把婚約作廢。」
素媚熱淚盈眶:「秋帆,你的大恩大德,素媚真的不知應如何報答了?」
「報答?」秋帆眼波一轉:「就讓你為我彈一輩子的琴,如何?」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失去

「噹噹噹----」鬧鐘響起,我馬上清醒過來,伸手按停它,然後翻身起床。



----不再賴床,因為再也沒有耳邊的呢喃和親吻。



我刷牙洗臉,把冷牛奶和昨天的麵包塞進肚子。



----不再挑食,因為再也沒有營養美味的早餐在餐桌上等著我。



我努力找件看來沒這麼皺的襯衣換上,也不管襪子是不是一對兒。



----不再注重儀表,因為再也不會有配襯好的衣物給我準備妥當。



這種種美好的東西,我曾經擁有過,現在已統統失去。



正如我曾經擁有過的她。



   ----是的,我親手把一個深愛自己的人狠狠推開。



既然我沒有好好珍惜她為我做的一切,她便悉数收回。



思,我生命裡的天使。



她深愛我,曾經。



她曾經無底線地包容我的無理取鬧、急燥火爆、自私自利……



她曾經耗盡心血、磨光耐性把這個頑劣的「孩子」照顧得無微不至。



----是的,她常笑說我根本不像她的伴侶,反而像她的寶貝孩子。



其實,這也是我的「心結」。



思比我大上八年,加上她外表成熟、打扮樸實,我卻一副孩子臉,這樣一來一回,在別人眼中,我們不像情侶,反像一對姑侄。



她不漂亮,勉強稱得上五官端正,與我心目中理想的對象相距甚遠。



換言之,我們並不登對。



也許,你們會問,那你為什麼還選她?



我會回答:「是她選上我。」



那時候,我與前度分手,被趕離住所。



由於心情不好,工作頻頻出錯,更被公司炒掉。



這是我人生的低潮期,孤獨、徬惶又無助。



然後,思出現了。



兩人只算是萍水相逢,但她不單借錢給我,甚至收留我在她家裡暫住。



我不相信這世上還有好人,一直追問她:「你為什麼要待我這麼好?」



她被迫至牆角,終於向我表白:「我喜歡你!」



我並沒有喜歡上她,但又怕不迎合她,會被趕出大門。



我只好按住胸口,跟她說:「我也喜歡你!」



她卻不相信。



----思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我們並不匹配。



我卻假惺惺地安慰她,說年齡和外表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心靈契合。



我們終於走在一起。



思是個一百分的女友。



她溫柔、體貼、細心、包容,廚藝非凡,家務細務樣樣來得。



我像回歸到小時候,給細意呵護照顧。



也像個小頑童,故意發脾氣、鬧意氣,把她支使得團團亂轉。



但不管我如何胡鬧,她總是寬容地、體諒地看著我。



我不願工作,只管窩在家裡發白日夢,她便多找兩份兼職,把兩人的開支都撐起來。



我要創業,沒有資本,她想也不想,便把房子按掉給我湊錢。



我創業失敗,虧了數十萬,她不單沒有半句怨言,還一直鼓勵我不要意志消沉。



思對我越好,我越難受。



終於,我對著她大吼大叫:「我從來沒有愛過你,我只是利用你!」



思終於死心了。



她從我生命裡全面撤離。



我以為我會高興,但誰知道,我夜夜從惡夢中驚醒。



我想念思,嚴重的程度叫我震驚。



原來,我從來沒有真正認清----思在我心裡,已是生了根。



終於,我下定決心。



----把思追回來,用一輩子好好愛她。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從別後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霄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在夢中。」(宋.晏幾道.《鷓鴣天》。)



唸到這裡,我心不由抽搐了一下。



----你看古人寫情侶別後重逢的情境多麼綺麗纏綿!換了我們這些粗糙的現代人,也許,連一句「你好嗎」也懶得說……



我和前度如已分開了三百六十多天。



我們走了七年,還是捱不過「七年之癢」這生關死劫。



我們是和平分手的。



表面上是因了解而分手,事實上是我有了第三者。



----我沒有坦白告訴如,但我覺得她其實是猜得到的。



我們公平地分配財產、家俱、寵物,沒有一絲怨懟。



也沒有一滴眼淚。



我們握著手,說著那些「我們永遠是好朋友,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之類的門面話。



光陰似箭,一別經年,我們沒有再遇過。



只是偶爾,也會從朋友的朋友口中,聽過如的近況。



----她搬家了。



----她升職了。



----她拍拖了……



我沒有刻意去打聽她的消息,是朋友們認為我想知道,為我盡點心而已。



我不得不承認,我常常想起她。



吃到某道菜式、看到某處風景、聽到某句說話,也會自自然然地想起她。



心裡便會湧起些許酸酸的感覺。



----如果我倆沒有分手,現在又會怎麼樣?



有時候,又會在想,那一次吵架,其實,是自己太過執著了,換了是現在,一定不會跟她吵……



其實,讓一讓她,又有什麼大不了?



如果早知道,她有一天會成為陌生人,那麼,讓一讓又有什麼關係呢?



----早有研究指出,有些人對陌生人比對身邊人還要合情合理,我就是這種混蛋。



分開後,我也常常想像與她狹路相逢的情景。



----有時是她身邊有人,有時是我身邊有人,有時候是兩個人身邊也有人。當然,最理想的場景是,我身邊的伴侶比她那位更出色,她眼裡閃著嫉妒、不甘的淚光……



我真是在痴人說夢。



我認識的如,是那種有需要時,即使在胃出血,也能夠掛著笑臉的人。



那如果倒過來,她身邊那位比我的更優秀,我又會怎麼辦?



我想,我也會笑,但笑得很難看。



----我的修為要比如差遠了,所以會出洋相的,絕大可能還是我。



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出現這種狗血的情況了。



或者,細心的讀者會問:「你那位第三者呢?」



我會回答:「她已完成了歷史任務,光榮退場了。」



----她的任務就是協助我們順利結束七年感情。



過來人會告訴大家,其實,一個第三者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就是第三者這個身份。



當第三者成了正印,大多的情況下,她會比前正印更容易令人厭倦。



於是乎,和如分手後,我也立刻跟第三者分了手。



一個人過日子,悶是悶了些,卻是清清爽爽的。



老實說,也有想像過與如復合。



但這念頭只在腦海裡閃了一下,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懷疑,沒有我,如的生活更是幸福愉快。



看她跟我分手時那麼爽快撇脫,便知道,她已經忍得太久了……



咦,街頭轉角處,那有點熟悉的身影,會是如嗎?我先躲一躲再說……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老生常談


我的故事,一點也不新鮮,完全是老生常談。



但對當事人來說,卻是刻骨銘心的教訓。



所以我說出來,希望大家有些許領悟。



如能幫助大家在情場上少走一些彎路,算是我為大家盡的丁點兒心意……



**************************************************



我是女版「花花公子」。



仗著是個富二代,長得也人模人樣,我對感情事從來只當作一場遊戲,或是一場夢。



我整天換著女朋友,比換一件衣服還隨意。



我的女友都是一個模樣兒----長髮大眼、身段婀娜,不是空姐,便是女模。



當然,只有秀,她是唯一的例外。



她是中學同學的妹妹,我們相識於少年時。



秀人如其名,就是那種清清秀秀、平平凡凡的女生,絕對不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那為什麼會跟她走在一起?



我想破腦袋也想不起來。



最大的可能是,一時貪新鮮吧!



我們只談了半年不到的戀愛,便分手了。



是她主動提分手的。



----她撞見我和別人在家裡鬼混。



我也沒有挽留,因我知道,我絕對不會為了她,放棄整個森林。



分手後,我們的關係還不錯,每年也會吃頓生日飯。



一下子便是五年過去。



由於平日不重視保養,雖然只有三十歲,我的骨骼卻脆弱得像個老人。



​    那天,我心血來潮,替家裡的音響移位置,腰背便馬上痛得叫人落淚。



​    我被送進急症室。



​    ----椎間盤移位,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醫生說如果處理得不好,有可能半身癱瘓。



​    我只能躺著,連呼吸也痛。



​    簡直是生不如死。



​    我的女友來了一撥又一撥。



她們會安慰我,甚至為我掉下眼淚,卻連半小時也不肯再留給我。



只除了秀。



她竟然跟公司辭了職。



她每天來看我,替我擦身、餵我吃東西、按摩我的手腳。



還要忍受我的壞脾氣。



----對於這次無妄之災,我既生氣又害怕,情緒完全失控,像個蠻不講理的七歲小童。



亂摔東西、怨天怨地、喝罵醫護人員、拒絕做物理治療……



    還不忘對秀冷嘲熱諷



秀卻無比溫柔地、體貼地包容我的一切。



比我的親生父母還要盡心盡力。



不止一次,我半夜醒來,發現她伏在床邊歇息,鬢邊也多了幾許白髮。



如春暉化冰,秀的愛心漸漸融化了我內心的防衛。



----我時時刻刻都要看見她,我才可以安心。



我康復的進展十分理想,已可以站起來走上幾步。



醫生說,只要我肯好好努力,復原的機會,已有九成把握。



秀比我還要高興。



不知從那裡得了消息,我的女朋友們竟又再出現了。



此時此刻,無論她們的外表打扮言行舉止,每一方面都叫我憎厭。



我只渴想秀淡淡的眉宇。



可是,骨子裡的劣根子發作,我還是跟她們在打情罵俏。



快活不知時日過,我竟渾忘了秀每天到來的時間。



時間過了,她沒有出現。



第二天,第三天,她竟然再沒有出現。



我發了瘋,迫著父母去找人。



他們找了私家偵探,查出秀去了澳洲工作假期。



    我跡近崩潰,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秀要在這時候離我而去。



    我只知道,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再見到她。



這輩子,我都認定了她……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8-3-9 10:1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最佳結局


「我愛你!」我說:「我不想有一天我離開了,你卻一直不知道。」


說完,還在熾臉上印下一吻。


像是點燃了爆炸品,熾一把抱緊我,朝我的唇狠狠親下去……


​    第二天醒來,看著她的睡顏,我心又是歡喜、又是內疚。


​    熾睜開眼睛,對著我一笑,甜得像滴著蜜。


我咬緊牙關,說:「我們到此為止。」


熾像是給大鐵錘打中,滿眼的不可置信。


「為什麼?」她的聲音顫抖著。


「你已有女友文,我不想做第三者。」


「你不是第三者。」熾抓著我的手臂:「我馬上回去跟她說分手。」


「你不需要這樣做。」我掙開她:「我從沒有想過要破壞你們的感情。」


「我們的感情早已支離破碎。」她大叫:「用不著你來破壞!」


「她是這麼愛你!絕對不會放手的!」我冷靜地說。


「我不管!」她用力抱緊我:「我才絕對不會放開你!」


「放開我!」我冷著臉:「不要讓我討厭你!」


「你不會這樣待我的!」她身子一僵:「你愛我,你心裡明明愛著我!」


「我承認我愛你!」我說:「但我不會和你在一起!」


「為什麼?」


「因為,我更愛我自己!」


​    這句話,她聽明白了。


​    她的臉色蒼白如紙:「……你不相信我會給你幸福?」


「不單這樣。」我緩緩地說:「我們在一起註定是悲劇!」


「我真的這樣不堪嗎?」她苦笑,比哭更難看。


「你像個孩子,根本不懂得照顧自己和別人。」我理智地分析:「我自己也渴望著別人照顧,更不想『帶孩子』。」


「我可以改!」


「我不需要你改變自己來迎合我!」我說:「而且,你要是改了。那就不是你了,也不是我喜歡的你!」


「這根本是詭辯!」她兩眼通紅:「你亂找藉口,就是不想傷害文而已!」


「是的。」我承認:「她對你這麼好,大家都看在眼裡了。我們還去傷害她


,不怕天打雷劈麼?」


「要劈也是劈我!」她握緊拳頭:「只要可以和你在一起,有什麼報應我也心甘情願!」


「你怎麼總是說不明白?」我歎口氣:「總而言之,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的!昨晚你就是當做了一場夢,以後,我們只可以當回普通朋友。」


「不可能!」她斬釘截鐵地說。


「你不願意當普通朋友麼?」我輕描淡寫地說:「我也不勉強你----我們乾脆絕交吧!」


「為什麼?」她捧著頭:「為什麼你要這麼殘忍?你一句話把我送上天堂,又一句話把我推入地獄……」


我沉默著。


「我恨你!」


眼睜睜看著熾彷如一隻受傷野獸地離開,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下。


「我別無選擇!」我掐著手心對自己說。「不能讓熾和文分手!」


她們在一起已經五年了。


這些年來,無論貧窮、疾病、文一直全力支持著熾,不離不棄。


大家都說:「文是熾的守護天使。」


我撫心自問,連文的一半也及不上。


人們說「因了解而分開」,我會說:「因為了解,我和熾永遠不會開始。」


就讓我和熾,相忘於江湖吧!


這樣無論對熾、對文,還是對我,也是最佳結局……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莫言

[隱藏]


莫言,宰相莫明的小女兒。


但她自出娘胎,已給當作男兒撫養。


當今皇帝貪淫好色,立志搜羅天下佳麗,每年強徵民女入宮。為免莫言受蹂躪,莫明迫得向外訛稱這初生兒是小兒郎。


也幸虧莫明思慮週全,皇帝就不止一次在人前戲言,說如果莫言是女子,一定會將她納為寵妃。  


莫言十二歲,皇帝便召她為太子伴讀。


太子正直善良,對聖上的劣行看不過眼,屢加勸止。但不單毫無效果,反惹得皇帝憎厭,難免自暴自棄,幸有莫言在身邊時加鼓勵。


太子待莫言猶如同胞手足。


皇帝因莫明忠言直諫,問他大逆不道之罪,收入天牢待斬。


「聖上----」莫言跪在皇帝跟前:「微臣願為我皇尋訪絕色,教授禮儀歌舞,代父贖罪。」


「莫明這老匹夫怎會有你這乖巧孩兒?」皇帝龍顏大悅:「好,朕就給你三個月時間,限期一過,定斬莫明不饒。」


「謝聖上,莫言定必竭盡心力,為我皇覓得佳人。」


於是,莫言不辭勞苦,長途跋涉,到山野間尋訪佳麗。


這天,莫言眼見天色已晚,便加快腳步,希望在入黑之前,找到落腳處。


終於,給她找到一個農舍。


莫言伸手敲門,門給打開,出現了一張清水芙蓉般的俏臉。


莫言傻痴痴地向佳人說:「美人,你願意入宮麼?」


##################################################################


  

「我不願入宮。」皓雪說:「原因,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莫言垂下眼睛:「讓你入宮侍候聖上,是委屈了你。但你為什麼直到今天才說出來?」


「我一直在等你開口。」皓雪咬著唇:「這兩個月以來,我倆朝夕相對,心曲早通。我一直以為你會另選他人入宮,與我雙宿雙棲。」


莫言深深歎氣:「我怎能為了兒女私情,棄我父親不顧?」


「對不起!」皓雪掐著手心:「我不能幫你!」


「既然你不願入宮,我也不勉強你。」莫言輕聲說:「唯今之計,只有我入宮罷了。」


「你入宮?你要告訴大家,你是女子?」皓雪大驚:「那是欺君之罪!」


莫言對著子羽嫣然一笑,竟是千嬌百媚:「我不會讓聖上治我家的罪。」


「你要迷惑那昏君?」


「皓雪,喝了這盞醇醪,我們便分別吧!」莫言捧上玉盅:「再會,也是無期了……」


  

#################################################################


莫言在殿上自揭是女兒身,舉座皆驚。


皇帝不單沒有生氣,反而十分欣喜。他赦免了莫明的死罪,並封莫言為貴妃。


太子竭力反對。


皇帝大怒,竟下旨要廢太子。


太子心灰意冷,串同外戚高氏,勾結禁軍,迫宮篡位。


大功告成之日----


「聖上,」莫言跪在地上:「請賜罪臣一死!」


「你何罪之有?」新帝親自扶起莫言:「要不是你,朕還不能立下心來為天下蒼生謀福祉!」


「可是----」


「朕不在乎身前身後名!」新帝看著莫言:「朕只在乎你……」


「謝聖上錯愛!」莫言再次跪倒:「請賜莫言還鄉。」


「你不願留在朕身邊?」


「請聖上恕罪!」


「……」終於,新帝歎了口氣:「朕知道感情事絕不能勉強,你走吧!」


莫言叩頭謝恩。


莫言離開皇宮,再次踏上尋芳之路……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