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百合短篇小說集之一百五十六、重逢



啟發

[隱藏]



啟發




「這就是我,不會改的,你一是接受,一是走!」曄大吼著,把房門「砰」的一聲關上。


看著那棕黑色的大門,像是個不見底的黑洞,把我的尊嚴和自信統統吸進無盡的虛空中……


我的心窩已不懂得發痛。


「一是接受,一是走!」這句話,已成了曄的口頭禪。


每次跟她鬧矛盾,她總是叫我走,完全不留情臉。


我走了,卻又回來。


她更加看死了我。


----我愛她,遠勝於我自己。我無法想像失去她的痛苦,於是,只好失去了自己。


我知道我是高攀了她。


曄比我年輕、比我聰明、有外貌有學識有家當。而我,什麼也比不上她。


也許,我唯一比她優勝的,是擁有一顆熱騰騰的心。


  ----曄常自嘲自己一片「冰心」,就是說她生性冷漠、對什麼人什麼事都只是冷冷的旁觀著,絲毫提不起興趣。


我則剛巧相反,我對世事充滿興趣、對人們充滿好奇,即使只是路邊一叢小黃菊,也足以令我留連半天。


曄曾經告訴我,她就是給我的「熱」所吸引的。可惜,這只限於開始的時候。


過了熱戀期,我的「熱」便變成「煩」了。


----她開始嫌我太多說話,太多表情、太多主意。


她投訴說,在我身邊一刻也不得安寧。


我已儘量壓抑自己的情緒,但每次與她見面,我總是恨不得把剛才踢到小石頭之類的瑣事也悉數告訴她,把她的注意力緊緊攥在手心裡。


我選擇性地無視她眉宇間的不耐煩。


我還看她的手機、問她的行蹤,甚至管她的財資。


----不知不覺間,我竟變得跟曄的前度一樣,以「愛」之名,剝削她的自由。


我在重蹈她前度的覆轍。


不單這樣,我自卑感作崇,深深害怕她會給別的女人搶走。


----自卑逐步演變成自大,我常常在曄面前自誇自讚----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她知道我的好,會好好珍惜我。


只可惜「過猶不及」,在曄眼裡,我卻是膚淺、庸俗、無聊……


換言之,曄不欣賞我。


我相信她愛我,但她不欣賞我。


她的愛如憐憫、如施捨、但不珍視。


像家中的寵物狗。


心情好時,她對我甜言蜜語、細意呵護,絕對是個完美情人。


但要是心情不好,她便向我肆意發洩她的壞脾氣。


----重災區是每當她睡眠不足、工作壓力大的時候。


但她的壞脾氣猶如颱風,來得快,也去得快。


曄的脾氣沒半天便消了,她會真誠地向我道歉,但我已被她傷得體無完膚。


多少次,我痛定思痛,便想一走了之,讓她永遠也找不到我,懊悔一生。


但每次收到她的信息、接到她的電話,看見她的俏臉,心便不覺軟下來,連姿態也不擺,便馬上投降。


我知道自己不爭氣,但實在是太害怕失去她。


這時候,腦裡突然湧起了幾天前看到的文章:「……水流向你,如果你用手往自己的方向撥,水會向別處流;但只要你向外撥,水反而會朝你的方向流去


……」


恍如暮鼓晨鐘,我心驀地變得一片清明----「我再也不乞求你的憐愛----尊重和珍惜,我絕對值得擁有!」


我拉開大門,緩慢,卻無比堅定地,一步一步走出去……



-全文完-




實用相關搜尋: 工作 壓力 手機 寵物 電話 睡眠

回覆 引用 TOP

改造


這是皓加入新公司的第一天。


公司規模不大,二十來位員工,卻分佈在不同樓層的辦公室裡。

同事們與皓年紀相若,對她也十分友善。

後,皓到茶水間斟水,發現蒸餾水桶空了,剛想彎腰捧起新水桶,卻被同事小環阻止。


她說:「這些粗重工夫不用你來,我們有專人負責。」

她随即撥打電話:「珠珠,十二樓要換水了,你馬上下來吧!」


過了三分鐘,一個身高跟皓差不多,身型卻幾乎是皓兩倍的女郎急步走進來,連聲說:「來了來了。」


皓來不及說什麼,女郎已手腳麻利地把水桶更換好。


「珠珠乖!」小環摸摸女郎的頭殼,像是讚許一隻聽話的小狗。「快點回去工作吧!」
        

女郎報以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轉身離去。
  

「她是……」皓忍不住開口問。
  

「她叫珠珠,在十五樓當會計文員,內線1188,你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儘管找她。」        
「她是會計文員?」皓吃了一驚:「她不是茶水房姐姐,為什麼要她換水?」
  

「不單是換水。」小環一臉雲淡風清:「買外賣飯盒、取乾洗衣服、排隊買門票等等,你都可以隨便吩咐她。」
  

「這怎麼可以?」
  

「你不用怕不好意思,整公司的人都是這樣做的,珠珠早就習慣了。」
小環看見皓欲言又止,補了一句:「你不使喚她,她還以為你不把她當朋友。」
皓心裡雪亮----根本就是這些人欺負珠珠,佔她便宜的藉口。
一個念頭從皓心底湧起。
皓是行動派,想到便做,也不怕人家把她當神經病,便打電話約珠珠下班後吃晚飯。
珠珠當然感到很意外,卻也答應下來。
一待點了餐,皓也不說廢話,直接了當說出自己的主意。
皓看著珠珠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只要你肯下定決心,我會無條件幫助你!」
「……為……什麼?」珠珠吶吶地問:「我們才第一天認識。」
「因為----」皓掏出錢包,把自己三年前的照片遞給她。
珠珠的眼睛睜得比燈泡還要大。
----相中人跟珠珠的身型竟然不相上下。
不知是否基因突變,皓整個家族都是窈窕健美型,她卻自發育期開始,已是一般同齡女孩的加
加加大碼。
皓五官秀麗,聰明純良,卻因為一個「胖」字,一直飽受歧視。
除了近親,人們不是無視她,便是取笑她,待她最好的也只是表面把她當朋友,實則把她當奴
僕。
為了得到友情,皓無底線地奉獻時間、金錢,以及尊嚴。
至於愛情,皓連想也不敢想。
事業也是逆水行舟。
遇上修,是皓人生的轉捩點。
修是皓的鄰居,失業加失戀,欠租三個月,馬上便要給業主趕走。
皓與修僅屬點頭之交,連對方的名字還未弄清楚,便借了五位數字給修週轉。
修深受感動,主動提出要全力改造皓,助她獲得幸福。
原來修是資深營養師兼健身教練,他從飲食和運動著手,花了半年時間,把皓變成了另一個
人。
現在的皓,友情愛情事業盡皆春風得意。
「我可以,你也一定可以!」皓把手伸向珠珠:「請你放心把自己交給我!」
珠珠含著淚,伸出手……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短片


週末,我和好友小芬在茶聚。
我覺得小芬有點不妥,一直問非所答、心不在焉。

我很了解她,知道她是一個心裡藏不住話的人。

我耐心地跟她擺龍門。

果然,她猛地吸了口氣,說:「媛,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事?」我閒閒地問。「說吧!」

她拼著一口氣:「昨天,我看見謹牽著別的女人在海傍漫步。」

我一怔,立即說:「你認錯人了!」

「絕對沒有認錯,我還拍了短片。」小芬把手機遞給我:「你要看看嗎?」

「人有相似而已!」我推開她的手:「我相信謹,給她天大的膽子,她也不敢背叛我!」

小芬沉默了兩秒:「對不起,是我看錯了。」

我笑:「不要緊。」

回到家,看見謹正在書房埋頭寫作。

「放假也整天悶在家裡,怎麼不和朋友出去走走?」我問她。

謹看了我一眼:「我沒有什麼朋友,你是知道的。」

我忍不住問:「小芬說看見你和別人在海傍漫步,你怎麼說?」

謹很淡定:「她認錯人了。」

「你沒有騙我吧?」我知道這問題問得很笨。

「沒有。」謹說:「我答應過你,永遠也不會欺騙你!」

「我早就說小芬認錯人了。」我吁了一口氣:「肚餓了吧?我給你煮意大利粉好嗎?」

「好,謝謝。」

我退出了書房。

晚上,我反來覆去,總是睡不著。

我偷偷走去洗手間,發短訊給小芬,讓她把那短片發過來。

小芬卻說早已刪掉了。

我只好作罷。

回到睡房,藉著窗外的月光端詳謹的睡顏。

----順利渡過了「七年之癢」,我便認定了和謹可以安安穩穩地走完這輩子。

既已是「籠中鳥」、「網中魚」,我的心思時間便不再放在她身上。

----家中的寵物狗比她更能得到我的關注。

她投訴過沒有?也許有,也許沒,我真的記不清。

她的說話倒真是越來越少。

我不以為意,因為實在是太忙了。

忙著賺錢、忙著花錢。

謹很不一樣----她不怎麼花錢,也不積極賺錢,獨沽一味只愛躲在家裡寫作。

這是她少年的夢想。

----一個能夠堅持不放棄夢想的人,我很敬佩,但只限於別人家裡的。

她已四十多了,當務之急,是正正經經地賺錢買房子,為將來退休作好準備。

當我們有了足夠的錢,她要再怎麼去追求夢想,我都由她。

我偶爾也會想起----兩人剛開始的時候,她總愛跟我訴說著故事大綱、人物形象、佈局情節
等,我會興致勃勃地聽,並給予意見。

她眼裡閃著醉人的神采,確實把我迷得死脫。

可是現在,我已走得很遠了,她卻依然原地踏步。

這是我們之間最嚴重的分歧。

除此之外,我們是別人眼中的模範情侶。

知曉內情的小芬一直勸我要好好關心謹的感受。

我總是不以為然。

可是現在……

----謹是不是已有了外鶩之心?

----是不是已出現了一個懂她、欣賞她、支持她的人?

----要放手嗎?還是要堅持?

千迴百轉,我在心裡暗暗下決定:「不管謹的心是否已飛出去,我也要把她收回来,好好握在
掌心一軰子!」

我安然地閉上眼睛。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7-10-13 09:0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重逢



夏為一個慈善餐舞會表現拉丁舞,晰到場為她打氣。

夏一身紫色的貼身舞衣,把她曼妙的身段完美地表現出來。她和舞伴踏著優雅的舞步,動作流麗纏綿,輕易贏得如雷掌聲。


表現完畢,夏換了衣服,在晰身旁坐下。


夏敏感地察覺到一道熾熱的目光牢牢盯在自己臉上。她順著目光望過去,發現鄰桌有位英俊的男士正看著自己。


夏報以禮貌的一笑。


晰也向那邊看去,當她看清那人的臉,手一抖,餐刀便跌在地上。


「晰,你沒事吧?」


「沒……事……」


晰再望向他----是他,不會看錯,真是他。


  ----一別十年,對方清朗如昔,一雙桃花眼極盡風流,嘴角一抹笑容說不出的瀟灑不覊。


「你認識他嗎?」夏問。


「……不認識。」


「你臉色很差呢!不舒服了?」夏很擔心:「我們還是回家吧!」


晰點點頭。


才踏進大門口,卻聽到晰冷冷的聲音:「我想早點休息。」


夏愣住。


----相識六年,晰一向婉馴如綿羊,想不到今夜無緣無故鬧起情緒來,驟變了一個陌生人。


「好,我走了。」夏輕聲說。


看荇L的背影,晰的手在颤……


***********************************************************


往後,晰竭力躲著夏。


夏打晰的手提,不是關機,便是給轉駁到留言信箱。


打電話到公司,秘書總說她正在開會。


夏發信息發電郵,晰完全不回覆。


過了兩星期,夏也不再找晰了……


「你以為這樣可以躲一輩子?」夏說。


這天很冷,風很大,穿大衣的晰也不禁瑟縮著,但夏只穿了件薄薄的襯衣便守候在晰家門口。


----她要冷壞了。


晰第一個反應是脫下外衣給夏披上,第二個反應是手抖了一下,在聽了夏這句說話後作出的。


「你算準我不會送上門來,但你錯了,計劃失敗!」夏的聲音很冷,但只要仔細一聽,便會發現當中帶著顫抖。


晰沒有回答,她甚至沒有回頭,她逕自打開門,走到酒櫃斟酒。


滿滿的一杯酒。然後酒杯破了,酒流瀉了一地,玻璃碎片插在手裡,鮮血在瞬間染紅了掌心。


晰卻不覺痛,一點也不。


「啊!」


夏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找來急救箱,用發抖的手為晰清理碎片,止血、消毒、包紮……最後抱著晰。


「……我答應你,晰----」夏抽噎:「我再也不見他!我這輩子也不會再見他!」


晰推開了夏。


  ----不要同情、不要憐憫,不要乞討回來的愛情……


「晰----」


晰恨不得掩著兩耳。


「讓我說兩句話,你聽完了,再要我走,我不會糾纏!」


「你說吧!」


夏一字一字地說:「我是沈夏,不是王靜,不是許宜,陳華搶不走我!」


「你----」晰睜大了眼睛:「你怎麼會知道?」


「那天,遇上了那姓陳的,你心情便變得很壞----我知道,你們之間一定有著什麼。」


「我故意去結識他,親近他,把事情套出來----一個男人怎麼可能守得住自己的風流艷史?」「……你那兩個前度,他也承認了不過是報復你輕視他的工具……」


夏握著晰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我不會離開你!除非你不要我!」


晰再也忍不住,用盡全身力氣抱緊夏----擁著她,等於擁有了全世界……


-全文完-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