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趙存祿: 6旬大爺拋接百斤石鎖,輕松自如

remixremix 2017-7-7 04:52 PM

趙存祿: 6旬大爺拋接百斤石鎖,輕松自如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vj0aPnAYz8&[/url];index=1&list=PLuaR7vFaWxD33LhC592vGveETS3X284Vd
[img]https://i.ytimg.com/vi/Ovj0aPnAYz8/maxresdefault.jpg[/img]


濟南有200多項非遺項目,它們不只是一件靜止的工藝品,更是傳承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匠心,蘊含着祖祖輩輩精妙的智慧,是世代相傳的精神財富。即日起,本報將與濟南歷下區文化局一起尋訪歷下非遺傳承人,為您揭開濟南非遺文化的神秘面紗,將這些匠心獨運的文化傳承奉獻在紙上。

石擔石鎖是擁有幾千年歷史的傳統運動方式,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還風靡濟南,如今雖已不再普及,卻有人將其一脈相承,推廣為濟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石擔石鎖的傳承人,66歲的趙存祿老人如今已收了六位弟子,創立了「雙石門」門派,準備探索出更多功夫招數。

百花洲明府城的一座小四合院裏,趙存祿和幾個弟子每天都要來這「練把式」,他們的練習可不是普通的舞刀弄槍,而是有幾千年歷史、如今已成為濟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石擔石鎖項目。冬日氣溫已在零下,這些練習者卻脫掉上衣赤膊上陣,幾十斤的石擔舞動起來靈活自如,引來圍觀市民的陣陣叫好聲。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濟南練習石擔石鎖的遍佈大街小巷。趙存祿說,那時很多人家都有石擔或石鎖,趙存祿的父親趙百順在當時就是練石擔石鎖的一把好手。1953年,趙百順在上海舉辦的「華東七省市民族傳統運動會」獲得「優秀表演獎」,同年又在全國民族體育運動大會上獲得石鎖第二名。「父親還常常被請到消防隊和跤場上去指導別人練習,他老人家一米八高的大個,身材魁梧,人送外號『趙千斤』,都很崇拜他。」趙存祿說。
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十二三歲的他也對這項運動產生了濃厚興趣,「上小學時力氣太小,不適合練石擔石鎖,到了初中就漸漸練順手了,就這樣一直練到1971年參加工作,忙的時候就顧不上,不忙時就按照父親教的招式一遍遍複習,基本上沒放下。」趙存祿說,早年和他一起練過石擔石鎖的小夥伴們,退休後又都聚在了一起,一傳十十傳百,慕名找上門來討教的也不斷增多。

趙存祿所保存下的十幾把石擔石鎖最老的有近百年歷史,上面還雕刻着精美花紋。

他說,在咱濟南話里石擔叫「扽股輪子」,石鎖叫「擲子」,最輕的七八斤,最重的上百斤,「這石擔不比石鎖,怎麼走、怎麼拿都要按套路來,招式多至上百種,但由於都是口口相傳沒有教科書,許多都失傳了。」如今趙存祿他們經常練習的動作有二三十個,像「擺荷葉」「翻荷葉」「撥浪鼓」「抬頭望月」等都信手拈來,除此之外,他也在摸索創造更多招式。
據歷史記載,周朝時就有人練「石舉」,即石擔,石鎖當時叫做「石窩」。「後來人無論練什麼拳種都要先練這個,啞鈴、槓鈴就是由石擔石鎖演變而來。」趙存祿說,石擔石鎖的練習是力量和技巧的結合,如果不能堅持每天練習就會退步,「一天不練自己知道,三天不練同行知道,五天不練觀眾知道。」所以無論寒來暑往,趙存祿現在每天都要和一群愛好者們一起練上一頭午。
創「雙石門」訂立門規
今天不止山東,全國練習石擔石鎖的也寥寥無幾,為了把這項運動方式傳承下去,2007年趙存祿創辦了「趙存祿傳統石擔石鎖健身協會」,2015年,石擔石鎖被評為濟南市第五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不只是我自家的東西,也是國家和民族的。」他說。

為了更好地傳承這項運動方式,2016年5月7日,在文化局的支持下舉行了一次拜師會,趙存祿正式收下了安明元、梁志泉、劉鵬等六個徒弟,從此石擔石鎖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有了名正言順的下一代接班人,「其實無論是師是徒,只要朋友們都聚在一起好好練下去,我就很高興了。」趙存祿說,借着這次拜師儀式,他還正式成立了自己的石擔石鎖門派「雙石門」。

既有了門派,不能不有門規,趙存祿說,他對「雙石門」兄弟寄予的期望是「雙石門裏兄寬弟忍,雙石門外牢記忍讓」。「在門派裏面兄長要心胸寬廣,做弟弟的要懂得忍讓,出了門也不能逞強好勝、招惹是非,如果都能這樣約束自己,整個社會就能實現和諧。」

jimmyszeto 2017-9-7 07:59 AM

多謝分享。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趙存祿: 6旬大爺拋接百斤石鎖,輕松自如